转到正文

雪玲写好了交班记录,擡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是10点45分,还有15分钟就到交班时间了。雪玲最后一次巡视了病房,由于是周末,不少病人请假回了家,所以好几间病室都是空的。

巡了一遍回到护士办公室,接班的同事已经到了,两人谈笑了几句,雪玲就把几个重病号的病情交代了一下,结束了她当值的上夜班。

像往常一样,雪玲在更衣室里脱下帽子、腰带和鞋袜,拿着换洗的便装走进了浴室。

20分钟后,她出来的时候,已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前面扣纽的有袖连衣短裙,头发也用蓝色的头绳扎了起来。她把浴具放回更衣室,将换下的内衣用塑料袋装好塞到自己的挎包里,穿上一双一寸半厚平底的深蓝色细带凉鞋,走出了休息室,朝着旁边的电梯间走去。

雪玲没有料到,自己正一步步走向色魔张开的魔掌。

她轻松的脚步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动听的声音,向着电梯间传去,接着她秀美的双手推开了电梯间前那扇沉重的包铁皮的放火门,随着“ 砰”的一声,雪玲的身影走入了电梯间的黑暗之中。

雪玲一进入电梯间就觉得似乎有一些不对劲︰在黑暗的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白色的烟雾,烟雾里携带着一种从未闻过的香味。

她起初并不在意,以为是某些病人曾在这里偷偷吸烟罢了,但很快她大吃一惊,吸了两口那种香味,竟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离电梯门只有短短几步的距离,但她却开始全身发软,怎么也迈不开步子,一个踉跄,几乎摔到,幸好扶著墙。

雪玲强忍着越来越强的倦意,勉强扶著墙走到电梯口按下按纽,电梯门缓缓而无声的打开了,借着电梯里的灯光,她看到了电梯门旁插著一支香,点燃的香头冒出缈缈的白烟。

这时,身后的门响了一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雪玲感到一双坚实强壮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纤腰,这双手臂力大无穷,轻轻一举就将雪玲轻盈的身子扛上了肩头。

雪玲正想张口呼叫的时候,眼睛一花,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她只来得及看到抱着自己的是一个穿着蓝白间条的病号服的男人,他的头上是一顶帽簷压得低低的棒球帽,面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大口罩,仅仅露出的双眼射出淫恶闪烁的光芒。

雪玲的呼叫声就像小猫的喵叫声一样,谁也听不见。她感到自己被扛进了电梯,然后在恐惧和绝望中,电梯门又无声而缓缓的关上了。雪玲只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米健躲在防火门后紧张的注视著,当听到雪玲的脚步声时,呼吸顿时急速起来。他在电梯间点燃的印度迷香来自于一位魔术师之手,据说是印度的王公们专门用来对付不肯就范的烈女的,药性很强,只要吸上一两口,12个小时都会动弹不得。

果然雪玲一进电梯间,就被迷香所制,看到她打开了电梯门,米健知道机不可失,立即深呼吸了几次,憋住一口气,推开防火门快步走上去。他从身后抱住雪玲柔软的身子,一把将她扛在肩上进了电梯,雪玲已无法作出反抗了。

他毫不犹豫地按下“36”的按纽,然后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并开始迅速上升。此时,他才敢长长的吸上一口气,迷香实在太厉害,他不想自己也中招。

电梯平稳的升到了36楼,也就是顶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米健扛着晕过去的雪玲走出电梯,来到长长的没有一丝亮光的走廊。这里是平时是行政办公的地方,现在当然不会有人。

米健熟练的绕了两个弯,就来到通向天台的楼梯口,也许是太激动了,米健上楼梯时差点摔了一交。

他托了托肩上的雪玲,用脚把虚掩的天台门推开,一阵凉爽的夜风从海边直吹过来,让米健发现自己的身上已是汗流浃背了。越过呼呼运转的冷却塔,米健径直登上了电梯机房的二楼,钻进了旁边的小屋里。

高高的病房大楼上,在天台的一角,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扇小窗里,忽然在这仲夏夜亮起了灯光。

米健开着了光管,小屋的黑暗立即被明亮的灯光驱散。他把雪玲轻轻的放在了小屋中间的旧沙发上,转身离去。他直奔天台门,将天台门重新掩好,然后从里面反锁。他费了一番工夫才使计划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始,不想冒任何风险。

忙完这一切,他回到小屋,汗水已湿透了身上的衣服,他把帽子、口罩还有身上的衣服通通脱掉,只戴上黑色的面罩,然后开始端详靠在沙发上的猎物来。

雪玲软软的斜靠在沙发上,头枕在一侧的扶手上,双手叠放在胸前,深蓝色的短袖连衣裙是没有腰带,前面一排扣子的那种,下摆很短,只是到膝上十公分的样子,所以雪玲美丽洁白而修长的一双腿就露出一大截来。裙子很窄很贴身,因此雪玲曼妙的身材也就暴露无遗。

此刻雪玲的身子歪歪的半卧著,一双玉腿弯曲著垂落在椅边。雪玲有一双美足,而她脚上所穿的深蓝色的细带凉鞋,把一双晶 莹的玉足衬脱得犹如洁净的白莲,十只匀称而恰到好处的足趾整齐的露出来,仔细修剪过的趾甲上涂上了一层薄薄的透明甲油,仿佛是十瓣贴上去的玫瑰花瓣。

鞋后跟处,一双圆润的足踝让人想入非非,透过踝部和鞋面的空隙,还能看到她洁白的足底。她的小腿雪白的好像一截玉藕,苗条而结实,润滑的肌肤发出迷人的光泽来。短短的连衣裙遮不住修长的大腿,弯曲的坐姿令一侧大腿玉白色光洁的肌肤差不多完全裸露。

米健的视线很直接的盯着雪玲大腿侧后方暴露的地方,白皙细腻的肤色刺激着他的性欲。他站起来,将雪玲倾斜的身子扶正,头枕在椅子的靠背上,微微的向上擡起,双手放在椅子的两侧扶手上。

他蹲下身,伸出手抓住了雪玲雪白的小腿,将它们用力的拉直,然后他侧下头,视线便贴著光滑的大腿曲线一直往裙子里面看去……

他的双手将雪玲纤细的小腿握在手中,细腻柔滑的肌肤传来一种好像美玉一样滋润清凉的感觉,他不由的低下头,在雪玲的小腿上亲吻起来。

热烈的亲吻后,他擡起雪玲的左脚,放在自己蹲下的膝盖上,开始解开脚外侧的鞋扣。扣子解开了,细细的鞋带从扣子中抽出,雪玲的一只美足就摆脱了束缚,展现在米健眼前。

很快,米健把雪玲右脚的鞋子也脱了下来,然后他把这双晶莹的美足握在手中细细的欣赏。这一双玉足真是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不论肤色、形状、柔软都妙到极点,米健忍不住半跪着舔食起来。

尽情的玩弄后,米健将雪玲的赤足轻轻放下,双手抚摩起雪玲健美的大腿。他的手在光滑的皮肤上越摸越上,一直伸到雪玲的裙子里,他的手摸索著,很快就触到了大腿根部。裙子实在很窄,他不得不把一只手伸出来,但同时,另外的一只手已挑起了雪玲内裤的边缘,手指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他摸到了一个隆起的山丘和上面一丛柔软的草坪,那是雪玲饱满的阴阜和可爱的阴毛,米健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于是他的一只手就在她的阴阜上开心的狎玩起来,另一只手则迫不及待的去解雪玲连衣裙上的衣扣。

他一粒一粒地由下往上的将雪玲裙子上的扣子解开,慢慢的,他看到了洁白大腿中间深蓝色十分漂亮的三角内裤,当然,还有自己伸到内裤里的手,然后他看到一片雪白,那是雪玲美丽的小腹,再接着连胸前深蓝色的BRA-TOP也露了出来,这可是真丝的。

当他解开最后一粒扣子的时候,他把另一只手也从阴阜上抽出,他抓住裙子已经松开的衣襟往两边一分,再抓住裙子的领子往下扯,蓝色的连衣裙被一直褪到了两肘,雪玲身前只剩下了深蓝色的内衣。

米健瞧着那雪白的脖子下面饱涨得似乎要跳出来的前胸,不由的伸手摸了一把。虽然隔着胸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双乳还是让他吞下了一大口口水。他伸手将BRA往上扯到雪玲的颌下,雪玲两座雪白动人的乳峰终于裸露在米健面前。

这双晶莹洁白的雪峰,一直让米健梦回萦绕的想摸上一把,现在他终于可以尽情地享用这不设防的美丽双峰了,米健不由分说立即就抓住这对细腻圆滑的尤物揉搓起来。

雪玲的乳房呈现出均匀的半球型,肌肤白皙透明,娇嫩非常,乳晕和乳头都不大,是粉红色的,小巧玲珑,而且非常的敏感,轻轻的触摸已令两个柔软可爱的小点点迅速的挺立起来,颜色也变成娇艳的桃红色。

米健很怀疑雪玲的这对美乳可能从未被异性所爱抚过。一想到雪玲有可能还是处女,而自己将可能是她第一个男人的时候,米健不由得兴奋起来。

他顾不上继续体验雪玲柔软而温暖胸膛的美妙,一只手扶在雪玲的后腰部,用力将她托起,另一只手同时抓住雪玲三角内裤的上缘用力向下拉去。一番周折后,深蓝色的内裤终于被褪到了膝盖,随着雪玲小腹下山丘与草坪的显露,深藏在两腿之间那神秘园的开口就在眼前了。

心急的米健没等把雪玲的内裤完全脱下,右手已直插到大腿根那黑色三角的下端。他的目的,是检查,也是证实。右手食指很快就在黑森林中找到了峡谷中的秘穴所在,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拨开娇嫩的玉门,向里面直闯!

粗鲁的手指很快被遇到了障碍,前路是一层薄膜,只在中间留下了一个小孔……

雪玲是处女!自己身下洁白动人而罗衣半卸的美体是尚未开苞的处女之身!

这个发现令米健欣喜若狂,几乎狂跳起来。在狂喜中,他打开了带来的背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相机,对着衣服褪了一大半,重要部位无遮无掩半裸著的雪玲照了起来,天台小屋里不时出现刺眼的闪亮和“嚓嚓嚓”的快门声……

也许是米健在下体粗鲁的检查,也许是闪光灯不停的亮起,也许是迷香吸得不多使药效过早的消失,总之雪玲就在米健拍照的时候悠悠醒转了过来。

视线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眼前的一切立即让年轻美丽的姑娘大吃一惊︰自己在一间不知道在哪的小屋里,软软的靠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裙子的扣子被通通解开,脱到背后,BRA被扯到了脖子的位置,内裤也被拉到膝盖上。自己几乎是全裸著,洁白的双乳和隐秘的下体完全没有遮掩的暴露在夜风中。

更令她惊恐的是,眼前有一个只戴着黑色面罩露出口鼻双眼,身上什么都没穿的男人,正举著一部相机,不停的拍照着。

雪玲记起她在电梯间里晕倒,被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扛在肩上……

自己遇上了色魔!这个可怕的念头第一次在脑海里冒出,她不禁挣扎呼救起来,可惜身体四肢仿佛不属于她的一样,根本无法移动,连呼救的声音也发不出。

“我吸入了麻药!”职业的本能使雪玲明白了发生的事情,她的心立即被巨大的恐怖紧紧攫住。

闪光灯还在不停的闪动着,雪玲不敢想像接下去可能发生的事情。

米健看到雪玲渐渐苏醒,仍然不紧不慢的按动着快门,他知道即使是雪玲的意识恢复了,她的身体依然是无法动弹的,她仍然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且能看着她被夺去贞操过程中的痛苦和无助,令米健格外的兴奋。他放下相机,蹲在雪玲跟前,轻抚她的全身。

雪玲看到陌生人的大手向自己清清白白、从未被异性接触过的莹白胴体伸过来时,呼吸马上急促起来,高耸挺拔的前胸随着浅快的呼吸上下起伏。这双大手接触到光滑洁白的肌肤的刹那间,她的身体紧绷了起来。

米健两手由下至上滑过大腿、小腹和柳腰,洁白的肌肤像缎子一样光滑。他的手伸到雪玲高耸的胸前,握住一边一个晶莹圆滑的美乳,像握著两个雪白的玉球,肆意揉捏抚弄起来。同时,他的头埋到雪玲腹部,舔吸着她美玉一般娇嫩的肌肤,他的口越来越下,忽然整个贴到了雪玲两腿之间隆起圆浑的阴阜上,轻吻啮咬起来。
两处少女最敏感的区域受袭,雪玲只觉一阵麻痒如电流一样流遍了全身,平滑的肌肤立时轻轻抖动起来,红红的薄唇也微微的张开,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清澈的双眼流露出迷乱而欲拒不能的眼神,长长的睫毛也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

米健清楚地感觉到掌下的胴体轻微的变化,他对雪玲如此敏感非常欣喜,于是他的手滑到雪玲的臀部,将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已舖上墨绿垫被的床边,轻轻的放了下去。

雪玲在米健的玩弄下已是娇喘吁吁,等到被抱起放到床上时,她已明白接下来等待着她的是什么命运了。她惊恐自己苦守了23年的初夜将要被一个陌生人夺去,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会被占有,但她却无法抗争,一颗晶莹透亮的泪珠终于夺眶而出。

米健却是等待已久,只见他将雪玲的身子翻转,伸手就将雪玲的头绳一把捋下,乌黑秀美的长发立即飘散下来。他抓住褪到肘部的连衣短裙往下一扯,往后一扬,深蓝色的裙子就像一只受伤的蝴蝶,远远的飘落在地面上。

接着,他伸手将雪玲背后胸衣的搭扣松开,然后用力的把深蓝色的BRA-TOP从头上拉到背后脱下来抓在手中,雪玲的上身顿时赤裸。米健再把脱到膝盖处的真丝内裤从两腿中取下,雪玲的玉体彻底袒露了。

他把雪玲的内衣裤放到鼻子前嗅了一下,除了刚洗完澡留下浴液的芳香外,他还闻到了雪玲那种特有的兰花幽香般的体香。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她的三角裤套在头上。

他伸手扯掉了雪玲脖子上挂著的细细银链,银链的链坠是男友送的银质十字架,可是现在被随手仍到了床底的灰尘中。

米健做完了这一切,将雪玲一丝不挂、完全赤裸的洁白胴体翻正,平卧在床中央。

就算耶稣再世也救不到你了,美人。”米健俯下头,压低了声音在雪玲耳边“说。

雪玲安静得像乖巧的小羊羔,听任这个恶魔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除去,直到寸缕不留。此刻,她的完美无瑕的雪玉一般的身子,赤条条的裸露在恶魔的面前,她骄人完美的身体曲线、光滑洁白的肌肤、柔软挺拔的胸膛、鲜嫩欲滴的神秘花园,这一切值得所有男人拚命去保护的宝贵胴体,现在不设防的完全裸裎袒露在恶魔的掌下,准备任其蹂躏糟蹋。

恶魔的眼光里充满了兽性的欲火,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时在胸前和下体瞄来瞄去,雪玲羞愧、恐惧不已,却无法阻挡这淫亵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肆虐。

平放玉臂,往两边拉开修长的玉腿,米健将赤裸的女体摆成一个“大”字,一种很无助很凄艳的姿势,让这青春动人的玉体的每一部份都在自己的视线内。

他拿过相机,把这挑逗的一刻记录下来。他不断地变换著角度摄下雪玲的裸体,直到胶卷用完。

强烈的闪光和准备受虐的姿势让雪玲不由得泪流满面,她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哀求的目光,仿佛在恳求米健停止对自己的凌辱和侵犯。可是,当米健接触到这少女绝望的目光时,却反而更加刺激了他长久以来对她迷恋所积聚的欲望。

米健放好了相机,坐到了床边,他胯下的肉棒已变得涨红而粗大,在雪玲清秀的脸蛋上划来划去。雪玲被这粗大的阳具吓得花容失色,紧紧闭起了双眼。雪玲只觉得那丑陋不堪的东西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摩擦著,自腮边、颈项一直到乳房上,缓缓的打着圆圈,凡是被摩擦的地方都有一种火热的感觉,她觉得一种强烈的厌恶。

米健发出了两声得意的冷笑,活像夜枭的叫声。突然,米健的身体扑到雪玲身上,一张大嘴紧紧的压在她薄薄而鲜嫩的双唇上热吻起来,他的毛糙的舌头粗暴地撬开雪玲的小口,直伸进雪玲的嘴里不停地撩拨,很久也不愿离开,沉重的鼻息和喷出的热气几乎令雪玲窒息过去。

米健的双手也开始在雪玲的身上摩挲起来,他的动作坚定而有力,一遍一遍的抚摩著雪玲光华四射,洁白无瑕的身体。雪玲美丽的足踝,修长洁白的双腿,平坦而光滑的小腹,还有弹力十足的雪峰,都服服贴贴的在他温热濡湿的掌心下一一受洗了。他俯下身,开始亲吻雪玲的美足,他把她精致的脚趾含在口里吮吸著,还用舌头舔她的光洁的足底。

奇痒无比的感觉持续了一会儿,雪玲又感到他的舌头正在沿着自己的大腿蠕动。米健一路亲吻著这娇嫩光滑的肌肤,一边揉搓雪玲的双乳,他的手指夹住雪玲可爱的小乳头往上拔,又用食指拨弄弹击,到后来索性双手把她莹白的双乳用力往中间挤压,形成一条深深的乳沟,一张热烘烘的大嘴含咬在雪玲的乳头上吸起来。

雪玲只觉得胸前被抚弄得又涨又痒又痛,强烈的刺激令她不由的发出微弱的呻吟,光洁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总算那热烘烘的大嘴离开了胸前,雪玲反而吓得要叫喊起来,因为米健一边吻著,一边朝着雪玲的下体摸去。

“不!”雪玲的喊声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而且马上被下体传来的冲动所终止了。

米健双手在她的大腿根部搔弄,舌头已迫不及待的舔食起她丰满的粉红色大阴唇来。雪玲的身体顿时绷得更紧了,张开的双手揪住了身下的被子。

米健的头顶在雪玲的阴阜上,脸庞触摸着她柔软乌黑的阴毛,舌头不停的舔著门户打开的秘穴,每舔一次,他都感觉到雪玲的身体颤抖一下,很快,从未被 人“涉足”的花园里流出了透明的爱液。雪玲双脚张大,无法保护秘穴,任由下体被米健的舌头拨弄得瘙痒难忍。

她从未尝过男女之欢,眼下双眼紧闭,小口微张,娇喘连连,很快就唇干舌燥,素白的俏脸已是红霞满布了。米健看到雪玲欲罢不能的表情,欲火更旺,手指也在玉门上肆意的调戏起来,直到雪玲下体一片湿润,这才停了下来,在雪玲的身下垫了一条白丝巾,然后将早已等不及的肉棒对准了她的秘穴。

就在雪玲得以稍稍喘息的时间,她觉得下体仿佛被一根火热的烙铁顶着,感觉传来,她微微睁开眼,立即被震惊和恐惧吓得几乎晕了过去︰恶魔已分开双腿骑坐在自己身上,胯下粗大的阳具高高扬起,如毒蛇般一顿一顿的向着自己的下体刺去!雪玲拚命地挪开身子,竭力想躲开那丑陋的肉棒,可是怎么也动不了。

“宝贝,我进来了。”夜枭一般“喋喋”的笑声再次响起,恶魔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身体往前直冲。

雪玲立即感到下体传来了一下万针瓒刺的剧烈疼痛;没等疼痛的感觉消失,接着又是一下巨痛,比第一次更强烈,下身仿佛被人用利剑直插入体内一般;第三下巨痛传来时,她几乎已没有知觉了。

她感到了一种被强行撑开的感觉,下体被毒蛇塞得满满的,阴道口周围像被活生生地撕开般。她知道,她的初夜已经被无情粗暴的夺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占有了她的第一次。在万分疼痛和悲哀下,可怜的姑娘已是泪湿披面了。

接着她感到体内的毒蛇开始旋转抽动,潮水一样的刺激终于冲垮了她最后一道防线,薄薄的阴道壁在蛇头研磨和抽送下一点点的被撑开,毒蛇在体内越钻越深,最后毒蛇扬起它丑陋的头,一口咬在了阴道顶端柔软的子宫颈上,她的身子完全软了下去……

米健第一下的冲刺未能穿透雪玲薄薄的处女膜,于是他调整了一下位置,双手扶住雪玲的柳腰,向前又是再一下。

充血的龟头感到前面的障碍稍稍反抗了一下,终于抵挡不住被穿透了,肉棒一下子几乎插进去一半。一瞬间,他感到肉棒被温热狭窄的秘道紧紧包围住,一阵强烈的冲动产生了,这处女的阴道真紧啊!

他又用力向前冲了一下,前路很紧很窄,肉棒只进去了几公分就不得不退回来,他为雪玲的韧劲感到惊讶。身下的女体像弓弦一样绷得紧紧的,他知道不能硬闯下去,于是将肉棒再往回退了退,对着雪玲的秘道壁开始研磨旋转。

果然一阵一阵的研磨下,秘道里蜜汁泛滥,在足够的润滑下,肉棒突破了处女紧窄的秘道,直捣雪玲少女宝贵的花心。

他开始抽送肉棒,龟头一下一下重重的叩在雪玲宫颈口上,紧窄的处女阴道令他非常的兴奋,每一下的撞击都伴随着耻骨相击的声音。很快他就发现雪玲的 身子完全的绵软了下去,他知道她已被征服,放弃了抵抗,因此更卖力的抽插起来。

他抽出肉棒,巨大的圆柱体上缠绕了一丝鲜红的血丝,他又看了看雪玲的下体,潺潺流出的爱液当中也夹杂着夺目的鲜红,从玉门流出,流到雪白大腿的两侧,落到雪玲身下的白丝巾上。她的确是处女,米健又将肉棒插进雪玲体内抽送起来。

他趴到雪玲身上,双手揉捏着她洁白如玉的高耸乳房,在她的额头、耳后、脸颊各处留下一个个热吻,舔去她秀美脸上的泪痕,随后也压住她鲜嫩的嘴唇长吻不停。

她的脸偏到一旁,秀眉紧皱,光洁的脸庞不时因疼痛而扭曲,不过米健还是感到了身下温暖洁白的身躯渐渐开始迎合他的入侵,他越发的兴奋起来。

雪玲在米健肉棒一阵紧似一阵的抽插中,渐渐迷失了方向,入侵者反复的摩擦令少女秘道受到一阵猛似一阵的强烈刺激,强行的挤迫带来的疼痛一直透到骨髓里去,终于无助的姑娘在恶魔的蹂躏下败下阵来,始终坚守的花心轻而易举的被突破了。

雪玲万分的羞辱、痛苦,敏感的娇躯却本能的背叛了她的思想,前胸和下体的快感冲动渐渐盖过了被奸污的痛苦和耻辱,秘穴在凌辱下不停的流出透明的蜜汁,甚至玉门还随着肉棒的进出而一开一合起来。

胸前柔软的双乳在不停的揉搓下变成了粉红色,圆圆的乳晕开始充血,小小的乳头更是早已硬硬的挺立起来。身体已经彻底的松弛,只有大腿内侧的肌肤,因为肉棒持续的穿刺带来的疼痛而痉挛。雪玲觉得灵魂已离她而去了,她就像是无边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在一片黑暗中飘荡。

在反复的穿刺下,雪玲觉得身下的疼痛在一点点的减弱,阴道在最初的突然扩张后慢慢湿润,肉棒和阴道壁不停的摩擦让雪玲感到了一种兴奋,这种兴奋渐渐令她放弃了抵抗,甚至随着强暴者的动作而配合起来。雪玲的身体在诱导下,不由的变得柔若无骨。

米健当然感觉到了这一点,一个残忍的念头冒了出来。突然,米健的肉棒停止了抽插,从紧紧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雪玲只觉得下身猛的一空,然后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随即,一种难以忍受的麻痒袭来,好像亿万只蚂蚁爬到身上一样。受挤的秘道突然松开,薄薄的内壁马上充血起来,她被这种突然中断的酷刑折磨得娇喘不止。

正在这时,米健的肉棒竟然又一次全力插入!充血的秘穴正是最娇弱柔嫩的时候,猛然受到剧烈的抽插,立时被狂暴的肉棒挤迫到了极限。

“啊──”雪玲马上被下身传来的撕裂样的巨痛击倒了,她发出了痛极的惨叫。

米健再猛的将她的双腿往中间一并,又一下的巨痛已令雪玲完全丧失了仍然生存的意识,就连米健得意而残酷的笑声也仿佛听不到了。

米健的抽插已到了最高潮,在“哧溜,哧溜”的抽插声音中,雪玲发出痛苦的呻吟和喘息,米健也气喘如牛,下身涨痛欲泄。

在狂暴的插送下,米健肉棒紧紧顶在雪玲花心的中央,双手狠狠的抓在雪玲挺拔的丰乳之上,十指深深的陷入雪玲柔美饱满的双峰,下身用力的撞在雪玲的耻部,一阵抽搐后,米健感到了下体涨痛欲泄,体内澎湃的热流终于奔腾而出,射入了雪玲柔软而温暖的子宫里。

男女之间的结合在瞬间完成了,两人同时发出了轻轻的叹息。米健满足的瘫在雪玲柔美的身躯上,他为如此完美刺激的结合而欣慰。

“我得到你了,你是属于我的。”米健轻轻的对着雪玲耳边说。

雪玲紧闭的双眼流出了两行热泪,她明白她冰清玉洁的身子已经失去了清白。

雪玲感到全身上下一阵一阵的疼痛不止,雪白的双乳上留下了恶魔十指的红印,下身的神秘园因为挤压和摩擦而红肿,更是火辣辣的像被烧过一样。

但这些都不及心灵的痛苦巨大,她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对幸福未来的期望,一切一切,都在这一刻被这个奸污她的男人夺走摧毁了。她已无力抗争上天带给她的厄运,只能默默接受悲惨的现实。

夜已深了,米健疲软的阳具依然留在雪玲温暖的体内,一丝浊白粘稠的液体缓缓的自红肿的秘穴口流出。他躺在雪玲的身边,一手轻抚着她被汗水湿透的乌黑柔顺的秀发,一手轻揉着她饱受凌虐的的双乳,两只脚伸到她的两腿间紧紧缠绕着。

身前光滑的胴体所散发的幽香越发的浓烈了,被凌辱后的身体反而发散出更迷人的光泽,米健抱着雪玲娇美赤裸的胴体,不住的舔食着她光洁的背部和柔软的臀部,双手握着她骄人的双乳继续揉捏著。 米健感觉肉棒又慢慢的坚硬起来,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再次抽插起来。

凉爽的夜风吹进天台的小屋,将雪玲的长发吹起,四散飘舞。她在恶魔的缠绕下继续奉献著少女的柔美,洁白赤裸的胴体随着激烈的冲击而不停的起伏著,素净的脸上已看不到悲哀和痛楚,只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东方的晨曦渐渐出现,天台小屋的灯光依然明亮,凌辱和奸污总算停止了。

雪玲在身体饱受凌辱后,已沉沉的睡去。

米健从雪玲阴道里拔出软软耷下的小蛇,捶了捶酸软的腰部,翻身下了床。他为雪玲披上裙子,又看了一眼这令他疯狂的美体,穿好衣服,带着她依然散发着体香的内衣,转身离开了小屋。

雪玲在疼痛中醒来的时候,身上已披上了裙子,她挣扎著下了床,忍受着一下一下的刺痛穿好了衣服。

一阵凉风将椅子上压着一张纸条吹到了她的面前。

白色的信笺上是夺目的血字,上面写着︰“你永远是属于我的!”

雪玲再也忍不住惊惧与哀羞,不禁掩面痛哭起来……

文章评价: (目前尚未评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无码AV  跳蛋  线上A片  电动按摩棒  充气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动棒  春药  持久套环  壮阳药  调情润滑油   持久液

相关文章:
妈妈在家被上司上了
旅行途中老婆被设计
云雨谣
出差时和女同事的性爱
修电脑后被姊姊看到
干妹的第一次
大学同学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绮丽姐姐
学长的女友在洗衣服
随机文章:
妈妈在家被上司上了
家教老师和她女儿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红色奶头的正妹
堂姊
暴奸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爱
我和3个校花的故事
美丽的家庭主妇-出租车司机
老婆享受黑人肉棒 挤车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