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我今年十八歲,對女人特別的感興趣,尤其是成熟的女人。記得那一次看了一部『阿卿嫂』的電影,是講述一個三十多歲婦女紅杏出牆的故事。我被那女人精湛的挑逗演出,使得自己幾乎射精而感到驚訝。從此之後,就常到錄影帶店裡租『阿卿嫂』來看,並一邊幻想著裡頭的情節、一邊手淫著…

這一天,母親又因為要接洽生意而到大陸公幹去了,要三天後才會回來。放學回家時,我又去錄影帶店裡租了『阿卿嫂』來看。今晚媽媽不在,就乾脆開個手淫大會,自己好好地爽一爽!

當天晚上用了晚餐之後,就趕緊拿了『阿卿嫂』到房間裡看。反正是沒人在家,索性就把衣服、褲子、內褲脫個清光,連房門也不關的看著『阿卿嫂』的錄音帶,漸漸地手淫起來!

在這一個大雨的夜晚,天氣涼快清爽,打起手槍也特別的爽。在我享受著的時後,由於雨打聲,竟然沒聽到有人已開著了屋裡的大門,走了進來!當我察覺時已經太遲了,一條人影正站立在我房門正中間,雙眼張得大大的,正在那兒凝視著我。那是隔壁屋的王媽媽…

王媽媽是個三十五、六歲的已婚家庭主婦,育有兩女。由於在業餘中也銷賣護膚產品,所以自己也保養得非常的好。她有著嬌艷嫩爽的臉蛋和豐滿健美的身軀,最迷人的是她那一身亮析析的雪白皮膚。不妨悄悄地說,我也曾經在思幻中奸幹了她好幾回呢!

原來是母親臨走時,把家裡的門鎖交給了王媽媽,托付她偶爾幫幫忙過來看看獨自留在家中的我。她看到下著大雨,還開始打著雷電,便急忙跑了過來看看我有沒有事。沒想到,居然無意中被她撞見了這種最不能讓人看到的行為!

我驚嚇著,右手中竟然還緊握著那條發漲的大肉棒,不知所措的呆癡癡地回望著王媽媽。

「啊喲!阿慶…你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王媽媽有點發怒的說道。「你要瞭解這麼做是不正常的!這…手淫…會產生自卑感的,也會連帶的湧現罪惡感的啊…」

「……」我羞極地把頭給壓得低低的,沒開口!

「經常手淫是會變成變態!沒有一個母親看到兒子這樣做會高興的!王媽媽從小看你長大,早當你是半個兒子了…」

免費A片

「…我…我知道…王…王媽媽疼我…」我緊張得結結巴巴地說著,還把身軀給微微的轉了過來,背向著她。

「唉!在你這樣的年齡,有性慾是理所當然的…但不能自己這樣做,真的會產生罪惡感的,到時就麻煩了!以後可別這樣啦…有需求就來者找王媽媽,我會給你幫助的。」

「幫…幫忙?」我沒有立刻理解王媽媽在說什麼。

「聽王媽媽的話,知道嗎?來,讓我幫幫你,別自個兒躲著打手槍,長久下去會弄瞎眼睛的啊…」

『弄瞎眼睛?別開玩笑了!什麼時代了還…』我思索著,驚嚇中也忍不住暗笑著。

就在這時候,身體突然產生一種特殊的痛快感覺。我的身體抽搐了幾下,原來是王媽媽的雙手,正分別地從我身背後移到我隆起的部份,而且溫柔地撫摸著它…

王媽媽輕巧的把我身子轉過,面對面的對著她。然後緩慢拉了我一塊兒坐在床上。她又開始摸著我挺直的肉棒,雙眼狠狠的瞧著,對我的成長感到驚訝。

「阿慶,想不到,你竟已經長成大人模樣了!你這孩子的性器,竟然比我丈夫的還要…」她心裡有著一種奇妙的感情,然後好像非常自然而應當的,慢悠悠地握起我的寶貝,然後低著自己的頭,把我的大老二給緩緩地含在嘴裡。

王媽媽又熱又軟的舌頭突然碰到我堅硬肉棒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顫抖了起來。然後她就把整個龜頭吞入嘴裡,狂熱的抽送起來,我的紅熱肉棒在她嘴唇間摩擦著,發出了啾啾的滑潤聲音。我閉上眼睛,一種莫名的感覺從我的後背湧上,是無法形容的快感。

「這樣弄覺得舒服嗎?」王媽媽一邊問道、一邊吸啜著。

「啊!王…王媽媽…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而其來的快感令我不由己的喊叫出來。

「來!你可以射出來。弄髒王媽媽的嘴巴也沒有關係的…」

好像這句話就是信號一樣,才數分鐘便已經忍不住了。我輕輕哼了一聲,就猛烈噴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還甚至沾在王媽媽的頭髮上。

看到我放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王媽媽也感到有點兒驚訝。她把嘴中的精液倒流在手掌心上,嗅了一嗅,不由自主說了聲『好香!』然後就又把那些淫穢液體慢慢地吸吞入肚,還把手掌心舔得一乾二淨…

這時,我躺在床上緩緩地深呼吸著。王媽媽溫柔的傾下身來,以她的臉頰輕輕地揉擦著我的額頭。我感覺到王媽媽的乳房壓在自己的胸膛上,暖暖的興奮感令我心情開始不安,生怕又會產生起慾念。

「怎麼啦?臉色這麼蒼白…不是因為剛才射出來而感到疲倦了吧!」王媽媽看到我顯露出不安的臉神便立刻問道。

「唔…不…不!嗯…剛好相反,我…我又…站立起來了!因為…」我的眼光射在她那還按壓在我胸口上的大奶奶說著。

王媽媽也往那兒瞧了一瞧,嬌艷臉蛋露出曖昧的笑容,溫柔地擁抱我的頭說道:「哎!傻孩子,是不是因為平常壓積太多了啊?這樣是無法集中精神做其他事情的…由其是專心功課那方面。來!讓王媽媽再幫你一次。」

我一陣尷尬的沉默,呆呆地望著緩慢站立起身的王媽媽。在這僅剩下昏暗的檯燈光的房間裡,她此刻看起來真的好似影片裡的『阿卿嫂』啊!這幻覺令得我更加的想入非非…

「阿慶,你什麼話也不必說,只要照王媽媽的話做就行了。來!舒服地在床上好好地躺著。」她一面說著、一面把自己的巨乳緊緊地往我的臉上壓來。

我急躁地以鼻尖扭弄著按壓下來的大胸脯。王媽媽大膽地撩起上衣,把豐滿的乳房整個給了我。軟溫溫的奶奶、硬綁綁的堅挺乳頭,令得我瘋了狂的死命吸吮著。

「阿慶,別太急了!慢慢來…」王媽媽這樣悄悄對正在吸吮乳房的我哼聲說著,同時把手移至在我那又開始膨脹的肉棒上。她一面緊握著它、一面加快揉搓著陰莖的速度。

我撒嬌似地含咬著王媽媽的乳頭並不斷地搖扭著頭。王媽媽也開始在我耳邊哼出了陣陣的『嗯…嗯…』呻吟聲。

沒過一會兒,王媽媽便移動了姿勢。她先是快速的剝光下身的褲襪,以跪倒的性感動作吸吮了一下我的性器,然後好像西部牛仔電影的慢動作一樣,如騎馬般趴到我身上。她面對著我,用手扶正我直立的陰莖,身體突然下沉,膨大的肉棒就從下面插了上去。我的肉棒整個套入王媽媽的陰穴裡,她開始緩慢地起起落落騎在我的身上,同時從嘴裡發出野獸般的哼聲…

王媽媽越騎越快、越搖越出勁。我也立刻糾纏著王媽媽的肉體,雙手游動撫摸著她的身軀,直到登上了一對高山般的巨乳上,才停留在那兒極力的搓壓著,並要求親吻…

「啊…阿慶,你爽嗎?王媽媽現在好舒服…好爽啊…唔唔唔…」王媽媽從鼻子發出哼聲,王媽媽彎下腰,嘴唇合在一起。

我倆互相不停地把舌頭伸入對方的嘴裡扭轉玩弄著。王媽媽一邊撫摸著我的頭髮、一邊直把口水往我嘴裡推。這時候的她,早已無法剋制自己,圓潤的屁股在我身軀上瘋狂似的扭搖晃動著,彼此在對方的肩或胸上舔或輕輕咬…

「王媽媽…快…快…用力扭弄啊!」 我吸吮她的甜美香唇哼道,並揉壓猛攻她的乳房。

我把嘴唇轉向啜吮王媽媽那大大漂亮的深紅硬挺乳頭,似乎聞到她甜美的乳香,好像又回到了嬰兒時代。我的手她在成熟豐碩的美麗身上滑動著,愛撫她柳般的腰、撫摸圓潤的屁股,又去搓摸那充血得小手指頭般脹的陰蒂。

王媽媽不但任由我撫摸,還用她那細嫩的手往後撫摸擦弄著我的兩顆懸空搖晃的鳥蛋,弄得我好爽、好興奮啊!

我緩緩地推起身來,伸出舌尖舔王媽媽的雪白脖子。她套緊我肉棒的陰戶起落得更激烈了。陰莖在這姿勢中插進套出,緊靠在王媽媽的肉壁內摩擦著。她的陰道越縮越緊、我的陰莖則越膨越脹。兩個赤裸裸的肉人,就這樣的不停的發狂似的套弄著…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我突然猛力的將王媽媽給往後推倒,然後壓趴在她身上。我那膨脹得粗粗壯壯的肉棒在尋找入口。王媽媽想不到有著天真幼帥臉孔的我竟會如此的強力粗暴,感到有一絲絲的害怕。

我嘻嘻的陰笑著,迫不及待的壓在王媽媽的身上,用手引推著那光滑的龜頭順利的插入王媽媽濕潤溫厚的陰唇縫裡。 王媽媽挺直了身體,顫抖了一下,同時尖叫起來。

在我狂暴衝刺的抽插中,王媽媽不停的甩著她那頭長而美麗的黑髮,身體也不斷的扭來擺去的!她巨大的雙乳就像木瓜一樣的,對著我不停的搖晃搖動,好不迷人啊!我更加的衝動興奮…

「啊!阿慶…你…你好利害啊…王媽媽好喜歡…好想多要啊…哦哦…別停…用力…推…推…哦哦…啊啊啊…啊…」

看著王媽媽這欠干的淫蕩表情,就算連干幾次也不會膩啊!我用力抱住她那左搖右擺的屁股,同時拚命向前衝插著。整個龜頭和王媽媽的陰道已成了一體。我越來越有信心的挺動屁股,使結合更深入。

王媽媽此時已雙目反白,身體不停的震顫著,充滿蜜汁的肉洞夾緊我熱血充沛的肉棒,根本上已失去了意識。她一時緊咬自己的下唇、又一時大聲的鳴哀哭叫喚著我的名字…

王媽媽不顧一切抱緊我,淫蕩的扭轉搖動著屁股,想有更大的快感。我倆就這樣糾纏著、緊緊結合在一起互相摩擦,引發對生命的期待和歡樂。

「啊!阿慶,來…你可以…射…射在王媽媽裡面…」她緊閉著雙眼,並迷迷糊糊地說道。

這次的性交時間前後約達一小時,我終於爆發在王媽媽的陰道內。加上第一次在嘴裡噴洩,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射精了。而王媽媽也至少來過三、四次高潮。

「王媽媽,你的陰戶裡…好…好舒服、好溫暖啊!」

「啊!好…好…王媽媽也爽得受不了!你這小鬼頭竟比我那沒用的老公還強上百倍啊!反正老鬼今天值夜班,讓老娘好好地享樂一番…」

王媽媽這時翻起身跪趴在床上,平時像玫瑰花一樣嬌艷的美麗臉龐,在已經完全散亂的美麗黑髮縫隙間,現露出幾乎不敢相信的妖艷淫蕩表情。她豐滿的屁股翹起向後彎成拱形,就在我眼前狂妄地扭動…

「王媽媽,你的雪白屁股好潤滑啊!我老早就喜歡王媽媽的屁股了。你穿上緊身裙時,特別的性感,我常常就忍不住地幻想撫摸它啊!」

「你真是壞孩子…嘻嘻,那…就做你想做的事吧。」 王媽媽笑說。

我陶醉在感動中,雙手更抱緊王媽媽雪白的屁股,以拇指緩慢撥開那股間的縫隙。我把臉靠近略張的屁眼,深深地嗅聞著那股有點臭臭的屁屎味。但對我而言,這股味道可是比任何的香水味更香啊!

嗯!王媽媽就從這裡排出大便的吧!我舔吸了一下右手的中指,然後就以這濕潤的手指輕慢地插入王媽媽的屁眼裡,直達她那菊花蕾。這時候的王媽媽就好像碰到高壓電般的全身極力顫抖著…

「啊…不…不要…饒…饒了我吧!啊…啊啊…」王媽媽哀鳴求饒著。

「嘿嘿嘿…」看到她這樣強烈的反應,我感到非常滿足。我不停反而用手指更深入地探索著。我一邊扭轉玩弄著裡面的肉洞、一邊噴著口水在那兒以增加滑潤度。

「啊…啊啊…不…啊啊…」王媽媽繼續地求饒著,但自己的一隻手卻也往陰唇內直搞挖弄著,大片大片的淫穢水不斷的從陰穴裡流出,灑著整個大腿都是。

我連忙拔出了塞在屁洞中的手指,撈起一些沾在她大腿上的蜜汁,然後又滑入王媽媽的肛門裡,這次是食指和中指兩根一起插進,並猛力發狂的抽插攻著!

「啊…啊啊…救…救命啊…痛…痛…啊啊…不…我不要玩了…」王媽媽突然變成恐懼的表情。很顯然她沒有過肛門性交的經驗,屁眼兒還很細嫩窄小。

「哈!為什麼呢?王媽媽你不是說過完全地任我玩弄嗎?」我以不滿意的曖昧口吻說著。

王媽媽這時做了一次深呼吸,咬緊著下唇硬載地說:「那…那就玩到底吧!要就玩狠一點,來…折磨我吧!」

王媽媽怨哭著主動的把屁股翹的高高,並開始配合我手指的推進。看到她這般的豁出去,我更興奮地猛攻猛抽。過了一陣,我改用中指留在肛門裡,一遍把屁眼兒弄開些、一邊以舌頭用力伸入她的肛門,狠狠並瘋狂地舔啜著理頭的肉肉。

王媽媽興奮得又大聲哀鳴著。她快速淫蕩地扭動著屁股,讓屁股間的濃黑陰毛和我的臉靠在一起磨擦著,還一連放了幾個臭屁在我臉上。嘩!真夠興奮!不行了,我的陰莖已經膨脹痛得耐不住了。

我把王媽媽拉下床, 要她像狗一樣的站趴著,雙腳跪在地上,上身靠在床沿邊。在我把大老二推進她的屁眼的那一刻,她側著臉一邊凝視著我、一邊哼鳴著呻吟聲,隨著屁股就前縮後推的發狂搖晃著…

我緊緊貼趴在她身背上,一面用手雙雙地從後面揉壓著王媽媽懸晃著的大乳房、 一面赤紅著臉死命地往她屁眼兒裡推送!

龜頭深深插入直碰到她的根部,王媽媽的快感更強烈了!她的屁眼洞愈收縮緊,原來就窄小的洞洞更令我的肉棒感到疼痛萬分,被虐的快感此刻爽到我骨頭裡去。

王媽媽美麗的眉毛直皺在一起,忍住不發出哼聲,把圓潤的屁股搖晃得像磨煉黃豆般的旋轉著。我一隻手緊攬抱著她的腰、另一隻手緊壓搓著她的奶奶,下身並沒閒下來的抽送著…

「啊!不行了!阿慶,我要洩了…」王媽媽赤裸的肉體在我的腿上猛烈顫抖著,連跪都跪不穩。如果沒有我的手緊攬著她的腰撐著,她差點兒就趴倒在地了!我的性慾此時也達到極點。我抱緊王媽媽,用盡全力發猋的抽插…

「啊…噢噢噢…我…也…要射出來了!」在我發出野獸般喊叫聲的同時射精了。王媽媽還在用力扭動著身體。我把大量火熱的精液射入她的屁洞中。

第三度的射精令我疲憊非常的躺落在床上,而王媽媽眼裡冒金星,也趴在床沿邊,並把頭靠在我身旁昏睡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大門的鈴聲突然響起,我倆才從沉睡中驚醒!這時候看到自己都是一絲不掛的,便連忙穿回丟落在滿地的衣褲。

經過這一場的激戰,我疲勞到極點,不但覺得身體笨重,所有的關節也都酸痛著。王媽媽則已早穿好了衣服,並飛快地奔出我的房間開門去了。

我有點兒緊張的往廳堂裡看去,竟是王媽媽那十四歲的大女兒。原來她見媽媽過來了兩小時多也還沒回家,便過來瞧一瞧。我緩慢的走了過去,只見王媽媽對她解釋了幾句,便轉身向我說道:「阿慶,雨停了、也沒響雷了,不用我再陪了吧?」

「啊…沒…沒事了!謝謝你王媽媽,用不著陪了…」我含羞地回道。

「哪!我就跟小玫先回家啦…嗯,我明天會再過來看你,順便弄點精品讓你嘗嘗,為你『補一補』。再見啦!記得要把門鎖好啊…」

王媽媽隨著便女兒出門後,我還可微弱的聽到小玫的取笑聲,說什麼我都這麼大了還怕雷電之類的話語。哎!竟被一個小妮子給看扁了!哼!等再過一、兩年她身體成長豐碩後,看我不把她給『吃』了。

不過,回想起剛才和王媽媽的那種偷吃的行為,確實有著無比的興奮感和滿足感。嗯!得趕緊地想一想看明天她再來時,應該如果再和我的『阿卿嫂』王媽媽好好地交干幾回合…

我今年十八歲,對女人特別的感興趣,尤其是成熟的女人。記得那一次看了一部『阿卿嫂』的電影,是講述一個三十多歲婦女紅杏出牆的故事。我被那女人精湛的挑逗演出,使得自己幾乎射精而感到驚訝。從此之後,就常到錄影帶店裡租『阿卿嫂』來看,並一邊幻想著裡頭的情節、一邊手淫著…

這一天,母親又因為要接洽生意而到大陸公幹去了,要三天後才會回來。放學回家時,我又去錄影帶店裡租了『阿卿嫂』來看。今晚媽媽不在,就乾脆開個手淫大會,自己好好地爽一爽!

當天晚上用了晚餐之後,就趕緊拿了『阿卿嫂』到房間裡看。反正是沒人在家,索性就把衣服、褲子、內褲脫個清光,連房門也不關的看著『阿卿嫂』的錄音帶,漸漸地手淫起來!

在這一個大雨的夜晚,天氣涼快清爽,打起手槍也特別的爽。在我享受著的時後,由於雨打聲,竟然沒聽到有人已開著了屋裡的大門,走了進來!當我察覺時已經太遲了,一條人影正站立在我房門正中間,雙眼張得大大的,正在那兒凝視著我。那是隔壁屋的王媽媽…

王媽媽是個三十五、六歲的已婚家庭主婦,育有兩女。由於在業餘中也銷賣護膚產品,所以自己也保養得非常的好。她有著嬌艷嫩爽的臉蛋和豐滿健美的身軀,最迷人的是她那一身亮析析的雪白皮膚。不妨悄悄地說,我也曾經在思幻中奸幹了她好幾回呢!

原來是母親臨走時,把家裡的門鎖交給了王媽媽,托付她偶爾幫幫忙過來看看獨自留在家中的我。她看到下著大雨,還開始打著雷電,便急忙跑了過來看看我有沒有事。沒想到,居然無意中被她撞見了這種最不能讓人看到的行為!

我驚嚇著,右手中竟然還緊握著那條發漲的大肉棒,不知所措的呆癡癡地回望著王媽媽。

「啊喲!阿慶…你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王媽媽有點發怒的說道。「你要瞭解這麼做是不正常的!這…手淫…會產生自卑感的,也會連帶的湧現罪惡感的啊…」

「……」我羞極地把頭給壓得低低的,沒開口!

「經常手淫是會變成變態!沒有一個母親看到兒子這樣做會高興的!王媽媽從小看你長大,早當你是半個兒子了…」

「…我…我知道…王…王媽媽疼我…」我緊張得結結巴巴地說著,還把身軀給微微的轉了過來,背向著她。

「唉!在你這樣的年齡,有性慾是理所當然的…但不能自己這樣做,真的會產生罪惡感的,到時就麻煩了!以後可別這樣啦…有需求就來者找王媽媽,我會給你幫助的。」

「幫…幫忙?」我沒有立刻理解王媽媽在說什麼。

「聽王媽媽的話,知道嗎?來,讓我幫幫你,別自個兒躲著打手槍,長久下去會弄瞎眼睛的啊…」

『弄瞎眼睛?別開玩笑了!什麼時代了還…』我思索著,驚嚇中也忍不住暗笑著。

就在這時候,身體突然產生一種特殊的痛快感覺。我的身體抽搐了幾下,原來是王媽媽的雙手,正分別地從我身背後移到我隆起的部份,而且溫柔地撫摸著它…

王媽媽輕巧的把我身子轉過,面對面的對著她。然後緩慢拉了我一塊兒坐在床上。她又開始摸著我挺直的肉棒,雙眼狠狠的瞧著,對我的成長感到驚訝。

「阿慶,想不到,你竟已經長成大人模樣了!你這孩子的性器,竟然比我丈夫的還要…」她心裡有著一種奇妙的感情,然後好像非常自然而應當的,慢悠悠地握起我的寶貝,然後低著自己的頭,把我的大老二給緩緩地含在嘴裡。

王媽媽又熱又軟的舌頭突然碰到我堅硬肉棒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顫抖了起來。然後她就把整個龜頭吞入嘴裡,狂熱的抽送起來,我的紅熱肉棒在她嘴唇間摩擦著,發出了啾啾的滑潤聲音。我閉上眼睛,一種莫名的感覺從我的後背湧上,是無法形容的快感。

「這樣弄覺得舒服嗎?」王媽媽一邊問道、一邊吸啜著。

「啊!王…王媽媽…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而其來的快感令我不由己的喊叫出來。

「來!你可以射出來。弄髒王媽媽的嘴巴也沒有關係的…」

好像這句話就是信號一樣,才數分鐘便已經忍不住了。我輕輕哼了一聲,就猛烈噴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還甚至沾在王媽媽的頭髮上。

看到我放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王媽媽也感到有點兒驚訝。她把嘴中的精液倒流在手掌心上,嗅了一嗅,不由自主說了聲『好香!』然後就又把那些淫穢液體慢慢地吸吞入肚,還把手掌心舔得一乾二淨…

這時,我躺在床上緩緩地深呼吸著。王媽媽溫柔的傾下身來,以她的臉頰輕輕地揉擦著我的額頭。我感覺到王媽媽的乳房壓在自己的胸膛上,暖暖的興奮感令我心情開始不安,生怕又會產生起慾念。

「怎麼啦?臉色這麼蒼白…不是因為剛才射出來而感到疲倦了吧!」王媽媽看到我顯露出不安的臉神便立刻問道。

「唔…不…不!嗯…剛好相反,我…我又…站立起來了!因為…」我的眼光射在她那還按壓在我胸口上的大奶奶說著。

王媽媽也往那兒瞧了一瞧,嬌艷臉蛋露出曖昧的笑容,溫柔地擁抱我的頭說道:「哎!傻孩子,是不是因為平常壓積太多了啊?這樣是無法集中精神做其他事情的…由其是專心功課那方面。來!讓王媽媽再幫你一次。」

我一陣尷尬的沉默,呆呆地望著緩慢站立起身的王媽媽。在這僅剩下昏暗的檯燈光的房間裡,她此刻看起來真的好似影片裡的『阿卿嫂』啊!這幻覺令得我更加的想入非非…

「阿慶,你什麼話也不必說,只要照王媽媽的話做就行了。來!舒服地在床上好好地躺著。」她一面說著、一面把自己的巨乳緊緊地往我的臉上壓來。

我急躁地以鼻尖扭弄著按壓下來的大胸脯。王媽媽大膽地撩起上衣,把豐滿的乳房整個給了我。軟溫溫的奶奶、硬綁綁的堅挺乳頭,令得我瘋了狂的死命吸吮著。

「阿慶,別太急了!慢慢來…」王媽媽這樣悄悄對正在吸吮乳房的我哼聲說著,同時把手移至在我那又開始膨脹的肉棒上。她一面緊握著它、一面加快揉搓著陰莖的速度。

我撒嬌似地含咬著王媽媽的乳頭並不斷地搖扭著頭。王媽媽也開始在我耳邊哼出了陣陣的『嗯…嗯…』呻吟聲。

沒過一會兒,王媽媽便移動了姿勢。她先是快速的剝光下身的褲襪,以跪倒的性感動作吸吮了一下我的性器,然後好像西部牛仔電影的慢動作一樣,如騎馬般趴到我身上。她面對著我,用手扶正我直立的陰莖,身體突然下沉,膨大的肉棒就從下面插了上去。我的肉棒整個套入王媽媽的陰穴裡,她開始緩慢地起起落落騎在我的身上,同時從嘴裡發出野獸般的哼聲…

王媽媽越騎越快、越搖越出勁。我也立刻糾纏著王媽媽的肉體,雙手游動撫摸著她的身軀,直到登上了一對高山般的巨乳上,才停留在那兒極力的搓壓著,並要求親吻…

「啊…阿慶,你爽嗎?王媽媽現在好舒服…好爽啊…唔唔唔…」王媽媽從鼻子發出哼聲,王媽媽彎下腰,嘴唇合在一起。

我倆互相不停地把舌頭伸入對方的嘴裡扭轉玩弄著。王媽媽一邊撫摸著我的頭髮、一邊直把口水往我嘴裡推。這時候的她,早已無法剋制自己,圓潤的屁股在我身軀上瘋狂似的扭搖晃動著,彼此在對方的肩或胸上舔或輕輕咬…

「王媽媽…快…快…用力扭弄啊!」 我吸吮她的甜美香唇哼道,並揉壓猛攻她的乳房。

我把嘴唇轉向啜吮王媽媽那大大漂亮的深紅硬挺乳頭,似乎聞到她甜美的乳香,好像又回到了嬰兒時代。我的手她在成熟豐碩的美麗身上滑動著,愛撫她柳般的腰、撫摸圓潤的屁股,又去搓摸那充血得小手指頭般脹的陰蒂。

王媽媽不但任由我撫摸,還用她那細嫩的手往後撫摸擦弄著我的兩顆懸空搖晃的鳥蛋,弄得我好爽、好興奮啊!

我緩緩地推起身來,伸出舌尖舔王媽媽的雪白脖子。她套緊我肉棒的陰戶起落得更激烈了。陰莖在這姿勢中插進套出,緊靠在王媽媽的肉壁內摩擦著。她的陰道越縮越緊、我的陰莖則越膨越脹。兩個赤裸裸的肉人,就這樣的不停的發狂似的套弄著…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我突然猛力的將王媽媽給往後推倒,然後壓趴在她身上。我那膨脹得粗粗壯壯的肉棒在尋找入口。王媽媽想不到有著天真幼帥臉孔的我竟會如此的強力粗暴,感到有一絲絲的害怕。

我嘻嘻的陰笑著,迫不及待的壓在王媽媽的身上,用手引推著那光滑的龜頭順利的插入王媽媽濕潤溫厚的陰唇縫裡。 王媽媽挺直了身體,顫抖了一下,同時尖叫起來。

在我狂暴衝刺的抽插中,王媽媽不停的甩著她那頭長而美麗的黑髮,身體也不斷的扭來擺去的!她巨大的雙乳就像木瓜一樣的,對著我不停的搖晃搖動,好不迷人啊!我更加的衝動興奮…

「啊!阿慶…你…你好利害啊…王媽媽好喜歡…好想多要啊…哦哦…別停…用力…推…推…哦哦…啊啊啊…啊…」

看著王媽媽這欠干的淫蕩表情,就算連干幾次也不會膩啊!我用力抱住她那左搖右擺的屁股,同時拚命向前衝插著。整個龜頭和王媽媽的陰道已成了一體。我越來越有信心的挺動屁股,使結合更深入。

王媽媽此時已雙目反白,身體不停的震顫著,充滿蜜汁的肉洞夾緊我熱血充沛的肉棒,根本上已失去了意識。她一時緊咬自己的下唇、又一時大聲的鳴哀哭叫喚著我的名字…

王媽媽不顧一切抱緊我,淫蕩的扭轉搖動著屁股,想有更大的快感。我倆就這樣糾纏著、緊緊結合在一起互相摩擦,引發對生命的期待和歡樂。

「啊!阿慶,來…你可以…射…射在王媽媽裡面…」她緊閉著雙眼,並迷迷糊糊地說道。

這次的性交時間前後約達一小時,我終於爆發在王媽媽的陰道內。加上第一次在嘴裡噴洩,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射精了。而王媽媽也至少來過三、四次高潮。

「王媽媽,你的陰戶裡…好…好舒服、好溫暖啊!」

「啊!好…好…王媽媽也爽得受不了!你這小鬼頭竟比我那沒用的老公還強上百倍啊!反正老鬼今天值夜班,讓老娘好好地享樂一番…」

王媽媽這時翻起身跪趴在床上,平時像玫瑰花一樣嬌艷的美麗臉龐,在已經完全散亂的美麗黑髮縫隙間,現露出幾乎不敢相信的妖艷淫蕩表情。她豐滿的屁股翹起向後彎成拱形,就在我眼前狂妄地扭動…

「王媽媽,你的雪白屁股好潤滑啊!我老早就喜歡王媽媽的屁股了。你穿上緊身裙時,特別的性感,我常常就忍不住地幻想撫摸它啊!」

「你真是壞孩子…嘻嘻,那…就做你想做的事吧。」 王媽媽笑說。

我陶醉在感動中,雙手更抱緊王媽媽雪白的屁股,以拇指緩慢撥開那股間的縫隙。我把臉靠近略張的屁眼,深深地嗅聞著那股有點臭臭的屁屎味。但對我而言,這股味道可是比任何的香水味更香啊!

嗯!王媽媽就從這裡排出大便的吧!我舔吸了一下右手的中指,然後就以這濕潤的手指輕慢地插入王媽媽的屁眼裡,直達她那菊花蕾。這時候的王媽媽就好像碰到高壓電般的全身極力顫抖著…

「啊…不…不要…饒…饒了我吧!啊…啊啊…」王媽媽哀鳴求饒著。

「嘿嘿嘿…」看到她這樣強烈的反應,我感到非常滿足。我不停反而用手指更深入地探索著。我一邊扭轉玩弄著裡面的肉洞、一邊噴著口水在那兒以增加滑潤度。

「啊…啊啊…不…啊啊…」王媽媽繼續地求饒著,但自己的一隻手卻也往陰唇內直搞挖弄著,大片大片的淫穢水不斷的從陰穴裡流出,灑著整個大腿都是。

我連忙拔出了塞在屁洞中的手指,撈起一些沾在她大腿上的蜜汁,然後又滑入王媽媽的肛門裡,這次是食指和中指兩根一起插進,並猛力發狂的抽插攻著!

「啊…啊啊…救…救命啊…痛…痛…啊啊…不…我不要玩了…」王媽媽突然變成恐懼的表情。很顯然她沒有過肛門性交的經驗,屁眼兒還很細嫩窄小。

「哈!為什麼呢?王媽媽你不是說過完全地任我玩弄嗎?」我以不滿意的曖昧口吻說著。

王媽媽這時做了一次深呼吸,咬緊著下唇硬載地說:「那…那就玩到底吧!要就玩狠一點,來…折磨我吧!」

王媽媽怨哭著主動的把屁股翹的高高,並開始配合我手指的推進。看到她這般的豁出去,我更興奮地猛攻猛抽。過了一陣,我改用中指留在肛門裡,一遍把屁眼兒弄開些、一邊以舌頭用力伸入她的肛門,狠狠並瘋狂地舔啜著理頭的肉肉。

王媽媽興奮得又大聲哀鳴著。她快速淫蕩地扭動著屁股,讓屁股間的濃黑陰毛和我的臉靠在一起磨擦著,還一連放了幾個臭屁在我臉上。嘩!真夠興奮!不行了,我的陰莖已經膨脹痛得耐不住了。

我把王媽媽拉下床, 要她像狗一樣的站趴著,雙腳跪在地上,上身靠在床沿邊。在我把大老二推進她的屁眼的那一刻,她側著臉一邊凝視著我、一邊哼鳴著呻吟聲,隨著屁股就前縮後推的發狂搖晃著…

我緊緊貼趴在她身背上,一面用手雙雙地從後面揉壓著王媽媽懸晃著的大乳房、 一面赤紅著臉死命地往她屁眼兒裡推送!

龜頭深深插入直碰到她的根部,王媽媽的快感更強烈了!她的屁眼洞愈收縮緊,原來就窄小的洞洞更令我的肉棒感到疼痛萬分,被虐的快感此刻爽到我骨頭裡去。

王媽媽美麗的眉毛直皺在一起,忍住不發出哼聲,把圓潤的屁股搖晃得像磨煉黃豆般的旋轉著。我一隻手緊攬抱著她的腰、另一隻手緊壓搓著她的奶奶,下身並沒閒下來的抽送著…

「啊!不行了!阿慶,我要洩了…」王媽媽赤裸的肉體在我的腿上猛烈顫抖著,連跪都跪不穩。如果沒有我的手緊攬著她的腰撐著,她差點兒就趴倒在地了!我的性慾此時也達到極點。我抱緊王媽媽,用盡全力發猋的抽插…

「啊…噢噢噢…我…也…要射出來了!」在我發出野獸般喊叫聲的同時射精了。王媽媽還在用力扭動著身體。我把大量火熱的精液射入她的屁洞中。

第三度的射精令我疲憊非常的躺落在床上,而王媽媽眼裡冒金星,也趴在床沿邊,並把頭靠在我身旁昏睡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大門的鈴聲突然響起,我倆才從沉睡中驚醒!這時候看到自己都是一絲不掛的,便連忙穿回丟落在滿地的衣褲。

經過這一場的激戰,我疲勞到極點,不但覺得身體笨重,所有的關節也都酸痛著。王媽媽則已早穿好了衣服,並飛快地奔出我的房間開門去了。

我有點兒緊張的往廳堂裡看去,竟是王媽媽那十四歲的大女兒。原來她見媽媽過來了兩小時多也還沒回家,便過來瞧一瞧。我緩慢的走了過去,只見王媽媽對她解釋了幾句,便轉身向我說道:「阿慶,雨停了、也沒響雷了,不用我再陪了吧?」

「啊…沒…沒事了!謝謝你王媽媽,用不著陪了…」我含羞地回道。

「哪!我就跟小玫先回家啦…嗯,我明天會再過來看你,順便弄點精品讓你嘗嘗,為你『補一補』。再見啦!記得要把門鎖好啊…」

王媽媽隨著便女兒出門後,我還可微弱的聽到小玫的取笑聲,說什麼我都這麼大了還怕雷電之類的話語。哎!竟被一個小妮子給看扁了!哼!等再過一、兩年她身體成長豐碩後,看我不把她給『吃』了。

不過,回想起剛才和王媽媽的那種偷吃的行為,確實有著無比的興奮感和滿足感。嗯!得趕緊地想一想看明天她再來時,應該如果再和我的『阿卿嫂』王媽媽好好地交干幾回合…

文章評價: (6 票, 平均: 4.5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我的校花妹妹
難忘的一段陌生的性愛
小雨和公公第一次
回憶
警察妹妹
已婚少婦性伴侶
一次露水情事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人妻狩獵
人肉榨汁機
隨機文章:
我的校花妹妹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干別人的媽媽真爽 21歲的杭州女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