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我是一名剛才大學畢業的學生,剛從事基層政府工作。我第一天上班,領導就交個我一個任務,去收取一筆錢。由於歷史原因,鎮上的一戶人家的欠政府一筆不小的欠款,我負責上門去收取!

剛來到這戶人家門口,這是一個農村典型的店舖,賣一些日雜貨品。門口坐著一個20多歲的小少婦,她正在靠著小椅子上,給一個幾個月大的小孩子餵奶。鄉下的婦女餵奶時都很開放,漏出一快雪白的大乳正在給孩子餵養。可能是奶多的原因,一隻手還在伸進衣服裡,對著另一隻豐滿的乳房在搓揉著!!我一走進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心裡一陣騷熱!眼睛時不時的偷偷打量

小少婦一看來人了,急忙和我打招呼:「小兄弟買些什麼啊?你先慢慢看啊。」她抱著小孩站了起來,我對她說:「嫂子,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政府的工作人員,你欠鄉政府的那筆錢我想今天來收取,你看是不是……」

這時,小少婦的臉色一下變的憂鬱了起來,說道:「小兄弟,你不知道我家裡很困難啊!我的婆婆現在癱瘓在床,需要一大筆錢來治療,我老公無奈只好出去打工,一年來只有春節才回來幾天。說句實話,就是上個月我生了孩子,我老公回來才給我1000塊錢給我的婆婆治病,沒幾天他就去城裡了!現在1000塊錢就剩下幾十塊生活費拉!這家裡就靠我伺候老的,餵養小的,我真的沒辦法啊……嗚嗚……」說著說著低聲的哭了起來,哽咽的時候,胸部的乳房微微的上下晃動。

我一看,趕緊說:「你別難過,我知道你的難處,可是我也是工作啊,希望你能諒解,可以再商量商量。」她一聽到我這麼說,停下哭聲,說:「你看,大熱天的,還讓你在門外,快進屋裡坐。」

說完,一隻手抱著孩子,一隻手拉我的袖子。我跟著她進了屋子,從身後仔細打量她:雪白的皮膚,由於剛做完月子,身體有些發胖,她那薄薄的白色褲子已經變成緊身褲拉,而上身的那件白色襯衣,也明顯有些發緊,將兩側的一些贅肉勒了出來,好一個成熟的小少婦。

農村的房子都是一樣,外面的大間一般是做店舖,緊接裡面是客廳廚房混合間,兩邊各有一個門,一定是兩間臥室。這時,一間臥室傳來一個阿婆的聲音:「鍾英啊!誰來了?是不是大東回來了啊?咳……咳……」鍾英說:「媽,不是大東,是政府的一個小兄弟來有點事,你好好休息把!」

原來這個少婦叫鍾英,他老公叫大東,可憐這個飢渴的少婦。我暗暗的偷笑著,這時,鍾英還抱著那個吃奶的孩子,端了一杯水給我,坐到我對面。我於是跟她聊了起來。

原來她老公去年結了婚一個月就出去打工拉,直到今年才回來兩次,一次是過年,一次是她生孩子,每次不過呆5,6天就回城裡去了。雖然這樣辛勞,但是還是沒賺到什麼錢!現在無力償還這筆錢。

這時,孩子似乎吃飽了奶,開始哭鬧了起來,鍾英低頭去照顧孩子,那個雪白大乳挺在我的眼前。可能是奶漲的原因,大大的乳房有點下垂,但是非常的飽滿,那烏黑的乳頭大的離奇,卻翹的老高。孩子有些哭鬧,手舞足蹈的,鍾英的那個大乳被孩子的手弄的左右亂擺。一旁的我忍不住想上前亂抓一把。

免費A片

鍾英似乎有點煩躁,對著孩子大叫:「吃飽了就要吵,媽媽現在煩躁死拉!」看來她的確很難受,但是孩子不管那麼多,吵的更加厲害。鍾英沒辦法,只好輕輕的搖擺著孩子讓他睡覺。這個小孩子一不小心,把鍾英的衣服捲了上來,那只肥肥的大乳又不小心挺了出來。鄉下女人不怕羞,不急不忙的把自己的那個肥乳又塞進衣服裡,只露出又黑又尖的一角。

我強嚥了了一口口水,:「嫂子,我剛才聽鄰居們說,你男人給你寄了了一張匯款單拉,你剛好可以先還點錢。」鍾英頓時緊張了一下,輕輕的拍打著剛好熟睡的孩子,沉默了一下,忙解釋到:「沒有,沒有的事……」

我一看她的表情不對,抓住機會說:「不會把,別人說的還有假?你看你臥室桌子上的那張紙不是匯款單嗎?」鍾英抱著孩子急忙走進臥室桌子旁,想藏起來,但是抱了個孩子,只好背對著我,抓緊在抱孩子的那隻手裡。我在後面緊跟著進屋,大叫道:「就是這張啊!!」

鍾英有些急拉,死死抱著孩子,護著孩子下面左手內的匯款單,急忙掩飾到:「沒有……沒有……」我年輕氣盛,急忙從身後一把抱住她,想搶過來,她急忙護住。

我心裡忽然一想,這麼豐滿的少婦,何不乘機佔她便宜?我於是緊經抱住她,手不時在她的肚上胳膊上捏兩把。由於是她背對著我,我一抱住他她那肥肥的翹臀頂著我的小弟,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刺激,小弟使勁向上下摩擦。兩個人扭來扭去,正當我性慾高漲的時候,她忽然抱著孩子擺脫了我,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饒道:「小兄弟,我求你拉,這幾千塊錢是大東從城裡借來的,我不能給你啊!!」

說完,一手抱著孩子,另一隻手抱著的腿。她這一伸手不要緊,剛才抱在一團的上衣扣子掉了一個,一個深深的乳溝暴露在我的面前。也由於剛才擠在一起,衣服的乳頭位置,已經濕了一大片。我盯著她的大乳說:「嫂子,你先起來……」「不,我求求你拉,只要你現在不拿走匯款單,我什麼都答應你。」

我一聽,時機成熟,就答應了她。鍾英慢慢收拾了下衣服和凌亂的頭髮,抱了孩子站了起來,把孩子輕輕的放在床上。「真的你答應我?」「真的。」她不假思考的答應。我輕輕的湊了過去,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嫂子,我從城裡下來的,天天都吃不慣鄉下的飯菜,營養不良,又沒什麼補品,我能吃你的奶補補不?」

鍾英一聽,鬆了口氣,說到:「小兄弟,你喜歡喝就喝把,只要你不拿我的匯款單,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你不知道嫂子我奶好多,孩子吃不完,一到夜晚就脹痛。」說完,拿來桌上的杯子,毫不顧及我的眼神,掀起衣服,擠了起來。

好個奶牛,她俯身向前,握住那大大的乳房,從裡向外輕輕的一輪又一輪擠壓。或許是擠的舒適,又或許是擠出奶後的奶脹,她的嘴裡不時的發出「嗷……嗷……絲嗷……」的滿足聲。不一會兒,就擠了半杯端在我面前。

我在一旁幾乎看呆了,慢慢的端起聞聞,嘗了嘗,有點甜,但是有種很濃重的奶腥味。鍾英一邊看著我喝,一邊還在搓揉著她的大乳,擱著衣服揉不過癮,還把手伸進去用力的搓揉,露出半個乳房。

在一旁的我實在受不了下面的燥熱,真想上去騎在她身上征服她。但是不行,不能大白天草率行事。我喝完後,盤算好計劃,借口離開,說道:「嫂子我走拉,這真是好補品,我以後還能喝嗎?」鍾英單純的笑道:「好老弟,你幫嫂子的大忙,嫂子天天報答你,晚上嫂子把另外一隻奶擠出去可惜拉,你晚上再來喝。」我滿足的走拉!

嘿嘿!晚上,我可就要實施我的計劃拉,哈哈

傍晚,我隨便扒拉了幾口飯,終於熬到夜晚。鄉下不比城裡,睡的比較早,8點多鐘就基本沒什麼燈火拉。要是在城裡,這時候才是我們出去HAPPY的開始。我喝了幾口酒,裝成喝了很多的酒,摸黑走到鍾英家門口。

門口外黑忽忽的,但是門內亮著燈光,我靜靜的在門口往裡瞧:裡屋擺了個竹涼席,鍾英正在斜側身躺在床上餵奶,這個姿勢真的太誘人拉!!只見她躺在床上,下面的寶寶吃的「噗茲」的響,上衣全部解開,一隻乳吊在寶寶臉上,另一隻大乳在用力的揉著,雪白的大乳被她揉的變了外形。鍾英絲毫沒覺察到我的到來,因為她正在看電視,只是奶漲,所以只好又給孩子餵奶。

但是寶寶好像吃飽了,只是叼著她的乳頭,所以鍾英的乳房漲的越來越大。這時,她向外面側了下身,兩指捏住她那黑黑的大乳頭,旋轉的擰了下,一股白百的乳汁噴了出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噴乳?果然,乳頭經過這麼一擰,乳汁自動向噴泉一樣灑出來,停都停不下來。

鍾英趕緊拿了塊毛巾,一邊在黑黑的乳頭四周揉捏,一邊用毛巾擦拭肚皮上的乳汁。噴了幾分鐘,地上全是白白的乳汁,乳頭才停止了噴灑。她趕緊把毛巾蓋在乳房上,還時不時按摩下。

此時的我哪裡還止的住,趕緊走了進去,裝作什麼都沒看見,進門就說:「嫂子,我來買包煙!」鍾英一看見我來了,急忙起身,將毛巾塞進衣服內,扣好扣子,答到:「是你來了啊,要什麼煙,我這裡有……」我一看,沒有好煙,就說:「給我來包好煙撒,這裡全是幾快錢一包的,沒勁!」「你們城裡人就會享受,上個月我進了幾條好煙,我找找……」說完,低下身子翻箱倒櫃,我急忙附下身看,上衣一個大口子,可是被塊毛巾擋住了。這時,她忽然起身,我急忙收回前俯的身子。她說:「我把煙放在裡屋的櫃子上,你來幫我扶凳子,我上去取下來。」

我趕緊跟著進去,把兩把凳子拼起來,鍾英爬了上去,衣服下面又樓了出來,我剛好找了個角度從下往上偷窺,這時候,那塊毛巾剛好掉在我的臉上。頓時,一股濃烈的奶腥味刺激了我的神經,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故意把她腳下的凳子打翻,鍾英在上面一下子失去重心,本能向我身上倒來。

我乘機一把抱住她,兩隻手伸進她的衣服摸索著,頭使勁的埋在她的乳房上,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夾雜著奶味,差點讓我眩暈!她擺脫了我,知道情況不對。趕緊說:「天不晚了,你拿了煙快回去把。」我說:「嫂子,我還沒吃你的奶呢。」鍾英急著想讓我離開,急忙拿了個杯子擠起奶來。

可能是剛才噴多了奶,這時任憑她怎麼擠也擠不出來,雪白的大乳被捏的白一塊紅一塊的。我湊過去,說:「好嫂子,擠不出來,那直接你餵我把。」「怎……怎麼喂……不會是……」我把她的衣服扣子一把撕開,一對大乳一下子跳了出來,一對黑粗的乳頭翹直的對著我。「不要……啊……」

此時的我,已經什麼也顧不的拉,雙手抱著她的腰,把她推到櫃子角,低頭咬住她的乳頭吸允起來。抽出了一隻手在她的另一隻乳房上揉捏,笑道;「嫂子,你不是天天揉奶子撒,我來幫你。」「不要……」我那管那麼多,一隻手緊緊握住乳房,把乳頭捏來捏去,一衝動起來,把她的乳頭 狠狠的向外拉,鍾英疼的急忙抓住我的手。

鍾英見我沒有放過她的意思,說道:「不要啊,再弄我我叫人拉……」「你叫啊,出了事我一個老爺們大不了受點處分,可是你就不同拉,農村的老人會罵你破鞋,你老公會休了你,你當了寡婦再也沒有人要你的,不信你叫啊!叫啊!」此時,她憂鬱了一下,我趁機將手塞進她的內褲裡面,鍾英「啊」的一聲,身子抖了一下,「不要……」

我那管那麼多,在那片濃密的陰毛裡找尋著,終於摸到一條細縫,將裹著蓓蕾的包皮一翻開,一片淫水急不可耐的流到我的手上。鍾英有點發狂拉,雙手在我的背上拚命的抓扣著,但還是想叫又有點顧慮的壓低聲音道:「別這樣,我老公會殺人的……」

此時的鍾英生理還未戰勝理智,我加快了手上的摩擦,要讓這個寂寞的乳牛快速發情。我抽出手來,帶出了一手的淫水,「看,這就是你的愛液,把她舔了。」我強行把粘滿淫水的手指塞進鍾英的嘴裡,她拚命躲閃,我用力抓住她的頭髮強行與她接吻,貪婪的吸食著她嘴裡的蜜汁。她含糊不清的發出一絲淫蕩的喘息,一個如饑似渴的少婦幾個月沒有做愛,怎麼受的了。我再將手伸進她的內褲,真的不得了,居然濕透拉!!於是順勢把她的褲子扒下,一片濃密的陰毛粘滿了淫水,我蹲下從下面向上慢慢的撫摩,鍾英居然靠在牆上,閉著雙眼享受著!

這還了的,我威猛的站了起來,猛的揪住了正在享受的鍾英,惡狠狠的叫道:「搔貨,跪在我面前!」鍾英乖乖的跪下,我把褲腰拉鏈拉下,「把我的雞吧掏出來!」她不情願的掏出。我的雞吧堅硬的對著她的嘴裡一挺,「給我吹。」「我不會……」「那就像棒棒糖那樣舔!」

鍾英無可奈何的給我舔來舔去,我享受著幾個月來第一次性愛,不由自主的向前抽送,一直送進她的喉嚨裡。一會的工夫,把一堆的精液送進她的嘴裡,鍾英噁心的咳嗽著,在地上想把嚥下的精液吐出。我哪能放過她,一把把她丟到床上,一躍騎上她,她拚命的反抗,我按住她的手,撲到她的懷裡,瘋狂的親咬著乳房。

跨下雞吧在她的陰核外面往返摩擦。果然,一會她的臉和胸部出現了女人特有的潮紅。這個時候對拉,我將鍾英的雙腿高高提起,露出她那肥厚的陰部,從那個小洞內流出的大量淫水將床單弄濕了大片。由於剛才一下就射了,還沒嘗到滋味,很快我又硬起來。此時,看見這個熟透的蜜桃,腰部一挺,雞吧狠狠的刺了進去。

「啊……啊……不要……」她的一身被這酥骨的快感弄的不由自主呻吟起來,還有點幸福的抽搐。我將她的雙腿提起到我的肩膀,她那厚厚的屁股緊緊的貼著我的下面,我拚命的衝刺,鍾英那暖和潮濕的洞裡不停的向外面流出淫水,一抽一刺,我的大腿一次次撞擊那滿是淫水的屁股,

發出「撲次,撲次」的聲音,就像驚濤拍岸一樣,十分消魂。此時的鍾英,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反抗,極力的迎合著我的衝刺,雙腿緊緊的夾緊我的脖子,雙手狠命的搓揉著乳房,放情的淫叫喘息。很快我又有了射的衝動,我急忙停了下來,躺在床上養精蓄銳,鍾英此時那裡肯停下來,扒到我身上繼續摩擦,還淫蕩的叫道:「給我……我要……操我啊……」

看到她的陰蒂拚命的在我的雞吧上摩擦,我將她拉了過來,使他的整個陰部蓋住了我的臉,我拚命的舔食著流出來的淫水,鍾英從來沒有受到這樣的刺激,她的下體向有只小蟲一樣在陰道外遊走,又像條魚一樣拚命的向陰道內鑽,讓鍾英興奮的大聲呻吟。

我憋足了勁頭,把享受中的鍾英抱下床來,讓她扶在桌上,淫蕩的翹起屁股。看著她淫蕩的扭者屁股等著我的抽插,我拿了根特大號的陰莖,對著她屁股下的那個騷穴,狠狠的塞進去。

鍾英痛苦的大叫,重重的跪在地上。我狠狠的喝道:「我幹的你爽不爽?」「不……」「什麼?再說一遍?」我又使勁的將半個拳頭大的陰莖往裡塞,鍾英狂叫道:「不要再塞拉……你幹的我最爽……快來騎我。」

我滿足的拔出陰莖,把她提起來,從後面狠狠的抽刺,鍾英又是一陣淫叫。忽然,她扒在桌子上,屁股通紅且高高蹺起,身子一陣發抖,停止了淫叫。我知道什麼即將到來,瘋狂的加快抽刺。鍾英那暖和潮濕的蜜穴灑了一股股騷熱的蜜汁,原來這個奶牛來了高潮了。一陣自豪感衝上大腦,我也在她拿騷穴內射了一大堆精液!!!

我抱起鍾英,無力的倒在床上,她發騷的在我耳邊叫聲道:「好老公,我第一次這麼舒適,你幹的我好舒適啊……」我們還一來。將她翻到身下,將她的大腿扒開,對鍾英說:「讓我來找找你的G點。」「不要伸手進來,會得炎症的。」

我那管那麼多,將中指塞進她的陰道,找到她那凸出一點,左手壓住她的肚子,中指拚命的壓撓摩擦。鍾英像著可魔一樣,拚命的扭動身子,不時抓捏大乳,不時拚命掙扎,不一會兒,她就拚命的抽搐,下體一股透明的液體像男人射精一樣噴了出來。

哈哈,這個奶牛居然射了陰精。鍾英不停的抽搐著身子,爬到我的懷裡,發抖的叫道:「好……好舒適……我要……要……要死拉……救救我……我……我不行……拉」我幾乎虛脫拉,無力的倒在鍾英那軟綿綿的身上,枕在她那一對大奶子上。鍾英將幾個月的寂寞發洩的乾淨,滿足的抱著我,幸福的睡著了!

我是一名剛才大學畢業的學生,剛從事基層政府工作。我第一天上班,領導就交個我一個任務,去收取一筆錢。由於歷史原因,鎮上的一戶人家的欠政府一筆不小的欠款,我負責上門去收取!

剛來到這戶人家門口,這是一個農村典型的店舖,賣一些日雜貨品。門口坐著一個20多歲的小少婦,她正在靠著小椅子上,給一個幾個月大的小孩子餵奶。鄉下的婦女餵奶時都很開放,漏出一快雪白的大乳正在給孩子餵養。可能是奶多的原因,一隻手還在伸進衣服裡,對著另一隻豐滿的乳房在搓揉著!!我一走進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心裡一陣騷熱!眼睛時不時的偷偷打量

小少婦一看來人了,急忙和我打招呼:「小兄弟買些什麼啊?你先慢慢看啊。」她抱著小孩站了起來,我對她說:「嫂子,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政府的工作人員,你欠鄉政府的那筆錢我想今天來收取,你看是不是……」

這時,小少婦的臉色一下變的憂鬱了起來,說道:「小兄弟,你不知道我家裡很困難啊!我的婆婆現在癱瘓在床,需要一大筆錢來治療,我老公無奈只好出去打工,一年來只有春節才回來幾天。說句實話,就是上個月我生了孩子,我老公回來才給我1000塊錢給我的婆婆治病,沒幾天他就去城裡了!現在1000塊錢就剩下幾十塊生活費拉!這家裡就靠我伺候老的,餵養小的,我真的沒辦法啊……嗚嗚……」說著說著低聲的哭了起來,哽咽的時候,胸部的乳房微微的上下晃動。

我一看,趕緊說:「你別難過,我知道你的難處,可是我也是工作啊,希望你能諒解,可以再商量商量。」她一聽到我這麼說,停下哭聲,說:「你看,大熱天的,還讓你在門外,快進屋裡坐。」

說完,一隻手抱著孩子,一隻手拉我的袖子。我跟著她進了屋子,從身後仔細打量她:雪白的皮膚,由於剛做完月子,身體有些發胖,她那薄薄的白色褲子已經變成緊身褲拉,而上身的那件白色襯衣,也明顯有些發緊,將兩側的一些贅肉勒了出來,好一個成熟的小少婦。

農村的房子都是一樣,外面的大間一般是做店舖,緊接裡面是客廳廚房混合間,兩邊各有一個門,一定是兩間臥室。這時,一間臥室傳來一個阿婆的聲音:「鍾英啊!誰來了?是不是大東回來了啊?咳……咳……」鍾英說:「媽,不是大東,是政府的一個小兄弟來有點事,你好好休息把!」

原來這個少婦叫鍾英,他老公叫大東,可憐這個飢渴的少婦。我暗暗的偷笑著,這時,鍾英還抱著那個吃奶的孩子,端了一杯水給我,坐到我對面。我於是跟她聊了起來。

原來她老公去年結了婚一個月就出去打工拉,直到今年才回來兩次,一次是過年,一次是她生孩子,每次不過呆5,6天就回城裡去了。雖然這樣辛勞,但是還是沒賺到什麼錢!現在無力償還這筆錢。

這時,孩子似乎吃飽了奶,開始哭鬧了起來,鍾英低頭去照顧孩子,那個雪白大乳挺在我的眼前。可能是奶漲的原因,大大的乳房有點下垂,但是非常的飽滿,那烏黑的乳頭大的離奇,卻翹的老高。孩子有些哭鬧,手舞足蹈的,鍾英的那個大乳被孩子的手弄的左右亂擺。一旁的我忍不住想上前亂抓一把。

鍾英似乎有點煩躁,對著孩子大叫:「吃飽了就要吵,媽媽現在煩躁死拉!」看來她的確很難受,但是孩子不管那麼多,吵的更加厲害。鍾英沒辦法,只好輕輕的搖擺著孩子讓他睡覺。這個小孩子一不小心,把鍾英的衣服捲了上來,那只肥肥的大乳又不小心挺了出來。鄉下女人不怕羞,不急不忙的把自己的那個肥乳又塞進衣服裡,只露出又黑又尖的一角。

我強嚥了了一口口水,:「嫂子,我剛才聽鄰居們說,你男人給你寄了了一張匯款單拉,你剛好可以先還點錢。」鍾英頓時緊張了一下,輕輕的拍打著剛好熟睡的孩子,沉默了一下,忙解釋到:「沒有,沒有的事……」

我一看她的表情不對,抓住機會說:「不會把,別人說的還有假?你看你臥室桌子上的那張紙不是匯款單嗎?」鍾英抱著孩子急忙走進臥室桌子旁,想藏起來,但是抱了個孩子,只好背對著我,抓緊在抱孩子的那隻手裡。我在後面緊跟著進屋,大叫道:「就是這張啊!!」

鍾英有些急拉,死死抱著孩子,護著孩子下面左手內的匯款單,急忙掩飾到:「沒有……沒有……」我年輕氣盛,急忙從身後一把抱住她,想搶過來,她急忙護住。

我心裡忽然一想,這麼豐滿的少婦,何不乘機佔她便宜?我於是緊經抱住她,手不時在她的肚上胳膊上捏兩把。由於是她背對著我,我一抱住他她那肥肥的翹臀頂著我的小弟,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刺激,小弟使勁向上下摩擦。兩個人扭來扭去,正當我性慾高漲的時候,她忽然抱著孩子擺脫了我,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饒道:「小兄弟,我求你拉,這幾千塊錢是大東從城裡借來的,我不能給你啊!!」

說完,一手抱著孩子,另一隻手抱著的腿。她這一伸手不要緊,剛才抱在一團的上衣扣子掉了一個,一個深深的乳溝暴露在我的面前。也由於剛才擠在一起,衣服的乳頭位置,已經濕了一大片。我盯著她的大乳說:「嫂子,你先起來……」「不,我求求你拉,只要你現在不拿走匯款單,我什麼都答應你。」

我一聽,時機成熟,就答應了她。鍾英慢慢收拾了下衣服和凌亂的頭髮,抱了孩子站了起來,把孩子輕輕的放在床上。「真的你答應我?」「真的。」她不假思考的答應。我輕輕的湊了過去,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嫂子,我從城裡下來的,天天都吃不慣鄉下的飯菜,營養不良,又沒什麼補品,我能吃你的奶補補不?」

鍾英一聽,鬆了口氣,說到:「小兄弟,你喜歡喝就喝把,只要你不拿我的匯款單,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你不知道嫂子我奶好多,孩子吃不完,一到夜晚就脹痛。」說完,拿來桌上的杯子,毫不顧及我的眼神,掀起衣服,擠了起來。

好個奶牛,她俯身向前,握住那大大的乳房,從裡向外輕輕的一輪又一輪擠壓。或許是擠的舒適,又或許是擠出奶後的奶脹,她的嘴裡不時的發出「嗷……嗷……絲嗷……」的滿足聲。不一會兒,就擠了半杯端在我面前。

我在一旁幾乎看呆了,慢慢的端起聞聞,嘗了嘗,有點甜,但是有種很濃重的奶腥味。鍾英一邊看著我喝,一邊還在搓揉著她的大乳,擱著衣服揉不過癮,還把手伸進去用力的搓揉,露出半個乳房。

在一旁的我實在受不了下面的燥熱,真想上去騎在她身上征服她。但是不行,不能大白天草率行事。我喝完後,盤算好計劃,借口離開,說道:「嫂子我走拉,這真是好補品,我以後還能喝嗎?」鍾英單純的笑道:「好老弟,你幫嫂子的大忙,嫂子天天報答你,晚上嫂子把另外一隻奶擠出去可惜拉,你晚上再來喝。」我滿足的走拉!

嘿嘿!晚上,我可就要實施我的計劃拉,哈哈

傍晚,我隨便扒拉了幾口飯,終於熬到夜晚。鄉下不比城裡,睡的比較早,8點多鐘就基本沒什麼燈火拉。要是在城裡,這時候才是我們出去HAPPY的開始。我喝了幾口酒,裝成喝了很多的酒,摸黑走到鍾英家門口。

門口外黑忽忽的,但是門內亮著燈光,我靜靜的在門口往裡瞧:裡屋擺了個竹涼席,鍾英正在斜側身躺在床上餵奶,這個姿勢真的太誘人拉!!只見她躺在床上,下面的寶寶吃的「噗茲」的響,上衣全部解開,一隻乳吊在寶寶臉上,另一隻大乳在用力的揉著,雪白的大乳被她揉的變了外形。鍾英絲毫沒覺察到我的到來,因為她正在看電視,只是奶漲,所以只好又給孩子餵奶。

但是寶寶好像吃飽了,只是叼著她的乳頭,所以鍾英的乳房漲的越來越大。這時,她向外面側了下身,兩指捏住她那黑黑的大乳頭,旋轉的擰了下,一股白百的乳汁噴了出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噴乳?果然,乳頭經過這麼一擰,乳汁自動向噴泉一樣灑出來,停都停不下來。

鍾英趕緊拿了塊毛巾,一邊在黑黑的乳頭四周揉捏,一邊用毛巾擦拭肚皮上的乳汁。噴了幾分鐘,地上全是白白的乳汁,乳頭才停止了噴灑。她趕緊把毛巾蓋在乳房上,還時不時按摩下。

此時的我哪裡還止的住,趕緊走了進去,裝作什麼都沒看見,進門就說:「嫂子,我來買包煙!」鍾英一看見我來了,急忙起身,將毛巾塞進衣服內,扣好扣子,答到:「是你來了啊,要什麼煙,我這裡有……」我一看,沒有好煙,就說:「給我來包好煙撒,這裡全是幾快錢一包的,沒勁!」「你們城裡人就會享受,上個月我進了幾條好煙,我找找……」說完,低下身子翻箱倒櫃,我急忙附下身看,上衣一個大口子,可是被塊毛巾擋住了。這時,她忽然起身,我急忙收回前俯的身子。她說:「我把煙放在裡屋的櫃子上,你來幫我扶凳子,我上去取下來。」

我趕緊跟著進去,把兩把凳子拼起來,鍾英爬了上去,衣服下面又樓了出來,我剛好找了個角度從下往上偷窺,這時候,那塊毛巾剛好掉在我的臉上。頓時,一股濃烈的奶腥味刺激了我的神經,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故意把她腳下的凳子打翻,鍾英在上面一下子失去重心,本能向我身上倒來。

我乘機一把抱住她,兩隻手伸進她的衣服摸索著,頭使勁的埋在她的乳房上,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夾雜著奶味,差點讓我眩暈!她擺脫了我,知道情況不對。趕緊說:「天不晚了,你拿了煙快回去把。」我說:「嫂子,我還沒吃你的奶呢。」鍾英急著想讓我離開,急忙拿了個杯子擠起奶來。

可能是剛才噴多了奶,這時任憑她怎麼擠也擠不出來,雪白的大乳被捏的白一塊紅一塊的。我湊過去,說:「好嫂子,擠不出來,那直接你餵我把。」「怎……怎麼喂……不會是……」我把她的衣服扣子一把撕開,一對大乳一下子跳了出來,一對黑粗的乳頭翹直的對著我。「不要……啊……」

此時的我,已經什麼也顧不的拉,雙手抱著她的腰,把她推到櫃子角,低頭咬住她的乳頭吸允起來。抽出了一隻手在她的另一隻乳房上揉捏,笑道;「嫂子,你不是天天揉奶子撒,我來幫你。」「不要……」我那管那麼多,一隻手緊緊握住乳房,把乳頭捏來捏去,一衝動起來,把她的乳頭 狠狠的向外拉,鍾英疼的急忙抓住我的手。

鍾英見我沒有放過她的意思,說道:「不要啊,再弄我我叫人拉……」「你叫啊,出了事我一個老爺們大不了受點處分,可是你就不同拉,農村的老人會罵你破鞋,你老公會休了你,你當了寡婦再也沒有人要你的,不信你叫啊!叫啊!」此時,她憂鬱了一下,我趁機將手塞進她的內褲裡面,鍾英「啊」的一聲,身子抖了一下,「不要……」

我那管那麼多,在那片濃密的陰毛裡找尋著,終於摸到一條細縫,將裹著蓓蕾的包皮一翻開,一片淫水急不可耐的流到我的手上。鍾英有點發狂拉,雙手在我的背上拚命的抓扣著,但還是想叫又有點顧慮的壓低聲音道:「別這樣,我老公會殺人的……」

此時的鍾英生理還未戰勝理智,我加快了手上的摩擦,要讓這個寂寞的乳牛快速發情。我抽出手來,帶出了一手的淫水,「看,這就是你的愛液,把她舔了。」我強行把粘滿淫水的手指塞進鍾英的嘴裡,她拚命躲閃,我用力抓住她的頭髮強行與她接吻,貪婪的吸食著她嘴裡的蜜汁。她含糊不清的發出一絲淫蕩的喘息,一個如饑似渴的少婦幾個月沒有做愛,怎麼受的了。我再將手伸進她的內褲,真的不得了,居然濕透拉!!於是順勢把她的褲子扒下,一片濃密的陰毛粘滿了淫水,我蹲下從下面向上慢慢的撫摩,鍾英居然靠在牆上,閉著雙眼享受著!

這還了的,我威猛的站了起來,猛的揪住了正在享受的鍾英,惡狠狠的叫道:「搔貨,跪在我面前!」鍾英乖乖的跪下,我把褲腰拉鏈拉下,「把我的雞吧掏出來!」她不情願的掏出。我的雞吧堅硬的對著她的嘴裡一挺,「給我吹。」「我不會……」「那就像棒棒糖那樣舔!」

鍾英無可奈何的給我舔來舔去,我享受著幾個月來第一次性愛,不由自主的向前抽送,一直送進她的喉嚨裡。一會的工夫,把一堆的精液送進她的嘴裡,鍾英噁心的咳嗽著,在地上想把嚥下的精液吐出。我哪能放過她,一把把她丟到床上,一躍騎上她,她拚命的反抗,我按住她的手,撲到她的懷裡,瘋狂的親咬著乳房。

跨下雞吧在她的陰核外面往返摩擦。果然,一會她的臉和胸部出現了女人特有的潮紅。這個時候對拉,我將鍾英的雙腿高高提起,露出她那肥厚的陰部,從那個小洞內流出的大量淫水將床單弄濕了大片。由於剛才一下就射了,還沒嘗到滋味,很快我又硬起來。此時,看見這個熟透的蜜桃,腰部一挺,雞吧狠狠的刺了進去。

「啊……啊……不要……」她的一身被這酥骨的快感弄的不由自主呻吟起來,還有點幸福的抽搐。我將她的雙腿提起到我的肩膀,她那厚厚的屁股緊緊的貼著我的下面,我拚命的衝刺,鍾英那暖和潮濕的洞裡不停的向外面流出淫水,一抽一刺,我的大腿一次次撞擊那滿是淫水的屁股,

發出「撲次,撲次」的聲音,就像驚濤拍岸一樣,十分消魂。此時的鍾英,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反抗,極力的迎合著我的衝刺,雙腿緊緊的夾緊我的脖子,雙手狠命的搓揉著乳房,放情的淫叫喘息。很快我又有了射的衝動,我急忙停了下來,躺在床上養精蓄銳,鍾英此時那裡肯停下來,扒到我身上繼續摩擦,還淫蕩的叫道:「給我……我要……操我啊……」

看到她的陰蒂拚命的在我的雞吧上摩擦,我將她拉了過來,使他的整個陰部蓋住了我的臉,我拚命的舔食著流出來的淫水,鍾英從來沒有受到這樣的刺激,她的下體向有只小蟲一樣在陰道外遊走,又像條魚一樣拚命的向陰道內鑽,讓鍾英興奮的大聲呻吟。

我憋足了勁頭,把享受中的鍾英抱下床來,讓她扶在桌上,淫蕩的翹起屁股。看著她淫蕩的扭者屁股等著我的抽插,我拿了根特大號的陰莖,對著她屁股下的那個騷穴,狠狠的塞進去。

鍾英痛苦的大叫,重重的跪在地上。我狠狠的喝道:「我幹的你爽不爽?」「不……」「什麼?再說一遍?」我又使勁的將半個拳頭大的陰莖往裡塞,鍾英狂叫道:「不要再塞拉……你幹的我最爽……快來騎我。」

我滿足的拔出陰莖,把她提起來,從後面狠狠的抽刺,鍾英又是一陣淫叫。忽然,她扒在桌子上,屁股通紅且高高蹺起,身子一陣發抖,停止了淫叫。我知道什麼即將到來,瘋狂的加快抽刺。鍾英那暖和潮濕的蜜穴灑了一股股騷熱的蜜汁,原來這個奶牛來了高潮了。一陣自豪感衝上大腦,我也在她拿騷穴內射了一大堆精液!!!

我抱起鍾英,無力的倒在床上,她發騷的在我耳邊叫聲道:「好老公,我第一次這麼舒適,你幹的我好舒適啊……」我們還一來。將她翻到身下,將她的大腿扒開,對鍾英說:「讓我來找找你的G點。」「不要伸手進來,會得炎症的。」

我那管那麼多,將中指塞進她的陰道,找到她那凸出一點,左手壓住她的肚子,中指拚命的壓撓摩擦。鍾英像著可魔一樣,拚命的扭動身子,不時抓捏大乳,不時拚命掙扎,不一會兒,她就拚命的抽搐,下體一股透明的液體像男人射精一樣噴了出來。

哈哈,這個奶牛居然射了陰精。鍾英不停的抽搐著身子,爬到我的懷裡,發抖的叫道:「好……好舒適……我要……要……要死拉……救救我……我……我不行……拉」我幾乎虛脫拉,無力的倒在鍾英那軟綿綿的身上,枕在她那一對大奶子上。鍾英將幾個月的寂寞發洩的乾淨,滿足的抱著我,幸福的睡著了!

文章評價: (9 票, 平均: 3.33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友傻傻讓人幹
我的目標就是我姐姐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催眠強姦家人
老婆掉包惹禍殃
愛上親媽跟後媽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我和單位熟女的故事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
隨機文章:
淫猥的陰戶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愛上一個不應愛的人 表姊的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