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在我小的時候爸爸就在外面打工一年到頭也沒怎麼回來,家裏就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

當時農村的婦女結婚都很早,生孩子也很早。

以前的我一直也沒注意到自己的媽媽有多漂亮,直到我大概六七歲的時候,一次和小夥伴們玩耍的時候,其中一個叫王安的小孩突然對著大家說:「張思成的媽媽真漂亮。」

然後其他的小夥伴也跟著一起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了誰的媽媽好看屁股大、奶子大,又或者村子裏哪個女人漂亮。

我當時也沒明白那個叫王安的小孩怎麼就突然說起了我的媽媽,但我的虛榮心卻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回家以後還很高興地把這件事跟媽媽說,媽媽只是笑著摸了摸我的頭,也沒說什麼,就去給我做飯了。

我也是這時候第一次發現媽媽走路時屁股一扭一扭地原來這麼好看。

小時候爸爸不在家,我那時候年紀小怕黑,都是和媽媽一個房間睡的,媽媽在我面前換衣服從來也不會避諱。

經常能夠在房間裏看到她換內衣、內褲,直接就在我面前脫下來那種,我看習慣了也覺得沒什麼。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還特別喜歡抱著她鑽到她的懷裏,而她也會抱著我的頭把我往胸口上捂。

媽媽是一個愛幹淨的人,每天都要用香皂洗澡,洗完澡以後身體都會特別香,和那些村子裏的其他女人不一樣。

因為我那時候年紀小,所以每一回我洗澡都是媽媽在旁邊幫我洗的,而我當時就很淘氣,總是喜歡在洗澡的時候,用手盛起洗澡水來往她身上潑,但每次都只是一點點,多了把衣服弄濕了媽媽也會生氣的。

在洗澡的時候媽媽每次都會特別地幫我把小雞雞清洗一下,當時對性什麼的完全不懂,只是覺得媽媽的手摸著小雞雞很舒服也很溫柔,每一回洗澡就會特別期待她清洗這裏。

就這麼一直到了大概五六年級的時候,同桌一個叫李俊的男孩突然有一天神秘兮兮地跟我說要不要跟你看一個有意思的東西,我點了點頭,他說放學以後再給你看。

而我當時小孩子的心性,很容易就被他所說的神秘東西所勾引,整個上午的課都沒怎麼認真聽下去,就等著放學。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學,跟李俊說可以給我看了吧,李俊神秘地笑了笑,拉著我就往校外走去,走了挺遠的地方,到了一個小巷的拐角裏,才拉開書包拉鏈把東西拿了出來。

他剛一拿出來,我一看,不就是一本書,而且還用那種裁剪好的書皮包的嚴嚴實實的,連名字都看不到。

我就有點生氣地說:「你就給我看這個啊,還以為你說什麼好東西那。」

小孩子都愛玩,我也不例外,平時上課我都有些坐不住,還叫我看書,我都覺得李俊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李俊倒是一點也不著急,很平靜地跟我說:「你先打開看看,看了再說。」

我心想來都來了,看看也沒事,就接過他手裏的油紙書翻開來看,而李俊則左右來回地張望著,像是會被人發現秘密一樣。

我一打開翻了幾頁就被書裏面的內容吸引了,原來是一本黃色故事書。

農村的小孩其實都比較性早熟,比較小的時候就已經從大人那裏罵罵咧咧的髒話裏懂的了什麼叫操屄,什麼叫奶子。

就在大概幾個月前我還和村裏一塊長大的幾個孩子一起去偷看過村裏女人洗澡。

那時候小孩子之間都流行拜把子認大哥,都是從村子裏一些不務正業、不讀書的大一點的男孩身上學到的。

在我們這群小夥伴裏就有這麼一個大哥人物,他和我們其他三個小夥伴都拜了把子,那天突然跟我們說你們想不想看看女人的身體是怎麼樣的。

我們幾個小夥伴立馬頭像小雞啄米一樣點個不停,他學著電視裏那些老大的模樣,一揮手就讓我們跟著他走。

一直來到一間房子的房屋後面,大哥跟我們說等會就會有人來洗澡,從那裏就可以看到,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上面的玻璃。

這才發現原來那扇窗戶的玻璃破了一塊,但是那塊破掉的玻璃是在比較高的地方,足足有當時的我們兩個人高,就是踮著腳也看不到。

大哥就說:「你們真笨,不會一個人踩一個人肩膀上去看嗎。」

大家一聽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後來為了更加安全一些,改成了踩在兩個人肩膀上去,一人一只腳好分擔重量。

沒過多久就聽到裏面有聲音了,大哥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我們大家也都乖乖地沒再說話,等到又過了一會聽到裏面有了水聲,我們就知道裏面的那個女人已經開始洗澡了。

因為當時我的體重在裏面是最瘦的,所以在剛才商量的時候就說讓我先第一個上去試試行不行,後面再一個一個上。

所以按照原定的計劃,其他兩個比較壯的小夥伴就蹲在了地上,大哥和另一個小夥伴就扶著我踩在他們兩個的肩膀上,然後他們兩個再各自抱著我的腳慢慢地站起來,把我往那玻璃上靠。

沒想到我的身高加上下面兩個小夥伴的高度竟然剛剛好才能夠到那塊破掉的玻璃,這可能就是天意。

我睜大著眼睛往裏面看,一個白花花的女人就在我的眼前坐在澡盆裏,用長柄的水瓢舀著洗澡水往自己的身上澆灌。

自從我長大以後媽媽似乎也開始在意起了在我面前的言行舉止,她都已經不會再在我面前毫無顧忌地換衣服了,連洗澡也是幫我擦一下背而已,其他的部位就得我自己來洗。

因為越是得不到才越想要,而且加上這時候的年齡已經懂得了許多以前不懂的東西,但已經為時已晚,想看也看不到。

所以現在能夠再次看到女人神秘的身體,我都不知道有多興奮。

但是因為這個洗澡的地方都是被窗簾布遮著,房間裏很陰暗,我就是湊到很近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前面又是玻璃,我又不敢直接把頭湊過去。

就這麼不停地眨著眼睛看,底下的小夥伴站的太久,吃不住力了就問我看好了沒有,該換人了,不知道是他說的太大聲被聽到,還是我在那個玻璃口說話被她聽到。

裏面洗澡的那個女人突然往我這個地方看過來,然後就開始尖叫起來,嚇得我趕緊讓他們把我放下來,然後幾個人就趕緊跑掉了。

事後他們還怪我看得時間太久,他們都沒有看到,我就撒謊說其實我也沒看到,裏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著,實際情況其實也差不多就比這好一點。

這應該算是我比較早的性啟蒙,所以當我看到李俊給我的這本黃色故事書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有多激動,到了五六年級,裏面的字基本都認識了,所以看著書裏面的性愛描寫,雖然只是文字但還是看得臉紅的厲害。

還沒看幾頁,正看得激動的時候,書就被李俊一把搶了過去放進了書包裏。

「我還沒看完那。」

「好看吧,我都說了這是個好東西,想不想看。」

「想想想。」

「那我可以借給你,不過要給錢。」

我有點擔心地說:「那要多少錢。」

李俊想了想說:「就五角錢好了,借給你三天。」

當時的錢跟現在不一樣,大人們一個月的工資可能才幾十、一百的,所以當時的五角錢對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最後我和他商量,能不能一天給一角,我什麼時候看完了就還給他,這樣一來的話我看得快一點就能節省下一些錢來,他想了想就答應了。

我馬上就出口袋裏掏出了我媽給我的今天的兩角錢零花錢,拿了一個給李俊,誰知道他說還要多給一角,說是押金,萬一這本書被發現被我媽沒收了,又或者弄壞了,我就得賠,我一咬牙就給他了。

把那本黃色故事書小心翼翼地裝進書包裏,就趕緊走回家去,走在路上的時候感覺每一個人都在看著我,有一種好像他們都已經發現我的秘密的錯覺,長大以後才覺得自己當時的膽子也太小了。

回到家以後,我媽已經早早就回來了,還在等著我吃飯,因為和李俊的事情比平時要晚一些回家,她就隨口問了我一句怎麼這麼晚回來,我被嚇了一跳,就支支吾吾地說自己今天做值日,她也就沒問什麼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媽要去工廠裏上班,而距離我上學的時候還早,她就提醒我不要睡午覺睡過來頭,記得要早點去上學自己就走了。

等聽到她臨走的關門聲,我的心臟都像是要跳出來了,撲通撲通地一直劇烈地跳個不停,就心裏一直感覺很刺激又說不出來的感覺。

從房間裏快速地跑了出來,打開門確認了一下我媽確實是離開了,又趕緊跑回房間把門關好,開始了我的黃色閱讀之旅。

說來也真奇怪,平時叫我看語文課本沒看幾行字就覺得無聊的要死,看不進去,現在看著這些一個個的黃色小故事就像是看見好吃的東西一樣,眼睛都不眨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第一次知道了女人的下面叫做逼,又或者叫騷逼,男人的那根小雞雞原來叫做雞巴。

以前就聽別人說過,男人和女人生孩子是要把自己的小雞雞放進女人的下面去,但是具體怎麼樣就不知道了,從書裏面才知道原來是要插進去的。

這本故事書的故事是由一個個小故事組成的,種類很多,其中也有關於母子亂倫的,當我看到那個《我和大奶子媽媽》的標題時,感覺整個人的身體都發燙了,雞雞竟然也有了一點翹起來。

於是津津有味地看起來,雖然整個故事的情節不是很多,也沒有太多的故事安排,好像就是幫著媽媽按摩身體,觸碰到了身體,媽媽就發情讓兒子搞上了。

但對於當時還沒見過什麼世面的我來說,就覺得已經刺激無比,尤其書裏面描寫到媽媽的身材時,豐乳肥臀,屁股一扭一扭的簡直和我媽媽一模一樣。

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把書裏的那個女人代替成了我的媽媽,整個故事看完還是意猶未盡,翻著書本到處找尋著還有沒有關於這類母子亂倫的故事,但是很可惜整本故事書也只有三四個這樣的故事。

然後再去看其他類型的故事時就覺得看不進去了,沒有了那種看母子亂倫的故事的刺激感,只好反複地看著那幾個母子的故事,卻一點也沒注意到上學時間已經到了。

當我想到要去上學的時候,已經至少上課十分鍾了,一路跑著到的教室,好在我平時的課堂表現比較乖,老師也只是說了我幾句就讓我坐到位置上去了。

我一坐到位置上,李俊就一臉壞笑地偷偷對我說:「怎麼樣,好看吧。」

「挺好看的,我等一下放學就還給你。」

李俊被我嚇了一跳,驚訝地說:「不是吧,你看的這麼快?」

我也不想告訴他我只是把自己喜歡的那種亂倫故事都看完了,其他的沒看,就跟他說:「我就看了幾個好看,其他沒什麼意思就不看了。」

他開始沈思起來,大概是考慮著怎麼才能再從我這裏賺到錢,他怎麼也想不到我只看了一天就看完了。

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那你還想不想再看別的。」

「別的?你還有別的書嗎?」

「書我多的是,我還其他更有意思的東西?」

「是什麼?」

我的好奇心有一次被他勾引了起來。

「DVD你知道吧。」

關於DVD這種東西我當然知道了,那個年代只有少數家裏有錢的人家才會買這種東西,而且在一開始我就有聽人說這種東西是能夠看黃色光碟的。

但是無論是DVD也好還是黃色光碟也好,這兩種東西我都不可能弄到,所以當時也只是聽過就算了。

現在聽到李俊突然提起這個東西,一下子勾起了之前的記憶,我倒是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夠搞到這種東西,但我記得他的家裏應該也不是很有錢才對。

我於是問他:「你家裏有DVD?」

他說:「我家裏沒有,不過我知道哪裏能夠看到這種東西,還有光碟可以看,怎麼樣,你想不想去看。」

有了中午花錢借書的經曆我知道他肯定不是白白給我看的,於是我就問他:「是不是也要錢的?」

他點了點頭。

我說:「那要多少錢?」

他比了一個三根手指的手勢,我一想要三角錢這麼多啊,有點猶豫不決起來。

她可能看我猶豫不決的樣子,就跟我說:「其實也可以用其他東西來代替的。」

我一聽好奇地問他:「是什麼東西。」

他又開始故作神秘地跟我說等到放學沒人了再告訴我。

然後又跟我聊了一點書裏故事的內容,問我都看了哪幾篇,我怕被他知道了秘密,就隨口說了幾篇就沒再跟他聊了。

一直到了下午放學了,這一回我們兩個並沒有走到太偏遠的地方,大概就是一個離學校不遠的地方,躲起來就開始商量代替物品的事情。

「其實你可以用你媽媽的東西來代替錢的。」

「我媽媽的東西。」

我一聽他的訴說,有些奇怪起來,我媽有什麼什麼東西能夠代替的,而且如果是我媽的東西要是少了肯定是要被她知道的,這種事我可不敢幹。

「隨便什麼東西,內褲、奶罩、或者襪子都可以。」

當李俊說出這些女人的貼身衣物時,我就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他就解釋說:「這些東西不是我要的,是那個有DVD的人指定要的,而且他還說了,如果東西好的話,不止不收錢還能給錢。」

我剛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止不要錢還能給錢。

李俊大概也猜到了我的心思,又接著說:「如果讓他滿意的話,一塊、兩塊都沒問題。」

這一塊、兩塊在當時來說可是一筆很不小的數目了,我聽的有些心動起來,但還是有些不敢。

而這時一旁的李俊就開始慫恿著我說:「你只拿一件的話,你媽是不可能發現的。」

我想了想表示還是要回去想一下,就這樣回去了。

一直到我媽回來做飯、我洗完澡睡覺我的整個還是心緒不甯的。

就算是到了六年級我還是和我媽在一個房間裏睡覺,只是她不再像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會在我面前換衣服了,每一次換衣服都會叫我出去。

等到她洗完澡進來睡覺的時候,我還是在想著李俊說的事情,關了燈我還是睡不著,就坐了起來打算下床。

「怎麼了?」

我媽看我突然做起來,就問我。

「我去上個廁所。」

「剛才怎麼這麼不去上,你這孩子就是這樣,事情都不知道先準備好,把燈打開別摔倒了。」

我按著我媽的吩咐把燈開起來走了出去。

其實我的目的根本不是去上廁所,而是去廁所看看有沒有我媽洗完澡換下來的衣服,竟然還真的讓我找到了。

一件紅色棉質內褲,一雙肉色絲襪,還有紫色的奶罩,拿在手裏感覺好像還是熱的,我激動地把奶罩拿到鼻子下用力地聞了聞,有種淡淡的香氣。

因為中午剛看的黃色故事書的緣故,我又聯想到了故事書裏的內容,小雞雞又有點翹起來的樣子。

本來還想多聞久一點,沒想到我媽突然叫我,看這麼久還沒好,我又把內褲、奶罩放好趕緊走了回去睡覺。

一進到被窩我媽就叫我躺好趕緊睡覺,明天還要去上學,可我受了故事書和剛才的奶罩的刺激,哪裏有心思睡覺,滿腦子想的都是書裏的內容,和我媽穿上這些奶罩的樣子,一直到了後半夜才睡著。

最後我自己考慮好幾遍覺得偷我媽的內褲什麼的出去賣,實在是太危險了,容易被發現不說,要是李俊那小子以後拿這個來要挾我就慘了。

我們當時的小孩子之間是很流行說誰的媽媽被誰誰誰給操了,說誰的媽媽很騷什麼的,我可不想到時候我媽媽被人說閑話。

自從我拒絕了李俊的要求之後,他對我的態度也變得冷淡了許多,也幸虧我當時拒絕了他。

因為後來在我們小夥伴間有流傳著一個秘密,其實大家都已經知道的事情應該不能算是秘密了,只是這件事情只限于我們男生之間。

說是班裏一個叫田興騰的男生有偷她媽媽的內褲被他媽媽發現,這個田興騰平時並不和我們玩在一起,人有些木訥,一點也看不出來像是做這種事的人。

所以當時這個傳言流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不相信,但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可能是真的,因為那段時間我看李俊和那個田興騰走得蠻近的,當時我還納悶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怎麼走到一起的。

再後來李俊沒有來讀書說是輟學了,就更加證實了我的想法,從那以後說是李俊家搬家了,而田興騰後來也不知道去了哪裏,大家只是猜到關於田興騰的流言可能是真的,才會離開這裏,但他們怎麼也猜不到李俊又為什麼好端端的搬家了的原因。

我被他們兩個的事情嚇到,生怕李俊會不會把我也抖摟出來,所以那幾天關于他們的傳言傳的沸沸揚揚的時候,我既擔心著哪一天會在別人的議論裏聽到自己的名字又在擔心著李俊會來找我,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很差。

以至於我媽看見我萎靡不振的樣子以為我生病了,要帶我去看病,到了醫院醫生問了我幾個問題,說是我精神過度緊張才會睡眠不好,又因為小不敢開什麼安眠藥,就開了一些有助睡眠的藥物給我。

我媽媽當時也挺納悶的,我也不是一個學習很刻苦的孩子,這個年齡段怎麼會精神過度緊張那,於是就問我,我一下想不出其他的借口,就隨口說是因為快期末考了,我媽聽了還特別高興的摸了摸我的頭,說我長大了懂事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媽把醫生開的藥給我拿了出來,看著我把藥吃下去,因為她知道我不喜歡吃藥、怕藥苦。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還開著燈要先看著我睡著,這也是我長大以後很久都沒有體會過的母親的溫柔。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只是迷迷糊糊地頭就開始暈了,再後來眼前好像看到了一道亮光,但很模糊,我死命地揉著眼睛還是看不清楚。

再後來就來到一間房子裏,房裏有一只很古樸的大的圓木水桶,那是村裏人平時盛放大米用的,然而此刻卻有一個女人坐在裏面,還沒有穿衣服。

我的眼睛也只是能看清楚她沒有穿衣服,到了一些關鍵部位的時候就變得霧蒙蒙的,再去看她的臉,竟然能清晰地看到是媽媽,她還笑得特別燦爛地看著我。

那種笑容是我從沒有在她身上看到過的,她突然又把水桶裏的水潑向我,可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她又笑著向我招了招手,我走了過去。

不知道怎麼的衣服就變沒了,她讓我坐進來和她一起洗澡,我依照她的吩咐坐進了木桶裏,她管自己用水洗著澡,而我的眼睛就直直地往她的胸部盯著,我媽看到我的樣子,只是很溫柔地對我笑,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就直接把手伸了過去打算去抓。

然後,夢就醒了,我當時醒過來的第一下整個人的腦子都是特別清醒的,後背還一陣冷一陣熱地冒著冷汗,對於剛才那個亦真亦假的美夢都記得很清楚。

越是回憶剛才的那個夢境越是難以分辨到底是真是假,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這種感覺,知道自己剛才做的是夢,但是回想起來又覺得特別真實,好像是真的一樣。

然而下一秒我又來不及考慮到底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化莊生,我發現自己上方側著的一只手掌在抓著一個軟綿綿的東西,是球狀的一個物體,手感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摸起來特別舒服。

我緊接著才想到這個物體是我媽媽的,因為她此刻就睡在我的身邊,而我的大腦也立馬聯想到了自己到底是摸到了什麼東西。

關於乳房的描寫我在小說中看到過,也是像剛才描寫的那樣特別的軟,摸起來特別舒服,之前也只是在偷看別人洗澡和小時候媽媽換衣服的時候瞥過一眼。

我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知道自己這樣是不對的,萬一要是被媽媽發現了更是要死,可心裏就一直騙著自己,就多摸一會,就一會,等一下馬上就放開。

一開始發現自己的手掌摸著的是媽媽的乳房以後,嚇得整只手都堅硬了,動都不敢動,就這麼覆蓋在上面,又過了一會看媽媽沒什麼動靜,心裏一個邪惡的聲音就一直催眠著自己,摸一摸試試看,很舒服的,怕什麼。

手掌就稍微加重了一點力道,就只是這麼一點力道就足夠讓我感受到了女性乳房的魅力和彈性。

這種事情就像毒癮一樣,有了第一下就會有第二下,我的手掌就開始了一下一下地輕輕地擠壓媽媽的乳房,一邊還要注意著她的反應,怕她醒過來,恐怕是我長這麼大精神力最集中的一次。

後來就這麼玩了一會後開始産生了更大的邪念,只是這麼輕輕地摸著根本撲滅不了心中升起來的那團火,可能當時的我也已經被慾望所迷失了,不計一切後果,只想得到更大的快感,開始手掌更加用力地抓捏媽媽的乳房,我當時的感覺是都快要把她的乳房抓爆了。

後來的事情也證實了我的想法,我只是這麼用力地抓了一下,原本在熟睡中的媽媽突然若有若無地呻吟了一聲,盡管她叫的很小聲,但我當時是特別留心她的情況加上晚上又是靜悄悄的,其實聽起來也是蠻大聲的。

我當時以為是把她抓疼了,是痛苦的那種叫喚,但現在想來這呻吟實在是分不清到底是難受還是舒服,只是當時已經把我嚇得動都不敢動,就這麼保持著原樣,手掌放在媽媽的乳房上覆蓋著,眼睛則緊緊地盯著她的後背。

直到看到媽媽的身體動了一下,趕緊就把眼睛閉上,但手還是沒有收回來,而且也不敢再亂動了,我也不明白當時我的心理素質怎麼會這麼好,就是換做現在的我恐怕也做不到反應這麼快。

媽媽醒來以後整個人呼吸都不一樣了,這也讓我知道她確實是醒了,不是碰巧動了身體。

就這麼閉著眼睛過了幾秒鍾吧,媽媽就把我的手輕輕地從她的乳房上拿了下來,再輕柔地放到了我自己的身邊,接著又聽到好像拉衣服的聲音,可能是整理自己的衣服吧。

這個夜晚又再一次恢複了甯靜,在我原以為就這麼結束了,慶幸著自己沒有被發現的時候,一只手輕輕地掃過了我的小雞雞的位置。

我被嚇了一跳,但我反應很快當時馬上就想到是媽媽,只是想不通她要做什麼。

然後下一秒媽媽的手指就輕輕地隔著我三角褲敲了敲我的小雞雞,我當時因為剛剛摸了媽媽的乳房,小雞雞還在勃起狀態,其實應該也不能叫勃起,至少不是成人的那種變得很硬,只是會脹大一圈,還是比較軟的那種。

媽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脹大的小雞雞嚇到了,突然停止了用手指輕敲,再過了一會就改用幾根手指的摩擦。

雖然她用的力道十分地輕柔,但我全身上下就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比我剛剛摸她的乳房所帶來的感覺還要舒服。

再到後面媽媽似乎也不滿足于只用幾根手指來摩擦,直接就用她的整只手掌包裹住了我的小雞雞,她的手掌很溫暖,因為可能保養的好,手上也沒有繭子,小雞雞被她抓在手裏說不出的舒服。

她的動作都十分的緩慢和溫柔,手上也有一下沒一下地手掌縮緊捏一下我的小雞雞,這種感覺就跟要升天一樣,我到現在都很回味,但無論如何後來從女友、妻子身上都體會不到了。

就這麼把玩了一會兒後媽媽就鬆開了我的小雞雞,調整了一下身體又開始了睡眠,我帶著剛才的快感也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到了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精神特別的好,看到媽媽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但媽媽卻表現的絲毫沒有異樣,讓人根本想不到她昨晚對我做了什麼事。

再這樣過了幾天,終於是從同學的口中確認了李俊已經離開了我們村的消息,我整個人從上到下都松了一口氣。

再到後來的夜晚,每當我想要再一次體會媽媽柔軟的乳房時,心裏就開始打鼓,總覺得這樣做的話會馬上被她發現,總是想要等到她睡得熟一點的時候再下手。

可因為白天都在外面瘋玩的原因,到了晚上都特別地想睡覺,等著等著自己就睡著了,所以是再也沒有讓我得逞過。

就這麼一直到了六年級畢業的暑假,當時覺得是長這麼大以來最快樂的假期了,因為大家不像現在這樣要選學校,鎮上就一所中學,我們這些同班同學讀完了小學,到了初中其實還是老一批人,所以也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而我的爸爸在這個暑假裏也會回來,以前每逢爸爸從外面打工回來我都會特別高興,因為他總是會帶好吃的好玩的回來給我。

而今年我對於他的歸來卻沒有那麼多的期盼。

原本今天是約定好幾個小夥伴一起去放風箏的,但是由於帶頭的大林要幫家裏幹活,剩下的人也沒了什麼興趣就臨時取消了約定,我在外面閑逛了一會兒剛想回家的時候。

這時候看到媽媽推著腳踏車在路上走著,她的旁邊還跟著一個男人,那男人我認識,是媽媽工廠裏的同事,我叫他陳叔叔的。

他倆邊走邊笑,我爸不在家的時候,就我和我媽住一起,她都會有意地躲避一些男人的糾纏,就怕會給村子裏的人說閑話。

但這個陳叔叔卻是個例外,至少我已經看見過好幾回了他和我媽一起走路說話。

突然,我看到陳叔叔的手好像往我媽的腰間摸了一把,因為距離太遠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看錯,只是後面我媽好像瞪了他一眼就騎上車管自己走了,他看著我媽的背影笑了笑也騎上車往自己家的方向開。

回到家以後我媽正在做飯,還哼著小曲看樣子心情格外高興,我就問她,我爸什麼時候回來。

她笑著看著我說,怎麼?想你爸爸了,再等等,過幾天就回來了。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為什麼會問她這個問題,只是特別希望我爸這個時候回來,趕跑那個陳叔叔。

又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多吧,我爸終於是從外面回來了,也像我期待的那樣,帶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回來給我,我媽有點生氣地說了他幾句,怪他亂花錢,我爸只是笑一笑也沒說什麼。

在吃飯的時候還特地問了我的學習狀況,我媽也如實地跟他彙報了,我的成績也只能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爸聽了以後只是說了幾句鼓舞我的話,沒有什麼責備,因為那個年代找工作主要還是靠關係。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家裏只有一間房,我爸回來了,我自然不能再和我媽一張床睡覺了,就臨時拿了一張小木板加兩條長板凳拼湊出了一張小床來給我睡。

因為突然換了一張床睡覺的緣故,平時特別容易入睡的我竟然失眠了,其實也是在期待著什麼。

在經過了那些黃色故事書的洗禮後,我也開始懂得了大人之間的秘密,知道他們睡覺總是會偷偷地幹一些別的事情,而我爸這麼久沒回來肯定是要徹夜操勞了。

果然如我所料,在我裝睡過了沒多久,就聽見我爸說話的聲音。

「好像睡著了?」

「你去看看去。」

我媽示意著我爸去看看我到底睡著了沒有,幸好我早就有做好了準備,當我爸下床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只是看到了一個正在熟睡中的我。

「看過了,睡著了。」

接著就聽見我爸上床,床板一陣響動,我家當時的床還是那種木板床,有稍微大點的動作都會發出那種吱吱吱的響聲。

「你輕點,別回頭把成成吵醒了。」

「放心吧,小孩子睡覺都不容易醒的。」

後面我媽就沒再說什麼了。

後來又聽到了一陣親吻的聲音,我當時因為心裏早有了準備,所以側躺著的時候,臉是朝向我媽他們那邊的。

這時候我偷偷地睜開了一點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向床上看去。

借助著那麼一點點月光我能夠比較明顯地看到,我爸正壓在我媽身上熱烈地激吻,他們的身上還蓋著一層薄薄的床單,遮掩著他們的下體,而上半身則是裸露著。

我也是過了這麼多年再一次看到我媽的乳房,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特別的雪白圓潤,雖然尺寸不是特別大,但是形狀很好看,長大以後才知道那叫筍子奶。

我爸就這樣嘴裏含著媽媽的舌頭不放,一只手又不停地揉搓著她的奶子,我之前也曾經偷偷地嘗試過他的滋味,自然知道手感是多麼的舒服。

更何況當時我還緊張的要死,力氣不敢太大,現在看我爸肆無忌憚地捏扁搓圓,在他的手裏那對奶子不斷地變化著形狀,我的心裏就有一種怒意油然而生。

這前面就算是打跑一個陳叔叔,這回頭還有我爸那,我不是永遠都摸不到我媽的身體了嗎。

一陣親吻過後,我爸鬆開了我媽的嘴唇,手往下笑著摸了一把,也不知道他摸到了什麼,我媽倒是被他嚇了一跳,也不算是嚇了一跳,反正聽她的聲音好像有點難受。

我爸的手在那層床單下面鼓搗了好久,終于才拿了上來,他的手指被月光照射竟然閃爍著一層晶瑩的光澤,像是抹了一層蜂蜜一樣。

這時我的腦袋靈光一閃,才記起來這好像就是書裏說的,女人舒服的時候下面會流出來的淫水,那這麼說來,我媽剛才是舒服地呻吟了,而不是被我爸弄得難受。

只見他把手指拿到我媽面前去好像是要給她聞聞,我媽則是難為情地把頭扭向了一邊。

「我這麼久沒在家,是不是想了?這麼會功夫就流了這麼多水。」

我媽偏著頭不說話,但我能聽到她急促的呼吸聲,我爸看我媽沒回答她,不依不饒,拿著沾滿了淫水的手指就要伸到媽媽的鼻子前,被媽媽伸出手來氣的排掉。

「死鬼,一回來就作弄人,你要不快點弄,待會兒又不行了。」

這時我爸一改剛才的溫柔,突然變得凶戾起來。

「行不行你等會兒就知道了,非讓你明天下不來床。」

後面兩人都不再說話,我爸在床單下又鼓搗了一會,隨著他的一個挺腰,我媽和他同時發出了一聲低沈的呻吟。

接著木板床就吱喳吱喳地響個不停,中間我媽還拍了下我爸讓他小聲點,大概是怕把我吵醒了,可我卻以為是他自己動作太厲害了,我媽受不了了,一點也不聽勸,反而動作越來越猛。

我媽一直咬著牙忍耐著,看樣子很辛苦,連話好像都說不了了。

他們的動作比較單一,就只是一個男上女下進行到底,也沒有別的花招,並沒有書裏面描寫的那麼豐富多彩。

大概就這麼機械式地運動了十來分鍾,隨著我爸的最後一下猛烈撞擊,他停下了動作,喘著粗氣趴在了我媽的身體上。

過了一會才起來,在旁邊的櫃子裏拿出了紙巾擦拭,而我媽在稍微地擦拭了一番以後,突然朝我這邊看了過來,嚇得我立馬合上了眼睛,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被她看見。

隨後我就聽見有人起床的聲音,穿上了鞋走到了我的床邊,幫我輕輕地蓋好了被子。

聞著那股身上的香皂味我能猜到肯定是我媽起床了,隨後她就走出了房間,外面響起了一陣流水聲,應該是她去清洗去了,過了好一會兒才回來。

當她回來的時候我爸早已打著呼嚕進入夢鄉中,我媽站在床邊輕歎了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最後也躺下去睡了,而我則一直回想著剛才他們所做的一切,過了不知道多久才睡著。

我爸這次回來大概在家裡住了一個多月,但像昨晚那樣偷偷辦事的日子卻沒有幾次。我爸這次回來,我媽並沒有顯得特別開心,看起來就像是可有可無的樣子,一直到我爸再一次走出家門去外面打工,我媽的臉上才顯得有些依依不捨。

大概在我爸離開了一段時間後,有一次回家,那個和我媽一個工廠的陳叔叔竟然也在我家,看見了我還很親切地問我的學習成績,但我之前就對他有偏見,不太喜歡他,應付幾句就回房間了。他又待了一會兒就走了,後來我就再沒看見他來過我家或是和我媽一起下班,直到我初二那年說是我爸賺了大錢,我們全家搬去了縣城後就更無聯繫了。

到了縣城以後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大,好多事物都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然而到了一個新環境,以前的那些小夥伴們就沒辦法常聯繫了,我時常放學後一個人變得有些孤僻起來。

好在我認識了一個新的小夥伴,他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倆之所以能成為好朋友我想應該是處境比較相同吧!他叫蘇文,很秀氣的名字,人也很秀氣,性格就和他的外表一樣,顯得有些文弱。

有一次放學看見他被一些其他班的學生欺負,我看不過眼就出手幫了他,農村的孩子都比較皮,打架都是家常便飯,那幾個學生三兩下就被我打跑了。這樣一來我才算是和他真正認識下了,一個是剛到縣城沒什麼朋友,一個是膽小懦弱不敢交際,兩個狀態也有相似的人就這麼走到了一起成為了朋友。

蘇文的家裡算是比較有錢的人家,這從他的衣著打扮和平時的舉止教養上也能看出一二來。之前來縣城前,就經常聽村裡的人說,城裡的人都是勢利眼,只會和有錢人做朋友,窮人連他們的邊都摸不著,但在我接觸下來,蘇文起碼不是這樣的人,因為他確實是把我當作了他的好朋友,在剛認識兩個星期多就邀請我週末去他家玩,我在這個地方早就悶得要發瘋了,於是欣然同意。

第一次來到蘇文的家,他家裡很乾淨整潔,看來是經常打掃的樣子,我去的時候家裡只有他一個人。

「家裡只有你一個人嗎?」

「對啊,我媽去上班了。」

我聽著這話說得有點蹊蹺,他怎麼不說他爸爸,家裡也沒見其他人呀!但我畢竟也長大了,知道了什麼東西能問,什麼東西是不好問別人的,自己藏在心裡也沒問。

那時候是紅白機很流行的時候,但一來這種遊戲機太貴,不是家裡比較有錢的,肯定是買不起的;二來還有一種說法,就是這種遊戲機就是精神海洛因,一旦玩了就會上癮玩物喪志。所以很多家長都特別禁止孩子去碰這東西,更別提買了,直到現在這種陳舊的思想還伴隨著那一代家長到現在。

而蘇文的家裡沒想到就有這種遊戲機,我之前曾經去一間偷偷開的遊戲廳裡去玩過,一下子就被那前所未見的趣味性所吸引,但按遊戲次數來收費的價格實在是太過昂貴,去了幾次,我的零花錢就不夠花了。

我和蘇文就這麼一直玩遊戲玩到了中午,後來蘇文和我說要先去買飯,讓自己一個人先玩,之後他就出去了。我自己又玩了一會,人物死了之後也覺得有些累了,就暫停下來休息休息,剛好也起來上個廁所。

當我穿好褲子從衛生間裡走出來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他們家的陽台,那兒正掛著一排的衣服在晾乾,其中好像還有女人的衣服和內褲。我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突然心裡的小火苗就竄起來,當我聯想到自己接下來可能要幹的事情的時候,大腦都已經是空白的了,不自主地就往陽台上走去。

短短的幾步路我卻是把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看著那黑色的蕾絲內褲,是我從媽媽身邊不曾看到過的。這是蘇文媽媽的內褲吧?真性感啊!我當時是這麼想著的。

在我的手就要去觸碰它的時候聽到了鑰匙的開門聲,一下清醒過來迅速地回到了房中,這時蘇文也帶著外賣午餐回來了。

「你怎麼不玩了?」

「哦!有些累了,就起來走走。」

對我的謊言蘇文沒有絲毫的懷疑。

吃過中飯以後我就開始發睏,本來是打算去休息一下再起來玩遊戲的,但不知不覺竟然睡到了下午四點多。

剛打算和蘇文告別回家的時候,他媽媽回來了,他看到我有些驚訝,蘇文這時把我介紹給了他媽媽:「媽,這是我同學,張思成,來我們家玩。」

「阿姨好,我叫張思成。」

「你好,歡迎你來我們家。」

蘇文的媽媽並不是特別漂亮,但是卻十分耐看有味道,具體我也說不出來,可能是一種氣質吧!

「你這就要回家了嗎?留下吃完飯再走吧!」蘇阿姨開始挽留著我在她家吃飯,但我可能是之前的做賊心虛,並不想再多留片刻。

「不了,阿姨,我該回家,這麼晚了我再不回去,我媽該擔心了。」

「這樣啊,那阿姨就不留你,你路上小心點,沒事就過來玩。」

在一番客套之後總算是離開了蘇文家。回到家以後我竟然開始對蘇文的媽媽念念不忘起來,明明只是剛見過一面,話都沒說兩句,為什麼我會對她好像特別有感覺呢?很奇怪。

之後的日子裡我只要一有空就去蘇文家找他玩,也不全是打遊戲,有時也會帶著他出去打打籃球,要不然蘇阿姨就是再好客應該也會很嫌我。

「阿文,你最近技術練得不錯啊,都快趕上我了。」

「呵呵,那也是你這個老師傅教的好啊!」

「嘿,叫我老師傅,我有那麼老嗎?」

自從和我玩在一起以後,蘇文就跟變了個人似的,話變得多了,人也變得活潑起來,膽子也變大了,班上的同學都幾乎認不出這是之前那個膽小得跟女生一樣的阿文了。

打了一場球以後,帶著滿身的大汗就在籃球場和蘇文分道揚鑣,回到家打算洗個澡的時候,卻看見大門口多了一雙皮鞋,我可以十分肯定那不是我爸的鞋。

當時卻沒有多想什麼,還是一如既往地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緊接著我爸媽的臥室裡就傳出一陣聲響,在我還疑惑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臥室的房門被打開了。

「成成回來了?來,快來見你陳叔叔,他剛好來城裡辦事就來這裡看我們,還帶了很多東西過來。」

讓我沒想到的時候,和我媽一起從臥室出來的竟然還有一個陳叔叔,自從我爸那次回來以後我就再沒見過他了,沒想到今天卻突然出現在了我的家裡。

「成成都長這麼大了,我都快認不出來了,還認識陳叔叔嗎?」

「你說什麼話呢,這還能忘了,才過了多久啊!是不是啊?成成。」

那個把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陳叔叔和我開了句玩笑,當我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我媽就先幫他開口說話了。

我當時心裡感覺怪怪的,卻說不出為什麼,只是莫名地就對這個陳叔叔感到反感和厭惡,只是敷衍地說了幾句,就告訴他們自己要先去洗澡了,回房間拿了衣服進了衛生間就不再理他們了。

當我在衛生間裡任由蓮蓬頭噴出的熱水洗刷著我身上的污垢時,我的大腦也慢慢地恢復了平日的冷靜,越是想著越是覺得不對勁。這個陳叔叔好端端的怎麼會來我家呢?他剛才和我媽在臥室裡做什麼?要聊天的話在客廳裡就可以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我的心頭,越想越不安,連澡都沒什麼心情洗了,隨便用毛巾擦了幾下就準備出去。剛想打開門出去的時候,就聽到了我媽在外面說話的聲音。

「你快點走,成成馬上就要洗完澡出來了。」媽媽的聲音顯得有些急促和緊張,又像是身體有些難受,聲調都變了。

「那我過幾天再來看你好嗎?」

「不行,以後你都不能再來了,這次只是例外,否則咱們兩個都別活了。」

陳叔叔沒想到媽媽會這麼決絕,沉默了幾秒,「好吧,我知道了,我……我走了。」隨後就聽到了開門和關門的聲音,應該是已經離開了。

我又在衛生間裡呆了一會才出來,媽媽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異樣,還是和往常一樣給我做著晚飯,但我知道她和陳叔叔之間肯定有事瞞著我。

我的內心其實隱隱約約也能夠猜到一點什麼,但就是不願意去面對,只要沒親眼看到就有可能不是真的,是我自己想多了,我就這樣安慰著自己。

後來陳叔叔也遵守了和媽媽的約定,再沒見他來過我家。而我爸的工作也開始步入正軌,時間也變得多起來,不再像以前一樣三天兩頭不著家。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已經到了初三,再過幾個月就是中考了,對於我來說卻是沒那麼重要。因為別人都是牟足了勁要考重點高中,而我只要一個普通的高中讀就可以了,壓力並沒有那麼大;而蘇文卻跟我不同,他的成績很好,一直都是班裡的前幾名,老師們也都對他報以了重望。

我的成績能夠處於中游水平很大程度都是週末和他一起學習的原因,也因此我們兩家人走得比較近。後來從我媽那裡知道,原來蘇文的爸爸早就和蘇阿姨離婚了,現在都是蘇阿姨一個人在帶著蘇文,也就是所謂的單親家庭。

我這時才恍然大悟,難怪蘇文的性格會顯得那麼孤僻,我想這應該和他的家庭不無關係。

後來的一段時間裡我都特別喜歡去蘇文家和他一起玩、一起學習,究其原因就是因為自從那一天陳叔叔來我家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心裡就蒙上了一層陰影。盡管我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能夠證明我媽和那個陳叔叔有染,但是這樣的想法就像影子一樣附著在了我的內心深處揮之不去。

每當看到我媽談笑自若地和我爸聊著天,一臉關切地詢問我的身體健康和成績好壞時我總是會想到,這個女人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她背著我爸和我在跟別的男人搞在一起,只要這麼一想,她所有的善意都立馬轉變成骯髒的惡意。

在距離中考的最後幾個月裡,我時常會去蘇文家和他一起復習功課,並不是我打算發奮學習考一個重點高中,而是那裡有我想要見的人——蘇阿姨。

有了媽媽的對比,我瞬間就覺得蘇文媽媽在我心中的形象無比高大起來,她的溫柔和善良時刻都在溫暖著我的心,有一段時間我多麼想每天每刻都見到她,她如果是我的媽媽該有多好啊!

「叮咚……叮咚……」我按響了蘇文家的門鈴,過了一會兒蘇阿姨就來開門了。

「呀!成成來了,今天文文不在家哎!」

沒想到這麼不巧,本來還想找蘇文問問題的。

「別站在外面了,快進來吧,他可能要過一會兒才回來。」

我本來是打算就這麼離開的,既然蘇阿姨這麼說了,我也就裝作聽從的乖巧樣子進入了屋子,因為這本來也算是我來這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能多和她說說話、多看看她。

「來,先喝杯水吧!」

「您別忙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你還跟阿姨客氣哦,那阿姨要生氣了。」

有時候蘇阿姨也會展現出一副小女生的模樣,可能也正是由於這種心態使得她看起來要比同年紀的那些阿姨要年輕許多。

「最近的復習怎麼樣?千萬別太大壓力。」蘇阿姨給我遞了一杯水過來。

「還行吧,我這就這麼點把握,上重點估計沒戲,但普普通通的高中還是十拿九穩的。」

「呵呵,你這孩子就是愛玩,你要是好好讀書,就你腦袋這麼聰明還怕考不上好高中。」

「那我就這樣,讓我一天到晚在那讀書,坐在那一動不動的,那真的是渾身難受,我這跟阿文真學不了。」

「唉,文文也是沒辦法,他又不愛和人玩,除了在家裡和學校哪裡都不去,好在交了你這個朋友,他的膽子都比以前大多了。」

「那就好,我也在阿文這裡學到了很多,要不然成績還在班裡倒數呢!」

「呀!我都忘了,我衣服放在外面還沒收進來呢,等一下就要下雨了。」說著,蘇阿姨立刻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往陽台走去。

「那這樣的話,阿姨,我就先回去了,我都沒帶傘,等會兒都回不去了。」

「等會兒!你吃完飯再走嘛,急什麼?阿姨這裡有傘,你要走了,阿姨要生氣了。」

我平時要是在這裡學習晚了,也會留在這吃飯,對我來說這裡都快成為第二個家了,而我爸媽也知道我去了蘇文家,所以即使晚一點回去他們也並不擔心。

打定主意後就安心地坐在了那裡,無意中向陽台那邊看去,阿姨正在那裡收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衣服不合身,還是縮水了,在她抬起手的時候,衣服的下襬隨著手臂的動作往上提拉,露出了雪白纖細的腰部。

雖然只是一個側面,但我對於蘇阿姨早就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既像是愛慕又像是依賴,很難說清楚。

「我先去把衣服放起來,成成你自己招呼自己啊!」

就在阿姨要走過我身邊的時候,她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向前一撲摔倒在了地上,籃筐裡的衣服也散落滿地。

「阿姨你沒事吧?怎麼樣啊?」我急忙把她扶了起來。

「沒事沒事,走路太不擔心了,阿姨沒事。」

看她說沒事,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又趕緊幫著她把地上的衣服收起來。

「咦?這是……」在我一件一件把地上的衣服往籃筐裡拿的時候竟然發現了一條紫色丁字褲,一下子讓我不知所措起來。

在那個年代丁字褲這種東西應該算是很前衛的內褲,一般思想比較陳舊的女性都比較難以接受,卻沒想到阿姨竟然會買這種東西。

「呀!」阿姨看見我手裡拿著她的隱私物品忍不住驚呼了一聲,我也被她嚇得更加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趕緊把那條丁字褲往籃筐裡一扔,當作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其它的東西也就囫圇吞棗地往籃筐裡塞。

「阿姨,好了。」當我把籃筐遞給蘇阿姨的時候,她的眼睛看著地面不敢看我,輕輕應了一聲,趕緊往自己的房間裡走去。

我一看這地方我是呆不下去了,沖著臥室喊了一句「我先回去了」,也不理蘇阿姨的反應,趕快奪門而出。

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不敢去蘇文家,蘇文問我怎麼回事的時候,我只能拿別的理由來搪塞他。

就在我得知考上高中的那一天過了沒多久,我爸和我媽也通知了我一件事,他們離婚了。我沒辦法具體說明當時的情況和感受,只覺得這要是夢的話,求求它趕緊醒過來吧!然而最後我爸還是離開了我們,去了外地,留下一個還恍恍惚惚不敢相信事實的我和以淚洗面的母親。

他們具體離婚的原因我當時沒問,直到後來從我媽的一些言語裡大概猜到了一點,應該是跟那個陳叔叔有關。我不知道我爸是什麼時候發現了這件事,他一直隱忍到現在才離婚,我很感激他,他這樣做我一點也不傷心,反而有種替他解脫的快感。

至於我媽,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幾乎沒怎麼和她說話,除了吃飯、要錢,我基本不和她照面。

大概到我高二的時候,她跟我說她想結婚,找了一個叔叔,我直接就問她:「是那個姓陳的嗎?」她一下被我的話嚇呆了,她大概沒想到自己的秘密會被自己兒子知道吧!

隨後她說了一句「原來你都知道了」,更加確定我當年的猜想和她離婚的理由。她本來還想和我繼續解釋,我沒去聽,直接就轉頭回了房間,撂下一句話:「要結婚的話,你隨便。」

沒過多久我媽就結婚了,男方並不是那個陳叔叔,姓易,結婚前的一天來過見過一次,對他的示好我沒任何表示,直接關進了房間。

我媽結婚以後就去和那個易叔叔住在了一起,只是週末的時候會回來,平時會留下足夠多的錢給我,或者是過來幫我做頓飯。我對她的恨意與日俱增,看著她現在過著幸福舒適的生活,我就會為我爸感到不值。我也漸漸開始不再把她當作媽媽來看待,而是一個女人,一個我既愛又恨的女人。

文章評價: (34 票, 平均: 2.76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玉艷阿姨
母子哥嬸大雜燴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十八歲的女兒
強姦處女美腿姊姊
祖屋裡的亂倫
女友的美豔阿姨
和媽媽的大膽性遊戲
好爽!在老師家借住
嬌妻的母愛
隨機文章:
老公,對不起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我與辦公室少婦的激情故事 佩娟的淫蕩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