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浴室裡迷濛的霧氣重重,李玉玫充滿智性美艷的面容,在層層白色的水氣中,有偌雲端仙子般的令人著迷。雪白細緻、豐滿動人的女體,在溫暖宜人的熱水裡,舒適的浸泡著。

「嘩啦!」突然間,美麗的女教師將手中冒著溫水的漣蓬頭,移向自己臉上,任由激射的水柱沖刷著她的臉,左右不斷搖擺的頭,像是要努力忘記這不幸的遭遇,又或是想掩飾早己流出的淚水。

將近三坪大的浴室中,在門邊上還擺著一台洗衣□。此刻洗衣□上正擺著一套白相間的運動服,當女教師的眼光落在那套運動服上時,平時秋水般明亮的眼睛,己露出茫然的神色。

「該怎麼辦呢?」

「要不要告訴校方或者是報警呢?」

「事情如果傳了出去!以後怎麼有臉做人呢?」

「………………。!」

李老師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但仍然是不知如何是好!今後要如何面對林豐呢?………。

當年輕美貌的女教師由沙發上醒來時,林豐早己不知去向。

赤裸的胴體和修長的大腿,吻痕般般,己被撕破的白色短衫和粉紅窄裙,被丟在傾倒的椅子旁,由下體傳來的剌痛感覺,正是處女貞操被奪的良證。

免費A片

望著被拉扯得變型的胸罩,女教師難過得眼淚直流。

「竟然會被自己的學生強姦!」

不甘被辱的情緒,強烈的衝擊女教師的心。在大學時,由於念的是工科,本就是萬綠叢中一點紅,再加上艷絕人寰的面容,出色的氣質及魔鬼般的身裁,早己是男同學們公認的校花。雖然在當時曾有過幾個所謂的「男朋友」,但由於自己一心想出國拿學位,便漸漸的疏遠了,而在柏克□時,又因課業的壓力和害羞膽小的個性,以致於平白錯過許多機會。想不到才回國任教不到半年,便在暴力下失身給自己的學生,真是情何以堪。

哭了一會兒後,情緒遂漸平靜的李□玫,發現沙發上有套藍白相間的運動服,望著地上殘破的窄裙,女教師無奈的搖著頭。

「這……。是他放的嗎?……。」

在收拾自己殘破衣物的同時,李老師發現自己被蹂躪的小花園,穢物己被清除時,沒來由的一陣臉紅,想到「他」擦拭自己時的眼光和方才激烈的交歡,異樣的感覺不知不覺的由內心升起。

突然間!女教師打了個寒顫,為自己產生這樣的念頭感到害怕。心慌意亂下,女教師急忙拿起自己的皮包、衣物,奪門而出。

遂漸變冷的水溫,把李玉玫由沉思中拉回現實。

「唉!………。」

不知如何是好的李□玫,由浴缸中起來,鏡中的女體曲線玲瓏膚色紅潤、身裁凹凸有致。

女教師將長髮盤了起來,在身上圍起一條大浴巾後,步出浴室。

「哇!…美人出浴,果然不同凡響……」房中傳出林豐狡獪的聲音。

剛走進寢室的女教師,被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

望著半躺在床上的林豐,女教師腦中一片空白。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林豐搖了搖拿在手上的鑰匙,然後賊嘻嘻的盯著美人教師圍著浴巾的胸脯微笑著。

「你…。你對我做出這樣的事!……。你……。你還有臉來見我!……。」

被林豐瞧得臉紅心跳的李玉玫,無力的虛張聲勢著!

「我對你作出什麼事呢?…」林豐故作輕浮的笑問著!

「你!……你!………哇!……。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看著氣得滿臉通紅又說不出話來的女教師,林豐湧起無比的快意。剛沐浴後的雪白肌膚,顯得光滑紅潤,白嫩修長的□腿毫無遮掩的橫陳面前,浴巾下誘人的身段,襯托著迷人的深深乳溝,令年青的血脈亢奮。

林豐突然由床上站起,走向如此春色撩人的女教師。

「求求你!……。不要過來!………求……不要過來!……。」

李玉玫一邊閃躲,一邊無力的哀求著!

被林豐逼向牆角的女教師,整個背脊貼靠在牆壁上,年輕的野獸用身體緊靠著女人的胴體,使她無法動彈。

盤起的長髮,使得粉嫩的脖子更加修美動人。林豐的手隔著浴巾,撫摸著形狀完美、彈力十足的乳房,另一隻手由白嫩的大腿摸向臀部,享受著細滑肌膚的絕妙觸感。

男人強行索吻的動作,使得女教師頻頻閃避而左右搖頭,盤起的長髮因此散亂,動作中浴巾漸漸鬆馳落下,林豐趁機用嘴輕咬鮮紅的乳頭,在堅挺的乳峰上使盡水磨功夫,挑逗著女體的情慾!

「啊!……………不要!………」

在林豐中指伸進腔內時,女教師發出仿若失陷心情的悲嗚。花園中的肉芽,被學生的手指觸弄著,隨著時間的增長,身體漸漸熱起來,花園裡淫水四溢。

「嘿!嘿!…。我的小淫婦,底下全溼了喲!」

看著想搖頭否認的李老師,林豐伸手拉下自己褲襠的拉練,抓出嬰兒手臂般挺起的男根後,將女教師修長的右腿高高抬起,粗熱的男根緊抵著洞口,用屁股快速的旋磨著!

李玉玫全身如遭電擊般的癱靠在牆壁上,隨著林豐上下的旋弄著,左腳像芭蕾舞孃般的□起腳尖,情慾的波瀾再次的淹沒著無助的女教師,當男人的舌尖輕黏過紅得發燙的耳垂時,女教師嘴裡發出自己也不相信的淫聲浪語!

「啊!…。啊!………。我要……快!……我要!……。」

「怎麼樣!…老師啊!我磨得你很爽吧!」林豐的眼光緊盯著李玉玫濕潤的眼睛。

被看得心虛的女教師,羞紅的低下頭去,輕聲呢喃著:「你!……。快結束吧!……求求你!……快點結束吧!…………啊!…」

像是被追趕到崖邊的雌獸,做著垂死的掙扎,想保留著最後尊嚴的女教師,說出言不由衷的話語,卻又像是暗示男人加快侵犯的動作。

林豐看著李玉玫淫蕩的表情,內心興奮莫名,他知道這個全校師生驚為天人的美艷教師,此刻正在他的挑弄下,遂漸的剝下神聖的外衣,顯露著淫蕩的面孔,他知道!只要再加把勁!這個女人將再也離不開他了。

林豐用手將李玉玫修長的玉腿,再次緊緊的圈在腰間,早己濕透的洞口,被粗熱的男根輕易的侵入,蜜唇緊緊夾著男人的陽具,令林豐亢奮不己,加大征伐的動作!

「啊!……啊!…林豐……我…我要你……啊!…妙…妙極了!……。」

女教師雙手緊緊的抱住林豐的脖子,主動的親吻著林豐的臉,跟著陽具進出的抽插,努力的配合著,晃動激烈的胴體,見不到被強姦者的哀淒。

「啊!……。啊!………」美人教師的春閨中,充滿著淫靡的浪叫聲!

當夜,在林豐的癡纏下,在床上、在浴室裡、在客廳中、初識情慾滋味的美麗女教師,被小她八歲的學生,送上性愛的高峰。在三次的高潮後,李玉玫軟癱在年輕情夫的懷中睡去。

刺眼的陽光,透過客廳的鋁門窗射入。客廳中,嬌艷的女教師正斜倚在沙發旁,默默睜眼看著在沙發上熟睡的林豐。凌亂的客廳、赤裸的胴體使人聯想到昨夜廳中激情交合的男女,李玉玫己記不起來自己是如何被眼前的男孩,抱到客廳中交合。看著林豐白淨的臉,李玉玫心中相當的矛盾,她怨他不該強佔自己的貞操,但另一方面卻也難忘昨夜欲仙欲死的滋味。

突然間!沙發上熟睡的林豐,正喃喃的說著話,李玉玫嚇了一跳,以為這命中的魔星醒了,急忙害羞的閉上眼睛。

過了一陣子後,林豐仍斷斷續續的夢囈著!李玉玫好奇的爭開雙眼,傾聽著林豐到底在說些什麼,原本白淨的臉,露出痛苦的神色。

「…為…不要!……。儷容…。不要走!………。」

「不要走!……儷容……別離開我!……求……。」

「他不是好人!………。你…你跟他會沒命的……嗚!…嗚!………」

淚水由林豐緊閉的眼中流出,看著睡夢中啜泣的面容,李玉玫實在很難將平日        輕浮狡獪的林豐,與此刻的他連在一起。

原本是令她頭痛不巳的命裡魔星,此刻卻像無助嬰孩般的在面前哭泣,李玉玫憐惜的伸出手來,拭去林豐面龐上的淚珠。

「他!究竟有什麼心事呢?」

女教師眼光柔和的看著林豐,似乎忘了這個「他」曾是強姦自己的惡人。

睜開雙眼的林豐,用著乞憐的目光,望著為他拭淚的絕世容顏,兩人目光相對時,李玉玫奇怪著自己似乎很難再恨著眼前的人。

兩人靜默的相對片刻,寧靜的客廳似乎格外明亮。

「儷容是誰?你好像很在意她?」女教師輕聲的問著。

林豐神色溫柔的呆看著李玉玫一會兒後,撿起地上的褲子,由自己的皮夾中抽出一張泛黃的照片。

「她就是姜儷容!」

李玉玫看著照片上的人,是個妍妍巧笑的明眸少女。神態與自己確有八分相似,訝然望著像片中女孩,李□玫將臉轉向林豐。

「她十六歲時,家境不好,為了要賺更多的錢,便在舞廳中半工半讀!」

林豐呆呆的坐在李玉玫身旁,神色淒然的回想著往日。

「我認識她時,她己經大學畢業了!正被一個黑道的角頭老大包著,三年前,我十七歲時,在家裡附近的語文補習班學日文時,她就坐在我旁邊。」

「後來我才知道,她原來就和我同樣住在一棟大樓裡,由於彼此住得很近,又同在一家補習班學習,我便時常到她家裡聊天做功課。那年,她二十四歲!」

「那天我到她那裡時,才到門口,便聽到她房裡有個男人在大聲咒罵著!我當時嚇得不敢進去,只好站在門口聽著。」

「………………………」

「你她媽的!…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不過是個下賤的妓女罷了!」

「老子要你陪誰上床!你她媽的!…就給我張開腿等著!」

「明天老子再來時,你再吱吱歪歪,看我怎麼料理你!」

「………………………」

「看到從房裡走出來一個橫眉豎眼、理著平頭的男人時,我覺得自己的腳好像釘在地上似的,不聽使喚!跟在他後面的三、四個保鑣,惡狠狠的瞄著我時,我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身冷汗!」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探頭到儷容姐房裡,見她正在哭泣著,臉□被打紅腫。心亂如麻的我,正不知如何安慰她時,儷容姐卻像是對著多年老友訴苦般的,將她多年來的苦楚,一股惱兒的全告訴了我,看著眼前的淚人兒,我的心如刀割!」

「原本將儷容看成大姐姐的我。從那天後,便常常在夜裡夢見她,有時是她妍然巧笑的面容,有時是她悲泣無助的哀訴,更時常被她的男人從夢中驚醒!」

「由於常到儷容姐家走動,和她的男人也漸漸熟識了,有時他心情好時,也會和我說笑幾句,或許我在他心中,只不過是個小蘿蔔頭罷了,所以他並不介意我常去找儷容姐聊天。」

「有一天中午吃飽飯後,我便跑到儷容姐家串門子,大門沒有鎖,我便直接開門進去了。才走到飯廳中,便聽到廚房、吧台間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好像是儷容姐的聲音,我好奇的探頭張望,那知一看之下,竟然傻眼了,沒見過風流陣仗的我,呆立當埸!」

擺在眼前的景像,對林豐而言,實在是難以想像的震撼。

儷容姐和她的男人,正在吧台上親熱。林豐覺得現在的儷容姐,多了些平時沒有的淫蕩氣質,化上濃垸的臉,使她看起來更加嫵媚成熟,鮮紅欲滴的嘴唇,微微顫動的發出令人銷魂的聲音。她的男人正站在她的背後,親吻儷容姐的粉頸,一手抱著細腰撫摸著她平滑的小腹,另一隻手,在那對堅挺白嫩的乳峰上挑弄著。儷容姐似乎感到很舒服似的,半皺眉頭、媚眼如絲,滿臉沉醉的神色。

「嗯!………不要啦!……好養………嗯!……啊!………」

男人的舌尖正輕巧的在儷容姐的耳垂上呵養著。儷容姐坐在吧台上,將修長的大腿斜放在吧台旁的轉椅上,黑色的網格絲襪將原本白皙修長的玉腿,襯托的更妖艷,林豐恨不得能過去抓住儷容姐誘人的小腿,好好的把玩一番。

刺青的手在儷容姐光滑的肌膚上撫摸著,讓林豐覺得很討厭。形狀完美、豐滿潔白的雙乳,毫無瑕疵,款式新穎誘人的黑色胸罩,僅在乳頭處有個小布片。她的男人正用手指將它移開,然後在儷容姐晶瑩的乳頭上褻玩著,當每次手指劃過勃起的乳頭時,儷容姐紅潤的嘴總是會發出令人慾火沸騰的呻吟。

「啊!……不行了!………哎呀!………啊!………」

「真是她媽的騷貨!……。小淫婦……□成這樣!連吧台上都有你的淫水!」

「賤人!你自己看看!」

男人的手從儷容姐的胯下伸出,濕潤的手在儷容姐美麗的臉上輕拍著。

「操!…濫貨!……轉過來趴著!」男人用下命令的口氣說著。

林豐見到儷容姐溫順的轉身,將整個人跪趴在吧台上,好像一隻母狗般的,高高翹起迷人的屁股。由林豐躲藏的地方,剛好可以看見儷容姐整個曲線優美的臀部。細嫩雪白的肉丘、黑色的網格絲襪和T型三角褲,林豐被眼前淫靡妖艷的美色,弄得慾火沸騰,忍不住伸手按在下體上,輕輕撫弄著挺立的陽具。

男人轉身從身後的木架上,拿下一瓶葡萄酒,將它倒在儷容姐的背上和屁股上。鮮紅的酒由光滑的肌膚流下,紅白互映好不迷人。

「嘿!嘿!……老子就是喜歡這樣子喝酒!」

男人露出淫笑的說著!然後在儷容姐的屁股上又親又咬的玩弄著!

「啊!………啊!……你咬得人家好舒服啊!……嗯!………啊!……」

眼看著儷容姐被她的男人弄得浪叫連連,林豐的心裡卻相當的不是味兒!

男人的情慾更加亢奮了,舉起手上的酒瓶,喝了兩、三口後,將剩下的酒全倒在儷容姐的身上,便低頭黏了起來!

「啊!……不行了!………快!………。我要!………。啊!……」

「你要什麼?……。嘿!嘿!……。先讓老子我爽再說!………。」

男人的手抓住儷容姐黑亮的長髮,把她的頭按到自己的腰間,從內褲中抓出陰莖送到儷容姐紅潤的嘴唇上,要她品蕭。

「嗯!……嗯!…………啊!…………」

「啪!……啪!……。啪!……」興奮的男人,一邊扭動自己的屁股,一邊用手掌大力的打著儷容姐的臀部!

「啪!……。啪!………啪!……」

殷紅的掌印出現在雪白的肉丘上,儷容姐腰肢猛擺,使得那對堅挺的乳房左右晃動著!突然她的男人淫叫連連的將她推開,用手扯掉她的內褲後,像狗般的由背後抽入,用力的□著!

「啊!……快點!………。再用力!………。啊!……啊!……」

「我要!……你!……。用…力……。用力□我吧!……嗯!…」

「啊!……。不…。不可以!………我還要!……不!…………」

林豐看她的男人,趴在儷容姐身上聳動幾十下後,便將屁股用力的抵住儷容姐,顫抖著射出精來。

男人喘息著靠在儷容姐的背上,林豐看見儷容姐臉上露出欲求的神色。只見她緊並著兩腿顫動的扭著腰,似在忍受著慾火的煎熬。

她的男人休息片刻後,起身踢了她的屁股一腳,大聲的咒罵著:「操!…騷浪貨!你還在扭個什麼勁!……」

男人不理會一旁的儷容姐,自顧自的走進浴室去。

儷容姐慢慢的坐起身來,獨自怔怔的流淚!

林豐想過去安慰獨自流淚的儷容姐,但因為時□不對,實在不敢造次!只得恙恙然的站在一旁難過,心如刀剜,默默的望著儷容姐。

此時的儷容姐忽然轉過頭來,來不及避開的林豐,恰好與她正眼相對!

「啊!…………」

儷容姐的臉上現出驚訝的表情,而林豐更是驚恐得六神無主,嚇得拔腿就跑,匆匆的奪門而出..

浴室裡迷濛的霧氣重重,李玉玫充滿智性美艷的面容,在層層白色的水氣中,有偌雲端仙子般的令人著迷。雪白細緻、豐滿動人的女體,在溫暖宜人的熱水裡,舒適的浸泡著。

「嘩啦!」突然間,美麗的女教師將手中冒著溫水的漣蓬頭,移向自己臉上,任由激射的水柱沖刷著她的臉,左右不斷搖擺的頭,像是要努力忘記這不幸的遭遇,又或是想掩飾早己流出的淚水。

將近三坪大的浴室中,在門邊上還擺著一台洗衣□。此刻洗衣□上正擺著一套白相間的運動服,當女教師的眼光落在那套運動服上時,平時秋水般明亮的眼睛,己露出茫然的神色。

「該怎麼辦呢?」

「要不要告訴校方或者是報警呢?」

「事情如果傳了出去!以後怎麼有臉做人呢?」

「………………。!」

李老師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但仍然是不知如何是好!今後要如何面對林豐呢?………。

當年輕美貌的女教師由沙發上醒來時,林豐早己不知去向。

赤裸的胴體和修長的大腿,吻痕般般,己被撕破的白色短衫和粉紅窄裙,被丟在傾倒的椅子旁,由下體傳來的剌痛感覺,正是處女貞操被奪的良證。

望著被拉扯得變型的胸罩,女教師難過得眼淚直流。

「竟然會被自己的學生強姦!」

不甘被辱的情緒,強烈的衝擊女教師的心。在大學時,由於念的是工科,本就是萬綠叢中一點紅,再加上艷絕人寰的面容,出色的氣質及魔鬼般的身裁,早己是男同學們公認的校花。雖然在當時曾有過幾個所謂的「男朋友」,但由於自己一心想出國拿學位,便漸漸的疏遠了,而在柏克□時,又因課業的壓力和害羞膽小的個性,以致於平白錯過許多機會。想不到才回國任教不到半年,便在暴力下失身給自己的學生,真是情何以堪。

哭了一會兒後,情緒遂漸平靜的李□玫,發現沙發上有套藍白相間的運動服,望著地上殘破的窄裙,女教師無奈的搖著頭。

「這……。是他放的嗎?……。」

在收拾自己殘破衣物的同時,李老師發現自己被蹂躪的小花園,穢物己被清除時,沒來由的一陣臉紅,想到「他」擦拭自己時的眼光和方才激烈的交歡,異樣的感覺不知不覺的由內心升起。

突然間!女教師打了個寒顫,為自己產生這樣的念頭感到害怕。心慌意亂下,女教師急忙拿起自己的皮包、衣物,奪門而出。

遂漸變冷的水溫,把李玉玫由沉思中拉回現實。

「唉!………。」

不知如何是好的李□玫,由浴缸中起來,鏡中的女體曲線玲瓏膚色紅潤、身裁凹凸有致。

女教師將長髮盤了起來,在身上圍起一條大浴巾後,步出浴室。

「哇!…美人出浴,果然不同凡響……」房中傳出林豐狡獪的聲音。

剛走進寢室的女教師,被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

望著半躺在床上的林豐,女教師腦中一片空白。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林豐搖了搖拿在手上的鑰匙,然後賊嘻嘻的盯著美人教師圍著浴巾的胸脯微笑著。

「你…。你對我做出這樣的事!……。你……。你還有臉來見我!……。」

被林豐瞧得臉紅心跳的李玉玫,無力的虛張聲勢著!

「我對你作出什麼事呢?…」林豐故作輕浮的笑問著!

「你!……你!………哇!……。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看著氣得滿臉通紅又說不出話來的女教師,林豐湧起無比的快意。剛沐浴後的雪白肌膚,顯得光滑紅潤,白嫩修長的□腿毫無遮掩的橫陳面前,浴巾下誘人的身段,襯托著迷人的深深乳溝,令年青的血脈亢奮。

林豐突然由床上站起,走向如此春色撩人的女教師。

「求求你!……。不要過來!………求……不要過來!……。」

李玉玫一邊閃躲,一邊無力的哀求著!

被林豐逼向牆角的女教師,整個背脊貼靠在牆壁上,年輕的野獸用身體緊靠著女人的胴體,使她無法動彈。

盤起的長髮,使得粉嫩的脖子更加修美動人。林豐的手隔著浴巾,撫摸著形狀完美、彈力十足的乳房,另一隻手由白嫩的大腿摸向臀部,享受著細滑肌膚的絕妙觸感。

男人強行索吻的動作,使得女教師頻頻閃避而左右搖頭,盤起的長髮因此散亂,動作中浴巾漸漸鬆馳落下,林豐趁機用嘴輕咬鮮紅的乳頭,在堅挺的乳峰上使盡水磨功夫,挑逗著女體的情慾!

「啊!……………不要!………」

在林豐中指伸進腔內時,女教師發出仿若失陷心情的悲嗚。花園中的肉芽,被學生的手指觸弄著,隨著時間的增長,身體漸漸熱起來,花園裡淫水四溢。

「嘿!嘿!…。我的小淫婦,底下全溼了喲!」

看著想搖頭否認的李老師,林豐伸手拉下自己褲襠的拉練,抓出嬰兒手臂般挺起的男根後,將女教師修長的右腿高高抬起,粗熱的男根緊抵著洞口,用屁股快速的旋磨著!

李玉玫全身如遭電擊般的癱靠在牆壁上,隨著林豐上下的旋弄著,左腳像芭蕾舞孃般的□起腳尖,情慾的波瀾再次的淹沒著無助的女教師,當男人的舌尖輕黏過紅得發燙的耳垂時,女教師嘴裡發出自己也不相信的淫聲浪語!

「啊!…。啊!………。我要……快!……我要!……。」

「怎麼樣!…老師啊!我磨得你很爽吧!」林豐的眼光緊盯著李玉玫濕潤的眼睛。

被看得心虛的女教師,羞紅的低下頭去,輕聲呢喃著:「你!……。快結束吧!……求求你!……快點結束吧!…………啊!…」

像是被追趕到崖邊的雌獸,做著垂死的掙扎,想保留著最後尊嚴的女教師,說出言不由衷的話語,卻又像是暗示男人加快侵犯的動作。

林豐看著李玉玫淫蕩的表情,內心興奮莫名,他知道這個全校師生驚為天人的美艷教師,此刻正在他的挑弄下,遂漸的剝下神聖的外衣,顯露著淫蕩的面孔,他知道!只要再加把勁!這個女人將再也離不開他了。

林豐用手將李玉玫修長的玉腿,再次緊緊的圈在腰間,早己濕透的洞口,被粗熱的男根輕易的侵入,蜜唇緊緊夾著男人的陽具,令林豐亢奮不己,加大征伐的動作!

「啊!……啊!…林豐……我…我要你……啊!…妙…妙極了!……。」

女教師雙手緊緊的抱住林豐的脖子,主動的親吻著林豐的臉,跟著陽具進出的抽插,努力的配合著,晃動激烈的胴體,見不到被強姦者的哀淒。

「啊!……。啊!………」美人教師的春閨中,充滿著淫靡的浪叫聲!

當夜,在林豐的癡纏下,在床上、在浴室裡、在客廳中、初識情慾滋味的美麗女教師,被小她八歲的學生,送上性愛的高峰。在三次的高潮後,李玉玫軟癱在年輕情夫的懷中睡去。

刺眼的陽光,透過客廳的鋁門窗射入。客廳中,嬌艷的女教師正斜倚在沙發旁,默默睜眼看著在沙發上熟睡的林豐。凌亂的客廳、赤裸的胴體使人聯想到昨夜廳中激情交合的男女,李玉玫己記不起來自己是如何被眼前的男孩,抱到客廳中交合。看著林豐白淨的臉,李玉玫心中相當的矛盾,她怨他不該強佔自己的貞操,但另一方面卻也難忘昨夜欲仙欲死的滋味。

突然間!沙發上熟睡的林豐,正喃喃的說著話,李玉玫嚇了一跳,以為這命中的魔星醒了,急忙害羞的閉上眼睛。

過了一陣子後,林豐仍斷斷續續的夢囈著!李玉玫好奇的爭開雙眼,傾聽著林豐到底在說些什麼,原本白淨的臉,露出痛苦的神色。

「…為…不要!……。儷容…。不要走!………。」

「不要走!……儷容……別離開我!……求……。」

「他不是好人!………。你…你跟他會沒命的……嗚!…嗚!………」

淚水由林豐緊閉的眼中流出,看著睡夢中啜泣的面容,李玉玫實在很難將平日        輕浮狡獪的林豐,與此刻的他連在一起。

原本是令她頭痛不巳的命裡魔星,此刻卻像無助嬰孩般的在面前哭泣,李玉玫憐惜的伸出手來,拭去林豐面龐上的淚珠。

「他!究竟有什麼心事呢?」

女教師眼光柔和的看著林豐,似乎忘了這個「他」曾是強姦自己的惡人。

睜開雙眼的林豐,用著乞憐的目光,望著為他拭淚的絕世容顏,兩人目光相對時,李玉玫奇怪著自己似乎很難再恨著眼前的人。

兩人靜默的相對片刻,寧靜的客廳似乎格外明亮。

「儷容是誰?你好像很在意她?」女教師輕聲的問著。

林豐神色溫柔的呆看著李玉玫一會兒後,撿起地上的褲子,由自己的皮夾中抽出一張泛黃的照片。

「她就是姜儷容!」

李玉玫看著照片上的人,是個妍妍巧笑的明眸少女。神態與自己確有八分相似,訝然望著像片中女孩,李□玫將臉轉向林豐。

「她十六歲時,家境不好,為了要賺更多的錢,便在舞廳中半工半讀!」

林豐呆呆的坐在李玉玫身旁,神色淒然的回想著往日。

「我認識她時,她己經大學畢業了!正被一個黑道的角頭老大包著,三年前,我十七歲時,在家裡附近的語文補習班學日文時,她就坐在我旁邊。」

「後來我才知道,她原來就和我同樣住在一棟大樓裡,由於彼此住得很近,又同在一家補習班學習,我便時常到她家裡聊天做功課。那年,她二十四歲!」

「那天我到她那裡時,才到門口,便聽到她房裡有個男人在大聲咒罵著!我當時嚇得不敢進去,只好站在門口聽著。」

「………………………」

「你她媽的!…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不過是個下賤的妓女罷了!」

「老子要你陪誰上床!你她媽的!…就給我張開腿等著!」

「明天老子再來時,你再吱吱歪歪,看我怎麼料理你!」

「………………………」

「看到從房裡走出來一個橫眉豎眼、理著平頭的男人時,我覺得自己的腳好像釘在地上似的,不聽使喚!跟在他後面的三、四個保鑣,惡狠狠的瞄著我時,我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身冷汗!」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探頭到儷容姐房裡,見她正在哭泣著,臉□被打紅腫。心亂如麻的我,正不知如何安慰她時,儷容姐卻像是對著多年老友訴苦般的,將她多年來的苦楚,一股惱兒的全告訴了我,看著眼前的淚人兒,我的心如刀割!」

「原本將儷容看成大姐姐的我。從那天後,便常常在夜裡夢見她,有時是她妍然巧笑的面容,有時是她悲泣無助的哀訴,更時常被她的男人從夢中驚醒!」

「由於常到儷容姐家走動,和她的男人也漸漸熟識了,有時他心情好時,也會和我說笑幾句,或許我在他心中,只不過是個小蘿蔔頭罷了,所以他並不介意我常去找儷容姐聊天。」

「有一天中午吃飽飯後,我便跑到儷容姐家串門子,大門沒有鎖,我便直接開門進去了。才走到飯廳中,便聽到廚房、吧台間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好像是儷容姐的聲音,我好奇的探頭張望,那知一看之下,竟然傻眼了,沒見過風流陣仗的我,呆立當埸!」

擺在眼前的景像,對林豐而言,實在是難以想像的震撼。

儷容姐和她的男人,正在吧台上親熱。林豐覺得現在的儷容姐,多了些平時沒有的淫蕩氣質,化上濃垸的臉,使她看起來更加嫵媚成熟,鮮紅欲滴的嘴唇,微微顫動的發出令人銷魂的聲音。她的男人正站在她的背後,親吻儷容姐的粉頸,一手抱著細腰撫摸著她平滑的小腹,另一隻手,在那對堅挺白嫩的乳峰上挑弄著。儷容姐似乎感到很舒服似的,半皺眉頭、媚眼如絲,滿臉沉醉的神色。

「嗯!………不要啦!……好養………嗯!……啊!………」

男人的舌尖正輕巧的在儷容姐的耳垂上呵養著。儷容姐坐在吧台上,將修長的大腿斜放在吧台旁的轉椅上,黑色的網格絲襪將原本白皙修長的玉腿,襯托的更妖艷,林豐恨不得能過去抓住儷容姐誘人的小腿,好好的把玩一番。

刺青的手在儷容姐光滑的肌膚上撫摸著,讓林豐覺得很討厭。形狀完美、豐滿潔白的雙乳,毫無瑕疵,款式新穎誘人的黑色胸罩,僅在乳頭處有個小布片。她的男人正用手指將它移開,然後在儷容姐晶瑩的乳頭上褻玩著,當每次手指劃過勃起的乳頭時,儷容姐紅潤的嘴總是會發出令人慾火沸騰的呻吟。

「啊!……不行了!………哎呀!………啊!………」

「真是她媽的騷貨!……。小淫婦……□成這樣!連吧台上都有你的淫水!」

「賤人!你自己看看!」

男人的手從儷容姐的胯下伸出,濕潤的手在儷容姐美麗的臉上輕拍著。

「操!…濫貨!……轉過來趴著!」男人用下命令的口氣說著。

林豐見到儷容姐溫順的轉身,將整個人跪趴在吧台上,好像一隻母狗般的,高高翹起迷人的屁股。由林豐躲藏的地方,剛好可以看見儷容姐整個曲線優美的臀部。細嫩雪白的肉丘、黑色的網格絲襪和T型三角褲,林豐被眼前淫靡妖艷的美色,弄得慾火沸騰,忍不住伸手按在下體上,輕輕撫弄著挺立的陽具。

男人轉身從身後的木架上,拿下一瓶葡萄酒,將它倒在儷容姐的背上和屁股上。鮮紅的酒由光滑的肌膚流下,紅白互映好不迷人。

「嘿!嘿!……老子就是喜歡這樣子喝酒!」

男人露出淫笑的說著!然後在儷容姐的屁股上又親又咬的玩弄著!

「啊!………啊!……你咬得人家好舒服啊!……嗯!………啊!……」

眼看著儷容姐被她的男人弄得浪叫連連,林豐的心裡卻相當的不是味兒!

男人的情慾更加亢奮了,舉起手上的酒瓶,喝了兩、三口後,將剩下的酒全倒在儷容姐的身上,便低頭黏了起來!

「啊!……不行了!………快!………。我要!………。啊!……」

「你要什麼?……。嘿!嘿!……。先讓老子我爽再說!………。」

男人的手抓住儷容姐黑亮的長髮,把她的頭按到自己的腰間,從內褲中抓出陰莖送到儷容姐紅潤的嘴唇上,要她品蕭。

「嗯!……嗯!…………啊!…………」

「啪!……啪!……。啪!……」興奮的男人,一邊扭動自己的屁股,一邊用手掌大力的打著儷容姐的臀部!

「啪!……。啪!………啪!……」

殷紅的掌印出現在雪白的肉丘上,儷容姐腰肢猛擺,使得那對堅挺的乳房左右晃動著!突然她的男人淫叫連連的將她推開,用手扯掉她的內褲後,像狗般的由背後抽入,用力的□著!

「啊!……快點!………。再用力!………。啊!……啊!……」

「我要!……你!……。用…力……。用力□我吧!……嗯!…」

「啊!……。不…。不可以!………我還要!……不!…………」

林豐看她的男人,趴在儷容姐身上聳動幾十下後,便將屁股用力的抵住儷容姐,顫抖著射出精來。

男人喘息著靠在儷容姐的背上,林豐看見儷容姐臉上露出欲求的神色。只見她緊並著兩腿顫動的扭著腰,似在忍受著慾火的煎熬。

她的男人休息片刻後,起身踢了她的屁股一腳,大聲的咒罵著:「操!…騷浪貨!你還在扭個什麼勁!……」

男人不理會一旁的儷容姐,自顧自的走進浴室去。

儷容姐慢慢的坐起身來,獨自怔怔的流淚!

林豐想過去安慰獨自流淚的儷容姐,但因為時□不對,實在不敢造次!只得恙恙然的站在一旁難過,心如刀剜,默默的望著儷容姐。

此時的儷容姐忽然轉過頭來,來不及避開的林豐,恰好與她正眼相對!

「啊!…………」

儷容姐的臉上現出驚訝的表情,而林豐更是驚恐得六神無主,嚇得拔腿就跑,匆匆的奪門而出..

文章評價: (5 票, 平均: 2.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一男駕多女
滿漢全席
女促銷員為業績賣身
我靠在爹地懷裡
網咖嫩奶妹
貪淫好色大小姐
你比叔叔的硬
聖誕平安夜的狂野性派對
拍藝術照被攝影師奸淫
女友舊情人
隨機文章:
美麗嬌妻愛3P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老師別射在裡面 少婦沈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