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一)

我在這裡是說人與人之間的橋樑。

謝文傑今年十五歲,是高中一年級的學生,他因性格內向,很少和其他同學說話。他做什麼都是默默無語地做,他的各科成績非常好,每次考試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所以老師們和同學們也喜歡他,不排除他。

一天,是一個新學期剛開學不久,大家很空閑因沒什麼要做。大約是下午2點鍾左右,同學們正在休息,謝文傑坐在一個大樹下,突然,他聽有人叫文傑,他向聲音的發出處望去,他看到是他班的國文老師站在不遠處的老師辦公室門前叫他並向他招手。

她叫張詠梅,今年37歲,未婚,和謝文傑(是跟母親姓的)的母親謝雪心是好朋友。她倆人在中學已是好朋友了,那時,倆人在同一所學校讀書,一直到高中畢業,高中畢業後,謝雪心因謝文傑的父親的猛追,而最後嫁給他。但張詠梅斷續升大學,最後做了老師。她倆人現在非常好,經常互相來往。所以謝文傑秘底下叫張詠梅做“梅姨”,在班上或有外人處就叫“老師”。

他走到張詠梅的身邊問:“什麼事?”

“因剛剛開學,剛搬來宿舍,有幾件大家似要搬,所以叫你來幫一幫手。”她一邊說著,一邊領他走向她的宿舍。

在她的房間,他按她的指示把家似搬過這搬那。因房是剛剛配給的,所以還沒有空調,又在九月初的天氣(南方而言),謝文傑弄得滿頭大汗,全身濕透,他把他的衣褲全除掉,只穿著內褲(運動褲)。他斷續他的工作,這時他用鐵錘在牆壁上打兩顆釘準備掛一幅大油畫。

他打好一只釘,準備打第二只釘,他沒有拿上第二只釘,把它放在下面的桌面上,他只好彎下身去取,在他彎下身的時候,他看到他的張老師除掉身上的長褲長衫只穿著內衣褲在搬來搬去,上身只穿著一件寬身的背心和乳罩,雖然有乳罩罩住乳房,但她的乳房過於大,起碼有35寸,胸前兩團肉只她的動而動著。他再往下望,見三角內褲緊緊包著陰部,整個陰像個小饅頭一樣微微凸起,從內褲處反映出兩腿間黑黑的一片,有幾條陰毛還露出在內褲外面,她正在專心工作著,不知謝文傑在望向她。

謝文傑感到自己的臉和身體比剛才還熱,肉棒已把運動褲建了一個小帳篷,他連忙用手按住,拾起桌上的釘轉過面去準備打,他走上矮凳上,大力拿起錘子打在釘子上,但他的腦子卻滿是剛才張詠梅的畫面。他也想張詠梅是他的老師和母親的好友,如果她對母親說自己對她的無禮,母親一定痛罵他,他很愛他的母親,因小時父母離婚,他是和母親生活的。所以他又想看又不敢看,滿腦子是想與不想的交戰,根本無心釘釘子。

突然,他大叫一聲,拇指上傳來一陣劇痛,把他從思想上回過神來,原來拇指被錘子打著,他拋下錘子,用手拿著痛處並走下矮凳坐在旁邊的桌面上。在謝文傑叫的時候,張詠梅已望向他,見他很痛苦,於是走了過來,站在他面前拿過他的拇指一看,大半個指甲已黑了,她痛心地用手揉揉,並向指甲吹幾吹,說:

“痛不痛?如果給雪心看到一定痛心死,和一定罵我叫你來幫我搬東西。”她一邊說著一邊吹氣。

他感到一陣暖烘烘的熱氣吹在指上沒有這麼痛,他望著她正在吹著氣,望低一點,那半裸的豐滿胸部因呼吸及吹氣而起伏著,他想把眼光移開,但眼睛好像不向自己指揮,望在她的唇和豐滿的乳房上,他的肉棒又豎起來了。豎起的肉棒頭剛好頂在她那微微凸起的陰部上,她沒有離開的意思,把陰部向前挺進壓住他的肉棒,他感到軟綿綿的,一股從來沒有的感覺和熱氣自肉棒傳向全身,他興奮極了,肉棒又脹硬了許多。

她擡起頭看他一眼,他也在看著她,兩人相對臉紅、微笑。他的右手伸到她背後把她抱向自己,豐滿的雙乳壓在胸膛上,感覺難於形容。他自她口中拔出拇指並伸到她的頸後拿住,伸頭過去與她口對口吻著,他們來個法國式熱吻。一邊吻著,他的左右手又伸到她的背心裡解開了乳罩,雙手放回胸前揉搓著雙乳,拇指和食指還捏弄著乳頭。

因肉棒的漲痛,他不斷頂著她的陰部,不知不覺龜頭把兩塊布頂入裂縫中,她的淫水已流出來了,雖隔著兩層布,但一樣貼在他的龜頭上,他感到好舒服,就快要射了,他加速地往後又往前頂,她也知他要射了,也扭動著屁股來,他感到腰部一涼,一股童子精射了。

他雖射了但肉棒還像剛才一樣硬,龜頭頂在她的裂縫裡。

他們接著吻,但他的雙手還玩著乳房,她在他耳邊說抱她到床。他抱著她走向床,她的雙腿纏在他的腰,肉棒還一直頂著陰部,她的雙手也抱緊他的肩膀,他的雙手一樣在背心裡揉搓著乳房。

當他們來床邊,他把她放在床上,他急忙除掉自己的運動褲,肉棒高高地向上豎起並一跳一跳的,她也正在除下背心,兩只大乳房掛在胸前,完全沒有下垂的跡像,在乳房中豎起兩粒深紅的大提子,好看極了。他爬上床坐在她雙腿旁並把她的內褲除掉,眼前一亮,他終於看到真正的陰部(以前只在A片和A書中見到),一陣淫水的味道撲進他的鼻子裡,又香又腥。

他看到她的整個陰戶,她的陰戶比他在A片和A書中看到的女人的陰戶生高了許多。又密又黑的陰毛只生在陰阜的小丘上,大陰唇已分開露出紅紅的小陰唇和花生粒的陰核,淫水正源源不斷流出來,把大小陰唇和陰毛都弄濕了。他伸手過去捏揉著陰核,同時也挖著陰戶,淫水流出更多。

他把頭伏在她的雙乳上,用口含住乳頭吸吮著並輕輕的咬,有時舔下乳暈整個乳房,手也抓住另外一個乳房,捏、揉、搓著,她發出快樂的呻吟:“哼……哼……唔唔……哼……哼哼……哼……唔……唔唔……唔……”

她的手伸過來拿住肉棒套動著,還用指甲輕輕地刮著龜頭,他忍不住了,不得不把口離開乳頭低哼著,異性幫打手槍確實比他自己打手槍好得多,肉棒比前又硬了許多。

他坐起來並爬在她的雙腿中間,兩手抓起她的雙腿放在肩膀上,然後用手持著肉棒對準陰戶,他並不急插入去,只用龜頭在陰戶口摩擦著,她不斷地扭動著和往上頂著屁股,說:“裡面好癢,好傑仔,快插入同梅姨上止癢嘛。”

他也不想太爲難她,腰部用力一挺,肉棒入了1/3,她的陰道緊得有如處女,肉壁緊緊包住肉棒,暖暖的但有點痛,但他忍住。過了一會,她不痛了,叫他插入試試,他又插入少許,她只是皺一下眉頭,沒叫痛,他大膽地大力插入全根,龜頭頂在花心上,她又皺一皺眉頭叫了聲“啊!”並用腿纏住他的腰。

他微微抽插著,淫水又多了,在淫水的澗滑下,陰道沒剛才這麼緊了,肉棒抽插起來的動作快了,她也放開纏住他的腰的腿,他照著從A書和A片學來的知識,用九淺一深和八淺二深的插法,把她插得呻吟不斷: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傑仔……嗯嗯、喔、你肏死阿姨了……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大雞巴哥哥……肏死婊子了……喔、喔、喔……”

她大力扭動屁股,並用手抓著自己的乳房揉著,他知道她要快泄了,就把肉棒抽出只留龜頭在陰道裡面,然後大力插入,飛快地做著同樣的動作,她叫得更大聲。突然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龜頭上,他感到好舒服,同時腰部一酸一涼,一大股陽精也射入她的花心。

他倆喘著氣躺在床上擁抱著並互相愛撫,談笑著。

“梅姨,你好飄亮啊,身材好FIT,兩只奶子摸起來讓人愛不釋手,下面的洞洞又緊又濕,夾得肉棒好舒服。”他一邊說,一邊用雙手搓揉著奶子。

“小傑,梅姨已經上了年紀,身材有些走樣了,沒以前這麼好。你的肉棒不因你的年齡的比例而言,比有些大人還大還長。”

她還意猶未盡地用手握著松軟的肉棒套弄著,他的肉棒在她的努力下,又開始逐漸變硬了。他伸頭過去用口吻著她的臉朧、耳根,最後他們來個法國熱吻,直到呼吸困難才分開。

他的雙手一直搓揉著雙乳,他感到她的乳頭變硬了。他開始從頸吻下去,停在乳房上,再由乳邊吻上乳頭,用牙齒輕咬著、和用舌頭舔著,從左至右,從右至左,她呻吟起來了,“嗯……嗯……”地叫著,手更加用心套弄,還用手指甲輕輕地撩刮著龜頭。

他的雙手離開乳房伸下去到她的陰部,整個部陰全濕了,淫水又再流出來,陰核也豎起來了,他用兩個手指捏住並輕輕搓著。同時,用兩只手指插入陰道並進進出出抽插起來。

她的呻吟聲又大了:“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屁股不斷地扭著、挺著,“裡面好癢啊……嗯嗯……插入點……我要大雞巴……”她說著,並手用力拉他已經有80%硬的肉棒去她的陰穴處。

他大聲叫痛,拍打她的手力並說:“要干,肉棒還未硬啊!”

他跪起身子,爬過向她的頭部用手拿住放在她的口邊說:“妳要FUCK,先同我吹硬它。”

她張開口把整個龜頭含住,用牙齒輕輕咬亂著,並吐出舌尖舔著馬眼和吸吮起來,再含入整支肉棒子,還用舌頭纏住肉棒磨著,不斷重覆著剛才的動作。她的吹功非常好,肉棒已經硬到發痛了,他呻吟起來:“梅姨,你舔得我很舒服,我硬了。”

她一聽他這樣說,立刻把肉棒吐出並推倒他躺在床上,她跨在他的兩腿間,用手扶住肉棒對準陰穴然後坐下去,但只入了龜頭,其它的還在外面,很困難入去,因她的小穴長得比正常人爲高,所以她把身子向前伏在他的身上,這樣,她微微一用力坐下,他也用勁向上一挺,整根肉棒就入去了,她馬上急不待地一上一下干著,他也向上挺著臀部來幫她。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多得順著他的屁股流下,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她的動作越來越慢,他知她沒力了,就把她放倒在床上和把兩腿擱在肩上,用手握住肉棒在洞口磨著,有時還壓著充血的陰核。她的淫水越來越多流出來,屁股不斷地扭動著向上挺,口中不斷發出呻吟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傑仔不要玩了、梅姨、裡面好癢啊嗯嗯……喔喔喔……快點把肉棒插入幫梅姨止止癢吧。”

他收起玩弄的心,把肉棒對準目標用力一挺,肉棒入了一半,再一挺便全根沒入陰道中,她吐出歡愉的叫聲。他迅速地抽動肉棒在陰道一進一出,在大量淫水的澗滑下,抽棒起來更加快了。他低頭看一看,肉棒的插入把整個陰部凹了下去,抽出時把血紅的小陰唇露了出來。他飛快地做著活塞運動,她不斷地挺著臀部向上配合他的抽插,還呻吟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傑仔……喔喔喔……”

她的頭不斷地搖擺著,汗水把頭發弄濕了並滿頭亂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哥哥、插得我要好……舒服啊……我要升天了……泄了……”

他知她又要快泄了,更加快速地和大力地抽插著。一會兒,他感到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他的龜頭上。她因泄身而昏過去,他並沒有因她的昏迷而停止抽插,反而抽插得又快又大力。她在他的抽插下醒過來,又呻吟起來:

“嗯嗯……嗯嗯嗯嗯嗯……”

他見這姿勢用過了,是時候要變換一下。他走下床去,並把她的屁股拖到床邊,來一個老漢推車,用手拿住肉棒,對準陰穴用力插入,雙手時而拿住她的雙腳、時而伸到前面玩弄乳房,她的雙腳勾住他的下腰,他又開始了抽插運動。在約三、四百下後,她又要快泄了,臀部挺得更快,呻吟得更大聲,好像不怕別人聽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真要死了……”

又一股熱熱的陰精灑在他的龜頭上,他感到好舒服,肉棒要快射了,他飛快地抽插幾十下,一大股陽精便射入她子宮深處。

他倆喘著氣舒服地擁抱對方,四目相交,笑了。但他看到她的眼中有淚,他關心地問:“梅姨,什麼事?是不是我不解溫柔弄痛了你?對不起。”

她又笑又哭地說:“傑仔,不關你事,是梅姨自己一時想起這五、六年來從來沒有今天這麼快樂和舒服。爲什麼不好像你媽一樣早點結婚生仔,這時不是有個兒子像你這麼大嗎?自己癢的時候也有兒子用呢!我樣樣輸給你媽,讀書的時候,我沒她那麼漂亮和好身材,又有這麼多男人追。”

他一邊爲她擦淚,一邊說話安慰她,他也想他一定盡力把梅姨的肚子搞大。他的雙手又不安本份了,手掌握住乳房搓揉著,用口吻著她的口,舌頭伸入她口中,口水也順著舌頭流進她口內,她的舌頭纏住他的舌頭再吃著他的口水。有時她也伸舌頭過去也讓他吃自己的口水。

她的雙乳又漲大了,乳頭也硬了,性欲又來了,淫水也多了,使陰道又開始熱起來了,他那還插在陰道裡的軟軟肉棒又開始逐漸變硬了。雖然只有一半的硬度,但他也能慢慢地抽插起來。

她想呻吟,但因口被他的口吻著,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她的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用勁推著,想使他更加插深一點。

這時肉棒完全硬了,他開始瘋狂的抽插,她也瘋狂地叫著,如果現在不是已經四點多鍾學生已經放學了,我想很多人會聽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喔喔喔、我真要死了……泄了……”

又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他的龜頭上,她又昏了過去。

因泄了幾次的關系,他沒覺得自己要出了,便繼續抽插著。幾十下之後,她醒過來了,又開始叫床著。他拔出肉棒,肉棒因不停地運動而變得紅紅的,淫水粘滿了整支又紅又硬的棒子。肉棒不斷地向上向下跳動著像向她挑戰、問好。

他把她反轉過來,俯臥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陰戶只露出一小半,因她的陰部生長在前面多一點,直覺告訴他很難插入,他拿住枕頭放在她的臀部下,把她的陰戶整個頂起來,他把她的雙腿分開大大的。淫水正從陰穴流出來,他用手握住肉棒對準桃源洞,用勁挺了兩挺便完全進入了,他抽插起來時次次都把肉棒抽出只留龜頭在陰道口,然後又全根插入。

“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死我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把她臀部下面的枕頭弄濕了大半,她不斷地呻吟著,他也全力用勁做著活塞運動。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雞巴哥哥……喔、你真會插穴,插得人家飄飄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要上天了……”

他感到她的陰道在收縮,他飛快地抽插幾下,一股熱熱的陰精已噴在他的龜頭上。同時,他感到自己也要射了,肉棒在作最後的沖剌,抽插起來快了許多,腰部一酸,一股熱熱的陽精射入他子宮。

她爽得在不停打顫著,他沒有立刻自她陰道抽出肉棒,他讓肉棒阻塞住精液的倒流,讓精液多些流入子宮,這樣懷孕的機會會高些。

他隔了大約十五分鍾後才抽出來,那時已五點多鍾了。他們整理好了一切,手拉著手親密地走出校園。

(二)

時間過得真快,眨眼就是大半個學期過去了。謝文傑和張詠梅的關系越來越密切了,他們做愛的次數也多了,大多數都在張詠梅的房間,有時在放學後的課室,公園裡……等等。

這天,天氣像要快下雨,天空布滿著黑雲,濕度非常大,所以天氣很悶熱。但高年級的學生要上夜校,夜校是6:30到9:00。大家雖然坐在教室裡自習,因熱的關系,個個不怎麼用功。大約在八點多鍾,張詠梅來到教室叫謝文傑出去幫手做些,因他成績好加上老師們經常喜歡叫那些成績好的同學去幫手做一些事情(例如是印一批複習廣義),所以同學個個沒懷疑,個個還希望老師叫的是自己因這樣才能在上課的時間走出課室,今晚的天氣這麼熱,個個都希望走出去涼快。

他跟著她走到建築物的暗處,她見沒人注意他們,她帶著他從黑暗處一直走到學校後山的竹林中,其實那兒一部分是竹,另一部分是樹木,有松樹、楓樹、等。他們在林中停下來,謝文傑急不及待抱住張詠梅,一手抓住乳房隔著衣服搓揉起來,一手伸進她的褲內去摸弄陰戶,口也吻著她的口,還吃著對方的口水。

忽然,張詠梅推開他說:“傑仔,不要這麼心急嘛,我有話同你說,等我說完再繼續嘛,OK?”

她倆並排坐在橫生於地面的大樹上。他們沒有說話,只是手拉著手對望著。雖然是伸手不見五指,但會看到對方的臉因他們坐得太近了。

張詠梅終於打破沈默,說:“傑,月經已沒來了一個多星期了,我今天早上用驗孕棒檢驗,結果是陽性反應,證明我懷孕了,下午到醫院的婦産科檢查,醫生說我有了兩個多星期。我好高興,我以爲這一世不可以有BABY了,現在有了,我開心。多謝你,給我有做母親的機會。”

他聽後也很開心,他同自己講自己的努力沒白費,她終於大肚了。他倆開心地擁抱著、吻著,他的手又伸到她的衣裡隔著乳罩撫弄奶子。不久,他解開了她的上衣和乳罩,跟著要解她的褲子。她的手伸下去阻住他的手,說:“醫生說要等胎兒穩定下來才能做愛,如果不是就會流産,阿姨等了十幾廿年才有機會懷孕做母親,我想你也不想阿姨流産吧?”

“但我現在怎麼辦呢?”他一邊說著同時用手拿起她的手放在胯下,她也感到那隔著褲子的肉棒已硬了,她笑了笑,坐在地上然後用手解開他的褲頭把肉棒掏出來,肉棒已很硬了向上一跳一跳。她用手握住,頭靠過去用口含著肉棒,像吃雪條一樣吸吮著,有時吐出只含住龜頭舔著,用舌尖頂著馬眼,還牙齒輕輕地咬著龜頭亂著。過一陣她離開龜頭,舔著陰莖還舔下在袋子上用口含入一個蛋,一會兒,又含住另外一個。

她的吸功非常好,他呻吟起來,以免會讓人注意,他不敢大聲叫,只是小聲地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好HIGH,好舒服啊!”

他興奮起來,感到就要射了,雙手用勁固定她的頭,臀部不斷前後動著,他在她的口抽插起來,因肉棒太長,插入她的喉嚨中,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難有暈厥的感覺。他快速地抽插著像插陰戶一樣,不久,他感到腰部一酸一松,一大股陽精射入她的咽喉。他一直抽插著,等射出全部的精液才停止抽插。她想咽下全部的精液,但有些還是從她口角流出來滴在地上,她忙吐出舌頭舔淨口角的唇上的精液。她還用口舔干淨肉棒上的精液,然後幫他穿好褲子。他們又細聲談著心。

“傑,對不起,暫時這一兩個月不能同你性交,如你想要,我只能用口和手幫你解決。”張詠梅臥在他的手臂上說著。

他說:“我又不是白癡,沒關系,一兩個月不能性交,我明白的,我也不想你有事,你打算以後怎麼辦呢?你會不會告訴我媽啊?”

她說:“我會告訴的,因我們是好朋友,這是她的孫子,不過過些時日再告訴她,下個星期我會辭職的安心養胎的。其它的等BABY出世再算。好嗎?”

他聽後好快樂,他想她現在什麼事同自己商量不是當自己是丈夫嗎。他當然表示好。

最後他們卿卿我我十幾分鍾離開了樹林。

一星期眨眼間過去了,這幾天對謝文傑來說很難受的,本來幾乎天天有洞插來解決青春期間的密集性欲,但現在忽然間沒有,你說多難受呢?他唯有自己用五姑娘解決。在家裡看到身材豐滿而性感的母親和在外面那些性感的女人們,他真想強暴她們。最後理念克制住自己的沖動。這樣做是違法的要坐牢的。

今天是星期六,只是早上有幾堂課。好快就過去了,同學們急忙走出校園回家去了,但謝文傑偏偏不像其它同學從正門走出,他是從後面的小操場走出去小街上,在那裡有一架日産的NISSAN在等他,他走上車,那人給他一個吻,讓我們一看那人原來是張詠梅。他的手也抓住她的奶子搓揉著,她沒有理會,只是對他笑了笑,說:“不要這樣嘛,給人看到不太好吧。我有一個好消息要話你聽,希望你會喜歡。”

他問:“什麼?”

她說:“現在不說你知,等吃完午飯時再說。不要說得太早,免得等會你沒心情吃午飯。是了,我說你知,我已辭職了,明天我同你去你家將我懷孕的好消息說給你媽聽,我想她一定會好高興的。”

她載著他來到一個位於城市邊的餐廳,這裡好清靜又離學校遠,保證不會遇到熟悉的人。

他們走到餐廳最內裡的桌子邊坐下,點了幾個菜和二碗米飯。他們很快吃完了,他望著她問:“什麼事?”她看看桌上的飯菜吃了差不多,又望一望沒人來才說:“有一個很美的女人要做你暫時的情婦,她要像我一樣懷著你的孩子。你說好不好?”

他問:“是誰?她爲什麼要懷我的孩子?”

她說:“這個女人你也認識的,她叫我暫時不要說給你聽。她是一個離婚的女人,離婚的原因是她的老公說她沒仔生,其實她已到醫生那裡驗過,一切都正常。她要你給她懷孕,是她想證明給她的老公看她是有仔生的,她老公只不過是找個藉口要她離婚。”

他說:“你說她很美,如想找男人,我看多的是吧。”

她說:“不是,她不是一個淫亂的女人,叫她隨便要個男人,她怎樣都是不會的。她是我的好朋友,你媽也認識的,我跟她講你和我的事。她這樣才想試一試。如果有了BABY,她要你負責任的。她還說如果你要報酬,她可以給筆錢你。”

他想自己已經十多日沒插過女人,現在有女人自動送上門,不要就是傻子。便說:“好,不過我不要什麼報酬,我又不是做鴨。奇怪,你不吃醋,還**女人給我認識?”

她說:“我吃醋,不甘心你和另外的女人搞,但我看你只是十幾日沒插就看女人時眼睛發光,我好擔心你會做出違法的事。我只不過是你現時的女人,我們年紀差這麼多,將來在一起是沒可能的。你將來是謝氏集團的董事長,會有大量年輕的而漂亮的女人等住你吧。我不會這麼蠢來困住你。只要現在你對我好就行了。”

她見他說好,便站起來準備結帳走人,他也站起來,用身體擋住其它人的視線,伸手過去握了握她的奶子說:“我怎麼不對你好呢?”她會心笑了笑。這時有侍者從後面走來,他放手。他倆結了帳走出餐廳上了車,她並駕車載他來到在郊區的一所小型別寓門前,她拿出遙控器打開鐵門並駛進去。

車在停車位停下來,他迅速走出車,眼前是一個有二、三公畝這麼大,裡面種著好多花,有的花在長花、有的在怒放,各式各樣都有,好看極了。他看到一間二層的小洋房建在花園的右邊,後面有一個小遊泳池。四周建有一條三米高的圍牆,牆圍住整個大花園和屋子。

他跟她走入去小洋房的一樓,有一個高貴而美麗的中年女人坐在大廳的梳發上等著他們。高貴的中年女人看來有些緊張,她看到他們進來忙站起來並走過來打招呼。他一看原來這個女人是王安妮。這個王安妮他和母親是認識的,過去還有一段時間是她和他的母親走得好近,她們經常互訪互助著對方,因那時他的父親和她的丈夫是一起合作做生意,經常走在一起,所以他們的太太也走在一起。雖然現在她和沒有經常走在一起,但是經常有通**。他叫她王阿姨。

望去她的身材好苗條,很均勻,三圍大約是34B、25、35左右,身高有5尺6寸。當他倆走近他只高她一、二寸。她穿著半透明的睡衣,裡面什麼也沒穿,除了一條小小的三角褲。雙乳把睡衣高高地頂起,清楚地看到兩點紅紅的乳頭。因沒扣上鈕扣的關系,整條乳溝、肚臍和整個臀部露出來,在兩腿上的陰阜像一個饅頭一樣凸起。她走過來,走起路來,乳房震動著。

她首先說:“小傑,已經五、六年沒見,想不到你長大了,有阿姨這麼高,我記得那時你只有在阿姨的胸口至地上這麼高呢。手臂這麼大,好強壯。”她朝梅姨點點頭,梅姨也向她點點頭,大概是她問梅姨的結果,梅姨是說OK。她的臉現了紅暈,把手伸過去拿住他的手想拉他到梳發坐下。

他趁機拉她走到他面前,她用害羞的眼光望著他,他伸手到後面抱住她,口對住她口吻下,不久,他們的舌頭交錯著,互相伸入對方的口中,貪婪地吸吮著對方的唾液。她的雙手也抱緊他,但他的雙手在她背後上下撫摸起來。不久,他的左手縮到前面,並伸進三角褲摸在她的陰部上,陰毛只有少許,它們生在陰阜上,很柔軟的,摸起來感覺很好,手指在大陰唇上摸著、挖著並挖進小陰唇和陰道裡面。他這時也觸到一個像花生米一樣小的陰核,他用母指和食指輕力捏著並旋轉著,她顫動一下身子,呼吸也開始急速起來。

不一會兒,淫水流了出來,他把中指插入她的陰道並抽插起來,淫水越來越多出來把他的手弄得滿都是,在淫水的澗滑下,他的中指插起來快得多,淫水不斷流出,像江河泛濫。口因在互吻著,只發出“唔、唔”的呻吟聲。他的右手也縮到前面並伸進睡衣裡握住乳房,手正好握住整個乳房,手搓揉起來。他的口也離開她的口,一會兒吻著臉、耳垂,一會兒吻著頸部。她也叫出聲音來: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站在一旁的張詠梅看到他們急成這樣子,她伸手把王安妮的睡衣和三角內褲除掉然後走到謝文傑的背後待他除掉牛仔褲和內褲。他那半軟半硬的肉棒露在空氣中,她用手把肉棒插入王安妮的雙腿分開的裂縫,要她用雙腿夾著他的肉棒,大腿上的軟肉把肉棒夾得很舒服,他禁不住叫出聲來。張詠梅走到王安妮的背後坐在地上,她伸頭到王安妮的屁股下的兩腿中,張口含住龜頭吸吮著、輕咬著。他也呻吟起來,和王安妮的呻吟聲交錯在一起。

肉棒在這樣的剌激下,硬到無可再硬了。他的手指這時已插入了兩只,手指抽插著也在陰道裡挖著,淫水不斷地流出在他的手掌上,從手掌上滴下肉棒上再順著雙腿流落地上,把地上都弄濕了。她叫得格外大聲,屁股扭動起來,他也挖得和抽插得起勁。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感到她的陰道在收縮,加快抽插和挖的速度。不久,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他手指上,她吐出舒服的叫聲。

她因泄了無力站在那裡,他和張詠梅扶她到梳發的背後讓她坐在梳發背上,他蹲下去並分開她的雙腿,他的頭伏進她的雙腿間,口對住滿是淫水的陰戶吻下去,他用手分開大陰唇,舌頭舔在紅紅小陰唇上還用舌尖插入陰道內搞著,右手的手指還捏著因允血像一個小葡萄子一樣大,也用指甲輕輕地剌著。淫水又開始流出來了,他更快地舔著,還用口含著陰核吸吮、再用牙齒輕輕地咬著並伸出舌頭舔著。他把她舔醒過來,她又開始興奮起來了,淫水越流越多,把下面的梳發背弄濕了一大片。她叫起來: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插入點,裡面好癢啊……”

她還用手用勁拉他的頭緊緊貼住陰部,像要把整個頭塞進陰道裡去止癢。

他看是時候了,扶她下來站在地上,他要她反過來並伏在梳發背上,她的雙手彎曲放在梳發背上,頭伏在手臂上,整個屁股露出來,陰戶也露出來,陰戶表面滿是他的唾液和她的淫水。他走到屁股後面,用手拿著肉棒放在屁股溝中頂幾下,然後對準陰戶插入去,她的陰道很緊,周圍的肉壁緊緊夾住肉棒,他只插入了龜頭準備又再插入,她已叫痛了。

“阿姨已經六、七年沒給肉棒插過,你的肉棒又這麼大,輕點插,不然我受不了,現在感覺像處女給人開苞一樣。”

他認爲她講的沒錯,現在像處女一樣緊,他雖沒插過處女,但從A書裡可以意識到。他輕輕地插入,等她不叫痛了再插入少許,肉棒已入了大半,還有二寸露在外面,他不理得她雖然還在痛,大力一挺,全根沒入陰道了,她痛得身子顫動著:“傑仔,你好狠……”

肉壁緊緊夾住肉棒,肉棒有點痛,他輕輕地抽插著肉棒,她已感到不怎麼痛了,屁股扭動著,嘴裡發出:“嗯嗯嗯……嗯嗯嗯嗯……插深點,快點……嗯嗯嗯……嗯嗯嗯嗯……大力插吧!”

他再加快加大抽插的速度,“嗯嗯嗯……嗯嗯嗯嗯……是這樣……嗯……插死我……插死這個淫婦……嗯嗯嗯……嗯嗯嗯嗯……”他運用九深一淺或八深二淺的插法,插得她淫水越來越多,流出陰穴順著大腿流下地上,屁股不斷向後扭動配合他的抽插,淫聲叫個不停。因抽插的關系,垂掛在胸前的二個肉球前後左右搖擺起來。

張詠梅跪在梳發上,他伸出雙手到她的胸前搓揉著兩個大木瓜,並用手指捏弄著兩個乳頭。他的雙手拿住她的臀部兩邊,看到她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禁不住用手握住兩塊肥大的屁股肉,手指在那屁股洞口扣著,一會兒,他想插入去,手指伸到肉棒和陰戶的交合處,在那裡用淫水弄濕手指然後伸回來,對準屁眼插入去,一下插入全部,屁洞很緊。

“好痛,快抽出來,那裡不是用來插的……嗯……嗯……嗯……”肉棒抽插的快感使她說不來,只知大聲叫,他抽動手指,手指上滿是黃黃的屎。

在雙重抽插的情況下,她叫得更大聲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喔喔……插死小妹了……FUCK
ME
HARD……我要死了……要泄了……”

他感她的陰道在收縮全身顫抖,加快抽插的速度,根根全入,不久,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他龜頭上。

他並沒有停止抽插,反而還比剛才快、狠得多。她因泄了,雙腿無力站在那裡,雙腳軟了身子也慢慢地向下垂下,他拔出在屁眼中的手指,伸雙手伸到她的肚下,手掌互握著挽住她的身子。他斷續抽插著,抽離大半根肉棒只留龜頭在陰道裡又整支插入,她又醒過來了,又開始呻吟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這時張詠梅感有些倦了,她在坐梳發坐下來,她看他倆正在如火如茶著,王安妮搖擺著頭把頭發和汗水弄得滿頭蓬亂。她抓住她的頭,對準她的口吻下去,她們的舌頭互相伸入對方的口中搞著,互相吞著對方的口水。因口被塞著,王安妮只有“唔……唔……唔……唔……哼哼……哼……”的叫著。

大約四百下左右,他感到她的身體不斷顫抖著,跟住一股熱熱的陰精噴在他龜頭上。陰精把龜頭熱得很舒服,同時,他感到腰眼一酸,精關一松,一大股陽精射入她的子宮深處,這股陽精整整射了幾次才停止。

肉棒沒因射精的關系而軟下來,還硬硬地插在陰道裡。他沒抽動,他也很倦了,伏在她的背上喘著氣。

他拔出那半軟半硬的肉棒。走過去坐在梳發上,身體靠在梳發背雙腳八字分開放在茶幾上,舒服地吐出十幾天忍住沒穴插的氣。張詠梅用紙巾溫柔地爲他擦著額頭上的汗。王安妮也走了過來坐在他旁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說:“小傑,你很曆害,阿姨給你干到散了似的,我最近六、七年沒有滋味,多謝你了。”說完給他一個吻。

這時她看到他那半軟半硬的肉棒,肉棒因剛干完穴的關系,整支都是占滿淫水,龜頭紅黑紅黑發著光。她伸手下去握緊肉棒並套弄著,說:“我們上去二樓的房間再做過。”說完拉著他和張詠梅一起走到二樓的睡房裡。

二樓的房間是主人房,很大,牆上有個大窗子,窗簾打開著,光線很充足。有一張大床在中間,房邊有一張大的化妝台和椅子,在大床相對的桌上上有台電視。在床的右邊有一個大浴室,是用玻璃圍著的,從外面可以把裡面看得清清楚楚。他和她正以69的恣勢躺在床上,女上男下互相吻著對方的性器官。

他的舌頭在裂縫中上下舔著,還用雙手指把大陰唇分開,方便舔在小陰唇和內部的嫩肉。淫水逐漸多了並流了出來,他如遇仙泉一樣把它吞下肚。陰核已充血漲大像一顆花生米一樣大,自小陰唇上角豎起,他含住它吸吮著,吐出舌尖舔著並輕咬著,她打了幾個冷顫。這時淫水像江河缺堤一樣流出,越來越多,他吞也吞不及這麼多,其它自他的下額流下在床單上。

她手握住肉棒往口裡塞,把肉莖和龜頭一下吞入口中,吸吮起來,舌頭纏著陰莖舔著。有時吐出肉莖只含住龜頭,吸吮、用牙齒輕咬著,還用舌小去舔龜頭上的裂縫。有時離開龜頭舔著陰莖。在她的高超口技下,肉棒像一枝木棍筆直豎起來了。張詠梅在房看著,也不甘寂莫,除了自己的衣褲只穿著小小的內褲,爬上床來伏下頭,嘴對著肉莖一直吻下袋子上,把袋子裡的其中一顆卵蛋含入口裡吸吮著、用牙輕輕地刮著袋子的皮,一會又含住另一顆,用同樣的方法舔著。在上下夾攻下,肉棒硬到有點痛,他感到想射,他不得不把口離開她的下口,呻吟起來:“嗯……嗯……嗯……”

他推開王安妮坐起來,她自覺躺在床中間,並向上舉起雙腿並大大分開,這樣整個臀部挺起,陰部也裸露在他面前。他跪在屁股後的雙腿中間,用手握住肉棒準陰戶大力插進,在淫水的澗滑下,肉棒一下入了大半,再挺一下,全根沒入了。他見肉棒已全入了,開始抽插起來,他不用什麼插法,下下抽出全根只留龜頭在陰道口然後又一下全根插進。他把她插得呼天搶地似的叫著,臀部不斷挺高來迎合他的抽插。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雞巴哥哥……喔……你真會插穴,插得人家飄飄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張詠梅在房用紙巾爲他擦著汗,他的手伸到她胸前大力握住乳房,乳房在手的大力握下變了形,她大聲叫痛並叫他放手:“不要這麼大力,個BALL都給你捏得快破了!”他沒停手,反而伸另外一只手用力握住另外一只乳房。她大聲叫痛。她們叫痛聲和呻吟在房間回響著,他聽後更加興奮,抽插也快了。

“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突然陰道大力收縮一股陰精噴在龜頭上,在陰精熱燙著龜頭,抽插十幾下,他也射出精來,把她燙得顫抖著。他的雙手也放開張詠梅的雙乳,她舒了一口氣,軟下身去仰躺在床上,雙乳上留著紅紅的十指引和很多指甲印。他也在她們中間躺下去,手伸過去摸著倆人的陰戶睡著了。

當他想來的時候,他發覺兩房空空的,她們不知去了那裡。他在二樓找遍了兩個房間和廁所,但空空如也。他走下去一樓找,當他走到樓梯口已聞到飯香了,他看看樓梯口房邊牆上的掛鍾,已經5:30PM了,他也感到有點肚餓了,計算一下,已經在這裡5個多小時了。

他三步並作二步走下去直入廚房裡,她倆人正在分工合作,一人在炒菜,另一人在做其它的。他靜悄悄走出來不打擾她們。他在客廳坐下來並打**回家告訴母親,自己今晚不回家了。他母親話不行,他要王安妮和張詠梅跟母親說,他母親才同意他。

文章評價: (1 票, 平均: 1.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美女醫生的健康檢查
新居窺豔迷辱
上日本朋友女友
美女老闆娘
美少女情難自禁
女服務員雪兒
風情萬種的貴婦
騷伯母
天台小屋的強姦
媽媽在家被上司上了
隨機文章:
見識過的最牛的性服務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八美群交 強奸物理女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