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作者:唐晶【一】結束婚姻轉眼已經半年了,我已經漸漸從一種麻木的狀態中慢慢走了出來,畢竟這是一段維持了十年的婚姻,我還住在舊的房子裡,前夫在劃分財產的時候慷慨地將房子和車子留給了我,用他的話說,在我和他之間,他做生意賺錢來得更容易,而我是個拿死工資的公務員,經濟壓力比他更大。

我並不感激他,因為離婚後只過了一個月,他就跟那個女人領了結婚證,給我們的孩子找了個後媽。

離婚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儘管我和前夫都低調處理,這個消息還是通過某種途徑傳到了單位同事那裡,幸虧我人緣好,同事們要麼故作不知,要麼友善地安慰我,總之並沒有給我造成太大的困擾。

生活還是要繼續,只是我每天的生活變得更簡單了,完全變成了單位和家裡兩點一線,只有週末的時候會去逛下超市,上美容院做皮膚保養,為了讓兒子盡快適應,我和前夫約定一個月只讓兒子跟我生活一天。

離婚以後,幾個閨蜜就一直給我張羅著介紹對象,說這事不能耽擱,出於禮貌我也出去赴過幾次約,有小我三歲未婚的大齡青年,有離過婚的單身男士,其中有幾個條件不錯的,對我也很滿意的,但是我對於感情像是有了一種戒意,或者說是一種恐懼,覺得自己目前並不想急於走進另一段固定的關係當中去,於是我委婉地拒絕了這些男人。

但是卻有個男人跟我的關係變得微妙起來。

老柯是小物業管理的班長,海南人,應該有5歲了吧,從武警部隊退伍來,老婆在老家務農,他一個人從海南來到這個城市打工,有兩個孩子,兒子在念大學,女兒讀高三,所以他還兼職小的電工,打兩份工一個月能掙5塊左右,住在小地下車庫的配電房裡,物業公司象徵性地每個月收一塊房租和水電費。

老柯看上去是那種老實厚道的人,工作認真負責又熱心助人,所以小裡的業對他都讚譽有加,像我們家有幾次電路老化跳閘,打個電話他就馬上上門給解決了,遇到誰搬重物家,只要他遇到了,肯定幫你送上樓去。

老柯跟我關係熟絡是因為停車的問題。

當初為了省錢,我們家的車位選了最靠邊的小車位,每次停車都要費勁地先掉個頭,再慢慢地用車屁股倒進去,我開車的技術還行,就是倒車入庫一直不太熟練,老柯居住的配電房正好就在我們家車位後面,每次我下班家停車的時候,他差不多都是在門口支著電磁爐做飯,看見我倒車磕磕蹭蹭的,他總是熱心地過來替我指揮,這幾乎成了我們之間一種雷打不動的習慣,如果哪一次碰巧他有事沒在邊上替我指揮,我都覺得心裡不踏實。

免費A片

我記不得是什麼時候發現他的小癖好的了,夏天的時候吧,我倒車的時候一般都把駕駛座這一側的車窗搖下來,方便老柯指揮,他一般都站在我車窗的邊上俯著身口述指令,打左邊,別動,繼續走,一下方向,往右邊再打一點點,諸如此類的,簡單而直接,比那些左右比劃著手勢的要直觀。

女人穿著裙子開車,只要不是長裙,坐在駕駛座上裙筒必然是縮上去的,加上沒有防備的時候,雙腿有時候叉的很開,只要有一個適的角度……這是我偶然一次模仿老柯,指揮學校裡一個女老師倒車的時候發現的,當時我站的位置就跟老柯平時指揮我一樣,女老師穿著一條短裙,隨著她的車子不斷後移,我看見坐在駕駛座上的她那兩條雪白的大腿越露越多,當她幾乎要成功入庫的時候,裙筒裡大腿根部一抹紅色三角清晰可見,脹鼓鼓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老柯,他永遠都站在同一個位置,那豈不是……後來在老柯指揮我倒車的時候,我留了個心眼,悄悄地觀察了幾次,果然印證了我的猜測,一開始我是有些惱怒的,沒想到看上去老實厚道的老柯也會做這種齷齪的事。

但是冷靜地想想以後,我又很快原諒了他。

我也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心理,可能是一種憐憫吧,想想老柯都年過半了,還遠離家鄉獨自一人在外打拼,為的是供兩個孩子唸書,所以對他這種癖好,我故作不知,有時候甚至還故意穿很短的裙子讓他指揮我倒車,故意倒得很慢,讓他有充足的時間來偷窺我裙底的春光。

當然,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丈夫的婚外情,為此我還深深自責過,覺得自己在某種程度上背叛了他。

其實我並沒有資格去指責丈夫的婚外情,我自己也在婚內出過軌,跟兒子的小學班任,儘管只持續了一個月,上過三次床,而且都不是我動的。

現在仔細想想,可能正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歷,在我離婚以後,跟老柯的這種關係才會覺得無所謂了吧。

除了每次替我指揮倒車趁機偷窺我的裙底,我還發現了老柯的一個習慣,經常在我們家的陽台底下往我們家張望。

他巡邏的時候經過我們家樓下都是稍微停留一下,然後快速地往上看幾眼就又繼續往前走了,有一次週末的時候我正好在家,他走過來的時候站在了我們家樓下靠圍牆的樹底下,看起來像是在抽煙,但他不停地向上張望著,我轉眼瞟了瞟我們家陽台,一下子明白了,今天下著小雨,天氣很潮濕,陽台上的晾衣架上掛著我一黑一白兩條小丁字褲,薄薄的透明蕾絲被時有時無的風吹著微微飄動著。

他是不是在幻想這兩條小丁字褲包在我下身是怎麼樣的感覺?窄小的布料保不住我那肥厚的陰唇?熟女特有的茂密而雜亂無章的恥毛從邊緣鑽出來?細細的帶子深陷在我豐滿渾圓的臀瓣中間?又或者在想平時看起來那麼文靜端莊的女教師裙子下穿的是這麼風騷的內褲?我當時隔著窗簾看著站在樓下的老柯,感到渾身有點燥熱,一隻手忍不住搭在了小腹上輕輕撫摸著。

從那以後,這就成了我和老柯之間的一種挑逗的遊戲,以往我的貼身衣物都是晾在衛生間的氣窗前,現在則毫無顧忌地掛到了陽台上,每天不同款式的蕾絲內褲,鏤空的,繫帶的,尤其是那些又窄又小的丁字褲,各種顏色的絲襪,在陽台上隨著微風飄來蕩去的,成了老柯眼裡一道最誘惑的風景。

試想老柯指揮倒車的時候看見我穿著一條黑色的小內褲,晚上這條內褲就會被洗了晾在陽台上讓他看個夠,箇中滋味恐怕只有他才能體會得到吧。

一個是長期跟妻子兩地分居的男人,一個是跟丈夫久已無夫妻之實的離婚女人,乾柴烈火用來形容我們之間的狀態實在再貼切不過了。

我不知道老柯平時是怎麼解決性需求的,以他的為人,我猜想他應該是不會出去嫖妓的,但是他和愛人一年也就過年家的時候有機會見一次面啊,後來在他的小房間裡,我看到一個男性用的自慰器,也就是俗稱的飛機杯,這應該就是他解決生理問題的途徑吧。

老柯也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我覺察了他的那些小把戲,但我故意裝作不知道,而且一切如常,他雖有想法,但那時候我和前夫尚未離婚,他是不敢有任何實際行動的。

我們之間的擦邊球一直持續到了6月中旬。

已經進入酷夏,天氣一天比一天熱,那天家裡的飲水機徹底罷工了,用了五年的機子早已經過了保修期,我也懶得叫人來修了,直接在京東上訂了一台新的。

機子當天就送來了,但是送貨員只把機子送到了樓下,說飲水機不屬於大件商品,不負責送到家門口,而且不等我投訴就開車走了,更不巧的是我們這個單元的電梯正在維護,我站在樓道口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老柯巡邏正好經過,二話不說就扛起飲水機往樓梯上走。

大熱天的37、8度,把飲水機扛上四樓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老柯的衣服前後都被汗水打濕了,滿頭大汗的,我開了空調讓他休息一下,他問我飲水機裝在哪裡,然後又拆開包裝紙箱替我裝好了,當我遞給他一杯水的時候他咕咚咕咚地一口喝光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你看你這一身汗,要不,你去洗個澡吧?我知道你那沒衛生間,洗個澡要跑老遠。

我故作輕描淡寫地說,但是感覺自己的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這……方便嗎?老柯明顯有點意外,但是我也看到他的眼角抽動了一下。

有啥不方便的,鄰居又不知道。

我轉眼看著已經關上的大門,剛才一路上來,也沒遇到別人。

老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呵呵地乾笑了幾聲。

我去給你拿條毛巾。

我臥室取了條新的毛巾遞給了他。

老柯也沒有繼續推辭,我聞見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汗餿味,估計也是真熱得夠嗆。

在老柯洗澡的當兒,我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有拿著飲水機的說明書翻看著。

還不到五分鐘,衛生間裡的水聲就停止了,我聽見打開門的聲音。

你這麼快就……我轉過身剛說了半句話就呆住了。

老柯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地站在衛生間門口,我看見他那精瘦結實的肌肉,肚子上沒有一絲贅肉,隱約可見幾塊腹肌,小腹下一大片茂盛雜亂的倒三角,最讓我吃驚的是這片毛髮之下聳立著暗紅色的肉棒,已然高高挺起。

儘管我預想過今天可能會發生些什麼,但是我沒想到會來得那麼直接,如果有錄像,我一定想看看當時我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我估計當時像定格一樣持續了有五到六秒,我才如夢初醒一般本能地轉身想往臥室裡逃去。

但是我才跑了幾步,老柯就在後面抱住了我。

雖然這太像一出老套的港台三級片的橋段,但是它就這樣真實地發生了。

我記得老柯的動作直接而果斷,一隻手在上面伸進我連衣裙的領口隔著文胸抓住了我一隻乳房,另一隻手則在下面撩起了我的裙擺,露出我裹著褲襪的豐臀,我穿的是一雙寶娜斯的2D的超薄肉絲,玫紅色的內褲清晰地顯露在褲襪裡面,老柯的手用力地捏著我略為有些下垂的臀肉。

我覺得一個正常的女人這時候應該會呼喊,但是我並沒有,至始至終到這一步,我和老柯都沒有說一句話。

我聽見老柯那粗重的喘息聲,我覺得那就是一種野獸才會發出來的聲音。

老柯抓住我腰間的褲襪襪口連同內褲一起往下拉,我沒想到會這麼快,看著客廳那還打開一半的陽台玻璃門,風把薄紗落地窗簾吹得飄了起來。

別……我擔心地盯著陽台。

老柯循著我的視線,明白了我的擔憂,推著我走進了臥室,讓我雙手撐在了那張原本屬於我和前夫的大床上,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還沒來得及讓我有半分猶豫,一根熱乎乎的又堅挺無比的物體從我股間刺入,這熟悉但又陌生的感覺已經有大半年沒體會過了,從我跟丈夫冷戰分居到離婚,已有八個月之久。

我像是剛剛醒覺了什麼,往後用手推著老柯的小腹。

床頭櫃,我慌亂地說,去拿個套。

老柯很配,抽離了他的男根,走到床頭櫃前打開翻找了一下,那裡有我和前夫還沒用完的一盒岡本避孕套。

穿戴停當之後,老柯再度到我身後,看見我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他肆無忌憚地將我的裙擺從容地掀了起來,又扒拉著我連衣裙的肩帶,先是左手,再到右手,我機械地讓他將連衣裙完全脫掉,然後是文胸,跟著是脫了一半的褲襪和內褲,最後是腳上的高跟鞋,直到我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滾燙的堅挺再度進入我的身體,我把頭壓得很低,直到自己的臉貼在了床褥上。

老柯急促地喘息著,雙手抓住了我沈甸甸的向下懸垂著的36D的乳房,隨著他抽送的節奏一前一後地晃蕩著。

說實話,我並不確定當時我是不是生理上獲得了快感,我只知道過程很短,可能只有三分鐘或者四分鐘,我就高潮了,老柯幾乎緊跟著發出一陣瀕死般的抽搐,他的身體重重地壓在我背上,我們兩人一起癱倒在寬大的床上。

緊跟著發生的事情讓我哭笑不得,老柯從我身上爬起來後撲通一聲跪在了我的身前。

對不起,對不起,唐老師,我太衝動了。

他的聲音甚至有點顫抖。

別說了,你趕緊走吧。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局面,扯過床上的空調被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

老柯在客廳胡亂地穿著他的衣物,我裹著被子走到臥室門口,我們四目相對,我趕緊低下了頭,看著地,用低低的聲音說:小心點,別讓鄰居看見。

老柯走了有一會我的思維才恢復正常,我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我開始有點不相信自己跟小的物業班長發生了這種關係,直到我在臥室的地上看到那只皺巴巴的避孕套,前端那滿滿的一管白濁的液體,這男人是壓抑了多久?我隱約有點後悔,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報復了前夫的滿足感。

之後的幾天,我和老柯一切如常,彷彿什麼事情都未發生一樣,加上單位裡正好也事情多,忙了整整一個星期,早出晚歸的跟老柯也很少有接觸,也避免了我們之間的尷尬。

週末加完班我星期一是補休,那天下午剛過四點,我午覺睡醒了賴著不想起床,外邊掛了38度的高溫橙色預警呢,空調吹得正舒服卻突然一下子停電了,我開門看了看樓道裡路燈還亮著,只是我家裡斷了電。

給小物業打了電話以後,我才想起來上門檢查維修的一定是老柯,因為小裡只有他一個電工。

距離上次送飲水機正好一個星期,我不由得想起來當天的一些細節,莫名的有種既害怕又期待的躁動,還在胡思亂想的當兒敲門聲就響起了,來的果然是老柯。

只是簡單的保險絲熔斷,老柯麻利地換上了新的,樓道裡靜悄悄的,對門的業把房子租出去了,住著個公司白領,這會早就上班去了,我說進來喝杯水吧。

老柯進了門,看著我身上那條粉色的居家小睡裙,我當時是很為自己害臊的,明知道電工上門也不換身衣服,可不就是期待著發生什麼嗎,粉色的真絲面料下沒有戴文胸,隱約可見兩個沈甸甸的乳房輪廓,兩粒碩大的草莓清晰凸現著,下面黑色的內褲更是若隱若現的。

老柯最後沒有喝水而是上了我家臥室的床……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就不再那麼遮遮掩掩了,說實話如果單純為了解決生理需求,我的選擇有很多,甚至還有不少優秀的單身男士,我選擇老柯是為什麼呢,我也自己問自己,也許就是我純粹地想犯賤,並不是想貶低老柯,但是我跟他之間的身份差距真的是很大,正因為這樣,每一次跟他做愛的時候,我都有種懲罰了前夫的快感。

四十歲的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心懷怨恨的女人。

老柯的精力似乎遠比同齡人旺盛,這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不過可能是跟他當過兵有關係吧,從6月中開始才不到一個月時間,我們做愛的次數不下2次,這幾乎相當於我跟前夫半年的頻率。

有幾次他晚上2點下了班溜上我家來,我們做完愛之後他又偷偷溜自己的配電房去,早上我去上班前他居然又上來了,後來我覺得這樣太冒險了,萬一哪天對門的鄰居早起撞上了呢,於是變成我提早一個小時出門,去取車的時候趁機溜進他住的配電房裡,那個位置正好也是監控的死角,往往我進門的時候他都是赤身裸體地等著了,三下五除二地把我也剝得精光,就在他那狹窄的上下鋪倉促地交歡。

最大膽的一次是在地下車庫,就在我的車子上,那是我的第一次車震,那天晚上是週末,我參加高中同學聚會來,喝了點酒,本來我的酒量就不是很大,頭有點暈暈的,所以是一個高中時期的男同學替我把車開來的,他替我把車子倒進了車位裡,這個男同學跟我道別的時候被老柯看見了,男同學離開以後,我坐在車裡休息,老柯出去轉了一圈,來的時候我鎖好車正準備上樓。

那男的誰呀?老柯問。

我當時沒注意老柯的語氣有點不快,就隨口了一句:新談的對象唄。

這麼快就又搭上別人了。

老柯一邊說一邊拽住了我的手。

我這時才意識到了老柯的反常,我用力掙了幾下,沒有甩脫他的手,那時候是晚上差不多點半,地下車庫裡靜悄悄的,我不敢大聲聲張,老柯趁機把我抱進了懷裡,一邊開始親我。

瘋了你,這地方有人來會看到。

我用力推了他幾下。

這個點哪還有人來,你穿成這樣,還喝了酒,勾漢子去了吧?老柯不滿地嘀咕著,上下打量著我,我身上穿了條小碎花的吊帶連衣裙,裙子有點短,剛過大腿中段,腿上穿了黑色的絲襪,腳上是一雙朱紅色的高跟鞋。

哪有,我們高中同學聚會呢。

我意識到老柯有點失控,想安撫一下他的情緒。

聚會是假,約炮是真吧,如果剛才沒碰到我,那個男同學是不是就帶上樓去了?瘋了你,我累了,要家了。

我用力推了推老柯,想擺脫他,要是不想跟他在這種地方糾纏太久,說不定有哪個晚歸的車會看到呢。

老柯的勁很大,反而把我控制得更緊了,讓我意想不到的還在後面,他抓住我連衣裙的兩邊肩帶往下一扯,一直擼到了我的小臂下面,這樣一來我的上半身就裸露了出來,裡面是一副半杯的黑色蕾絲文胸,幾乎包不住的豐乳劇烈地晃蕩著。

我下意識地護住了胸部,老柯又趁機抓住我的裙擺往上一掀,我一雙被黑絲包裹著的長腿就完全露了出來,他伸手胡亂摸著我繃得緊緊的絲臀。

老柯,幹嘛呀你。

我更強烈地扭著腰,想掙脫。

你說我幹嘛,你今晚不就想找男人來一炮嗎?老柯惡狠狠地說道。

這種高中同學聚會大家都懂的,那個情竇初開的年紀,多多少少對異性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雖然畢業以後各奔東西,如今各自都成家立室了,在會上都歷練得圓滑成熟,多年以後聚在一起,各自的配偶都不在場,總有放了膽子把當年不敢說的話藉著酒意說出來的,高中時代我可是班花,聚會上當然也有幾個男同學跟我說著些曖昧的話,女人到底是虛榮心強,被異性追捧著,表面不動聲色,心裡卻是暗流湧動的。

老柯說的雖是氣話,但是我仔細想,當時只要我稍加暗示,這個男同學多半也就送我上樓了,接下來的自然不言而喻,畢竟高中時代的班花,這個男同學當年對我也是有意思的,只是當時我沒有接受任何一個男生的追求,大學時代才談的戀愛,但男人總會對年輕時想要而未得到的東西耿耿於懷吧?老柯把我推到我的車子邊上,靠近牆壁那一側,從外面是看不見這裡的,撕拉一下就把我的褲襪往下扯到了大腿下面,也不知道是我酒意上頭,還是別的什麼原因,或許在同學聚會上被那些男同學用曖昧的言語挑逗過了吧,我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內褲居然有些濡濕。

對老柯的粗暴我也沒有表示出特別抗拒。

老柯扯著我的內褲連同褲襪的一邊往下褪到腳踝的位置,我猶豫了一下,還是配的把腳抬了起來,讓他把褲襪和內褲從一邊腳上脫掉了,掛在另一邊腳踝上。

我聽見拉拉鏈的聲音,轉臉看見老柯從褲襠裡掏出了他的傢夥,已經硬邦邦的向上翹著。

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雙手扶在了自己車子的尾箱蓋上,低著頭,老柯的東西從後面一下子插了進來。

我啊的叫了一聲,他很用力,但我的陰道並不乾澀,所以老柯沒有費多大勁就進到了最裡面。

因為身高的關係,我米7,老柯才米63左右,再加上我穿著高跟鞋,這種姿勢是挺彆扭的,我雖然已經盡量俯著身,他還是要踮著腳尖。

在這種地方倉促地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我們的精神都高度緊張,這也促使我們的腎上腺素分泌得更加強烈,再加上這時候我的酒意已經完全上來了,哪裡顧得上這種近乎野的行徑有多麼的羞恥。

你說剛才那個男同學要是知道已經到了嘴邊的肥肉,被一個保安捷足先登了,會不會活活氣死?老柯放肆地說著,狠狠地挺著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今晚尤其堅挺,以至於我那濕滑的壁腔被強烈地摩擦著,讓我酥麻不已。

我在生理上是愉悅的,這讓起初因為老柯的霸道而引起的些許不快頓時煙消雲散了。

盡說些瘋話,嗯……我低著頭,淩亂的秀髮垂在臉頰兩側。

已經是夜深,男女之間貼的器官發出的聲音顯得格外淫靡和刺耳,我感覺有點羞恥,雙手費勁地撐著車尾箱蓋,以控制身體的平衡,迎接著老柯那迅猛的衝擊,豐滿的肥臀在老柯的腰胯撞擊下有彈性地顫動著。

老柯雙手從我的腰上移上來,隔著黑色的文胸用力地抓揉著我那沈甸甸的豐乳,這樣彷彿還不過癮,他又把文胸往下捋了捋,讓我的雙乳完全露出來,用手指撚動著我的兩粒乳頭,他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好幾次把我的身體頂得升了起來,我不得不盡量大地岔開大腿,腳尖在高跟鞋裡踮了起來。

啊……老柯……不要停……我要到了。

我不知廉恥地呻吟出來。

在此期間,遠處有輛晚歸的車子從地下車庫裡駛過,雖然離我們很遠,但是車子的燈光射過來還是讓我們嚇了一跳,在高度緊張的狀態下,老柯很快就一洩如注。

滾燙的液體順著我的私處流了出來,淌到了大腿根部。

我們快速地分開,各自整理衣物,我嫌麻煩,也沒有把脫了半截的褲襪和內褲重新穿上,性完全脫掉了往手袋裡一塞,遠處剛停好的車子下來兩個人,站在車子邊上拿東西,絲毫沒有注意到角落裡一對男女剛結束了肉戲。

你膽子忒大了。

我用力在老柯的胸膛上推了一下,一邊把褪到腰上的連衣裙肩帶拉了上來。

沒辦法,每次跟你在一起,我總是失去理智。

老柯壞笑說。

我也沒再跟他多說什麼,拎著手袋快速地走進了上樓的樓梯間,手袋裡的手機有三個未接來電,是剛才送我來的男同學打的,估計那會我和老柯正打得火熱呢,他還發了一條微信,問我到家了沒有,沒事吧?我心裡不由得一暖,但隨之又泛起一絲愧疚。

【未完待續】

作者:唐晶【一】結束婚姻轉眼已經半年了,我已經漸漸從一種麻木的狀態中慢慢走了出來,畢竟這是一段維持了十年的婚姻,我還住在舊的房子裡,前夫在劃分財產的時候慷慨地將房子和車子留給了我,用他的話說,在我和他之間,他做生意賺錢來得更容易,而我是個拿死工資的公務員,經濟壓力比他更大。

我並不感激他,因為離婚後只過了一個月,他就跟那個女人領了結婚證,給我們的孩子找了個後媽。

離婚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儘管我和前夫都低調處理,這個消息還是通過某種途徑傳到了單位同事那裡,幸虧我人緣好,同事們要麼故作不知,要麼友善地安慰我,總之並沒有給我造成太大的困擾。

生活還是要繼續,只是我每天的生活變得更簡單了,完全變成了單位和家裡兩點一線,只有週末的時候會去逛下超市,上美容院做皮膚保養,為了讓兒子盡快適應,我和前夫約定一個月只讓兒子跟我生活一天。

離婚以後,幾個閨蜜就一直給我張羅著介紹對象,說這事不能耽擱,出於禮貌我也出去赴過幾次約,有小我三歲未婚的大齡青年,有離過婚的單身男士,其中有幾個條件不錯的,對我也很滿意的,但是我對於感情像是有了一種戒意,或者說是一種恐懼,覺得自己目前並不想急於走進另一段固定的關係當中去,於是我委婉地拒絕了這些男人。

但是卻有個男人跟我的關係變得微妙起來。

老柯是小物業管理的班長,海南人,應該有5歲了吧,從武警部隊退伍來,老婆在老家務農,他一個人從海南來到這個城市打工,有兩個孩子,兒子在念大學,女兒讀高三,所以他還兼職小的電工,打兩份工一個月能掙5塊左右,住在小地下車庫的配電房裡,物業公司象徵性地每個月收一塊房租和水電費。

老柯看上去是那種老實厚道的人,工作認真負責又熱心助人,所以小裡的業對他都讚譽有加,像我們家有幾次電路老化跳閘,打個電話他就馬上上門給解決了,遇到誰搬重物家,只要他遇到了,肯定幫你送上樓去。

老柯跟我關係熟絡是因為停車的問題。

當初為了省錢,我們家的車位選了最靠邊的小車位,每次停車都要費勁地先掉個頭,再慢慢地用車屁股倒進去,我開車的技術還行,就是倒車入庫一直不太熟練,老柯居住的配電房正好就在我們家車位後面,每次我下班家停車的時候,他差不多都是在門口支著電磁爐做飯,看見我倒車磕磕蹭蹭的,他總是熱心地過來替我指揮,這幾乎成了我們之間一種雷打不動的習慣,如果哪一次碰巧他有事沒在邊上替我指揮,我都覺得心裡不踏實。

我記不得是什麼時候發現他的小癖好的了,夏天的時候吧,我倒車的時候一般都把駕駛座這一側的車窗搖下來,方便老柯指揮,他一般都站在我車窗的邊上俯著身口述指令,打左邊,別動,繼續走,一下方向,往右邊再打一點點,諸如此類的,簡單而直接,比那些左右比劃著手勢的要直觀。

女人穿著裙子開車,只要不是長裙,坐在駕駛座上裙筒必然是縮上去的,加上沒有防備的時候,雙腿有時候叉的很開,只要有一個適的角度……這是我偶然一次模仿老柯,指揮學校裡一個女老師倒車的時候發現的,當時我站的位置就跟老柯平時指揮我一樣,女老師穿著一條短裙,隨著她的車子不斷後移,我看見坐在駕駛座上的她那兩條雪白的大腿越露越多,當她幾乎要成功入庫的時候,裙筒裡大腿根部一抹紅色三角清晰可見,脹鼓鼓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老柯,他永遠都站在同一個位置,那豈不是……後來在老柯指揮我倒車的時候,我留了個心眼,悄悄地觀察了幾次,果然印證了我的猜測,一開始我是有些惱怒的,沒想到看上去老實厚道的老柯也會做這種齷齪的事。

但是冷靜地想想以後,我又很快原諒了他。

我也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心理,可能是一種憐憫吧,想想老柯都年過半了,還遠離家鄉獨自一人在外打拼,為的是供兩個孩子唸書,所以對他這種癖好,我故作不知,有時候甚至還故意穿很短的裙子讓他指揮我倒車,故意倒得很慢,讓他有充足的時間來偷窺我裙底的春光。

當然,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丈夫的婚外情,為此我還深深自責過,覺得自己在某種程度上背叛了他。

其實我並沒有資格去指責丈夫的婚外情,我自己也在婚內出過軌,跟兒子的小學班任,儘管只持續了一個月,上過三次床,而且都不是我動的。

現在仔細想想,可能正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歷,在我離婚以後,跟老柯的這種關係才會覺得無所謂了吧。

除了每次替我指揮倒車趁機偷窺我的裙底,我還發現了老柯的一個習慣,經常在我們家的陽台底下往我們家張望。

他巡邏的時候經過我們家樓下都是稍微停留一下,然後快速地往上看幾眼就又繼續往前走了,有一次週末的時候我正好在家,他走過來的時候站在了我們家樓下靠圍牆的樹底下,看起來像是在抽煙,但他不停地向上張望著,我轉眼瞟了瞟我們家陽台,一下子明白了,今天下著小雨,天氣很潮濕,陽台上的晾衣架上掛著我一黑一白兩條小丁字褲,薄薄的透明蕾絲被時有時無的風吹著微微飄動著。

他是不是在幻想這兩條小丁字褲包在我下身是怎麼樣的感覺?窄小的布料保不住我那肥厚的陰唇?熟女特有的茂密而雜亂無章的恥毛從邊緣鑽出來?細細的帶子深陷在我豐滿渾圓的臀瓣中間?又或者在想平時看起來那麼文靜端莊的女教師裙子下穿的是這麼風騷的內褲?我當時隔著窗簾看著站在樓下的老柯,感到渾身有點燥熱,一隻手忍不住搭在了小腹上輕輕撫摸著。

從那以後,這就成了我和老柯之間的一種挑逗的遊戲,以往我的貼身衣物都是晾在衛生間的氣窗前,現在則毫無顧忌地掛到了陽台上,每天不同款式的蕾絲內褲,鏤空的,繫帶的,尤其是那些又窄又小的丁字褲,各種顏色的絲襪,在陽台上隨著微風飄來蕩去的,成了老柯眼裡一道最誘惑的風景。

試想老柯指揮倒車的時候看見我穿著一條黑色的小內褲,晚上這條內褲就會被洗了晾在陽台上讓他看個夠,箇中滋味恐怕只有他才能體會得到吧。

一個是長期跟妻子兩地分居的男人,一個是跟丈夫久已無夫妻之實的離婚女人,乾柴烈火用來形容我們之間的狀態實在再貼切不過了。

我不知道老柯平時是怎麼解決性需求的,以他的為人,我猜想他應該是不會出去嫖妓的,但是他和愛人一年也就過年家的時候有機會見一次面啊,後來在他的小房間裡,我看到一個男性用的自慰器,也就是俗稱的飛機杯,這應該就是他解決生理問題的途徑吧。

老柯也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我覺察了他的那些小把戲,但我故意裝作不知道,而且一切如常,他雖有想法,但那時候我和前夫尚未離婚,他是不敢有任何實際行動的。

我們之間的擦邊球一直持續到了6月中旬。

已經進入酷夏,天氣一天比一天熱,那天家裡的飲水機徹底罷工了,用了五年的機子早已經過了保修期,我也懶得叫人來修了,直接在京東上訂了一台新的。

機子當天就送來了,但是送貨員只把機子送到了樓下,說飲水機不屬於大件商品,不負責送到家門口,而且不等我投訴就開車走了,更不巧的是我們這個單元的電梯正在維護,我站在樓道口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老柯巡邏正好經過,二話不說就扛起飲水機往樓梯上走。

大熱天的37、8度,把飲水機扛上四樓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老柯的衣服前後都被汗水打濕了,滿頭大汗的,我開了空調讓他休息一下,他問我飲水機裝在哪裡,然後又拆開包裝紙箱替我裝好了,當我遞給他一杯水的時候他咕咚咕咚地一口喝光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你看你這一身汗,要不,你去洗個澡吧?我知道你那沒衛生間,洗個澡要跑老遠。

我故作輕描淡寫地說,但是感覺自己的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這……方便嗎?老柯明顯有點意外,但是我也看到他的眼角抽動了一下。

有啥不方便的,鄰居又不知道。

我轉眼看著已經關上的大門,剛才一路上來,也沒遇到別人。

老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呵呵地乾笑了幾聲。

我去給你拿條毛巾。

我臥室取了條新的毛巾遞給了他。

老柯也沒有繼續推辭,我聞見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汗餿味,估計也是真熱得夠嗆。

在老柯洗澡的當兒,我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有拿著飲水機的說明書翻看著。

還不到五分鐘,衛生間裡的水聲就停止了,我聽見打開門的聲音。

你這麼快就……我轉過身剛說了半句話就呆住了。

老柯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地站在衛生間門口,我看見他那精瘦結實的肌肉,肚子上沒有一絲贅肉,隱約可見幾塊腹肌,小腹下一大片茂盛雜亂的倒三角,最讓我吃驚的是這片毛髮之下聳立著暗紅色的肉棒,已然高高挺起。

儘管我預想過今天可能會發生些什麼,但是我沒想到會來得那麼直接,如果有錄像,我一定想看看當時我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我估計當時像定格一樣持續了有五到六秒,我才如夢初醒一般本能地轉身想往臥室裡逃去。

但是我才跑了幾步,老柯就在後面抱住了我。

雖然這太像一出老套的港台三級片的橋段,但是它就這樣真實地發生了。

我記得老柯的動作直接而果斷,一隻手在上面伸進我連衣裙的領口隔著文胸抓住了我一隻乳房,另一隻手則在下面撩起了我的裙擺,露出我裹著褲襪的豐臀,我穿的是一雙寶娜斯的2D的超薄肉絲,玫紅色的內褲清晰地顯露在褲襪裡面,老柯的手用力地捏著我略為有些下垂的臀肉。

我覺得一個正常的女人這時候應該會呼喊,但是我並沒有,至始至終到這一步,我和老柯都沒有說一句話。

我聽見老柯那粗重的喘息聲,我覺得那就是一種野獸才會發出來的聲音。

老柯抓住我腰間的褲襪襪口連同內褲一起往下拉,我沒想到會這麼快,看著客廳那還打開一半的陽台玻璃門,風把薄紗落地窗簾吹得飄了起來。

別……我擔心地盯著陽台。

老柯循著我的視線,明白了我的擔憂,推著我走進了臥室,讓我雙手撐在了那張原本屬於我和前夫的大床上,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還沒來得及讓我有半分猶豫,一根熱乎乎的又堅挺無比的物體從我股間刺入,這熟悉但又陌生的感覺已經有大半年沒體會過了,從我跟丈夫冷戰分居到離婚,已有八個月之久。

我像是剛剛醒覺了什麼,往後用手推著老柯的小腹。

床頭櫃,我慌亂地說,去拿個套。

老柯很配,抽離了他的男根,走到床頭櫃前打開翻找了一下,那裡有我和前夫還沒用完的一盒岡本避孕套。

穿戴停當之後,老柯再度到我身後,看見我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他肆無忌憚地將我的裙擺從容地掀了起來,又扒拉著我連衣裙的肩帶,先是左手,再到右手,我機械地讓他將連衣裙完全脫掉,然後是文胸,跟著是脫了一半的褲襪和內褲,最後是腳上的高跟鞋,直到我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滾燙的堅挺再度進入我的身體,我把頭壓得很低,直到自己的臉貼在了床褥上。

老柯急促地喘息著,雙手抓住了我沈甸甸的向下懸垂著的36D的乳房,隨著他抽送的節奏一前一後地晃蕩著。

說實話,我並不確定當時我是不是生理上獲得了快感,我只知道過程很短,可能只有三分鐘或者四分鐘,我就高潮了,老柯幾乎緊跟著發出一陣瀕死般的抽搐,他的身體重重地壓在我背上,我們兩人一起癱倒在寬大的床上。

緊跟著發生的事情讓我哭笑不得,老柯從我身上爬起來後撲通一聲跪在了我的身前。

對不起,對不起,唐老師,我太衝動了。

他的聲音甚至有點顫抖。

別說了,你趕緊走吧。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局面,扯過床上的空調被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

老柯在客廳胡亂地穿著他的衣物,我裹著被子走到臥室門口,我們四目相對,我趕緊低下了頭,看著地,用低低的聲音說:小心點,別讓鄰居看見。

老柯走了有一會我的思維才恢復正常,我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我開始有點不相信自己跟小的物業班長發生了這種關係,直到我在臥室的地上看到那只皺巴巴的避孕套,前端那滿滿的一管白濁的液體,這男人是壓抑了多久?我隱約有點後悔,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報復了前夫的滿足感。

之後的幾天,我和老柯一切如常,彷彿什麼事情都未發生一樣,加上單位裡正好也事情多,忙了整整一個星期,早出晚歸的跟老柯也很少有接觸,也避免了我們之間的尷尬。

週末加完班我星期一是補休,那天下午剛過四點,我午覺睡醒了賴著不想起床,外邊掛了38度的高溫橙色預警呢,空調吹得正舒服卻突然一下子停電了,我開門看了看樓道裡路燈還亮著,只是我家裡斷了電。

給小物業打了電話以後,我才想起來上門檢查維修的一定是老柯,因為小裡只有他一個電工。

距離上次送飲水機正好一個星期,我不由得想起來當天的一些細節,莫名的有種既害怕又期待的躁動,還在胡思亂想的當兒敲門聲就響起了,來的果然是老柯。

只是簡單的保險絲熔斷,老柯麻利地換上了新的,樓道裡靜悄悄的,對門的業把房子租出去了,住著個公司白領,這會早就上班去了,我說進來喝杯水吧。

老柯進了門,看著我身上那條粉色的居家小睡裙,我當時是很為自己害臊的,明知道電工上門也不換身衣服,可不就是期待著發生什麼嗎,粉色的真絲面料下沒有戴文胸,隱約可見兩個沈甸甸的乳房輪廓,兩粒碩大的草莓清晰凸現著,下面黑色的內褲更是若隱若現的。

老柯最後沒有喝水而是上了我家臥室的床……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就不再那麼遮遮掩掩了,說實話如果單純為了解決生理需求,我的選擇有很多,甚至還有不少優秀的單身男士,我選擇老柯是為什麼呢,我也自己問自己,也許就是我純粹地想犯賤,並不是想貶低老柯,但是我跟他之間的身份差距真的是很大,正因為這樣,每一次跟他做愛的時候,我都有種懲罰了前夫的快感。

四十歲的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心懷怨恨的女人。

老柯的精力似乎遠比同齡人旺盛,這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不過可能是跟他當過兵有關係吧,從6月中開始才不到一個月時間,我們做愛的次數不下2次,這幾乎相當於我跟前夫半年的頻率。

有幾次他晚上2點下了班溜上我家來,我們做完愛之後他又偷偷溜自己的配電房去,早上我去上班前他居然又上來了,後來我覺得這樣太冒險了,萬一哪天對門的鄰居早起撞上了呢,於是變成我提早一個小時出門,去取車的時候趁機溜進他住的配電房裡,那個位置正好也是監控的死角,往往我進門的時候他都是赤身裸體地等著了,三下五除二地把我也剝得精光,就在他那狹窄的上下鋪倉促地交歡。

最大膽的一次是在地下車庫,就在我的車子上,那是我的第一次車震,那天晚上是週末,我參加高中同學聚會來,喝了點酒,本來我的酒量就不是很大,頭有點暈暈的,所以是一個高中時期的男同學替我把車開來的,他替我把車子倒進了車位裡,這個男同學跟我道別的時候被老柯看見了,男同學離開以後,我坐在車裡休息,老柯出去轉了一圈,來的時候我鎖好車正準備上樓。

那男的誰呀?老柯問。

我當時沒注意老柯的語氣有點不快,就隨口了一句:新談的對象唄。

這麼快就又搭上別人了。

老柯一邊說一邊拽住了我的手。

我這時才意識到了老柯的反常,我用力掙了幾下,沒有甩脫他的手,那時候是晚上差不多點半,地下車庫裡靜悄悄的,我不敢大聲聲張,老柯趁機把我抱進了懷裡,一邊開始親我。

瘋了你,這地方有人來會看到。

我用力推了他幾下。

這個點哪還有人來,你穿成這樣,還喝了酒,勾漢子去了吧?老柯不滿地嘀咕著,上下打量著我,我身上穿了條小碎花的吊帶連衣裙,裙子有點短,剛過大腿中段,腿上穿了黑色的絲襪,腳上是一雙朱紅色的高跟鞋。

哪有,我們高中同學聚會呢。

我意識到老柯有點失控,想安撫一下他的情緒。

聚會是假,約炮是真吧,如果剛才沒碰到我,那個男同學是不是就帶上樓去了?瘋了你,我累了,要家了。

我用力推了推老柯,想擺脫他,要是不想跟他在這種地方糾纏太久,說不定有哪個晚歸的車會看到呢。

老柯的勁很大,反而把我控制得更緊了,讓我意想不到的還在後面,他抓住我連衣裙的兩邊肩帶往下一扯,一直擼到了我的小臂下面,這樣一來我的上半身就裸露了出來,裡面是一副半杯的黑色蕾絲文胸,幾乎包不住的豐乳劇烈地晃蕩著。

我下意識地護住了胸部,老柯又趁機抓住我的裙擺往上一掀,我一雙被黑絲包裹著的長腿就完全露了出來,他伸手胡亂摸著我繃得緊緊的絲臀。

老柯,幹嘛呀你。

我更強烈地扭著腰,想掙脫。

你說我幹嘛,你今晚不就想找男人來一炮嗎?老柯惡狠狠地說道。

這種高中同學聚會大家都懂的,那個情竇初開的年紀,多多少少對異性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雖然畢業以後各奔東西,如今各自都成家立室了,在會上都歷練得圓滑成熟,多年以後聚在一起,各自的配偶都不在場,總有放了膽子把當年不敢說的話藉著酒意說出來的,高中時代我可是班花,聚會上當然也有幾個男同學跟我說著些曖昧的話,女人到底是虛榮心強,被異性追捧著,表面不動聲色,心裡卻是暗流湧動的。

老柯說的雖是氣話,但是我仔細想,當時只要我稍加暗示,這個男同學多半也就送我上樓了,接下來的自然不言而喻,畢竟高中時代的班花,這個男同學當年對我也是有意思的,只是當時我沒有接受任何一個男生的追求,大學時代才談的戀愛,但男人總會對年輕時想要而未得到的東西耿耿於懷吧?老柯把我推到我的車子邊上,靠近牆壁那一側,從外面是看不見這裡的,撕拉一下就把我的褲襪往下扯到了大腿下面,也不知道是我酒意上頭,還是別的什麼原因,或許在同學聚會上被那些男同學用曖昧的言語挑逗過了吧,我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內褲居然有些濡濕。

對老柯的粗暴我也沒有表示出特別抗拒。

老柯扯著我的內褲連同褲襪的一邊往下褪到腳踝的位置,我猶豫了一下,還是配的把腳抬了起來,讓他把褲襪和內褲從一邊腳上脫掉了,掛在另一邊腳踝上。

我聽見拉拉鏈的聲音,轉臉看見老柯從褲襠裡掏出了他的傢夥,已經硬邦邦的向上翹著。

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雙手扶在了自己車子的尾箱蓋上,低著頭,老柯的東西從後面一下子插了進來。

我啊的叫了一聲,他很用力,但我的陰道並不乾澀,所以老柯沒有費多大勁就進到了最裡面。

因為身高的關係,我米7,老柯才米63左右,再加上我穿著高跟鞋,這種姿勢是挺彆扭的,我雖然已經盡量俯著身,他還是要踮著腳尖。

在這種地方倉促地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我們的精神都高度緊張,這也促使我們的腎上腺素分泌得更加強烈,再加上這時候我的酒意已經完全上來了,哪裡顧得上這種近乎野的行徑有多麼的羞恥。

你說剛才那個男同學要是知道已經到了嘴邊的肥肉,被一個保安捷足先登了,會不會活活氣死?老柯放肆地說著,狠狠地挺著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今晚尤其堅挺,以至於我那濕滑的壁腔被強烈地摩擦著,讓我酥麻不已。

我在生理上是愉悅的,這讓起初因為老柯的霸道而引起的些許不快頓時煙消雲散了。

盡說些瘋話,嗯……我低著頭,淩亂的秀髮垂在臉頰兩側。

已經是夜深,男女之間貼的器官發出的聲音顯得格外淫靡和刺耳,我感覺有點羞恥,雙手費勁地撐著車尾箱蓋,以控制身體的平衡,迎接著老柯那迅猛的衝擊,豐滿的肥臀在老柯的腰胯撞擊下有彈性地顫動著。

老柯雙手從我的腰上移上來,隔著黑色的文胸用力地抓揉著我那沈甸甸的豐乳,這樣彷彿還不過癮,他又把文胸往下捋了捋,讓我的雙乳完全露出來,用手指撚動著我的兩粒乳頭,他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好幾次把我的身體頂得升了起來,我不得不盡量大地岔開大腿,腳尖在高跟鞋裡踮了起來。

啊……老柯……不要停……我要到了。

我不知廉恥地呻吟出來。

在此期間,遠處有輛晚歸的車子從地下車庫裡駛過,雖然離我們很遠,但是車子的燈光射過來還是讓我們嚇了一跳,在高度緊張的狀態下,老柯很快就一洩如注。

滾燙的液體順著我的私處流了出來,淌到了大腿根部。

我們快速地分開,各自整理衣物,我嫌麻煩,也沒有把脫了半截的褲襪和內褲重新穿上,性完全脫掉了往手袋裡一塞,遠處剛停好的車子下來兩個人,站在車子邊上拿東西,絲毫沒有注意到角落裡一對男女剛結束了肉戲。

你膽子忒大了。

我用力在老柯的胸膛上推了一下,一邊把褪到腰上的連衣裙肩帶拉了上來。

沒辦法,每次跟你在一起,我總是失去理智。

老柯壞笑說。

我也沒再跟他多說什麼,拎著手袋快速地走進了上樓的樓梯間,手袋裡的手機有三個未接來電,是剛才送我來的男同學打的,估計那會我和老柯正打得火熱呢,他還發了一條微信,問我到家了沒有,沒事吧?我心裡不由得一暖,但隨之又泛起一絲愧疚。

【未完待續】

文章評價: (23 票, 平均: 3.17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難忘的一段陌生的性愛
小雨和公公第一次
回憶
警察妹妹
已婚少婦性伴侶
一次露水情事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人妻狩獵
人肉榨汁機
我女友的女友
隨機文章:
熟母禁斷的肉奸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大叔,不要射我嘴裡 我和老婆小姨的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