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我和小雪結束了六年的愛情長跑,終於在XX大教堂舉行隆重的婚禮,親朋戚友都稱讚我們是對金童玉女,都紛紛投以慕的眼光,尤其是我父母和小雪的父母都樂在心中。他們以為我們是喜歡對方的樣貌、身裁和學識,但他們太膚淺了,我們愛對方早已升華到精神的領域裡──一個禁制的精神領域裡。

我們都是XX教徒,肉慾對我們來說是在婚前是絕對禁止的,事實上小雪也把她保存二十三年的貞操在新婚洞房時才奉獻給我。但漫長的青春期,我們和大家一樣,需要色慾的滋潤,我們靠的是電話──半夜躲在床上傾訴的電話,電話里我們偶偶細語的是一個個令人血脈賁張的禁制故事,而我們喜歡對方一個真正原因,就是這種精神上的滿足。

結婚像是解除套在我們精神上的枷鎖那樣,色慾不再是禁制的東西,而我決定把我們婚前的電話故事整理一下,留作日後紀念和回憶,也讓大家進入我們未婚前的禁制精神領域裡,共享樂趣。

有幾點先說明一下,當年故事的部份情節已經不能完整回憶起來,所以在整理的時候加鹽加醋是少不免的。整理的時候也不分先後次序,想到一個就寫一個吧。另外,這些只是電話里的故事,我們婚前的日常生活仍是很正常。

(第一篇故事)匿名愛慕者

那年我們讀大學二年級,那夜我們如常躲在棉被裡,用室內無線電話講著超現實的禁制故事。

「那個強姦犯昨天招供了,他說是因為他在姦淫那女孩的時候,那女孩尖叫起來,所以才把她捏死的。你今年有沒有看到報紙這一段新聞?」我低聲地說。

這種聲音其他人是聽不見的,只有電話對方的女友小雪才能聽到。

「嗯,真可憐。如果她沒叫起來的話可能就不會死。」小雪的聲音更低,她住在大學的臨時宿舍里,怕給別人聽見。

臨時宿舍是大學為一些沒法申請入住正式宿舍的學生臨時提供的住宿,不但租金貴三倍,而且因為不是正式宿舍,規章較松,經常有閑雜人出出入入,很多男女朋友喜歡住這裡,方便鬼混。

免費A片

小雪的家離校不遠,所以沒資格住宿舍,但她想有個地方可以專心讀書,所以才住這臨時宿舍,當然也方便我可以隨時去探望她。

夜深了,我心底那色慾又蠢蠢欲動,聽到小雪這樣說,我就開始逗她,說:「那你是說,如果有個男人來強姦你,你會不尖叫,任他魚肉嗎?」

「你好壞,這樣說你的女友┅┅」小雪有些嬌嗔,但我可以聽出她沒有惱怒我。

「不過,我想如果我真的給壞蛋強姦時,應該只會掙紮,不會尖叫,不然惹惱了他,真的會給他弄死,而且如果衣服給那人脫光,尖叫起來,別人跑進來,你女友全身上下都給其他人看光了。」

「你講個故事給我聽吧!」我聽到小雪這麽說,下體的肉棒都硬了起來,手掌有意無意地摸向那肉棒,希望平伏這種腫脹的痛苦:「我想起你給其他男人強奸就很興奮┅┅」

「好吧。嗯┅┅我就講個故事給你聽,包你聽完就能暢快打手槍!嘻!」小雪很俏皮地說:「你記得有個自稱愛慕我的人寫匿名信給我嗎?」

「記得。你長得漂亮,有人暗戀你我一點也不驚奇。」

「那好吧,我就講個關於匿名信那男人和我的故事給你聽┅┅」

*** *** *** *** ***

我的手顫抖地拿起那封匿名信,以下的署名又是那個「愛慕你的大男人」,這已經是第三封了,信裡面又是那種不堪入目的文字:

『┅┅那天你穿著短裙,從宿舍的樓梯上走下來,剛好我走上去,看到你那對誘人的秀腿。你他媽的穿這麽短的裙子,也不穿絲襪,讓兩條光光的長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下樓梯的時候還一跳一跳,我從下面看上去就能看到你的內褲,粉藍色的,有些圖案,是吧?

當我走近你的時候,才發現你上身緊身的T恤把你那美妙的身裁暴露無遺,兩個又圓又大的乳房不受限制地晃動著,你那及肩的秀髮飄散少女的幽香,你是用美詩洗髮露吧,我不會猜錯的!臭婊子,你知道我當時多麽想把你按倒在樓梯上,好好地干你幾遍嗎?

你想想,我那時就把你拖到樓梯邊,那裡有間垃圾房,平時不會有人來的,我把你扔到裡面,你跌在地上,短裙沒法遮住你的內褲,我就抓住你那兩條光滑的大腿,我把你的T恤撕開,狠狠地捏弄你的兩個大乳房,在你還在掙紮的時候我就脫下你的內褲,把你雙腿撐開。

你一定不能想像我的陽具有多大,嘿嘿,你一定會知道的,當我的陽具插進你的小穴里,你一定會感受到!

我抓住你雙腿,陽具在你小穴里進進出出,把你強姦了。你會給我奸得大叫起來,我就捏著你的脖子,不讓你叫出來,你還是要叫,我就捏死你,然後再來個奸屍。明天報紙上會寫著:大學校花被姦殺┅┅

哈哈┅┅即使你死了,我還是深深愛慕著你。

愛慕你的大男人敬上』

我看完這封匿名信,害怕得幾乎站不穩,呆坐在椅子上。害怕的不是那信里面猥褻的語言,而是他寫得很迫真,所有情形都描述得與現實一模一樣。最可怕的是那封匿名信是很整齊地放在我的抽屜里,那就是說,那男人已經來過我的宿舍。

收到那封匿名信之後,我沒再穿短裙,也不再穿緊身的T恤,而是全身都穿上松身的T恤和蓬布褲,不再讓驕人的身裁被別人看見,連頭髮也束起來,不再輕飄飄了。當然最失望的是男朋友,因為XX教徒的緣故,他每次都只能用眼睛欣賞我,不能動手動腳,現在我的衣服把自己包得密密實實,他確實少了不少樂趣。

過了兩個月,匿名信不再來了,看來我這種保守的打扮使他提不起興趣來。我的心也安定了不少,當然我還是不敢鬆懈,還是繼續這種保守的打扮,即使我在公用浴室洗完澡,我也會再穿上松身的T恤和蓬布褲,這種厚厚的質料,即使我裡面沒戴上胸罩,別人也看不出來。

半夜十二點半是睡覺的時候,原來熙來攘往的臨時宿舍開始靜下來。我洗完澡,手裡拿著換掉的衣服,進了宿舍里,打開衣櫃,把衣服扔在裡面的膠桶里,那收費洗衣機不便宜,我通常兩天才洗一次衣服才化算。

我把門鎖好,在那匿名信事件之後,我都特別小心門戶。我從衣櫃里拿出睡衣,對著鏡子準備換上,寬厚的T恤里我沒穿任何衣服,當然窗簾早已拉上,所以我交叉雙手把T恤拉上來。鏡子里我的小肚皮露了出來,很光滑很漂亮,我想我這樣的身裁可以去選世界小姐呢!

我的眼睛突然落在鏡里身後的床上,啊!有個男人竟然很從容地坐在床上,還對著我這邊微微笑。

我回過身來,很震驚地看著他,血液好像凝固那樣。

看樣子他至少有一百八十公釐,差不多一百公斤重,有點像世界拳王,還要惡形惡相,滿臉鬍子。

「我說過我會來姦淫你的!」那男人對我說:「小寶貝,快過來!」

我靠近門邊,心想只要伸手一開門就能逃出去,但我雙手雙腿不聽使喚,所以一個簡單的動作我卻做了很久,緊張的手轉不開那門,當我轉開時,那男人已經衝到我身邊,把門重新關上。

他把我正面抱起來,但我的雙手卻給他大力扭到背後,我痛苦地張開口,但不敢叫出來。那匿名信里描述說我一叫,他便會捏死我,我可不想這麽快死,還有個深愛我的男友呢!

我張開的小嘴巴變成他那張臭嘴的獵物,他的嘴唇壓在我的小嘴上親我的雙唇,舌頭還要弄進我的嘴裡,我當然合著牙齒,不讓他進去。但他只把我的手臂一扭,我不得不張開嘴巴,他的舌頭就像蛇那般鑽進我的嘴裡,逗弄我的舌頭,腥臭的唾液隨著那舌頭流進我的嘴裡,弄得我滿嘴都是,我只好咽了一些進去。

當他強吻了我之後,說:「果然是個漂亮的女孩,我們這麽親近,比那次在樓梯看到你更動人。」

我還要想哀求他放過我,但他已經把我狠力推向床,那種力量使我重重地跌坐在床上,雙腿垂在床邊。

「臭婊子,我說過會來強姦你,你還不自己留意一下!」

「我┅┅我有防範┅┅我已經穿厚衣了┅┅不再性感┅┅」我抖嗦地說。

「哼!你這個松誇誇的衣服不是更誘人嗎?」那男人壓向我,一隻大手把我雙手捏著,另一隻大手從我寬大的T恤下面伸進去,說:「你看,穿這種T恤是不是想給男人一下子伸手進去摸你的奶奶?」

「不是┅┅」

我還沒抗議的時候,他的粗手已經捏在我嬌嫩的乳房上,他可能說得對,我穿這種松身衣服,裡面還不戴乳罩,不就完全給他侵犯了嗎?他的手按在我的乳房上,用力地摸捏著,我想他那麽大力,我那兩個乳房都給他都捏得變形了。

我雖然覺得很疼痛,但還是不敢叫出來,只是張開口小聲發出「啊啊」聲。

幸好疼痛沒持續太久,因為他的大拇指按在我乳頭上,順時針那樣揉動著,我全身都趐麻了,一陣陣的快感從胸部傳到身體其他地方。他見我開始動情,就用力把我的乳頭捏下去。

「啊┅┅不要┅┅好痛┅┅」我小聲地叫著。

「臭婊子,我現在是要強姦你,不是給你舒服!」說完他那隻捏著我雙手的粗手放開了我,但抓著我的長秀髮,把我的頭向床上撞了幾下。我的床上有海綿床墊,不是太痛,但卻給他弄得昏昏糊糊。

他的手把我的頭抓起來,我看到他兩個可怕的大眼睛,充滿著血絲,像是喝醉了酒,他再次把厚厚的豬嘴壓向我,把我的嘴巴吻了又吻。他另一隻手玩厭了我的兩個乳房,便向下面摸去,把我那蓬布褲帶解開,拉開拉鏈,那褲子很松身的,稍微解開就很容易脫下去。

我模糊中知道他的意圖,想要掙紮,但嘴巴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而他的身體強壯得像個樹榦那般,把我壓得動彈不得,他那隻粗手順利伸進我的內褲里,經過我那柔和的陰毛地帶,到了我的陰戶口,粗糙的中指從我小穴的縫裡挖了進去。

我全身又再次顫抖起來,那種感覺很不好受,但現實上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兩條緊夾的大腿不能阻止他中指的前進,結果中指和食指都插進我的小穴里,還不停地挖動著,一陣陣不能控制的感覺使我全身都沒力。

他這時站起來,把我的內褲和蓬布褲都脫了下來,然後也脫下自己的褲子。我趁這時候想要掙紮坐起來。

「別動,臭婊子,別讓我動怒起來打死你!」他一邊脫下褲子,一邊握著巨大的拳頭在我面前晃一晃。我嚇得不敢動,看來他不是好應付的人。

我看到他那從內褲里拿出來的大肉棒,嚇得魂不附體,又粗又大,上面還要布滿著青筋,龜頭呈豬紅色,像個網球那般大小,肉棒毛茸茸的,好像幾天沒洗澡,散發出令人心的氣味。

「不要┅┅請你放過我┅┅我不漂亮┅┅」我哀求道,這時候除了哀求,別無他法。

「臭婊子,你是罪有應得!整天穿著性感衣服,明明叫我來干你嘛!」

他再次壓在我身上,把我兩條腿扯向兩邊,把我的小腰抱起來,使我整個陰阜挺起來向著他那粗大的龜頭,他那像熊那般的粗腰向我胯間壓來,然後一挺,硬生生把龜頭擠進我的小穴里。

「啊┅┅啊┅┅」我差一點大叫起來,那種撕裂的感覺使我臉都扭曲了,我感到一根熱熱的硬棒插進我的小穴里,這簡直是個少女的惡夢。小時候我對自己的小穴也有種恐懼,下面有個小洞洞,萬一給硬棒插進去,那會多麽可怕。現在這惡夢竟然發生了。

不過我不敢叫太大聲,壓在我身上這壞蛋可能是個殺人犯呢,如果我一叫,他一定會捏死我,他在信里說還要奸屍呢,多可怕!我雙手緊緊扯著床單,希望痛苦快點過去。

但痛苦沒有減輕,那男人的肉棒直向我小穴里插進來,我那處女膜沒法阻擋他的進攻,他再用力一挺,整根足足八寸長的肉棒便全插進我那未經人道的小穴里。我緊閉著眼睛,淚水從兩頰流了下來,但我還是咬著下唇,沒叫出來。

那男人在我身上抽插幾下,我的身體開始背叛我,一股令人興奮的快感傳遍全身,他那巨大的龜頭在我陰道里刮著,毛茸茸的陰毛刺在我的陰唇上,當他那肉棒抽出來時,把我的陰核都反弄出來,那些陰毛又刺在我的陰核上。

痛苦的感覺降低了,換來的是一陣陣的快感,一種被淩辱的快感,我憎恨我的身體,被陌生男人強姦,還會有一陣陣的快感,難道我真的是像那男人所說的臭婊子?

我忘了被淩辱的痛苦,全身跟隨著他的抽插而挺著小腰,扭著身體,像個小蕩婦那般希望給男人騎著乾著。

他見我已經完全給他制服了,就把我的T恤脫掉,涼涼的身體很快就熱了起來,我扭動小腰時,兩個圓大的乳房也不知羞恥地在那男人面前晃動,我的小穴和乳房上都有種像蟻咬的莫名感覺,他那巨大的肉棒填滿我的小穴,然而我胸前兩個肉球也希望給他摸啊!

那男人好像識穿我的感覺,兩個粗手握在我兩個奶子上,不停捏弄著。

「臭婊子,快說你愛我,你愛我摸你的奶子,插你的小穴!」那男人有些氣喘地說。

我晃動著頭,不理他。

他突然抽出肉棒,不再理我,把我整個人赤條條放在床上,一陣可怕的空虛感覺使我不知所措,明明對方是個強姦我的壞蛋,那粗大的肉棒上還沾著我的處女血,但我這時卻多麽希望他再繼續姦淫我。

「不要┅┅不要這麽對我┅┅」

「那你說吧!」

「我┅┅我愛你┅┅我喜歡你用粗大的肉棒來插我的┅┅小穴。」我羞紅著臉小聲地說。

「好吧,我早知道你是個臭婊子。」他再次壓上我,巨大的肉棒又再次插進我的小穴里,再次把我的小穴颳得又痛又爽。

「是┅┅我是個婊子┅┅我還要你用力干我┅┅」其實這時我已迷糊了,把內心的話都說了出來。

他給的話刺激之後,更是狠狠地抽插我的小穴。而我把他的雙手按在自己的胸前,讓他使勁地抓捏我的兩個少女的奶子。

「來吧,小雪,快哀求我用力干你!」他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使我再一次震驚,但快感已經淹沒了我的理智。

我見他臉都變紅了,氣喘很急,身體不能控制地在我身上縱慾著,把所有能量都集中在他的大肉棒上,狠狠地刺著我的小穴,真害怕我那處女小穴會給他弄破。

我的小穴這時也禁不住流出陰精,「我真喜歡給你強姦┅┅快用力干我┅┅啊┅┅」我呻吟聲停不了,呼吸變得困難。
這時他再也忍不住,把肉棒深深地插進我的小穴,直頂到我的子宮口,然後「噗噗噗」地射上又濃又黏的精液。我也給他射得神魂四散,緊抱著他的肩膊,扭著身體,到達了高潮。

他把肉棒抽出來,讓我像條魚那樣癱在床上,我小穴里的精液慢慢地流了出來,流在床上。他用手抹一下自己的肉棒,把最後的一些精液塗在手上,走過來拍拍我的臉,說:「小婊子,你果然有點床上功夫,想不到還是個處女,以後我還有來多幾次,好好服侍我吧。哈哈!」說完把中指扣進我的嘴裡,也把腥臭的精液塗在我嘴巴里。

*** *** *** *** ***

「太┅┅太刺激了!」我對小雪的故事讚美著道,自己打手槍也快要到達巔峰:「講完了嗎?再講下去吧!」

小雪俏皮地說:「你還沒打完手槍嗎?我不敢再講下去了,因為我講得太逼真了,我現在一個人在宿舍里,窗外還有些黑影,我有些害怕,萬一這種故事變真,我跳樓死也來不及。」

「┅┅」我沒回答她,努力地打著手槍,腦裡面幻想著那可愛的女友小雪給那男人強姦時的那種情形。

「敦?你睡了嗎?」小雪在電話裡面問我,我在聽著她,但不能回答,我的思緒快要到達高潮。

突然她在電話那邊叫了起來:「敦,救命啊!」然後嘴巴好像被人家捂住那樣發出「唔唔」聲,我隱約聽見她的聲音:「不要┅┅不要┅┅」然後是衣服撕破的聲音,接著是扯脫衣服的聲音,然後又一陣子床碰撞的聲音。

天啊!不會吧?小雪真的出事了!我對電話里叫著:「小雪,你怎麽?」

對方沒迴音,我想小雪在床上跟我談電話,一定是給甚麽壞人聽到,然後溜進她房裡,聽剛才那些聲音,我心愛的小雪┅┅衣服給撕破,說不定還被人┅┅

電話對方傳來一些攪動水滴的聲音,「嘰嘰唧唧」的,然後是小雪「唔唔」的聲音。

『哎呀,我的小雪啊,你怎麽了?真的被人強姦嗎?』我想到這裡,不爭氣的精液一射如注,整個人伏倒在床上。

「怎麽,你打完手槍吧?」電話對方小雪咭咭地笑了起來,「你這人真變態的,要我裝得像真的給人強姦那樣你才會暢快射出來。如果我真的被人奸了,你就沒老婆。」

「小雪,你真厲害!」我氣喘著說。

「好吧,乖乖早點睡覺吧,下次我再講故事給你聽。」小雪好像在哄小孩那般哄我,然後在電話里「啜」一聲向我吻一下。

晚安吧,我親愛的小雪!

(第一篇故事完)

*** *** *** ***

移民澳洲幾年,把中文都忘掉了,希望這篇不要詞不達意。

故事裡的阿敦(即是我)和小雪都是假名,但我和妻子婚前經常在電話里講一些色情故事倒是真事,結婚後因為住在一起就不用電話講了,在枕邊慢慢講。

希望能真的把以前我們戀愛時的故事都輯錄起來,以後可以回味無窮。

我想不少網友也有相同經驗,不妨一起來談談。

*** *** *** ***

(第二篇故事)日行一善

寧靜的夜晚,我和小雪又如常在電話里甜言蜜語一番。電話已經成為我們兩人的私人俱樂部,如果沒有電話,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麽生活下去。

「今天你穿得很漂亮。」我稱讚小雪,的確,她今天和我到公園裡逛逛的時候,穿著緊身的T恤和白色的薄長裙,雖然從外面看不出任何肌膚,但那種緊身的衣服把她的迷人身裁都顯露無遺。

「你知道嗎?我們在走的時候,旁邊很多老頭在看你呢。」我繼續讚賞她,我對她的美貌實在太鍾愛了:「他們尤其盯著你兩個奶子在看。」

「是嗎?嘻!」小雪不慍不怒,她對我這個色鬼男朋友很了解,不會太介意我的亂咄,不過她還是轉了個話題說:「你今天幫那三個人泵輪胎氣,會不會很累?」

我捶捶腰骨說:「唔,不會太累,你說的『日行一善』嘛。不過,其實你這麽好心腸,不一定會有好報應。如果今天那三個不是好人的話,你可能就被他們吃掉了。」

「哼!你這壞色鬼!」小雪假嗔道:「你又開始想講壞東西,真是狗嘴長不出象牙。」

「那你想不想聽?今天輪到我講你聽吧!」

「也好吧,看你有沒有我講得那麽好聽。」

於是我就講起今天「日行一善」的故事給小雪聽。

*** *** *** *** ***

我和漂亮的女朋友小雪(就是你啦,嘻!)一起去走公園,其實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的,比如商場、電子遊樂場,但她就是喜歡公園的鳥語花香。

今天我又開車載她來到這有名的大公園,公園裡不但花草樹木都很漂亮,而且也很幽靜,很多小灌木和小樹林,很適合情侶在這裡幽會。當然也有不少退休的老人家在這裡休息,有時還可以看到一兩個漂亮的妹妹,讓眼睛吃吃冰淇淋。

小雪的緊身衣裙和出色的樣貌,當我們走著的時候,不時惹來在一旁休息那些老伯伯的眼光。

「你果然夠吸引力,那些老伯伯的眼光都在看你兩個又圓又滿的胸部!」我悄悄對女友說。

「那當然,還連你這老色魔也吸引住吧?」小雪不甘被我戲弄反駁我。

我們再走一會兒,準備進入小樹林里找個「情侶窩」談談情,突然後面有人叫住我們說:「喂,老兄,幫幫忙。」

我們回頭一看,是三個大概四十開外的男人,叫我們的是個身體胖胖的。他們很明顯不是做文職的工作,在上衣和短褲甚至手臂上都有汙漬。

那個胖胖的對我說:「喂,老哥,我們的車輪沒氣了,你有沒有氣泵?」說話的時候兩隻眼睛賊溜溜地盯著我女友,我不知道他在跟我說話還是跟我女友說話。

小雪最相信的戒律是「日行一善」,未等我回答就說:「有,不過在我們車子里。」

我悄悄對她說:「我們的車子在那邊,他們的車子在另一邊,很遠。」

小雪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敦,別這樣,助人為快樂之本。你走得快,來回一下不會太久,你去幫幫他們,我就在這裡等你。」

那男人說:「小姐,太謝謝你啦。我們不會讓你一個弱小的女孩留在這樹林里的,我叫阿賢跟你男朋友去,我們就可以陪著你走向那邊遊樂場,等你男朋友回來遊樂場里跟你會合。」

小雪這時倒有點不好意思,只好說:「好吧。」然後對我說:「敦,快去快回吧,我就在那邊遊樂場等你。」

我看到這三個傢夥老是用色淫淫的眼光看著小雪,心裡有個很矛盾的感覺:「他們會不會是壞人?那如果我一走開,他們可能會對我的女朋友起歹念,然後就┅┅」我這裡發現,我心裡對他們沒有多少憎惡的感覺,反而想到這裡,有陣衝動使我褲襠里的肉棒直直挺起。好久以來,我那種希望女友被淩辱的變態夢想就快會實現。

「我去一趟,你小心點。」我對小雪說完,就回頭和那個叫阿賢的男人走向我的車子停泊的位置。

阿賢走在前面,我在後面回頭看看,小雪已經和那兩個男人向另一邊走去。這時,那個剛才請我幫助的胖男人,把手掌放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小雪的身子一扭,把他拍開。另一邊那個男人便抓著她的手臂,把她推進樹林里,轉了個彎,我就看不見了。

「喂,阿賢,我想要回去看看。」我叫住那個人。

阿賢回頭說:「不行,我大哥說要去找氣泵。」

「我看你褲子里的那根雞巴都脹滿了,還不回去和你那兩個同黨一起分甘同味?」我的話使他張開口不知要說甚麽才好。「我們走回去吧,我不會添你們甚麽麻煩,也會給你們足夠時間,只是你們別弄傷我女友就行了。」

他有點不信我,怕我是臥底警探,我跟他說想不想看看我那美貌的女友時,他敵不過心裡的慾望,於是我們兩人就一起走回去。

我走在他後面,等他匆匆闖進樹林里之後,過了幾分鐘,我才悄悄地走進剛才小雪被推進去那灌林叢里。

我慢慢走進去,小路上已經看不見他的蹤影,我知道是在灌林叢的裡面,於是繼續推開小樹往前走,突然我看見小雪的白T恤和長裙扔在樹根邊,白色顯得格外觸目。

我這時聽見女孩「唔唔」哀叫的聲音,那聲音是被人捂著嘴發出來的。我發現有個乳罩掛在那些雜亂的樹枝上。我的心砰砰砰地跳著。

我再推開小樹枝,從樹枝間的縫子看過去,果然見到小雪給那個胖男人從後面抓著,他一隻手捂住她的嘴巴,她的內褲已被褪到半膝上,而另外兩個男人就在她前面玩弄她兩個飽滿的乳房。

「真干他媽的!他們真的想強姦我女友!」我一邊想去救她,另一邊心裡又希望多年的變態夢想可以成真。結果魔鬼戰勝了,我自己安慰說:「反正她也不知道我在這裡,等一下來個英雄救美,她還會感激我呢。」

眼前這一幕是我很想發生的,所以我蹲下去,躲在樹林里,還把自己脹得發痛的肉棒拉出來,用手輕輕摸捏著。

我的女友小雪還在掙紮,想逃離魔掌,但那個在她身後的胖男人實在太強壯了,給他抓住休想可以逃走。另一個男人不知在她耳邊說些甚麽,應該是恐嚇她的話,小雪聽了,嚇得不敢再掙紮了,乖乖地讓那個胖男人把她那件內褲脫了下去。

胖男人自己也脫掉褲子,抱著我女友的小腰,他那根又大、又壯,上面布滿青筋的肉棒在小雪的小穴口外面磨著,一陣陣的磨擦使我這還是處女的女友受不住刺激,彎下身去,兩個圓大的乳房現在更是沒有承托,在空氣里搖搖晃晃,剛才跟我一起走那個叫阿賢的男人,這時就用雙手接住她那兩個肉球,使勁地搓弄著,還一手把他的大雞巴拿出來擠弄。另一個男人半蹲在她前面,把她那張可愛的俏臉托起來,大嘴巴就壓在她小嘴巴上面,舌頭弄進她小嘴裡。

他們覺得小雪這樣的姿勢最適合他們三個人一起淫弄,每個人都弄得不亦樂乎。小雪這時的小穴里也流出透明的淫汁,塗在那胖男人的大雞巴上面,屁股越來越,連我這裡都幾乎可以從她後面看到她的小穴。她那兩個奶子給阿賢摸捏得有點發紅,乳頭受刺激地挺了起來。那個強吻她的男人還是在很有興趣地啜吮她,弄得她滿嘴都是他的唾液。

那胖男人的肉棒已經挺得像直角那般,又長又有青筋,真是可怕。他這時把小雪的雙腿分開,把那巨大的龜頭頂在她的小穴口,咬一咬牙,一下子狠狠地把整條肉棒干進我女友的小穴里。小雪張開小嘴,想要叫出來,這時那個剛才強吻她的男人把他那支可怕而又好像很多天沒洗過的大雞巴塞進她嘴裡,登時不能叫出來,只有「唔唔」作聲。

小雪這裡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那胖男人把她的小腹幹得一縮一縮,我知道強姦對她來說實在打擊太大,但身體卻禁不住有反應。小雪的小穴在那男人強力的抽插下,變得越來越潤滑,可憐的處女血塗在那青筋畢現的雞巴上。她忍不住呻吟起來,但嘴裡另一根肉棒卻正在乾著她,她只能「嗯嗯唔唔」地發出誘人的叫床聲。

那個在干她嘴巴的男人越來越快地抽送,小雪的嘴巴不大,所以牙齒不經意地刮在那肉棒上,使那男人忍不住,顫抖一下,把精液射進她嘴裡。

小雪嚇壞了,她從來都沒接觸過男人的精液,結果這次給這男人射得滿嘴都是,而且從嘴裡流了下來,那男人硬迫她合起嘴巴,把精液吞下去。

那個胖男人的龜頭也實在太大了,每次抽插她的小穴時,都發出「波波」的聲音,把我女友強姦得死去活來。他這時也把她的腰抱住,把肉棒全根深深插在她小洞里,然後一陣陣噴射。

這時那個叫阿賢的男人就接力,等胖男人抽出鳥棒時,他就插干進去,那胖男人的肉棒隨著射精之後,半軟下來,但他意猶未足,把他那根雞巴提到小雪面前,小雪看到那東西怪丑的,別過臉去,不敢張開口,那胖男人就捏著她的鼻子使她呼吸不了,只得張開嘴巴,胖男人就把那根像異形的肉棒塞進她嘴裡,好像在沖洗那樣。

那個剛才在她嘴裡射精的男人這時拿起相機,把我女友的被輪姦時的淫蕩樣子拍下來,還來幾張大特寫:一根鳥棒在我女友的小穴里攪動的情形、另一根肉棒在我女友的嘴裡抽插的情形、我女友兩個晃來晃去大奶子被粗手亂捏的情形,還有我女友嘴裡流出的精液。

小雪被他們三人輪姦之後,就被扔在那裡,她累得不能動,閉上眼睛。

那胖男人說:「她男朋友等一會兒不知道懂不懂來這裡找她呢?」那個阿賢對我這方向笑笑說:「她男朋友一定會找到她的,別擔心,我們快走吧!」說完三人都穿好衣服走了。

他們走遠的時候,我還聽到其中一個說:「今天這免費餐,吃得真爽。」

我過了一會兒,才走過去,扶起我女友,幫她穿好衣服,安慰她。小雪在我懷裡哭著,問我說:「我被那些壞蛋輪姦了,你還會愛我嗎?」

我說:「我對你的愛一生一世都不會變的,放心。」我心裡想:「如果你願意再被別人輪姦的話,我就會更愛你。」

*** *** *** *** ***

「你壞死了,講這種變態的故事!」小雪在電話那邊說。

「那你聽完了之後,以後還敢不敢再叫我日行一善?敢不敢再去那公園裡面玩?」我故意嚇唬她。

她知道我只是貪口爽,所以也滿足我的心理說:「敢,最好是在晚上去,壞人連你也綁住,然後就在你面前把我輪姦了,你說好不好?嘻!」

我聽了肉棒又勃得很痛很痛,小雪,你真調皮!

晚安吧!

我和小雪結束了六年的愛情長跑,終於在XX大教堂舉行隆重的婚禮,親朋戚友都稱讚我們是對金童玉女,都紛紛投以慕的眼光,尤其是我父母和小雪的父母都樂在心中。他們以為我們是喜歡對方的樣貌、身裁和學識,但他們太膚淺了,我們愛對方早已升華到精神的領域裡──一個禁制的精神領域裡。

我們都是XX教徒,肉慾對我們來說是在婚前是絕對禁止的,事實上小雪也把她保存二十三年的貞操在新婚洞房時才奉獻給我。但漫長的青春期,我們和大家一樣,需要色慾的滋潤,我們靠的是電話──半夜躲在床上傾訴的電話,電話里我們偶偶細語的是一個個令人血脈賁張的禁制故事,而我們喜歡對方一個真正原因,就是這種精神上的滿足。

結婚像是解除套在我們精神上的枷鎖那樣,色慾不再是禁制的東西,而我決定把我們婚前的電話故事整理一下,留作日後紀念和回憶,也讓大家進入我們未婚前的禁制精神領域裡,共享樂趣。

有幾點先說明一下,當年故事的部份情節已經不能完整回憶起來,所以在整理的時候加鹽加醋是少不免的。整理的時候也不分先後次序,想到一個就寫一個吧。另外,這些只是電話里的故事,我們婚前的日常生活仍是很正常。

(第一篇故事)匿名愛慕者

那年我們讀大學二年級,那夜我們如常躲在棉被裡,用室內無線電話講著超現實的禁制故事。

「那個強姦犯昨天招供了,他說是因為他在姦淫那女孩的時候,那女孩尖叫起來,所以才把她捏死的。你今年有沒有看到報紙這一段新聞?」我低聲地說。

這種聲音其他人是聽不見的,只有電話對方的女友小雪才能聽到。

「嗯,真可憐。如果她沒叫起來的話可能就不會死。」小雪的聲音更低,她住在大學的臨時宿舍里,怕給別人聽見。

臨時宿舍是大學為一些沒法申請入住正式宿舍的學生臨時提供的住宿,不但租金貴三倍,而且因為不是正式宿舍,規章較松,經常有閑雜人出出入入,很多男女朋友喜歡住這裡,方便鬼混。

小雪的家離校不遠,所以沒資格住宿舍,但她想有個地方可以專心讀書,所以才住這臨時宿舍,當然也方便我可以隨時去探望她。

夜深了,我心底那色慾又蠢蠢欲動,聽到小雪這樣說,我就開始逗她,說:「那你是說,如果有個男人來強姦你,你會不尖叫,任他魚肉嗎?」

「你好壞,這樣說你的女友┅┅」小雪有些嬌嗔,但我可以聽出她沒有惱怒我。

「不過,我想如果我真的給壞蛋強姦時,應該只會掙紮,不會尖叫,不然惹惱了他,真的會給他弄死,而且如果衣服給那人脫光,尖叫起來,別人跑進來,你女友全身上下都給其他人看光了。」

「你講個故事給我聽吧!」我聽到小雪這麽說,下體的肉棒都硬了起來,手掌有意無意地摸向那肉棒,希望平伏這種腫脹的痛苦:「我想起你給其他男人強奸就很興奮┅┅」

「好吧。嗯┅┅我就講個故事給你聽,包你聽完就能暢快打手槍!嘻!」小雪很俏皮地說:「你記得有個自稱愛慕我的人寫匿名信給我嗎?」

「記得。你長得漂亮,有人暗戀你我一點也不驚奇。」

「那好吧,我就講個關於匿名信那男人和我的故事給你聽┅┅」

*** *** *** *** ***

我的手顫抖地拿起那封匿名信,以下的署名又是那個「愛慕你的大男人」,這已經是第三封了,信裡面又是那種不堪入目的文字:

『┅┅那天你穿著短裙,從宿舍的樓梯上走下來,剛好我走上去,看到你那對誘人的秀腿。你他媽的穿這麽短的裙子,也不穿絲襪,讓兩條光光的長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下樓梯的時候還一跳一跳,我從下面看上去就能看到你的內褲,粉藍色的,有些圖案,是吧?

當我走近你的時候,才發現你上身緊身的T恤把你那美妙的身裁暴露無遺,兩個又圓又大的乳房不受限制地晃動著,你那及肩的秀髮飄散少女的幽香,你是用美詩洗髮露吧,我不會猜錯的!臭婊子,你知道我當時多麽想把你按倒在樓梯上,好好地干你幾遍嗎?

你想想,我那時就把你拖到樓梯邊,那裡有間垃圾房,平時不會有人來的,我把你扔到裡面,你跌在地上,短裙沒法遮住你的內褲,我就抓住你那兩條光滑的大腿,我把你的T恤撕開,狠狠地捏弄你的兩個大乳房,在你還在掙紮的時候我就脫下你的內褲,把你雙腿撐開。

你一定不能想像我的陽具有多大,嘿嘿,你一定會知道的,當我的陽具插進你的小穴里,你一定會感受到!

我抓住你雙腿,陽具在你小穴里進進出出,把你強姦了。你會給我奸得大叫起來,我就捏著你的脖子,不讓你叫出來,你還是要叫,我就捏死你,然後再來個奸屍。明天報紙上會寫著:大學校花被姦殺┅┅

哈哈┅┅即使你死了,我還是深深愛慕著你。

愛慕你的大男人敬上』

我看完這封匿名信,害怕得幾乎站不穩,呆坐在椅子上。害怕的不是那信里面猥褻的語言,而是他寫得很迫真,所有情形都描述得與現實一模一樣。最可怕的是那封匿名信是很整齊地放在我的抽屜里,那就是說,那男人已經來過我的宿舍。

收到那封匿名信之後,我沒再穿短裙,也不再穿緊身的T恤,而是全身都穿上松身的T恤和蓬布褲,不再讓驕人的身裁被別人看見,連頭髮也束起來,不再輕飄飄了。當然最失望的是男朋友,因為XX教徒的緣故,他每次都只能用眼睛欣賞我,不能動手動腳,現在我的衣服把自己包得密密實實,他確實少了不少樂趣。

過了兩個月,匿名信不再來了,看來我這種保守的打扮使他提不起興趣來。我的心也安定了不少,當然我還是不敢鬆懈,還是繼續這種保守的打扮,即使我在公用浴室洗完澡,我也會再穿上松身的T恤和蓬布褲,這種厚厚的質料,即使我裡面沒戴上胸罩,別人也看不出來。

半夜十二點半是睡覺的時候,原來熙來攘往的臨時宿舍開始靜下來。我洗完澡,手裡拿著換掉的衣服,進了宿舍里,打開衣櫃,把衣服扔在裡面的膠桶里,那收費洗衣機不便宜,我通常兩天才洗一次衣服才化算。

我把門鎖好,在那匿名信事件之後,我都特別小心門戶。我從衣櫃里拿出睡衣,對著鏡子準備換上,寬厚的T恤里我沒穿任何衣服,當然窗簾早已拉上,所以我交叉雙手把T恤拉上來。鏡子里我的小肚皮露了出來,很光滑很漂亮,我想我這樣的身裁可以去選世界小姐呢!

我的眼睛突然落在鏡里身後的床上,啊!有個男人竟然很從容地坐在床上,還對著我這邊微微笑。

我回過身來,很震驚地看著他,血液好像凝固那樣。

看樣子他至少有一百八十公釐,差不多一百公斤重,有點像世界拳王,還要惡形惡相,滿臉鬍子。

「我說過我會來姦淫你的!」那男人對我說:「小寶貝,快過來!」

我靠近門邊,心想只要伸手一開門就能逃出去,但我雙手雙腿不聽使喚,所以一個簡單的動作我卻做了很久,緊張的手轉不開那門,當我轉開時,那男人已經衝到我身邊,把門重新關上。

他把我正面抱起來,但我的雙手卻給他大力扭到背後,我痛苦地張開口,但不敢叫出來。那匿名信里描述說我一叫,他便會捏死我,我可不想這麽快死,還有個深愛我的男友呢!

我張開的小嘴巴變成他那張臭嘴的獵物,他的嘴唇壓在我的小嘴上親我的雙唇,舌頭還要弄進我的嘴裡,我當然合著牙齒,不讓他進去。但他只把我的手臂一扭,我不得不張開嘴巴,他的舌頭就像蛇那般鑽進我的嘴裡,逗弄我的舌頭,腥臭的唾液隨著那舌頭流進我的嘴裡,弄得我滿嘴都是,我只好咽了一些進去。

當他強吻了我之後,說:「果然是個漂亮的女孩,我們這麽親近,比那次在樓梯看到你更動人。」

我還要想哀求他放過我,但他已經把我狠力推向床,那種力量使我重重地跌坐在床上,雙腿垂在床邊。

「臭婊子,我說過會來強姦你,你還不自己留意一下!」

「我┅┅我有防範┅┅我已經穿厚衣了┅┅不再性感┅┅」我抖嗦地說。

「哼!你這個松誇誇的衣服不是更誘人嗎?」那男人壓向我,一隻大手把我雙手捏著,另一隻大手從我寬大的T恤下面伸進去,說:「你看,穿這種T恤是不是想給男人一下子伸手進去摸你的奶奶?」

「不是┅┅」

我還沒抗議的時候,他的粗手已經捏在我嬌嫩的乳房上,他可能說得對,我穿這種松身衣服,裡面還不戴乳罩,不就完全給他侵犯了嗎?他的手按在我的乳房上,用力地摸捏著,我想他那麽大力,我那兩個乳房都給他都捏得變形了。

我雖然覺得很疼痛,但還是不敢叫出來,只是張開口小聲發出「啊啊」聲。

幸好疼痛沒持續太久,因為他的大拇指按在我乳頭上,順時針那樣揉動著,我全身都趐麻了,一陣陣的快感從胸部傳到身體其他地方。他見我開始動情,就用力把我的乳頭捏下去。

「啊┅┅不要┅┅好痛┅┅」我小聲地叫著。

「臭婊子,我現在是要強姦你,不是給你舒服!」說完他那隻捏著我雙手的粗手放開了我,但抓著我的長秀髮,把我的頭向床上撞了幾下。我的床上有海綿床墊,不是太痛,但卻給他弄得昏昏糊糊。

他的手把我的頭抓起來,我看到他兩個可怕的大眼睛,充滿著血絲,像是喝醉了酒,他再次把厚厚的豬嘴壓向我,把我的嘴巴吻了又吻。他另一隻手玩厭了我的兩個乳房,便向下面摸去,把我那蓬布褲帶解開,拉開拉鏈,那褲子很松身的,稍微解開就很容易脫下去。

我模糊中知道他的意圖,想要掙紮,但嘴巴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而他的身體強壯得像個樹榦那般,把我壓得動彈不得,他那隻粗手順利伸進我的內褲里,經過我那柔和的陰毛地帶,到了我的陰戶口,粗糙的中指從我小穴的縫裡挖了進去。

我全身又再次顫抖起來,那種感覺很不好受,但現實上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兩條緊夾的大腿不能阻止他中指的前進,結果中指和食指都插進我的小穴里,還不停地挖動著,一陣陣不能控制的感覺使我全身都沒力。

他這時站起來,把我的內褲和蓬布褲都脫了下來,然後也脫下自己的褲子。我趁這時候想要掙紮坐起來。

「別動,臭婊子,別讓我動怒起來打死你!」他一邊脫下褲子,一邊握著巨大的拳頭在我面前晃一晃。我嚇得不敢動,看來他不是好應付的人。

我看到他那從內褲里拿出來的大肉棒,嚇得魂不附體,又粗又大,上面還要布滿著青筋,龜頭呈豬紅色,像個網球那般大小,肉棒毛茸茸的,好像幾天沒洗澡,散發出令人心的氣味。

「不要┅┅請你放過我┅┅我不漂亮┅┅」我哀求道,這時候除了哀求,別無他法。

「臭婊子,你是罪有應得!整天穿著性感衣服,明明叫我來干你嘛!」

他再次壓在我身上,把我兩條腿扯向兩邊,把我的小腰抱起來,使我整個陰阜挺起來向著他那粗大的龜頭,他那像熊那般的粗腰向我胯間壓來,然後一挺,硬生生把龜頭擠進我的小穴里。

「啊┅┅啊┅┅」我差一點大叫起來,那種撕裂的感覺使我臉都扭曲了,我感到一根熱熱的硬棒插進我的小穴里,這簡直是個少女的惡夢。小時候我對自己的小穴也有種恐懼,下面有個小洞洞,萬一給硬棒插進去,那會多麽可怕。現在這惡夢竟然發生了。

不過我不敢叫太大聲,壓在我身上這壞蛋可能是個殺人犯呢,如果我一叫,他一定會捏死我,他在信里說還要奸屍呢,多可怕!我雙手緊緊扯著床單,希望痛苦快點過去。

但痛苦沒有減輕,那男人的肉棒直向我小穴里插進來,我那處女膜沒法阻擋他的進攻,他再用力一挺,整根足足八寸長的肉棒便全插進我那未經人道的小穴里。我緊閉著眼睛,淚水從兩頰流了下來,但我還是咬著下唇,沒叫出來。

那男人在我身上抽插幾下,我的身體開始背叛我,一股令人興奮的快感傳遍全身,他那巨大的龜頭在我陰道里刮著,毛茸茸的陰毛刺在我的陰唇上,當他那肉棒抽出來時,把我的陰核都反弄出來,那些陰毛又刺在我的陰核上。

痛苦的感覺降低了,換來的是一陣陣的快感,一種被淩辱的快感,我憎恨我的身體,被陌生男人強姦,還會有一陣陣的快感,難道我真的是像那男人所說的臭婊子?

我忘了被淩辱的痛苦,全身跟隨著他的抽插而挺著小腰,扭著身體,像個小蕩婦那般希望給男人騎著乾著。

他見我已經完全給他制服了,就把我的T恤脫掉,涼涼的身體很快就熱了起來,我扭動小腰時,兩個圓大的乳房也不知羞恥地在那男人面前晃動,我的小穴和乳房上都有種像蟻咬的莫名感覺,他那巨大的肉棒填滿我的小穴,然而我胸前兩個肉球也希望給他摸啊!

那男人好像識穿我的感覺,兩個粗手握在我兩個奶子上,不停捏弄著。

「臭婊子,快說你愛我,你愛我摸你的奶子,插你的小穴!」那男人有些氣喘地說。

我晃動著頭,不理他。

他突然抽出肉棒,不再理我,把我整個人赤條條放在床上,一陣可怕的空虛感覺使我不知所措,明明對方是個強姦我的壞蛋,那粗大的肉棒上還沾著我的處女血,但我這時卻多麽希望他再繼續姦淫我。

「不要┅┅不要這麽對我┅┅」

「那你說吧!」

「我┅┅我愛你┅┅我喜歡你用粗大的肉棒來插我的┅┅小穴。」我羞紅著臉小聲地說。

「好吧,我早知道你是個臭婊子。」他再次壓上我,巨大的肉棒又再次插進我的小穴里,再次把我的小穴颳得又痛又爽。

「是┅┅我是個婊子┅┅我還要你用力干我┅┅」其實這時我已迷糊了,把內心的話都說了出來。

他給的話刺激之後,更是狠狠地抽插我的小穴。而我把他的雙手按在自己的胸前,讓他使勁地抓捏我的兩個少女的奶子。

「來吧,小雪,快哀求我用力干你!」他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使我再一次震驚,但快感已經淹沒了我的理智。

我見他臉都變紅了,氣喘很急,身體不能控制地在我身上縱慾著,把所有能量都集中在他的大肉棒上,狠狠地刺著我的小穴,真害怕我那處女小穴會給他弄破。

我的小穴這時也禁不住流出陰精,「我真喜歡給你強姦┅┅快用力干我┅┅啊┅┅」我呻吟聲停不了,呼吸變得困難。
這時他再也忍不住,把肉棒深深地插進我的小穴,直頂到我的子宮口,然後「噗噗噗」地射上又濃又黏的精液。我也給他射得神魂四散,緊抱著他的肩膊,扭著身體,到達了高潮。

他把肉棒抽出來,讓我像條魚那樣癱在床上,我小穴里的精液慢慢地流了出來,流在床上。他用手抹一下自己的肉棒,把最後的一些精液塗在手上,走過來拍拍我的臉,說:「小婊子,你果然有點床上功夫,想不到還是個處女,以後我還有來多幾次,好好服侍我吧。哈哈!」說完把中指扣進我的嘴裡,也把腥臭的精液塗在我嘴巴里。

*** *** *** *** ***

「太┅┅太刺激了!」我對小雪的故事讚美著道,自己打手槍也快要到達巔峰:「講完了嗎?再講下去吧!」

小雪俏皮地說:「你還沒打完手槍嗎?我不敢再講下去了,因為我講得太逼真了,我現在一個人在宿舍里,窗外還有些黑影,我有些害怕,萬一這種故事變真,我跳樓死也來不及。」

「┅┅」我沒回答她,努力地打著手槍,腦裡面幻想著那可愛的女友小雪給那男人強姦時的那種情形。

「敦?你睡了嗎?」小雪在電話裡面問我,我在聽著她,但不能回答,我的思緒快要到達高潮。

突然她在電話那邊叫了起來:「敦,救命啊!」然後嘴巴好像被人家捂住那樣發出「唔唔」聲,我隱約聽見她的聲音:「不要┅┅不要┅┅」然後是衣服撕破的聲音,接著是扯脫衣服的聲音,然後又一陣子床碰撞的聲音。

天啊!不會吧?小雪真的出事了!我對電話里叫著:「小雪,你怎麽?」

對方沒迴音,我想小雪在床上跟我談電話,一定是給甚麽壞人聽到,然後溜進她房裡,聽剛才那些聲音,我心愛的小雪┅┅衣服給撕破,說不定還被人┅┅

電話對方傳來一些攪動水滴的聲音,「嘰嘰唧唧」的,然後是小雪「唔唔」的聲音。

『哎呀,我的小雪啊,你怎麽了?真的被人強姦嗎?』我想到這裡,不爭氣的精液一射如注,整個人伏倒在床上。

「怎麽,你打完手槍吧?」電話對方小雪咭咭地笑了起來,「你這人真變態的,要我裝得像真的給人強姦那樣你才會暢快射出來。如果我真的被人奸了,你就沒老婆。」

「小雪,你真厲害!」我氣喘著說。

「好吧,乖乖早點睡覺吧,下次我再講故事給你聽。」小雪好像在哄小孩那般哄我,然後在電話里「啜」一聲向我吻一下。

晚安吧,我親愛的小雪!

(第一篇故事完)

*** *** *** ***

移民澳洲幾年,把中文都忘掉了,希望這篇不要詞不達意。

故事裡的阿敦(即是我)和小雪都是假名,但我和妻子婚前經常在電話里講一些色情故事倒是真事,結婚後因為住在一起就不用電話講了,在枕邊慢慢講。

希望能真的把以前我們戀愛時的故事都輯錄起來,以後可以回味無窮。

我想不少網友也有相同經驗,不妨一起來談談。

*** *** *** ***

(第二篇故事)日行一善

寧靜的夜晚,我和小雪又如常在電話里甜言蜜語一番。電話已經成為我們兩人的私人俱樂部,如果沒有電話,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麽生活下去。

「今天你穿得很漂亮。」我稱讚小雪,的確,她今天和我到公園裡逛逛的時候,穿著緊身的T恤和白色的薄長裙,雖然從外面看不出任何肌膚,但那種緊身的衣服把她的迷人身裁都顯露無遺。

「你知道嗎?我們在走的時候,旁邊很多老頭在看你呢。」我繼續讚賞她,我對她的美貌實在太鍾愛了:「他們尤其盯著你兩個奶子在看。」

「是嗎?嘻!」小雪不慍不怒,她對我這個色鬼男朋友很了解,不會太介意我的亂咄,不過她還是轉了個話題說:「你今天幫那三個人泵輪胎氣,會不會很累?」

我捶捶腰骨說:「唔,不會太累,你說的『日行一善』嘛。不過,其實你這麽好心腸,不一定會有好報應。如果今天那三個不是好人的話,你可能就被他們吃掉了。」

「哼!你這壞色鬼!」小雪假嗔道:「你又開始想講壞東西,真是狗嘴長不出象牙。」

「那你想不想聽?今天輪到我講你聽吧!」

「也好吧,看你有沒有我講得那麽好聽。」

於是我就講起今天「日行一善」的故事給小雪聽。

*** *** *** *** ***

我和漂亮的女朋友小雪(就是你啦,嘻!)一起去走公園,其實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的,比如商場、電子遊樂場,但她就是喜歡公園的鳥語花香。

今天我又開車載她來到這有名的大公園,公園裡不但花草樹木都很漂亮,而且也很幽靜,很多小灌木和小樹林,很適合情侶在這裡幽會。當然也有不少退休的老人家在這裡休息,有時還可以看到一兩個漂亮的妹妹,讓眼睛吃吃冰淇淋。

小雪的緊身衣裙和出色的樣貌,當我們走著的時候,不時惹來在一旁休息那些老伯伯的眼光。

「你果然夠吸引力,那些老伯伯的眼光都在看你兩個又圓又滿的胸部!」我悄悄對女友說。

「那當然,還連你這老色魔也吸引住吧?」小雪不甘被我戲弄反駁我。

我們再走一會兒,準備進入小樹林里找個「情侶窩」談談情,突然後面有人叫住我們說:「喂,老兄,幫幫忙。」

我們回頭一看,是三個大概四十開外的男人,叫我們的是個身體胖胖的。他們很明顯不是做文職的工作,在上衣和短褲甚至手臂上都有汙漬。

那個胖胖的對我說:「喂,老哥,我們的車輪沒氣了,你有沒有氣泵?」說話的時候兩隻眼睛賊溜溜地盯著我女友,我不知道他在跟我說話還是跟我女友說話。

小雪最相信的戒律是「日行一善」,未等我回答就說:「有,不過在我們車子里。」

我悄悄對她說:「我們的車子在那邊,他們的車子在另一邊,很遠。」

小雪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敦,別這樣,助人為快樂之本。你走得快,來回一下不會太久,你去幫幫他們,我就在這裡等你。」

那男人說:「小姐,太謝謝你啦。我們不會讓你一個弱小的女孩留在這樹林里的,我叫阿賢跟你男朋友去,我們就可以陪著你走向那邊遊樂場,等你男朋友回來遊樂場里跟你會合。」

小雪這時倒有點不好意思,只好說:「好吧。」然後對我說:「敦,快去快回吧,我就在那邊遊樂場等你。」

我看到這三個傢夥老是用色淫淫的眼光看著小雪,心裡有個很矛盾的感覺:「他們會不會是壞人?那如果我一走開,他們可能會對我的女朋友起歹念,然後就┅┅」我這裡發現,我心裡對他們沒有多少憎惡的感覺,反而想到這裡,有陣衝動使我褲襠里的肉棒直直挺起。好久以來,我那種希望女友被淩辱的變態夢想就快會實現。

「我去一趟,你小心點。」我對小雪說完,就回頭和那個叫阿賢的男人走向我的車子停泊的位置。

阿賢走在前面,我在後面回頭看看,小雪已經和那兩個男人向另一邊走去。這時,那個剛才請我幫助的胖男人,把手掌放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小雪的身子一扭,把他拍開。另一邊那個男人便抓著她的手臂,把她推進樹林里,轉了個彎,我就看不見了。

「喂,阿賢,我想要回去看看。」我叫住那個人。

阿賢回頭說:「不行,我大哥說要去找氣泵。」

「我看你褲子里的那根雞巴都脹滿了,還不回去和你那兩個同黨一起分甘同味?」我的話使他張開口不知要說甚麽才好。「我們走回去吧,我不會添你們甚麽麻煩,也會給你們足夠時間,只是你們別弄傷我女友就行了。」

他有點不信我,怕我是臥底警探,我跟他說想不想看看我那美貌的女友時,他敵不過心裡的慾望,於是我們兩人就一起走回去。

我走在他後面,等他匆匆闖進樹林里之後,過了幾分鐘,我才悄悄地走進剛才小雪被推進去那灌林叢里。

我慢慢走進去,小路上已經看不見他的蹤影,我知道是在灌林叢的裡面,於是繼續推開小樹往前走,突然我看見小雪的白T恤和長裙扔在樹根邊,白色顯得格外觸目。

我這時聽見女孩「唔唔」哀叫的聲音,那聲音是被人捂著嘴發出來的。我發現有個乳罩掛在那些雜亂的樹枝上。我的心砰砰砰地跳著。

我再推開小樹枝,從樹枝間的縫子看過去,果然見到小雪給那個胖男人從後面抓著,他一隻手捂住她的嘴巴,她的內褲已被褪到半膝上,而另外兩個男人就在她前面玩弄她兩個飽滿的乳房。

「真干他媽的!他們真的想強姦我女友!」我一邊想去救她,另一邊心裡又希望多年的變態夢想可以成真。結果魔鬼戰勝了,我自己安慰說:「反正她也不知道我在這裡,等一下來個英雄救美,她還會感激我呢。」

眼前這一幕是我很想發生的,所以我蹲下去,躲在樹林里,還把自己脹得發痛的肉棒拉出來,用手輕輕摸捏著。

我的女友小雪還在掙紮,想逃離魔掌,但那個在她身後的胖男人實在太強壯了,給他抓住休想可以逃走。另一個男人不知在她耳邊說些甚麽,應該是恐嚇她的話,小雪聽了,嚇得不敢再掙紮了,乖乖地讓那個胖男人把她那件內褲脫了下去。

胖男人自己也脫掉褲子,抱著我女友的小腰,他那根又大、又壯,上面布滿青筋的肉棒在小雪的小穴口外面磨著,一陣陣的磨擦使我這還是處女的女友受不住刺激,彎下身去,兩個圓大的乳房現在更是沒有承托,在空氣里搖搖晃晃,剛才跟我一起走那個叫阿賢的男人,這時就用雙手接住她那兩個肉球,使勁地搓弄著,還一手把他的大雞巴拿出來擠弄。另一個男人半蹲在她前面,把她那張可愛的俏臉托起來,大嘴巴就壓在她小嘴巴上面,舌頭弄進她小嘴裡。

他們覺得小雪這樣的姿勢最適合他們三個人一起淫弄,每個人都弄得不亦樂乎。小雪這時的小穴里也流出透明的淫汁,塗在那胖男人的大雞巴上面,屁股越來越,連我這裡都幾乎可以從她後面看到她的小穴。她那兩個奶子給阿賢摸捏得有點發紅,乳頭受刺激地挺了起來。那個強吻她的男人還是在很有興趣地啜吮她,弄得她滿嘴都是他的唾液。

那胖男人的肉棒已經挺得像直角那般,又長又有青筋,真是可怕。他這時把小雪的雙腿分開,把那巨大的龜頭頂在她的小穴口,咬一咬牙,一下子狠狠地把整條肉棒干進我女友的小穴里。小雪張開小嘴,想要叫出來,這時那個剛才強吻她的男人把他那支可怕而又好像很多天沒洗過的大雞巴塞進她嘴裡,登時不能叫出來,只有「唔唔」作聲。

小雪這裡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那胖男人把她的小腹幹得一縮一縮,我知道強姦對她來說實在打擊太大,但身體卻禁不住有反應。小雪的小穴在那男人強力的抽插下,變得越來越潤滑,可憐的處女血塗在那青筋畢現的雞巴上。她忍不住呻吟起來,但嘴裡另一根肉棒卻正在乾著她,她只能「嗯嗯唔唔」地發出誘人的叫床聲。

那個在干她嘴巴的男人越來越快地抽送,小雪的嘴巴不大,所以牙齒不經意地刮在那肉棒上,使那男人忍不住,顫抖一下,把精液射進她嘴裡。

小雪嚇壞了,她從來都沒接觸過男人的精液,結果這次給這男人射得滿嘴都是,而且從嘴裡流了下來,那男人硬迫她合起嘴巴,把精液吞下去。

那個胖男人的龜頭也實在太大了,每次抽插她的小穴時,都發出「波波」的聲音,把我女友強姦得死去活來。他這時也把她的腰抱住,把肉棒全根深深插在她小洞里,然後一陣陣噴射。

這時那個叫阿賢的男人就接力,等胖男人抽出鳥棒時,他就插干進去,那胖男人的肉棒隨著射精之後,半軟下來,但他意猶未足,把他那根雞巴提到小雪面前,小雪看到那東西怪丑的,別過臉去,不敢張開口,那胖男人就捏著她的鼻子使她呼吸不了,只得張開嘴巴,胖男人就把那根像異形的肉棒塞進她嘴裡,好像在沖洗那樣。

那個剛才在她嘴裡射精的男人這時拿起相機,把我女友的被輪姦時的淫蕩樣子拍下來,還來幾張大特寫:一根鳥棒在我女友的小穴里攪動的情形、另一根肉棒在我女友的嘴裡抽插的情形、我女友兩個晃來晃去大奶子被粗手亂捏的情形,還有我女友嘴裡流出的精液。

小雪被他們三人輪姦之後,就被扔在那裡,她累得不能動,閉上眼睛。

那胖男人說:「她男朋友等一會兒不知道懂不懂來這裡找她呢?」那個阿賢對我這方向笑笑說:「她男朋友一定會找到她的,別擔心,我們快走吧!」說完三人都穿好衣服走了。

他們走遠的時候,我還聽到其中一個說:「今天這免費餐,吃得真爽。」

我過了一會兒,才走過去,扶起我女友,幫她穿好衣服,安慰她。小雪在我懷裡哭著,問我說:「我被那些壞蛋輪姦了,你還會愛我嗎?」

我說:「我對你的愛一生一世都不會變的,放心。」我心裡想:「如果你願意再被別人輪姦的話,我就會更愛你。」

*** *** *** *** ***

「你壞死了,講這種變態的故事!」小雪在電話那邊說。

「那你聽完了之後,以後還敢不敢再叫我日行一善?敢不敢再去那公園裡面玩?」我故意嚇唬她。

她知道我只是貪口爽,所以也滿足我的心理說:「敢,最好是在晚上去,壞人連你也綁住,然後就在你面前把我輪姦了,你說好不好?嘻!」

我聽了肉棒又勃得很痛很痛,小雪,你真調皮!

晚安吧!

文章評價: (32 票, 平均: 3.59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子高生放課後
老漢強干女教師
我的女友~暴露調教
性開放的世界
老師,龜頭己經塞進去了,忍著些…
人妻的情慾-意外
笑傲神雕1-25
被老校工輪奸
叫雞變成我女友
姦淫火熱的少婦
隨機文章:
駕訓班教練上了美女學員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我在中學時的性生活 清純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