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小朱載著小花把車子拐向往山的小路上,這裏是一條僻靜的山路,小朱選擇一處草木多的地方把車停了。

「你帶我來這裏幹甚麼呀!」

「放心,不用害怕,我們好久沒有做愛了。」

「你休想!我真嘔心你們男人,只會做愛而已!」

「嘔心?你甚麼時候變成聖女了?」

小朱邪裏邪氣的說。「呸呸呸!你真不要臉!」

小朱嬉皮笑臉的,故意說歪的,道:「喲!怎麼一年不見,你倒正經起來了,你難道忘記我們和小申三個人搞過的樂事了嗎?」

「不要提以前的事了,我恨你們!」

「不提就不提,今天我們重修舊好吧!」

「你這一隻狗,我不會再和你這一種人好的。」

免費A片

小朱不理會小花,兩隻魔手盡往她的身上敏感的乳房攻擊了。他氣喘咻咻的說:「說實在的,小花,你比以前漂亮多了,我實在禁不住要衝動起來,非動手不可了。」

小花還是沒有理他。小朱抱著阿花說:「算了吧!以前也是你自己樂意的呀!小花,答應我吧!我會好好的愛你的。」

小花用力的掙扎,但她如何能掙脫小朱強而有力的懷抱呢!她反問:「你愛我?你只是玩弄女人的魔鬼,色魔而已。」

小朱一邊用力抱著小花,一邊用手拉開她的衣服和胸罩,使小花的乳房暴露出來。「小花,我會愛你的,現在你比以前還成熟還漂亮,真的,我愛你,你瞧!你這雙乳房多麼豐滿、多麼誘人……咦……還有乳汁啊!」

小朱厚著臉皮的在小花的乳頭上吸吮著,小花軟化了,她有一點恨自己的懦弱,她嚶嚶的哭泣了。「咦!好好的,你怎麼哭了?我可沒有欺負你呀!」

「還說沒有欺負我,那你把我帶到這野地裏來幹甚麼?你……你說呀!你說呀!」

小花傷心的哭著。「小花,我是愛你才這樣做的,真的,我可以發誓給你聽呀!」

小朱一把將小花抱在懷內親吻著,好親熱的樣子。「怎麼啦!我發誓你還不相信呀!」

「就這樣愛嗎!」

「甚麼意思!」

小花眼睛眯成一線,俏皮的說:「你說愛我,就這樣的愛呀?然後……然後完了就不愛了嗎?你的愛情,就只有那麼幾分鐘呀?」

小朱為了達到目的,就不擇手段地,甜言蜜語的對小花誘騙說:「當然不是呀!我……我當然會繼續愛下去的,愛你愛一輩子,甚至到下一輩子、下兩輩子……沒有關係,亳無問題的。」

小花用一副半信半疑的懷疑眼光問小朱:「真的?你會愛我一輩子嗎?」

「我已經對你發過誓了,你還婆婆媽媽的,哆哆嗦嗦地,一點也不乾脆了。」

「嘿嘿!小朱,你急甚麼!我們可要把話先講清清楚,你以要把我怎麼處置呀?」

「你,你是說處理呀?哦……哦……你的意思是……」

「嘿!你既然愛我,不能光用嘴巴說說就算了,你必須把我帶走呀!」

「啊!你是說我們呀?」

小朱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啊」

了一聲,被嚇住了。小花看小朱的表情,心中平靜地說:「是的,是我們呀!你要想辦法帶著我遠走高飛,我們要生活在一起去,你說好不好?」

「那……那……」

小花一看小朱如此,臉色一變,大叫道:「那……那……那甚麼呀!如果不願意,就表示你說愛我,完全是假話,是騙人的,你只不過是想在我的身上洩一下獸欲罷了,是不是?小朱!」

「好哇!可是我們同居了,我可能會養不活你喲!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呀!」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我自會找工作的,只要你是真心的愛我,我甚麼都可以不要了。」

「我……我當然是真的愛你呀,唉!我……我真的太需要你了,嘻嘻……」

小朱那一副邪淫的猴急模樣,他迫不急待的把小花的裙子撩了起來。他眼底有一件半透明的三角褲,陰部若隱若現地出現在小朱面前,他垂涎欲滴的好色樣子,令人看了十分地害怕,心中恐懼。可是小花已經看慣他那一副嘴臉,也不足為奇了。「小朱,我……我們就在這呀?」

小花小聲的說。「這裏沒有人呀!雖然車子內是小了一點,可是也好舒服,只要把椅背放下就可以了,和床是沒有差別的,來,我幫你整椅子。」

小朱把身子稍微伏下,把小花的椅子調整好了,就來調整自己的椅背子。小朱把小花的上衣拉開來,一吸一吮地在戲弄小花的乳房。乳頭黑黝黝的,好象一顆黑色的大葡萄一樣,不但富有彈性,還有大量豐富乳汁,經過小朱這麼一吸一吮,幾乎連乳房中的乳汁也冒了出來。小花被小朱這一吸,吸得像是在哺育小孩一樣。小花在不知不覺間把手抱住小朱的頭,一手撫摸著小朱的臉在愛惜、撫弄他,使得豬仔狂欲大發,用舌頭在乳頭上舔著。小花的雙乳峰被吸吮了好一陣子,小朱慢慢地又把舌頭從乳房下移到腹部,在肚臍的凹窩周圍舔著,他又再度移到三角褲上。他幹跪把舌頭在三角褲上舔著,把三角褲舔得濕濕的,口水透過了三角褲,擴散到陰毛上去,陰毛被舐得癢酥酥的。小花被舔得全身騷癢,混身不自在,她顫聲對小朱說:「小朱,你……你怎麼還不動手呀?」

小朱於是用手把三角褲的一邊扒開,使陰戶斜露在三角褲的外面,用舌尖把大陰唇一舔一開、一舐一閉地揉插著陰戶。小花的性慾被小朱這麼一舔,可就糟了,一發不可收拾,她開始騷動了,身子就像中了邪一樣,全身顫抖不已,刺激得小朱用手向她的三角褲動手了。可是小花把屁股放在椅子之上,所以脫不下來,小朱對小花說道:「小姐,請你高擡你的屁股一下。」

於是,小花就照著小朱的意思擡一下屁股,小朱順順利利地把三角褲脫了下來。他也把自己的皮帶解開、褲鏈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幾分鐘之內,說得精精光光的,絲亳不掛地赤身裸露在小花的面前。小花已經看見了小朱的肉棒挺直地一厥一厥在和她打招呼,仿佛在對小花說:「嗨!小花,咱們好久不見了,今天咱們又可重逢了。」

小朱躺到小花的身旁,左腿壓在小花的腿上,拼命地擦磨著她大腿。他用手指頭一按一彈地玩弄著奶頭,又用手指彈弄奶頭,使得奶頭上下左右地搖搖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之上,玩得好不一陣令人爽快。小花嬌嬌地說道:「小朱,你可別只顧著在我乳房上面打轉,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呢!你看,人家的洞穴已經被你挑逗得洪水外流了,你要是再不動手,等一會兒我們兩人,可能會被浸死在車子內面喲!」

「哇呀!那一定不得了,你的陰戶不就變成了超級水庫了嗎?只要一洩洪,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否則一定要被洪水沖走了,那時候,可就不得收拾了,我不曉得一年多不見,你的洞穴變得如此的厲害呀!令我大感驚訝,我看我得小心。」

小朱話一說完,就馬上上馬,小花也主動地把雙腳打開,閉上雙眼,靜靜地躺在椅子上,等待他的到來。正當小朱壓到小花身上的時候,小花又問了一次道:「小朱,你真的能好好地照顧我嗎?可不能欺騙我喲!」

「啊!我是絕對不會欺騙你的,你大可放心吧!小花,我對美麗的東西,一定是不會放棄的,永遠不會放棄的,我是會好好地照顧你的。」

小朱說完,小花終於完全放心,身心的束縛都解開了,不單任由小朱更進一步地壓下,更主動用手去握著小朱的陽具:一條經已多年沒有握過的東西。粗長的陽具,小花握在手中套弄了幾下,更一發不可收拾,肉棒朝天豎起,約有七吋長。肉棒的熱力散發著,從小花的掌手傳至她的心臟,令她心跳加促、肉洞滲出淫水。兩顆奶頭被小朱又啜又搓,茁壯硬突,變得更加敏感,小朱舐掃了她的奶頭幾下,小花就呵呵連聲呻吟,媚態畢露。小花雙眼眯成一線,想引棒入洞。小朱把她抱起,放在前座窗邊,和她玩六九式接吻,他分開小花兩條修長的大腿,頭哄近她的三角地帶,撥開被淫水浸潤的陰毛,伸出舌頭舐一舐她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啜吸她的肉洞。小花被他一啜,全身一震,大叫受不了,淫水又洶湧而出。「噢……好……舒服……呀……小朱……你舐……進去啦……呵……」

濕滑的舌頭竄入小花的陰道,揩撩她嬌嫩敏感的陰道壁,小花爽到欲仙欲死,叫得銷魂蝕骨,小朱的陽具又好象再脹大一點。小花握著小朱的陽具,放到嘴唇邊,見到他碩大的龜頭中央蛙口滲出透明的液體,她用舌尖撩一撩他的馬眼,舔去馬眼滲出的液體。她張大嘴巴,含著小朱的龜頭,然後把他小半截陽具沒入口腔。火辣辣的陽具浸在溫暖的口腔內,濕暖的唾液包圍著小朱的陽具,他好似在浸泡溫泉浴,舒暢無比。同樣,小花被他的舌頭撩入陰道也爽到飄飄然。「唔……唔……呵……呵……」

小花的嘴巴含著小朱的大陽具,只能從喉嚨發出低沉的呵呵聲。小朱也舐得差不多,一口都是小花的淫水,他要揮軍入洞了。兩人換過另一個姿勢,小花仰躺,小朱將她的小腿放在肩膊上,龜頭對準她濕淋淋的陰戶,挺一挺腰,「滋」

一聲便鑽入了她的桃源洞。他身體往下一沉,七吋長的大肉棒全沒入小花體內,只留兩顆春囊在洞外,粗大的肉棒長驅直入,龜頭頂到小花的花芯。「噢……喔……哎……喲……好……脹……呀……頂……到底……啦……」

小花的陰道本來已經很緊窄,加上小朱粗大的陽具一撐,令她有脹爆欲裂的感覺,沒有絲亳的空隙,緊緊包住小朱的大陽具。他開始一下一下抽送,每一下都頂到她的花芯,小花樂得搖頭擺腦、扭動腰肢,拚命挺高臀部迎合小朱抽送的衝擊。小花被小朱的大陽具抽了四、五十下,她浪叫得越來越瘋狂:「啊……噢……死……啦……你……插……死……我啦……大……力……插……爆我……喔……」

小朱埋頭苦幹,十分費力抽送,肉棒撞擊著她的陰戶,發出「拍拍」

聲響,他的呼吸聲也漸漸變得低沉,額角冒出汗珠。同樣小花也渾身發燙,兩隻大奶也滲出汗水,鼻尖浮現點點水珠。

小朱載著小花把車子拐向往山的小路上,這裏是一條僻靜的山路,小朱選擇一處草木多的地方把車停了。

「你帶我來這裏幹甚麼呀!」

「放心,不用害怕,我們好久沒有做愛了。」

「你休想!我真嘔心你們男人,只會做愛而已!」

「嘔心?你甚麼時候變成聖女了?」

小朱邪裏邪氣的說。「呸呸呸!你真不要臉!」

小朱嬉皮笑臉的,故意說歪的,道:「喲!怎麼一年不見,你倒正經起來了,你難道忘記我們和小申三個人搞過的樂事了嗎?」

「不要提以前的事了,我恨你們!」

「不提就不提,今天我們重修舊好吧!」

「你這一隻狗,我不會再和你這一種人好的。」

小朱不理會小花,兩隻魔手盡往她的身上敏感的乳房攻擊了。他氣喘咻咻的說:「說實在的,小花,你比以前漂亮多了,我實在禁不住要衝動起來,非動手不可了。」

小花還是沒有理他。小朱抱著阿花說:「算了吧!以前也是你自己樂意的呀!小花,答應我吧!我會好好的愛你的。」

小花用力的掙扎,但她如何能掙脫小朱強而有力的懷抱呢!她反問:「你愛我?你只是玩弄女人的魔鬼,色魔而已。」

小朱一邊用力抱著小花,一邊用手拉開她的衣服和胸罩,使小花的乳房暴露出來。「小花,我會愛你的,現在你比以前還成熟還漂亮,真的,我愛你,你瞧!你這雙乳房多麼豐滿、多麼誘人……咦……還有乳汁啊!」

小朱厚著臉皮的在小花的乳頭上吸吮著,小花軟化了,她有一點恨自己的懦弱,她嚶嚶的哭泣了。「咦!好好的,你怎麼哭了?我可沒有欺負你呀!」

「還說沒有欺負我,那你把我帶到這野地裏來幹甚麼?你……你說呀!你說呀!」

小花傷心的哭著。「小花,我是愛你才這樣做的,真的,我可以發誓給你聽呀!」

小朱一把將小花抱在懷內親吻著,好親熱的樣子。「怎麼啦!我發誓你還不相信呀!」

「就這樣愛嗎!」

「甚麼意思!」

小花眼睛眯成一線,俏皮的說:「你說愛我,就這樣的愛呀?然後……然後完了就不愛了嗎?你的愛情,就只有那麼幾分鐘呀?」

小朱為了達到目的,就不擇手段地,甜言蜜語的對小花誘騙說:「當然不是呀!我……我當然會繼續愛下去的,愛你愛一輩子,甚至到下一輩子、下兩輩子……沒有關係,亳無問題的。」

小花用一副半信半疑的懷疑眼光問小朱:「真的?你會愛我一輩子嗎?」

「我已經對你發過誓了,你還婆婆媽媽的,哆哆嗦嗦地,一點也不乾脆了。」

「嘿嘿!小朱,你急甚麼!我們可要把話先講清清楚,你以要把我怎麼處置呀?」

「你,你是說處理呀?哦……哦……你的意思是……」

「嘿!你既然愛我,不能光用嘴巴說說就算了,你必須把我帶走呀!」

「啊!你是說我們呀?」

小朱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啊」

了一聲,被嚇住了。小花看小朱的表情,心中平靜地說:「是的,是我們呀!你要想辦法帶著我遠走高飛,我們要生活在一起去,你說好不好?」

「那……那……」

小花一看小朱如此,臉色一變,大叫道:「那……那……那甚麼呀!如果不願意,就表示你說愛我,完全是假話,是騙人的,你只不過是想在我的身上洩一下獸欲罷了,是不是?小朱!」

「好哇!可是我們同居了,我可能會養不活你喲!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呀!」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我自會找工作的,只要你是真心的愛我,我甚麼都可以不要了。」

「我……我當然是真的愛你呀,唉!我……我真的太需要你了,嘻嘻……」

小朱那一副邪淫的猴急模樣,他迫不急待的把小花的裙子撩了起來。他眼底有一件半透明的三角褲,陰部若隱若現地出現在小朱面前,他垂涎欲滴的好色樣子,令人看了十分地害怕,心中恐懼。可是小花已經看慣他那一副嘴臉,也不足為奇了。「小朱,我……我們就在這呀?」

小花小聲的說。「這裏沒有人呀!雖然車子內是小了一點,可是也好舒服,只要把椅背放下就可以了,和床是沒有差別的,來,我幫你整椅子。」

小朱把身子稍微伏下,把小花的椅子調整好了,就來調整自己的椅背子。小朱把小花的上衣拉開來,一吸一吮地在戲弄小花的乳房。乳頭黑黝黝的,好象一顆黑色的大葡萄一樣,不但富有彈性,還有大量豐富乳汁,經過小朱這麼一吸一吮,幾乎連乳房中的乳汁也冒了出來。小花被小朱這一吸,吸得像是在哺育小孩一樣。小花在不知不覺間把手抱住小朱的頭,一手撫摸著小朱的臉在愛惜、撫弄他,使得豬仔狂欲大發,用舌頭在乳頭上舔著。小花的雙乳峰被吸吮了好一陣子,小朱慢慢地又把舌頭從乳房下移到腹部,在肚臍的凹窩周圍舔著,他又再度移到三角褲上。他幹跪把舌頭在三角褲上舔著,把三角褲舔得濕濕的,口水透過了三角褲,擴散到陰毛上去,陰毛被舐得癢酥酥的。小花被舔得全身騷癢,混身不自在,她顫聲對小朱說:「小朱,你……你怎麼還不動手呀?」

小朱於是用手把三角褲的一邊扒開,使陰戶斜露在三角褲的外面,用舌尖把大陰唇一舔一開、一舐一閉地揉插著陰戶。小花的性慾被小朱這麼一舔,可就糟了,一發不可收拾,她開始騷動了,身子就像中了邪一樣,全身顫抖不已,刺激得小朱用手向她的三角褲動手了。可是小花把屁股放在椅子之上,所以脫不下來,小朱對小花說道:「小姐,請你高擡你的屁股一下。」

於是,小花就照著小朱的意思擡一下屁股,小朱順順利利地把三角褲脫了下來。他也把自己的皮帶解開、褲鏈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幾分鐘之內,說得精精光光的,絲亳不掛地赤身裸露在小花的面前。小花已經看見了小朱的肉棒挺直地一厥一厥在和她打招呼,仿佛在對小花說:「嗨!小花,咱們好久不見了,今天咱們又可重逢了。」

小朱躺到小花的身旁,左腿壓在小花的腿上,拼命地擦磨著她大腿。他用手指頭一按一彈地玩弄著奶頭,又用手指彈弄奶頭,使得奶頭上下左右地搖搖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之上,玩得好不一陣令人爽快。小花嬌嬌地說道:「小朱,你可別只顧著在我乳房上面打轉,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呢!你看,人家的洞穴已經被你挑逗得洪水外流了,你要是再不動手,等一會兒我們兩人,可能會被浸死在車子內面喲!」

「哇呀!那一定不得了,你的陰戶不就變成了超級水庫了嗎?只要一洩洪,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否則一定要被洪水沖走了,那時候,可就不得收拾了,我不曉得一年多不見,你的洞穴變得如此的厲害呀!令我大感驚訝,我看我得小心。」

小朱話一說完,就馬上上馬,小花也主動地把雙腳打開,閉上雙眼,靜靜地躺在椅子上,等待他的到來。正當小朱壓到小花身上的時候,小花又問了一次道:「小朱,你真的能好好地照顧我嗎?可不能欺騙我喲!」

「啊!我是絕對不會欺騙你的,你大可放心吧!小花,我對美麗的東西,一定是不會放棄的,永遠不會放棄的,我是會好好地照顧你的。」

小朱說完,小花終於完全放心,身心的束縛都解開了,不單任由小朱更進一步地壓下,更主動用手去握著小朱的陽具:一條經已多年沒有握過的東西。粗長的陽具,小花握在手中套弄了幾下,更一發不可收拾,肉棒朝天豎起,約有七吋長。肉棒的熱力散發著,從小花的掌手傳至她的心臟,令她心跳加促、肉洞滲出淫水。兩顆奶頭被小朱又啜又搓,茁壯硬突,變得更加敏感,小朱舐掃了她的奶頭幾下,小花就呵呵連聲呻吟,媚態畢露。小花雙眼眯成一線,想引棒入洞。小朱把她抱起,放在前座窗邊,和她玩六九式接吻,他分開小花兩條修長的大腿,頭哄近她的三角地帶,撥開被淫水浸潤的陰毛,伸出舌頭舐一舐她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啜吸她的肉洞。小花被他一啜,全身一震,大叫受不了,淫水又洶湧而出。「噢……好……舒服……呀……小朱……你舐……進去啦……呵……」

濕滑的舌頭竄入小花的陰道,揩撩她嬌嫩敏感的陰道壁,小花爽到欲仙欲死,叫得銷魂蝕骨,小朱的陽具又好象再脹大一點。小花握著小朱的陽具,放到嘴唇邊,見到他碩大的龜頭中央蛙口滲出透明的液體,她用舌尖撩一撩他的馬眼,舔去馬眼滲出的液體。她張大嘴巴,含著小朱的龜頭,然後把他小半截陽具沒入口腔。火辣辣的陽具浸在溫暖的口腔內,濕暖的唾液包圍著小朱的陽具,他好似在浸泡溫泉浴,舒暢無比。同樣,小花被他的舌頭撩入陰道也爽到飄飄然。「唔……唔……呵……呵……」

小花的嘴巴含著小朱的大陽具,只能從喉嚨發出低沉的呵呵聲。小朱也舐得差不多,一口都是小花的淫水,他要揮軍入洞了。兩人換過另一個姿勢,小花仰躺,小朱將她的小腿放在肩膊上,龜頭對準她濕淋淋的陰戶,挺一挺腰,「滋」

一聲便鑽入了她的桃源洞。他身體往下一沉,七吋長的大肉棒全沒入小花體內,只留兩顆春囊在洞外,粗大的肉棒長驅直入,龜頭頂到小花的花芯。「噢……喔……哎……喲……好……脹……呀……頂……到底……啦……」

小花的陰道本來已經很緊窄,加上小朱粗大的陽具一撐,令她有脹爆欲裂的感覺,沒有絲亳的空隙,緊緊包住小朱的大陽具。他開始一下一下抽送,每一下都頂到她的花芯,小花樂得搖頭擺腦、扭動腰肢,拚命挺高臀部迎合小朱抽送的衝擊。小花被小朱的大陽具抽了四、五十下,她浪叫得越來越瘋狂:「啊……噢……死……啦……你……插……死……我啦……大……力……插……爆我……喔……」

小朱埋頭苦幹,十分費力抽送,肉棒撞擊著她的陰戶,發出「拍拍」

聲響,他的呼吸聲也漸漸變得低沉,額角冒出汗珠。同樣小花也渾身發燙,兩隻大奶也滲出汗水,鼻尖浮現點點水珠。

文章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家族大亂倫
已婚同事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我的媽媽白玉貞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玩火的故事
和網絡老公做愛
隨機文章:
柔兒被姐夫強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我和女同事上床(真人真事) 洗頭房浪姐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