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郭助教的床上,躺著兩位美貌青春的女大學生。

兩人都有一對難得一見、傲人而飽滿雙峰,只是一個看來文弱清秀,而另一個看來干練有主見。

兩人身上布滿了做愛後的痕跡,身上三個妙處,都充滿著男人黏稠的精液。

然而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其中文弱的那一個,私處血跡斑斑,竟是第一次?

(呵呵……接下來…該下一步計畫了……)

郭助教看著床上兩具美好的胴體,對自己這麼說著。

說起來,這郭助教實在是一個可怕的天才,他不只是個藝術博士,更擁有物理、化學、心理學、室內設計……等近十個博士學位。

但是,會讀書不代表他的人生過得幸福、順利。

當他發現的時候,他再沒有一個可以稱得上朋友的人,甚至連暗戀的女人都早已結婚生子,嫁給他一向看不起的小工程師。

鑽牛角尖的個性,最後終於讓他發狂,他要奪回他的女人,奪回屬於他的東西。最後,他走入了催眠的魔咒之中。他發現,人類對光,或者說對顏色,會有各種不同的感受。而把顏色進展到圖形時,甚至會有不同的意思包含在里頭。再配合各種燈光和擺設的設計,就可以讓人在長久的接觸下,不知不覺的接受這些有意義的“意思”,就如同催眠的暗示一般。再加上他在顏料里加入了他所調配出來化學藥劑,那會散發出一種人類感覺不出來的味道,但是卻會讓聞到的人心情放松,並更加容易接受暗示。

免費A片

他在畫中加入了一些暗示,一些能改編別人的人生的暗示。

然後,計畫便開始了……

在台灣的中部,有一個號稱“台灣的東大”的美麗校園、輩地一百五十頃的完全學校。

紀筱雅是一個今年剛轉學進來的轉學生。身為轉學生的她,理所當然沒有多少朋友。雖然不是說與班上的同學不合,但總是有種相處不來的感覺。幸好,這是一座美麗的校園,而且是一座充滿了藝術氣息的校園。甚至在學校里,就有一座規模不小的美術館。喜愛美術的她,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放松自我,盡情享受沈浸在美好事物中的感覺。

「筱雅學妹!筱雅學妹……」

她回頭一看,原來是系上的學姊?楊佩婷,她是一個溫柔、熱心而且才貌雙具的學姊,雖然總是一副女強人的樣子,卻如一個大姐姐般,常常擔心紀筱雅這個難以融入班上的轉學生。

「呵呵…佩婷學姊,跑慢點,我又不會跑掉……」筱雅輕笑的說道。

「呼…呼……還跑慢一點呢,不把你叫住,你又不知道神遊到哪去了……」說到這,兩人不由得一起輕笑了起來。

「好了,別笑了,說正事呢……」

「什麼正事?」筱雅好奇的望著學姊。

「這次系上轉來的那個新助教準備辦一個個展,所以要找幾個學弟妹出公差,要幫忙傭置,學姊這一組還缺一個人,學妹你看……?」

「嗯……」筱雅側著頭可愛的思考著。

(那個新助教啊……好像叫郭俊男還是郭俊龍的…長相蠻普通的…聽說外面評價很高…不過抽象畫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見仁見智了……希望不要是個被捧起來的繡花枕頭……)雖然內心在思考著一些不怎麼可愛的東西。

「學妹……」

看著佩婷著急的樣子,筱雅更是裝模作樣的想了好一會兒。

「嗯……三頓吃到飽,野宴級的!」

佩婷聽了一呆,馬上討價還價︰「一頓,上闔屋級的!」

「不行,至少兩頓野宴!」

「好,成交!」

兩人相視一笑。

半個月後,這個簡單的個展就屋置好了。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在學姊的領導之下,大家很融洽的把工作做完。而筱雅也改變了自己的心態,雖然助教長得普通,但他的畫確實有其魅力,雖然不是很清楚其中的意境,但是所有組員還是跟筱雅一樣的愛上了這些畫。

一方面是因為喜愛這些畫的關系,再加上這次個展從你置、燈光乃至裝潢,都由她們一手包辦,讓所有人都像生出了小雞的母雞一般,即使沒有輪到顧櫃台的班,也忍不住幾乎天天來報到。

這一天,輪到筱雅和佩婷一起顧櫃台,到了正要打烊休息的時間。

「嘶……」筱雅一邊收拾一邊深吸了一口氣,感嘆的說道︰「呼……明明都是同樣的顏料味道,怎麼是覺得這里的特別好聞呢…?」

「呵呵……你那是心理作用……自己的兒子總會比別人好,費了那麼多功夫搞這個個展,不當她是兒子怎麼行呢……?」

「呵呵…那倒也是……」

兩人一邊說笑,一邊收拾,很快就做好了一切,可以準備回家了。

「咦?老師,你怎麼來了?」

聽到佩婷驚喜的聲音,筱雅回頭一看,果然是郭助教。

「呵呵…你們兩個明後兩天都放假吧?」

兩人齊齊點頭。

「其實這次因為空間的關系,還有幾張圖放在老師台北家里沒擺出來,老師等下要回台北一趟,問看看你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啊!」佩婷爽快的答應了。

(可是…就兩個孤身女子跑去老師家……)

筱雅心里疑問剛升起,馬上一股強烈的想法沖擊她的腦海……

(…!老師……對……!………相……!)

「嗚……」劇烈的感覺讓筱雅不由得呻吟了出來。

「筱雅,你怎麼了?」佩婷馬上關心的問道。

「不…沒什麼……」接著筱雅又迷惑的呢喃著︰「我剛剛…好像在想著什麼……」

(啊…!對了……我剛剛在想,這麼晚了去打擾老師,會不會不大好?)

不過想去看老師的畫的欲望壓過了一切,筱雅便按過不提。

到了停車場,郭助教貼心的讓兩個女孩子坐在後座,微笑的說道︰「你們兩個今天顧櫃台顧了一整天,都累了吧?今天讓老師充當司機,你們兩個先在後座睡一下吧?」

兩女欣然接受。

上了車,筱雅舒適的坐在後座,聞著車上淡淡的香水味,聽著老師放的不知名的音樂,不可思議的居然有種如同回到母親懷抱一般的感覺,讓筱雅很快的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筱雅只覺得若能永遠這樣維持下去,是件多麼美好的事。但是要維持什麼呢?她不知道。

「筱雅,筱雅……」

「嗚…」

「筱雅,已經到老師的家了喔,你該起床了喔……」

「嗯……」

筱雅還有點迷糊,但一下就清醒了起來。

「咦?學姊,你什麼時候跑到前座去坐了啊?」

「呵呵……你這小睡豬,剛剛開到一半到休息站休息的時候,我看你睡得跟死豬一樣,我又睡不著,就來前面陪老師聊天言……」

一行人邊聊天邊走入屋內,那是一棟在湖邊的透天別墅。

「咦?學姊,你身上怎麼有一股好好聞的味道?怎麼嘴巴也有?你剛剛吃了什麼嗎?」

佩婷聞言臉色一紅,只是含糊的敷衍著︰「呵呵…這是學姊最近發現的一種養顏聖品……等下再介紹給你吃……我們先進去吧……」

筱雅不疑有她,趕緊跟著學姊進入屋內,卻沒發現學姊的內褲早已不翼而飛,內里更注滿了一股與學姊嘴里味道相同、白色而濃稠的液體……

進入屋內後,學姊先跑到了別的房間去,似乎是要換衣服。

(奇怪?學姊有帶衣服來換嗎?)

但是想看老師的畫的欲望實在太過強烈了,顧不得其他,筱雅先跟老師去看他沒發表的畫。

一進入擺畫的房間,筱雅就感到有一股強烈的感覺,從視覺開始,沖擊她的意識。整個房間,從燈光、擺設、裝潢直至畫本身,完美的融為一體,彷 在敘述一則攸遠的詩篇,那內容,彷如可以吟唱出來……

「我絕對相信老師…」

「老師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

「我的身體、心靈乃至靈魂,都是屬於老師的……」

「老師是我生命中的一切,我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取悅老師……」

不知不覺中,筱雅口中低聲敘述著這些內容,但她的意識還停留在對畫的感動,完全沒意識到,她的靈魂與身體,已經出賣了她的一切,給那個被他稱作老師的男人。

「……你將……,…把……,…走………」

耳邊,似乎聽到老師說了很多話,但是筱雅的意識卻沒聽進一句,她知道這樣很沒禮貌,但房里的畫給她的沖擊太大了,大到讓她無法自己。

筱雅終於發現只剩她一個人在這個房間中。雖然她還想繼續欣賞這些畫,但她的內心總覺得有些事要去做,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事。她走出了房間,屋外的燈光色調似乎變了,但又好像沒變。她彷 感受到一段段的訊息湧入腦中,但又好像什麼都沒有。她決定順著那種感覺走。就像曾經做過了無數次一般,她順著走廊,彎了幾個彎,走進一個房間中。

房內擺滿了無數衣物,但是筱雅熟練的打開其中一個櫃子,拿出了一套衣服。

那是一套cos朝比奈實玖留的女僕裝,緊身的束腰完美的突出筱雅那對雄偉而飽滿的Fcup巨乳,誘人的迷你裙,更將她那對修長、性感的雙腿裸露出來。雖然順著感覺穿了這套衣服,但是筱雅的心里一樣感到極度的害羞。

(這…這套衣服…怎麼……怎麼設計成這樣……好像要叫色狼來侵犯似的……)

少看小說漫畫的筱雅當然不知道,從某方面來說,這套衣服確實是設計來讓人侵犯的。

雖然害羞,但是筱雅還是繼續照著感覺給她的訊息走,她覺得那會是她人生唯一的意義。

害羞的走出房間,繼續走著,筱雅並沒有發覺,從她把小褲褲脫下後,她並沒有再穿上另一條。

「啊…!」

走到了目的地,打開門,老師和學姊正在沙發那看著電視。

兩人對筱雅的穿著沒有感到任何訝異。

而筱雅也沒有對老師和學姊正在做的事感到任何疑惑。

或者說,把所有的疑惑正常化……

(嗯…學姊怎麼只穿著一件襯衫,胸罩和小褲褲都被看到了……)

(嗚……是了…屋里有點熱呢……學姊這樣穿也是正常的……)

(學姊跪在老師面前…好像在做什麼……)

(啊…是了…學生跪在老師面前,馴服的聽從老師的指示…是件正常的事……)

(嗚…學姊正在做什麼呢……她用嘴巴舔著老師胯下那根長長黑黑的東西……)

(是在做什麼呢……?)

室內散發著一股奇異的氣氛,讓筱雅靜靜的看著學姊的動作。

她看得很專注,就像學姊服侍老師一樣的專注,看著學姊一下用手,一下用口舌,一下又用她胸前那Ecup的巨峰夾住那一根長長黑黑的東西,彷如身感同受。

「嗚……」

過了好一陣子,老師好像感到很舒服,從那東西里噴出了許多白色黏稠液體。

「呼……」

這時老師似乎終於注意到了剛走進來的筱雅。老師等待佩婷用嘴巴將他的下體清理乾淨,在佩婷耳邊似乎說了句什麼,佩婷便臉色一變,雙眼茫然的直視前方,然後郭助教便不管她站起身來,走到筱雅身前。

(老…老師走過來了……)

(老師的身體……有股好好聞的味道……好想一直聞下去……)

(老師…老師對我笑了……)

筱雅緊張的看著身前正微笑著的老師。

「筱雅,你的媽媽是不是叫張怡雪,曾是XX大學XX系……」

筱雅雖然不知道老師為什麼知道這些,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嘿…」老師嘴角露出了一絲獰笑︰「果然沒錯……」

筱雅不知道老師在說什麼、為什麼會笑,只覺得老師的一舉一動都吸引著她,讓她陶醉在其中。

「啊…老師……」

老師伸出他的右手,隔著衣服把玩著筱雅雄偉的乳房。

「怎麼?不喜歡老師這麼作嗎?」

「不…筱雅……筱雅喜歡老師做的一切……」

「那老師現在正在做什麼呢…?」

「老師…老師正在摸…摸筱雅的……的…胸部……」

「不對,老師正在摸母狗筱雅淫賤的大奶子!」

「老…老師正在……正在摸母…母狗筱雅…淫賤的大…大奶子……」

筱雅羞紅了可愛的小臉,雖然老師要她做的一切都是對的,但是這麼下流的話,還是讓小雅感到極度的害羞。

「哼…果然是遺傳嗎……這對用來勾引公狗的大奶子……」

「屋里的畫!」突然,筱雅聽到老師說了什麼,然後她就失去了意識。看著筱雅眼神茫然的看著前方,如同一個精的洋娃娃一般,郭助教確定她又一次進入了催眠狀態。

「呵呵…」郭助教得意的看著他的戰利品︰「沒想到真的能夠成功……」

「不過第二個實驗品而已……就已經熟練得近乎老手……」

「人要墮落,果然是如此的簡單啊……」

郭助教微笑的看著兩個美女,就這麼茫然無助的直視著前方。他享受著這種掌握一切的感覺。

她們將會柔順的服從他。她們將再不會背叛。她們,是屬於他的!

一個禮拜後,這天又是筱雅和佩婷輪班。

那天過後,筱雅約了她的姊姊和媽媽一起來看這個她們一起精心 嬉的個展,果然姊姊和媽媽也一起愛上了老師的畫。

而令人驚訝的是,媽媽和老師以前居然是大學同學,還同班了四年,不過兩人沒什麼交集就是了。

從那之後,姊姊和媽媽天天都會跑來這里看畫展。這不,她們兩人又站在那里看了。

「媽,姊,美術館該打烊了喔…」

「嗯……」

兩人都沈迷在畫中,舍不得離開。

「媽,姊,其實老師還有些畫放在台北家里,你們要不要去看?」

兩人忙不跌的點頭。

(果然老師的畫美好得會讓人沈迷呢,才一提馬上就急著答應,都不懂得考慮其他的事了呢……)

接下來,由學姊開車,四人一起上台北。

一上車,筱雅就開了一個隱密的機關,讓後座充滿老師所調配的藥劑,並打開音樂,這會讓坐在後座的媽媽和姊姊更加的服從,只服從於老師……

(嗯……晚上…老師又會多兩只聽話的小母狗了呢……)

(真期待…當我跟姊姊還有媽媽都脫光了衣服……翹起我們那淫蕩的小屁屁……老師會用他的大棒棒先誰呢……?)

筱雅相信,這個問題很快她就會知道了。而且老師的母狗,也將會越來越多。不管是系上的美女老師還是系上學生,亦或者這些人的家人朋友,她們都將只會有同樣的一個命運。成為老師馴服而可愛的小母狗……

這是我從催眠物戀中找來的,也忘了題目了,所以直接寫催眠物戀了。

郭助教的床上,躺著兩位美貌青春的女大學生。

兩人都有一對難得一見、傲人而飽滿雙峰,只是一個看來文弱清秀,而另一個看來干練有主見。

兩人身上布滿了做愛後的痕跡,身上三個妙處,都充滿著男人黏稠的精液。

然而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其中文弱的那一個,私處血跡斑斑,竟是第一次?

(呵呵……接下來…該下一步計畫了……)

郭助教看著床上兩具美好的胴體,對自己這麼說著。

說起來,這郭助教實在是一個可怕的天才,他不只是個藝術博士,更擁有物理、化學、心理學、室內設計……等近十個博士學位。

但是,會讀書不代表他的人生過得幸福、順利。

當他發現的時候,他再沒有一個可以稱得上朋友的人,甚至連暗戀的女人都早已結婚生子,嫁給他一向看不起的小工程師。

鑽牛角尖的個性,最後終於讓他發狂,他要奪回他的女人,奪回屬於他的東西。最後,他走入了催眠的魔咒之中。他發現,人類對光,或者說對顏色,會有各種不同的感受。而把顏色進展到圖形時,甚至會有不同的意思包含在里頭。再配合各種燈光和擺設的設計,就可以讓人在長久的接觸下,不知不覺的接受這些有意義的“意思”,就如同催眠的暗示一般。再加上他在顏料里加入了他所調配出來化學藥劑,那會散發出一種人類感覺不出來的味道,但是卻會讓聞到的人心情放松,並更加容易接受暗示。

他在畫中加入了一些暗示,一些能改編別人的人生的暗示。

然後,計畫便開始了……

在台灣的中部,有一個號稱“台灣的東大”的美麗校園、輩地一百五十頃的完全學校。

紀筱雅是一個今年剛轉學進來的轉學生。身為轉學生的她,理所當然沒有多少朋友。雖然不是說與班上的同學不合,但總是有種相處不來的感覺。幸好,這是一座美麗的校園,而且是一座充滿了藝術氣息的校園。甚至在學校里,就有一座規模不小的美術館。喜愛美術的她,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放松自我,盡情享受沈浸在美好事物中的感覺。

「筱雅學妹!筱雅學妹……」

她回頭一看,原來是系上的學姊?楊佩婷,她是一個溫柔、熱心而且才貌雙具的學姊,雖然總是一副女強人的樣子,卻如一個大姐姐般,常常擔心紀筱雅這個難以融入班上的轉學生。

「呵呵…佩婷學姊,跑慢點,我又不會跑掉……」筱雅輕笑的說道。

「呼…呼……還跑慢一點呢,不把你叫住,你又不知道神遊到哪去了……」說到這,兩人不由得一起輕笑了起來。

「好了,別笑了,說正事呢……」

「什麼正事?」筱雅好奇的望著學姊。

「這次系上轉來的那個新助教準備辦一個個展,所以要找幾個學弟妹出公差,要幫忙傭置,學姊這一組還缺一個人,學妹你看……?」

「嗯……」筱雅側著頭可愛的思考著。

(那個新助教啊……好像叫郭俊男還是郭俊龍的…長相蠻普通的…聽說外面評價很高…不過抽象畫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見仁見智了……希望不要是個被捧起來的繡花枕頭……)雖然內心在思考著一些不怎麼可愛的東西。

「學妹……」

看著佩婷著急的樣子,筱雅更是裝模作樣的想了好一會兒。

「嗯……三頓吃到飽,野宴級的!」

佩婷聽了一呆,馬上討價還價︰「一頓,上闔屋級的!」

「不行,至少兩頓野宴!」

「好,成交!」

兩人相視一笑。

半個月後,這個簡單的個展就屋置好了。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在學姊的領導之下,大家很融洽的把工作做完。而筱雅也改變了自己的心態,雖然助教長得普通,但他的畫確實有其魅力,雖然不是很清楚其中的意境,但是所有組員還是跟筱雅一樣的愛上了這些畫。

一方面是因為喜愛這些畫的關系,再加上這次個展從你置、燈光乃至裝潢,都由她們一手包辦,讓所有人都像生出了小雞的母雞一般,即使沒有輪到顧櫃台的班,也忍不住幾乎天天來報到。

這一天,輪到筱雅和佩婷一起顧櫃台,到了正要打烊休息的時間。

「嘶……」筱雅一邊收拾一邊深吸了一口氣,感嘆的說道︰「呼……明明都是同樣的顏料味道,怎麼是覺得這里的特別好聞呢…?」

「呵呵……你那是心理作用……自己的兒子總會比別人好,費了那麼多功夫搞這個個展,不當她是兒子怎麼行呢……?」

「呵呵…那倒也是……」

兩人一邊說笑,一邊收拾,很快就做好了一切,可以準備回家了。

「咦?老師,你怎麼來了?」

聽到佩婷驚喜的聲音,筱雅回頭一看,果然是郭助教。

「呵呵…你們兩個明後兩天都放假吧?」

兩人齊齊點頭。

「其實這次因為空間的關系,還有幾張圖放在老師台北家里沒擺出來,老師等下要回台北一趟,問看看你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啊!」佩婷爽快的答應了。

(可是…就兩個孤身女子跑去老師家……)

筱雅心里疑問剛升起,馬上一股強烈的想法沖擊她的腦海……

(…!老師……對……!………相……!)

「嗚……」劇烈的感覺讓筱雅不由得呻吟了出來。

「筱雅,你怎麼了?」佩婷馬上關心的問道。

「不…沒什麼……」接著筱雅又迷惑的呢喃著︰「我剛剛…好像在想著什麼……」

(啊…!對了……我剛剛在想,這麼晚了去打擾老師,會不會不大好?)

不過想去看老師的畫的欲望壓過了一切,筱雅便按過不提。

到了停車場,郭助教貼心的讓兩個女孩子坐在後座,微笑的說道︰「你們兩個今天顧櫃台顧了一整天,都累了吧?今天讓老師充當司機,你們兩個先在後座睡一下吧?」

兩女欣然接受。

上了車,筱雅舒適的坐在後座,聞著車上淡淡的香水味,聽著老師放的不知名的音樂,不可思議的居然有種如同回到母親懷抱一般的感覺,讓筱雅很快的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筱雅只覺得若能永遠這樣維持下去,是件多麼美好的事。但是要維持什麼呢?她不知道。

「筱雅,筱雅……」

「嗚…」

「筱雅,已經到老師的家了喔,你該起床了喔……」

「嗯……」

筱雅還有點迷糊,但一下就清醒了起來。

「咦?學姊,你什麼時候跑到前座去坐了啊?」

「呵呵……你這小睡豬,剛剛開到一半到休息站休息的時候,我看你睡得跟死豬一樣,我又睡不著,就來前面陪老師聊天言……」

一行人邊聊天邊走入屋內,那是一棟在湖邊的透天別墅。

「咦?學姊,你身上怎麼有一股好好聞的味道?怎麼嘴巴也有?你剛剛吃了什麼嗎?」

佩婷聞言臉色一紅,只是含糊的敷衍著︰「呵呵…這是學姊最近發現的一種養顏聖品……等下再介紹給你吃……我們先進去吧……」

筱雅不疑有她,趕緊跟著學姊進入屋內,卻沒發現學姊的內褲早已不翼而飛,內里更注滿了一股與學姊嘴里味道相同、白色而濃稠的液體……

進入屋內後,學姊先跑到了別的房間去,似乎是要換衣服。

(奇怪?學姊有帶衣服來換嗎?)

但是想看老師的畫的欲望實在太過強烈了,顧不得其他,筱雅先跟老師去看他沒發表的畫。

一進入擺畫的房間,筱雅就感到有一股強烈的感覺,從視覺開始,沖擊她的意識。整個房間,從燈光、擺設、裝潢直至畫本身,完美的融為一體,彷 在敘述一則攸遠的詩篇,那內容,彷如可以吟唱出來……

「我絕對相信老師…」

「老師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

「我的身體、心靈乃至靈魂,都是屬於老師的……」

「老師是我生命中的一切,我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取悅老師……」

不知不覺中,筱雅口中低聲敘述著這些內容,但她的意識還停留在對畫的感動,完全沒意識到,她的靈魂與身體,已經出賣了她的一切,給那個被他稱作老師的男人。

「……你將……,…把……,…走………」

耳邊,似乎聽到老師說了很多話,但是筱雅的意識卻沒聽進一句,她知道這樣很沒禮貌,但房里的畫給她的沖擊太大了,大到讓她無法自己。

筱雅終於發現只剩她一個人在這個房間中。雖然她還想繼續欣賞這些畫,但她的內心總覺得有些事要去做,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事。她走出了房間,屋外的燈光色調似乎變了,但又好像沒變。她彷 感受到一段段的訊息湧入腦中,但又好像什麼都沒有。她決定順著那種感覺走。就像曾經做過了無數次一般,她順著走廊,彎了幾個彎,走進一個房間中。

房內擺滿了無數衣物,但是筱雅熟練的打開其中一個櫃子,拿出了一套衣服。

那是一套cos朝比奈實玖留的女僕裝,緊身的束腰完美的突出筱雅那對雄偉而飽滿的Fcup巨乳,誘人的迷你裙,更將她那對修長、性感的雙腿裸露出來。雖然順著感覺穿了這套衣服,但是筱雅的心里一樣感到極度的害羞。

(這…這套衣服…怎麼……怎麼設計成這樣……好像要叫色狼來侵犯似的……)

少看小說漫畫的筱雅當然不知道,從某方面來說,這套衣服確實是設計來讓人侵犯的。

雖然害羞,但是筱雅還是繼續照著感覺給她的訊息走,她覺得那會是她人生唯一的意義。

害羞的走出房間,繼續走著,筱雅並沒有發覺,從她把小褲褲脫下後,她並沒有再穿上另一條。

「啊…!」

走到了目的地,打開門,老師和學姊正在沙發那看著電視。

兩人對筱雅的穿著沒有感到任何訝異。

而筱雅也沒有對老師和學姊正在做的事感到任何疑惑。

或者說,把所有的疑惑正常化……

(嗯…學姊怎麼只穿著一件襯衫,胸罩和小褲褲都被看到了……)

(嗚……是了…屋里有點熱呢……學姊這樣穿也是正常的……)

(學姊跪在老師面前…好像在做什麼……)

(啊…是了…學生跪在老師面前,馴服的聽從老師的指示…是件正常的事……)

(嗚…學姊正在做什麼呢……她用嘴巴舔著老師胯下那根長長黑黑的東西……)

(是在做什麼呢……?)

室內散發著一股奇異的氣氛,讓筱雅靜靜的看著學姊的動作。

她看得很專注,就像學姊服侍老師一樣的專注,看著學姊一下用手,一下用口舌,一下又用她胸前那Ecup的巨峰夾住那一根長長黑黑的東西,彷如身感同受。

「嗚……」

過了好一陣子,老師好像感到很舒服,從那東西里噴出了許多白色黏稠液體。

「呼……」

這時老師似乎終於注意到了剛走進來的筱雅。老師等待佩婷用嘴巴將他的下體清理乾淨,在佩婷耳邊似乎說了句什麼,佩婷便臉色一變,雙眼茫然的直視前方,然後郭助教便不管她站起身來,走到筱雅身前。

(老…老師走過來了……)

(老師的身體……有股好好聞的味道……好想一直聞下去……)

(老師…老師對我笑了……)

筱雅緊張的看著身前正微笑著的老師。

「筱雅,你的媽媽是不是叫張怡雪,曾是XX大學XX系……」

筱雅雖然不知道老師為什麼知道這些,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嘿…」老師嘴角露出了一絲獰笑︰「果然沒錯……」

筱雅不知道老師在說什麼、為什麼會笑,只覺得老師的一舉一動都吸引著她,讓她陶醉在其中。

「啊…老師……」

老師伸出他的右手,隔著衣服把玩著筱雅雄偉的乳房。

「怎麼?不喜歡老師這麼作嗎?」

「不…筱雅……筱雅喜歡老師做的一切……」

「那老師現在正在做什麼呢…?」

「老師…老師正在摸…摸筱雅的……的…胸部……」

「不對,老師正在摸母狗筱雅淫賤的大奶子!」

「老…老師正在……正在摸母…母狗筱雅…淫賤的大…大奶子……」

筱雅羞紅了可愛的小臉,雖然老師要她做的一切都是對的,但是這麼下流的話,還是讓小雅感到極度的害羞。

「哼…果然是遺傳嗎……這對用來勾引公狗的大奶子……」

「屋里的畫!」突然,筱雅聽到老師說了什麼,然後她就失去了意識。看著筱雅眼神茫然的看著前方,如同一個精的洋娃娃一般,郭助教確定她又一次進入了催眠狀態。

「呵呵…」郭助教得意的看著他的戰利品︰「沒想到真的能夠成功……」

「不過第二個實驗品而已……就已經熟練得近乎老手……」

「人要墮落,果然是如此的簡單啊……」

郭助教微笑的看著兩個美女,就這麼茫然無助的直視著前方。他享受著這種掌握一切的感覺。

她們將會柔順的服從他。她們將再不會背叛。她們,是屬於他的!

一個禮拜後,這天又是筱雅和佩婷輪班。

那天過後,筱雅約了她的姊姊和媽媽一起來看這個她們一起精心 嬉的個展,果然姊姊和媽媽也一起愛上了老師的畫。

而令人驚訝的是,媽媽和老師以前居然是大學同學,還同班了四年,不過兩人沒什麼交集就是了。

從那之後,姊姊和媽媽天天都會跑來這里看畫展。這不,她們兩人又站在那里看了。

「媽,姊,美術館該打烊了喔…」

「嗯……」

兩人都沈迷在畫中,舍不得離開。

「媽,姊,其實老師還有些畫放在台北家里,你們要不要去看?」

兩人忙不跌的點頭。

(果然老師的畫美好得會讓人沈迷呢,才一提馬上就急著答應,都不懂得考慮其他的事了呢……)

接下來,由學姊開車,四人一起上台北。

一上車,筱雅就開了一個隱密的機關,讓後座充滿老師所調配的藥劑,並打開音樂,這會讓坐在後座的媽媽和姊姊更加的服從,只服從於老師……

(嗯……晚上…老師又會多兩只聽話的小母狗了呢……)

(真期待…當我跟姊姊還有媽媽都脫光了衣服……翹起我們那淫蕩的小屁屁……老師會用他的大棒棒先誰呢……?)

筱雅相信,這個問題很快她就會知道了。而且老師的母狗,也將會越來越多。不管是系上的美女老師還是系上學生,亦或者這些人的家人朋友,她們都將只會有同樣的一個命運。成為老師馴服而可愛的小母狗……

這是我從催眠物戀中找來的,也忘了題目了,所以直接寫催眠物戀了。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2.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家族大亂倫
已婚同事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我的媽媽白玉貞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玩火的故事
和網絡老公做愛
隨機文章:
柔兒被姐夫強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教授與女友的故事 能幹的嫂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