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康啷」

一聲,浴室傳出巨響,偉田原本正在電腦前上網,被嚇了一跳,趕緊衝向浴室.「如如?如如?」

浴室的門依然鎖著,裡面毫無回應.文如是偉田的女兒,今年剛滿17歲.從文如14歲那年起,偉田就與妻子離異,前妻總是抱怨他太投入工作,回到家又總是窩在自己的房裡,最後終於忍受不住,丟下父女倆自己跑了.自怨自艾的偉田因此更加消沈,在生活上更是邋遢,變成一個標準的魯蛇男.文如失去母親之後,生活更加憂鬱,使得原本就生得纖瘦的體態,更增添幾分單薄.不隻是瘦弱,文如的胸部發育還比不上同年齡的女孩,大約隻有A罩杯.雖然如此,他卻有著相當白皙的肌膚,以及水蛇般的纖細腰身.由於實在是太瘦了,既使雙腿併攏夾緊,股間還是會有一大塊空隙.配上他瓜子臉蛋及深邃的輪廓,還真有成為超模的潛力.

可惜頹廢的父親無法好好照顧正值青春的文如,加上日積月累的冷漠,使得文如對她的父親感到嫌惡.他在心中責怪不盡責的父親,認為他是家庭失和的罪魁禍首.即便如此,偉田還是執意用「如如」

來稱呼女兒,那是她小時候的暱稱,這點更增加了文如對父親的反感.偉田得不到女兒回應,而且已經敲了許久的門,心覺不妥,費了一番力氣,把門給踹了開.映入眼簾的景象令他大為震驚.隻見文如穿著睡衣,側倒在一攤血水之中,猶如胎兒在母體中的姿勢,睡褲則是褪到了膝蓋,隱約可見一絲血絲從其股間汨汨流出.當下研判應該是月經來潮,併發貧血造成的昏迷.偉田趕緊上前檢查女兒的生命跡象,呼吸心跳皆正常,這才鬆了一口氣.偉田想到自己剛剛緊張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不經意間,再次的瞥見女兒白皙的腰臀,驚覺不妥,女兒隨時會醒來,這種情境豈不是尷尬.卻在這時,偉田感到一股下體的強烈腫脹感,原來他竟然對自己的女兒有了生理反應,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自從妻子懷上文如之後,偉田就再也沒有嘗過魚水之歡.妻子刻意的冷落不僅使他備感挫折,每每自己看著A片打手槍之際,都感到非常的自卑.時至今日,他已有十多年的時間沒有親眼見到裸露的女體了.

現下突然一個半露臀腿的女兒擺在眼前,一時間竟然慌了手腳.本想拔腿逃離現場,卻又捨不得就這樣放著女兒不管.照顧女兒的心終究無法抹滅,想來總是要替女兒打理一下的,一個咬牙,隻見偉田雙手緩緩伸向女兒,徐徐褪去了文如的衣褲…也不知過了多久,文如意識逐漸清醒,但映入眼簾的情景,才是最讓她震驚的.文如隻見自己全身赤裸躺臥在浴缸中,身體還微微的濕潤著,父親蹲在浴缸外側,手上拿著一條毛巾,正在擦拭著她的大腿根部接近私密之處,而且父親的眼神彷彿著魔一般直盯著她的下體.更令其害怕的是,父親竟然隻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褲檔的位置還隱約可見微黃的尿垢.驚恐之下她雙臂向外亂抓一通,想要起身,卻發現渾身無力,連擡起腿都非常困難.「別動,你剛剛昏倒了,可能還撞到頭.而且流了很多血,為了要洗掉那些血還有檢查有沒有傷口,才把你放到這裡的.」

一邊說著還一邊伸手往陰阜擦過去.「噎!」

文如發出一聲悲鳴,伸手阻止父親繼續擦拭她的下體.這實在是太羞恥了,羞怒之感淹沒了理智,顧不得父親是否是出於善意,胡亂的舉手亂揮與伸腳亂踢一通,現在的她隻想起身衝出浴室.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意外,父親的手在文如的陰蒂上輕輕撫過,文如頓時感到自己的腰就像融化一般無法施力,才剛要直起身來,就馬上全身癱軟的跌回了浴缸,還忍不住嬌嚀了一聲「哦!」

.文如的掙紮就這樣被輕易的化於無形,而且對自己的失態感到羞憤,怒目瞪著父親,滿腹的屈辱有口難言.豈料父親不但不罷休,還若無其事的再次伸手探向女兒的私處,用兩指掰開她的陰唇.文如簡直不敢相信父親如此的舉動,正要破口大罵之際,又一陣融化般的腰間酥麻,剛到嘴邊那些難聽的話,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原來是父親掰開她的陰唇之後,另一隻手用濕巾擦洗她的花瓣,還若有似無的輕觸陰蒂.

一下又一下,從父親臉上看不出有任何顧忌,就這樣擦拭著自己女兒的生殖器.無奈全身痠軟無力反抗,一波又一波的酥麻隨著父親的手指,一下接著一下的席捲而來.如果隻是單純的碰觸,絕對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強烈的效果,想必在文如甦醒之前,父親一定撫摸了文如一段不短的時間了.想到這裡,文如不禁暗中叫苦.突然,猶如浪潮拍打上岩石,一波頂點的浪花直達文如腦門.「糟了,是高潮!」

免費A片

腹部肌肉因高潮而緊縮,雙腿僵直前伸,文如的身體呈現一副要做V字形卻又做不起來的樣子.隻聽父親說道:「這裡要特別清乾淨,不然會滋生細菌和發臭.」

邊說著,手上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一下又一下的擦著.每擦一下,文如的身體就痙攣一次.每次文如都差點發出哀號,但是她使盡全力的不叫出聲來.這是她唯一能做的無聲的抗議,她絕對不想讓父親聽到她發出的淫叫聲.隻可惜她的呼吸與表情還是出賣了她.她張成O型的雙唇,挑起的眉心以及沈重的呼氣聲,在父親每擦一下的時候,就出賣她一次.終於再也擒不住眼淚,隨著一陣又一陣抽搐的身軀,淚水從文如的眼角淌了下來,她隻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文如已經痙攣了不下20次.就在她覺得快要結束之際,股間突然傳來奇怪的溫熱感覺,也許是體力透支,也許是換氣不足,但她意識還是清醒,隻是高潮所帶來的刺激已逐漸淡去,就算父親仍不停地搓揉她的花瓣也一樣.但這股溫熱的感覺沒有消失,並且還從雙臀蔓延到腰間.文如直身往下體一看,不禁臉色鐵青,原來這股溫熱的感覺,來自於她失禁的尿液.「你弄夠了沒啊!」

又羞又怒的她再也顧不得一切,一手扯下掛在一旁的毛巾,遮著下體想跳出浴缸.濕滑的地板害她往前撲了一跤.偉田正尷尬於現況,卻仍心疼著女兒,想從後面抱起跌跤的文如,當然隻是引起更大的反感,還有更多的掙紮.「爸爸隻是心疼你,想照料你啊!」

笨拙的偉田卻不懂得放手,越是抱得緊了.結實的胸膛貼上了文如的後背,溫暖的體熱在彼此的肌膚間傳遞.「那你幹麻不穿衣服!」

「我要幫你清洗,怕弄濕了嘛…」

一陣尷尬的沈寂,兩人無語.隻剩微微的尿騷味撲鼻而來.「放開人家啦!」

掙脫了父親的雙臂,文如轉身打開蓮蓬頭,準備沖洗方才被尿液沾到的身體.文如再度踩進浴缸裡,待水溫上升,便開始沖洗.「你還在這裡幹麻?」

此時的偉田早已無地自容,留下當然不是,但要離開卻又心有不甘,蹲在地上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就在文如伸手取向肥皂之時,瞥見了自己昏倒前所穿的睡衣.此刻正浸泡在臉盆裝的肥皂水裡,水盆中尚暈出微微的血紅.見到這一幕,文如不由得心軟了.再看看蹲伏在一旁的父親,見其羞愧得不敢看自己一眼,也有些於心不忍.縱使剛才很是屈辱,但好像也看不出父親是否是刻意猥褻,現下心情雖然有點不情願,但想說也就算了.平常就覺得這老爸很魯蛇,今天這樣就隻當他是白目吧.噘起了小嘴低聲罵了一句:「白癡ㄟ」

拿起了肥皂在開始在身上搓洗起來.洗了片刻覺得背後總洗不太到,剛剛又好像有沾到一點點尿液,轉頭看了看父親,竟然還低頭蹲在那兒.遲疑了一會兒,便說:「洗一下背後啦.」

說完伸手把肥皂遞了出去.「隻準洗背後喔.」

文如的話如同天上降臨的救贖,偉田簡直不敢相信至己的耳朵.擡頭望向女兒,隻見文如帶著有點不屑的表情瞪了他一眼,卻很快的躲開兩人目光的接觸.於是便唯唯諾諾的起身接過肥皂,跨入浴缸準備幫女兒洗背.偉田既驚又恐,手足無措,從背後望著女兒的胴體,曼妙的身姿使他不由得看得出神.等得不耐煩的文如催促道:「快點啦.」

偉田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搓揉肥皂,在文如背上打皂沫.「你也洗一下吧,臭死了,是幾天沒洗澡啦.」

偉田愣了一下,才趕緊脫去內褲,搓洗起自己的身子,並且習慣性的連臉也一起塗了肥皂.正當他閉起眼睛搓臉時,文如轉身沖洗腰背的泡沫.不轉身還好,這一轉身,文如純真的童年就此崩壞了,隻見眼下一副噁心皺皮的陽具,半勃起的垂掛在父親的兩腿間.文如從未見過如此醜陋的陽具的,除了青筋繚繞,在許多地方還有不規則的肉疣,崎嶇不平.文如可說是心情複雜,既是好奇,又是作嘔,甚至還有些害羞得不知所措.這尺寸也不知是大是小,但光是半勃起的狀態,用文如的單手握住,也還足足可以露出一個龜頭還一吋有餘.偉田搓洗著臉部,習慣性的往蓮蓬頭靠近想要沖水,結果整個人貼上了女兒.

連著下體一起碰觸到文如的肚臍.文如皺眉得轉過頭去,並用雙手想要推開父親,無奈背後已經是牆壁,自己的雙峰與父親的胸膛隻有貼在一起的分.偉田這才驚覺不對,但為時已晚.女兒的體熱透過陰莖的傳遞,彷彿觸動了開關,一下子陰莖就曾長了一個拳頭的長度,而且還向上微微彎曲,頂在女兒的肚子上.再一次的無語,兩人四目相接,偉田這雙眼睛是充滿著的恐懼與求饒.文如這一雙則是深邃得耐人尋味.

女兒這次的眼神有些不同了,雖然少不了嫌惡與羞怒,但多了一丁點質問的味道.是在質問父親為何用男根頂處女兒嗎?還是質問為何父親的男根會如此雄偉與堅挺?這堅挺的勢態彷彿是在對女兒的胴體致敬.查覺到父親愣愣地盯著自己,文如反射性地低頭不敢直視.

卻又免不了瞧見雄偉的陽具,何況此刻它正碰觸著自己的腹部.偉田感到無助與絕望,這下子恐怕萬劫不復了.先前犯的錯也許還可以推託,說是為了照顧女兒,現在這個樣子,是說什麼也沒有用的了.要被永遠的討厭了,除了離開別無他法了.正當偉田要轉身離去時,怪事發生了.文如雙手沾了皂沫,伸手貼上了偉田胸膛.偉田見女兒低頭不語,默默地搓洗著,自己當然是大氣也不敢喘一口,乖乖地讓女兒替她洗身子.

隻見女兒搓洗著父親的胸膛,漸漸的搓洗到肩膀與腋下,再到兩腰與腹肌.越往下身洗,女兒的動作就變得越緩慢,猶豫,但可以發現女兒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父親的陽具.時間彷彿要凍結了,每分每秒都成了偉田的煎熬,他怕自己會忍不住發出舒爽的叫聲,讓女兒察覺他這個父親心中有了邪念.但女兒纖纖的玉手在自己的身上遊移,這番快美,又豈是能言喻的.正當偉田還沈浸在接受撫觸的快感之時,女兒的動作卻突然停止.

偉田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一方面擔心是否女兒發現了自己的邪念,一方面又捨不得這美妙的觸感就這樣終止.又是一陣長長的靜默,偉田身上的皂沫早已經被沖得乾淨,詭譎的氣氛充滿了整個浴室.文如伸手將蓮蓬頭關了起來,沒了水聲,此刻浴室寂靜得連根針掉到地上都聽得見,使原本兩人的靜默更加尷尬.隻見女兒眼帶殺氣的瞪著他,還皺起了眉頭.偉田心裡正想著完蛋了,大概被發現了吧.正要啟口解釋之際,下體忽然傳來一劑刺癢.低頭一看,女兒竟然用手套弄著他的龜頭,肥皂泡沫讓文如的手掌滑潤,一會兒將手心蓋在龜頭上繞圈子,一會兒十指姑娘握住陰莖本體反覆地從根部拉搓到龜頭頸,還用食指搓洗龜頭頸下的溝槽和馬眼筋.偉田驚得嘴都合不攏,身體顫抖著根本壓抑不住.

這個氣氛實在是太詭譎了,整個浴室除了他不規律的呼吸聲,剩下的就隻有女兒雙手搓揉他的陰莖時肥皂泡沫引發的「嘰茲,嘰茲」

聲響.女兒始終不敢與父親的眼神接觸,地著頭默默的做著.望著女兒的秀髮,鎖骨,又瞥向香肩與纖細的臂膀,再到玲瓏的十指.隆起的雙乳有著挺立的粉紅乳頭,在自己的陰莖襯托之下顯得更加平坦.「嘰茲,嘰茲」

的聲響持續了好一會兒,連偉田都不敢肯定女兒到底是真心的在替他清洗,還是有心的逗弄.刺癢的快感已漸漸累積成強烈的痠麻,每次的痠麻過後,偉田都必須非常使勁地克製住肌肉的收縮,避免啟動洩精的連鎖反應.但這股想要突進的衝動隻增不減.照這樣下去,他知道自己遲早要把持不住.他不禁懷疑女兒是不是想藉此報復他.就算如此,他仍舊感覺到女兒態度上有所軟化.也許隻是自己的一廂情願,但他覺得女兒的動作變得比較細膩且溫柔,不再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偉田想起了前妻,想起了從前巫山雲雨時的歡愉.他感受到了,女兒玲瓏的巧手一陣陣的擠壓著他的陰莖,像是要把他的精液給擠出來似的.

他相信女兒原來是愛慕著他的,他願意不顧一切的回報女兒的這份愛意,赴湯蹈火,在所不惜.什麼世俗禮教,倫理道德,都無所謂了.現在的衝擊才是一切,這股兇猛的愛潮才是真實的.閉起雙眼,擡頭仰面,他張大了嘴,喉頭髮出低沈的嗷吼,準備把所有的愛,一股腦全射給女兒.突然,女兒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就在偉田正要一洩而快的時候,文如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張眼一看,發現女兒睜睜的瞧著自己.

顯然剛剛那副無恥陶醉的模樣,都被女兒看在眼裡.文如也沒說什麼,隻是靜靜的把手抽離父親的陰莖,幽幽的轉身跨出了浴缸.偉田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女兒要突然收手.原來女兒根本不是在取悅父親嗎?女兒嫌惡了父親無恥的模樣了嗎?隻見文如一句話也不說,隻顧著在洗手台邊沖洗著剛剛替父親搓揉陽具的雙手.隻見女兒還是不願說話,擦乾手就要往浴室門口走去.從洗頭台的鏡中,偉田瞧見了女兒眼神中的一絲的輕衊.

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假象?什麼愛與傾慕,都隻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產物?偉田再也無法承受這種羞辱的感覺,他現在不隻是憤怒,還帶著憎恨.偉田跨出浴缸,一個箭步上前,扯住了文如的右手,將她奮力的拽了個回身.另一手掐上女兒的脖子,將她往洗手台牆上的鏡子壓過去.文如掙紮著想要掰開父親的手卻徒勞無功,整個人被壓得坐上了洗手台.她順勢擡起膝蓋頂向父親的鼠蹊部,可惜距離不夠,隻輕輕的擦過偉田的陽具.文如被壓得一屁股坐在洗手台上,掙紮著卻無法起身.他改試著推開父親,無奈纖細的雙臂根本無法撼動父親一分一毫.

父親左手壓著文如的肩膀,右手把她的左腿擡到了右肩上.文如推不開父親,急得用拳頭捶打,慌亂中還有幾拳打在了偉田的臉上.這一點點痛感反而激得偉田更加粗暴,伸出右手勾住文如的後頸,用力地把文如的頭往自己的胸口壓.左手把文如的右腿也擡上了自己的左肩,正好構成了鐵路便當的體位.

父親的下體脹滿,龜頭與陰莖完全勃起而正好抵觸在文如的外陰唇上,嫌惡感使文如伸手推向父親的腰際,卻正好觸碰到龜頭,又羞又怒的把手收了回胸前.父親看出了文如的嫌惡,頓時燃起了一股怒火,左手握住整隻陰莖,對準文如陰道的入口,一個挺腰把整隻陰莖全部送了進去.還因力道過重,震得整個洗手台上的瓶瓶罐罐落得一地.這一送簡直要了文如的命,原本陰道已被父親玩弄得濕潤無比,現在加上父親的陽具上有肥皂沫的潤滑,龜頭輕易的就一口氣頂到了子宮口,子宮內的空氣被擠壓得無處口去,隻好「噗」

一聲,混著淫水一起從陰道口噴濺出來,噴上了父親的睪丸.隻聽文如「哎」

的一聲輕嚎,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痛苦.內心充滿了羞恥感,文如奮力的想挺直腰桿以便使陰莖滑出陰道,卻幾次都被父親蠻橫的抓著後頸,硬生生的壓了回來,不但無法逃脫,還因此被深深的插了好幾下.「啪!啪!啪!啪!」

連續四下,每下間格大約一秒.每一下都是強力的抽出,又強力的插入.睪丸拍打陰戶發出清脆的拍響聲.猛烈的力道把文如一次又一次的頂得騰空飛起,再跌回洗手台中.一股腰間痠軟的感覺使文如雙手反射性地往兩旁撐住.父親不插還好,一插入才體會到,文如的體內別有洞天,有著新天地般的妙美難言.藉著陰莖傳來文如的體熱,讓他更完整的體會到女兒的胴體.快感擊碎了父親最後一絲理智,隻見他雙眼直視著兩人交合之處,口中呼出沈重的氣息,右手從後頸製伏文如奮力挺腰的抵抗左手抱在文如後腰,改成用整個身體壓住女兒,兩人的身體正面完全的貼在一起.這下子文如明白自己完全沒有希望逃脫了,父親身體的重量根本不是她一個弱女子可以推動的.

自己修長纖細的雙腿從父親的身體前筆直的延伸到父親的腦後.文如心想,就這樣貼著,你也就沒辦法大力抽插我了吧.豈料父親不眷戀強力的抽插,改成扭動自己的腰臀,利用身體的重量以及陰莖上不規則的肉疣,反覆颳弄著女兒的陰道壁.陰道的皺褶毫不同情主人的遭遇,極力的迎合外來的賓客,與肉疣共舞,如觸電般地顫抖著.文如感到彷彿全世界的人都與她做對,連自己的陰道也要背叛自己.

強烈的委屈讓她僵硬著身子,不肯發入一絲一毫的聲音.但父親一下又一下的肏弄,讓每一下的羞恥都夾帶著快感.自己都不禁懷疑,是不是放縱一下也無所謂?自己是不是愛上了父親?否則每一下的羞恥又怎會那麼的銷魂?偉田一下又一下扭颳著,享受著女兒的陰道皺褶為他提供的私人服務,起先洗澡時被中斷的快感這下子又被喚醒.得逞獸慾的父親完全放棄倫理與羞恥.「如如,你的裡面好燙喔~!」

「如如,“把拔”在幹你剛剛尿尿的地方耶~!」

「如如,你那裏怎麼那麼緊,夾得把拔好爽喔.當年在幹你”馬麻”的時候都沒你的這麼爽耶~!」

「如如,被把拔幹很爽對不對.」

文如羞怒的轉過頭去,索性閉上眼睛,但淚水卻不爭氣的滾下了臉頰.「如如,把拔這可是在疼妳啊~!」

再次見到女兒的淚水,偉田竟回復了些許人性,放鬆了對女兒的壓製,讓文如的雙腿從自己的肩膀滑了下來.文如一得到喘息的機會,立刻轉身想要從洗手台邊爬走.怎知放下腿來才發現,雙腿及腰部早已因為剛才被高舉壓迫而麻痺,使不出力來,一腳還來不及踩到地上,就被父親輕輕一撥肩膀,又成大字型地癱坐回了洗手台上.對偉田來說,這倒是兩人裸裎相見之後,頭一次見到女兒如此毫不遮掩的身形,就算女兒的胸部不是很大,但俏皮挺立,乳暈紛紅,乳頭更是堅挺.說不得,雙手往前一抓,還用拇指撥弄乳頭,弄得女兒整個背都向後弓了起來.即便如此,偉田的陰莖也沒閒著,持續的對女兒的性器官做動力輸出.女兒哀怨地瞪著父親,看著父親執著的模樣,明白父親今天無論如何是不會放過她了.「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

偉田語文如雙雙無語.一個專注於女兒的胴體,緩緩地抽插著自己女兒性器,一個則是無奈的看著父親抽插自己的性器.整間浴室隻有陰莖與陰道摩擦的聲音.「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

良久良久,始終不見父親停止的跡象.文如感覺腰肢早就不是自己的,每次父親把陰莖緩緩地送入她的陰道時,觸電般地顫抖都會使她的腹部起伏,大腿根部不自主的晃動.父親更是閉起了眼睛,彷彿正細細的探索著女兒子宮的結構,品味著陰道壁上的每一個起伏.其後更是誇張,隻要每次將陰莖送入陰道,偉田就會輕輕地發出讚美般的嘆息聲.「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

其實每一下的抽送,都將文如一步步推向失守的邊緣.也許父親沒有察覺,但每一下的抽插,文如漸漸的也開始發出輕聲的嬌呼.「是有那麼爽喔?」

文如用質問的口吻,想掩蓋自己的失態.突如其來的問題,打斷了偉田的陶醉,更是一陣錯愕.尷尬之餘,回想起了從開始至此刻,自己對女兒所做的總總非禮.一切都太遲了,自己的陰莖還插在女兒的陰部裡面呢!懊悔之念正要興起,文如的陰道正好一股收縮的力道,箍緊了偉田的陰莖.這一箍,幾乎要把悔恨的念頭給撲滅.偏偏一股洩精的衝動在這女兒的陰道這一箍之下,直衝偉田的腦門.還來不及懊悔,眼前立刻面臨天人交戰的抉擇.想著自己的陰莖享受了這麼久的快意抽插,此刻正要達陣得分,豈有半途而廢之理.但眼下插著的,可是自己的女兒啊,這一洩,可是要人神共憤的呀.這種煎熬與壓力,根本不是偉田這種失敗者的魯蛇性格有能力承受的.果不其然,被壓力擊垮的偉田,有如失心瘋一般的自言自語,竟然一個人演起了獨腳戲.睜眼說瞎話的,演得好像是女兒強姦他一般.「喔,如如,不行啊,你怎麼可以跟把拔做愛呢.」

「如如,真的不行啦,把拔要抽出來了啦.」

「如如,你的小穴穴怎麼一直吸把拔的機八呢,這樣不行啦,把拔抽不出來啊.」

嘴上邊說著,身體可也沒閒著,一抽一插的,表演得好像是女兒的陰部把他的陰莖吸得拔不出去一般.這樣荒腔走板的行徑,還真是把魯蛇的特質表現的淋漓盡致.見父親這種無恥的行為,想到自己竟被這種魯蛇幹到意亂情迷,真是又羞又憤.想打他又渾身無力,父親的雙手還掐在自己的兩粒乳房上.一搓一揉的,令人不情願的舒爽著.說時遲那時快,父親突然一個大動作彎身,文如感到整隻陰莖爆脹似的衝進自己的下體,龜頭頸颳過陰道皺褶所留下的強烈的快感還來不及消除,子宮口就感受到龜頭的頂撞,電擊般的快感頂上了文如的腦子,此刻她終於按耐不住的放聲淫叫.

緊接著父親把陰莖幾乎抽到了陰道外,跟著馬上又是一下整隻衝回陰部.文如自然也是一聲淫嚎.一下接著一下,文如便跟著一聲接著一聲.文如心中納悶著,為什麼父親突然變得如此激動亢奮,原來偉田的陰莖被女兒的陰道一箍之後,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交感神經的連鎖反應,強忍許久的射精衝動,一次全部傾洩了出來.一發接著一發,每每在陰莖插到最深處之時,狠狠的射進了文如的子宮.灼熱的精液使原本已春心蕩漾的女兒更加接近瘋狂.

起先還垂掛在洗手台邊緣的雙腳,此時竟主動的勾向父親的後腰,緊緊的把父親夾住.隨著幾下僵直的抽插,更顧不得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偉田一股腦地把所有的精液灌進了文如的陰部.射完精後,兩腿還顫抖著.光是這樣還不滿足,貪婪的張口往女兒的雙唇吸吻下去.

原本文如還努力著使勁緊縮陰道,這一吻,文如隻能不受控製的全身鬆軟,緊縮的陰道口終於放鬆了一點,滿貫的精液噗茲茲的汨流了出來.高潮過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清醒,兩人四目相接,半晌說不出話來,因為都不敢相信剛才自己做了什麼.偉田從女兒的陰道中拔出射精過後疲軟的陰莖,猶如殭屍般蹣跚地走出了浴室,留下一臉錯愕的女兒,從陰道口流出的精液漫出了洗手台邊緣,滴到了磁磚上,發出了滴答的聲響.~

End~後記.隔天,偉田一如往常的下了班在房裡上網,正好尿急起來上個廁所.想不到正當自己尿到一半之時,女兒毫無預警地也走了進來.站在洗手台邊盯著父親小解.偉田不知所措,卻也無法中斷,隻好硬著頭皮讓女兒看著他撒尿.匆匆解完拉起褲頭,轉身走到洗手台前打算洗手.

隻見女兒兩手一撐,坐上了洗手台.雖然文如還是轉頭不與父親的眼神接觸,但是兩手解下連身裙的肩帶,任憑它滑落,露出那對小兒堅挺的雙峰.

「康啷」

一聲,浴室傳出巨響,偉田原本正在電腦前上網,被嚇了一跳,趕緊衝向浴室.「如如?如如?」

浴室的門依然鎖著,裡面毫無回應.文如是偉田的女兒,今年剛滿17歲.從文如14歲那年起,偉田就與妻子離異,前妻總是抱怨他太投入工作,回到家又總是窩在自己的房裡,最後終於忍受不住,丟下父女倆自己跑了.自怨自艾的偉田因此更加消沈,在生活上更是邋遢,變成一個標準的魯蛇男.文如失去母親之後,生活更加憂鬱,使得原本就生得纖瘦的體態,更增添幾分單薄.不隻是瘦弱,文如的胸部發育還比不上同年齡的女孩,大約隻有A罩杯.雖然如此,他卻有著相當白皙的肌膚,以及水蛇般的纖細腰身.由於實在是太瘦了,既使雙腿併攏夾緊,股間還是會有一大塊空隙.配上他瓜子臉蛋及深邃的輪廓,還真有成為超模的潛力.

可惜頹廢的父親無法好好照顧正值青春的文如,加上日積月累的冷漠,使得文如對她的父親感到嫌惡.他在心中責怪不盡責的父親,認為他是家庭失和的罪魁禍首.即便如此,偉田還是執意用「如如」

來稱呼女兒,那是她小時候的暱稱,這點更增加了文如對父親的反感.偉田得不到女兒回應,而且已經敲了許久的門,心覺不妥,費了一番力氣,把門給踹了開.映入眼簾的景象令他大為震驚.隻見文如穿著睡衣,側倒在一攤血水之中,猶如胎兒在母體中的姿勢,睡褲則是褪到了膝蓋,隱約可見一絲血絲從其股間汨汨流出.當下研判應該是月經來潮,併發貧血造成的昏迷.偉田趕緊上前檢查女兒的生命跡象,呼吸心跳皆正常,這才鬆了一口氣.偉田想到自己剛剛緊張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不經意間,再次的瞥見女兒白皙的腰臀,驚覺不妥,女兒隨時會醒來,這種情境豈不是尷尬.卻在這時,偉田感到一股下體的強烈腫脹感,原來他竟然對自己的女兒有了生理反應,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自從妻子懷上文如之後,偉田就再也沒有嘗過魚水之歡.妻子刻意的冷落不僅使他備感挫折,每每自己看著A片打手槍之際,都感到非常的自卑.時至今日,他已有十多年的時間沒有親眼見到裸露的女體了.

現下突然一個半露臀腿的女兒擺在眼前,一時間竟然慌了手腳.本想拔腿逃離現場,卻又捨不得就這樣放著女兒不管.照顧女兒的心終究無法抹滅,想來總是要替女兒打理一下的,一個咬牙,隻見偉田雙手緩緩伸向女兒,徐徐褪去了文如的衣褲…也不知過了多久,文如意識逐漸清醒,但映入眼簾的情景,才是最讓她震驚的.文如隻見自己全身赤裸躺臥在浴缸中,身體還微微的濕潤著,父親蹲在浴缸外側,手上拿著一條毛巾,正在擦拭著她的大腿根部接近私密之處,而且父親的眼神彷彿著魔一般直盯著她的下體.更令其害怕的是,父親竟然隻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褲檔的位置還隱約可見微黃的尿垢.驚恐之下她雙臂向外亂抓一通,想要起身,卻發現渾身無力,連擡起腿都非常困難.「別動,你剛剛昏倒了,可能還撞到頭.而且流了很多血,為了要洗掉那些血還有檢查有沒有傷口,才把你放到這裡的.」

一邊說著還一邊伸手往陰阜擦過去.「噎!」

文如發出一聲悲鳴,伸手阻止父親繼續擦拭她的下體.這實在是太羞恥了,羞怒之感淹沒了理智,顧不得父親是否是出於善意,胡亂的舉手亂揮與伸腳亂踢一通,現在的她隻想起身衝出浴室.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意外,父親的手在文如的陰蒂上輕輕撫過,文如頓時感到自己的腰就像融化一般無法施力,才剛要直起身來,就馬上全身癱軟的跌回了浴缸,還忍不住嬌嚀了一聲「哦!」

.文如的掙紮就這樣被輕易的化於無形,而且對自己的失態感到羞憤,怒目瞪著父親,滿腹的屈辱有口難言.豈料父親不但不罷休,還若無其事的再次伸手探向女兒的私處,用兩指掰開她的陰唇.文如簡直不敢相信父親如此的舉動,正要破口大罵之際,又一陣融化般的腰間酥麻,剛到嘴邊那些難聽的話,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原來是父親掰開她的陰唇之後,另一隻手用濕巾擦洗她的花瓣,還若有似無的輕觸陰蒂.

一下又一下,從父親臉上看不出有任何顧忌,就這樣擦拭著自己女兒的生殖器.無奈全身痠軟無力反抗,一波又一波的酥麻隨著父親的手指,一下接著一下的席捲而來.如果隻是單純的碰觸,絕對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強烈的效果,想必在文如甦醒之前,父親一定撫摸了文如一段不短的時間了.想到這裡,文如不禁暗中叫苦.突然,猶如浪潮拍打上岩石,一波頂點的浪花直達文如腦門.「糟了,是高潮!」

腹部肌肉因高潮而緊縮,雙腿僵直前伸,文如的身體呈現一副要做V字形卻又做不起來的樣子.隻聽父親說道:「這裡要特別清乾淨,不然會滋生細菌和發臭.」

邊說著,手上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一下又一下的擦著.每擦一下,文如的身體就痙攣一次.每次文如都差點發出哀號,但是她使盡全力的不叫出聲來.這是她唯一能做的無聲的抗議,她絕對不想讓父親聽到她發出的淫叫聲.隻可惜她的呼吸與表情還是出賣了她.她張成O型的雙唇,挑起的眉心以及沈重的呼氣聲,在父親每擦一下的時候,就出賣她一次.終於再也擒不住眼淚,隨著一陣又一陣抽搐的身軀,淚水從文如的眼角淌了下來,她隻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文如已經痙攣了不下20次.就在她覺得快要結束之際,股間突然傳來奇怪的溫熱感覺,也許是體力透支,也許是換氣不足,但她意識還是清醒,隻是高潮所帶來的刺激已逐漸淡去,就算父親仍不停地搓揉她的花瓣也一樣.但這股溫熱的感覺沒有消失,並且還從雙臀蔓延到腰間.文如直身往下體一看,不禁臉色鐵青,原來這股溫熱的感覺,來自於她失禁的尿液.「你弄夠了沒啊!」

又羞又怒的她再也顧不得一切,一手扯下掛在一旁的毛巾,遮著下體想跳出浴缸.濕滑的地板害她往前撲了一跤.偉田正尷尬於現況,卻仍心疼著女兒,想從後面抱起跌跤的文如,當然隻是引起更大的反感,還有更多的掙紮.「爸爸隻是心疼你,想照料你啊!」

笨拙的偉田卻不懂得放手,越是抱得緊了.結實的胸膛貼上了文如的後背,溫暖的體熱在彼此的肌膚間傳遞.「那你幹麻不穿衣服!」

「我要幫你清洗,怕弄濕了嘛…」

一陣尷尬的沈寂,兩人無語.隻剩微微的尿騷味撲鼻而來.「放開人家啦!」

掙脫了父親的雙臂,文如轉身打開蓮蓬頭,準備沖洗方才被尿液沾到的身體.文如再度踩進浴缸裡,待水溫上升,便開始沖洗.「你還在這裡幹麻?」

此時的偉田早已無地自容,留下當然不是,但要離開卻又心有不甘,蹲在地上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就在文如伸手取向肥皂之時,瞥見了自己昏倒前所穿的睡衣.此刻正浸泡在臉盆裝的肥皂水裡,水盆中尚暈出微微的血紅.見到這一幕,文如不由得心軟了.再看看蹲伏在一旁的父親,見其羞愧得不敢看自己一眼,也有些於心不忍.縱使剛才很是屈辱,但好像也看不出父親是否是刻意猥褻,現下心情雖然有點不情願,但想說也就算了.平常就覺得這老爸很魯蛇,今天這樣就隻當他是白目吧.噘起了小嘴低聲罵了一句:「白癡ㄟ」

拿起了肥皂在開始在身上搓洗起來.洗了片刻覺得背後總洗不太到,剛剛又好像有沾到一點點尿液,轉頭看了看父親,竟然還低頭蹲在那兒.遲疑了一會兒,便說:「洗一下背後啦.」

說完伸手把肥皂遞了出去.「隻準洗背後喔.」

文如的話如同天上降臨的救贖,偉田簡直不敢相信至己的耳朵.擡頭望向女兒,隻見文如帶著有點不屑的表情瞪了他一眼,卻很快的躲開兩人目光的接觸.於是便唯唯諾諾的起身接過肥皂,跨入浴缸準備幫女兒洗背.偉田既驚又恐,手足無措,從背後望著女兒的胴體,曼妙的身姿使他不由得看得出神.等得不耐煩的文如催促道:「快點啦.」

偉田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搓揉肥皂,在文如背上打皂沫.「你也洗一下吧,臭死了,是幾天沒洗澡啦.」

偉田愣了一下,才趕緊脫去內褲,搓洗起自己的身子,並且習慣性的連臉也一起塗了肥皂.正當他閉起眼睛搓臉時,文如轉身沖洗腰背的泡沫.不轉身還好,這一轉身,文如純真的童年就此崩壞了,隻見眼下一副噁心皺皮的陽具,半勃起的垂掛在父親的兩腿間.文如從未見過如此醜陋的陽具的,除了青筋繚繞,在許多地方還有不規則的肉疣,崎嶇不平.文如可說是心情複雜,既是好奇,又是作嘔,甚至還有些害羞得不知所措.這尺寸也不知是大是小,但光是半勃起的狀態,用文如的單手握住,也還足足可以露出一個龜頭還一吋有餘.偉田搓洗著臉部,習慣性的往蓮蓬頭靠近想要沖水,結果整個人貼上了女兒.

連著下體一起碰觸到文如的肚臍.文如皺眉得轉過頭去,並用雙手想要推開父親,無奈背後已經是牆壁,自己的雙峰與父親的胸膛隻有貼在一起的分.偉田這才驚覺不對,但為時已晚.女兒的體熱透過陰莖的傳遞,彷彿觸動了開關,一下子陰莖就曾長了一個拳頭的長度,而且還向上微微彎曲,頂在女兒的肚子上.再一次的無語,兩人四目相接,偉田這雙眼睛是充滿著的恐懼與求饒.文如這一雙則是深邃得耐人尋味.

女兒這次的眼神有些不同了,雖然少不了嫌惡與羞怒,但多了一丁點質問的味道.是在質問父親為何用男根頂處女兒嗎?還是質問為何父親的男根會如此雄偉與堅挺?這堅挺的勢態彷彿是在對女兒的胴體致敬.查覺到父親愣愣地盯著自己,文如反射性地低頭不敢直視.

卻又免不了瞧見雄偉的陽具,何況此刻它正碰觸著自己的腹部.偉田感到無助與絕望,這下子恐怕萬劫不復了.先前犯的錯也許還可以推託,說是為了照顧女兒,現在這個樣子,是說什麼也沒有用的了.要被永遠的討厭了,除了離開別無他法了.正當偉田要轉身離去時,怪事發生了.文如雙手沾了皂沫,伸手貼上了偉田胸膛.偉田見女兒低頭不語,默默地搓洗著,自己當然是大氣也不敢喘一口,乖乖地讓女兒替她洗身子.

隻見女兒搓洗著父親的胸膛,漸漸的搓洗到肩膀與腋下,再到兩腰與腹肌.越往下身洗,女兒的動作就變得越緩慢,猶豫,但可以發現女兒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父親的陽具.時間彷彿要凍結了,每分每秒都成了偉田的煎熬,他怕自己會忍不住發出舒爽的叫聲,讓女兒察覺他這個父親心中有了邪念.但女兒纖纖的玉手在自己的身上遊移,這番快美,又豈是能言喻的.正當偉田還沈浸在接受撫觸的快感之時,女兒的動作卻突然停止.

偉田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一方面擔心是否女兒發現了自己的邪念,一方面又捨不得這美妙的觸感就這樣終止.又是一陣長長的靜默,偉田身上的皂沫早已經被沖得乾淨,詭譎的氣氛充滿了整個浴室.文如伸手將蓮蓬頭關了起來,沒了水聲,此刻浴室寂靜得連根針掉到地上都聽得見,使原本兩人的靜默更加尷尬.隻見女兒眼帶殺氣的瞪著他,還皺起了眉頭.偉田心裡正想著完蛋了,大概被發現了吧.正要啟口解釋之際,下體忽然傳來一劑刺癢.低頭一看,女兒竟然用手套弄著他的龜頭,肥皂泡沫讓文如的手掌滑潤,一會兒將手心蓋在龜頭上繞圈子,一會兒十指姑娘握住陰莖本體反覆地從根部拉搓到龜頭頸,還用食指搓洗龜頭頸下的溝槽和馬眼筋.偉田驚得嘴都合不攏,身體顫抖著根本壓抑不住.

這個氣氛實在是太詭譎了,整個浴室除了他不規律的呼吸聲,剩下的就隻有女兒雙手搓揉他的陰莖時肥皂泡沫引發的「嘰茲,嘰茲」

聲響.女兒始終不敢與父親的眼神接觸,地著頭默默的做著.望著女兒的秀髮,鎖骨,又瞥向香肩與纖細的臂膀,再到玲瓏的十指.隆起的雙乳有著挺立的粉紅乳頭,在自己的陰莖襯托之下顯得更加平坦.「嘰茲,嘰茲」

的聲響持續了好一會兒,連偉田都不敢肯定女兒到底是真心的在替他清洗,還是有心的逗弄.刺癢的快感已漸漸累積成強烈的痠麻,每次的痠麻過後,偉田都必須非常使勁地克製住肌肉的收縮,避免啟動洩精的連鎖反應.但這股想要突進的衝動隻增不減.照這樣下去,他知道自己遲早要把持不住.他不禁懷疑女兒是不是想藉此報復他.就算如此,他仍舊感覺到女兒態度上有所軟化.也許隻是自己的一廂情願,但他覺得女兒的動作變得比較細膩且溫柔,不再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偉田想起了前妻,想起了從前巫山雲雨時的歡愉.他感受到了,女兒玲瓏的巧手一陣陣的擠壓著他的陰莖,像是要把他的精液給擠出來似的.

他相信女兒原來是愛慕著他的,他願意不顧一切的回報女兒的這份愛意,赴湯蹈火,在所不惜.什麼世俗禮教,倫理道德,都無所謂了.現在的衝擊才是一切,這股兇猛的愛潮才是真實的.閉起雙眼,擡頭仰面,他張大了嘴,喉頭髮出低沈的嗷吼,準備把所有的愛,一股腦全射給女兒.突然,女兒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就在偉田正要一洩而快的時候,文如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張眼一看,發現女兒睜睜的瞧著自己.

顯然剛剛那副無恥陶醉的模樣,都被女兒看在眼裡.文如也沒說什麼,隻是靜靜的把手抽離父親的陰莖,幽幽的轉身跨出了浴缸.偉田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女兒要突然收手.原來女兒根本不是在取悅父親嗎?女兒嫌惡了父親無恥的模樣了嗎?隻見文如一句話也不說,隻顧著在洗手台邊沖洗著剛剛替父親搓揉陽具的雙手.隻見女兒還是不願說話,擦乾手就要往浴室門口走去.從洗頭台的鏡中,偉田瞧見了女兒眼神中的一絲的輕衊.

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假象?什麼愛與傾慕,都隻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產物?偉田再也無法承受這種羞辱的感覺,他現在不隻是憤怒,還帶著憎恨.偉田跨出浴缸,一個箭步上前,扯住了文如的右手,將她奮力的拽了個回身.另一手掐上女兒的脖子,將她往洗手台牆上的鏡子壓過去.文如掙紮著想要掰開父親的手卻徒勞無功,整個人被壓得坐上了洗手台.她順勢擡起膝蓋頂向父親的鼠蹊部,可惜距離不夠,隻輕輕的擦過偉田的陽具.文如被壓得一屁股坐在洗手台上,掙紮著卻無法起身.他改試著推開父親,無奈纖細的雙臂根本無法撼動父親一分一毫.

父親左手壓著文如的肩膀,右手把她的左腿擡到了右肩上.文如推不開父親,急得用拳頭捶打,慌亂中還有幾拳打在了偉田的臉上.這一點點痛感反而激得偉田更加粗暴,伸出右手勾住文如的後頸,用力地把文如的頭往自己的胸口壓.左手把文如的右腿也擡上了自己的左肩,正好構成了鐵路便當的體位.

父親的下體脹滿,龜頭與陰莖完全勃起而正好抵觸在文如的外陰唇上,嫌惡感使文如伸手推向父親的腰際,卻正好觸碰到龜頭,又羞又怒的把手收了回胸前.父親看出了文如的嫌惡,頓時燃起了一股怒火,左手握住整隻陰莖,對準文如陰道的入口,一個挺腰把整隻陰莖全部送了進去.還因力道過重,震得整個洗手台上的瓶瓶罐罐落得一地.這一送簡直要了文如的命,原本陰道已被父親玩弄得濕潤無比,現在加上父親的陽具上有肥皂沫的潤滑,龜頭輕易的就一口氣頂到了子宮口,子宮內的空氣被擠壓得無處口去,隻好「噗」

一聲,混著淫水一起從陰道口噴濺出來,噴上了父親的睪丸.隻聽文如「哎」

的一聲輕嚎,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痛苦.內心充滿了羞恥感,文如奮力的想挺直腰桿以便使陰莖滑出陰道,卻幾次都被父親蠻橫的抓著後頸,硬生生的壓了回來,不但無法逃脫,還因此被深深的插了好幾下.「啪!啪!啪!啪!」

連續四下,每下間格大約一秒.每一下都是強力的抽出,又強力的插入.睪丸拍打陰戶發出清脆的拍響聲.猛烈的力道把文如一次又一次的頂得騰空飛起,再跌回洗手台中.一股腰間痠軟的感覺使文如雙手反射性地往兩旁撐住.父親不插還好,一插入才體會到,文如的體內別有洞天,有著新天地般的妙美難言.藉著陰莖傳來文如的體熱,讓他更完整的體會到女兒的胴體.快感擊碎了父親最後一絲理智,隻見他雙眼直視著兩人交合之處,口中呼出沈重的氣息,右手從後頸製伏文如奮力挺腰的抵抗左手抱在文如後腰,改成用整個身體壓住女兒,兩人的身體正面完全的貼在一起.這下子文如明白自己完全沒有希望逃脫了,父親身體的重量根本不是她一個弱女子可以推動的.

自己修長纖細的雙腿從父親的身體前筆直的延伸到父親的腦後.文如心想,就這樣貼著,你也就沒辦法大力抽插我了吧.豈料父親不眷戀強力的抽插,改成扭動自己的腰臀,利用身體的重量以及陰莖上不規則的肉疣,反覆颳弄著女兒的陰道壁.陰道的皺褶毫不同情主人的遭遇,極力的迎合外來的賓客,與肉疣共舞,如觸電般地顫抖著.文如感到彷彿全世界的人都與她做對,連自己的陰道也要背叛自己.

強烈的委屈讓她僵硬著身子,不肯發入一絲一毫的聲音.但父親一下又一下的肏弄,讓每一下的羞恥都夾帶著快感.自己都不禁懷疑,是不是放縱一下也無所謂?自己是不是愛上了父親?否則每一下的羞恥又怎會那麼的銷魂?偉田一下又一下扭颳著,享受著女兒的陰道皺褶為他提供的私人服務,起先洗澡時被中斷的快感這下子又被喚醒.得逞獸慾的父親完全放棄倫理與羞恥.「如如,你的裡面好燙喔~!」

「如如,“把拔”在幹你剛剛尿尿的地方耶~!」

「如如,你那裏怎麼那麼緊,夾得把拔好爽喔.當年在幹你”馬麻”的時候都沒你的這麼爽耶~!」

「如如,被把拔幹很爽對不對.」

文如羞怒的轉過頭去,索性閉上眼睛,但淚水卻不爭氣的滾下了臉頰.「如如,把拔這可是在疼妳啊~!」

再次見到女兒的淚水,偉田竟回復了些許人性,放鬆了對女兒的壓製,讓文如的雙腿從自己的肩膀滑了下來.文如一得到喘息的機會,立刻轉身想要從洗手台邊爬走.怎知放下腿來才發現,雙腿及腰部早已因為剛才被高舉壓迫而麻痺,使不出力來,一腳還來不及踩到地上,就被父親輕輕一撥肩膀,又成大字型地癱坐回了洗手台上.對偉田來說,這倒是兩人裸裎相見之後,頭一次見到女兒如此毫不遮掩的身形,就算女兒的胸部不是很大,但俏皮挺立,乳暈紛紅,乳頭更是堅挺.說不得,雙手往前一抓,還用拇指撥弄乳頭,弄得女兒整個背都向後弓了起來.即便如此,偉田的陰莖也沒閒著,持續的對女兒的性器官做動力輸出.女兒哀怨地瞪著父親,看著父親執著的模樣,明白父親今天無論如何是不會放過她了.「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

偉田語文如雙雙無語.一個專注於女兒的胴體,緩緩地抽插著自己女兒性器,一個則是無奈的看著父親抽插自己的性器.整間浴室隻有陰莖與陰道摩擦的聲音.「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噗嘰…」

良久良久,始終不見父親停止的跡象.文如感覺腰肢早就不是自己的,每次父親把陰莖緩緩地送入她的陰道時,觸電般地顫抖都會使她的腹部起伏,大腿根部不自主的晃動.父親更是閉起了眼睛,彷彿正細細的探索著女兒子宮的結構,品味著陰道壁上的每一個起伏.其後更是誇張,隻要每次將陰莖送入陰道,偉田就會輕輕地發出讚美般的嘆息聲.「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吼(噗嘰)…」

其實每一下的抽送,都將文如一步步推向失守的邊緣.也許父親沒有察覺,但每一下的抽插,文如漸漸的也開始發出輕聲的嬌呼.「是有那麼爽喔?」

文如用質問的口吻,想掩蓋自己的失態.突如其來的問題,打斷了偉田的陶醉,更是一陣錯愕.尷尬之餘,回想起了從開始至此刻,自己對女兒所做的總總非禮.一切都太遲了,自己的陰莖還插在女兒的陰部裡面呢!懊悔之念正要興起,文如的陰道正好一股收縮的力道,箍緊了偉田的陰莖.這一箍,幾乎要把悔恨的念頭給撲滅.偏偏一股洩精的衝動在這女兒的陰道這一箍之下,直衝偉田的腦門.還來不及懊悔,眼前立刻面臨天人交戰的抉擇.想著自己的陰莖享受了這麼久的快意抽插,此刻正要達陣得分,豈有半途而廢之理.但眼下插著的,可是自己的女兒啊,這一洩,可是要人神共憤的呀.這種煎熬與壓力,根本不是偉田這種失敗者的魯蛇性格有能力承受的.果不其然,被壓力擊垮的偉田,有如失心瘋一般的自言自語,竟然一個人演起了獨腳戲.睜眼說瞎話的,演得好像是女兒強姦他一般.「喔,如如,不行啊,你怎麼可以跟把拔做愛呢.」

「如如,真的不行啦,把拔要抽出來了啦.」

「如如,你的小穴穴怎麼一直吸把拔的機八呢,這樣不行啦,把拔抽不出來啊.」

嘴上邊說著,身體可也沒閒著,一抽一插的,表演得好像是女兒的陰部把他的陰莖吸得拔不出去一般.這樣荒腔走板的行徑,還真是把魯蛇的特質表現的淋漓盡致.見父親這種無恥的行為,想到自己竟被這種魯蛇幹到意亂情迷,真是又羞又憤.想打他又渾身無力,父親的雙手還掐在自己的兩粒乳房上.一搓一揉的,令人不情願的舒爽著.說時遲那時快,父親突然一個大動作彎身,文如感到整隻陰莖爆脹似的衝進自己的下體,龜頭頸颳過陰道皺褶所留下的強烈的快感還來不及消除,子宮口就感受到龜頭的頂撞,電擊般的快感頂上了文如的腦子,此刻她終於按耐不住的放聲淫叫.

緊接著父親把陰莖幾乎抽到了陰道外,跟著馬上又是一下整隻衝回陰部.文如自然也是一聲淫嚎.一下接著一下,文如便跟著一聲接著一聲.文如心中納悶著,為什麼父親突然變得如此激動亢奮,原來偉田的陰莖被女兒的陰道一箍之後,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交感神經的連鎖反應,強忍許久的射精衝動,一次全部傾洩了出來.一發接著一發,每每在陰莖插到最深處之時,狠狠的射進了文如的子宮.灼熱的精液使原本已春心蕩漾的女兒更加接近瘋狂.

起先還垂掛在洗手台邊緣的雙腳,此時竟主動的勾向父親的後腰,緊緊的把父親夾住.隨著幾下僵直的抽插,更顧不得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偉田一股腦地把所有的精液灌進了文如的陰部.射完精後,兩腿還顫抖著.光是這樣還不滿足,貪婪的張口往女兒的雙唇吸吻下去.

原本文如還努力著使勁緊縮陰道,這一吻,文如隻能不受控製的全身鬆軟,緊縮的陰道口終於放鬆了一點,滿貫的精液噗茲茲的汨流了出來.高潮過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清醒,兩人四目相接,半晌說不出話來,因為都不敢相信剛才自己做了什麼.偉田從女兒的陰道中拔出射精過後疲軟的陰莖,猶如殭屍般蹣跚地走出了浴室,留下一臉錯愕的女兒,從陰道口流出的精液漫出了洗手台邊緣,滴到了磁磚上,發出了滴答的聲響.~

End~後記.隔天,偉田一如往常的下了班在房裡上網,正好尿急起來上個廁所.想不到正當自己尿到一半之時,女兒毫無預警地也走了進來.站在洗手台邊盯著父親小解.偉田不知所措,卻也無法中斷,隻好硬著頭皮讓女兒看著他撒尿.匆匆解完拉起褲頭,轉身走到洗手台前打算洗手.

隻見女兒兩手一撐,坐上了洗手台.雖然文如還是轉頭不與父親的眼神接觸,但是兩手解下連身裙的肩帶,任憑它滑落,露出那對小兒堅挺的雙峰.

文章評價: (21 票, 平均: 2.62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家族大亂倫
已婚同事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我的媽媽白玉貞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玩火的故事
和網絡老公做愛
隨機文章:
柔兒被姐夫強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和女上司的往事情懷 被眾人搞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