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媽的,怎麼停電了!」

我重重一敲鍵盤,感到幾分惱火。正看著螢幕裡女優被脅迫的好戲,打算好好打次飛機,現在泡湯了。

「什麼高級住宅,大夏天的正午停電?!奶奶個熊,明兒找人打爛物業!」

什麼事也做不了,天又熱,再加上慾火焚身,我就像只餓狼在寬大的臥室裡來回踱步。抓起手機撥了號,開始沖老爸發炮:「老爸,這就是你給我找的好地方啊,大中午的停電!想悶死我啊?!」

「哎呀,小偉啊,可能是檢修的啦,不要急嘛。要不你自己開車移到紅葉別墅去嘛,人是活的會動的嘛,我們那麼多的房子你隨意去啊,總不能處處停電,對吧?」

老爸居然用生意場上那套敷衍我,真無聊,他房產生意是越做越大,也越來越沒時間管我了。錢倒是大把大把地給,但我卻愈發懷念小時侯一家三口一起去小店吃牛雜吃拌面的日子,人人都說媽媽過世的早,沒享上老爸發跡後的福分,我不這麼想,媽媽在九泉下是不會有什麼遺憾的,現在的日子並不是她想要的。

「靠,我想到哪去了!」

拉開窗簾一瞧,烈日當頭,我的車沒撂進車庫,現在想必被曬成微波爐,這時候開著它滿街亂跑,不是傻B嗎?還是呆著呆著吧,媽的,不過呆著幹嘛呢?我又開始像只餓狼般踱步。

「老爸真得很疼我,不過我也夠給他長面子了,沒讓他操什麼心,自個兒將就學著,高考也好歹全省前十,大學隨我挑。他那幫狐朋狗友的孩子,哪個腦子不和灌大便似的,女的就知道打扮出國購物,男的就知道把妹打炮。錢多怎麼著了,遲早被這群敗家子毀了,而老爸有我,這個最大的寶貝。」

我開始自戀起來,步子也慢了下來,哼起小調。

免費A片

「咚咚!」有人敲門?

「進來吧。」

「少爺,我是……」

不用說,該是照顧這套房子的傭人,這女孩看來年紀和我差不太多,顯然不是城裡人,穿得樸素甚至有點土氣,大紅花色的襯衣,黃色的紗布長褲,最廉價的短筒絲襪。但當我看到她的臉,下體居然猛然有了反應,她瓜子臉蛋,櫻桃小口,頭髮烏黑,簡單地紮了一下,睫毛特別的長,眼睛裡似乎閃著淚花,相當迷人,而兩頰紅撲撲的,真想上去親一口。

「什麼事啊?」我吞了口口水,連忙問道。

「我,我叫嘵雯,是這兒的傭人……」

「嗯,嗯。」操,我今天才來這兒住,早上上樓的時候居然沒看到這麼個美貨。

「我,我有事想請少爺幫忙……」

什麼?有事請我幫忙,我媽的以為不過上來打掃打掃房間什麼的,找幫忙?那可找對人了,等著付出代價吧。

「哦,說吧。」

我把手叉在褲兜裡,又把她從頭到腳審視了一遍,她的身材很標準,有一米六五吧,大約是沒發育開,胸部並不突出,儘管穿著長褲,卻遮掩不住她的一雙美腿,比例協調勻稱,是我喜好的類型。嘵雯被我看得頭越垂越低,臉也越來越紅,我的小帳篷這時候搭得老高,今天看來是非要用她來滅火了。

「我,我的弟弟昨天被警察拘留了,可,可他真得沒幹壞事!因為另一邊的人家有錢有勢,我們家人一點辦法沒有,聽說他在裡面已經被打得半死。」說到這,她的眼圈就紅了,楚楚動人。

嗨,這點小事,那太容易擺平了,在這個市裡,還是沒有我家族擺不平的事的。我心裡大約有了數,於是慢慢踱到曉雯的身後,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將嘴湊到她的耳邊,柔聲道:「曉雯,不要傷心,我一個電話就可以幫到你。」

「真的嗎?」

曉雯激動得猛一回頭,正好被我逮著嘴對嘴親了一下。「啊!」她嚇得叫了一聲,想要撤開,卻被我的雙手緊緊扣住肩,動彈不得。

我立馬換了種痞子語氣,狠狠地對她說:「可我有什麼義務要幫你?你能給我什麼的?是你在我家裡打工,而不是我為你打工,你可別弄混了!」

她沒有言語也沒有回頭,卻開始輕輕地啜泣,肩微微顫抖著。我的心軟了下來,「唉,不過我真得很想幫助你,我能把你的弟弟放出來,可我的弟弟現在很難受,怎麼辦?」

「老爺,老爺不是只有少爺一個孩子嗎?」

「嘿嘿,我說得是這……」

我的手從嘵雯的肩開始慢慢下滑,撫摩過幼小的乳房,玲瓏的腰部,輕輕抓住她細嫩的小手,覆著它壓在小雯的下身上,我用拇指劃了劃她的陰部,小雯嚇得本能一退,臀部正頂著我怒起的龍根。她的褲子很薄,我的龍根的熱量彷彿馬上就可以點燃她。

「就是這了,嘿嘿。」

我此時已經肆無忌憚地開始舔起她的耳垂,曉雯臉蛋羞得像個熟透的蘋果,全身酥軟著,任由我侵犯。

「你願不願意幫我呢?」

我雖然問著但根本不容她回答,左手探進曉雯的襯衣揉捏著她軟軟的乳房,右手拇指使勁劃著她的陰部,隔著兩層都已經感覺到了濕意。

「少……少爺,曉雯站不穩了。」

她回過頭來,用那雙水晶的眼睛向我求救。通紅的臉蛋,哀楚的眼神,再加上微抖的語音,實在太誘惑人了,我的龍根進一步壯大。乘她回頭之機,我用舌頭頂開她的小嘴,她沒有半點拒絕,開始配合地接吻,兩人舌頭和唾液消融在一起,她的鼻息越來越重,逐漸呻吟了起來。

曉雯在我的三重進攻下,真是站不住了,竟將雙手反扣過來死死攀住我的臀部,小腿和腳縮起緊緊勾住我的小腿。我的臥室有面鏡子,透過它我正好能看到兩人現在的姿勢,真是淫靡的不行。

曉雯是整個人離地背身依附著我,頭卻回過來與我接吻,我在一瞬間又解開她的發圈,使她的秀髮披散開來。

「嗯……哼……嗯……哦……」曉雯呻吟著。

我想她因為弟弟,因為自己壓抑了太久了,在我的半脅迫之下,反倒更能忘情地釋放開來。她的身體來回蠕動著,蹭得我的龍根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把曉雯重重地扔到床上,這間臥室的床是非常大的雙人床,因為我天性怕熱不怕冷,所以即便是夏天也鋪著厚厚的褥子,而把空調開得很低。把她丟到床上,我低吼一聲也跳了上去。很輕鬆地把閉著眼任由我擺弄的曉雯分成大字型,她似乎還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我用力一扯她的襯衣,再一扯她的紗褲,兩下工夫床邊多了幾塊碎布,而曉雯已經半赤裸的展現在我面前。

因為停電,沒有冷氣,我們兩人都已經是汗水淋淋。

「媽的,真他媽的美腿!」

即使在這樣幾乎全靠下半身行動的情況下,我還是被曉雯的美腿所傾倒。她的白色內褲已經濕到不行,脫下一擰就能是一把水。我低下頭用牙撥開她內褲的邊緣,開始用舌頭舔弄她的陰蒂,這讓曉雯很受刺激,她開始放聲叫起來:

「少……少爺,哦……別!好奇怪,好癢,我不行了!」

擡起她的臀部,把內褲扔了出去,我搖搖頭,定了定神,低頭看自己的龍根迫不及待,於是架起曉雯的美腿,準備插入。看著她那麼修長的腿上穿著如此低劣噁心的絲襪,我竟有種莫名的興奮,龍根前所未有的壯大,對於半被脅迫的曉雯,我也不想怎麼憐香惜玉,就這麼猛地一滑而入。

「啊!天哪!」曉雯的雙手死死抓住床單,呻吟聲彷彿要衝破屋頂。

想著一個處女就這麼被終結了,我愈加興奮,不停地運動,曉雯的叫聲如泣如咽,聽得我的龍根在她體內還不斷膨脹著。不久被單便死死裹住了我和曉雯,我邊運動邊吮吸著她的乳頭,擁抱著她,而回過神的曉雯也用她的美腿鉗住我的臀部,使我的每次插入都格外刺激。

「操!」我大喝一聲,便將那股在體內積蓄已久的精液射入了曉雯的體內,而曉雯也已經達到了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

媽的,怎麼停電了!」

我重重一敲鍵盤,感到幾分惱火。正看著螢幕裡女優被脅迫的好戲,打算好好打次飛機,現在泡湯了。

「什麼高級住宅,大夏天的正午停電?!奶奶個熊,明兒找人打爛物業!」

什麼事也做不了,天又熱,再加上慾火焚身,我就像只餓狼在寬大的臥室裡來回踱步。抓起手機撥了號,開始沖老爸發炮:「老爸,這就是你給我找的好地方啊,大中午的停電!想悶死我啊?!」

「哎呀,小偉啊,可能是檢修的啦,不要急嘛。要不你自己開車移到紅葉別墅去嘛,人是活的會動的嘛,我們那麼多的房子你隨意去啊,總不能處處停電,對吧?」

老爸居然用生意場上那套敷衍我,真無聊,他房產生意是越做越大,也越來越沒時間管我了。錢倒是大把大把地給,但我卻愈發懷念小時侯一家三口一起去小店吃牛雜吃拌面的日子,人人都說媽媽過世的早,沒享上老爸發跡後的福分,我不這麼想,媽媽在九泉下是不會有什麼遺憾的,現在的日子並不是她想要的。

「靠,我想到哪去了!」

拉開窗簾一瞧,烈日當頭,我的車沒撂進車庫,現在想必被曬成微波爐,這時候開著它滿街亂跑,不是傻B嗎?還是呆著呆著吧,媽的,不過呆著幹嘛呢?我又開始像只餓狼般踱步。

「老爸真得很疼我,不過我也夠給他長面子了,沒讓他操什麼心,自個兒將就學著,高考也好歹全省前十,大學隨我挑。他那幫狐朋狗友的孩子,哪個腦子不和灌大便似的,女的就知道打扮出國購物,男的就知道把妹打炮。錢多怎麼著了,遲早被這群敗家子毀了,而老爸有我,這個最大的寶貝。」

我開始自戀起來,步子也慢了下來,哼起小調。

「咚咚!」有人敲門?

「進來吧。」

「少爺,我是……」

不用說,該是照顧這套房子的傭人,這女孩看來年紀和我差不太多,顯然不是城裡人,穿得樸素甚至有點土氣,大紅花色的襯衣,黃色的紗布長褲,最廉價的短筒絲襪。但當我看到她的臉,下體居然猛然有了反應,她瓜子臉蛋,櫻桃小口,頭髮烏黑,簡單地紮了一下,睫毛特別的長,眼睛裡似乎閃著淚花,相當迷人,而兩頰紅撲撲的,真想上去親一口。

「什麼事啊?」我吞了口口水,連忙問道。

「我,我叫嘵雯,是這兒的傭人……」

「嗯,嗯。」操,我今天才來這兒住,早上上樓的時候居然沒看到這麼個美貨。

「我,我有事想請少爺幫忙……」

什麼?有事請我幫忙,我媽的以為不過上來打掃打掃房間什麼的,找幫忙?那可找對人了,等著付出代價吧。

「哦,說吧。」

我把手叉在褲兜裡,又把她從頭到腳審視了一遍,她的身材很標準,有一米六五吧,大約是沒發育開,胸部並不突出,儘管穿著長褲,卻遮掩不住她的一雙美腿,比例協調勻稱,是我喜好的類型。嘵雯被我看得頭越垂越低,臉也越來越紅,我的小帳篷這時候搭得老高,今天看來是非要用她來滅火了。

「我,我的弟弟昨天被警察拘留了,可,可他真得沒幹壞事!因為另一邊的人家有錢有勢,我們家人一點辦法沒有,聽說他在裡面已經被打得半死。」說到這,她的眼圈就紅了,楚楚動人。

嗨,這點小事,那太容易擺平了,在這個市裡,還是沒有我家族擺不平的事的。我心裡大約有了數,於是慢慢踱到曉雯的身後,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將嘴湊到她的耳邊,柔聲道:「曉雯,不要傷心,我一個電話就可以幫到你。」

「真的嗎?」

曉雯激動得猛一回頭,正好被我逮著嘴對嘴親了一下。「啊!」她嚇得叫了一聲,想要撤開,卻被我的雙手緊緊扣住肩,動彈不得。

我立馬換了種痞子語氣,狠狠地對她說:「可我有什麼義務要幫你?你能給我什麼的?是你在我家裡打工,而不是我為你打工,你可別弄混了!」

她沒有言語也沒有回頭,卻開始輕輕地啜泣,肩微微顫抖著。我的心軟了下來,「唉,不過我真得很想幫助你,我能把你的弟弟放出來,可我的弟弟現在很難受,怎麼辦?」

「老爺,老爺不是只有少爺一個孩子嗎?」

「嘿嘿,我說得是這……」

我的手從嘵雯的肩開始慢慢下滑,撫摩過幼小的乳房,玲瓏的腰部,輕輕抓住她細嫩的小手,覆著它壓在小雯的下身上,我用拇指劃了劃她的陰部,小雯嚇得本能一退,臀部正頂著我怒起的龍根。她的褲子很薄,我的龍根的熱量彷彿馬上就可以點燃她。

「就是這了,嘿嘿。」

我此時已經肆無忌憚地開始舔起她的耳垂,曉雯臉蛋羞得像個熟透的蘋果,全身酥軟著,任由我侵犯。

「你願不願意幫我呢?」

我雖然問著但根本不容她回答,左手探進曉雯的襯衣揉捏著她軟軟的乳房,右手拇指使勁劃著她的陰部,隔著兩層都已經感覺到了濕意。

「少……少爺,曉雯站不穩了。」

她回過頭來,用那雙水晶的眼睛向我求救。通紅的臉蛋,哀楚的眼神,再加上微抖的語音,實在太誘惑人了,我的龍根進一步壯大。乘她回頭之機,我用舌頭頂開她的小嘴,她沒有半點拒絕,開始配合地接吻,兩人舌頭和唾液消融在一起,她的鼻息越來越重,逐漸呻吟了起來。

曉雯在我的三重進攻下,真是站不住了,竟將雙手反扣過來死死攀住我的臀部,小腿和腳縮起緊緊勾住我的小腿。我的臥室有面鏡子,透過它我正好能看到兩人現在的姿勢,真是淫靡的不行。

曉雯是整個人離地背身依附著我,頭卻回過來與我接吻,我在一瞬間又解開她的發圈,使她的秀髮披散開來。

「嗯……哼……嗯……哦……」曉雯呻吟著。

我想她因為弟弟,因為自己壓抑了太久了,在我的半脅迫之下,反倒更能忘情地釋放開來。她的身體來回蠕動著,蹭得我的龍根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把曉雯重重地扔到床上,這間臥室的床是非常大的雙人床,因為我天性怕熱不怕冷,所以即便是夏天也鋪著厚厚的褥子,而把空調開得很低。把她丟到床上,我低吼一聲也跳了上去。很輕鬆地把閉著眼任由我擺弄的曉雯分成大字型,她似乎還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我用力一扯她的襯衣,再一扯她的紗褲,兩下工夫床邊多了幾塊碎布,而曉雯已經半赤裸的展現在我面前。

因為停電,沒有冷氣,我們兩人都已經是汗水淋淋。

「媽的,真他媽的美腿!」

即使在這樣幾乎全靠下半身行動的情況下,我還是被曉雯的美腿所傾倒。她的白色內褲已經濕到不行,脫下一擰就能是一把水。我低下頭用牙撥開她內褲的邊緣,開始用舌頭舔弄她的陰蒂,這讓曉雯很受刺激,她開始放聲叫起來:

「少……少爺,哦……別!好奇怪,好癢,我不行了!」

擡起她的臀部,把內褲扔了出去,我搖搖頭,定了定神,低頭看自己的龍根迫不及待,於是架起曉雯的美腿,準備插入。看著她那麼修長的腿上穿著如此低劣噁心的絲襪,我竟有種莫名的興奮,龍根前所未有的壯大,對於半被脅迫的曉雯,我也不想怎麼憐香惜玉,就這麼猛地一滑而入。

「啊!天哪!」曉雯的雙手死死抓住床單,呻吟聲彷彿要衝破屋頂。

想著一個處女就這麼被終結了,我愈加興奮,不停地運動,曉雯的叫聲如泣如咽,聽得我的龍根在她體內還不斷膨脹著。不久被單便死死裹住了我和曉雯,我邊運動邊吮吸著她的乳頭,擁抱著她,而回過神的曉雯也用她的美腿鉗住我的臀部,使我的每次插入都格外刺激。

「操!」我大喝一聲,便將那股在體內積蓄已久的精液射入了曉雯的體內,而曉雯也已經達到了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

文章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乾娘與乾姐姐們
我與我的絲襪奶奶
二個美女姐姐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與人妻一起除夕倒數
淫娃繪中
短髮女大學生
克制不了性慾的母子
白領性奴的秘密生活
黑潮
隨機文章:
柔兒被姐夫強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健身房偷情 軍營蕩婦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