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一、初見為了貫徹政府服務基層的「先進」思想理念,醫院讓我到這南方的小衛生所來代職兩年。

窩著一肚子火,小弟罵罵咧咧的來到了這座山海相望的港口城市,不過看到這座城市,心情卻漸漸開朗了起來。

閩地山川秀麗,滿眼綠意,迎面的風都彷彿帶著大海的潮潤,反正小醫院工作也不忙,就當是帶薪休假來了,心裡自我寬慰著,不一會兒就到了代職的單位——一個國企的附屬醫院。

我跳下車,取下了行李,還沒來得及轉頭,就聽到一聲柔媚的聲音:「請問你是閣子嗎?」我轉頭,視線所及是一雙穿著白色高跟涼皮鞋,露著蔥蔥玉趾的美人足,沿著圓潤的腳踝向上,是皮膚白皙線條優美的小腿,及膝的格子裙束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上,白色的蕾絲邊襯衣將上身的美好襯托得曲線畢露,淡淡的香水味若有若無的撩著我的鼻尖。

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少婦一手撐著陽傘,正向我微笑。

「咦?」我一下沒反應過來,來報到之前我瞭解過這個新單位,這是一個重工業國企,地段偏僻,工作繁雜辛苦,絕大部份都是男員工,怎麼我一來就碰上一個美女呢?「你是從XX過來的代職醫生閣子嗎?」美女看我沒反應,又問了我一遍。

這下我總算反應過來了:「對,我就是閣子。

你是……」「我是附屬醫院的心理醫生,我叫蘇顏。

院長讓我在這接你,要不你進不了門禁。」

蘇顏對我莞爾一笑,伸出了纖纖柔荑:「初次見面,多多關照。」

免費A片

我朝她晃了晃因為搬行李而弄得髒兮兮的手,她一看也笑了。

「我幫你拿行李吧!」她伸手要去拉我那巨大的行李箱。

開玩笑!怎麼能讓初次見面的美女幫我拿行李呢?我連忙攔下:「不用不用,我一個人可以的。」

「你東西這麼多怎麼拿啊?」蘇顏看著我小山一樣的背包和巨大的行李箱。

「沒事,我不是一個人把它們搬了兩千多公里了麼?」蘇顏被我的話逗笑了。

「要不你幫我拿上相機好了。」

本來放在背包裡的單反在車上拿出來胡拍了一通,現在懶得放回去了,我把相機包遞給她。

「哇!這麼大的相機包,你是專業攝影的麼?」蘇顏單手接過相機包,發現特別沈,忙用另一隻手去幫忙,但另一隻手拿著傘,行動不便,眼看著包就要砸到地上。

「誒誒誒……」我大驚失色,這裡面可是我全套身家性命啊,砸壞了我可得哭死了。

我連忙撲過去接(小弟想了很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發生的動作,請各位看官自行腦補),反正等雙手接穩相機包的時候,我雙腿微曲,兩隻手在下面托著相機包,兩臂夾在包兩側,下巴在上方抵住了包。

然後,等我定下神來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正對著一條幽深的山谷,山谷兩旁高聳的玉丘盡入眼底,剛才若有若無的幽香正撲鼻而來。

我倆這個姿勢保持了兩秒,蘇顏突然往後退去,包本來夾在我倆中間,她一走,包自然向外倒去。

「唉!別走!」我一急,右手忙去拉她,但兩隻手剛才在包下托著,這樣一來,包又從左手往下滑。

救機心切的我猛地把她拉向我,兩個人面對面靠在一起,終於把包夾住。

現在的情況比剛才更尷尬了,我的右手正抓著她豐滿柔軟的臀丘,剛才拉她時用力過猛,現在右手還很用力的陷在裡面,而我的下巴依然緊緊抵著包,但剛才包下滑了一段距離,所以現在我的鼻尖正抵著她圓潤堅挺的乳球。

通過鼻尖傳來的綿柔觸感,讓我清晰的感覺到,蘇顏裡面穿的是那種薄棉胸衣,而不是那些A罩杯的女人所穿的加了厚厚墊子的假胸。

我的左手,此時正緊靠著她裸露的大腿,藉著摩擦力托著相機包,我的手背靠在她柔滑的大腿上,涼涼的觸感如此清晰。

蘇顏顯然也被嚇到了,手足無措的任我抱著,小弟當時的心裡是樂開了花,要是可以,真想一直保持這個動作,右手掐著美女的豐臀,左手撫摸著光滑的大腿,把頭深深的埋進那誘人的乳溝之中。

不過,這畢竟是在單位門口,小弟也是要臉的人啊~~所以,我裝作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鼓起嘴巴大大的呼了一口氣,當然真正的意圖是趁機噘起嘴巴,在美女的乳房上再揩點油啦!我對著蘇顏的美乳呼氣的時候,蘇顏突然「啊」了一聲,全身一緊。

「幸好幸好沒摔壞,你別動啊,我蹲下來就行。」

我怕做得太過份,讓她對我的第一印象變得太壞就不好了,忙把頭偏開,慢慢地把包放下。

當然在放下的時候,我裝作在控制摩擦力,又趁機在蘇顏的屁股上狠捏了兩把,她只是輕輕哼了兩聲,也沒有說話。

我的左手沿著她的大腿慢慢地滑下,把她的膝蓋、小腿蹭了個遍,然後小心的放下了相機包,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的右手。

蘇顏沒有立刻跳開,而是在我面前站了一會兒,這才退後了兩步。

「對……啊,剛才真是太險了,還好還好。」

我站起來一開口就想對她說對不起,唉,小弟還是太善良了~~怎麼能說對不起呢?我又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要是說了對不起,倒顯得我心虛了,幸好我及時改了口。

蘇顏的臉紅撲撲的,也不知是嚇的,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本來我以為她會不好意思看我,沒想到她倒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我一時沒理解這個笑容的意思,剛低頭準備拿包,突然發現胯下的小朋友正昂首怒立,把整個褲子都撐得隆起來的一大塊。

啊!原來她在笑這個!那她肯定發現了我的猥瑣想法!這下我的臉一下子變紅了,忙裝作檢查相機,蹲了下去。

裝模作樣的弄了兩分鐘,感覺恢復了正常,這才重新站了起來。

「相機沒事吧?」「應該沒事,那……那我們走吧!」看著蘇顏鎮定自若的表情,我倒一時有點糊塗了:『難道她沒注意到我剛才猥瑣的想法和動作?可是她剛才明明就看著我的胯下啊!是不是我想多了?剛才她那麼緊張,而且,其實整個事情發生的時間一分鐘都不到,她沒什麼感覺應該很正常啊~~那她剛才笑什麼呢?』我腦子裡一邊盤算著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一邊回味著剛才的軟玉溫香,和蘇顏一起走進了新單位的大門……經過一段時間的忙亂後,生活漸入正軌。

醫院裡除了蘇顏以外,還有七、八個小護士,有幾個長得比蘇顏要漂亮,不過年紀都很小,感覺還像沒長大的孩子,雖然有兩個小護士對我很有好感,但我並不打算和她們發展。

一是和小姑娘發生關係會有很多後遺症,二是和筱兒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我不僅發現自己有NTR情結,而且還是個人妻控,每次想到原本屬於別人的妻子在自己的身下輾轉承歡,那種爽快比破處還要強烈十倍。

於是,我依舊把目標鎖定在蘇顏。

她的心理診室在門診的最裡面,我每天上午沒事就跑去那裡和她聊天,在得知她還曾去我的母校進修過一段時間後,我就喊起了她師姐,這樣一來,我們的關係便愈發親密。

蘇顏的老公是這個國企的一個小幹部,不過不在總部,而在另外一個城市,雖然離得不算遠,但兩人很少見面。

來了快三個月,我才在國慶長假時見過她老公一次,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膚,精幹的短髮,非常有男人味,一比之下,頓覺自己成了小白臉。

這也讓我對自己的目標產生了懷疑,這麼man的男人,我能騙到他的老婆嗎?於是有一段時間,我都灰心喪氣,不想再去找蘇顏聊天了,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

那天我從病房回門診,經過心理診室,看到蘇顏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杯發呆,見我進來,很勉強的笑了一下,指指沙發讓我坐。

我坐在她身邊,看到茶幾上攤開著一本時尚雜誌,一個肌肉凸顯的男人正對著我耀武揚威。

『唉,看來她還真是喜歡肌肉男啊!雖然我身材也不差,可是哪能和她老公那樣的肌肉男比啊~~』我又一次在心裡默默歎氣,無奈地拿起雜誌調侃了起來:「怎麼,幾天不見老公就想男人了?這麼赤裸裸的宣洩感情啊,真不害臊~~」「我沒有……」蘇顏低聲反駁了一句,低沈的嗓音聽著讓人心疼。

「到底怎麼啦?是被院長批評了,還是其它什麼原因啊?」難得美女心情低落,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我一手在蘇顏的肩上輕輕的摩挲,一邊在她耳邊低聲詢問。

蘇顏並沒有答話,而是把頭埋得更低了。

「好啦好啦,看師姐這麼不開心,我這個做師弟的給你講個笑話好了。

嗯,講什麼呢?」我努力思索著,想講一個能促進我們之間「感情」的笑話,「嗯,正好這裡有個肌肉男,我講一個肌肉男的笑話好了~~」我拿起雜誌,在蘇顏面前晃了晃,蘇顏似乎被我勾起了一點興趣,頭微微抬起了一些。

「我有一個朋友,是個健身教練,他最近剛交了一個女朋友,兩人第一次嘿咻,他脫下上衣,露出發達的肱二頭肌,對他女朋友說:『這抵得上10公斤炸藥。

』他的女友『哇』發出驚歎的叫聲;他又指指發達的胸肌,說:『這抵得上20公斤炸藥。

』他的女友『哦』發出歡喜的讚歎;然後他又脫下長褲,露出發達的大腿肌肉,說:『這抵得上30公斤炸藥。

』他的女友:『天啊!』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當他脫下內褲的時候……他的女友尖叫道:『上帝啊,引線怎麼這麼短?』」說完這個笑話,我等著蘇顏嬌羞的嗔罵,可是她卻突然撲進我的懷裡哭了起來。

我一下子傻了,就算講個笑話不好笑,也不至於哭啊?可是美人主動投懷送抱,我當然不會拒絕,於是我一邊緊緊地摟著她的腰,一邊輕輕的拍著她的頭,在她耳邊輕聲撫慰。

一開始心裡還確實惦記著她的心情,但漸漸地,我發現自己的臉和她的臉越靠越近,嘴巴都快碰到她的耳垂了,但是蘇顏毫無反應,還是縮在我懷裡不停地抽泣。

我的色慾一下子就膨脹了起來,也不記得自己當時嘴裡還在說著什麼,所有的注意力全被蘇顏小巧誘人的耳垂吸引了過去。

我故意在她耳邊輕輕的說話,我倆的臉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甚至能感覺到她溫熱的淚水滑過我的臉頰,鼻子呼出的熱氣不斷撩撥著她的耳垂。

我倆就這樣相依相偎了不知多久,幸運的是也一直沒有人經過打擾我們。

蘇顏終於漸漸止住了抽泣,這時她才意識到我倆的動作太過親密了,她把我輕輕推了一下,這下我不好意思再保持原狀了,只好坐直了身體,但右手依然搭在她的肩上。

在我的循循善誘下,蘇顏終於說出了她的心結。

(這裡絕對是小弟的得意之作啊,要從一個心理醫生的嘴裡套出話有多麼不容易各位看官知道嗎?!小弟足足聊了有兩個小時啊!連日本偷襲珍珠港的話題都扯進去了。

不過廢話已經講得太多了,畢竟是色文啊,要是我再把那時的對話一字不漏的打出來,我就成瓊瑤阿姨了,各位大哥估計也不耐煩了,這裡就簡要略過吧!)原來蘇顏的老公(叫他誠吧)雖然體格健碩,但是雞巴和他的體格實在是不成正比,蘇顏跟我比劃說只有她的食指大小,而且還早洩,從來不超過三分鐘。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蘇顏勸過他兩次,說和他一起去看醫生,但誠一聽這話就懷疑是蘇顏得不到滿足,看不起他,然後就大發脾氣,砸東西、罵蘇顏。

後來蘇顏雖然不提了,但是誠的心理還是難以擺脫那種自卑感,以至於每次做愛結束只要蘇顏稍稍表現得平淡一點,就會懷疑蘇顏沒有滿足而大發脾氣。

他越是這樣,蘇顏對夫妻之間的性事就越抗拒,一到床上就緊張,這樣就更不能讓誠滿意,兩人的關係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前兩天誠回家,做完之後又因為這事和蘇顏吵架,蘇顏還了兩句嘴,她老公竟然狠狠的搧了她兩個耳光,還罵她蕩婦。

蘇顏的臉第二天還是腫的,她只好請了一天假,昨天在家躲了一天,今天有些消腫才來上班。

聽完她的話,我又心疼又憤怒,這也算男人?!我心疼地撫摸著蘇顏還有些紅腫的臉頰,對她說:「師姐,下次他如果再打你,你給我打電話!我一定保護你!」蘇顏感動的望著我,輕輕的把頭擱在我肩上,在我耳邊輕輕說:「謝謝你,有你在,我很安心。」

摟著蘇顏的纖腰,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心底深處其實是很開心的,有了這樣的老公,我和蘇顏之間將再無阻礙!(待續)二、進展自從那天之後,我和蘇顏的感情再次升溫,或者說,我正式發動了對蘇顏的淩厲攻勢。

每天我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往她的辦公室跑,每次都精心準備很多輕鬆幽默的話題,還帶很多精緻的小零食,和蘇顏邊吃邊聊,氣氛相當融洽。

當然,蘇顏也越來越願意把她的煩心事向我傾訴。

一天,我看到她臉上長了一顆痘痘,就逗她說:「師姐最近是不是慾火無處發洩啊?你看,小火苗都冒到臉上來了。」

蘇顏聽了也不生氣,反而順著我的話接道:「對呀,那你過來幫我洩一下火好了~~」話一出口,蘇顏大概覺得太露骨了,立刻就停住不講話了。

看著蘇顏欲語還休的樣子,我心中一動,看來期盼已久的機會終於到來了,「那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回家哦,好好幫師姐洩一下火。」

我在她的腰上輕輕一摟,故意貼著她的耳朵神神秘秘的說道。

「什麼啦,你討厭誒,不正經!」蘇顏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把我推開,粉拳不依不饒的向我猛揮。

「好啦好啦,師姐我錯了,我開玩笑的。」

我接下了她的兩記粉拳,把她的手抓在懷裡,正經的說道:「不過今天晚上真的有點事要去你家誒!」「怎麼啦?」蘇顏看我一臉正經的樣子,也就乖乖的坐著看著我,她不知道我的腦中其實正翻江倒海的想著今晚她在我身下婉轉嬌啼的身影。

「我過兩天要去參加一個正式的會議,想把西裝熨一下,但我宿舍裡沒有熨斗,你家應該有吧?」這是我早在一個月前就想好的藉口。

「嗯,可以,我來幫你熨。」

蘇顏認真的點著頭。

「好,那謝謝師姐!」我看事情如此輕易就搞定了,開心得真想來一個原地360度後空翻。

「那個……你晚上過來別吃晚飯了,到我家吃晚飯吧!」蘇顏想了一會兒,抬頭笑著跟我說。

「啊?」我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沒想到她這麼主動,「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我諂笑著,這下真想做一個720度的後空翻了~~那天下午,我看蘇顏不到五點就回家了,經過我的診室門口,她朝我拋過來一個詢問的眼神,我肯定的點了點頭,她微笑了一下就走了。

看著她肥美的臀部緊包在窄窄的鉛筆褲中,隨著步伐左右扭動著漸漸走出醫院大門,想到今晚就要進行的計劃,我的胯下一陣激動,興奮得坐都坐不住,真想跟著她一起回去。

但是,理智告訴我,要想一舉拿下這個美少婦,必須計劃週全,於是,我強迫自己坐下來,把今天的病歷又拿出來重新整理。

剛開始還是有點心神不寧,不過做了一段時間後,自己倒真的投入了進去,等全部整理完,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半個小時了。

一看手機,有蘇顏的一條短信:「下班了嗎?我開始做飯了。」

我相信蘇顏作為一個有過經驗的少婦,對今晚可能出現的狀況肯定是有所心理準備的,她既然給我發了短信,說明她有點急了。

我準備再挑逗她一下,於是把手機一扔,預先開起了明早的醫囑,因為我知道,今天晚上我一定會很忙很忙,明天早上能不能起來還不一定呢!哈哈。

又過了半個小時,蘇顏的短信又來了:「再不過來,就給你吃剩飯了!」好了,火候到了,再拖下去真把她惹急了就不好玩了。

我忙回了一條:「剛才有急診病人,就來。」

收拾好東西就往家屬區去了。

其實拖到這麼晚,除了想要吊吊蘇顏的胃口外,我還是想等到天黑再進家屬院比較好,畢竟我在家屬院沒房子,如果被人看到老往這裡跑,萬一還讓人知道去蘇顏家,被她老公聽到風言風語就不好了。

我在蘇顏家的房門上輕輕敲了兩下,門裡傳來急切的腳步聲,蘇顏把門開了一小半,我急忙閃身進去了。

進了房間,我一看到蘇顏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經成了大半,她顯然是剛洗過澡,身上有著沐浴露的香氛,一件薄薄的黑色V字領緊身毛衣,領口開得很大,一向紮在腦後的長髮被盤成了髮髻,顯出了一種少婦獨有的風情。

沒有了長髮的阻擋,露出頸部和胸前大片瓷白的肌膚,下身是一條緊繃的牛仔褲,肥美的臀部被包出了勾魂奪魄的曲線。

「你的面子可真大,請你吃飯要等這麼久。」

蘇顏一邊嗔怪著,一邊彎腰在鞋櫃裡給我拿拖鞋。

「我這不是在等天黑嘛!要不被你老公知道我進了你家門,非打斷我的腿不可。」

我看著蘇顏撅在我面前的巨大美臀,強忍著撫摸的慾望,半真半假的說。

「你胡說什麼,」蘇顏把鞋放到我腳下,站起身:「我們又沒什麼關係。」

說著還輕拍了我一下。

我順勢抓住她的手:「沒什麼關係?那你剛才幹嗎把門開那麼一點,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的話一下擊中了蘇顏的心底,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嘴張了張沒說出話來。

趁著她分神,我順勢摟住了她的腰,貼著她的耳朵輕輕說:「可是我想讓我們有關係~~」蘇顏嚶嚀一聲,渾身都軟了,一把摟住了我的腰。

我自己都沒想到她會這麼主動,原本想著吃完飯再開始的計劃,一進門就可以實施了。

我的心中一陣狂喜,順勢吻上了她的唇。

蘇顏的嘴唇不是那種性感的厚唇,但是親上去的感覺柔滑無比,真的像兩塊嫩滑的布丁。

正當我流連於她的雙唇的時候,她又主動把舌頭探了出來。

說實話,我雖然自認玩過不少女人,有矜持的,也有放蕩的,但是蘇顏這樣的少婦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她雖然主動,但給人的感覺絕不淫蕩。

不像欣鈺(參見《女友筱兒》),同樣是主動,但是你一吻她,她就呻吟不止,雙手在你身上亂摸,一看就知道是個騷貨。

而蘇顏,雖然我能感覺到她很激動,但她只是不斷地加重抱我的力度,雙手在我的背上不斷抓緊、放開,卻絕不像蕩婦一樣上下求索。

雖然她主動把香舌伸了過來,但又不像欣鈺那樣在你的口腔裡胡攪蠻纏,讓人有一種被強姦的感覺,只是溫柔地舔舐著我的唇,徘徊著、等待著,直到在我的舌頭引導下,才纏綿著深入……富有技巧又充滿柔情,不瘋狂卻充滿挑逗。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少婦人妻了,因為她們有過比較穩定的性生活,對兩性的關係有系統的瞭解。

她們不僅知道怎麼才能讓男人滿足性慾,更重要的是,她們很清楚怎樣才能讓男人在簡單的滿足性慾之中體會到身體和心理的舒暢。

第一次的激吻綿長而銷魂,蘇顏誘人的身軀在我的懷裡微微顫動,我把頭稍稍抬起了一些,蘇顏的臉因為激動而透出一股誘惑的紅,濕滑的雙唇沾滿了我倆的唾液,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澤。

她依舊閉著眼睛,感覺到我的唇分離後,她抬起了頭,又主動湊了過來。

我再也控制不住,把原先想好的計劃拋到腦後,一把橫抱起嬌柔的身軀,向臥室走去……

(待續)

一、初見為了貫徹政府服務基層的「先進」思想理念,醫院讓我到這南方的小衛生所來代職兩年。

窩著一肚子火,小弟罵罵咧咧的來到了這座山海相望的港口城市,不過看到這座城市,心情卻漸漸開朗了起來。

閩地山川秀麗,滿眼綠意,迎面的風都彷彿帶著大海的潮潤,反正小醫院工作也不忙,就當是帶薪休假來了,心裡自我寬慰著,不一會兒就到了代職的單位——一個國企的附屬醫院。

我跳下車,取下了行李,還沒來得及轉頭,就聽到一聲柔媚的聲音:「請問你是閣子嗎?」我轉頭,視線所及是一雙穿著白色高跟涼皮鞋,露著蔥蔥玉趾的美人足,沿著圓潤的腳踝向上,是皮膚白皙線條優美的小腿,及膝的格子裙束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上,白色的蕾絲邊襯衣將上身的美好襯托得曲線畢露,淡淡的香水味若有若無的撩著我的鼻尖。

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少婦一手撐著陽傘,正向我微笑。

「咦?」我一下沒反應過來,來報到之前我瞭解過這個新單位,這是一個重工業國企,地段偏僻,工作繁雜辛苦,絕大部份都是男員工,怎麼我一來就碰上一個美女呢?「你是從XX過來的代職醫生閣子嗎?」美女看我沒反應,又問了我一遍。

這下我總算反應過來了:「對,我就是閣子。

你是……」「我是附屬醫院的心理醫生,我叫蘇顏。

院長讓我在這接你,要不你進不了門禁。」

蘇顏對我莞爾一笑,伸出了纖纖柔荑:「初次見面,多多關照。」

我朝她晃了晃因為搬行李而弄得髒兮兮的手,她一看也笑了。

「我幫你拿行李吧!」她伸手要去拉我那巨大的行李箱。

開玩笑!怎麼能讓初次見面的美女幫我拿行李呢?我連忙攔下:「不用不用,我一個人可以的。」

「你東西這麼多怎麼拿啊?」蘇顏看著我小山一樣的背包和巨大的行李箱。

「沒事,我不是一個人把它們搬了兩千多公里了麼?」蘇顏被我的話逗笑了。

「要不你幫我拿上相機好了。」

本來放在背包裡的單反在車上拿出來胡拍了一通,現在懶得放回去了,我把相機包遞給她。

「哇!這麼大的相機包,你是專業攝影的麼?」蘇顏單手接過相機包,發現特別沈,忙用另一隻手去幫忙,但另一隻手拿著傘,行動不便,眼看著包就要砸到地上。

「誒誒誒……」我大驚失色,這裡面可是我全套身家性命啊,砸壞了我可得哭死了。

我連忙撲過去接(小弟想了很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發生的動作,請各位看官自行腦補),反正等雙手接穩相機包的時候,我雙腿微曲,兩隻手在下面托著相機包,兩臂夾在包兩側,下巴在上方抵住了包。

然後,等我定下神來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正對著一條幽深的山谷,山谷兩旁高聳的玉丘盡入眼底,剛才若有若無的幽香正撲鼻而來。

我倆這個姿勢保持了兩秒,蘇顏突然往後退去,包本來夾在我倆中間,她一走,包自然向外倒去。

「唉!別走!」我一急,右手忙去拉她,但兩隻手剛才在包下托著,這樣一來,包又從左手往下滑。

救機心切的我猛地把她拉向我,兩個人面對面靠在一起,終於把包夾住。

現在的情況比剛才更尷尬了,我的右手正抓著她豐滿柔軟的臀丘,剛才拉她時用力過猛,現在右手還很用力的陷在裡面,而我的下巴依然緊緊抵著包,但剛才包下滑了一段距離,所以現在我的鼻尖正抵著她圓潤堅挺的乳球。

通過鼻尖傳來的綿柔觸感,讓我清晰的感覺到,蘇顏裡面穿的是那種薄棉胸衣,而不是那些A罩杯的女人所穿的加了厚厚墊子的假胸。

我的左手,此時正緊靠著她裸露的大腿,藉著摩擦力托著相機包,我的手背靠在她柔滑的大腿上,涼涼的觸感如此清晰。

蘇顏顯然也被嚇到了,手足無措的任我抱著,小弟當時的心裡是樂開了花,要是可以,真想一直保持這個動作,右手掐著美女的豐臀,左手撫摸著光滑的大腿,把頭深深的埋進那誘人的乳溝之中。

不過,這畢竟是在單位門口,小弟也是要臉的人啊~~所以,我裝作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鼓起嘴巴大大的呼了一口氣,當然真正的意圖是趁機噘起嘴巴,在美女的乳房上再揩點油啦!我對著蘇顏的美乳呼氣的時候,蘇顏突然「啊」了一聲,全身一緊。

「幸好幸好沒摔壞,你別動啊,我蹲下來就行。」

我怕做得太過份,讓她對我的第一印象變得太壞就不好了,忙把頭偏開,慢慢地把包放下。

當然在放下的時候,我裝作在控制摩擦力,又趁機在蘇顏的屁股上狠捏了兩把,她只是輕輕哼了兩聲,也沒有說話。

我的左手沿著她的大腿慢慢地滑下,把她的膝蓋、小腿蹭了個遍,然後小心的放下了相機包,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的右手。

蘇顏沒有立刻跳開,而是在我面前站了一會兒,這才退後了兩步。

「對……啊,剛才真是太險了,還好還好。」

我站起來一開口就想對她說對不起,唉,小弟還是太善良了~~怎麼能說對不起呢?我又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要是說了對不起,倒顯得我心虛了,幸好我及時改了口。

蘇顏的臉紅撲撲的,也不知是嚇的,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本來我以為她會不好意思看我,沒想到她倒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我一時沒理解這個笑容的意思,剛低頭準備拿包,突然發現胯下的小朋友正昂首怒立,把整個褲子都撐得隆起來的一大塊。

啊!原來她在笑這個!那她肯定發現了我的猥瑣想法!這下我的臉一下子變紅了,忙裝作檢查相機,蹲了下去。

裝模作樣的弄了兩分鐘,感覺恢復了正常,這才重新站了起來。

「相機沒事吧?」「應該沒事,那……那我們走吧!」看著蘇顏鎮定自若的表情,我倒一時有點糊塗了:『難道她沒注意到我剛才猥瑣的想法和動作?可是她剛才明明就看著我的胯下啊!是不是我想多了?剛才她那麼緊張,而且,其實整個事情發生的時間一分鐘都不到,她沒什麼感覺應該很正常啊~~那她剛才笑什麼呢?』我腦子裡一邊盤算著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一邊回味著剛才的軟玉溫香,和蘇顏一起走進了新單位的大門……經過一段時間的忙亂後,生活漸入正軌。

醫院裡除了蘇顏以外,還有七、八個小護士,有幾個長得比蘇顏要漂亮,不過年紀都很小,感覺還像沒長大的孩子,雖然有兩個小護士對我很有好感,但我並不打算和她們發展。

一是和小姑娘發生關係會有很多後遺症,二是和筱兒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我不僅發現自己有NTR情結,而且還是個人妻控,每次想到原本屬於別人的妻子在自己的身下輾轉承歡,那種爽快比破處還要強烈十倍。

於是,我依舊把目標鎖定在蘇顏。

她的心理診室在門診的最裡面,我每天上午沒事就跑去那裡和她聊天,在得知她還曾去我的母校進修過一段時間後,我就喊起了她師姐,這樣一來,我們的關係便愈發親密。

蘇顏的老公是這個國企的一個小幹部,不過不在總部,而在另外一個城市,雖然離得不算遠,但兩人很少見面。

來了快三個月,我才在國慶長假時見過她老公一次,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膚,精幹的短髮,非常有男人味,一比之下,頓覺自己成了小白臉。

這也讓我對自己的目標產生了懷疑,這麼man的男人,我能騙到他的老婆嗎?於是有一段時間,我都灰心喪氣,不想再去找蘇顏聊天了,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

那天我從病房回門診,經過心理診室,看到蘇顏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杯發呆,見我進來,很勉強的笑了一下,指指沙發讓我坐。

我坐在她身邊,看到茶幾上攤開著一本時尚雜誌,一個肌肉凸顯的男人正對著我耀武揚威。

『唉,看來她還真是喜歡肌肉男啊!雖然我身材也不差,可是哪能和她老公那樣的肌肉男比啊~~』我又一次在心裡默默歎氣,無奈地拿起雜誌調侃了起來:「怎麼,幾天不見老公就想男人了?這麼赤裸裸的宣洩感情啊,真不害臊~~」「我沒有……」蘇顏低聲反駁了一句,低沈的嗓音聽著讓人心疼。

「到底怎麼啦?是被院長批評了,還是其它什麼原因啊?」難得美女心情低落,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我一手在蘇顏的肩上輕輕的摩挲,一邊在她耳邊低聲詢問。

蘇顏並沒有答話,而是把頭埋得更低了。

「好啦好啦,看師姐這麼不開心,我這個做師弟的給你講個笑話好了。

嗯,講什麼呢?」我努力思索著,想講一個能促進我們之間「感情」的笑話,「嗯,正好這裡有個肌肉男,我講一個肌肉男的笑話好了~~」我拿起雜誌,在蘇顏面前晃了晃,蘇顏似乎被我勾起了一點興趣,頭微微抬起了一些。

「我有一個朋友,是個健身教練,他最近剛交了一個女朋友,兩人第一次嘿咻,他脫下上衣,露出發達的肱二頭肌,對他女朋友說:『這抵得上10公斤炸藥。

』他的女友『哇』發出驚歎的叫聲;他又指指發達的胸肌,說:『這抵得上20公斤炸藥。

』他的女友『哦』發出歡喜的讚歎;然後他又脫下長褲,露出發達的大腿肌肉,說:『這抵得上30公斤炸藥。

』他的女友:『天啊!』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當他脫下內褲的時候……他的女友尖叫道:『上帝啊,引線怎麼這麼短?』」說完這個笑話,我等著蘇顏嬌羞的嗔罵,可是她卻突然撲進我的懷裡哭了起來。

我一下子傻了,就算講個笑話不好笑,也不至於哭啊?可是美人主動投懷送抱,我當然不會拒絕,於是我一邊緊緊地摟著她的腰,一邊輕輕的拍著她的頭,在她耳邊輕聲撫慰。

一開始心裡還確實惦記著她的心情,但漸漸地,我發現自己的臉和她的臉越靠越近,嘴巴都快碰到她的耳垂了,但是蘇顏毫無反應,還是縮在我懷裡不停地抽泣。

我的色慾一下子就膨脹了起來,也不記得自己當時嘴裡還在說著什麼,所有的注意力全被蘇顏小巧誘人的耳垂吸引了過去。

我故意在她耳邊輕輕的說話,我倆的臉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甚至能感覺到她溫熱的淚水滑過我的臉頰,鼻子呼出的熱氣不斷撩撥著她的耳垂。

我倆就這樣相依相偎了不知多久,幸運的是也一直沒有人經過打擾我們。

蘇顏終於漸漸止住了抽泣,這時她才意識到我倆的動作太過親密了,她把我輕輕推了一下,這下我不好意思再保持原狀了,只好坐直了身體,但右手依然搭在她的肩上。

在我的循循善誘下,蘇顏終於說出了她的心結。

(這裡絕對是小弟的得意之作啊,要從一個心理醫生的嘴裡套出話有多麼不容易各位看官知道嗎?!小弟足足聊了有兩個小時啊!連日本偷襲珍珠港的話題都扯進去了。

不過廢話已經講得太多了,畢竟是色文啊,要是我再把那時的對話一字不漏的打出來,我就成瓊瑤阿姨了,各位大哥估計也不耐煩了,這裡就簡要略過吧!)原來蘇顏的老公(叫他誠吧)雖然體格健碩,但是雞巴和他的體格實在是不成正比,蘇顏跟我比劃說只有她的食指大小,而且還早洩,從來不超過三分鐘。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蘇顏勸過他兩次,說和他一起去看醫生,但誠一聽這話就懷疑是蘇顏得不到滿足,看不起他,然後就大發脾氣,砸東西、罵蘇顏。

後來蘇顏雖然不提了,但是誠的心理還是難以擺脫那種自卑感,以至於每次做愛結束只要蘇顏稍稍表現得平淡一點,就會懷疑蘇顏沒有滿足而大發脾氣。

他越是這樣,蘇顏對夫妻之間的性事就越抗拒,一到床上就緊張,這樣就更不能讓誠滿意,兩人的關係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前兩天誠回家,做完之後又因為這事和蘇顏吵架,蘇顏還了兩句嘴,她老公竟然狠狠的搧了她兩個耳光,還罵她蕩婦。

蘇顏的臉第二天還是腫的,她只好請了一天假,昨天在家躲了一天,今天有些消腫才來上班。

聽完她的話,我又心疼又憤怒,這也算男人?!我心疼地撫摸著蘇顏還有些紅腫的臉頰,對她說:「師姐,下次他如果再打你,你給我打電話!我一定保護你!」蘇顏感動的望著我,輕輕的把頭擱在我肩上,在我耳邊輕輕說:「謝謝你,有你在,我很安心。」

摟著蘇顏的纖腰,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心底深處其實是很開心的,有了這樣的老公,我和蘇顏之間將再無阻礙!(待續)二、進展自從那天之後,我和蘇顏的感情再次升溫,或者說,我正式發動了對蘇顏的淩厲攻勢。

每天我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往她的辦公室跑,每次都精心準備很多輕鬆幽默的話題,還帶很多精緻的小零食,和蘇顏邊吃邊聊,氣氛相當融洽。

當然,蘇顏也越來越願意把她的煩心事向我傾訴。

一天,我看到她臉上長了一顆痘痘,就逗她說:「師姐最近是不是慾火無處發洩啊?你看,小火苗都冒到臉上來了。」

蘇顏聽了也不生氣,反而順著我的話接道:「對呀,那你過來幫我洩一下火好了~~」話一出口,蘇顏大概覺得太露骨了,立刻就停住不講話了。

看著蘇顏欲語還休的樣子,我心中一動,看來期盼已久的機會終於到來了,「那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回家哦,好好幫師姐洩一下火。」

我在她的腰上輕輕一摟,故意貼著她的耳朵神神秘秘的說道。

「什麼啦,你討厭誒,不正經!」蘇顏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把我推開,粉拳不依不饒的向我猛揮。

「好啦好啦,師姐我錯了,我開玩笑的。」

我接下了她的兩記粉拳,把她的手抓在懷裡,正經的說道:「不過今天晚上真的有點事要去你家誒!」「怎麼啦?」蘇顏看我一臉正經的樣子,也就乖乖的坐著看著我,她不知道我的腦中其實正翻江倒海的想著今晚她在我身下婉轉嬌啼的身影。

「我過兩天要去參加一個正式的會議,想把西裝熨一下,但我宿舍裡沒有熨斗,你家應該有吧?」這是我早在一個月前就想好的藉口。

「嗯,可以,我來幫你熨。」

蘇顏認真的點著頭。

「好,那謝謝師姐!」我看事情如此輕易就搞定了,開心得真想來一個原地360度後空翻。

「那個……你晚上過來別吃晚飯了,到我家吃晚飯吧!」蘇顏想了一會兒,抬頭笑著跟我說。

「啊?」我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沒想到她這麼主動,「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我諂笑著,這下真想做一個720度的後空翻了~~那天下午,我看蘇顏不到五點就回家了,經過我的診室門口,她朝我拋過來一個詢問的眼神,我肯定的點了點頭,她微笑了一下就走了。

看著她肥美的臀部緊包在窄窄的鉛筆褲中,隨著步伐左右扭動著漸漸走出醫院大門,想到今晚就要進行的計劃,我的胯下一陣激動,興奮得坐都坐不住,真想跟著她一起回去。

但是,理智告訴我,要想一舉拿下這個美少婦,必須計劃週全,於是,我強迫自己坐下來,把今天的病歷又拿出來重新整理。

剛開始還是有點心神不寧,不過做了一段時間後,自己倒真的投入了進去,等全部整理完,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半個小時了。

一看手機,有蘇顏的一條短信:「下班了嗎?我開始做飯了。」

我相信蘇顏作為一個有過經驗的少婦,對今晚可能出現的狀況肯定是有所心理準備的,她既然給我發了短信,說明她有點急了。

我準備再挑逗她一下,於是把手機一扔,預先開起了明早的醫囑,因為我知道,今天晚上我一定會很忙很忙,明天早上能不能起來還不一定呢!哈哈。

又過了半個小時,蘇顏的短信又來了:「再不過來,就給你吃剩飯了!」好了,火候到了,再拖下去真把她惹急了就不好玩了。

我忙回了一條:「剛才有急診病人,就來。」

收拾好東西就往家屬區去了。

其實拖到這麼晚,除了想要吊吊蘇顏的胃口外,我還是想等到天黑再進家屬院比較好,畢竟我在家屬院沒房子,如果被人看到老往這裡跑,萬一還讓人知道去蘇顏家,被她老公聽到風言風語就不好了。

我在蘇顏家的房門上輕輕敲了兩下,門裡傳來急切的腳步聲,蘇顏把門開了一小半,我急忙閃身進去了。

進了房間,我一看到蘇顏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經成了大半,她顯然是剛洗過澡,身上有著沐浴露的香氛,一件薄薄的黑色V字領緊身毛衣,領口開得很大,一向紮在腦後的長髮被盤成了髮髻,顯出了一種少婦獨有的風情。

沒有了長髮的阻擋,露出頸部和胸前大片瓷白的肌膚,下身是一條緊繃的牛仔褲,肥美的臀部被包出了勾魂奪魄的曲線。

「你的面子可真大,請你吃飯要等這麼久。」

蘇顏一邊嗔怪著,一邊彎腰在鞋櫃裡給我拿拖鞋。

「我這不是在等天黑嘛!要不被你老公知道我進了你家門,非打斷我的腿不可。」

我看著蘇顏撅在我面前的巨大美臀,強忍著撫摸的慾望,半真半假的說。

「你胡說什麼,」蘇顏把鞋放到我腳下,站起身:「我們又沒什麼關係。」

說著還輕拍了我一下。

我順勢抓住她的手:「沒什麼關係?那你剛才幹嗎把門開那麼一點,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的話一下擊中了蘇顏的心底,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嘴張了張沒說出話來。

趁著她分神,我順勢摟住了她的腰,貼著她的耳朵輕輕說:「可是我想讓我們有關係~~」蘇顏嚶嚀一聲,渾身都軟了,一把摟住了我的腰。

我自己都沒想到她會這麼主動,原本想著吃完飯再開始的計劃,一進門就可以實施了。

我的心中一陣狂喜,順勢吻上了她的唇。

蘇顏的嘴唇不是那種性感的厚唇,但是親上去的感覺柔滑無比,真的像兩塊嫩滑的布丁。

正當我流連於她的雙唇的時候,她又主動把舌頭探了出來。

說實話,我雖然自認玩過不少女人,有矜持的,也有放蕩的,但是蘇顏這樣的少婦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她雖然主動,但給人的感覺絕不淫蕩。

不像欣鈺(參見《女友筱兒》),同樣是主動,但是你一吻她,她就呻吟不止,雙手在你身上亂摸,一看就知道是個騷貨。

而蘇顏,雖然我能感覺到她很激動,但她只是不斷地加重抱我的力度,雙手在我的背上不斷抓緊、放開,卻絕不像蕩婦一樣上下求索。

雖然她主動把香舌伸了過來,但又不像欣鈺那樣在你的口腔裡胡攪蠻纏,讓人有一種被強姦的感覺,只是溫柔地舔舐著我的唇,徘徊著、等待著,直到在我的舌頭引導下,才纏綿著深入……富有技巧又充滿柔情,不瘋狂卻充滿挑逗。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少婦人妻了,因為她們有過比較穩定的性生活,對兩性的關係有系統的瞭解。

她們不僅知道怎麼才能讓男人滿足性慾,更重要的是,她們很清楚怎樣才能讓男人在簡單的滿足性慾之中體會到身體和心理的舒暢。

第一次的激吻綿長而銷魂,蘇顏誘人的身軀在我的懷裡微微顫動,我把頭稍稍抬起了一些,蘇顏的臉因為激動而透出一股誘惑的紅,濕滑的雙唇沾滿了我倆的唾液,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澤。

她依舊閉著眼睛,感覺到我的唇分離後,她抬起了頭,又主動湊了過來。

我再也控制不住,把原先想好的計劃拋到腦後,一把橫抱起嬌柔的身軀,向臥室走去……

(待續)

文章評價: (6 票, 平均: 2.83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子高生放課後
亂七八糟之凌辱女友
修電腦修到身體上
攝影樂趣─學姐的巨乳
漂亮媽媽愛淫蕩
少婦幫我生小孩
雪兒淫蕩的故事
漂亮小護士被我操
我的新婚生涯
聖心商學書院姊姊不斷被強姦
隨機文章:
閨蜜和我把老公幹趴了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家族傳統 我與客戶的老婆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