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經常到縣區、牧區去維護信號基站,大家不知道來沒來過西藏,那簡直就是純淨的天堂,但是時間長了和地獄差不多,驅車幾個小時看不到一個人,到處是路,到處沒路,能看到個人,能高興半天。反正滿眼是藍天、白雲、犛牛……

言歸正轉,去年國慶期間,突然有個縣區信號沒有了,領導緊急派我和一個藏族的司機師傅開車去維護,雖然心裏再不痛快也要去啊,誰讓咱命苦啊,錢拿的比別人少,工作比別人多。

在路上,司機師傅一直給我介紹沿路的風景,我半支吾著,心想他媽的西藏的景色都一樣,後來看我不太感興趣就給我說起藏族女的,這些老司機就是老流氓,沒事就說這些黃色的,不過藏族比漢族的開放是真的,和西方那樣開放,他說他上的這些藏族女的爽死了,裏面特別熱,特別緊……我沒有上過藏族女的,老婆看的緊,加上藏族女的身上那股味道讓我想吐,城市的還好說,農村的和牧區的那簡直不敢靠近啊。

大約在下午6點多的時候到的一個村子,記不得什麼名字了,反正挺原始的,家家牆上都貼著牛糞,是冬天用來燒的。在一個看著好象挺「富裕」的藏族家裏,司機師傅和他們用藏語交談著,詢問沒有信號的情況,了解到這邊山上有個基站,這些天突然沒信號了,看樣我又得背著工具上山了,痛苦啊,本來氧氣就不多,肯定這點小山要我的命啊。

但是那天運氣好,司機師傅和那個藏族的一家喝起了青稞酒,讓他們家的小保姆帶我去。那個小保姆看起來好象不大,大約18歲左右,臉上有兩朵高原紅,蠻可愛的,由于穿著藏族的衣服看不出來身材怎麼樣,算了,有個女的陪著總比一個人或和司機一起上山好啊。

這個女的挺有勁的,拿著我的工具包一點都不累,走了半個小時,走到半山腰,我實在不行了,就在一塊很大的石頭上坐下來休息,看著山下的美麗景色,有點陶醉了,突然她指著一個遠處說著什麼,我藏語不好,沒有聽明白什麼意思,憑感覺好象是說是她們的村子,是啊,好遠啊,周圍那麼遠的範圍都看不到一個人,有的隻有石頭和野犛牛。

她坐在我身邊,喝著我給她的飲料,忽然感覺藏族女孩還是很可愛的,我用半生不熟的藏語問她多大了,她說17歲,比我想象還小,其它的她說的我一句聽不懂,然後她半蹲起來,把藏裙一來,就看著我笑,我還不明白呢,就聽到「嘩嘩嘩」的聲音,然後看到有小股的水從她腳底流出,我靠,當著我的面就敢噓噓,也太開放了吧。

我想到老婆,馬上就轉過臉,不敢看,也不敢想了(兄弟的老婆有點兇),她在我身後呵呵的笑了起來,靠在我身邊給我說著我聽不懂話,我一直在想她噓噓的事情,想著想著弟弟就有反應了,真想狂幹她一場,可是她太小了,加上又是藏族的,誰知道人家願意不?算了,我馬上轉身去了大石頭的背面去尿尿,這樣就不會瞎想了。

正當我尿著的時候,突然有隻手從身後抓住我的弟弟,嚇的我把尿都給我憋回去了,我知道是她,我馬上拉上褲子,轉過臉看她,她還在咯咯的笑,我想你敢抓我,那我也不能吃虧,我伸手去探她的裙子,沒有想到她反應挺快的,沒有抓到。

我馬上伸手攔住她的腰,右手去摸她胸部,靠,沒有想到她的挺大的,挺軟的,根本不像17歲的樣子,人家是吃牛肉長大的,怪不得會發育那麼好,我有點報複性的猛摸幾下,沒有想到她竟然「哼哼」的有反映,感覺她的身子有點軟了,向下倒,眼睛也閉上了,這不就是說我可以上她嗎?

免費A片

媽的,不管那麼多了,上了再說(我沒有吻她,因為她身上的味道我不敢聞,怕吐),我怎麼也解不開她的衣服,她睜開眼睛看我還在研究解衣服,就笑了一下,伸手一拉,像日本和服的衣服就開了,我當時覺得臉都紅了,媽的,老子好歹也是人人敬仰的工程師啊,連個衣服都解不開,唉,不想那麼多了,如果不把她給下課了,那就更糗了。

我把衣服一拉,裏面竟然沒有內衣,胸部大約有36左右,很紅潤,乳頭像小花生米一樣大小,粉紅粉紅的,忍不住的咬了一口,她馬上就「啊」的一聲,這是沒有想到這個叫床聲音全世界通用的,呵呵,我也不客氣了,馬上用兩隻手狠狠的揉搓她的兩個奶子,隨著我的手上力道加大,她反應也越來越大,身子不住的亂扭,險些有點按不住她,不住的叫「啊啊啊」的聲音。

我把她的裙子脫了下來,竟然沒有內褲,我仔細一看,簡直驚呆了,暗紅的大陰唇、粉紅的小陰唇、花生米大小陰蒂有序的排列著,濕潤光亮,難得的是周圍毛很少,像是剛發育的,皮膚白皙、細嫩,整個陰部比我見的任何一個都小而精緻(比我老婆好看多了),我的嘴湊了過去輕輕的一吻,同時叨住她的大陰唇吸入嘴中,也顧不得她身上的味道不好聞了。

她「啊」的一聲,整個人都前後晃動起來,她緊緊地抓住我的弟弟,好象要掐斷了一般,還不停的揉搓,這麼刺激,差點射了,我那等得慢慢行事,以最快的速度脫完衣服,拿起弟弟在她上面來回摩擦幾下,恨不得馬上進去,想到她可能是處女,我還是沾了點水,腰向上一挺,開始漫漫的進入了她的陰道。

「啊……」,一聲凄慘的叫聲,嚇我一跳,她的臉部已經扭曲變形,表情看起來是那麼的痛苦,呻吟聲卻好似那麼的痛苦,我不擔心被別人聽到,在方圓幾十公裏都看不到人,即使她的叫聲再大。她的小穴在劇烈的收縮,一吸一吸的,好舒服啊,那種感覺緊緊的,濕濕的,暖暖的,不,應該是熾熱的,燙的弟弟像擺脫現狀……

我輕輕的退了出來,看她的妹妹,已經泛濫成一片了,陰毛和淫水粘在一塊了,但是沒有看到所謂的處女血,我高興死了,不用擔心了,靠,不客氣了,向她發起猛攻,每次拔出都是連頭一起出來脫離她的身體,然後在快速連根插入,每次進入都感覺到劇烈的碰撞到她的裏面那塊最溫暖的肉,而每一個來回她都配合著大聲喊叫著,在她的叫聲中和我的身體與她的屁股的碰撞聲中,我抗起她的腿架在肩頭,繼續大力的進攻,感覺到她的小穴在劇烈的收縮,她的身體也在猛烈的晃動,她已經找不到重心,兩條白腿在空中胡亂的蹬著、晃動著,那種景象簡直美呆了。

突然,她猛地起來,坐到我腰部,對準我的弟弟猛地坐下去,然後陰莖好像進入了一個又熱又濕又緊的地方,好象有個環緊緊的咬住我,那種突然的刺激差點讓我控制不住,她不停的上下套弄,又磨又轉的,弄的我飄飄欲仙啊,胸部隨著上下的移動而不停的晃動,很是壯觀。

她不停的叫著,我的藏語很爛,不能給大家翻譯她喊的什麼了,忽然,她大叫一聲,就趴在我身上了,緊緊的抱住我,陰道一陣陣收縮,像有張小嘴一樣在嚅吸你的弟弟一樣,在這樣刺激下,我也控制不住射了,也沒有顧慮她會不會懷孕。

真是太爽了,射完後也沒有動,靜靜的躺在大石頭上,看著藍天白雲,回味著剛才的激情,那感覺真是……不說了。後來不到5分鍾,我們又來一次,是從背後進去的,很緊,夾的弟弟痛,不過這次堅持的時間長,也是射在裏面

最後我們手拉手的上去山頂,檢查了基站,是因為太陽能闆被偷了,隻有來換,我和她回去了,由于天晚了,就住在車裏,第二天回家的時候,給老婆買了個她一直舍不得買的手鐲,高興得她什麼也沒有發現。

說實話,我一直到現在還想著這個藏族女的,雖然我們沒有語言溝通。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經常到縣區、牧區去維護信號基站,大家不知道來沒來過西藏,那簡直就是純淨的天堂,但是時間長了和地獄差不多,驅車幾個小時看不到一個人,到處是路,到處沒路,能看到個人,能高興半天。反正滿眼是藍天、白雲、犛牛……

言歸正轉,去年國慶期間,突然有個縣區信號沒有了,領導緊急派我和一個藏族的司機師傅開車去維護,雖然心裏再不痛快也要去啊,誰讓咱命苦啊,錢拿的比別人少,工作比別人多。

在路上,司機師傅一直給我介紹沿路的風景,我半支吾著,心想他媽的西藏的景色都一樣,後來看我不太感興趣就給我說起藏族女的,這些老司機就是老流氓,沒事就說這些黃色的,不過藏族比漢族的開放是真的,和西方那樣開放,他說他上的這些藏族女的爽死了,裏面特別熱,特別緊……我沒有上過藏族女的,老婆看的緊,加上藏族女的身上那股味道讓我想吐,城市的還好說,農村的和牧區的那簡直不敢靠近啊。

大約在下午6點多的時候到的一個村子,記不得什麼名字了,反正挺原始的,家家牆上都貼著牛糞,是冬天用來燒的。在一個看著好象挺「富裕」的藏族家裏,司機師傅和他們用藏語交談著,詢問沒有信號的情況,了解到這邊山上有個基站,這些天突然沒信號了,看樣我又得背著工具上山了,痛苦啊,本來氧氣就不多,肯定這點小山要我的命啊。

但是那天運氣好,司機師傅和那個藏族的一家喝起了青稞酒,讓他們家的小保姆帶我去。那個小保姆看起來好象不大,大約18歲左右,臉上有兩朵高原紅,蠻可愛的,由于穿著藏族的衣服看不出來身材怎麼樣,算了,有個女的陪著總比一個人或和司機一起上山好啊。

這個女的挺有勁的,拿著我的工具包一點都不累,走了半個小時,走到半山腰,我實在不行了,就在一塊很大的石頭上坐下來休息,看著山下的美麗景色,有點陶醉了,突然她指著一個遠處說著什麼,我藏語不好,沒有聽明白什麼意思,憑感覺好象是說是她們的村子,是啊,好遠啊,周圍那麼遠的範圍都看不到一個人,有的隻有石頭和野犛牛。

她坐在我身邊,喝著我給她的飲料,忽然感覺藏族女孩還是很可愛的,我用半生不熟的藏語問她多大了,她說17歲,比我想象還小,其它的她說的我一句聽不懂,然後她半蹲起來,把藏裙一來,就看著我笑,我還不明白呢,就聽到「嘩嘩嘩」的聲音,然後看到有小股的水從她腳底流出,我靠,當著我的面就敢噓噓,也太開放了吧。

我想到老婆,馬上就轉過臉,不敢看,也不敢想了(兄弟的老婆有點兇),她在我身後呵呵的笑了起來,靠在我身邊給我說著我聽不懂話,我一直在想她噓噓的事情,想著想著弟弟就有反應了,真想狂幹她一場,可是她太小了,加上又是藏族的,誰知道人家願意不?算了,我馬上轉身去了大石頭的背面去尿尿,這樣就不會瞎想了。

正當我尿著的時候,突然有隻手從身後抓住我的弟弟,嚇的我把尿都給我憋回去了,我知道是她,我馬上拉上褲子,轉過臉看她,她還在咯咯的笑,我想你敢抓我,那我也不能吃虧,我伸手去探她的裙子,沒有想到她反應挺快的,沒有抓到。

我馬上伸手攔住她的腰,右手去摸她胸部,靠,沒有想到她的挺大的,挺軟的,根本不像17歲的樣子,人家是吃牛肉長大的,怪不得會發育那麼好,我有點報複性的猛摸幾下,沒有想到她竟然「哼哼」的有反映,感覺她的身子有點軟了,向下倒,眼睛也閉上了,這不就是說我可以上她嗎?

媽的,不管那麼多了,上了再說(我沒有吻她,因為她身上的味道我不敢聞,怕吐),我怎麼也解不開她的衣服,她睜開眼睛看我還在研究解衣服,就笑了一下,伸手一拉,像日本和服的衣服就開了,我當時覺得臉都紅了,媽的,老子好歹也是人人敬仰的工程師啊,連個衣服都解不開,唉,不想那麼多了,如果不把她給下課了,那就更糗了。

我把衣服一拉,裏面竟然沒有內衣,胸部大約有36左右,很紅潤,乳頭像小花生米一樣大小,粉紅粉紅的,忍不住的咬了一口,她馬上就「啊」的一聲,這是沒有想到這個叫床聲音全世界通用的,呵呵,我也不客氣了,馬上用兩隻手狠狠的揉搓她的兩個奶子,隨著我的手上力道加大,她反應也越來越大,身子不住的亂扭,險些有點按不住她,不住的叫「啊啊啊」的聲音。

我把她的裙子脫了下來,竟然沒有內褲,我仔細一看,簡直驚呆了,暗紅的大陰唇、粉紅的小陰唇、花生米大小陰蒂有序的排列著,濕潤光亮,難得的是周圍毛很少,像是剛發育的,皮膚白皙、細嫩,整個陰部比我見的任何一個都小而精緻(比我老婆好看多了),我的嘴湊了過去輕輕的一吻,同時叨住她的大陰唇吸入嘴中,也顧不得她身上的味道不好聞了。

她「啊」的一聲,整個人都前後晃動起來,她緊緊地抓住我的弟弟,好象要掐斷了一般,還不停的揉搓,這麼刺激,差點射了,我那等得慢慢行事,以最快的速度脫完衣服,拿起弟弟在她上面來回摩擦幾下,恨不得馬上進去,想到她可能是處女,我還是沾了點水,腰向上一挺,開始漫漫的進入了她的陰道。

「啊……」,一聲凄慘的叫聲,嚇我一跳,她的臉部已經扭曲變形,表情看起來是那麼的痛苦,呻吟聲卻好似那麼的痛苦,我不擔心被別人聽到,在方圓幾十公裏都看不到人,即使她的叫聲再大。她的小穴在劇烈的收縮,一吸一吸的,好舒服啊,那種感覺緊緊的,濕濕的,暖暖的,不,應該是熾熱的,燙的弟弟像擺脫現狀……

我輕輕的退了出來,看她的妹妹,已經泛濫成一片了,陰毛和淫水粘在一塊了,但是沒有看到所謂的處女血,我高興死了,不用擔心了,靠,不客氣了,向她發起猛攻,每次拔出都是連頭一起出來脫離她的身體,然後在快速連根插入,每次進入都感覺到劇烈的碰撞到她的裏面那塊最溫暖的肉,而每一個來回她都配合著大聲喊叫著,在她的叫聲中和我的身體與她的屁股的碰撞聲中,我抗起她的腿架在肩頭,繼續大力的進攻,感覺到她的小穴在劇烈的收縮,她的身體也在猛烈的晃動,她已經找不到重心,兩條白腿在空中胡亂的蹬著、晃動著,那種景象簡直美呆了。

突然,她猛地起來,坐到我腰部,對準我的弟弟猛地坐下去,然後陰莖好像進入了一個又熱又濕又緊的地方,好象有個環緊緊的咬住我,那種突然的刺激差點讓我控制不住,她不停的上下套弄,又磨又轉的,弄的我飄飄欲仙啊,胸部隨著上下的移動而不停的晃動,很是壯觀。

她不停的叫著,我的藏語很爛,不能給大家翻譯她喊的什麼了,忽然,她大叫一聲,就趴在我身上了,緊緊的抱住我,陰道一陣陣收縮,像有張小嘴一樣在嚅吸你的弟弟一樣,在這樣刺激下,我也控制不住射了,也沒有顧慮她會不會懷孕。

真是太爽了,射完後也沒有動,靜靜的躺在大石頭上,看著藍天白雲,回味著剛才的激情,那感覺真是……不說了。後來不到5分鍾,我們又來一次,是從背後進去的,很緊,夾的弟弟痛,不過這次堅持的時間長,也是射在裏面

最後我們手拉手的上去山頂,檢查了基站,是因為太陽能闆被偷了,隻有來換,我和她回去了,由于天晚了,就住在車裏,第二天回家的時候,給老婆買了個她一直舍不得買的手鐲,高興得她什麼也沒有發現。

說實話,我一直到現在還想著這個藏族女的,雖然我們沒有語言溝通。

文章評價: (2 票, 平均: 2.5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兒媳的呻吟
凌辱计划1-2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汽車上的輪姦
極品騷妻
淫亂的世界之旅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寂寞的黃蓉
高職家庭快樂多
隨機文章:
愛上了離婚的熟女同學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老婆最近的經歷 春情蕩漾的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