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小正近來一直很不開心,在學校裏被老師罵,回到家裏又被老爸一頓猛K。合上書本,小正呆呆的望著窗外,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走出校門,操場上校隊的幾個家夥正在那裏踢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許也正和他們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現在正是高三,馬上就要大考了。或許真的是天資不行,雖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在校裏的排名卻老是拖在後面。十八歲的男孩子,身高有一米六,性格內向怯弱,因此,在學校裏常常受到同學的欺侮。

北方的天黑得快,校裏的老師、同學們陸陸續續的回家。校園很快就靜下來,除了家屬院那邊透出微弱的燈光,食堂裏偶爾有人進出外,就連平日那勤快的看門老伯,此刻也吃罷了飯,貓在屋裏偷偷的看起電視來。

小正低頭看了看表,6點半,不知他走了沒有?

早上,老爸說今晚要坐火車到南部去開會,大概要去上二、三個月。「時間越長越好,最好過個一年兩年的……」小正嘟著嘴從座位上站起來。

學校建在市郊,一到了傍晚,馬路上都空蕩蕩的了。還是初秋,可這幾天的氣溫卻下降的很明顯,即便是穿了毛衣,小正還是感到有些冷。

「唉……」小正歎了口氣,雙手捂著衣領,往家裏一步步挪動。

小正的家離學校並不遠,所以小正向來只是步行,父母也覺得年輕人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鍛煉鍛煉有好處。

「不知老爸走了沒有?」小正最關心的就是這件事,腳步也放慢了許多。

「哎!小正在這裏!」三個看似喝酒的少年從胡同裏鑽出,其中的一個指著小正叫道:「嘿嘿,又碰到他了……」

免費A片

美娴在市委工作,是市委常秀葉大全的秘書。同齡的姐妹都羨慕她工作好,在市委、又是幾大巨頭之一的秘書,論職位雖然說不上什麽,可在市裏辦事卻方便得多。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美娴做得並不象人們想象的那樣快樂。通常人們覺得做秘書的只是給領導提提包,泡杯水什麽的,其實領導做的哪件公務,不得秘書下去跑啊,做好了,這是你的本份,萬一出了什麽差錯,那就吃不了兜著走。工作辛苦美娴倒也沒覺什麽,畢竟這是份內之事,再說也是爲了生存,讓她難以忍受的是葉委員那色色的目光和老是揮來揮去的那雙手。葉大全主管政法工作,在市委來說,他是除了書記和市長的第三把手,一段時間以來人們紛紛傳言,老書記退了後,姓葉的已被內訂爲接班人。葉委員工作有法,政績鮮明,可他也有個男人的通病–好色。

平日裏常往歌舞廳、桑拿浴室去消遣,時間長了,好象刺激性漸漸消退,竟打起美娴的主意來。美娴過年就三十八歲了,可從外表看上去,沒有一個人會相信,1米68的個子,體重60公斤,肥瘦適中的身材,披肩的秀發,豐滿挺撥的酥胸,依舊纖細的柳腰,緊繃微翹的玉臀,所有女人的誘人之處不僅沒有隨年華離她而去,反倒越發的張揚了,就象熟透了的櫻桃似的,越是成熟,給人的誘惑也就越大。

葉委員爲官日久,並不敢象對待舞廳小姐那樣放肆,他要憑自己的風度和手段讓美娴自覺自願地送到床上來。自從有了這個打算之後,葉委員對美娴的語氣親切了許多,今天從外面給她帶一束鮮花,第二天考察制衣廠又爲她挑件衣服……美娴不敢不要,葉委員說:「你要是不喜歡,就把它扔了。」領導送的東西,怎麽敢說不喜歡呢?美娴把那些禮物一一的收下來,她要等到適當的時候送還給他。可葉委員不幹,過了幾天如果她還沒有穿出來,他就問:「小娴,那件衣服怎麽不穿上試試?是不是送人了?」「嗯,是舍不得穿那麽高級的……」美娴低聲的回答,悄悄的把手從葉委員的手心裏抽了出來。

「哦,是這樣啊,你就穿吧,往後我會多幫你留意的。」葉委員說著,裝作看美娴手裏的文件,把勃起的下部頂在她屁股上。臀部被硬梆梆的陽具磨擦,美娴不由的輕呼出來:「嗯…葉先生,這份文件您如果沒什麽意見,我就叫小王拿去打了。」說著她轉過身,把文件遞到葉委員手裏,心裏卻在罵著:「老色狼,總有一天死在女人的手上。」葉委員大度的伸出手,接文件的同時捏了美娴一把,「這份文件不急,明天再打也不晚。」他的手並沒有去拿文件,而是在美娴的手上輕輕地磨擦著。「……」美娴無奈的望向窗外,手就那麽呆呆的停住,既不敢撒手讓文件掉落,也不敢抽回。窗外車水馬龍,人們象每天一樣在來回穿梭。碰上這種事該怎麽辦呢?

丈夫今天出門了,再說既便是他在家裏也不一定敢怎樣,他的那個副局長還是姓葉的親自提撥才當上的。「小娴,」葉委員好象覺出了什麽,把文件往桌上一丟,挨著美娴往外看。美娴身上穿的是他前兩天從京城帶回來的絲質長裙,柔順的布料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葉委員清了清嗓子,說:「聽說你家小正學業不大好?」「嗯。」

「現在的孩子都這樣,我家陽陽這些年老是排最後一名,」葉委員歎了口氣,又往美娴那邊移了移,「不過你放心,小正的工作我包了,」說著,葉大全伸出手,在美娴的臀上拍了兩下。真誘人的屁股,拍起來彈性十足,要是能從後面幹進去,兩手摸著美娴的那裏……。

葉大全越想越是得意,不覺多拍了幾下,「我包了……」美娴想發作,卻不得不爲小正的事考慮,「那您說話可要算話啊?」美娴半是羞赧,半是嬌媚地說著。

「我當然說話算話,你看進公安局怎麽樣?」見美娴並沒有反對,老葉索性把手放在了美娴的那裏,靜靜的體會著美臀的體溫。

這個老流氓!美娴咬了咬牙,把氣咽到了肚裏,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回答他:「公安局工作黑白不分,忙起來幾個月也不回家一趟,有什麽好?」

「說的也是,那你看進法院,怎麽樣?」老葉此時已是色迷心軟,心說:「只要你和我上床,讓他進市委我都給你辦到。」

「進法院是不錯,只是……」美娴不由的抖了一下,姓葉的把手按在了她的臀上,並用手指輕輕地刮著股溝,這種輕薄的舉動實在讓美娴有些受不了。

「只是什麽?」老葉見她極力地忍辱負重,於是也就放得更開了,就如在舞廳裏玩小姐那樣,手指用力的抓緊美娴屁股上飽滿的臀肉,又忽的放開,還不時的把他的手指挑向美娴那大腿緊緊夾著的私人重地。

「嗯……」美娴輕聲的呼了口氣,把玉手伸向後面,試圖搬開老葉的手掌,「他一個高中畢業生,可……不是說進就進得了的……啊……」聽著身前的美人語帶嬌喘地聲音,老葉的心裏樂開了花,一手握住美娴雙手的手腕,另一手在她的肉臀上大力地搓揉著,「我不是說了麽,我包了!我的話你也不信?」

「信……我信……」美娴無力的哀求著,「葉先生,你不要……摸……摸人家的……那裏……了啦……啊……」

「在一塊工作,輕松輕松怕什麽呀?」

「要是我老公知道了,他會打死我的!」

「老楊啊,他不會的,你告訴他,等我當了市委書記,就可把他局長前面的那個副字去掉了。」老葉說著,彎下腰,把美娴的裙子慢慢的向上卷……

「不行!……啊……」美娴大聲的叫起來,如果再讓他做下去,真不知會到哪種地步。

回到家,美娴的心還在突突的跳,出了這種事,該怎麽辦呢?若不是最後關頭上那一聲叫,今天肯定要被姓葉的給破了貞潔。桌上放著老公的字條,說是要自己照顧好小正,最重要的是別讓他貪玩,等他回家時要讓小正有點進步。美娴真想大哭一通,爲了小正,也爲了老公,自己才受那老色鬼的輕薄,只是……只是日後可怎麽上班呀?下次他再要那樣,我該怎麽才能躲開他呢?

做完了晚飯,已快七點了,美娴看了看表,耽心起小正來。這孩子,該不會是他爸今早說了兩句,就拖著不回來吧?想到這兒,美娴顧不得天冷,只穿著那件裙子就從家裏出來了。

先是到了學校,看門的老頭說孩子們都走了,她還是不甘心的到小正的教室去看了一下,整個校園裏空蕩蕩的,哪有兒子的影子?

校門口的不遠處有一條叉道,是通向一處幹涸的水塘,莫不是去了那裏?

近冬的北方,七點天就大黑了,好在月光明亮,美娴一個人乍著膽子,往小路上走去。遠遠的看見水塘裏有幾個人影在動,美娴害怕的放慢了腳步,若是碰上壞人,自己又穿得這麽耀眼……

「我做……我做……」一個男孩求饒的說著,卻正是小正的聲音,美娴心裏一驚,快步跑過去。小正正趴在土地上,在地上爬,「你們是誰?怎麽這樣欺侮小正?」美娴大聲的責難。借著月光,美娴清楚的發現少陽也在這裏,正兩手叉腰,指揮小正前進的方向,另兩個男孩見到美娴,收回踢向小正的腿,低著頭,好象和自己無關。「娴姨?」葉少陽不自然的問道,由於工作上的關系,美娴曾去過葉委員家裏,見過他幾次面。

「少陽!」原來真的是這孩子,美娴放下心來,大聲的斥道:「你們在幹什麽?我要告訴你爸爸!」

「別呀,姨,我們只是在做遊戲,小正自己說他要做馬,爬給我們看的。」葉少陽一臉的委屈,對小正說:「小正,你自己告訴阿姨,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旁邊的兩個孩子見到少陽並沒有害怕,也壯了膽子,語帶威脅的沖小正喊道:「說呀!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你們!」美娴氣得揮起手,朝少陽打過去。少陽一閃,她的手就落空了,「阿姨,你別打我呀……」葉少陽口氣變粗,並朝美娴跨了一步。

「媽,是……是我自己要爬的……」小正懦懦的點頭,兩手還是撐著地,想是跪了很久,一時站不起來。

「娴姨你聽到了吧,小正他自己要爬給我們看,我們可沒欺侮他呀。」葉少陽從懷裏掏出根煙,叨在嘴上,旁邊的一個小弟立刻打著火機,幫他點燃。

「你怎麽這麽說話,沒大沒小的!」美娴萬沒想到小正讓他們欺侮到了這種地步,受了委屈竟然也不敢說。

「娴姨,您這是怎麽說話呢?」葉少陽吸了口煙,放肆的噴在了美娴的臉上,「您不就是我爸的一個秘書嘛?有什麽了不起的?」

「你!?」美娴羞紅了臉氣得說不出話來,掄圓了巴掌朝葉少陽打去。

葉少陽好象防著她這手,把頭微微一閃,伸出左手敏捷地抓住了美娴的手腕。「娴姨,你別說打就打啊?」葉少陽拽著美娴的右手手,兩眼放出凶光。濃濃的酒氣撲面而來,美娴惡心的想吐,這小子仗著他爸的勢力看來一定欺侮小正很久了,本想是教訓他一頓,趕快把小正領回家,誰知他不僅不怕,反而把自己的右手腕抓住了,看樣子他可能是連自己都想打。

美娴瞪著葉少陽,氣得大口地喘著粗氣。鼓脹的兩粒大奶在她的急喘之下,一起一伏不停地輕搖著,誘人的體香傳到葉少陽鼻中,他下面的小弟一下就硬了。「娴姨,怎麽不說話了?」葉少陽的手握得更加用力,兩眼直勾勾的盯在美娴的胸前。「你放手!」美娴大聲的叫,她從葉少陽的臉上隱隱的看出什麽,這孩子狂傲慣了,要管他只有葉委員才做得到,聽他身上的酒氣,如果不盡快和兒子離開這裏,沒準會發生什麽事。「娴姨,你……」葉少陽沒有放手的意思,朝美娴又靠近了些。

「你們放開我媽!」小正從地上站起來,想要把母親和葉少陽分開。

「你找死啊?」另兩個男孩見到葉少陽和美娴擺了個平手,膽子跟著大起來,一個用力一蹬,小正被踢倒在地,「老老實實的呆著別動!」

「你們別打小正,」美娴用力的想要掙脫,哪知葉少陽順勢把她的另一手也抓住了。

「少陽,你把手放開。」美娴的聲音怯弱了很多,心想:今天先躲開他們,明天就算讓那老色鬼弄了,也要讓他管管兒子,最起碼不能再讓小正受到欺侮。

「娴…姨!」葉少陽拉著美娴的左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臉上摸,「你剛才不是要打嗎?現在可以打了,我不還手。」說著,他拿著美娴的手在自己的臉上輕輕地拍打著,「人說打是親罵是愛,你就多打幾下。」

「你!你再不放開我,明天我告訴你爸爸!」

「告訴我爸又能怎樣,他和那些個小姐們上床我都偷著拍了照片,他會說我麽?」葉少陽說著伸出舌頭,在美娴的手上輕輕地舔起來。美娴氣得要死,可又無可奈何,葉少陽他的手力量很重,根本就撐不開,情急之下,美娴擡起腿照著他的下陰就踢了過去。葉少陽正癡心的舔著手指,沒料到美娴會有這麽一下,好在美娴並沒有踢到正處,只是把大腿根踢得生疼,「哎喲!」葉少陽誇張的大叫,「娴姨,你踢到我雞巴了!」

「………」美娴氣得說不出話,兩腿交錯著前踢。

「喲,您怎麽這麽大氣啊,再踢就要把裙子扯破了。」葉少陽一邊閃避,一邊盯著美娴踢過來的腿,找準機會一抄,就把她的右腿抓住了。

美娴一條腿在地上支撐,站得不穩,葉少陽順勢左手拉著美娴的大腿,右手往她的後臀處一攬,就把美娴給抱了個結結實實。

「阿姨,這也太親熱了吧,怎麽鑽到我懷裏來了?」葉少陽粗魯的笑著,把嘴貼在美娴的粉臉上。旁邊的小正看到媽媽受辱,急急的想沖過來,卻被另兩個人拳腳交加,又打倒在地上。「你們兩個把小正按住,娴姨和我有要事要做。」少陽一邊大笑,一邊把手摸向美娴的臀縫,「娴姨,你的屁股真翹啊!」

「少…少陽,你把阿姨放開……」手腳都被他制住了,小正也正被他們在踢打,此時的美娴除了說好話,已無計可施了。於是,美娴只好討好似的對葉少陽輕柔地告饒著,此時她的心裏邊已完全沒了主意。而葉少陽則裝作沒聽見輕咬著美娴的耳朵,左手用力的高擡,美娴由於左腿被高舉著只得翹起腳尖,身子盡可能地向後仰,兩手也不得不搭在他的肩上才能勉強站住,這姿勢就如芭蕾舞中的一個漂亮地造型動作「少…陽,請…請把阿姨放…放下來好…不好…?」美娴此時地語氣已完全變成了哀求。

「好啊,不過阿姨剛才那麽凶,還把我的雞巴踢疼了,你說怎麽辦?」

葉少陽借著酒氣,用伸在美娴後面的手粗魯的抓住她的肉臀。

葉少陽自幼成績不好,小學時降了幾次級,現在已經有20歲了,對於男女之事,雖不敢比他老爸怎麽樣,可在那方面的經曆卻也足以讓人吃驚。

葉大全是個色鬼,市公安局每次查到黃片,都有一部分送到他那裏,久而久之,家裏的片子數不勝數。老葉自以爲藏得很巧,卻不知寶貝兒子早就偷偷地開始看了,不僅看,葉少陽還常常到市郊的芬蘭閣、百花歌廳等地方去實習,在性這方面已算得上是個老手了。酒後的葉少陽,正沒事找事,想帶著哥幾個去舞廳玩玩,沒想到半路上碰到了小正,更沒想到竟然還可以抱到小正他媽。美娴身上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風情,誘人的體香,都使葉少陽著迷。

「哪…你…說怎麽辦?」美娴漲紅了臉膽怯地低聲輕輕的問葉少陽,她想哄他快點放手。

「阿姨,」

「嗯?」

「我的雞巴疼。」葉少陽嘿嘿的笑著,放肆的看著美娴的臉。

「別胡說,你還小,別想壞事……」

「我說的是實話,您真的踢疼了我,好象還腫了。」葉少陽一邊說,一邊拉著美娴的手,讓她按在自己的褲裆上,「不信?您摸摸試試,都這麽大了。」

「不行!」美娴不敢大聲說話,那一邊小正正被另兩個男孩壓在了地上,背朝著這邊,「少陽不能這麽做,我是小正的母親,還是你爸的秘書……」美娴慌亂的移動著手指,試圖想要躲開葉少陽的雞巴,卻被葉少陽把她的手死死的按在了他的雞巴上面,使她的手指只要稍微一動,即刻就變成了好象是她主動想要摸他那裏似的,一下子就變成了她正在摸葉少陽的雞巴這個令她感到羞澀的現實。「這才好嘛,娴姨,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解風情,竟然會主動的摸我的雞巴。」少陽還大聲的說著,故意要讓小正聽到。

「媽,你?……,葉少陽,你別動我媽!」小正急得直踢腿,卻怎麽也掙不開身上的兩個男孩。

「小正,媽沒有……,少陽…少陽…你……」

葉少陽趁著美娴扭頭說話的空檔,松開拉著她的手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然後把她的手抓到了自己的內褲裏熱乎乎的陽具摸在手中,把美娴不由的嚇了一大跳。

「少陽……,不要這樣對阿姨,小…正還在那邊呢……」

「娴姨,你要是想小正沒事,就給我好好的捏捏,不然的話…哼哼…。」葉少陽帶動美娴的手指,在自己的雞巴上套動起來。「今天…今天的事就當阿姨錯了,你讓他們把小正放開,阿姨也不告訴你爸,行不行?」美娴無奈的移動著手指,另一手還不得不緊緊地摟住少陽的脖子,否則的話自己就會摔倒,這樣一來這小壞蛋更不知還會做些什麽了。

「行。娴姨求我、我當然沒問題,可我也要求您一件事,您答應了,以後小正他就不會有人敢欺侮他,您若是不答應,那就不好說了。」

「什麽事?」雖然明知道不會是好事,可自己又不能就讓他這樣繼續玩下去,無奈之下美娴只能膽怯地問。

「我長這麽大從沒吃過奶,不知阿姨可不可以……」葉少陽嘻皮笑臉地問美娴。

「不……不……」美娴聽得葉少陽提出如此要求,驚得滿面帶著羞怯,驚慌得連聲向葉少陽討饒。

「不行嗎?」葉少陽見美娴又驚又羞的神態,故意把左手高擡,使得美娴的身子斜著被他架得很高,使得她的加一只腳不得不在地上踮來踮去,就猶如美娴在和他跳迪斯科。

「不……不,少陽,阿姨求求你,先把阿姨放下來……」隨著美娴她的腳的不停跳動,美娴的兩個碩大豐滿地大奶子,此刻也在葉少陽地臉上搖來蕩去,這更加激起了他的欲火。

「行還是不行?」葉少陽見這個方法果然好用,他便抽出右手趁美娴此時驚惶失措,無暇顧及另一只腳之時,他只輕輕一撈就把美娴的另一條腿也索心架了起來。

「啊……不……要。」美娴這一驚更是被嚇得魂飛魄散,由於自己的兩條腿都被葉少陽他抓住了並被舉得很高,因此美娴她不得不用自己的雙手緊緊地摟抱著葉少陽的頭,以防自己被他來一個倒栽,到那時可就徹底由不得自己了,所以,此時的美娴只有雙手緊緊摟抱著葉少陽的腦袋,無奈的她漲紅了臉羞怯地在葉少陽的懷裏微微地扭動著。這一幕如果要讓外人看見了,還會以爲這是一對正在過分親熱地未婚戀人在思春呢。

「哪有您這樣說不要的,您的整個身子都給了我,竟然嘴裏還在說著不要,這不是有些口不對心嗎?」葉少陽軟硬不吃,任憑美娴在他的身上扭動,他卻依然還在有恃無恐地慢慢地戲弄著美娴。

「媽!葉少陽!」聽到少陽的話,小正大聲地叫著。

「少陽,你讓他們別打小正,把小正先放開。」

「您是想讓小正看到您在我身上的樣子麽,那好啊,國升、立東,你們……」

葉少陽的話還沒說完,美娴就用手堵住了少陽的嘴,低著頭漲紅了她的那張俏臉羞赧地輕輕說道:「不用了,不用了……」

「這麽說,您是同意了?」

美娴漲紅了臉絕望的點了點頭,這裏白日裏尚少人煙,更何況現在已是晚上,想指望有人來救是不可能的了,再說,這樣子若被人看到,傳出去的話,以後可還怎麽活呀?

「這才是我的好娴姨嘛,」葉少陽說著,兩腿一屈跪在地上,頭一低,把美娴壓在了他的身下。

「娴姨,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可別和我玩花招。」

美娴閉著眼,聽任少陽從自己的肩上褪下裙帶,任由自己的兩個大奶子從胸前彈起。

「少陽,阿姨求你小聲點兒,別讓小正聽到……」此時的美娴一副羞態畢露嬌羞模樣,閉著雙眼羞怯地低聲對葉少陽懇求道。

「嗯,只要您不玩花招,我當然不會大聲了,」少陽一手一個,把玩起美娴的兩只大奶子起來,「娴姨,你的咪咪可真棒,竟然比做小姐的還滑溜呢。」

「你…快點吧,太長了小正會知道……」少陽的手指緊緊的撚著美娴的兩顆大奶頭,雖然美娴的兩只大奶頭被葉少陽夾得疼痛萬分,可美娴卻不敢叫出聲來,因爲畢竟兒子就在不遠處,要是讓他知道了……。

「快點?快點什麽?」葉少陽輕輕地拍了拍美娴的大奶子,故作不解的問道。

「吃…快點吃……」美娴不知是計。

「阿姨,你想必是很久沒做愛了吧,怎麽比我還急呢?」葉少陽說著,俯下身,在美娴誘人的大奶子上輕柔地親了一下。

「別說話,少陽,阿姨求你……了」

美娴的兩只大奶頭在葉少陽的玩弄之下,此時竟然挺立了起來,葉少陽知道這是好現象,當下也就低下頭,細心的含住美娴那鼓鼓地大奶子,充滿技巧的舔弄起來。

「嗯……嗯……」少陽的力量很大,舔的美娴不由的發出了哼聲。

「阿姨,我舔的還好吧?」

「……」

「娴姨,我問你話呢?少陽舔的好不好?」

「不要說話……少陽……嗯……你輕一點兒……」

「好不好嘛,阿姨還沒回答我呢?」葉少陽說著,拉過美娴的手,讓她摸住自己的雞巴,美娴很快就躲開了。

「嗯……少陽……說好是吃奶的……嗯……不要說了不算……」奶子被葉少陽逗得心慌意亂起來,美娴慌亂無力的反抗道。

「那,我吃您的奶,您幫我摸摸雞巴怕什麽?畢竟我的雞巴剛才還被你踢痛了呢?」

「不要說雞……」美娴此時已被葉少陽舔弄得嬌喘連連,一雙大奶子在他的擺弄下越發的傲然屹立了起來,可是,除此之外身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了。

美娴的反應被少陽一一地都看在了眼裏,只見他又拿起美娴她的雙手,讓她輕輕地把自己此時已然勃起的大雞巴,堅挺的肉棍柔軟地握在手裏,此時的美娴卻好象突然有了依靠似的,既不再躲開,心中嬌羞迷亂的她這時也不在顧及葉少陽在她的上面究竟在做什麽了。「娴姨,你說我是小孩子,可我的雞巴象是孩子嗎?不瞞你說,我常到舞廳去打炮。」

「嗯……少陽,你輕一點兒……阿姨的……那裏痛啊……嗯……」此時的美娴,手在少陽的雞巴上不自覺的套動了起來,大腦的意識開始漸漸地遊離了開來。內心也開始逐漸地品味起葉少陽的這根肉圪瘩來,覺得葉少陽這壞蛋的這根家夥硬得象根鐵棍似的,摸得美娴的心中癢滋滋地、渾身酥軟。

「娴姨你說話呀,我的這根寶貝可是連舞小姐都怕的噢。」少陽一邊說,一邊把美娴的裙子慢慢地往上褪,一直褪到了美娴的腰上。而此時的美娴卻還渾然不覺,繼續在細細地品味著葉少陽的這根巨無霸帶給她的無限遐思。白天葉大全的挑逗、兒子的晚歸、兒子的懦弱、葉少陽的威脅和玩弄,這一幕幕此時此刻全都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此時的美娴象是已被擊倒了,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心情,反倒象是在默默配合似的微微的挺起自己豐腴的腰身,仿佛是她已默認了眼下所正在進行的這個事實,讓少陽把她自己的裙子緩緩地脫了下去。「娴姨,我真的愛死你了,快回答我的問題,我的雞巴摸起來夠不夠勁?」葉少陽把自己和美娴的內褲全部都扔到了一邊,然後,把手指探向了美娴的小穴。

「夠勁……嗯……少陽,你不要挖……了……」美娴試圖想夾緊自己的大腿,可是由於葉少陽是處在她的雙腿之間,因而雖然美娴盡了最大的努力夾緊自己的雙腿,起初在感覺上她自己也以爲夾緊了自己的雙腿,可是實際卻沒有收到任何的效果,因爲她感覺到葉少陽的右手依然在肆意地戲弄著她的小穴,因此,此時此地的美娴不得不用自己的玉手乖乖地按葉少陽的吩咐用力的套弄起葉少陽的大雞巴。「娴姨,你……這裏都出水了,」葉少陽分開了美娴的雙腿,手指在她的小穴中肆意地抽插著,「我最喜歡水多的女人了!」

「嗯……少陽……嗯……少陽……」美娴不住地嬌喘著,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娴姨,是不是想讓我的這根雞巴插你啊?」葉少陽故意地讓美娴感到難堪。

「嗯……嗯……」美娴輕聲的呻吟著,手指卻不由自主的活動的更快了起來。

葉少陽扶著美娴的手腕,美娴知趣的帶動著葉少陽的肉棒,兩腿微張,搭在少陽的雙肩上。「娴姨,我可要進去了喔。」葉少陽故意地戲谑著此時正嬌羞不堪地美娴。

「嗯……嗯……哦……小陽……輕……輕一點……阿姨求……求求你了……」此時地美娴滿面嬌羞,氣喘連連,渾身香汗淋漓,那兒還顧得了葉少陽他有何用意。

葉少陽挺動著陽具,朝著美娴的蜜穴用力一插,於是,兩人就完全交合在了一處。葉少陽有意用力撞擊著美娴的小肥穴,同時,他還故意地戲谑著美娴「娴姨……你……舒不舒服?」

「嗯……嗯……」美娴此時已是滿面羞紅,嬌羞連連,滿頭的大汗順著她的臉頰不停地流淌到了地下,她不住地嬌喘著,哪裏還說得出話來。

「姨的小肥穴真緊呀,夾得少陽我好爽啊……」葉少陽兩手拖著美娴的大腿,故意放肆的喊了出來。

「嗯……少陽……嗯……大雞……嗯……巴……」

「娴姨……你的水好多啊……讓我操起來好爽……爽啊」

「……少陽……嗯……少陽……嗯……」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大了起來。

「娴姨……高興不高興啊……願意不願意被我插啊……被我插得服不服啊」

「啊……小陽……娴姨高……高興被……被你插……,娴姨被……被你插……插服……服了……。」此時此地的美娴已被葉少陽玩弄得神志不清,性欲大發,根本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在幹什麽,只是一個勁地想要使自己達到快樂地頂峰。

不遠處的地方,小正無力的被壓在地上,聽著葉少陽和自己可愛的媽媽的喊叫聲,小正的淚水早已模湖了雙眼。

發泄完了的葉少陽收起了美娴的胸罩和內褲帶著兩個同夥悄然地消失在了夜色中,而美娴此時此刻卻正無力的躺在地上,疲憊的閉著美麗地雙眼,兩行羞澀的淚水延著她的眼角緩緩地淌著。葉少陽正值情欲暴湧的年齡,強壯的身軀加上愛撫的技巧,給美娴帶來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震憾。青春的活力,略帶施虐的沖擊,竟使她從最初的反抗,慢慢的演變成了不勝羞怯地承歡,以至到了後來,竟不由自主的迎合著強暴者,這一切,都讓她百思不得其解,最後,美娴不得不默認了這個令她感到羞愧的事實。難道–我的本性就是這樣?爲何在兒子和自己同時被此人欺侮的時候,自己的內心深處竟會産生出如此這般的高潮?而且那種感覺就是和老公也是從來也沒有過的,夾雜著害怕,心慌,羞怯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小正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剛才那兩個家夥怕他反抗,打得他鼻青臉腫,更讓他痛心的,卻是–媽媽……她一定被葉少陽幹了!小正雖沒有做過愛,可是,從剛才的聲音,他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推斷。

長久的沈寂之後,小正拖著腿,朝媽媽走過去。

「媽,媽。」

「小正……你先別過來!」美娴聞聽見兒子的聲音慌忙的從地上爬起,還沒拉正裙帶,小正就到了她的跟前「……」。眼前的媽媽秀發散亂,尚未挂好的裙帶下,露出了大半個乳房,小正清清楚楚地看見媽媽的那個乳頭還是濕乎乎的,就象剛被淋過雨似的。整條裙子皺亂不堪的貼在媽媽的身上,從被撕開的裙角中間,一截白嫩、渾圓的大腿顯露了出來,伴隨著媽媽急促地呼吸,輕輕的在抖動……。

轉眼過去三周了,在這三周裏葉正陽沒有再找我的麻煩,可是好景不長,一天我身體不舒服,中午請了假,我早早地回了家,準備在家吃中午飯。我輕輕地打開門,想給我媽一個驚喜。剛把門打開,我就聽見一陣從我媽的房間裏傳出的騷動聲,接著是一陣含糊不清地說話聲和笑聲。我輕輕地走到我媽媽的房門口,發現門沒有關上,留有一條比較寬的縫。

我偷偷往裏一瞧,驚得我目瞪品呆。房間裏居然是葉正陽和他的那倆個小弟,還有一個全身赤溜精光的女人,由於那個女人的頭被夾在一個叫立東的小弟的胯裆裏,因此,看不見那個女人究竟是誰,只見那女人全身肌膚光滑柔嫩細膩,兩只大奶子飽滿而又挺翹,煞是惹人愛不釋手,在另一個叫國國的小弟手裏變化出各種各樣不同的形狀,而這時的葉少陽則正在狠插著那個女人的小肉穴,不時的還用力拍打著那女人非常豐滿地大屁股。

而那個女人被他們三人玩弄的十分地狼狽不堪,嘴裏還不時地發出吱吱唔唔地悶哼聲。小正正暗自思量著那個女人究竟是誰,怎麽會和葉少陽他們一起在他的家裏時,卻聽得那個叫國國的小弟對葉少陽說:大哥,這個女人經過你三周的調教,如今是越來越聽話了。

這時,叫立東的小弟說:那是,想想三周前,這個女人的那副高傲樣,可如今呢?還不是乖乖地躺在我們的胯下,讓我們任意地把玩她珍藏了這麽久的肉體。國國:瞧你說的,那還不是靠了我們的大哥。要不是我們大哥那天一下子就把她給制服了的話,哪會有我們兄弟今天的豔福啊。小正聽了他們的話暗自尋思難怪他們三人這三周沒有欺侮自己,原來是一直在玩弄欺侮眼前的這個女人。可是這個女人會是誰呢?三周?三周前他們不是在欺侮自己嗎?想到這裏,小正想起了那天媽媽受辱情形,那天,媽媽被葉少陽奸汙了。

這時,小正的大腦一閃,那天媽媽受辱到現在不正好是三周了嗎?那眼前的這個女人難道是媽媽嗎?這又是在自己的家裏,難怪最近小正發現媽媽越來越顯得漂亮迷人了呢?尤其是媽媽的兩只原本就很大的乳房,現在更大了,差不多比原來要大上一倍了,臉上還常常帶有一絲紅暈,顯得十分地紅潤。小正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事實。這時,只聽葉少陽:啊……。

大叫了一聲。小正猛然驚醒,只見那個叫國國的小弟拔出自己的雞巴,用大雞巴敲打著那個女人的臉:破騷貨,快去把我大哥的寶貝舔幹淨了。而那個叫立東的小弟這時猛然用雙手捏住了那個女人的兩粒大奶頭,用力往上一提,只聽得那女人:哇的劇叫了起來。小正看見那女人被那個叫立東的硬生生地從床上給拎了起來。這時,小正完完全全地看清楚了,因爲那女人的臉正對著床前的鏡子。小正被驚得趕緊捂緊了自己的嘴巴,那個女人千正萬確就是自己的媽媽。只見媽媽被立東捏著兩粒大奶頭愣是給轉了個身,變成了躺在葉少陽的胯裆間。

只見葉少陽用他的大雞巴輕輕地敲打著媽媽她可愛的小嘴:我的小母狗,快快給我舔幹淨了。他邊說邊把媽媽的雙腳抓住往媽媽的頭下方用力一摁,這一下,小正見媽媽她那十分豐滿的大白屁股被擡舉在了半空中了,就見葉少陽一手拎住媽媽肥大的一片陰唇,用另一手重重地拍打著媽媽的小肥穴,耳中就聽得啪啪啪的一陣拍打聲。

小正見媽媽那又白又嫩的小肥穴立刻變成了通紅通紅鮮嫩鮮嫩地大肥穴了。小正見了不由得驚訝不已。

過了一會,小正見葉少陽松開了拎著媽媽陰唇的左手,改用右手抓在媽媽的股溝裏,大拇指摳進了媽媽的肥穴中。只見他右手一用力,就象耍雜技一樣把媽媽往上用力一拎,手腕一翻,小正就見媽媽硬是在空中被葉少陽給翻了個身,變成了媽媽憑空坐在了葉少陽的右手上,實際也並不是完全坐在葉少陽的右手上,準確地應該說是被插在了葉少陽右手的手指上而已,而媽媽的整個人完全就靠了她自己的小肥穴和屁股溝中被葉少陽插入的右手上了,而此時坐在了葉少陽的右手手指上,被插在半空之中的媽媽,又由於她的雙腿剛才被葉少陽擺放在了她的腦後,一時之間,雙腿無法自己放下,因而,她不得不用雙手去搬自己的雙腿。這樣一來,小正就看見了一副極其淫蕩地景象。

一個體態豐滿的少婦,全身赤裸,雙手和雙腳高舉,全憑她自己的肉穴和屁股溝,憑空地坐在了一個強壯男子的手指上,這幅慘樣令小正目不忍睹,同時也驚歎葉少陽的神力。

一時之間小正看呆了。這時,耳中聽見從房間裏面傳來瘋狂的笑聲,以及叫好聲,同時,也夾雜著女性細微的呻吟聲。小正擡頭見葉少陽神氣活現的高舉著自己的媽媽,同時,命媽媽保持著這個令媽媽感到十分羞臊不堪的姿勢不準動。他自己則舉著小正的媽媽慢慢地從房間裏面往客廳裏走來。小正見了嚇得忙躲進了自己的房間,把門打開一條縫,從門縫裏往外看著客廳裏即將發生的一切。

小正見媽媽被葉少陽用右手插進她的肉穴中,舉著進了客廳,後面緊跟著手中拿著數碼攝像機的立東和國國。

這時小正發現媽媽的雙手改成了在胸前托著自己的兩只大奶子,做出一副獻禮的羞臊樣子,隨著葉少陽舉著她在客廳裏面兜了一圈後,她的雙手又改成了在胸前合十,用兩只小手臂托起自己的兩只碩大的乳房,猶如觀音坐蓮,所不同的是觀音是坐在蓮花上,而媽媽她則是光光地大屁股被插在了葉少陽的右手手指上。兜了幾圈後,小正看見葉少陽把媽媽擺放在了客廳中間的餐桌上,而且,是倒放在了餐桌上,實際上就是手腳頭朝下,只有光滑柔嫩的大肥屁股被擺成凸自朝著半空中,這時,小正看見國國拿來二束鮮花,往媽媽她的肉穴和屁股上各插了一束,而立東則拿著攝像機對著媽媽擺的姿勢,細細地拍了起來。小正看得目不轉睛,半天不敢吭聲。客廳裏,立東拍了會兒,葉少陽拍了拍肚子:立東,讓那個騷母狗給我們去弄點吃的,等我們吃飽喝足了,再好好地玩玩她。

只見立東收拾起數碼攝像機,在美娴還翹在半空中的光屁股上狠狠地拍了幾下,罵道:還沒騷夠呀,你這頭不知羞恥地騷母狗,一天到晚只知道光著那騷玩意兒引誘爺們。國國:哪天,爺們惱怒起來,再把你那小騷穴封上幾天,讓你這只騷母狗整天圍著咱爺們求饒。

小正見媽媽聽了他們的咒罵,滿面羞紅顯得非常地乖巧,並一個勁地點頭哈腰向三個男孩賠不是。小正這時滿含著淚水,只能暗暗地替媽媽哭泣。眼見得國國拿來一根牽狗用的鐵鏈子往媽媽的脖子上一套,如同牽狗一樣把媽媽從餐桌上直接牽到了地下,而媽媽則還得緊緊夾著還插在她肉穴和屁眼裏的兩束鮮花,一扭一扭地被國國牽進了浴室裏。那浴室門開得大大的,那個國國也不關,好象是故意讓外面的葉少陽和立東看見似的。

小正見那國國把媽媽牽進浴室後,一手抓緊媽媽脖子上的狗圈,一手摳住她的屁股,把媽媽抱起後往大浴缸中一扔,隨後拿起一把刷子,一手抓住了媽媽陰唇處的大把陰毛,用力往上拉,另一只手把刷子往她的肉穴裏用力地插著。只見媽媽她痛得哇哇地大叫了起來。這時,葉少陽對國國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再玩了,快點讓她出來做飯,要玩等吃完了飯,咱爺們再好好地玩玩她啊,哈哈哈。聽見葉少陽這樣說了,國國不得不放棄了對媽媽的玩弄。小正見媽媽洗完了澡後,就光著身子在廚房裏替三個男孩弄飯菜,而三個男孩則坐在客廳裏面看電視。小正見他們放的是VCD,而且是一級毛片,此刻電視裏正放著一個美少婦光著屁股在做飯。

小正忽然發覺電視裏的美少婦好象很眼熟,他猛然醒悟原來這是現場實播,那個美少婦正是自己的媽媽,只見電視裏的媽媽這時正轉過身沖著鏡頭面帶羞澀地做著飯菜。不一會兒,飯菜做好了。

只見媽媽爬到三人的面前,請他們三人用餐。

只見立東和國國把媽媽再次弄進浴室對她進行了一番洗涮,然後,兩人拆手拆腳地把媽媽擡進了客廳,一直把她擡到了餐桌上,放進餐桌上的一只巨型的剛剛被葉少陽放了開水的大湯盤子裏。而葉少陽這時則把餐桌上的各種各樣地調味品分別塗抹在了媽媽身體上的各個部位處。

小正見了正疑惑著時,就見媽媽在湯盤裏被熱水焐地滿臉通紅,讓人猛一看顯得非常地滋潤可愛。此時,小正就見媽媽正滿面羞澀朱唇微啓輕輕地向葉少陽嬌聲說道:請主人享用奴家保存了37年的美味可口地美人餐。此情此景只看得小正血脈噴張不能自制。

這時,只見葉少陽不急不慢地對立東說:還需要再加點熱水焐一焐。很快立東拎來了一壺剛燒開了的燙水,往湯盤裏倒了起來。沒隔一會兒,小正就見湯盤裏的媽媽開始慢慢地顯得浮躁不安了起來,並漸漸面帶羞怯的低低呻吟了起來,臉上也逐漸顯露出倦庸地神態。

小正此刻也正不知不覺地細細回想著,當自己泡在澡盤裏時的那種舒適地感覺,那種溫暖舒適地感覺讓小正的疑惑加重了起來,難道他們是讓媽媽放松一下,休息休息?正想著,只聽葉少陽讓立東又往盤子裏添水,小正見媽媽的面色愈來愈顯得紅潤白嫩,十分地惹人憐愛,並不時地張開她那靈巧可愛地小嘴,往外呼著熱氣,並不住地發出非常妩媚動人地嬌喘聲。

小正這時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見葉少陽把筷子伸向媽媽那雪白柔嫩晶瑩透亮的乳房,在那如同綻開的花蕊般地大奶頭處輕輕地劃著圓圈,同時沖著媽媽一臉的淫笑:娴姨,你的這兩只嬌嫩地奶頭真是太誘人了,我現在就要品嘗它們了,你感覺如何啊?小正見媽媽的臉上紅暈朵朵一臉的羞赧,如同一個懷春的少女讓人窺破內心世界時所露出的嬌羞的模樣,讓少陽他們三人和小正的內心都爲之砰然心動。小正見媽媽羞態萬千地對少陽說:小女子正等待三位主人來細細地品嘗品嘗娴奴爲主人保存了三十七年的小乳豬呢。說完就見媽媽滿面羞澀地從盤子中挺起她的兩只大奶子,把她那兩只十分誘人的大奶子供奉在了葉少陽的眼前。這時,只見葉少陽用手中的筷子輕輕地一夾眼前高高聳立的一粒大奶頭,就被夾在了葉少陽的筷子上了。

這時,就見葉少陽在被夾住的大奶頭上撒上了各種各樣地調料,然後伸出他的舌頭在上面細細地舔吮起來。這時,小正就見從媽媽那被夾住的奶頭裏源源不斷地有乳白色的液體流出,小正疑惑了,媽媽怎麽會有乳汁的呢?聽說只有生了孩子的女人才會有奶水呀?這時,旁邊的立東走到了桌子的另一面,也同樣用筷子夾起媽媽的另一只硬硬地大奶頭,也在上面撒上各種各樣的調料,然後,細細地舔弄起來。小正見媽媽在她的兩只大奶頭被吸吮後,很快就顯現出了一種既有舒暢甜美地感覺又略帶有些羞躁和不安地神情,隨之就在不知不覺中微微地扭動起她的頭來,並從嘴裏輕輕地發出了呻吟聲。她的兩只迷人的大眼也隨之慢慢地迷茫了起來。

這時,三個男孩兒見湯盤中的美娴正慢慢地陷入了性欲的泥淖中了。他們相互對視著淫笑起來。這時,葉少陽開口說道:既然這娘們發出了盛情地邀請,那咱爺們也就別再客氣啦,動手吃吧。哈哈哈。就見三個男孩各自分頭吃了起來。隨著三個男孩花樣百出地吃法,小正見媽媽在他們那半是戲弄半是品嘗之下,難以抑制的發出了各種各樣妩媚動人地嬌吟聲。這讓小正的男性荷爾蒙也快速地激增起來了。

好不容易一場色香味俱全地美女餐終於吃罷。三個男孩把盛有美娴的湯盤擡到了浴室中,把此時已神志迷糊地美娴扔進了浴盆中,就走回客廳看起了錄像。錄像片裏放的全是三個男孩在玩弄美娴的一些過程。小正看得神情既沮喪又昂奮。沮喪的是自己美麗漂亮楚楚動人讓人敬慕的媽媽,居然被葉少陽他們象玩玩具似地玩弄著,昂奮的是媽媽在葉少陽他們的玩弄下,被激發出的動人地神態,使得他自己也仿佛身陷在了其中。

小正近來一直很不開心,在學校裏被老師罵,回到家裏又被老爸一頓猛K。合上書本,小正呆呆的望著窗外,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走出校門,操場上校隊的幾個家夥正在那裏踢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許也正和他們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現在正是高三,馬上就要大考了。或許真的是天資不行,雖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在校裏的排名卻老是拖在後面。十八歲的男孩子,身高有一米六,性格內向怯弱,因此,在學校裏常常受到同學的欺侮。

北方的天黑得快,校裏的老師、同學們陸陸續續的回家。校園很快就靜下來,除了家屬院那邊透出微弱的燈光,食堂裏偶爾有人進出外,就連平日那勤快的看門老伯,此刻也吃罷了飯,貓在屋裏偷偷的看起電視來。

小正低頭看了看表,6點半,不知他走了沒有?

早上,老爸說今晚要坐火車到南部去開會,大概要去上二、三個月。「時間越長越好,最好過個一年兩年的……」小正嘟著嘴從座位上站起來。

學校建在市郊,一到了傍晚,馬路上都空蕩蕩的了。還是初秋,可這幾天的氣溫卻下降的很明顯,即便是穿了毛衣,小正還是感到有些冷。

「唉……」小正歎了口氣,雙手捂著衣領,往家裏一步步挪動。

小正的家離學校並不遠,所以小正向來只是步行,父母也覺得年輕人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鍛煉鍛煉有好處。

「不知老爸走了沒有?」小正最關心的就是這件事,腳步也放慢了許多。

「哎!小正在這裏!」三個看似喝酒的少年從胡同裏鑽出,其中的一個指著小正叫道:「嘿嘿,又碰到他了……」

美娴在市委工作,是市委常秀葉大全的秘書。同齡的姐妹都羨慕她工作好,在市委、又是幾大巨頭之一的秘書,論職位雖然說不上什麽,可在市裏辦事卻方便得多。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美娴做得並不象人們想象的那樣快樂。通常人們覺得做秘書的只是給領導提提包,泡杯水什麽的,其實領導做的哪件公務,不得秘書下去跑啊,做好了,這是你的本份,萬一出了什麽差錯,那就吃不了兜著走。工作辛苦美娴倒也沒覺什麽,畢竟這是份內之事,再說也是爲了生存,讓她難以忍受的是葉委員那色色的目光和老是揮來揮去的那雙手。葉大全主管政法工作,在市委來說,他是除了書記和市長的第三把手,一段時間以來人們紛紛傳言,老書記退了後,姓葉的已被內訂爲接班人。葉委員工作有法,政績鮮明,可他也有個男人的通病–好色。

平日裏常往歌舞廳、桑拿浴室去消遣,時間長了,好象刺激性漸漸消退,竟打起美娴的主意來。美娴過年就三十八歲了,可從外表看上去,沒有一個人會相信,1米68的個子,體重60公斤,肥瘦適中的身材,披肩的秀發,豐滿挺撥的酥胸,依舊纖細的柳腰,緊繃微翹的玉臀,所有女人的誘人之處不僅沒有隨年華離她而去,反倒越發的張揚了,就象熟透了的櫻桃似的,越是成熟,給人的誘惑也就越大。

葉委員爲官日久,並不敢象對待舞廳小姐那樣放肆,他要憑自己的風度和手段讓美娴自覺自願地送到床上來。自從有了這個打算之後,葉委員對美娴的語氣親切了許多,今天從外面給她帶一束鮮花,第二天考察制衣廠又爲她挑件衣服……美娴不敢不要,葉委員說:「你要是不喜歡,就把它扔了。」領導送的東西,怎麽敢說不喜歡呢?美娴把那些禮物一一的收下來,她要等到適當的時候送還給他。可葉委員不幹,過了幾天如果她還沒有穿出來,他就問:「小娴,那件衣服怎麽不穿上試試?是不是送人了?」「嗯,是舍不得穿那麽高級的……」美娴低聲的回答,悄悄的把手從葉委員的手心裏抽了出來。

「哦,是這樣啊,你就穿吧,往後我會多幫你留意的。」葉委員說著,裝作看美娴手裏的文件,把勃起的下部頂在她屁股上。臀部被硬梆梆的陽具磨擦,美娴不由的輕呼出來:「嗯…葉先生,這份文件您如果沒什麽意見,我就叫小王拿去打了。」說著她轉過身,把文件遞到葉委員手裏,心裏卻在罵著:「老色狼,總有一天死在女人的手上。」葉委員大度的伸出手,接文件的同時捏了美娴一把,「這份文件不急,明天再打也不晚。」他的手並沒有去拿文件,而是在美娴的手上輕輕地磨擦著。「……」美娴無奈的望向窗外,手就那麽呆呆的停住,既不敢撒手讓文件掉落,也不敢抽回。窗外車水馬龍,人們象每天一樣在來回穿梭。碰上這種事該怎麽辦呢?

丈夫今天出門了,再說既便是他在家裏也不一定敢怎樣,他的那個副局長還是姓葉的親自提撥才當上的。「小娴,」葉委員好象覺出了什麽,把文件往桌上一丟,挨著美娴往外看。美娴身上穿的是他前兩天從京城帶回來的絲質長裙,柔順的布料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葉委員清了清嗓子,說:「聽說你家小正學業不大好?」「嗯。」

「現在的孩子都這樣,我家陽陽這些年老是排最後一名,」葉委員歎了口氣,又往美娴那邊移了移,「不過你放心,小正的工作我包了,」說著,葉大全伸出手,在美娴的臀上拍了兩下。真誘人的屁股,拍起來彈性十足,要是能從後面幹進去,兩手摸著美娴的那裏……。

葉大全越想越是得意,不覺多拍了幾下,「我包了……」美娴想發作,卻不得不爲小正的事考慮,「那您說話可要算話啊?」美娴半是羞赧,半是嬌媚地說著。

「我當然說話算話,你看進公安局怎麽樣?」見美娴並沒有反對,老葉索性把手放在了美娴的那裏,靜靜的體會著美臀的體溫。

這個老流氓!美娴咬了咬牙,把氣咽到了肚裏,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回答他:「公安局工作黑白不分,忙起來幾個月也不回家一趟,有什麽好?」

「說的也是,那你看進法院,怎麽樣?」老葉此時已是色迷心軟,心說:「只要你和我上床,讓他進市委我都給你辦到。」

「進法院是不錯,只是……」美娴不由的抖了一下,姓葉的把手按在了她的臀上,並用手指輕輕地刮著股溝,這種輕薄的舉動實在讓美娴有些受不了。

「只是什麽?」老葉見她極力地忍辱負重,於是也就放得更開了,就如在舞廳裏玩小姐那樣,手指用力的抓緊美娴屁股上飽滿的臀肉,又忽的放開,還不時的把他的手指挑向美娴那大腿緊緊夾著的私人重地。

「嗯……」美娴輕聲的呼了口氣,把玉手伸向後面,試圖搬開老葉的手掌,「他一個高中畢業生,可……不是說進就進得了的……啊……」聽著身前的美人語帶嬌喘地聲音,老葉的心裏樂開了花,一手握住美娴雙手的手腕,另一手在她的肉臀上大力地搓揉著,「我不是說了麽,我包了!我的話你也不信?」

「信……我信……」美娴無力的哀求著,「葉先生,你不要……摸……摸人家的……那裏……了啦……啊……」

「在一塊工作,輕松輕松怕什麽呀?」

「要是我老公知道了,他會打死我的!」

「老楊啊,他不會的,你告訴他,等我當了市委書記,就可把他局長前面的那個副字去掉了。」老葉說著,彎下腰,把美娴的裙子慢慢的向上卷……

「不行!……啊……」美娴大聲的叫起來,如果再讓他做下去,真不知會到哪種地步。

回到家,美娴的心還在突突的跳,出了這種事,該怎麽辦呢?若不是最後關頭上那一聲叫,今天肯定要被姓葉的給破了貞潔。桌上放著老公的字條,說是要自己照顧好小正,最重要的是別讓他貪玩,等他回家時要讓小正有點進步。美娴真想大哭一通,爲了小正,也爲了老公,自己才受那老色鬼的輕薄,只是……只是日後可怎麽上班呀?下次他再要那樣,我該怎麽才能躲開他呢?

做完了晚飯,已快七點了,美娴看了看表,耽心起小正來。這孩子,該不會是他爸今早說了兩句,就拖著不回來吧?想到這兒,美娴顧不得天冷,只穿著那件裙子就從家裏出來了。

先是到了學校,看門的老頭說孩子們都走了,她還是不甘心的到小正的教室去看了一下,整個校園裏空蕩蕩的,哪有兒子的影子?

校門口的不遠處有一條叉道,是通向一處幹涸的水塘,莫不是去了那裏?

近冬的北方,七點天就大黑了,好在月光明亮,美娴一個人乍著膽子,往小路上走去。遠遠的看見水塘裏有幾個人影在動,美娴害怕的放慢了腳步,若是碰上壞人,自己又穿得這麽耀眼……

「我做……我做……」一個男孩求饒的說著,卻正是小正的聲音,美娴心裏一驚,快步跑過去。小正正趴在土地上,在地上爬,「你們是誰?怎麽這樣欺侮小正?」美娴大聲的責難。借著月光,美娴清楚的發現少陽也在這裏,正兩手叉腰,指揮小正前進的方向,另兩個男孩見到美娴,收回踢向小正的腿,低著頭,好象和自己無關。「娴姨?」葉少陽不自然的問道,由於工作上的關系,美娴曾去過葉委員家裏,見過他幾次面。

「少陽!」原來真的是這孩子,美娴放下心來,大聲的斥道:「你們在幹什麽?我要告訴你爸爸!」

「別呀,姨,我們只是在做遊戲,小正自己說他要做馬,爬給我們看的。」葉少陽一臉的委屈,對小正說:「小正,你自己告訴阿姨,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旁邊的兩個孩子見到少陽並沒有害怕,也壯了膽子,語帶威脅的沖小正喊道:「說呀!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你們!」美娴氣得揮起手,朝少陽打過去。少陽一閃,她的手就落空了,「阿姨,你別打我呀……」葉少陽口氣變粗,並朝美娴跨了一步。

「媽,是……是我自己要爬的……」小正懦懦的點頭,兩手還是撐著地,想是跪了很久,一時站不起來。

「娴姨你聽到了吧,小正他自己要爬給我們看,我們可沒欺侮他呀。」葉少陽從懷裏掏出根煙,叨在嘴上,旁邊的一個小弟立刻打著火機,幫他點燃。

「你怎麽這麽說話,沒大沒小的!」美娴萬沒想到小正讓他們欺侮到了這種地步,受了委屈竟然也不敢說。

「娴姨,您這是怎麽說話呢?」葉少陽吸了口煙,放肆的噴在了美娴的臉上,「您不就是我爸的一個秘書嘛?有什麽了不起的?」

「你!?」美娴羞紅了臉氣得說不出話來,掄圓了巴掌朝葉少陽打去。

葉少陽好象防著她這手,把頭微微一閃,伸出左手敏捷地抓住了美娴的手腕。「娴姨,你別說打就打啊?」葉少陽拽著美娴的右手手,兩眼放出凶光。濃濃的酒氣撲面而來,美娴惡心的想吐,這小子仗著他爸的勢力看來一定欺侮小正很久了,本想是教訓他一頓,趕快把小正領回家,誰知他不僅不怕,反而把自己的右手腕抓住了,看樣子他可能是連自己都想打。

美娴瞪著葉少陽,氣得大口地喘著粗氣。鼓脹的兩粒大奶在她的急喘之下,一起一伏不停地輕搖著,誘人的體香傳到葉少陽鼻中,他下面的小弟一下就硬了。「娴姨,怎麽不說話了?」葉少陽的手握得更加用力,兩眼直勾勾的盯在美娴的胸前。「你放手!」美娴大聲的叫,她從葉少陽的臉上隱隱的看出什麽,這孩子狂傲慣了,要管他只有葉委員才做得到,聽他身上的酒氣,如果不盡快和兒子離開這裏,沒準會發生什麽事。「娴姨,你……」葉少陽沒有放手的意思,朝美娴又靠近了些。

「你們放開我媽!」小正從地上站起來,想要把母親和葉少陽分開。

「你找死啊?」另兩個男孩見到葉少陽和美娴擺了個平手,膽子跟著大起來,一個用力一蹬,小正被踢倒在地,「老老實實的呆著別動!」

「你們別打小正,」美娴用力的想要掙脫,哪知葉少陽順勢把她的另一手也抓住了。

「少陽,你把手放開。」美娴的聲音怯弱了很多,心想:今天先躲開他們,明天就算讓那老色鬼弄了,也要讓他管管兒子,最起碼不能再讓小正受到欺侮。

「娴…姨!」葉少陽拉著美娴的左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臉上摸,「你剛才不是要打嗎?現在可以打了,我不還手。」說著,他拿著美娴的手在自己的臉上輕輕地拍打著,「人說打是親罵是愛,你就多打幾下。」

「你!你再不放開我,明天我告訴你爸爸!」

「告訴我爸又能怎樣,他和那些個小姐們上床我都偷著拍了照片,他會說我麽?」葉少陽說著伸出舌頭,在美娴的手上輕輕地舔起來。美娴氣得要死,可又無可奈何,葉少陽他的手力量很重,根本就撐不開,情急之下,美娴擡起腿照著他的下陰就踢了過去。葉少陽正癡心的舔著手指,沒料到美娴會有這麽一下,好在美娴並沒有踢到正處,只是把大腿根踢得生疼,「哎喲!」葉少陽誇張的大叫,「娴姨,你踢到我雞巴了!」

「………」美娴氣得說不出話,兩腿交錯著前踢。

「喲,您怎麽這麽大氣啊,再踢就要把裙子扯破了。」葉少陽一邊閃避,一邊盯著美娴踢過來的腿,找準機會一抄,就把她的右腿抓住了。

美娴一條腿在地上支撐,站得不穩,葉少陽順勢左手拉著美娴的大腿,右手往她的後臀處一攬,就把美娴給抱了個結結實實。

「阿姨,這也太親熱了吧,怎麽鑽到我懷裏來了?」葉少陽粗魯的笑著,把嘴貼在美娴的粉臉上。旁邊的小正看到媽媽受辱,急急的想沖過來,卻被另兩個人拳腳交加,又打倒在地上。「你們兩個把小正按住,娴姨和我有要事要做。」少陽一邊大笑,一邊把手摸向美娴的臀縫,「娴姨,你的屁股真翹啊!」

「少…少陽,你把阿姨放開……」手腳都被他制住了,小正也正被他們在踢打,此時的美娴除了說好話,已無計可施了。於是,美娴只好討好似的對葉少陽輕柔地告饒著,此時她的心裏邊已完全沒了主意。而葉少陽則裝作沒聽見輕咬著美娴的耳朵,左手用力的高擡,美娴由於左腿被高舉著只得翹起腳尖,身子盡可能地向後仰,兩手也不得不搭在他的肩上才能勉強站住,這姿勢就如芭蕾舞中的一個漂亮地造型動作「少…陽,請…請把阿姨放…放下來好…不好…?」美娴此時地語氣已完全變成了哀求。

「好啊,不過阿姨剛才那麽凶,還把我的雞巴踢疼了,你說怎麽辦?」

葉少陽借著酒氣,用伸在美娴後面的手粗魯的抓住她的肉臀。

葉少陽自幼成績不好,小學時降了幾次級,現在已經有20歲了,對於男女之事,雖不敢比他老爸怎麽樣,可在那方面的經曆卻也足以讓人吃驚。

葉大全是個色鬼,市公安局每次查到黃片,都有一部分送到他那裏,久而久之,家裏的片子數不勝數。老葉自以爲藏得很巧,卻不知寶貝兒子早就偷偷地開始看了,不僅看,葉少陽還常常到市郊的芬蘭閣、百花歌廳等地方去實習,在性這方面已算得上是個老手了。酒後的葉少陽,正沒事找事,想帶著哥幾個去舞廳玩玩,沒想到半路上碰到了小正,更沒想到竟然還可以抱到小正他媽。美娴身上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風情,誘人的體香,都使葉少陽著迷。

「哪…你…說怎麽辦?」美娴漲紅了臉膽怯地低聲輕輕的問葉少陽,她想哄他快點放手。

「阿姨,」

「嗯?」

「我的雞巴疼。」葉少陽嘿嘿的笑著,放肆的看著美娴的臉。

「別胡說,你還小,別想壞事……」

「我說的是實話,您真的踢疼了我,好象還腫了。」葉少陽一邊說,一邊拉著美娴的手,讓她按在自己的褲裆上,「不信?您摸摸試試,都這麽大了。」

「不行!」美娴不敢大聲說話,那一邊小正正被另兩個男孩壓在了地上,背朝著這邊,「少陽不能這麽做,我是小正的母親,還是你爸的秘書……」美娴慌亂的移動著手指,試圖想要躲開葉少陽的雞巴,卻被葉少陽把她的手死死的按在了他的雞巴上面,使她的手指只要稍微一動,即刻就變成了好象是她主動想要摸他那裏似的,一下子就變成了她正在摸葉少陽的雞巴這個令她感到羞澀的現實。「這才好嘛,娴姨,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解風情,竟然會主動的摸我的雞巴。」少陽還大聲的說著,故意要讓小正聽到。

「媽,你?……,葉少陽,你別動我媽!」小正急得直踢腿,卻怎麽也掙不開身上的兩個男孩。

「小正,媽沒有……,少陽…少陽…你……」

葉少陽趁著美娴扭頭說話的空檔,松開拉著她的手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然後把她的手抓到了自己的內褲裏熱乎乎的陽具摸在手中,把美娴不由的嚇了一大跳。

「少陽……,不要這樣對阿姨,小…正還在那邊呢……」

「娴姨,你要是想小正沒事,就給我好好的捏捏,不然的話…哼哼…。」葉少陽帶動美娴的手指,在自己的雞巴上套動起來。「今天…今天的事就當阿姨錯了,你讓他們把小正放開,阿姨也不告訴你爸,行不行?」美娴無奈的移動著手指,另一手還不得不緊緊地摟住少陽的脖子,否則的話自己就會摔倒,這樣一來這小壞蛋更不知還會做些什麽了。

「行。娴姨求我、我當然沒問題,可我也要求您一件事,您答應了,以後小正他就不會有人敢欺侮他,您若是不答應,那就不好說了。」

「什麽事?」雖然明知道不會是好事,可自己又不能就讓他這樣繼續玩下去,無奈之下美娴只能膽怯地問。

「我長這麽大從沒吃過奶,不知阿姨可不可以……」葉少陽嘻皮笑臉地問美娴。

「不……不……」美娴聽得葉少陽提出如此要求,驚得滿面帶著羞怯,驚慌得連聲向葉少陽討饒。

「不行嗎?」葉少陽見美娴又驚又羞的神態,故意把左手高擡,使得美娴的身子斜著被他架得很高,使得她的加一只腳不得不在地上踮來踮去,就猶如美娴在和他跳迪斯科。

「不……不,少陽,阿姨求求你,先把阿姨放下來……」隨著美娴她的腳的不停跳動,美娴的兩個碩大豐滿地大奶子,此刻也在葉少陽地臉上搖來蕩去,這更加激起了他的欲火。

「行還是不行?」葉少陽見這個方法果然好用,他便抽出右手趁美娴此時驚惶失措,無暇顧及另一只腳之時,他只輕輕一撈就把美娴的另一條腿也索心架了起來。

「啊……不……要。」美娴這一驚更是被嚇得魂飛魄散,由於自己的兩條腿都被葉少陽他抓住了並被舉得很高,因此美娴她不得不用自己的雙手緊緊地摟抱著葉少陽的頭,以防自己被他來一個倒栽,到那時可就徹底由不得自己了,所以,此時的美娴只有雙手緊緊摟抱著葉少陽的腦袋,無奈的她漲紅了臉羞怯地在葉少陽的懷裏微微地扭動著。這一幕如果要讓外人看見了,還會以爲這是一對正在過分親熱地未婚戀人在思春呢。

「哪有您這樣說不要的,您的整個身子都給了我,竟然嘴裏還在說著不要,這不是有些口不對心嗎?」葉少陽軟硬不吃,任憑美娴在他的身上扭動,他卻依然還在有恃無恐地慢慢地戲弄著美娴。

「媽!葉少陽!」聽到少陽的話,小正大聲地叫著。

「少陽,你讓他們別打小正,把小正先放開。」

「您是想讓小正看到您在我身上的樣子麽,那好啊,國升、立東,你們……」

葉少陽的話還沒說完,美娴就用手堵住了少陽的嘴,低著頭漲紅了她的那張俏臉羞赧地輕輕說道:「不用了,不用了……」

「這麽說,您是同意了?」

美娴漲紅了臉絕望的點了點頭,這裏白日裏尚少人煙,更何況現在已是晚上,想指望有人來救是不可能的了,再說,這樣子若被人看到,傳出去的話,以後可還怎麽活呀?

「這才是我的好娴姨嘛,」葉少陽說著,兩腿一屈跪在地上,頭一低,把美娴壓在了他的身下。

「娴姨,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可別和我玩花招。」

美娴閉著眼,聽任少陽從自己的肩上褪下裙帶,任由自己的兩個大奶子從胸前彈起。

「少陽,阿姨求你小聲點兒,別讓小正聽到……」此時的美娴一副羞態畢露嬌羞模樣,閉著雙眼羞怯地低聲對葉少陽懇求道。

「嗯,只要您不玩花招,我當然不會大聲了,」少陽一手一個,把玩起美娴的兩只大奶子起來,「娴姨,你的咪咪可真棒,竟然比做小姐的還滑溜呢。」

「你…快點吧,太長了小正會知道……」少陽的手指緊緊的撚著美娴的兩顆大奶頭,雖然美娴的兩只大奶頭被葉少陽夾得疼痛萬分,可美娴卻不敢叫出聲來,因爲畢竟兒子就在不遠處,要是讓他知道了……。

「快點?快點什麽?」葉少陽輕輕地拍了拍美娴的大奶子,故作不解的問道。

「吃…快點吃……」美娴不知是計。

「阿姨,你想必是很久沒做愛了吧,怎麽比我還急呢?」葉少陽說著,俯下身,在美娴誘人的大奶子上輕柔地親了一下。

「別說話,少陽,阿姨求你……了」

美娴的兩只大奶頭在葉少陽的玩弄之下,此時竟然挺立了起來,葉少陽知道這是好現象,當下也就低下頭,細心的含住美娴那鼓鼓地大奶子,充滿技巧的舔弄起來。

「嗯……嗯……」少陽的力量很大,舔的美娴不由的發出了哼聲。

「阿姨,我舔的還好吧?」

「……」

「娴姨,我問你話呢?少陽舔的好不好?」

「不要說話……少陽……嗯……你輕一點兒……」

「好不好嘛,阿姨還沒回答我呢?」葉少陽說著,拉過美娴的手,讓她摸住自己的雞巴,美娴很快就躲開了。

「嗯……少陽……說好是吃奶的……嗯……不要說了不算……」奶子被葉少陽逗得心慌意亂起來,美娴慌亂無力的反抗道。

「那,我吃您的奶,您幫我摸摸雞巴怕什麽?畢竟我的雞巴剛才還被你踢痛了呢?」

「不要說雞……」美娴此時已被葉少陽舔弄得嬌喘連連,一雙大奶子在他的擺弄下越發的傲然屹立了起來,可是,除此之外身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了。

美娴的反應被少陽一一地都看在了眼裏,只見他又拿起美娴她的雙手,讓她輕輕地把自己此時已然勃起的大雞巴,堅挺的肉棍柔軟地握在手裏,此時的美娴卻好象突然有了依靠似的,既不再躲開,心中嬌羞迷亂的她這時也不在顧及葉少陽在她的上面究竟在做什麽了。「娴姨,你說我是小孩子,可我的雞巴象是孩子嗎?不瞞你說,我常到舞廳去打炮。」

「嗯……少陽,你輕一點兒……阿姨的……那裏痛啊……嗯……」此時的美娴,手在少陽的雞巴上不自覺的套動了起來,大腦的意識開始漸漸地遊離了開來。內心也開始逐漸地品味起葉少陽的這根肉圪瘩來,覺得葉少陽這壞蛋的這根家夥硬得象根鐵棍似的,摸得美娴的心中癢滋滋地、渾身酥軟。

「娴姨你說話呀,我的這根寶貝可是連舞小姐都怕的噢。」少陽一邊說,一邊把美娴的裙子慢慢地往上褪,一直褪到了美娴的腰上。而此時的美娴卻還渾然不覺,繼續在細細地品味著葉少陽的這根巨無霸帶給她的無限遐思。白天葉大全的挑逗、兒子的晚歸、兒子的懦弱、葉少陽的威脅和玩弄,這一幕幕此時此刻全都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此時的美娴象是已被擊倒了,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心情,反倒象是在默默配合似的微微的挺起自己豐腴的腰身,仿佛是她已默認了眼下所正在進行的這個事實,讓少陽把她自己的裙子緩緩地脫了下去。「娴姨,我真的愛死你了,快回答我的問題,我的雞巴摸起來夠不夠勁?」葉少陽把自己和美娴的內褲全部都扔到了一邊,然後,把手指探向了美娴的小穴。

「夠勁……嗯……少陽,你不要挖……了……」美娴試圖想夾緊自己的大腿,可是由於葉少陽是處在她的雙腿之間,因而雖然美娴盡了最大的努力夾緊自己的雙腿,起初在感覺上她自己也以爲夾緊了自己的雙腿,可是實際卻沒有收到任何的效果,因爲她感覺到葉少陽的右手依然在肆意地戲弄著她的小穴,因此,此時此地的美娴不得不用自己的玉手乖乖地按葉少陽的吩咐用力的套弄起葉少陽的大雞巴。「娴姨,你……這裏都出水了,」葉少陽分開了美娴的雙腿,手指在她的小穴中肆意地抽插著,「我最喜歡水多的女人了!」

「嗯……少陽……嗯……少陽……」美娴不住地嬌喘著,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娴姨,是不是想讓我的這根雞巴插你啊?」葉少陽故意地讓美娴感到難堪。

「嗯……嗯……」美娴輕聲的呻吟著,手指卻不由自主的活動的更快了起來。

葉少陽扶著美娴的手腕,美娴知趣的帶動著葉少陽的肉棒,兩腿微張,搭在少陽的雙肩上。「娴姨,我可要進去了喔。」葉少陽故意地戲谑著此時正嬌羞不堪地美娴。

「嗯……嗯……哦……小陽……輕……輕一點……阿姨求……求求你了……」此時地美娴滿面嬌羞,氣喘連連,渾身香汗淋漓,那兒還顧得了葉少陽他有何用意。

葉少陽挺動著陽具,朝著美娴的蜜穴用力一插,於是,兩人就完全交合在了一處。葉少陽有意用力撞擊著美娴的小肥穴,同時,他還故意地戲谑著美娴「娴姨……你……舒不舒服?」

「嗯……嗯……」美娴此時已是滿面羞紅,嬌羞連連,滿頭的大汗順著她的臉頰不停地流淌到了地下,她不住地嬌喘著,哪裏還說得出話來。

「姨的小肥穴真緊呀,夾得少陽我好爽啊……」葉少陽兩手拖著美娴的大腿,故意放肆的喊了出來。

「嗯……少陽……嗯……大雞……嗯……巴……」

「娴姨……你的水好多啊……讓我操起來好爽……爽啊」

「……少陽……嗯……少陽……嗯……」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大了起來。

「娴姨……高興不高興啊……願意不願意被我插啊……被我插得服不服啊」

「啊……小陽……娴姨高……高興被……被你插……,娴姨被……被你插……插服……服了……。」此時此地的美娴已被葉少陽玩弄得神志不清,性欲大發,根本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在幹什麽,只是一個勁地想要使自己達到快樂地頂峰。

不遠處的地方,小正無力的被壓在地上,聽著葉少陽和自己可愛的媽媽的喊叫聲,小正的淚水早已模湖了雙眼。

發泄完了的葉少陽收起了美娴的胸罩和內褲帶著兩個同夥悄然地消失在了夜色中,而美娴此時此刻卻正無力的躺在地上,疲憊的閉著美麗地雙眼,兩行羞澀的淚水延著她的眼角緩緩地淌著。葉少陽正值情欲暴湧的年齡,強壯的身軀加上愛撫的技巧,給美娴帶來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震憾。青春的活力,略帶施虐的沖擊,竟使她從最初的反抗,慢慢的演變成了不勝羞怯地承歡,以至到了後來,竟不由自主的迎合著強暴者,這一切,都讓她百思不得其解,最後,美娴不得不默認了這個令她感到羞愧的事實。難道–我的本性就是這樣?爲何在兒子和自己同時被此人欺侮的時候,自己的內心深處竟會産生出如此這般的高潮?而且那種感覺就是和老公也是從來也沒有過的,夾雜著害怕,心慌,羞怯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小正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剛才那兩個家夥怕他反抗,打得他鼻青臉腫,更讓他痛心的,卻是–媽媽……她一定被葉少陽幹了!小正雖沒有做過愛,可是,從剛才的聲音,他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推斷。

長久的沈寂之後,小正拖著腿,朝媽媽走過去。

「媽,媽。」

「小正……你先別過來!」美娴聞聽見兒子的聲音慌忙的從地上爬起,還沒拉正裙帶,小正就到了她的跟前「……」。眼前的媽媽秀發散亂,尚未挂好的裙帶下,露出了大半個乳房,小正清清楚楚地看見媽媽的那個乳頭還是濕乎乎的,就象剛被淋過雨似的。整條裙子皺亂不堪的貼在媽媽的身上,從被撕開的裙角中間,一截白嫩、渾圓的大腿顯露了出來,伴隨著媽媽急促地呼吸,輕輕的在抖動……。

轉眼過去三周了,在這三周裏葉正陽沒有再找我的麻煩,可是好景不長,一天我身體不舒服,中午請了假,我早早地回了家,準備在家吃中午飯。我輕輕地打開門,想給我媽一個驚喜。剛把門打開,我就聽見一陣從我媽的房間裏傳出的騷動聲,接著是一陣含糊不清地說話聲和笑聲。我輕輕地走到我媽媽的房門口,發現門沒有關上,留有一條比較寬的縫。

我偷偷往裏一瞧,驚得我目瞪品呆。房間裏居然是葉正陽和他的那倆個小弟,還有一個全身赤溜精光的女人,由於那個女人的頭被夾在一個叫立東的小弟的胯裆裏,因此,看不見那個女人究竟是誰,只見那女人全身肌膚光滑柔嫩細膩,兩只大奶子飽滿而又挺翹,煞是惹人愛不釋手,在另一個叫國國的小弟手裏變化出各種各樣不同的形狀,而這時的葉少陽則正在狠插著那個女人的小肉穴,不時的還用力拍打著那女人非常豐滿地大屁股。

而那個女人被他們三人玩弄的十分地狼狽不堪,嘴裏還不時地發出吱吱唔唔地悶哼聲。小正正暗自思量著那個女人究竟是誰,怎麽會和葉少陽他們一起在他的家裏時,卻聽得那個叫國國的小弟對葉少陽說:大哥,這個女人經過你三周的調教,如今是越來越聽話了。

這時,叫立東的小弟說:那是,想想三周前,這個女人的那副高傲樣,可如今呢?還不是乖乖地躺在我們的胯下,讓我們任意地把玩她珍藏了這麽久的肉體。國國:瞧你說的,那還不是靠了我們的大哥。要不是我們大哥那天一下子就把她給制服了的話,哪會有我們兄弟今天的豔福啊。小正聽了他們的話暗自尋思難怪他們三人這三周沒有欺侮自己,原來是一直在玩弄欺侮眼前的這個女人。可是這個女人會是誰呢?三周?三周前他們不是在欺侮自己嗎?想到這裏,小正想起了那天媽媽受辱情形,那天,媽媽被葉少陽奸汙了。

這時,小正的大腦一閃,那天媽媽受辱到現在不正好是三周了嗎?那眼前的這個女人難道是媽媽嗎?這又是在自己的家裏,難怪最近小正發現媽媽越來越顯得漂亮迷人了呢?尤其是媽媽的兩只原本就很大的乳房,現在更大了,差不多比原來要大上一倍了,臉上還常常帶有一絲紅暈,顯得十分地紅潤。小正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事實。這時,只聽葉少陽:啊……。

大叫了一聲。小正猛然驚醒,只見那個叫國國的小弟拔出自己的雞巴,用大雞巴敲打著那個女人的臉:破騷貨,快去把我大哥的寶貝舔幹淨了。而那個叫立東的小弟這時猛然用雙手捏住了那個女人的兩粒大奶頭,用力往上一提,只聽得那女人:哇的劇叫了起來。小正看見那女人被那個叫立東的硬生生地從床上給拎了起來。這時,小正完完全全地看清楚了,因爲那女人的臉正對著床前的鏡子。小正被驚得趕緊捂緊了自己的嘴巴,那個女人千正萬確就是自己的媽媽。只見媽媽被立東捏著兩粒大奶頭愣是給轉了個身,變成了躺在葉少陽的胯裆間。

只見葉少陽用他的大雞巴輕輕地敲打著媽媽她可愛的小嘴:我的小母狗,快快給我舔幹淨了。他邊說邊把媽媽的雙腳抓住往媽媽的頭下方用力一摁,這一下,小正見媽媽她那十分豐滿的大白屁股被擡舉在了半空中了,就見葉少陽一手拎住媽媽肥大的一片陰唇,用另一手重重地拍打著媽媽的小肥穴,耳中就聽得啪啪啪的一陣拍打聲。

小正見媽媽那又白又嫩的小肥穴立刻變成了通紅通紅鮮嫩鮮嫩地大肥穴了。小正見了不由得驚訝不已。

過了一會,小正見葉少陽松開了拎著媽媽陰唇的左手,改用右手抓在媽媽的股溝裏,大拇指摳進了媽媽的肥穴中。只見他右手一用力,就象耍雜技一樣把媽媽往上用力一拎,手腕一翻,小正就見媽媽硬是在空中被葉少陽給翻了個身,變成了媽媽憑空坐在了葉少陽的右手上,實際也並不是完全坐在葉少陽的右手上,準確地應該說是被插在了葉少陽右手的手指上而已,而媽媽的整個人完全就靠了她自己的小肥穴和屁股溝中被葉少陽插入的右手上了,而此時坐在了葉少陽的右手手指上,被插在半空之中的媽媽,又由於她的雙腿剛才被葉少陽擺放在了她的腦後,一時之間,雙腿無法自己放下,因而,她不得不用雙手去搬自己的雙腿。這樣一來,小正就看見了一副極其淫蕩地景象。

一個體態豐滿的少婦,全身赤裸,雙手和雙腳高舉,全憑她自己的肉穴和屁股溝,憑空地坐在了一個強壯男子的手指上,這幅慘樣令小正目不忍睹,同時也驚歎葉少陽的神力。

一時之間小正看呆了。這時,耳中聽見從房間裏面傳來瘋狂的笑聲,以及叫好聲,同時,也夾雜著女性細微的呻吟聲。小正擡頭見葉少陽神氣活現的高舉著自己的媽媽,同時,命媽媽保持著這個令媽媽感到十分羞臊不堪的姿勢不準動。他自己則舉著小正的媽媽慢慢地從房間裏面往客廳裏走來。小正見了嚇得忙躲進了自己的房間,把門打開一條縫,從門縫裏往外看著客廳裏即將發生的一切。

小正見媽媽被葉少陽用右手插進她的肉穴中,舉著進了客廳,後面緊跟著手中拿著數碼攝像機的立東和國國。

這時小正發現媽媽的雙手改成了在胸前托著自己的兩只大奶子,做出一副獻禮的羞臊樣子,隨著葉少陽舉著她在客廳裏面兜了一圈後,她的雙手又改成了在胸前合十,用兩只小手臂托起自己的兩只碩大的乳房,猶如觀音坐蓮,所不同的是觀音是坐在蓮花上,而媽媽她則是光光地大屁股被插在了葉少陽的右手手指上。兜了幾圈後,小正看見葉少陽把媽媽擺放在了客廳中間的餐桌上,而且,是倒放在了餐桌上,實際上就是手腳頭朝下,只有光滑柔嫩的大肥屁股被擺成凸自朝著半空中,這時,小正看見國國拿來二束鮮花,往媽媽她的肉穴和屁股上各插了一束,而立東則拿著攝像機對著媽媽擺的姿勢,細細地拍了起來。小正看得目不轉睛,半天不敢吭聲。客廳裏,立東拍了會兒,葉少陽拍了拍肚子:立東,讓那個騷母狗給我們去弄點吃的,等我們吃飽喝足了,再好好地玩玩她。

只見立東收拾起數碼攝像機,在美娴還翹在半空中的光屁股上狠狠地拍了幾下,罵道:還沒騷夠呀,你這頭不知羞恥地騷母狗,一天到晚只知道光著那騷玩意兒引誘爺們。國國:哪天,爺們惱怒起來,再把你那小騷穴封上幾天,讓你這只騷母狗整天圍著咱爺們求饒。

小正見媽媽聽了他們的咒罵,滿面羞紅顯得非常地乖巧,並一個勁地點頭哈腰向三個男孩賠不是。小正這時滿含著淚水,只能暗暗地替媽媽哭泣。眼見得國國拿來一根牽狗用的鐵鏈子往媽媽的脖子上一套,如同牽狗一樣把媽媽從餐桌上直接牽到了地下,而媽媽則還得緊緊夾著還插在她肉穴和屁眼裏的兩束鮮花,一扭一扭地被國國牽進了浴室裏。那浴室門開得大大的,那個國國也不關,好象是故意讓外面的葉少陽和立東看見似的。

小正見那國國把媽媽牽進浴室後,一手抓緊媽媽脖子上的狗圈,一手摳住她的屁股,把媽媽抱起後往大浴缸中一扔,隨後拿起一把刷子,一手抓住了媽媽陰唇處的大把陰毛,用力往上拉,另一只手把刷子往她的肉穴裏用力地插著。只見媽媽她痛得哇哇地大叫了起來。這時,葉少陽對國國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再玩了,快點讓她出來做飯,要玩等吃完了飯,咱爺們再好好地玩玩她啊,哈哈哈。聽見葉少陽這樣說了,國國不得不放棄了對媽媽的玩弄。小正見媽媽洗完了澡後,就光著身子在廚房裏替三個男孩弄飯菜,而三個男孩則坐在客廳裏面看電視。小正見他們放的是VCD,而且是一級毛片,此刻電視裏正放著一個美少婦光著屁股在做飯。

小正忽然發覺電視裏的美少婦好象很眼熟,他猛然醒悟原來這是現場實播,那個美少婦正是自己的媽媽,只見電視裏的媽媽這時正轉過身沖著鏡頭面帶羞澀地做著飯菜。不一會兒,飯菜做好了。

只見媽媽爬到三人的面前,請他們三人用餐。

只見立東和國國把媽媽再次弄進浴室對她進行了一番洗涮,然後,兩人拆手拆腳地把媽媽擡進了客廳,一直把她擡到了餐桌上,放進餐桌上的一只巨型的剛剛被葉少陽放了開水的大湯盤子裏。而葉少陽這時則把餐桌上的各種各樣地調味品分別塗抹在了媽媽身體上的各個部位處。

小正見了正疑惑著時,就見媽媽在湯盤裏被熱水焐地滿臉通紅,讓人猛一看顯得非常地滋潤可愛。此時,小正就見媽媽正滿面羞澀朱唇微啓輕輕地向葉少陽嬌聲說道:請主人享用奴家保存了37年的美味可口地美人餐。此情此景只看得小正血脈噴張不能自制。

這時,只見葉少陽不急不慢地對立東說:還需要再加點熱水焐一焐。很快立東拎來了一壺剛燒開了的燙水,往湯盤裏倒了起來。沒隔一會兒,小正就見湯盤裏的媽媽開始慢慢地顯得浮躁不安了起來,並漸漸面帶羞怯的低低呻吟了起來,臉上也逐漸顯露出倦庸地神態。

小正此刻也正不知不覺地細細回想著,當自己泡在澡盤裏時的那種舒適地感覺,那種溫暖舒適地感覺讓小正的疑惑加重了起來,難道他們是讓媽媽放松一下,休息休息?正想著,只聽葉少陽讓立東又往盤子裏添水,小正見媽媽的面色愈來愈顯得紅潤白嫩,十分地惹人憐愛,並不時地張開她那靈巧可愛地小嘴,往外呼著熱氣,並不住地發出非常妩媚動人地嬌喘聲。

小正這時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見葉少陽把筷子伸向媽媽那雪白柔嫩晶瑩透亮的乳房,在那如同綻開的花蕊般地大奶頭處輕輕地劃著圓圈,同時沖著媽媽一臉的淫笑:娴姨,你的這兩只嬌嫩地奶頭真是太誘人了,我現在就要品嘗它們了,你感覺如何啊?小正見媽媽的臉上紅暈朵朵一臉的羞赧,如同一個懷春的少女讓人窺破內心世界時所露出的嬌羞的模樣,讓少陽他們三人和小正的內心都爲之砰然心動。小正見媽媽羞態萬千地對少陽說:小女子正等待三位主人來細細地品嘗品嘗娴奴爲主人保存了三十七年的小乳豬呢。說完就見媽媽滿面羞澀地從盤子中挺起她的兩只大奶子,把她那兩只十分誘人的大奶子供奉在了葉少陽的眼前。這時,只見葉少陽用手中的筷子輕輕地一夾眼前高高聳立的一粒大奶頭,就被夾在了葉少陽的筷子上了。

這時,就見葉少陽在被夾住的大奶頭上撒上了各種各樣地調料,然後伸出他的舌頭在上面細細地舔吮起來。這時,小正就見從媽媽那被夾住的奶頭裏源源不斷地有乳白色的液體流出,小正疑惑了,媽媽怎麽會有乳汁的呢?聽說只有生了孩子的女人才會有奶水呀?這時,旁邊的立東走到了桌子的另一面,也同樣用筷子夾起媽媽的另一只硬硬地大奶頭,也在上面撒上各種各樣的調料,然後,細細地舔弄起來。小正見媽媽在她的兩只大奶頭被吸吮後,很快就顯現出了一種既有舒暢甜美地感覺又略帶有些羞躁和不安地神情,隨之就在不知不覺中微微地扭動起她的頭來,並從嘴裏輕輕地發出了呻吟聲。她的兩只迷人的大眼也隨之慢慢地迷茫了起來。

這時,三個男孩兒見湯盤中的美娴正慢慢地陷入了性欲的泥淖中了。他們相互對視著淫笑起來。這時,葉少陽開口說道:既然這娘們發出了盛情地邀請,那咱爺們也就別再客氣啦,動手吃吧。哈哈哈。就見三個男孩各自分頭吃了起來。隨著三個男孩花樣百出地吃法,小正見媽媽在他們那半是戲弄半是品嘗之下,難以抑制的發出了各種各樣妩媚動人地嬌吟聲。這讓小正的男性荷爾蒙也快速地激增起來了。

好不容易一場色香味俱全地美女餐終於吃罷。三個男孩把盛有美娴的湯盤擡到了浴室中,把此時已神志迷糊地美娴扔進了浴盆中,就走回客廳看起了錄像。錄像片裏放的全是三個男孩在玩弄美娴的一些過程。小正看得神情既沮喪又昂奮。沮喪的是自己美麗漂亮楚楚動人讓人敬慕的媽媽,居然被葉少陽他們象玩玩具似地玩弄著,昂奮的是媽媽在葉少陽他們的玩弄下,被激發出的動人地神態,使得他自己也仿佛身陷在了其中。

文章評價: (5 票, 平均: 2.8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人妻我和美少婦的故事
我的老師王冰冰
我和妹妹巧兒
神棍強姦了我母親
藥姦女老師
小我13歲的漂亮處女
有生以來找的第一個小姐
妻子蘇芸的背叛
出差在外老婆被人幹了
愛上女上司
隨機文章:
風雨夜的網咖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誘人小姨學電腦學上床 被蹂躪的極度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