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媽媽已經被扒下了內褲,小剛正扶著雞巴對準媽媽的小穴。我的腦袋裡一片空白,看著自己的媽媽被人騎在身下馬上要被插入,我真想衝進去打死小剛,但手腳卻不聽使喚,呆在原地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一切。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小剛已擺好了姿勢。只見他俯身向前,雞巴對準小穴,腰一沈,伴隨著媽媽的呻吟,雞巴沒入其中。我的心已經沈到了極點,感覺就要哭出來了。

我就這麼看著小剛在床上幹了我媽一個多小時,竟然連大氣都沒敢喘。突然小剛把雞巴深深埋入媽媽的逼裡,抱緊媽媽,發出一聲低吼,媽媽的雙手雙腿也緊緊夾著小剛寬廣的背,兩人保持了這個姿勢幾十秒才緩緩鬆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我攤在地上,往門口爬了出去,耳邊還不時傳來媽媽和小剛的笑聲。

我輕輕帶上門,坐在了門口的台階上,馬上又起身往上爬去,找了個能俯視家門口的地方跌坐下來,腦子一片混亂,到現在我還無法接收媽媽被小剛上了的事實。小剛是和我一個學校的同學,同年段不同班。

大概半個月前,我發現媽媽開始上網。我經常半夜起來還看到媽媽屋裡的燈亮著。我一直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有一天,我聽到小剛和我班上的同學聊天,說他最近搞了一個熟女,特騷,奶大水多,插著特爽,而且那熟女還有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一臉淫笑的說著他怎麼在網上認識的這女人,聊了幾天,第一次約出來就開房了……  我聽著聽著突然想起上個星期有一天媽媽打扮的很豔麗,穿著短裙黑絲襪出了門,等回來的時候黑絲不見了。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可沒多想。現在再想想媽媽最近的舉動,莫不是……我心裡一驚,不敢再多想。

晚上回家仔細觀察媽媽,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異常。但我還是懷疑,便開始監視媽媽,留心她的一舉一動。有一次我偷聽到她打電話,有說有笑,語氣不大正常,但聽不大清在說什麼,只聽到一句什麼星期天。

於是到了星期天我故意和媽媽說我去朋友家玩,要晚上才回來,媽媽答應了一聲叫我小心點便讓我出門了。我出門後就上了樓,監視著家門口。過了沒多久,我就看到小剛來敲門,媽媽開了門往周圍瞥了瞥便把他迎了進去。

我的心像被猛鎚了一下,透不過氣來,不敢貿然進去,在門口聽了一會兒沒什麼聲音,便小心的打開門,發現客廳裡沒人,媽媽臥室的門掩著,裡面傳出一聽就知道在幹什麼的聲音,我嚥了口唾沫,走近從門縫裡一看……  這下可怎麼辦,衝進去?那也奈何不了那小子,是媽媽自願的,鬧大了吃虧的還是我們。向爸爸揭發?那媽媽可就慘了,而且還是奈何不了那小子。忍著?明知道我媽媽被人壓在床上猛幹還要裝著什麼事都沒發生!?想著想著我頭都大了。

到最後便怪到媽媽頭上。這賤女人!我心想,不僅背著爸爸在外面偷人,居然還是我同學,以後被他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叫我在學校還怎麼擡得起頭做人?這騷逼,就應該被人向狗一樣的操!可她畢竟是我媽媽啊。讓我同學做了我乾爹我嚥不下這口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看到小剛從我家出去。我等了好一會兒才進去,看到媽媽在沙發上穿著睡裙翹著二郎腿在看電視,我心裡說不出的氣憤,媽媽見了我有些驚訝問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隨便應了一句,便匆匆回了房,媽媽嘀咕了一句:「這孩子。」看的出媽媽心情不錯,這就讓我更加不舒服。

經過了廁所時,我一愣,想到什麼,進去直奔放髒衣服的籃子裡翻,果然,看到一條媽媽剛換下的床單,上面濕漉漉的一大片,還有媽媽的白色小三角褲,手一摸,黏黏的……我沒怎麼想,便把它揣懷裡回了房手淫,腦子裡儘是今天下午看到的畫面。

免費A片

此後我便沒有再逮到他們偷情,但只要爸爸出差,媽媽晚上就經常很晚回來。有幾次我半夜起來上廁所,正撞見媽媽回來,在昏暗的燈光下隱約看的出媽媽穿著很暴露,媽媽見了我有些緊張,問我怎麼還沒睡,隨便扯了幾句叫我快去睡,便匆匆回了房間。

在學校,我每次見到小剛都很緊張,生怕他知道我媽媽是誰。他和我打招呼我都覺得變扭。我現在似乎都不敢恨他,只盼他永遠都別知道,別把這件事捅出來我就謝天謝地了。過了一個月後,媽媽和他偷情的次數好像漸漸變少了。爸爸出差一個星期也沒見媽媽晚上出去,只是呆家裡看看電視。我暗自慶幸這事總算是過去了。

不久後學校開家長會,爸爸不在家只得媽媽去。因為開家長會學生不能進去,我便在教室外面隨便轉悠。過了半小時我不耐煩想回去,轉身瞥見教室外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媽媽,我正犯嘀咕呢,仔細一看另一人,我的心跳陡然加速,這不是小剛嗎?!我嚇的連忙坐在地上,生怕被他們看見。

怎麼會這樣……這下小剛不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嗎?!

我偷偷擡眼一看,教室外已經空無一人。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難道媽媽被小剛帶走了?不會不會,我媽再怎麼不像話也不能在這時候還和小剛做那事,而且看最近這情況應該已經分了。我心煩意亂,便去操場上散步。好不容易等到家長會結束,我跑回去看到媽媽正從教室裡出來,稍微放心下來。

等媽媽走到校門口,周圍沒什麼人時我才跑到媽媽身邊和媽媽打了聲招呼,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走著走著我鞋帶開了,便蹲下系好。等我擡頭一看,我心裡又是咯噔一聲。我這一擡頭眼睛正好看到媽媽的裙下,既然是真空的!這十有八九又是被小剛給……  回家的路上媽媽以為我擔心老師說了什麼,就笑著跟我說老師說我在班上表現的還不錯,我心不在焉的應著,媽媽沒發覺,一路上嘴都沒怎麼停。回到家爸爸已經回來了,見了媽媽便開始閒扯起來。媽媽很自然的和爸爸說著話,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我回了房,心裡特別煩躁,總是浮現出小剛和媽媽做愛的畫面。想著想著我不知不覺掏出了雞巴手淫,快感特別強烈。

第二天我到了學校便一直坐在班上不敢出去,生怕見著小剛。等到了第三節下課我尿急便匆匆去了趟廁所,沒想回來的時候正撞著小剛。小剛笑嘻嘻的和我打招呼,我嚇了一跳,隨便應了一聲便落荒而逃。

過了一星期,什麼事也沒發生,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一天晚上,我上完自習回到家,家裡空蕩蕩的,喊了一聲沒人答應。我心想爸爸又出差了,不知道媽媽去哪了。沒想過了一會兒,媽媽穿著睡裙披頭散髮的從臥房裡走了出來,臉上紅撲撲的,一隻手不安的擺弄著散亂的頭髮。

她和我打了聲招呼便問東問西,什麼學習幸苦了累不累要不要吃點心,邊說邊向我走來把我往廚房拉,走近了我才發現媽媽嘴角邊掛著點白色的液體。我正狐疑著和媽媽走向廚房,突然聽見背後有響聲,一回頭,心臟頓時狂跳起來,小剛正從媽媽臥室往外走。

媽媽好像也嚇著了,趕忙和我說:「這,這是我一朋友的孩子,來我們家玩兩天。」

「我和他認識。」小剛笑嘻嘻的說道。

「那真巧。不早了,趕快去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說著便招呼小剛去客房,讓我趕快去休息。

我不知怎麼的還真就上床了,心裡一片慌亂,什麼反抗也沒有。

大概到了一點多,突然隔壁傳來「咔咔」的響聲,不一會兒,聽到媽媽微弱的笑聲:「……啊啊~~嘻,討厭~你輕點,別把我兒子吵醒了~」接著便是此起彼伏的床的搖晃聲以及刺耳的笑聲,揮之不去的叫床聲。

而我的腦子裡竟不斷浮現出媽媽被小剛操干的畫面,想像小剛將媽媽摟在懷裡,肆意的揉搓著一對大奶子,聞著媽媽的體香,雞巴在媽媽的蜜穴裡抽插,而媽媽賣力的扭動著腰配合他的操干,嘴裡不斷發出愉悅銷魂的叫聲……我又忍不住掏出雞巴套弄起來。

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聲音才逐漸消失。估計這時小剛正用雞巴貼著媽媽的大屁股,雙手抱著媽媽的肥奶子美美的睡著呢。不知道摟著媽媽的胴體是個什麼感覺,媽媽的皮膚好像很好,那裡不知道緊不緊,插進去是個什麼感覺……就這樣,我一夜失眠。

第二天早晨吃早飯時,媽媽坐在小剛邊上,而我則坐在他們對面。他倆似乎聊的很開心,媽媽時不時還佯怒的把小手打在小剛身上,隨即又捂著嘴咯咯的嬌笑起來,好像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這幾天他們變的越來越親密,在我面前也毫不顧忌。我經常看到媽媽坐在小剛腿上看電視,小剛則一手摟著媽媽的腰,一手在媽媽的身上遊走。還有幾次大白天的我還在家小剛就把媽媽拉到房裡,半天才出來……  有一次,我和小剛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從廁所傳來媽媽的聲音:「小剛,來幫個忙,幫我洗洗頭。」

小剛聽了淫笑著起身往廁所走去,剛走兩步似乎想到了什麼,又折回來在媽媽的包裡翻什麼東西,不一會兒他從包裡拿出一個小袋,轉頭瞥見我,嬉皮笑臉的問我:「要不要跟我去看看?」邊說還邊把手上的東西在我面前晃了晃,也沒等我反應過來便自顧自的向廁所走去。

我一句話沒說,腦子裡卻又開始意淫那些不堪的畫面。

還有一次我去客房正撞見媽媽和小剛激吻,媽媽背對著我沒發覺,而小剛看到我了,不僅沒有絲毫緊張或躲避我的目光,反而臉上掛著得意洋洋的笑容看著我。親了一會兒,小剛將摟在媽媽腰背上的雙手移到媽媽被短窄裙包裹的渾圓挺翹的屁股上,彷彿是故意做給我看似的大力揉搓,看著媽媽被捏的變形的美臀,聽著媽媽愉悅的輕哼聲,我硬了。

媽媽的窄裙被從後面翻了上去,在黑色丁字褲的對比下,媽媽的屁股顯得更加肥大性感。只見小剛將手從後面伸進媽媽的丁字褲裡撫弄了一會兒,估計媽媽已經濕透了,他便脫下自己的褲子,一根粗硬的雞巴猛的彈了出來,媽媽竟忍不住用手在上面套弄起來。

小剛得意的笑了笑,一把將媽媽抱起,媽媽熟練的配合著,雙腳纏在小剛的腰上,雙手摟著小剛的頭,嘴裡飄出聲聲嬌喘。而小剛則一手攔著媽媽的腰,另一手扶著雞巴對準媽媽的小穴,準備要插媽媽了。

我見了下意識的悄悄退了出來,這一舉動我自己都難以理解。我將門掩著,從門縫裡偷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小剛的肉棒在媽媽的蜜穴裡大力抽插著。我就這樣聽著淫蕩的嬌叫聲,手上配合著小剛操乾媽媽的節奏擼著直到射精。每當這樣的時候我的心裡都會難以抑制的湧出強烈的羞辱感和快感。

小剛就這樣在我家住了快半個月,每天都盡情的享用媽媽的肉體,彷彿他才是這個家的主人。我竟也漸漸的接收了這個事實。每次偷窺到他操乾媽媽時,我竟會覺得理所應當,好像媽媽就應該在他的胯下呻吟。而每當這時候,我便會興奮到忍不住射精。

幾天之後,他主動找我說話,一開口便笑吟吟的對我說:「和你媽做愛真他媽爽啊。從沒見過這麼騷,這麼會弄的女人。」

我心中一顫,雖然他和媽媽的事對我們來說已是公開的秘密,但我們卻很有默契的不捅破這層窗戶紙,如今他竟然這麼直接的說了出來,令我一時語塞。

他見我沒反應,頓了一頓,突然神秘的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你想不想和你媽做愛啊?」

我大吃一驚,心臟狂跳,一時不知所措。

小剛進一步說道:「你媽媽的皮膚保養的真好啊,又白又嫩又滑又有彈性,那兩個大奶子,」他說著手裡做著捏搓的手勢,臉上儘是享受的表情,「還有她的小逼,嘿嘿,你爸爸看來有段時間沒光顧了,真是又緊水又多,插進去那叫一個爽,陰道拚命往裡吸,水不停的往外湧,抽插起來撲哧撲哧的響……」

我聽著聽著只覺口乾舌燥,張著嘴一個想字差點說了出來。

小剛接著說道:「你到底想是不想啊?我可告訴你,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啦。我最後問一次,想,還是不想?」

這次我沒有絲毫猶豫,頭可勁的點。

小剛笑著拍著我的肩說道:「這就對啦。本來嘛你想和你媽做愛你媽肯定是不同意的,但只要有我幫你,就一定能讓你操了你媽。」他頓了一頓,說道:「不過嘛,他可是我的女人,為什麼我要讓你上她?」

這時我已完全陷了進去,著急的說道:「求求你,幫幫我。」

「幫你是可以,不過嘛,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認我做你乾爹。」

其實我早已默認了這個事實,但那僅存的一點自尊心讓我不願意承認,可事到如今,再騙自己,再保留那一點自尊真的好累,「……乾爹……」我說完心裡竟然如釋重負。

「嘿嘿,好,乖兒子,我就讓你玩玩你媽。」

「謝謝,謝謝乾爹!」

到了中午,小剛又把媽媽拉進房裡,按照計劃他沒把門關緊,我躲在門外偷看著,看著他將媽媽背對著我臉朝下的摁到床上,看著他一件件的將媽媽剝光,看著他的雙手肆意的在媽媽身上揉搓。

看著他將雞巴插入媽媽的逼中盡情抽插,聽著媽媽愉悅的叫床聲,我終於在心裡大喊道:「我媽媽被人操了!我媽媽正被我的同學壓在床上狂操!我感覺好爽!!看著我媽被人操真是太爽了!!」

我的心裡突然變的很舒暢,隨之一股巨大的快感湧上心頭。這一個多月來,我在倫理道德,自尊心,自虐心,變態的快感中掙扎煎熬,現在我終於做出了決定,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

這時小剛變了個姿勢,自己靠坐在床頭,讓媽媽背靠著他,從後面抓住媽媽的雙手,雞巴插著媽媽的屁眼兒,抽插了一會兒便向我做暗號,我見了一推門就衝了進去。媽媽見了我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啊的輕哼了一聲,便閉上眼將頭轉向另一邊。

我反手關上了門上了床爬到媽媽面前,看著眼前這肥美的肉體,手忍不住伸向前去,擡頭看了一眼小剛,得到他的默許便鼓起勇氣一把抓了下去。當我觸碰到媽媽的肥乳時我和媽媽同時呻吟了一聲,我差點就射精了。我拚命將這股衝動忍了下去,手卻像被吸在那一對大肥奶子上似的不停的揉搓。

看著媽媽膩滑的粉頸,我一口親了下去,貪婪的吮吸,手也開始在媽媽的全身遊走起來。當摸到媽媽的密處時我的心又是一陣劇烈跳動。我翻開媽媽的陰唇,將兩根手指插進媽媽的逼裡攪動起來。我的嘴一接上媽媽的小嘴便興奮的壓了上去,盡情肆意的索取。在這強烈的快感下我的一絲緊張和不適感已經蕩然無存。

我急忙掏出我的雞吧對準媽媽的小穴,這時我瞥到媽媽的屁眼兒裡插著的那根又黑又粗的鐵棍,這麼近的看才感覺到小剛的肉棒真是大的驚人。我調整呼吸深吸一口氣慢慢的插了進去,我感覺到我的龜頭翻開媽媽柔嫩的陰唇,擠進媽媽濕滑的陰道,雞巴被媽媽柔軟溫熱的陰道內壁緊緊包裹向裡吮吸。這是我第一次插女人的逼,而且這個女人還是我媽媽,我忍不住一聲低吼在媽媽的小穴裡射精了。

我爽的緊抱著媽媽的腰身,雞巴邊射邊用力往裡擠,連睾丸都想塞進去,足足射了有二十秒,將我的童子精全都注入了媽媽子宮的最深處。媽媽只輕哼了幾聲,像是沒滿足,有點哀怨的看了我一眼,而小剛也看著我發笑。我尷尬的拔出雞巴退到一邊。

小剛嘿嘿一樂,對我說道:「來來來,讓乾爹教你怎麼幹你媽。」

媽媽臉一紅便被小剛俯身壓到床上。

小剛擡起媽媽的屁股雙手扶著媽媽的腰,將肉棒往回抽只將龜頭留在裡面,接著猛的一插到底,「啊!~~~~」媽媽給爽的大聲呻吟起來。小剛就用這個方法操的媽媽死去活來,不住呻吟。

「啊~~~~啊!!嗯嗯……好老公你好厲害呀,快把小騷貨給操死了,啊!啊啊!好哥哥,好爸爸……啊,用力~~~」

聽著媽媽竟然被小剛干的浪語連連,完全忽略了我。

我對小剛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啊啊!!!~~~~,嗯嗯,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騷女兒要丟給大雞巴爸爸了,啊啊啊,啊!!!!!~~~~~~~」媽媽銷魂的呻吟了一聲,全身僵直了有半分鐘後趴在床上嬌喘連連,嘴裡還不住的嬌聲道:「啊~~~~美死了,美死了。」

小剛得意的捏搓著媽媽的肥臀,對我說道:「厲害吧?」

我連連點頭。

過了一會兒,小剛又開始猛插媽媽的屁眼兒。

這次小剛先將媽媽的一條腿夾起,一隻手從下面探出狂捏媽媽的大奶子。就這樣猛幹了一會兒,又將媽媽翻過身來扶著媽媽的腰狂插。一會兒又將媽媽的一條腿扛在肩上抽插,一會兒又將媽媽側身並把雙腿緊閉大力操干屁股。媽媽直被玩的飄飄欲仙,哼哼唧唧的說話含糊不清。就這麼一會兒媽媽又被幹洩了兩次。

最後小剛拿了一個枕頭放在媽媽腰下,俯身向前,雙手撐床,像個高速打鑽機似的在媽媽的逼裡進進出出。媽媽被插的都有點神志不清,忘情的大聲喊著各種淫聲浪語。在不知狂插了幾百下之後他倆雙雙達到高潮。小剛射了快一分鐘,媽媽緊抱著小剛發不出一聲,似乎都有點痙攣。

當小剛拔出他的大肉棒時,只聽撲哧的一聲一股渾濁的液體從媽媽的屁眼和小穴裡順著枕頭緩緩流下。小剛將媽媽摟在懷裡坐在床上輕撫著媽媽的秀髮和背膀,媽媽嬌羞的將頭埋在小剛的懷裡,親吻著小剛寬廣的胸部,還失神的呢喃道:「你好壞~~」

小剛此時在我眼裡簡直是天神。

他已經將覺對的恐懼和崇拜深埋在我心裡,我甚至想對他頂禮膜拜。

在那之後小剛和媽媽便毫不避諱的在我面前調情做愛。做飯時小剛讓媽媽穿著光屁股圍裙,方便自己玩弄媽媽的白嫩肥臀,性起時便將媽媽按在竈台上操干。吃飯時媽媽便坐在小剛腿上,嘴對嘴的喂飯。睡覺時自然是媽媽伺候小剛洗臉洗腳然後上床獻身。而我則成了小剛的奴才,在小剛玩弄媽媽的時候為他端茶送水,他玩累了為他捶背捶腿,還有各種跑腿的雜活都落在我身上。我竟然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甚至有點喜悅。

小剛有時在乾媽媽的時候會站立著將媽媽抱起操干,然後讓我跪在地上舔他的雞巴和媽媽小穴的結合部,而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照做。把他伺候舒服了有時他就會讓我在他和媽媽做愛時摸摸媽媽的肥奶子大屁股,親親媽媽的小嘴。心情好時甚至會讓我插媽媽的小穴或屁眼,讓媽媽給我口交。每當這時候我便能興奮一整天,開開心心的給他使喚。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之後,爸爸突然打電話說要回來。在爸爸回來的前一天晚上,媽媽戀戀不捨的和小剛做了一個通宵。第二天中午爸爸回來後,媽媽對爸爸說話都沒什麼好氣。爸爸還以為是自己太久沒回來讓媽媽獨守空房,處處陪著笑臉陪著小心。我在旁邊看了暗暗發笑。

過了兩天爸爸發現媽媽吃飯沒什麼胃口嘔吐嚴重,去醫院一查,竟然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做完人流回來後爸爸臉色鐵青,支開媽媽問我這段時間有沒有男人來我們家媽媽是不是經常出去,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沒有,爸爸便沒再說什麼。後來我偷聽爸爸和媽媽做愛,爸爸似乎已經認定自己帶了綠帽子,可是苦無證據不好發作,只聽爸爸邊干邊說什麼:「逼他媽都給人幹鬆了,我操死你個騷貨。」

媽媽不甘示弱的頂道:「啊~~啊……嘻嘻~瞎說什麼呢,是你自己變小了~」

爸爸似乎還是迷戀著媽媽肥美的肉體也就打碎了牙往肚裡咽,決計不會和媽媽離婚,聽了媽媽的嘲諷惱羞成怒抱著媽媽大力狂操。可是因為年紀大了沒過多久便射了。媽媽慾求不滿的嘆了口氣。爸爸聽了也沒說什麼,拉上被子蒙頭大睡。那之後爸爸便很少出差,媽媽也不敢頂風作案和小剛幽會。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媽媽似乎沒能從爸爸那得到滿足,甚是想念小剛粗硬的雞巴,竟不知廉恥的要我給她打掩護去外面和小剛開房。我沒怎麼猶豫便答應了。到了週末我們騙爸爸說要出去購物,約了小剛到一家離家很遠的旅館裡開房。兩人似乎都是飢渴了很久,一進房間便激吻在一起,迫不及待的剝下對方的衣服,翻滾到床上瘋狂的纏綿。

兩人足足做了兩個小時才在我的催促提醒下戀戀不捨的分開。臨走前媽媽還為小剛口交了一炮。小剛坐在床沿舒舒服服的享受著媽媽跪在地上為他服務,還故意問媽媽:「怎樣?是你老公厲害還是我厲害?」

媽媽吐出他的雞巴嬌羞的說道:「當然是你厲害了,我老公哪裡比得上你。這一個月快給我憋瘋了~~」

「那看來你老公還得感謝我替他滿足他老婆了~」

「死樣~~」

這兩小時我就像空氣一樣站在一旁看著小剛肆意姦淫著媽媽,而我卻不知所措的呆在一旁。出了旅館後我們便在周圍的商店買了點東西回了家。爸爸雖有懷疑,但他絕沒有想到我會把媽媽帶去給人操,也就沒說什麼。

就這樣媽媽每隔七八天便會和我一起去跟小剛開房,這期間我也有了好幾次機會和媽媽做愛。因為我經常看小剛和媽媽做愛,學到不少東西,再加上已經逐漸熟練了,所以我已經能和媽媽做上很久,有一兩次還能把媽媽幹到高潮。

沒想過了一年後,小剛竟然轉學到了外地,搞的媽媽每天都魂不守舍。我意識到我有機會獨佔媽媽了。這之前雖然我有這種想法,也暗示過媽媽,但媽媽每次都不置可否,我也就一直沒和媽媽單獨做過愛。打定注意後我便找了一次機會乘著爸爸不在家時調戲媽媽。

那天是星期六上午,爸爸和客戶出去應酬,媽媽一個人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裝著若無其事的坐在媽媽右邊,媽媽只斜眼看了看我便繼續看電視。而我的眼睛卻盯著媽媽雪白肥嫩的大腿。因為是週末,媽媽今天只穿著一件齊逼的白色雕花吊帶睡裙,兩條美腿展露無遺,我看的直咽唾沫。

我提起膽子將左手輕放在媽媽的大腿上。媽媽只是微微一顫再沒其他反應,我便開始上下撫摸起來。媽媽的腿豐滿滑膩,我摸的越來越興奮,便又向媽媽靠進了些。左手轉而從背後輕摟著媽媽試探性的捏了一下媽媽的奶子。媽媽只輕哼了一下並沒有阻止。我心裡一喜將右手插進媽媽交叉的兩腿間。媽媽似乎被我挑逗起了情慾,識趣的分開了雙腿讓我的手進入她的私處。

當我隔著內褲碰觸到媽媽的蜜穴時,媽媽已經濕了。我兩手並用由慢到快的揉捏著媽媽的奶子和小穴,嘴也湊到媽媽的脖頸上親吻。媽媽雖然眼睛還看著電視,但她的眼神已經迷離。嘴上雖然沒出聲但呼吸已經很急促。媽媽已經被我調戲的發情了。

我見時機已到,便起身拉著媽媽往房間裡走,媽媽沒有一絲反抗的便隨我起身。我將媽媽拉到房裡甩到床上反手鎖上門後,便撲倒媽媽的身上,感受媽媽全身柔嫩有彈性的騷肉。我幾下除去我和媽媽的衣服,分開媽媽的雙腿,將雞巴對準我渴望已久的騷逼插了進去,媽媽終於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我開始學著小剛時快時慢,時深時淺的抽插著媽媽的肥逼,媽媽雖然刻意不發出聲音但還是忍不住時不時的低鳴著。看著我胯下嬌羞淫蕩的媽媽,我的獸慾被激發了。這一上午我連射了媽媽三次,兩次在逼裡,一次在屁眼裡。媽媽也高潮了四次,在床上嬌喘不已……  早上醒來,看著地上散落的內衣褲,胸罩,避孕套,電動肉棒,鐵鏈,潤滑油……才想起昨天爸爸出差了,我和我的母狗狂歡了一夜。我搞到她已經一年了。我一腳踢醒我身旁還在熟睡的裸女,讓她去做飯。

等吃完飯,我讓她畫上濃妝,下體穿上丁字褲豹紋齊逼短窄裙和黑絲,上身穿著情趣內衣,再披一件棕色毛絨大衣,腳上十二釐米的黑色細跟高跟鞋,打算帶去外面打野炮。

但等她打扮完我已忍不住,便讓她跪在地上然後我抓住她的雙手,將雞巴塞入她的嘴中大力抽插。看著眼前的豐滿多汁的美熟女小嘴被我塞滿發出嗚嗚的聲音,臉上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活的表情,想著一年前,再想想現在,人生真是難以預測。

至從那次在家上了她以後只要一有機會我便毫不客氣的操幹她,不管她願不願意,不爽的時候還會拳打腳踢。她被我打怕了,再加上把柄在我手上,她被激發出的強烈性慾也只能從我這裡得到滿足,對我不敢有絲毫忤逆。我也藉機開始調教她,買了各種性感內衣,情趣道具,鐵鏈,手銬等等。

到現在她已經成為了我的性奴,不敢對我有絲毫的抗拒,我也能日日夜夜肆意的操干玩弄她的肉體。每當我在外面被欺負後回來便會拿她發洩。在瘋狂的玩弄過她之後心情就會大好。她也曾兩次被我內射懷孕。我發覺那個男人曾對她做過的事情我都想對她做。

正在我舒爽的想要射精時,門鈴響了。

我一皺眉頭,將雞巴拔出,說道:「滾廁所去。」便去開了門。

見到門外這個人我先是一愣,然後不禁微微一笑。

今天有的玩了。

(完)

媽媽已經被扒下了內褲,小剛正扶著雞巴對準媽媽的小穴。我的腦袋裡一片空白,看著自己的媽媽被人騎在身下馬上要被插入,我真想衝進去打死小剛,但手腳卻不聽使喚,呆在原地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一切。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小剛已擺好了姿勢。只見他俯身向前,雞巴對準小穴,腰一沈,伴隨著媽媽的呻吟,雞巴沒入其中。我的心已經沈到了極點,感覺就要哭出來了。

我就這麼看著小剛在床上幹了我媽一個多小時,竟然連大氣都沒敢喘。突然小剛把雞巴深深埋入媽媽的逼裡,抱緊媽媽,發出一聲低吼,媽媽的雙手雙腿也緊緊夾著小剛寬廣的背,兩人保持了這個姿勢幾十秒才緩緩鬆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我攤在地上,往門口爬了出去,耳邊還不時傳來媽媽和小剛的笑聲。

我輕輕帶上門,坐在了門口的台階上,馬上又起身往上爬去,找了個能俯視家門口的地方跌坐下來,腦子一片混亂,到現在我還無法接收媽媽被小剛上了的事實。小剛是和我一個學校的同學,同年段不同班。

大概半個月前,我發現媽媽開始上網。我經常半夜起來還看到媽媽屋裡的燈亮著。我一直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有一天,我聽到小剛和我班上的同學聊天,說他最近搞了一個熟女,特騷,奶大水多,插著特爽,而且那熟女還有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一臉淫笑的說著他怎麼在網上認識的這女人,聊了幾天,第一次約出來就開房了……  我聽著聽著突然想起上個星期有一天媽媽打扮的很豔麗,穿著短裙黑絲襪出了門,等回來的時候黑絲不見了。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可沒多想。現在再想想媽媽最近的舉動,莫不是……我心裡一驚,不敢再多想。

晚上回家仔細觀察媽媽,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異常。但我還是懷疑,便開始監視媽媽,留心她的一舉一動。有一次我偷聽到她打電話,有說有笑,語氣不大正常,但聽不大清在說什麼,只聽到一句什麼星期天。

於是到了星期天我故意和媽媽說我去朋友家玩,要晚上才回來,媽媽答應了一聲叫我小心點便讓我出門了。我出門後就上了樓,監視著家門口。過了沒多久,我就看到小剛來敲門,媽媽開了門往周圍瞥了瞥便把他迎了進去。

我的心像被猛鎚了一下,透不過氣來,不敢貿然進去,在門口聽了一會兒沒什麼聲音,便小心的打開門,發現客廳裡沒人,媽媽臥室的門掩著,裡面傳出一聽就知道在幹什麼的聲音,我嚥了口唾沫,走近從門縫裡一看……  這下可怎麼辦,衝進去?那也奈何不了那小子,是媽媽自願的,鬧大了吃虧的還是我們。向爸爸揭發?那媽媽可就慘了,而且還是奈何不了那小子。忍著?明知道我媽媽被人壓在床上猛幹還要裝著什麼事都沒發生!?想著想著我頭都大了。

到最後便怪到媽媽頭上。這賤女人!我心想,不僅背著爸爸在外面偷人,居然還是我同學,以後被他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叫我在學校還怎麼擡得起頭做人?這騷逼,就應該被人向狗一樣的操!可她畢竟是我媽媽啊。讓我同學做了我乾爹我嚥不下這口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看到小剛從我家出去。我等了好一會兒才進去,看到媽媽在沙發上穿著睡裙翹著二郎腿在看電視,我心裡說不出的氣憤,媽媽見了我有些驚訝問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隨便應了一句,便匆匆回了房,媽媽嘀咕了一句:「這孩子。」看的出媽媽心情不錯,這就讓我更加不舒服。

經過了廁所時,我一愣,想到什麼,進去直奔放髒衣服的籃子裡翻,果然,看到一條媽媽剛換下的床單,上面濕漉漉的一大片,還有媽媽的白色小三角褲,手一摸,黏黏的……我沒怎麼想,便把它揣懷裡回了房手淫,腦子裡儘是今天下午看到的畫面。

此後我便沒有再逮到他們偷情,但只要爸爸出差,媽媽晚上就經常很晚回來。有幾次我半夜起來上廁所,正撞見媽媽回來,在昏暗的燈光下隱約看的出媽媽穿著很暴露,媽媽見了我有些緊張,問我怎麼還沒睡,隨便扯了幾句叫我快去睡,便匆匆回了房間。

在學校,我每次見到小剛都很緊張,生怕他知道我媽媽是誰。他和我打招呼我都覺得變扭。我現在似乎都不敢恨他,只盼他永遠都別知道,別把這件事捅出來我就謝天謝地了。過了一個月後,媽媽和他偷情的次數好像漸漸變少了。爸爸出差一個星期也沒見媽媽晚上出去,只是呆家裡看看電視。我暗自慶幸這事總算是過去了。

不久後學校開家長會,爸爸不在家只得媽媽去。因為開家長會學生不能進去,我便在教室外面隨便轉悠。過了半小時我不耐煩想回去,轉身瞥見教室外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媽媽,我正犯嘀咕呢,仔細一看另一人,我的心跳陡然加速,這不是小剛嗎?!我嚇的連忙坐在地上,生怕被他們看見。

怎麼會這樣……這下小剛不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嗎?!

我偷偷擡眼一看,教室外已經空無一人。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難道媽媽被小剛帶走了?不會不會,我媽再怎麼不像話也不能在這時候還和小剛做那事,而且看最近這情況應該已經分了。我心煩意亂,便去操場上散步。好不容易等到家長會結束,我跑回去看到媽媽正從教室裡出來,稍微放心下來。

等媽媽走到校門口,周圍沒什麼人時我才跑到媽媽身邊和媽媽打了聲招呼,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走著走著我鞋帶開了,便蹲下系好。等我擡頭一看,我心裡又是咯噔一聲。我這一擡頭眼睛正好看到媽媽的裙下,既然是真空的!這十有八九又是被小剛給……  回家的路上媽媽以為我擔心老師說了什麼,就笑著跟我說老師說我在班上表現的還不錯,我心不在焉的應著,媽媽沒發覺,一路上嘴都沒怎麼停。回到家爸爸已經回來了,見了媽媽便開始閒扯起來。媽媽很自然的和爸爸說著話,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我回了房,心裡特別煩躁,總是浮現出小剛和媽媽做愛的畫面。想著想著我不知不覺掏出了雞巴手淫,快感特別強烈。

第二天我到了學校便一直坐在班上不敢出去,生怕見著小剛。等到了第三節下課我尿急便匆匆去了趟廁所,沒想回來的時候正撞著小剛。小剛笑嘻嘻的和我打招呼,我嚇了一跳,隨便應了一聲便落荒而逃。

過了一星期,什麼事也沒發生,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一天晚上,我上完自習回到家,家裡空蕩蕩的,喊了一聲沒人答應。我心想爸爸又出差了,不知道媽媽去哪了。沒想過了一會兒,媽媽穿著睡裙披頭散髮的從臥房裡走了出來,臉上紅撲撲的,一隻手不安的擺弄著散亂的頭髮。

她和我打了聲招呼便問東問西,什麼學習幸苦了累不累要不要吃點心,邊說邊向我走來把我往廚房拉,走近了我才發現媽媽嘴角邊掛著點白色的液體。我正狐疑著和媽媽走向廚房,突然聽見背後有響聲,一回頭,心臟頓時狂跳起來,小剛正從媽媽臥室往外走。

媽媽好像也嚇著了,趕忙和我說:「這,這是我一朋友的孩子,來我們家玩兩天。」

「我和他認識。」小剛笑嘻嘻的說道。

「那真巧。不早了,趕快去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說著便招呼小剛去客房,讓我趕快去休息。

我不知怎麼的還真就上床了,心裡一片慌亂,什麼反抗也沒有。

大概到了一點多,突然隔壁傳來「咔咔」的響聲,不一會兒,聽到媽媽微弱的笑聲:「……啊啊~~嘻,討厭~你輕點,別把我兒子吵醒了~」接著便是此起彼伏的床的搖晃聲以及刺耳的笑聲,揮之不去的叫床聲。

而我的腦子裡竟不斷浮現出媽媽被小剛操干的畫面,想像小剛將媽媽摟在懷裡,肆意的揉搓著一對大奶子,聞著媽媽的體香,雞巴在媽媽的蜜穴裡抽插,而媽媽賣力的扭動著腰配合他的操干,嘴裡不斷發出愉悅銷魂的叫聲……我又忍不住掏出雞巴套弄起來。

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聲音才逐漸消失。估計這時小剛正用雞巴貼著媽媽的大屁股,雙手抱著媽媽的肥奶子美美的睡著呢。不知道摟著媽媽的胴體是個什麼感覺,媽媽的皮膚好像很好,那裡不知道緊不緊,插進去是個什麼感覺……就這樣,我一夜失眠。

第二天早晨吃早飯時,媽媽坐在小剛邊上,而我則坐在他們對面。他倆似乎聊的很開心,媽媽時不時還佯怒的把小手打在小剛身上,隨即又捂著嘴咯咯的嬌笑起來,好像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這幾天他們變的越來越親密,在我面前也毫不顧忌。我經常看到媽媽坐在小剛腿上看電視,小剛則一手摟著媽媽的腰,一手在媽媽的身上遊走。還有幾次大白天的我還在家小剛就把媽媽拉到房裡,半天才出來……  有一次,我和小剛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從廁所傳來媽媽的聲音:「小剛,來幫個忙,幫我洗洗頭。」

小剛聽了淫笑著起身往廁所走去,剛走兩步似乎想到了什麼,又折回來在媽媽的包裡翻什麼東西,不一會兒他從包裡拿出一個小袋,轉頭瞥見我,嬉皮笑臉的問我:「要不要跟我去看看?」邊說還邊把手上的東西在我面前晃了晃,也沒等我反應過來便自顧自的向廁所走去。

我一句話沒說,腦子裡卻又開始意淫那些不堪的畫面。

還有一次我去客房正撞見媽媽和小剛激吻,媽媽背對著我沒發覺,而小剛看到我了,不僅沒有絲毫緊張或躲避我的目光,反而臉上掛著得意洋洋的笑容看著我。親了一會兒,小剛將摟在媽媽腰背上的雙手移到媽媽被短窄裙包裹的渾圓挺翹的屁股上,彷彿是故意做給我看似的大力揉搓,看著媽媽被捏的變形的美臀,聽著媽媽愉悅的輕哼聲,我硬了。

媽媽的窄裙被從後面翻了上去,在黑色丁字褲的對比下,媽媽的屁股顯得更加肥大性感。只見小剛將手從後面伸進媽媽的丁字褲裡撫弄了一會兒,估計媽媽已經濕透了,他便脫下自己的褲子,一根粗硬的雞巴猛的彈了出來,媽媽竟忍不住用手在上面套弄起來。

小剛得意的笑了笑,一把將媽媽抱起,媽媽熟練的配合著,雙腳纏在小剛的腰上,雙手摟著小剛的頭,嘴裡飄出聲聲嬌喘。而小剛則一手攔著媽媽的腰,另一手扶著雞巴對準媽媽的小穴,準備要插媽媽了。

我見了下意識的悄悄退了出來,這一舉動我自己都難以理解。我將門掩著,從門縫裡偷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小剛的肉棒在媽媽的蜜穴裡大力抽插著。我就這樣聽著淫蕩的嬌叫聲,手上配合著小剛操乾媽媽的節奏擼著直到射精。每當這樣的時候我的心裡都會難以抑制的湧出強烈的羞辱感和快感。

小剛就這樣在我家住了快半個月,每天都盡情的享用媽媽的肉體,彷彿他才是這個家的主人。我竟也漸漸的接收了這個事實。每次偷窺到他操乾媽媽時,我竟會覺得理所應當,好像媽媽就應該在他的胯下呻吟。而每當這時候,我便會興奮到忍不住射精。

幾天之後,他主動找我說話,一開口便笑吟吟的對我說:「和你媽做愛真他媽爽啊。從沒見過這麼騷,這麼會弄的女人。」

我心中一顫,雖然他和媽媽的事對我們來說已是公開的秘密,但我們卻很有默契的不捅破這層窗戶紙,如今他竟然這麼直接的說了出來,令我一時語塞。

他見我沒反應,頓了一頓,突然神秘的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你想不想和你媽做愛啊?」

我大吃一驚,心臟狂跳,一時不知所措。

小剛進一步說道:「你媽媽的皮膚保養的真好啊,又白又嫩又滑又有彈性,那兩個大奶子,」他說著手裡做著捏搓的手勢,臉上儘是享受的表情,「還有她的小逼,嘿嘿,你爸爸看來有段時間沒光顧了,真是又緊水又多,插進去那叫一個爽,陰道拚命往裡吸,水不停的往外湧,抽插起來撲哧撲哧的響……」

我聽著聽著只覺口乾舌燥,張著嘴一個想字差點說了出來。

小剛接著說道:「你到底想是不想啊?我可告訴你,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啦。我最後問一次,想,還是不想?」

這次我沒有絲毫猶豫,頭可勁的點。

小剛笑著拍著我的肩說道:「這就對啦。本來嘛你想和你媽做愛你媽肯定是不同意的,但只要有我幫你,就一定能讓你操了你媽。」他頓了一頓,說道:「不過嘛,他可是我的女人,為什麼我要讓你上她?」

這時我已完全陷了進去,著急的說道:「求求你,幫幫我。」

「幫你是可以,不過嘛,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認我做你乾爹。」

其實我早已默認了這個事實,但那僅存的一點自尊心讓我不願意承認,可事到如今,再騙自己,再保留那一點自尊真的好累,「……乾爹……」我說完心裡竟然如釋重負。

「嘿嘿,好,乖兒子,我就讓你玩玩你媽。」

「謝謝,謝謝乾爹!」

到了中午,小剛又把媽媽拉進房裡,按照計劃他沒把門關緊,我躲在門外偷看著,看著他將媽媽背對著我臉朝下的摁到床上,看著他一件件的將媽媽剝光,看著他的雙手肆意的在媽媽身上揉搓。

看著他將雞巴插入媽媽的逼中盡情抽插,聽著媽媽愉悅的叫床聲,我終於在心裡大喊道:「我媽媽被人操了!我媽媽正被我的同學壓在床上狂操!我感覺好爽!!看著我媽被人操真是太爽了!!」

我的心裡突然變的很舒暢,隨之一股巨大的快感湧上心頭。這一個多月來,我在倫理道德,自尊心,自虐心,變態的快感中掙扎煎熬,現在我終於做出了決定,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

這時小剛變了個姿勢,自己靠坐在床頭,讓媽媽背靠著他,從後面抓住媽媽的雙手,雞巴插著媽媽的屁眼兒,抽插了一會兒便向我做暗號,我見了一推門就衝了進去。媽媽見了我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啊的輕哼了一聲,便閉上眼將頭轉向另一邊。

我反手關上了門上了床爬到媽媽面前,看著眼前這肥美的肉體,手忍不住伸向前去,擡頭看了一眼小剛,得到他的默許便鼓起勇氣一把抓了下去。當我觸碰到媽媽的肥乳時我和媽媽同時呻吟了一聲,我差點就射精了。我拚命將這股衝動忍了下去,手卻像被吸在那一對大肥奶子上似的不停的揉搓。

看著媽媽膩滑的粉頸,我一口親了下去,貪婪的吮吸,手也開始在媽媽的全身遊走起來。當摸到媽媽的密處時我的心又是一陣劇烈跳動。我翻開媽媽的陰唇,將兩根手指插進媽媽的逼裡攪動起來。我的嘴一接上媽媽的小嘴便興奮的壓了上去,盡情肆意的索取。在這強烈的快感下我的一絲緊張和不適感已經蕩然無存。

我急忙掏出我的雞吧對準媽媽的小穴,這時我瞥到媽媽的屁眼兒裡插著的那根又黑又粗的鐵棍,這麼近的看才感覺到小剛的肉棒真是大的驚人。我調整呼吸深吸一口氣慢慢的插了進去,我感覺到我的龜頭翻開媽媽柔嫩的陰唇,擠進媽媽濕滑的陰道,雞巴被媽媽柔軟溫熱的陰道內壁緊緊包裹向裡吮吸。這是我第一次插女人的逼,而且這個女人還是我媽媽,我忍不住一聲低吼在媽媽的小穴裡射精了。

我爽的緊抱著媽媽的腰身,雞巴邊射邊用力往裡擠,連睾丸都想塞進去,足足射了有二十秒,將我的童子精全都注入了媽媽子宮的最深處。媽媽只輕哼了幾聲,像是沒滿足,有點哀怨的看了我一眼,而小剛也看著我發笑。我尷尬的拔出雞巴退到一邊。

小剛嘿嘿一樂,對我說道:「來來來,讓乾爹教你怎麼幹你媽。」

媽媽臉一紅便被小剛俯身壓到床上。

小剛擡起媽媽的屁股雙手扶著媽媽的腰,將肉棒往回抽只將龜頭留在裡面,接著猛的一插到底,「啊!~~~~」媽媽給爽的大聲呻吟起來。小剛就用這個方法操的媽媽死去活來,不住呻吟。

「啊~~~~啊!!嗯嗯……好老公你好厲害呀,快把小騷貨給操死了,啊!啊啊!好哥哥,好爸爸……啊,用力~~~」

聽著媽媽竟然被小剛干的浪語連連,完全忽略了我。

我對小剛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啊啊!!!~~~~,嗯嗯,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騷女兒要丟給大雞巴爸爸了,啊啊啊,啊!!!!!~~~~~~~」媽媽銷魂的呻吟了一聲,全身僵直了有半分鐘後趴在床上嬌喘連連,嘴裡還不住的嬌聲道:「啊~~~~美死了,美死了。」

小剛得意的捏搓著媽媽的肥臀,對我說道:「厲害吧?」

我連連點頭。

過了一會兒,小剛又開始猛插媽媽的屁眼兒。

這次小剛先將媽媽的一條腿夾起,一隻手從下面探出狂捏媽媽的大奶子。就這樣猛幹了一會兒,又將媽媽翻過身來扶著媽媽的腰狂插。一會兒又將媽媽的一條腿扛在肩上抽插,一會兒又將媽媽側身並把雙腿緊閉大力操干屁股。媽媽直被玩的飄飄欲仙,哼哼唧唧的說話含糊不清。就這麼一會兒媽媽又被幹洩了兩次。

最後小剛拿了一個枕頭放在媽媽腰下,俯身向前,雙手撐床,像個高速打鑽機似的在媽媽的逼裡進進出出。媽媽被插的都有點神志不清,忘情的大聲喊著各種淫聲浪語。在不知狂插了幾百下之後他倆雙雙達到高潮。小剛射了快一分鐘,媽媽緊抱著小剛發不出一聲,似乎都有點痙攣。

當小剛拔出他的大肉棒時,只聽撲哧的一聲一股渾濁的液體從媽媽的屁眼和小穴裡順著枕頭緩緩流下。小剛將媽媽摟在懷裡坐在床上輕撫著媽媽的秀髮和背膀,媽媽嬌羞的將頭埋在小剛的懷裡,親吻著小剛寬廣的胸部,還失神的呢喃道:「你好壞~~」

小剛此時在我眼裡簡直是天神。

他已經將覺對的恐懼和崇拜深埋在我心裡,我甚至想對他頂禮膜拜。

在那之後小剛和媽媽便毫不避諱的在我面前調情做愛。做飯時小剛讓媽媽穿著光屁股圍裙,方便自己玩弄媽媽的白嫩肥臀,性起時便將媽媽按在竈台上操干。吃飯時媽媽便坐在小剛腿上,嘴對嘴的喂飯。睡覺時自然是媽媽伺候小剛洗臉洗腳然後上床獻身。而我則成了小剛的奴才,在小剛玩弄媽媽的時候為他端茶送水,他玩累了為他捶背捶腿,還有各種跑腿的雜活都落在我身上。我竟然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甚至有點喜悅。

小剛有時在乾媽媽的時候會站立著將媽媽抱起操干,然後讓我跪在地上舔他的雞巴和媽媽小穴的結合部,而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照做。把他伺候舒服了有時他就會讓我在他和媽媽做愛時摸摸媽媽的肥奶子大屁股,親親媽媽的小嘴。心情好時甚至會讓我插媽媽的小穴或屁眼,讓媽媽給我口交。每當這時候我便能興奮一整天,開開心心的給他使喚。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之後,爸爸突然打電話說要回來。在爸爸回來的前一天晚上,媽媽戀戀不捨的和小剛做了一個通宵。第二天中午爸爸回來後,媽媽對爸爸說話都沒什麼好氣。爸爸還以為是自己太久沒回來讓媽媽獨守空房,處處陪著笑臉陪著小心。我在旁邊看了暗暗發笑。

過了兩天爸爸發現媽媽吃飯沒什麼胃口嘔吐嚴重,去醫院一查,竟然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做完人流回來後爸爸臉色鐵青,支開媽媽問我這段時間有沒有男人來我們家媽媽是不是經常出去,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沒有,爸爸便沒再說什麼。後來我偷聽爸爸和媽媽做愛,爸爸似乎已經認定自己帶了綠帽子,可是苦無證據不好發作,只聽爸爸邊干邊說什麼:「逼他媽都給人幹鬆了,我操死你個騷貨。」

媽媽不甘示弱的頂道:「啊~~啊……嘻嘻~瞎說什麼呢,是你自己變小了~」

爸爸似乎還是迷戀著媽媽肥美的肉體也就打碎了牙往肚裡咽,決計不會和媽媽離婚,聽了媽媽的嘲諷惱羞成怒抱著媽媽大力狂操。可是因為年紀大了沒過多久便射了。媽媽慾求不滿的嘆了口氣。爸爸聽了也沒說什麼,拉上被子蒙頭大睡。那之後爸爸便很少出差,媽媽也不敢頂風作案和小剛幽會。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媽媽似乎沒能從爸爸那得到滿足,甚是想念小剛粗硬的雞巴,竟不知廉恥的要我給她打掩護去外面和小剛開房。我沒怎麼猶豫便答應了。到了週末我們騙爸爸說要出去購物,約了小剛到一家離家很遠的旅館裡開房。兩人似乎都是飢渴了很久,一進房間便激吻在一起,迫不及待的剝下對方的衣服,翻滾到床上瘋狂的纏綿。

兩人足足做了兩個小時才在我的催促提醒下戀戀不捨的分開。臨走前媽媽還為小剛口交了一炮。小剛坐在床沿舒舒服服的享受著媽媽跪在地上為他服務,還故意問媽媽:「怎樣?是你老公厲害還是我厲害?」

媽媽吐出他的雞巴嬌羞的說道:「當然是你厲害了,我老公哪裡比得上你。這一個月快給我憋瘋了~~」

「那看來你老公還得感謝我替他滿足他老婆了~」

「死樣~~」

這兩小時我就像空氣一樣站在一旁看著小剛肆意姦淫著媽媽,而我卻不知所措的呆在一旁。出了旅館後我們便在周圍的商店買了點東西回了家。爸爸雖有懷疑,但他絕沒有想到我會把媽媽帶去給人操,也就沒說什麼。

就這樣媽媽每隔七八天便會和我一起去跟小剛開房,這期間我也有了好幾次機會和媽媽做愛。因為我經常看小剛和媽媽做愛,學到不少東西,再加上已經逐漸熟練了,所以我已經能和媽媽做上很久,有一兩次還能把媽媽幹到高潮。

沒想過了一年後,小剛竟然轉學到了外地,搞的媽媽每天都魂不守舍。我意識到我有機會獨佔媽媽了。這之前雖然我有這種想法,也暗示過媽媽,但媽媽每次都不置可否,我也就一直沒和媽媽單獨做過愛。打定注意後我便找了一次機會乘著爸爸不在家時調戲媽媽。

那天是星期六上午,爸爸和客戶出去應酬,媽媽一個人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裝著若無其事的坐在媽媽右邊,媽媽只斜眼看了看我便繼續看電視。而我的眼睛卻盯著媽媽雪白肥嫩的大腿。因為是週末,媽媽今天只穿著一件齊逼的白色雕花吊帶睡裙,兩條美腿展露無遺,我看的直咽唾沫。

我提起膽子將左手輕放在媽媽的大腿上。媽媽只是微微一顫再沒其他反應,我便開始上下撫摸起來。媽媽的腿豐滿滑膩,我摸的越來越興奮,便又向媽媽靠進了些。左手轉而從背後輕摟著媽媽試探性的捏了一下媽媽的奶子。媽媽只輕哼了一下並沒有阻止。我心裡一喜將右手插進媽媽交叉的兩腿間。媽媽似乎被我挑逗起了情慾,識趣的分開了雙腿讓我的手進入她的私處。

當我隔著內褲碰觸到媽媽的蜜穴時,媽媽已經濕了。我兩手並用由慢到快的揉捏著媽媽的奶子和小穴,嘴也湊到媽媽的脖頸上親吻。媽媽雖然眼睛還看著電視,但她的眼神已經迷離。嘴上雖然沒出聲但呼吸已經很急促。媽媽已經被我調戲的發情了。

我見時機已到,便起身拉著媽媽往房間裡走,媽媽沒有一絲反抗的便隨我起身。我將媽媽拉到房裡甩到床上反手鎖上門後,便撲倒媽媽的身上,感受媽媽全身柔嫩有彈性的騷肉。我幾下除去我和媽媽的衣服,分開媽媽的雙腿,將雞巴對準我渴望已久的騷逼插了進去,媽媽終於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我開始學著小剛時快時慢,時深時淺的抽插著媽媽的肥逼,媽媽雖然刻意不發出聲音但還是忍不住時不時的低鳴著。看著我胯下嬌羞淫蕩的媽媽,我的獸慾被激發了。這一上午我連射了媽媽三次,兩次在逼裡,一次在屁眼裡。媽媽也高潮了四次,在床上嬌喘不已……  早上醒來,看著地上散落的內衣褲,胸罩,避孕套,電動肉棒,鐵鏈,潤滑油……才想起昨天爸爸出差了,我和我的母狗狂歡了一夜。我搞到她已經一年了。我一腳踢醒我身旁還在熟睡的裸女,讓她去做飯。

等吃完飯,我讓她畫上濃妝,下體穿上丁字褲豹紋齊逼短窄裙和黑絲,上身穿著情趣內衣,再披一件棕色毛絨大衣,腳上十二釐米的黑色細跟高跟鞋,打算帶去外面打野炮。

但等她打扮完我已忍不住,便讓她跪在地上然後我抓住她的雙手,將雞巴塞入她的嘴中大力抽插。看著眼前的豐滿多汁的美熟女小嘴被我塞滿發出嗚嗚的聲音,臉上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活的表情,想著一年前,再想想現在,人生真是難以預測。

至從那次在家上了她以後只要一有機會我便毫不客氣的操幹她,不管她願不願意,不爽的時候還會拳打腳踢。她被我打怕了,再加上把柄在我手上,她被激發出的強烈性慾也只能從我這裡得到滿足,對我不敢有絲毫忤逆。我也藉機開始調教她,買了各種性感內衣,情趣道具,鐵鏈,手銬等等。

到現在她已經成為了我的性奴,不敢對我有絲毫的抗拒,我也能日日夜夜肆意的操干玩弄她的肉體。每當我在外面被欺負後回來便會拿她發洩。在瘋狂的玩弄過她之後心情就會大好。她也曾兩次被我內射懷孕。我發覺那個男人曾對她做過的事情我都想對她做。

正在我舒爽的想要射精時,門鈴響了。

我一皺眉頭,將雞巴拔出,說道:「滾廁所去。」便去開了門。

見到門外這個人我先是一愣,然後不禁微微一笑。

今天有的玩了。

(完)

文章評價: (9 票, 平均: 3.78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我的媽媽白玉貞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玩火的故事
和網絡老公做愛
極品騷妻
騷人妻的特殊愛好
隨機文章: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車上的輪姦 人妻玩線上遊戲被誘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