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亞敏和丈夫在九七前結婚移民加拿大,初期他們和父母一起住,丈夫埋首工作,想把生意做好再往上爬,因此時常出差不在家,而亞敏卻是隨遇而安的人,沒工作也樂得閑置在家,公公婆婆見她這樣,便覺得她不幫丈夫,加上未有孩子,便以為她不能生而時有怨言,有時說她兩句,丈夫又不在家幫腔,亞敏便發小姐脾氣躲在房中整天不出來,亦因此沈迷了在互聯網玩線上遊戲。

大家都知很多遊戲附有交友和對話功能,例如打麻雀,就是可一邊打一邊談。四不認識的陌生人在電腦碰頭後,便像真的打麻雀聚在一起,而且通常一玩就是幾個小時,大家藉線上遊戲的「虛擬」相處,很快便熟稔起來,而亞敏對那班人的戒心亦不自覺地降低了,其中一個有心泡她的男人亞來,更是每天毫不間斷和亞敏同槕打麻雀。

亞來在現實生活是個淫棍,不是在泡女便是在和妓女混,但和亞敏在網上對話時卻裝得很有修養,不像一般在網絡泡妞的野男般輕浮,所以亞敏不但沒把他打入黑名單,還逐漸把他當成知己朋友,連家中和公公婆婆的不快,丈夫經常出差的寂寞也一一向他傾訴,心計厲害的亞來把聽到的全收在心�,算計怎樣把亞敏弄上手。

就這樣聊了一個多月,他們變得更熟悉了。亞來開始偶爾向亞敏發個擁抱的表情,亞敏亦回應一個親吻之類的,有時亞敏上網見不到亞來,也會牽掛對方去各遊戲室找尋,找到時會高興得送一串擁抱表情過去,時間長了,亞敏己把亞來作為感情空虛時的慰藉,越踩越深也不自覺。

亞敏的丈夫而專心工作又粗心,完全沒有覺察出亞敏有任何異樣,有時在家工作見到亞敏整天坐在電腦前也不在意,反而樂得有多些自己的私人空間去工作,連亞敏給網友泡上了也不知道。原本大家只在虛擬世界攪甚麼也沒有所謂,但亞來是看準了亞敏是本地人才泡她,為的是要能在現實生活中把她弄上牀。

也許合該有事,一天公公婆婆和亞敏又為家中瑣碎的小事吵起來,而亞敏的丈夫又出了差最快要幾天才回來,亞敏覺得移了民事事不如意,和公公婆婆住在一個屋檐下,不能按自己願望生活十分委屈,便又躲到房中哭了。

亞敏在房中本能的打開電腦,見到亞來便一古腦兒把發生的事告訴他,亞來知道機會終於來臨,馬上說動亞敏出去散散心,結果兩人便相約見面了。

倆人先在商場約定地點見了面,亞來見到亞敏的真人,直是喜出望外。這也難怪,因他以為只是胡亂泡了一個中年人妻,但站在面前卻只是一個三十也未到的大女孩。亞敏身型高挑,一頭及肩直髮,大大的眼睛和直直的鼻子,上圍不大,加上在緊身的短裙下有一雙四十多吋的長腿,緊身衣服充分展示她那混圓豐滿的屁股,十分性感。

「亞敏,妳好。妳眼紅紅的和一個男人一起給人看到不好,何不上我的車子四處跑跑,在車�說話又不怕給人聽到,好不好?」亞來打完招呼便遊說 亞敏到自己的車,表面為她設想,心底不外是把她從公眾地方帶走。

免費A片

亞來最喜歡泡人妻,但要一個剛見面的人妻馬上和你上酒店可不是容易的事,所以亞來多數是把她們引到車子�,到發生了關系才再帶到酒店玩。他攪車震攪多了,亦開始架輕就熟,那處有隱蔽的地方停車,甚麼時候不會碰上其他人,也知得一清二楚。

亞敏心中感激亞來心細如麈,對他又多一分好感,少一分戒心。亞敏亦自知是人妻身分,給熟人看到和一個陌生男人一起難免招人誤會,看他有幾分帥氣,也不像個壞人,便由他輕扶著腰帶到停車場,登上他的四驅車。亞來的四驅車波棍是在駕駛盤上,前排坐椅是 板凳式可坐三人,中間沒有阻隔,亞敏不想坐在遠遠的一旁,便選擇坐在正中。

亞來剛開車,亞敏便己忍不住把所有不快全告訴他。亞來明白亞敏要的只是個聽眾,可不是真的想要他的意見,便一面駕車,一面有技巧地支唔以對,間中還提些問題等亞敏回應,其實是想拖延時間,好把車子駛向無人的郊外。

「走了這麼久,把車停下休息一下好嗎?」終於到了目的地,亞來才突然開口打斷了亞敏。這時亞敏才發覺車子已停在一個無人的小路盡頭,前面向著一個不知名的湖泊。

「我們在這裡坐一下繼續談,等一會可看到日落,很美的。」亞來為免亞敏懷疑,早預備了一個借口穩住她,但他心中等的不是曰落的美景,而是之後的黑夜。

亞敏丈夫己不知多久沒有陪她享受這種浪漫的時光了,今天的不如意加上寂寞無依的感覺一下子襲來,鼻子忽然有點發酸,眼角亦微微濕潤了。

亞來一直偷偷的看著亞敏,現在見她想哭,馬上伸手過去把她摟住,同時柔聲在她耳畔安慰著他。亞來在網上一直對亞敏表現得很紳士,從沒有飛禽大咬,令亞敏很放心,亦是她這畤時任由亞來摟著也不抗拒的原因。

「公公婆婆老是欺負我,我們又沒有能力買房子搬出去,該愛護我的丈夫又時常不在身邊⋯⋯」亞敏越說越感觸,眼中終於現了一滴眼淚。

「別哭,妳這樣我心痛的。」亞來溫柔地對亞敏說著,把她摟得更緊,還用嘴印上她的面頰,把她的涙水吻走。

亞敏雖然喜歡被寵,但這樣任由一個素昧平生的男人吻在面上始終不妥,便把手按在亞來的嘴上,算是阻止他。

亞來明白在這時定要令亞敏覺得被尊重,便在她的手背吻了一下,同時把摟住她肩膀的手放鬆,亞敏感到他沒有強行抱住自己,登時放心了,反而沒有縮開,還向他懷裡靠。

就是這樣,亞敏在車�默默無言的讓一個陌生的男人擁著,坐在車裡等太陽下山。 坐了一會,車內的沈默令亞敏覺得有點尷尬,便別個頭望向亞來逗他說話。

「妳真美!」亞來見她望過來,便馬上溫柔的說。

「你逗人的。」亞敏結婚以後己很久沒有聴過男人這樣贊美了,只覺心跳得很厲害,羞澀令她本能的垂下了頭。

亞來用手把亞敏面頰擡高,把頭攏過去,嘴巴試探的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 不⋯⋯」亞敏口中發出像徵式的抗議,心房撲撲亂跳,合上雙眼望也不敢望。

「亞敏,我好喜歡妳。」亞來見亞敏沒有認真的拒絕,便用力把她拉過來變成仰臥在他大腿上,輕輕撥弄她的秀髮。亞敏仍不知該怎樣反應,亞來己把嘴唇直接印上她的唇上。

「 唔 ⋯⋯ 不⋯⋯ 唔⋯⋯」亞敏給亞來吻得渾身暈乎乎的,仰起頭把嘴迎上亞來伸進她口中攪弄的舌頭。亞敏的丁香小舌給亞來吸啜著,心中突然冒起一股渴求,而腿間亦濕潤起來,逐漸放棄了扺抗,還把雙臂勾在亞來的頸項。

亞來知道這個寂寞的少婦逐漸動情了,吻得更急,在亞敏喘不過氣的時候,右手偷偷摸向亞敏的胸部,雖然隔著連身裙,但仍覺觸手軟綿綿的很有手感。

「噢!別⋯別這樣⋯⋯」亞敏的丈夫己幾個月沒有碰她,這一摸令她如受電擊,馬上全身發軟,連伸去捉住亞來的手也顯得軟弱無力。

亞來就這樣循序漸進的,把手從亞敏連身裙袖口伸了進去,在乳房旁滑溜的皮膚上來回撫摸。跟著亞來把亞敏裙子上擺扯低,熟練的指頭伸到後邊解開乳罩的扣子,把一雙小白兔釋放出來。

「不可以⋯⋯我有老公的」亞敏畢竟是良家婦女,摟摟吻吻和把身體暴露在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面前是兩碼子的事,少婦的矜持令她本能的用手掩住那雙嬌小玲瓏的乳房。

「別怕,我不會太過份的⋯⋯」亞來一面說一面拉開亞敏的手,以快打慢用嘴吻上她的乳頭。

「啊⋯⋯」亞敏的乳頭給亞來又吸又啜又用舌尖逗弄,只掙紮了一會,便情不自禁的開始呻吟起來,雙腿和柳腰亦同時不安的扭動著。

「 別擔心,我只是想令妳舒服⋯⋯」亞來說罷一隻手便從裙下摸到亞敏兩腿之間,觸手之處濕答答的,心想這個女人今晚是屬於他的了。
亞敏雖已情慾高漲,但女性保護自己的本能仍令她把雙腿合起來,把亞來的手夾得緊緊的,不讓他再進一步。

亞來可沒有停止的意思,嘴吧繼續含弄亞敏因性奮而發硬的乳頭,手指同時隔著內褲薄薄的布料細膩地不斷撫摸。他的動作不是很大,但由於他懂得巧妙的控制摩擦的力度,亞敏便被他逗得不停喘著大氣,快感逐漸亞敏放棄了反抗,還自然地放鬆了她的雙腿。

亞來的手感到亞敏雙腿放開了,便扯下她那濕透了的內褲,手指借她愛液作潤滑,快速的抵住她私處在磨。可能是憋了太久沒有做,亞敏給亞來手指插了進去,便覺得馬上要爽到,便不顧羞恥的弓著身把下體迎向亞來的手,同時雙手抱著他靠在自己胸前的頭叫了起來。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不出亞敏表面正經八百,玩起來卻騷浪得很。

亞敏爽完了一次,擁著亞來喘息著,直到平復下來,才發覺就在自己沈醉在肉體的甜蜜感覺時,太陽己悄悄的下山,車外漆黑一片,甚麼也看不到。這時亞來隨手按了一個鍵,座位的椅背便慢慢調低放平。亞來開四驅車就是貪車內空間比較大,而當椅背完全放下來之後,更像是床一樣。而算起來在這「床」上失身給他的人妻己不下十多人。

倆人在朦朧夜色下躺在一起相視一笑,亞來把沾滿了愛液的指頭給亞敏看,她難為情的用手捉住它。亞來隨手把她的手拉到自己隆高的褲襠上,見亞敏沒有縮手的意思,便把她的手留在那裡,再次把玩亞敏的乳房。

亞來不停撫摸著亞敏美麗白皙的乳房,令她有一種強烈想和人親近的感覺。一個發育成熟的身體一定有正常的慾求,亞敏平日沒有想它,也不覺甚麼,但今晩壓抑著的慾念給亞來挑起,一切便像缺堤一樣不受控了。

「嗯⋯⋯」這樣實在太羞恥了,亞敏的聲音低得連自己也差點聽不到。亞敏的小手按在亞來又大又硬的肉棒上,不但感到它的熱力,還覺得它像在一跳一跳的,呼喚她把它解放出來。

「讓我好好的愛妳一次吧!」亞來見時機成熟,口�裝模作樣的問,但心�其實早有答案。他飛快把衣服脫掉,跟著便爬到亞敏身上。

「不可以這樣!」亞敏身為別人妻子,本能令她用雙手掩著腿間,拒絕這第一次見面男人的入侵。

「亞敏,我真的喜歡妳。」亞來繼續滿口甜言蜜語,乘亞敏仍在猶豫,己分開她一雙長腿,把她的短裙拉起壓在她的身上。他的肉棒頂向亞敏的腿間,龜頭一碰上她的手,亞敏便嚇得馬上縮開,亞來抓住機會把龜頭抵住她的小穴摩擦了一會,逗得她更想要時便把身體向下沈,把肉棒頂進她濕潤的愛穴中。

「噢!不要,這樣會有孩子的!」結婚多年亞敏一直和丈夫用避孕套避孕,現在感到小穴給亞來沒有戴套的龜頭撐開,他的肉棒正一分一寸滑進去,便想用手推開他。

「放心吧,我能控制自己的,只要在射之前抽出來便沒有問題了。」

其實亞來車裹早預備有避孕套,但部署了這麼久才能得到這尤物,自然不想有任何阻隔,便使計騙她了。

亞來不管亞敏口中喃喃抗議,用手摟著她的腰使她沒法縮䦕,一豉作氣用力把肉捧挺進去,直到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時才停止。

「呀!漲死了!」亞敏終於在情迷意亂下失守,久無訪客的小穴一時塞得滿滿的,自然十分受用,雙手自然的扣上了亞來的頸項。亞來先是由得肉棒插在亞敏體內不動,見她不再抗拒,便開始抽送起來。

「噢!噢!」陣陣快感從身下傳來,亞敏的頭向後仰著,半閉一雙妙目,咬著嘴唇吐出陣陣暢美的呻吟。

「呀⋯⋯」亞敏第一次在車上做愛,又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可說是又害怕又刺激,加上和丈夫己很久沒做,亞來只是抽送了一會,她又爽到了一次,當那暢美的感覺來時,她情不自禁的用雙手緊緊抓著亞來的背,同時不斷的吻他。

亞來見這美艷的人妻被自己幹得完全放棄了矜持,也是異常刺激,抽送得更加賣力,連車子也隨著他的抽插震動起來。

「呀! 噢! 噢! 噢! 噢!噢!」亞敏被亞來幹得欲仙欲死,隨著高潮一個接一個襲來不顧羞恥的浪叫,和平時端莊賢淑的她判若兩人。

「噢,我忍不住了⋯⋯」亞來說完便加速抽動了幾下,然後用盡全力把肉棒深深埋在亞敏體內,把精液一古腦兒射了進去。

「啊!」亞敏被亞來的龜頭頂到自己的花蕊,馬上全身一陣抽搐,小穴自然地吸啜起來,把亞來滾燙的精液吸進了子宮,和他同時爽到了。

當一切結束,亞來擁著亞敏,由得肉棒泡在她的小穴中,一隻手仍握著她豐滿乳房在把玩著。亞敏感到小腹中暖暖的,突然感到一種強大的恐懼感向她襲來。

「 你說好不射進去的!」亞敏坐直身子,喘息著說。

「妳放心,我會珍惜妳的。」亞來繼續用甜言蜜語穩住亞敏,但心�明白她有丈夫家庭,就是弄大了肚子也總不會要和他結婚。

「我不想談了,送我回家吧!」亞敏推開亞來,踉蹌的裹好衣服,心�不停問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自己為甚麼竟然出軌了?

兩人一路無言,直到車子到了亞敏家外,已是翌晨一時多。

「我到了。」 亞敏說完便跑了下車,在關上車門的剎那,聽到那亞來說:「我會找你的。」

亞敏心�像一陣寒風吹過,只覺渾身一抖,匆匆頭也不回的跑回屋子裹。
亞來送了亞敏回家,坐在車�從後面看著她走回到屋中,一面欣賞亞敏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面在洋洋自得,興幸自己一擊得手,幹到這麼正點的人妻。

回想亞敏剛才在車�羞赧的在口中不斷說不,但敏感的身體在他的手下卻無力推拒,最後還是半推半就便給他佔有了,而令他最興奮的,當然是能有沒戴套射了進去,看到亞敏這麼容易任人擺佈,完全不董得保護自己,可知她出來玩的經驗一定不多。

亞來想到這裡,褲襠又隆了起來。他心思一轉,便拿起電話匆匆用短訉打了「想妳」兩個字,發送到亞敏的手機。亞來在網上漁翁撒網的泡人妻,本來就打算不顧好醜都騙上床,玩完便一走了之,但今次幸運地給他泡上了幼嫩的亞敏,當然是打算纏住不放了。

亞敏在差不多翌晨一時才回到家,當她用鎖匙想開門時,發覺大門被反鎖了,只有硬著頭皮按門鈴。等了一會公公才下來開門,他不滿地瞪了她一眼,口中還不耐煩地喃喃在罵,說搞麼這晚才回家。

亞敏心虛低頭不答話,只是匆匆跑上房間把自己關在�面。幸好她住的是套房,有自己的浴室在房中,可躲起來慢慢清理亞來留在自己身上的穢跡,不怕被公公婆婆發覺。

亞敏走到浴室,把身上的短裙脫下,看看鏡子才發現自己一頭亂髮,乳罩的扣子只扣了一半,一邊的吊帶還跌了下來,而最羞人的卻是剛脫下來的內褲,因為上面佈滿了自己出軌的証據。

亞敏把內褲拿在手上,望著腿間掩住私密之處的一片小布,只見上面給倒流出來的精液濕透了,隱隱傳出一股羊騷味,底部卻己開始乾涸,變成硬硬的乾漬。她打開洗面盤的水龍頭,把內褲用力在水流下搓洗,就像是想把發生過的一切完全洗掉。

「為什麼我不能堅決拒絕他,還讓他射了進去?弄出人命怎麼辦?」亞敏想起剛才一切,一張粉臉馬上漲紅了。想不到原本只是隨便找個伴出去散心,竟變成了在車中偷情,而且還是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

說起來這也不全是亞敏的錯,因為她在精神和肉體上都得不到滿足。亞敏丈夫經常不在身邊,就是在家也因工作忙碌而對她不操心不著緊,亞來在網路世界對她的𨶹注與細心,令她重拾以前戀愛的感覺,在心理上早令她對這男人有了好感,同時亦放低了戒心。

加上亞敏和丈夫在性生活亦乏善可陳,有時一個月都不做一次,而且就算是做愛,都要忍住不能太激烈, 怕太吵驚動一起住的老人家,所以她一直是不自覺地壓抑著自己的需要,所以才這麼容易給亞來乘虛而入。

亞敏洗好了內褲掛好,默默走進浴缸中,打開花灑沐浴,洗了良久心情才平靜一點,沐浴完換上睡裙便走回睡房之中。當她正想上床,便見到手機有一個短訉,拿起一看,竟然是亞來,內容只有簡單的兩個字:「想妳!」

短短的片言隻字雖然說不上很甜蜜,但仍然能在亞敏心內挑起一陣溫馨的感覺,亦同時令她擔心起來,因為剛才讓亞來送回家時給他知道了自己的地址,要是他纏上門怎麼辦?

亞敏心情本己平靜下來,一看到這短訉又心如鹿撞,惴惴不安。她拿著手機,很快的打了「我也想你。」,但心念一轉變,還是把它刪除,不敢回覆。

她感到愧對丈夫,但亦怪自己意志薄弱,在這件事發生之前,亞敏還視這場婚姻為雞肋,但現在她只想怎麼也沒發生,不要毀了她的婚姻。亞敏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隔了很久才能成眠。

第二天亞敏丈夫回來了,她表面若無其事,但心�上卻不好受,因心中充滿了罪咎感。那晚二人同床,亞敏對丈夫百般溫柔,還主動挑逗,可能算是一種補償。但當亞敏讓壓在身上一進一出時,感覺總是像差了甚麼的,沒有昨天和亞來在車中的激情⋯⋯

亞敏一想到昨天,突然覺得下體分泌越來越多,內心出現了一種以前未感受過的渴求。亞敏閉上一雙妙目,雙手抱住了身上的丈夫,把他當成了亞來,曲起雙腿纏著他的腰。

當亞敏的柳腰向上一弓時,丈夫的肉棒突然觸到她體內某條令人興奮的神經,一陣銷魂的感覺從下面散向全身,令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啊⋯⋯呀!」亞敏的叫聲十分銷魂,手腳緊緊的纏著丈夫的身體。

「 不要吵!給爸媽聽到不好意思。」亞敏丈夫一聽見她叫,立即皺眉頭要她不要吵,同時又把持不住,棄甲洩了。

亞敏咬著嘴唇,忍住不再做聲,但爽到時的銷魂感覺,可需要叫出來才可以令她抑鬱的胸口舒暢一點,難道這也是淫蕩的表現嗎?

「每次都是這樣。」亞敏心想,這麼一忍,令她的性趣登時冷卻下來。丈夫每次做愛時不讓她呻吟呼叫,弄得她即使爽到上天也跌回谷底。

亞敏一下子覺得很委屈,眼淚一下子沖出了眼眶,倦怠的躺在床上,由得丈夫自己去清潔。

粗心的丈夫完事後自己走進了浴室,留下全身赤裸的亞敏一般個躺在床上,也沒留意到她的不滿。他是老實人,床上經驗自然差,要做愛時只是抱一下吻一下, 沒有更多前戲,跟著便自己戴上避孕套便爬上來,而且總是標準男上女下的動作,亞敏有時能爽到,有時就像今晚一樣,但為怕丈夫自尊心受傷,亞敏即使爽不到還會偽裝達到高潮。

亞敏以前沒有比較,覺得一切都是一個妻子應份的,也沒有甚麽不滿,但昨天嚐過亞來的手段,才知道做愛能這樣激情。亞敏一想到自己怎樣給亞來弄得高潮疊起,又開始心癢難搔,愛穴又開始泛濫了。

亞敏回頭看了看關上的浴室門,心想丈夫一時三刻不會出來,便伸手到腿間,模仿亞來昨天摸她的動作,第一次嚐試自己取悅自己。

「噢!亞來!」亞敏幻想著亞來的手在自己腿間,一面自己用手指摩擦著,已舒服得忘我的輕輕嗚叫。

不消多久,亞敏便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快感襲向全身,只見她秀眉緊皺,咬著下唇,全身抽緊,跟著併起雙腿弓著身,便爽了一次!

「呀!」亞敏想叫,但只能別過頭咬著枕頭的一角,掩住她的叫聲!

亞敏赤裸的身體在床上抽搐著,口中喘著大氣,隔了好一會才能平靜下來。亞敏雖然是第一次自慰,但感覺好好,特別是幻想對手不是丈夫,令她特別興奮,也不知只是背住丈夫偷吃令她更有感覺吧,還是她而有點喜歡上亞來了。
亞敏到第二天早上醒來,發覺自己身無寸褸,想必是自己用手完成了丈夫未能完成的使命,在一陣甜蜜舒暢的快感中倦極睡了。而丈夫該在沐浴後見她睡了沒驚動她,由得她自己去睡,在大清旱又留下她自己出外去工作了 。

「唔,又是得自己一個,悶死了。」亞敏想到這�,原本打算起來又躺下去了。

亞敏在床上胡思亂想,很自然又想起亞來,可能同丈夫一起一段時間了,大家從開初的激情變成平淡,加上丈夫本來就不是那些在床上很有情趣的人,一和每天在女人堆打混的亞來比較,當然是慘敗了。

可能是因為結了婚後丈夫以外第一個男人,亞來在亞敏的內心佔了一個微妙的地位,亦因此她明知不對,但昨晚在自慰時仍不期然的想著他。

亞敏回憶到和亞來在車�做的一切,感覺到一種很久沒有的興奮,令她十分回味。亞敏想箸想著,逐漸覺得乳房漲漲的,連乳頭也微微凸起,而腿間也濕潤起來。

「討厭!幹甚麼老是想那個?」亞敏心想。正當亞敏本能的伸手到腿間,想滿足內心那癢癢的慾念,她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誰呀?」亞敏不耐煩的拿起手機。

「亞敏,是我呀。」話筒傳來亞來的聲音。

「 你找我做甚麼?我丈夫回來了,給他聽到就麻煩了。」亞敏說。

「我很想妳。可不可出來?」亞來說。口中說想念,只不是過貪圖亞敏的肉體罷了。

「不可以,那天的事是不應發生的,我不可再做對不起丈夫的事。」亞敏說。

「不應發生就不會發生了。自從那晚我不停在想妳。不用怕,我會小心不讓妳丈夫知道的。」 亞來繼續說。

「不可以,真的不出來了。」亞敏說。

「我真的喜歡妳,就算是最後一次,給我永遠的回憶吧,過了今天,我答應以後不再找妳!」亞來仍不放棄。

好女怕郎纏,亞敏最後還是不敵亞來的花言巧語,答應最後一次去見他,而一見面,當然又出事了。

因為怕遇到熟人,亞來的車在街角接亞敏,待她一上了車便直駛到他的家中。車子停好在門前,亞敏想到將要發生的事,心房不受控的撲撲亂跳,一臉嬌羞無限,呆呆坐在車中。

亞來看到亞敏嫣紅的面頰,加上笫一次在車中誘姦她時見過她的反應,心想這乖乖的人妻本身都一定很想要,今天帶她回家只要弄得她舒服,這美人是怎也跑不掉的。

亞來知道良家人妻是難免有些忸怩,便下車跑過去為亞敏打開車門,牽著她柔若無骨的玉手把她帶到房子�。

「有沒有想我?」到了家中,亞來立即熱情的擁著亞敏,同時在她耳畔柔情的說。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我?」 亞敏昨晚一面想他一面自慰,當然不好意思說出來,便反過來問他了。

「想!想死了!」亞來想也不想,一臉誠懇的答。這些謊話他己不知向多少女生說過,自然熟能生巧了。

女人就是要聽這些,亞來見亞敏半閉一雙妙目並放軟了身體,便低頭把嘴印上她的唇上吻起來,兩人的舌尖纏繞了好一會,才開始往她的眼皮、臉頰和脖子進攻。

亞來的手當然沒有閒著,在舌頭舔到亞敏脖子時己隔著衣服揉捏她的雙峰,畢竟大家有過前科,亞敏也沒有反抗,任由他把玩那雙軟軟的肉團。

「唔!噢!」亞敏的一雙乳房在亞來的玩弄下,
全身都燥熱起來,口中開始斷斷續續的發出呻吟,而身體亦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

「 喔,好熱,別弄了,這樣人家會濕的⋯⋯」亞敏終於忍不住柔聲的說,與其說是埋怨,說明白還不是開始忍不住,但礙於矜持作出的暗示吧了。

亞敏本以為亞來聽到會馬上把她帶到睡房,但十分有經驗的亞來,明白對付良家人妻的最好方法就是吊她的胃口,弄得她迫不急待時,便能徹底毀掉她的尊嚴,到時想怎麼玩也可以了。

亞來把亞敏的身體轉過去,改為從後面擁著她,用力將她的襯衫扯開,再把她無肩帶的胸罩拉下,左手再度把玩她的乳房,右手卻伸到了裙下隔著內褲去撫摸她已是一片汪洋的私密花園。

「果然很濕⋯⋯」

亞來在亞敏耳畔說,說完再輕輕在她耳邊吹氣,弄得她雙腿馬上一軟,私處便壓在亞來的手上,可愛的粉臉瞬時變得更紅了。

亞來的手指在亞敏內褲邊緣用力一扯,薄薄的布料馬上分開,跌到她的足踝。想不到亞來的前戲是那麼獸性,那麼直接。

「你在做甚麼?」亞敏從未試過這樣粗魯的對待,先是楞了一下,但還是由得他了。

「不要內褲啦,反正穿上裙子看不到的!」亞來一面說,一面已把手指插到亞敏滑不溜手的小穴。

「噢!輕一點!」突然給亞來的手指刺進,亞敏感到有點痛,便低聲抗議。

亞來一面溫柔地吻著亞敏,一面把手指在她裡面輕輕抽動,亞敏的愛液不斷地溢出,濕潤了整隻手指,亞來知道亞敏的身體已經準備好了,便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 唔⋯⋯唔⋯⋯唔⋯⋯」早已春情蕩漾的亞敏,要塞給亞來這樣挖弄,立即開始呻吟起來,自然不再管被撕破的內褲了。

隨著亞來手指一進一出的抽動,亞敏身下越來越熱,她扭動著身子,同時別個頭來回應著亞來的吻,雙腿拼緊哆嗦著,她知道只消多一點點刺激,她便可爽到了。

就在這時亞來不進反退,突然抽出了手指,只在亞敏的洞口輕揉。

「亞來,我⋯⋯我好難受⋯⋯」 下面的空虛 ,令亞敏感到十分煩躁,本能的曲著腿扭動身體,把私處壓向亞來的手。

「為什麼難受?妳老公回來沒有上妳啊?」亞來問亞敏,手指仍然只在她的私處外圍摩挲,弄得亞敏越來越癢。

「為什麼問這個?」 亞敏心想,羞愧地咬著唇不語。

「快老實告訴我。」亞來見到亞敏不答,把手指在她的陰核週遭打了一個轉,然後再問。

「喔!你壞死了!告訴你吧,有啦。」亞敏的慾火老是得不到舒緩,心�越來越急,只好老實答了。

「做了幾次?」亞來再問。

「
一次。」亞敏嬌羞地答。

「做了為什麼又要?和他沒有爽到?」亞來又問。

「沒有⋯⋯ 不,不知道啦!」亞敏一臉忸怩羞澀,想答又不好意思。

「想要麼?」亞來的手繼續著撫弄亞敏的下體,在她耳畔說。

「好難受⋯⋯想⋯⋯想要⋯⋯給我吧!」這時亞敏一臉紅霞,媚眼如絲,終於忍不住開口要了。說真,一個動了情女人,下面還插著男人的指頭,還能怎麼樣?

亞來見這單純的人妻終於給他逗到熬不住慾火的煎熬而弄拋開矜持了,便把食指一伸,直插亞敏的小穴深處,同時大拇指在她敏感的陰核輕揉,弄得亞敏馬上
低呼一聲,一陣酥麻酣暢的感覺散向全身,跟著便叫了出來。

「噢呀!」亞來的手指感到亞敏的小穴抽搐了幾下,全身不斷顫抖,同時大口大口的喘氣,便知道她爽到了。

「 噢! 噢!你⋯⋯停一下⋯⋯噢! 喔!呀!」亞來知道在高潮後的女人身體最敏感,不但沒停下來給亞敏休息,反而加速挖弄,亞敏敏感的肉洞給熟練的手法弄得接連爽了幾次,終於雙腳一軟,跪倒在地上。

「壞蛋,想弄死我啊?」亞敏喘著大氣,別個頭瞪大眼睛望著亞來,身體仍不自覺在抖動。

亞來跪倒在亞敏身後把她扯過來,左手熟練地從腋下伸過去揉捏她的乳房,左手沿著她的小腹摸下去,直到她濕得一塌糊塗的洞口。

「想要嗎?」亞來明知故問。

「嗯⋯⋯」亞敏感到亞來那灼熱堅硬的肉棒抵住自己的屁股,便把下體擡高,把愛穴貼過去。

亞來知道亞敏想他就這樣挺進去佔有她,但他卻故意退後一點,只讓龜頭蠱惑的在她小穴外徘徊,雙手握住她的乳房,手指撥弄她一雙翹起的乳頭,還把頭伸到她的後頸和耳朵又吻又咬。

「怎樣,想要嗎?」亞來又一次在亞敏耳畔問。

「你⋯⋯快⋯⋯要急死我啊?」亞敏在這三面夾攻的侵襲下,下面變得更濕更熱,己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終於轉身把亞來推倒在地毯上,甪手扶正他的肉棒自己騎了上去。

「啊⋯⋯」亞來的肉棒一滑進來,空虛的小穴馬上塞得漲漲的,亞敏隨即前後幌動她的屁股,同時忘情的浪叫起來。

亞來心裡暗暗得意,憋屈了這麼久終於把這個正經的良家挑逗到她完全失控了。其實亞來咬緊牙關在亞敏門外徘徊也不好受,現在肉棒終於埋在她溫暖濕潤的小穴裡,自然忍不住用力上下挺動起來。

「噢⋯⋯對了⋯⋯啊⋯⋯啊⋯⋯大力⋯⋯呀⋯⋯來⋯⋯來了⋯⋯ 嗯 ⋯⋯ 呀! 呀! 呀! 呀! 呀! 呀!」亞敏平日在家憋住不敢叫出來,現在可沒有顧忌的大哼大叫,竟有一種異常的刺激,令高潮來得更猛更烈。

「 你好壞⋯⋯弄到人家好舒服⋯⋯」亞敏眼神渙散,用柔若無骨的雙手抱住亞來的頭,彎身把嬌嫩欲滴紅唇印上亞來的嘴巴,柔情萬種的說。

到了這時,亞來知道己完全征服了這人妻,便不再忍著,自己尋求發洩了。他由得肉棒埋在亞敏裡面,把她一拉倒再翻身壓在她身上,然後大力抽送起來,而亞敏在他一輪猛烈攻勢之下,不消一會兒淫浪的嗓音又再度響起。

「啊⋯⋯ 噢……呀…… 好深啊…… 嗚…… 噢……插死我了⋯⋯ 啊 …… 呀! 呀! 呀! 呀!」亞來故意把肉棒全根抽出,然後用盡全力全根插到底,亞敏馬上便被幹得氣喘籲籲,自動左右張開雙腳,雙手同時胡亂在他的臂膀和背脊刮抓。

「噢!來了!又 來了! 呀! 呀!」亞敏雙手緊緊抱住亞來的頸子,弓起下身雙腳纏著亞來的腰,亞來見到馬上用盡全力一抽一捅,然後把肉棒深深埋在亞敏體內,一古腦兒把精液全灌進她的子宮。

兩人這樣擁抱了好一陣子,亞來才起來。

「今晚留下來陪我?」亞來在亞敏耳畔說,說完便印上她的小嘴。

「不可以⋯⋯老公回來了⋯⋯下次吧。」亞敏溫柔得像一只小貓的說,亞來心�知道,這不是最後一次,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亞敏和丈夫在九七前結婚移民加拿大,初期他們和父母一起住,丈夫埋首工作,想把生意做好再往上爬,因此時常出差不在家,而亞敏卻是隨遇而安的人,沒工作也樂得閑置在家,公公婆婆見她這樣,便覺得她不幫丈夫,加上未有孩子,便以為她不能生而時有怨言,有時說她兩句,丈夫又不在家幫腔,亞敏便發小姐脾氣躲在房中整天不出來,亦因此沈迷了在互聯網玩線上遊戲。

大家都知很多遊戲附有交友和對話功能,例如打麻雀,就是可一邊打一邊談。四不認識的陌生人在電腦碰頭後,便像真的打麻雀聚在一起,而且通常一玩就是幾個小時,大家藉線上遊戲的「虛擬」相處,很快便熟稔起來,而亞敏對那班人的戒心亦不自覺地降低了,其中一個有心泡她的男人亞來,更是每天毫不間斷和亞敏同槕打麻雀。

亞來在現實生活是個淫棍,不是在泡女便是在和妓女混,但和亞敏在網上對話時卻裝得很有修養,不像一般在網絡泡妞的野男般輕浮,所以亞敏不但沒把他打入黑名單,還逐漸把他當成知己朋友,連家中和公公婆婆的不快,丈夫經常出差的寂寞也一一向他傾訴,心計厲害的亞來把聽到的全收在心�,算計怎樣把亞敏弄上手。

就這樣聊了一個多月,他們變得更熟悉了。亞來開始偶爾向亞敏發個擁抱的表情,亞敏亦回應一個親吻之類的,有時亞敏上網見不到亞來,也會牽掛對方去各遊戲室找尋,找到時會高興得送一串擁抱表情過去,時間長了,亞敏己把亞來作為感情空虛時的慰藉,越踩越深也不自覺。

亞敏的丈夫而專心工作又粗心,完全沒有覺察出亞敏有任何異樣,有時在家工作見到亞敏整天坐在電腦前也不在意,反而樂得有多些自己的私人空間去工作,連亞敏給網友泡上了也不知道。原本大家只在虛擬世界攪甚麼也沒有所謂,但亞來是看準了亞敏是本地人才泡她,為的是要能在現實生活中把她弄上牀。

也許合該有事,一天公公婆婆和亞敏又為家中瑣碎的小事吵起來,而亞敏的丈夫又出了差最快要幾天才回來,亞敏覺得移了民事事不如意,和公公婆婆住在一個屋檐下,不能按自己願望生活十分委屈,便又躲到房中哭了。

亞敏在房中本能的打開電腦,見到亞來便一古腦兒把發生的事告訴他,亞來知道機會終於來臨,馬上說動亞敏出去散散心,結果兩人便相約見面了。

倆人先在商場約定地點見了面,亞來見到亞敏的真人,直是喜出望外。這也難怪,因他以為只是胡亂泡了一個中年人妻,但站在面前卻只是一個三十也未到的大女孩。亞敏身型高挑,一頭及肩直髮,大大的眼睛和直直的鼻子,上圍不大,加上在緊身的短裙下有一雙四十多吋的長腿,緊身衣服充分展示她那混圓豐滿的屁股,十分性感。

「亞敏,妳好。妳眼紅紅的和一個男人一起給人看到不好,何不上我的車子四處跑跑,在車�說話又不怕給人聽到,好不好?」亞來打完招呼便遊說 亞敏到自己的車,表面為她設想,心底不外是把她從公眾地方帶走。

亞來最喜歡泡人妻,但要一個剛見面的人妻馬上和你上酒店可不是容易的事,所以亞來多數是把她們引到車子�,到發生了關系才再帶到酒店玩。他攪車震攪多了,亦開始架輕就熟,那處有隱蔽的地方停車,甚麼時候不會碰上其他人,也知得一清二楚。

亞敏心中感激亞來心細如麈,對他又多一分好感,少一分戒心。亞敏亦自知是人妻身分,給熟人看到和一個陌生男人一起難免招人誤會,看他有幾分帥氣,也不像個壞人,便由他輕扶著腰帶到停車場,登上他的四驅車。亞來的四驅車波棍是在駕駛盤上,前排坐椅是 板凳式可坐三人,中間沒有阻隔,亞敏不想坐在遠遠的一旁,便選擇坐在正中。

亞來剛開車,亞敏便己忍不住把所有不快全告訴他。亞來明白亞敏要的只是個聽眾,可不是真的想要他的意見,便一面駕車,一面有技巧地支唔以對,間中還提些問題等亞敏回應,其實是想拖延時間,好把車子駛向無人的郊外。

「走了這麼久,把車停下休息一下好嗎?」終於到了目的地,亞來才突然開口打斷了亞敏。這時亞敏才發覺車子已停在一個無人的小路盡頭,前面向著一個不知名的湖泊。

「我們在這裡坐一下繼續談,等一會可看到日落,很美的。」亞來為免亞敏懷疑,早預備了一個借口穩住她,但他心中等的不是曰落的美景,而是之後的黑夜。

亞敏丈夫己不知多久沒有陪她享受這種浪漫的時光了,今天的不如意加上寂寞無依的感覺一下子襲來,鼻子忽然有點發酸,眼角亦微微濕潤了。

亞來一直偷偷的看著亞敏,現在見她想哭,馬上伸手過去把她摟住,同時柔聲在她耳畔安慰著他。亞來在網上一直對亞敏表現得很紳士,從沒有飛禽大咬,令亞敏很放心,亦是她這畤時任由亞來摟著也不抗拒的原因。

「公公婆婆老是欺負我,我們又沒有能力買房子搬出去,該愛護我的丈夫又時常不在身邊⋯⋯」亞敏越說越感觸,眼中終於現了一滴眼淚。

「別哭,妳這樣我心痛的。」亞來溫柔地對亞敏說著,把她摟得更緊,還用嘴印上她的面頰,把她的涙水吻走。

亞敏雖然喜歡被寵,但這樣任由一個素昧平生的男人吻在面上始終不妥,便把手按在亞來的嘴上,算是阻止他。

亞來明白在這時定要令亞敏覺得被尊重,便在她的手背吻了一下,同時把摟住她肩膀的手放鬆,亞敏感到他沒有強行抱住自己,登時放心了,反而沒有縮開,還向他懷裡靠。

就是這樣,亞敏在車�默默無言的讓一個陌生的男人擁著,坐在車裡等太陽下山。 坐了一會,車內的沈默令亞敏覺得有點尷尬,便別個頭望向亞來逗他說話。

「妳真美!」亞來見她望過來,便馬上溫柔的說。

「你逗人的。」亞敏結婚以後己很久沒有聴過男人這樣贊美了,只覺心跳得很厲害,羞澀令她本能的垂下了頭。

亞來用手把亞敏面頰擡高,把頭攏過去,嘴巴試探的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 不⋯⋯」亞敏口中發出像徵式的抗議,心房撲撲亂跳,合上雙眼望也不敢望。

「亞敏,我好喜歡妳。」亞來見亞敏沒有認真的拒絕,便用力把她拉過來變成仰臥在他大腿上,輕輕撥弄她的秀髮。亞敏仍不知該怎樣反應,亞來己把嘴唇直接印上她的唇上。

「 唔 ⋯⋯ 不⋯⋯ 唔⋯⋯」亞敏給亞來吻得渾身暈乎乎的,仰起頭把嘴迎上亞來伸進她口中攪弄的舌頭。亞敏的丁香小舌給亞來吸啜著,心中突然冒起一股渴求,而腿間亦濕潤起來,逐漸放棄了扺抗,還把雙臂勾在亞來的頸項。

亞來知道這個寂寞的少婦逐漸動情了,吻得更急,在亞敏喘不過氣的時候,右手偷偷摸向亞敏的胸部,雖然隔著連身裙,但仍覺觸手軟綿綿的很有手感。

「噢!別⋯別這樣⋯⋯」亞敏的丈夫己幾個月沒有碰她,這一摸令她如受電擊,馬上全身發軟,連伸去捉住亞來的手也顯得軟弱無力。

亞來就這樣循序漸進的,把手從亞敏連身裙袖口伸了進去,在乳房旁滑溜的皮膚上來回撫摸。跟著亞來把亞敏裙子上擺扯低,熟練的指頭伸到後邊解開乳罩的扣子,把一雙小白兔釋放出來。

「不可以⋯⋯我有老公的」亞敏畢竟是良家婦女,摟摟吻吻和把身體暴露在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面前是兩碼子的事,少婦的矜持令她本能的用手掩住那雙嬌小玲瓏的乳房。

「別怕,我不會太過份的⋯⋯」亞來一面說一面拉開亞敏的手,以快打慢用嘴吻上她的乳頭。

「啊⋯⋯」亞敏的乳頭給亞來又吸又啜又用舌尖逗弄,只掙紮了一會,便情不自禁的開始呻吟起來,雙腿和柳腰亦同時不安的扭動著。

「 別擔心,我只是想令妳舒服⋯⋯」亞來說罷一隻手便從裙下摸到亞敏兩腿之間,觸手之處濕答答的,心想這個女人今晚是屬於他的了。
亞敏雖已情慾高漲,但女性保護自己的本能仍令她把雙腿合起來,把亞來的手夾得緊緊的,不讓他再進一步。

亞來可沒有停止的意思,嘴吧繼續含弄亞敏因性奮而發硬的乳頭,手指同時隔著內褲薄薄的布料細膩地不斷撫摸。他的動作不是很大,但由於他懂得巧妙的控制摩擦的力度,亞敏便被他逗得不停喘著大氣,快感逐漸亞敏放棄了反抗,還自然地放鬆了她的雙腿。

亞來的手感到亞敏雙腿放開了,便扯下她那濕透了的內褲,手指借她愛液作潤滑,快速的抵住她私處在磨。可能是憋了太久沒有做,亞敏給亞來手指插了進去,便覺得馬上要爽到,便不顧羞恥的弓著身把下體迎向亞來的手,同時雙手抱著他靠在自己胸前的頭叫了起來。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不出亞敏表面正經八百,玩起來卻騷浪得很。

亞敏爽完了一次,擁著亞來喘息著,直到平復下來,才發覺就在自己沈醉在肉體的甜蜜感覺時,太陽己悄悄的下山,車外漆黑一片,甚麼也看不到。這時亞來隨手按了一個鍵,座位的椅背便慢慢調低放平。亞來開四驅車就是貪車內空間比較大,而當椅背完全放下來之後,更像是床一樣。而算起來在這「床」上失身給他的人妻己不下十多人。

倆人在朦朧夜色下躺在一起相視一笑,亞來把沾滿了愛液的指頭給亞敏看,她難為情的用手捉住它。亞來隨手把她的手拉到自己隆高的褲襠上,見亞敏沒有縮手的意思,便把她的手留在那裡,再次把玩亞敏的乳房。

亞來不停撫摸著亞敏美麗白皙的乳房,令她有一種強烈想和人親近的感覺。一個發育成熟的身體一定有正常的慾求,亞敏平日沒有想它,也不覺甚麼,但今晩壓抑著的慾念給亞來挑起,一切便像缺堤一樣不受控了。

「嗯⋯⋯」這樣實在太羞恥了,亞敏的聲音低得連自己也差點聽不到。亞敏的小手按在亞來又大又硬的肉棒上,不但感到它的熱力,還覺得它像在一跳一跳的,呼喚她把它解放出來。

「讓我好好的愛妳一次吧!」亞來見時機成熟,口�裝模作樣的問,但心�其實早有答案。他飛快把衣服脫掉,跟著便爬到亞敏身上。

「不可以這樣!」亞敏身為別人妻子,本能令她用雙手掩著腿間,拒絕這第一次見面男人的入侵。

「亞敏,我真的喜歡妳。」亞來繼續滿口甜言蜜語,乘亞敏仍在猶豫,己分開她一雙長腿,把她的短裙拉起壓在她的身上。他的肉棒頂向亞敏的腿間,龜頭一碰上她的手,亞敏便嚇得馬上縮開,亞來抓住機會把龜頭抵住她的小穴摩擦了一會,逗得她更想要時便把身體向下沈,把肉棒頂進她濕潤的愛穴中。

「噢!不要,這樣會有孩子的!」結婚多年亞敏一直和丈夫用避孕套避孕,現在感到小穴給亞來沒有戴套的龜頭撐開,他的肉棒正一分一寸滑進去,便想用手推開他。

「放心吧,我能控制自己的,只要在射之前抽出來便沒有問題了。」

其實亞來車裹早預備有避孕套,但部署了這麼久才能得到這尤物,自然不想有任何阻隔,便使計騙她了。

亞來不管亞敏口中喃喃抗議,用手摟著她的腰使她沒法縮䦕,一豉作氣用力把肉捧挺進去,直到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時才停止。

「呀!漲死了!」亞敏終於在情迷意亂下失守,久無訪客的小穴一時塞得滿滿的,自然十分受用,雙手自然的扣上了亞來的頸項。亞來先是由得肉棒插在亞敏體內不動,見她不再抗拒,便開始抽送起來。

「噢!噢!」陣陣快感從身下傳來,亞敏的頭向後仰著,半閉一雙妙目,咬著嘴唇吐出陣陣暢美的呻吟。

「呀⋯⋯」亞敏第一次在車上做愛,又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可說是又害怕又刺激,加上和丈夫己很久沒做,亞來只是抽送了一會,她又爽到了一次,當那暢美的感覺來時,她情不自禁的用雙手緊緊抓著亞來的背,同時不斷的吻他。

亞來見這美艷的人妻被自己幹得完全放棄了矜持,也是異常刺激,抽送得更加賣力,連車子也隨著他的抽插震動起來。

「呀! 噢! 噢! 噢! 噢!噢!」亞敏被亞來幹得欲仙欲死,隨著高潮一個接一個襲來不顧羞恥的浪叫,和平時端莊賢淑的她判若兩人。

「噢,我忍不住了⋯⋯」亞來說完便加速抽動了幾下,然後用盡全力把肉棒深深埋在亞敏體內,把精液一古腦兒射了進去。

「啊!」亞敏被亞來的龜頭頂到自己的花蕊,馬上全身一陣抽搐,小穴自然地吸啜起來,把亞來滾燙的精液吸進了子宮,和他同時爽到了。

當一切結束,亞來擁著亞敏,由得肉棒泡在她的小穴中,一隻手仍握著她豐滿乳房在把玩著。亞敏感到小腹中暖暖的,突然感到一種強大的恐懼感向她襲來。

「 你說好不射進去的!」亞敏坐直身子,喘息著說。

「妳放心,我會珍惜妳的。」亞來繼續用甜言蜜語穩住亞敏,但心�明白她有丈夫家庭,就是弄大了肚子也總不會要和他結婚。

「我不想談了,送我回家吧!」亞敏推開亞來,踉蹌的裹好衣服,心�不停問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自己為甚麼竟然出軌了?

兩人一路無言,直到車子到了亞敏家外,已是翌晨一時多。

「我到了。」 亞敏說完便跑了下車,在關上車門的剎那,聽到那亞來說:「我會找你的。」

亞敏心�像一陣寒風吹過,只覺渾身一抖,匆匆頭也不回的跑回屋子裹。
亞來送了亞敏回家,坐在車�從後面看著她走回到屋中,一面欣賞亞敏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面在洋洋自得,興幸自己一擊得手,幹到這麼正點的人妻。

回想亞敏剛才在車�羞赧的在口中不斷說不,但敏感的身體在他的手下卻無力推拒,最後還是半推半就便給他佔有了,而令他最興奮的,當然是能有沒戴套射了進去,看到亞敏這麼容易任人擺佈,完全不董得保護自己,可知她出來玩的經驗一定不多。

亞來想到這裡,褲襠又隆了起來。他心思一轉,便拿起電話匆匆用短訉打了「想妳」兩個字,發送到亞敏的手機。亞來在網上漁翁撒網的泡人妻,本來就打算不顧好醜都騙上床,玩完便一走了之,但今次幸運地給他泡上了幼嫩的亞敏,當然是打算纏住不放了。

亞敏在差不多翌晨一時才回到家,當她用鎖匙想開門時,發覺大門被反鎖了,只有硬著頭皮按門鈴。等了一會公公才下來開門,他不滿地瞪了她一眼,口中還不耐煩地喃喃在罵,說搞麼這晚才回家。

亞敏心虛低頭不答話,只是匆匆跑上房間把自己關在�面。幸好她住的是套房,有自己的浴室在房中,可躲起來慢慢清理亞來留在自己身上的穢跡,不怕被公公婆婆發覺。

亞敏走到浴室,把身上的短裙脫下,看看鏡子才發現自己一頭亂髮,乳罩的扣子只扣了一半,一邊的吊帶還跌了下來,而最羞人的卻是剛脫下來的內褲,因為上面佈滿了自己出軌的証據。

亞敏把內褲拿在手上,望著腿間掩住私密之處的一片小布,只見上面給倒流出來的精液濕透了,隱隱傳出一股羊騷味,底部卻己開始乾涸,變成硬硬的乾漬。她打開洗面盤的水龍頭,把內褲用力在水流下搓洗,就像是想把發生過的一切完全洗掉。

「為什麼我不能堅決拒絕他,還讓他射了進去?弄出人命怎麼辦?」亞敏想起剛才一切,一張粉臉馬上漲紅了。想不到原本只是隨便找個伴出去散心,竟變成了在車中偷情,而且還是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

說起來這也不全是亞敏的錯,因為她在精神和肉體上都得不到滿足。亞敏丈夫經常不在身邊,就是在家也因工作忙碌而對她不操心不著緊,亞來在網路世界對她的𨶹注與細心,令她重拾以前戀愛的感覺,在心理上早令她對這男人有了好感,同時亦放低了戒心。

加上亞敏和丈夫在性生活亦乏善可陳,有時一個月都不做一次,而且就算是做愛,都要忍住不能太激烈, 怕太吵驚動一起住的老人家,所以她一直是不自覺地壓抑著自己的需要,所以才這麼容易給亞來乘虛而入。

亞敏洗好了內褲掛好,默默走進浴缸中,打開花灑沐浴,洗了良久心情才平靜一點,沐浴完換上睡裙便走回睡房之中。當她正想上床,便見到手機有一個短訉,拿起一看,竟然是亞來,內容只有簡單的兩個字:「想妳!」

短短的片言隻字雖然說不上很甜蜜,但仍然能在亞敏心內挑起一陣溫馨的感覺,亦同時令她擔心起來,因為剛才讓亞來送回家時給他知道了自己的地址,要是他纏上門怎麼辦?

亞敏心情本己平靜下來,一看到這短訉又心如鹿撞,惴惴不安。她拿著手機,很快的打了「我也想你。」,但心念一轉變,還是把它刪除,不敢回覆。

她感到愧對丈夫,但亦怪自己意志薄弱,在這件事發生之前,亞敏還視這場婚姻為雞肋,但現在她只想怎麼也沒發生,不要毀了她的婚姻。亞敏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隔了很久才能成眠。

第二天亞敏丈夫回來了,她表面若無其事,但心�上卻不好受,因心中充滿了罪咎感。那晚二人同床,亞敏對丈夫百般溫柔,還主動挑逗,可能算是一種補償。但當亞敏讓壓在身上一進一出時,感覺總是像差了甚麼的,沒有昨天和亞來在車中的激情⋯⋯

亞敏一想到昨天,突然覺得下體分泌越來越多,內心出現了一種以前未感受過的渴求。亞敏閉上一雙妙目,雙手抱住了身上的丈夫,把他當成了亞來,曲起雙腿纏著他的腰。

當亞敏的柳腰向上一弓時,丈夫的肉棒突然觸到她體內某條令人興奮的神經,一陣銷魂的感覺從下面散向全身,令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啊⋯⋯呀!」亞敏的叫聲十分銷魂,手腳緊緊的纏著丈夫的身體。

「 不要吵!給爸媽聽到不好意思。」亞敏丈夫一聽見她叫,立即皺眉頭要她不要吵,同時又把持不住,棄甲洩了。

亞敏咬著嘴唇,忍住不再做聲,但爽到時的銷魂感覺,可需要叫出來才可以令她抑鬱的胸口舒暢一點,難道這也是淫蕩的表現嗎?

「每次都是這樣。」亞敏心想,這麼一忍,令她的性趣登時冷卻下來。丈夫每次做愛時不讓她呻吟呼叫,弄得她即使爽到上天也跌回谷底。

亞敏一下子覺得很委屈,眼淚一下子沖出了眼眶,倦怠的躺在床上,由得丈夫自己去清潔。

粗心的丈夫完事後自己走進了浴室,留下全身赤裸的亞敏一般個躺在床上,也沒留意到她的不滿。他是老實人,床上經驗自然差,要做愛時只是抱一下吻一下, 沒有更多前戲,跟著便自己戴上避孕套便爬上來,而且總是標準男上女下的動作,亞敏有時能爽到,有時就像今晚一樣,但為怕丈夫自尊心受傷,亞敏即使爽不到還會偽裝達到高潮。

亞敏以前沒有比較,覺得一切都是一個妻子應份的,也沒有甚麽不滿,但昨天嚐過亞來的手段,才知道做愛能這樣激情。亞敏一想到自己怎樣給亞來弄得高潮疊起,又開始心癢難搔,愛穴又開始泛濫了。

亞敏回頭看了看關上的浴室門,心想丈夫一時三刻不會出來,便伸手到腿間,模仿亞來昨天摸她的動作,第一次嚐試自己取悅自己。

「噢!亞來!」亞敏幻想著亞來的手在自己腿間,一面自己用手指摩擦著,已舒服得忘我的輕輕嗚叫。

不消多久,亞敏便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快感襲向全身,只見她秀眉緊皺,咬著下唇,全身抽緊,跟著併起雙腿弓著身,便爽了一次!

「呀!」亞敏想叫,但只能別過頭咬著枕頭的一角,掩住她的叫聲!

亞敏赤裸的身體在床上抽搐著,口中喘著大氣,隔了好一會才能平靜下來。亞敏雖然是第一次自慰,但感覺好好,特別是幻想對手不是丈夫,令她特別興奮,也不知只是背住丈夫偷吃令她更有感覺吧,還是她而有點喜歡上亞來了。
亞敏到第二天早上醒來,發覺自己身無寸褸,想必是自己用手完成了丈夫未能完成的使命,在一陣甜蜜舒暢的快感中倦極睡了。而丈夫該在沐浴後見她睡了沒驚動她,由得她自己去睡,在大清旱又留下她自己出外去工作了 。

「唔,又是得自己一個,悶死了。」亞敏想到這�,原本打算起來又躺下去了。

亞敏在床上胡思亂想,很自然又想起亞來,可能同丈夫一起一段時間了,大家從開初的激情變成平淡,加上丈夫本來就不是那些在床上很有情趣的人,一和每天在女人堆打混的亞來比較,當然是慘敗了。

可能是因為結了婚後丈夫以外第一個男人,亞來在亞敏的內心佔了一個微妙的地位,亦因此她明知不對,但昨晚在自慰時仍不期然的想著他。

亞敏回憶到和亞來在車�做的一切,感覺到一種很久沒有的興奮,令她十分回味。亞敏想箸想著,逐漸覺得乳房漲漲的,連乳頭也微微凸起,而腿間也濕潤起來。

「討厭!幹甚麼老是想那個?」亞敏心想。正當亞敏本能的伸手到腿間,想滿足內心那癢癢的慾念,她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誰呀?」亞敏不耐煩的拿起手機。

「亞敏,是我呀。」話筒傳來亞來的聲音。

「 你找我做甚麼?我丈夫回來了,給他聽到就麻煩了。」亞敏說。

「我很想妳。可不可出來?」亞來說。口中說想念,只不是過貪圖亞敏的肉體罷了。

「不可以,那天的事是不應發生的,我不可再做對不起丈夫的事。」亞敏說。

「不應發生就不會發生了。自從那晚我不停在想妳。不用怕,我會小心不讓妳丈夫知道的。」 亞來繼續說。

「不可以,真的不出來了。」亞敏說。

「我真的喜歡妳,就算是最後一次,給我永遠的回憶吧,過了今天,我答應以後不再找妳!」亞來仍不放棄。

好女怕郎纏,亞敏最後還是不敵亞來的花言巧語,答應最後一次去見他,而一見面,當然又出事了。

因為怕遇到熟人,亞來的車在街角接亞敏,待她一上了車便直駛到他的家中。車子停好在門前,亞敏想到將要發生的事,心房不受控的撲撲亂跳,一臉嬌羞無限,呆呆坐在車中。

亞來看到亞敏嫣紅的面頰,加上笫一次在車中誘姦她時見過她的反應,心想這乖乖的人妻本身都一定很想要,今天帶她回家只要弄得她舒服,這美人是怎也跑不掉的。

亞來知道良家人妻是難免有些忸怩,便下車跑過去為亞敏打開車門,牽著她柔若無骨的玉手把她帶到房子�。

「有沒有想我?」到了家中,亞來立即熱情的擁著亞敏,同時在她耳畔柔情的說。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我?」 亞敏昨晚一面想他一面自慰,當然不好意思說出來,便反過來問他了。

「想!想死了!」亞來想也不想,一臉誠懇的答。這些謊話他己不知向多少女生說過,自然熟能生巧了。

女人就是要聽這些,亞來見亞敏半閉一雙妙目並放軟了身體,便低頭把嘴印上她的唇上吻起來,兩人的舌尖纏繞了好一會,才開始往她的眼皮、臉頰和脖子進攻。

亞來的手當然沒有閒著,在舌頭舔到亞敏脖子時己隔著衣服揉捏她的雙峰,畢竟大家有過前科,亞敏也沒有反抗,任由他把玩那雙軟軟的肉團。

「唔!噢!」亞敏的一雙乳房在亞來的玩弄下,
全身都燥熱起來,口中開始斷斷續續的發出呻吟,而身體亦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

「 喔,好熱,別弄了,這樣人家會濕的⋯⋯」亞敏終於忍不住柔聲的說,與其說是埋怨,說明白還不是開始忍不住,但礙於矜持作出的暗示吧了。

亞敏本以為亞來聽到會馬上把她帶到睡房,但十分有經驗的亞來,明白對付良家人妻的最好方法就是吊她的胃口,弄得她迫不急待時,便能徹底毀掉她的尊嚴,到時想怎麼玩也可以了。

亞來把亞敏的身體轉過去,改為從後面擁著她,用力將她的襯衫扯開,再把她無肩帶的胸罩拉下,左手再度把玩她的乳房,右手卻伸到了裙下隔著內褲去撫摸她已是一片汪洋的私密花園。

「果然很濕⋯⋯」

亞來在亞敏耳畔說,說完再輕輕在她耳邊吹氣,弄得她雙腿馬上一軟,私處便壓在亞來的手上,可愛的粉臉瞬時變得更紅了。

亞來的手指在亞敏內褲邊緣用力一扯,薄薄的布料馬上分開,跌到她的足踝。想不到亞來的前戲是那麼獸性,那麼直接。

「你在做甚麼?」亞敏從未試過這樣粗魯的對待,先是楞了一下,但還是由得他了。

「不要內褲啦,反正穿上裙子看不到的!」亞來一面說,一面已把手指插到亞敏滑不溜手的小穴。

「噢!輕一點!」突然給亞來的手指刺進,亞敏感到有點痛,便低聲抗議。

亞來一面溫柔地吻著亞敏,一面把手指在她裡面輕輕抽動,亞敏的愛液不斷地溢出,濕潤了整隻手指,亞來知道亞敏的身體已經準備好了,便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 唔⋯⋯唔⋯⋯唔⋯⋯」早已春情蕩漾的亞敏,要塞給亞來這樣挖弄,立即開始呻吟起來,自然不再管被撕破的內褲了。

隨著亞來手指一進一出的抽動,亞敏身下越來越熱,她扭動著身子,同時別個頭來回應著亞來的吻,雙腿拼緊哆嗦著,她知道只消多一點點刺激,她便可爽到了。

就在這時亞來不進反退,突然抽出了手指,只在亞敏的洞口輕揉。

「亞來,我⋯⋯我好難受⋯⋯」 下面的空虛 ,令亞敏感到十分煩躁,本能的曲著腿扭動身體,把私處壓向亞來的手。

「為什麼難受?妳老公回來沒有上妳啊?」亞來問亞敏,手指仍然只在她的私處外圍摩挲,弄得亞敏越來越癢。

「為什麼問這個?」 亞敏心想,羞愧地咬著唇不語。

「快老實告訴我。」亞來見到亞敏不答,把手指在她的陰核週遭打了一個轉,然後再問。

「喔!你壞死了!告訴你吧,有啦。」亞敏的慾火老是得不到舒緩,心�越來越急,只好老實答了。

「做了幾次?」亞來再問。

「
一次。」亞敏嬌羞地答。

「做了為什麼又要?和他沒有爽到?」亞來又問。

「沒有⋯⋯ 不,不知道啦!」亞敏一臉忸怩羞澀,想答又不好意思。

「想要麼?」亞來的手繼續著撫弄亞敏的下體,在她耳畔說。

「好難受⋯⋯想⋯⋯想要⋯⋯給我吧!」這時亞敏一臉紅霞,媚眼如絲,終於忍不住開口要了。說真,一個動了情女人,下面還插著男人的指頭,還能怎麼樣?

亞來見這單純的人妻終於給他逗到熬不住慾火的煎熬而弄拋開矜持了,便把食指一伸,直插亞敏的小穴深處,同時大拇指在她敏感的陰核輕揉,弄得亞敏馬上
低呼一聲,一陣酥麻酣暢的感覺散向全身,跟著便叫了出來。

「噢呀!」亞來的手指感到亞敏的小穴抽搐了幾下,全身不斷顫抖,同時大口大口的喘氣,便知道她爽到了。

「 噢! 噢!你⋯⋯停一下⋯⋯噢! 喔!呀!」亞來知道在高潮後的女人身體最敏感,不但沒停下來給亞敏休息,反而加速挖弄,亞敏敏感的肉洞給熟練的手法弄得接連爽了幾次,終於雙腳一軟,跪倒在地上。

「壞蛋,想弄死我啊?」亞敏喘著大氣,別個頭瞪大眼睛望著亞來,身體仍不自覺在抖動。

亞來跪倒在亞敏身後把她扯過來,左手熟練地從腋下伸過去揉捏她的乳房,左手沿著她的小腹摸下去,直到她濕得一塌糊塗的洞口。

「想要嗎?」亞來明知故問。

「嗯⋯⋯」亞敏感到亞來那灼熱堅硬的肉棒抵住自己的屁股,便把下體擡高,把愛穴貼過去。

亞來知道亞敏想他就這樣挺進去佔有她,但他卻故意退後一點,只讓龜頭蠱惑的在她小穴外徘徊,雙手握住她的乳房,手指撥弄她一雙翹起的乳頭,還把頭伸到她的後頸和耳朵又吻又咬。

「怎樣,想要嗎?」亞來又一次在亞敏耳畔問。

「你⋯⋯快⋯⋯要急死我啊?」亞敏在這三面夾攻的侵襲下,下面變得更濕更熱,己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終於轉身把亞來推倒在地毯上,甪手扶正他的肉棒自己騎了上去。

「啊⋯⋯」亞來的肉棒一滑進來,空虛的小穴馬上塞得漲漲的,亞敏隨即前後幌動她的屁股,同時忘情的浪叫起來。

亞來心裡暗暗得意,憋屈了這麼久終於把這個正經的良家挑逗到她完全失控了。其實亞來咬緊牙關在亞敏門外徘徊也不好受,現在肉棒終於埋在她溫暖濕潤的小穴裡,自然忍不住用力上下挺動起來。

「噢⋯⋯對了⋯⋯啊⋯⋯啊⋯⋯大力⋯⋯呀⋯⋯來⋯⋯來了⋯⋯ 嗯 ⋯⋯ 呀! 呀! 呀! 呀! 呀! 呀!」亞敏平日在家憋住不敢叫出來,現在可沒有顧忌的大哼大叫,竟有一種異常的刺激,令高潮來得更猛更烈。

「 你好壞⋯⋯弄到人家好舒服⋯⋯」亞敏眼神渙散,用柔若無骨的雙手抱住亞來的頭,彎身把嬌嫩欲滴紅唇印上亞來的嘴巴,柔情萬種的說。

到了這時,亞來知道己完全征服了這人妻,便不再忍著,自己尋求發洩了。他由得肉棒埋在亞敏裡面,把她一拉倒再翻身壓在她身上,然後大力抽送起來,而亞敏在他一輪猛烈攻勢之下,不消一會兒淫浪的嗓音又再度響起。

「啊⋯⋯ 噢……呀…… 好深啊…… 嗚…… 噢……插死我了⋯⋯ 啊 …… 呀! 呀! 呀! 呀!」亞來故意把肉棒全根抽出,然後用盡全力全根插到底,亞敏馬上便被幹得氣喘籲籲,自動左右張開雙腳,雙手同時胡亂在他的臂膀和背脊刮抓。

「噢!來了!又 來了! 呀! 呀!」亞敏雙手緊緊抱住亞來的頸子,弓起下身雙腳纏著亞來的腰,亞來見到馬上用盡全力一抽一捅,然後把肉棒深深埋在亞敏體內,一古腦兒把精液全灌進她的子宮。

兩人這樣擁抱了好一陣子,亞來才起來。

「今晚留下來陪我?」亞來在亞敏耳畔說,說完便印上她的小嘴。

「不可以⋯⋯老公回來了⋯⋯下次吧。」亞敏溫柔得像一只小貓的說,亞來心�知道,這不是最後一次,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3.33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愛上了離婚的熟女同學
家族大亂倫
已婚同事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我的媽媽白玉貞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玩火的故事
隨機文章:
愛上了離婚的熟女同學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被人壓在身下的媽媽 我的新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