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第一章  思母綺念

七月的太陽將柏油路面蒸騰出陣陣熱量,遠遠看去行人的樣子都被熱浪扭曲。

徐梅打著大大的遮陽傘快步走向自家社區,室外悶熱的讓她快透不過氣,細膩的汗珠從她白皙的額頭涔涔冒出,順著她的臉頰流過脖頸,流入她那高聳挺立只露出些許的白膩的裡。

這世紀交接之初的時代,像她這樣穿著印花大領口,束腰連衣裙的少婦十分少見。更因材料問題,當年的衣服透氣則不吸水,一出汗就容易黏在身上,大片大片的汗水緊貼著她的身體,將那曼妙的曲線全部勾勒出來。

「呦!江太太,三十八、九的天您還上班那?」四十多歲看著十分健壯的保安,熱情的打著招呼,不過眼神卻總在她那修長筆直的腿上來回掃視。

「這不下午放了。」

徐梅隨口應了一句,踩著她那雙高跟水晶涼鞋匆匆而過。她十分討厭這個保安隊長,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每次從他面前走過,他眼中都燃燒著熊熊欲火,傳聞他是四十多歲的老光棍……

保安隊長抿了抿嘴,看著徐梅那挺翹的臀部,以及那被緊緊勒住的高聳,咽了下口水用輕聲囁嚅:「早晚有一天……」

徐梅打開自家單元門,一股涼風撲面而來,還沒走入廳內的她就聽到電視中傳出一陣日文。自家兒子又脫得只剩下條四角褲衩,坐地板上打著遊戲。

「小祖宗!你感冒發熱剛好又赤膊開空調!不要命了!」說著她拿起沙發上的短袖上衣套向他兒子。

免費A片

十六、七少的年伸頭把套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拉了拉,看著自己母親熱出的兩腮嫣紅笑道:「沒事,媽!你別擋著我打遊戲!你這一身臭汗!趕快去洗洗,不然空調一吹我沒事,您可就真感冒了!」

徐梅無奈地翻了個白眼,自家這位小祖宗自從兩個月前大病一場後,就懂事了許多,不過作為母親的她,總覺得怪怪的具體又說不出。去自己臥室後拿出換洗衣物後,路過客廳的她又看了一眼認真打遊戲的兒子,便走入衛生間褪去連衣裙。

江峰側頭看了眼衛生間的磨砂玻璃,透過燈光所照射出的柔和曲線,以及磨砂玻璃後的那成熟豐滿肉體,都對他造成了巨大的衝擊,特別是那脫去束縛後的半片堅挺飽滿,他只覺得身體一陣燥熱,全身的血液都湧向了下體的某個部位,使其迅速充血膨脹起來……

「畢竟還是年輕啊。」他喃喃自語著,深深的吸了口氣,空調間內的涼爽讓他稍微好受了些。

不知何時他已站在了衛生間外,還好在心理上他已不是一個雛了,不然這麼多年的思念再加這具年輕的身體,只怕當場就要做出某些令他後悔終生的事情。

這時,徐梅的聲音從衛生間內傳了出來,「阿峰,什麼事情?」

「媽,您稍微快點,我這一關打完,我想尿尿!」

江峰飛快的回答了一句,轉身便走回客廳,深怕母親看出什麼的他。甚至都沒注意母親之後回答。【在這之前你還是先忍忍吧……】江峰拉開四角褲,看著自己因充血而筋脈虯結、堅硬如鐵的肉棒!【在等等!再有兩天!你就能……】

「阿峰,你幹什麼那?」

江峰被身後母親的聲音嚇了一跳,趕忙鬆開手中褲頭,轉身看向正用白色毛巾擦拭著濕漉漉長髮的母親。

夏天居家且寬大連身睡衣,根本無法阻止她那高聳而起的美妙半圓,她高挑的身材將本應低膝的連身裙給撐了起來,一雙雪白圓潤的筆直的長腿正緊緊併攏,某個瞬間那禁區剛好給掖出了一個美妙的輪廓!

「我這被尿憋的受不了,站空調下面吹風。」江峰胡謅一句,暗暗咽下口水,徑直從她身邊走過時撇了一眼那沒帶胸罩卻傲然挺立的潔白。——妖孽,都三十多了,居然沒下垂……

徐梅看著走進衛生間的兒子皺了皺眉,她感覺兒子在走過她身邊時看了她胸一眼,這讓她很不舒服,病癒之後兒子在家雖還只顧玩鬧,但暑期補習班的老師說,他兒子好像開了竅一樣,數學每週摸底考試居然差不多拿了滿分,英語的小作文裡的許多生僻詞,時不時的還寫幾句莎士比亞的句子……還問是不是參加了別的補習。

江峰沖進衛生間,脫下身上的衣褲打開淋浴花灑,露出還算勻稱的身材,看著肚子上些許贅肉,他滿意的點點頭,連續兩個月的鍛煉是有效果的。原本偏胖的身材已經向著他理想的八塊腹肌、兩條人魚線的狀態塑形。

兩個月前他突然從噩夢中醒來,望著陌生而又熟悉的天花板,當時的他心中一片茫然!

隨後他立即起床,在這裝修看著「老舊復古」,實際剛裝修沒多久的三居室走了一圈,和記憶中一樣除開一主、一次兩房,還有一間較小的客房被裝修成他的書房!沒錯,這是他02年的家!

為什麼那麼肯定?因為07年父母離異時將這套屬於市中心的房子給賣了,當時父親為了儘快完成財產分割,把這套房賤賣了五十萬!

母親在拿到賣房款的時候一言不發,他依然記得母親看到律師將財產分割後所列財務清單的冷漠。

當時他十分憤怒,始終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突然這樣絕情!而母親也沒做出任何反對!

直到之後一年裡母親因胃癌去世,他才在母親臨終前問明白,原來父親十多年前就和那個女人有了關係並生養了一個女孩。

母親在單位組織的一次體檢得知自己的病情,為了防止她死後那女人和父親結婚,正式入主自家,她很果斷的父親攤了牌,並把早已弄到的資料扔在了父親面前。

江峰不知道她是怎麼和父親談的,從最後協議離婚的財產分割上來看,母親和他占了差不多70%的財產。

那天從民政局走出後,江峰的父親就好似人間失蹤一般,幾年後江峰才知道,當時他父親正忙著和他的另一個家庭移民澳洲,急需一筆現金,公司、商鋪、還有一些股票什麼的都需要一段時間進行處理,只有當時紅火非常的樓市,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籌集一筆現金。而這間三居室便是最好出手的不動產。

最大的諷刺是這樣父親,到澳洲後利用國內累計的關係和資源做起了進出口貿易,那些年奶粉,尿片,化妝品等等實用商品,以及澳洲的一些房產項目讓他賺了個盆滿缽滿,據說後來在他買的農場裡發現了石油。可以說離婚後,他們一家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花灑的水流順著身體流下,流向江峰的下體,他驀然的抓著自己那根粗壯、堅硬來回摩梭。碩大的龜頭,因充血泛著豔麗的彤紅色,快速的來來回回幾十次,卻連感覺都沒有了。剛剛斜眼一瞥,從上而下的看母親胸前兩點嫣紅,讓他的身體興奮不已,他想就此發洩出來。

結果,一個思維走偏變沒了那種興奮,他鬆開因用力過猛而凸起的青筋右手,就掙脫制約的膨脹起來,比起鬆手前膨脹了好些。

要說他前世也是完成了百人斬的人渣,不會沒抵抗力,沒想到居然如此失態。年輕的身體果然不是很好控制,他很滿意現在身體的堅硬如鐵,比三十多歲時的他好的太多。年輕衝動也就罷了,作為老司機的他能輕易的轉圜。

可14.7公分的長度讓他很不滿意,要知道前世某次和一女高學生玩遊戲的時候,用尺量下的結果可是17.3公分。別看只少這點長度,差距可是天差地遠,對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幾棍子下去也就降服了。怕的就是經驗豐富的成熟婦人,特別是身高腿長、陰道狹長者,那實戰的效果真是相去甚遠!

想起前世某個身穿紅色毛衣的妖嬈,那雙粉嫩柔軟的藕足。想起徹底被他征服的美婦,想起在她身上縱橫馳騁的美妙感覺,他便雞動非常,那等名穴美器今生也是數個不能放過的目標之一!如果可能定要早早佈局,要讓她趁著還在適孕年齡,定要讓她「因奸受孕」替自己產下子嗣。

「阿峰啊,你洗完了嗎?洗完就把自己收衣簍裡的衣服,放洗衣機裡洗了。」很不巧在他回憶過往時候,母親那吳儂軟語帶著甜糯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好的,知道啦!」

江峰關閉花灑,拿起自己的浴巾擦身,打開洗衣機他從自己的藍色的收衣簍裡一件一件的往細節裡仍。

突然他頓了一下,盯著那關閉的粉色收衣簍,緩緩伸出手,一件、兩件、三件…終於在最下面,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也是母親藏著的白色文胸和內褲。

將它們拿在手中捏了捏,仿佛還有母親剛褪下時的體溫,他鼻子湊向繡著蕾絲花邊的聞了聞,淡淡的香氣不脛讓他下意識低頭,向托著乳球的下半聞去。一股混雜著淡淡汗味,乳香以及女人原本體香的味道,從鼻子沖入了他的腦中,剛剛弱化的海綿體瞬間被全身的血液湧入,又變的堅硬起來。

江峰把文胸拿開,深深吸了口氣調節了一下自己呼吸,把手中白色純棉內褲向著衛生間內的燈光拉開,借助那黃色的光他看到那底褲的中心位置,有著一個淡淡的圓形浮水印。他把內褲拿到鼻前抽動了一下鼻子,一股混合了成熟女子體味和某種分泌物的氣味,把他刺激的兩眼通紅!

猛地,他好似受了什麼刺激,捏著那白色的內褲,把它覆蓋自己的肉棒上快速擼動起來!那片圓形浮水印正好蓋在他那充血後碩大、猙獰的龜頭上!一下!兩下!三下!他用力的挺動著自己的腰,用力的刺向那坨浮水印,用力的想刺破那層薄布,刺進他母親的體內,深深的刺進去,狠狠的刺進去,一刻不停來回的抽動著。

直到把他精華,體內的子孫,全部注入她母親的體內,讓她體內充滿他那罪惡逆倫的精子,讓她受精,讓她懷孕,讓那孕育了他的神聖之地再次孕育出新的生命!

「阿峰啊!你洗好了嗎?怎麼那麼長時間啊!」

一聲輕呼將就快達到極樂巔峰的江峰,從無邊快感中喚了回來。母親突如其來的喊聲,嚇的他下意識停止了擼動的右手,他眨了眨眼睛,看著已經被自己蹂躪的面目全非的白色內褲。

「馬上好,我在穿褲子!你可千萬別過來啊!」

江峰邊喊邊把兩個收衣簍裡的衣物全部扔進洗衣機,熟練的按下洗衣機開關,看著那白色的內褲在水中起起伏伏,他慶倖那積蓄多日的子彈差點就浪費在這條內褲上了。

為了兩天後的那個日子,他足足準備了快兩個月,期間無論憋的多難受他都沒擼管一次。為此他有過一次夢遺,被早起叫他的母親發現後,還嘲笑他說終於學會畫地圖了是個小的大人了。

江峰拋開雜亂的思緒走了出去,看著斜靠在轉角沙發上的母親。寬大的睡衣貼著那豐滿柔軟的胴體,優美的起伏著。從那高挺偉岸胸部所撐起的前襟向下,順著優美的半圓下擺一直延伸到平坦的小腹。

看著不斷轉換頻道的母親,江峰說道:「媽,我把所有的衣服全放進去洗了。你放心一件不少,全扔……」

話沒說完,徐梅蹭的站起來沖向衛生間,只聽她邊走邊罵:「小王八蛋,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一起扔!內外衣要分開,褲子衣服也要分開!襪子你要自己洗!!」

江峰暗暗看著沖進衛生間的徐梅暗自得意,他早知道自己剛剛做的蠢事,能把一切痕跡都掩蓋過去,最關鍵的是他不是第一次將衣服仍一起洗了,絕不會受徐梅懷疑。

一向習慣文胸內褲單洗,又有些許潔癖的徐梅,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那沾在內褲外側的液體,絕對是男子馬眼前端分泌的體液。以她那縝密的心思,成熟婦人的對性事的敏感,一眼就明白發生過什麼,自己就算百般狡辯也肯定跑不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讓她起了戒心絕對會壞大事。特別距離原本的機會只剩兩天,現在絕不能出錯,江峰也不允許自己出錯。

近日,全國家電標準委員會副主任王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微波爐工作所產生的輻射比手機還要小。在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家家都使用微波爐,但從來也沒有聽說過他們出現缺營養的現象。所以請大家不要過度擔心微波爐的使用,切勿輕信謠言……」

江峰回頭電視內的明豔的女主播,他記得這一年某份報紙上刊登了一片《莫忽視微波爐的危害》,文內把微波爐所散發出微波,微波到人身體的傷害誇大化,恐怖化,妖魔化!

文章發佈後被全國近六百家媒體轉載,使許多消費者認為微波爐不再是廚房幫手,而是恐怖殺手,因此不願購買。這使得微波爐生產行業陷入困境,五、六月份全國微波爐銷售同比下滑40%。

那時報紙的公信力十分了得,上到各部委領導,下致平民百姓,對紙媒都及其關注,幾乎有人人看報的習慣,所造成的影響也不是現在媒體能比的。直到某國字型大小報紙在其副刊中,對此文章的內容進行整理,並對相關說法進行嚴正駁斥後,這股風潮才漸漸散去。

不過江峰知道,某國字型大小報紙出來闢謠的最大原因是,微波爐龍頭格蘭仕緊急進京,就此和某部門進行了深入交流,之後才有了對該文進行闢謠,並將矛頭直指美國某跨國公司,稱其為謠言散佈者。

「呦,我們家阿峰居然會認真看新聞了?」徐梅怒氣衝衝的瞪了他一眼,剛剛還好她及時進去對衣物分類,不過拿起內褲時那被洗衣機洗卷了樣,讓她十分惱火,於是出來就譏誚了兒子一句。

江峰上前摟住徐梅的雙臂,將她按到沙發上,轉移話題笑嘻嘻的說道:「媽,您消消氣,我們週五去澳洲是不是,明天去換點外幣?我還有三百您給我一起換了吧。」

「還用你說,我昨天就去銀行換過了,另外花旗的那張卡也去銀行辦了境外即時消費,到時候現金不夠直接刷。還有,我們是週五下午五點半的飛機,第二天早上九點到……哎,這時候你要去,我可費了好的勁才安排了一星期的公休!」

徐梅想想就頭疼,要不兩個月前和兒子約定他只要考上一中,就帶他去澳洲,她才懶得在這時候出去,畢竟她們局七、八月最輕鬆。原本以為兒子的成績能進三中就是運氣了,結果讓所有人意外,居然真考上了一中。她可沒去一中找老陳打招呼,最可能是兒子作弊了,可是他是怎麼做到的?畢竟一中的分數線是全市最高,有些考場就算沒人考中也毫不稀奇,作為局內業務能力過硬才掛科的她,十分清楚裡面的門道。

江峰看到母親眼睛咕嚕嚕的亂轉,以他對母親的瞭解,知道她肯定在思量什麼,難道是內褲……

「那我回房整理衣服了!省的到時候又丟三落四的。」說著江峰不管徐梅古怪的表情,直接走自己房間。

徐梅知道兒子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不過她不打算去問。聰明的女人從來不會在自己家男人身上去找問題,就算真的弄清楚兒子怎麼作弊,難道還去告發他?

江峰走進房間關上門,翻開自己書包抽出語文課文,隨手一翻,兩張體彩遍露了出來。他拿在手中,用一種很縹緲的語氣說道:「一張二十倍,一張正常彩……萬事俱備。」

重生到現在一切盡在掌握,計畫也很完美,就看後天晚上了能否改變歷史了……

第一章  思母綺念

七月的太陽將柏油路面蒸騰出陣陣熱量,遠遠看去行人的樣子都被熱浪扭曲。

徐梅打著大大的遮陽傘快步走向自家社區,室外悶熱的讓她快透不過氣,細膩的汗珠從她白皙的額頭涔涔冒出,順著她的臉頰流過脖頸,流入她那高聳挺立只露出些許的白膩的裡。

這世紀交接之初的時代,像她這樣穿著印花大領口,束腰連衣裙的少婦十分少見。更因材料問題,當年的衣服透氣則不吸水,一出汗就容易黏在身上,大片大片的汗水緊貼著她的身體,將那曼妙的曲線全部勾勒出來。

「呦!江太太,三十八、九的天您還上班那?」四十多歲看著十分健壯的保安,熱情的打著招呼,不過眼神卻總在她那修長筆直的腿上來回掃視。

「這不下午放了。」

徐梅隨口應了一句,踩著她那雙高跟水晶涼鞋匆匆而過。她十分討厭這個保安隊長,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每次從他面前走過,他眼中都燃燒著熊熊欲火,傳聞他是四十多歲的老光棍……

保安隊長抿了抿嘴,看著徐梅那挺翹的臀部,以及那被緊緊勒住的高聳,咽了下口水用輕聲囁嚅:「早晚有一天……」

徐梅打開自家單元門,一股涼風撲面而來,還沒走入廳內的她就聽到電視中傳出一陣日文。自家兒子又脫得只剩下條四角褲衩,坐地板上打著遊戲。

「小祖宗!你感冒發熱剛好又赤膊開空調!不要命了!」說著她拿起沙發上的短袖上衣套向他兒子。

十六、七少的年伸頭把套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拉了拉,看著自己母親熱出的兩腮嫣紅笑道:「沒事,媽!你別擋著我打遊戲!你這一身臭汗!趕快去洗洗,不然空調一吹我沒事,您可就真感冒了!」

徐梅無奈地翻了個白眼,自家這位小祖宗自從兩個月前大病一場後,就懂事了許多,不過作為母親的她,總覺得怪怪的具體又說不出。去自己臥室後拿出換洗衣物後,路過客廳的她又看了一眼認真打遊戲的兒子,便走入衛生間褪去連衣裙。

江峰側頭看了眼衛生間的磨砂玻璃,透過燈光所照射出的柔和曲線,以及磨砂玻璃後的那成熟豐滿肉體,都對他造成了巨大的衝擊,特別是那脫去束縛後的半片堅挺飽滿,他只覺得身體一陣燥熱,全身的血液都湧向了下體的某個部位,使其迅速充血膨脹起來……

「畢竟還是年輕啊。」他喃喃自語著,深深的吸了口氣,空調間內的涼爽讓他稍微好受了些。

不知何時他已站在了衛生間外,還好在心理上他已不是一個雛了,不然這麼多年的思念再加這具年輕的身體,只怕當場就要做出某些令他後悔終生的事情。

這時,徐梅的聲音從衛生間內傳了出來,「阿峰,什麼事情?」

「媽,您稍微快點,我這一關打完,我想尿尿!」

江峰飛快的回答了一句,轉身便走回客廳,深怕母親看出什麼的他。甚至都沒注意母親之後回答。【在這之前你還是先忍忍吧……】江峰拉開四角褲,看著自己因充血而筋脈虯結、堅硬如鐵的肉棒!【在等等!再有兩天!你就能……】

「阿峰,你幹什麼那?」

江峰被身後母親的聲音嚇了一跳,趕忙鬆開手中褲頭,轉身看向正用白色毛巾擦拭著濕漉漉長髮的母親。

夏天居家且寬大連身睡衣,根本無法阻止她那高聳而起的美妙半圓,她高挑的身材將本應低膝的連身裙給撐了起來,一雙雪白圓潤的筆直的長腿正緊緊併攏,某個瞬間那禁區剛好給掖出了一個美妙的輪廓!

「我這被尿憋的受不了,站空調下面吹風。」江峰胡謅一句,暗暗咽下口水,徑直從她身邊走過時撇了一眼那沒帶胸罩卻傲然挺立的潔白。——妖孽,都三十多了,居然沒下垂……

徐梅看著走進衛生間的兒子皺了皺眉,她感覺兒子在走過她身邊時看了她胸一眼,這讓她很不舒服,病癒之後兒子在家雖還只顧玩鬧,但暑期補習班的老師說,他兒子好像開了竅一樣,數學每週摸底考試居然差不多拿了滿分,英語的小作文裡的許多生僻詞,時不時的還寫幾句莎士比亞的句子……還問是不是參加了別的補習。

江峰沖進衛生間,脫下身上的衣褲打開淋浴花灑,露出還算勻稱的身材,看著肚子上些許贅肉,他滿意的點點頭,連續兩個月的鍛煉是有效果的。原本偏胖的身材已經向著他理想的八塊腹肌、兩條人魚線的狀態塑形。

兩個月前他突然從噩夢中醒來,望著陌生而又熟悉的天花板,當時的他心中一片茫然!

隨後他立即起床,在這裝修看著「老舊復古」,實際剛裝修沒多久的三居室走了一圈,和記憶中一樣除開一主、一次兩房,還有一間較小的客房被裝修成他的書房!沒錯,這是他02年的家!

為什麼那麼肯定?因為07年父母離異時將這套屬於市中心的房子給賣了,當時父親為了儘快完成財產分割,把這套房賤賣了五十萬!

母親在拿到賣房款的時候一言不發,他依然記得母親看到律師將財產分割後所列財務清單的冷漠。

當時他十分憤怒,始終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突然這樣絕情!而母親也沒做出任何反對!

直到之後一年裡母親因胃癌去世,他才在母親臨終前問明白,原來父親十多年前就和那個女人有了關係並生養了一個女孩。

母親在單位組織的一次體檢得知自己的病情,為了防止她死後那女人和父親結婚,正式入主自家,她很果斷的父親攤了牌,並把早已弄到的資料扔在了父親面前。

江峰不知道她是怎麼和父親談的,從最後協議離婚的財產分割上來看,母親和他占了差不多70%的財產。

那天從民政局走出後,江峰的父親就好似人間失蹤一般,幾年後江峰才知道,當時他父親正忙著和他的另一個家庭移民澳洲,急需一筆現金,公司、商鋪、還有一些股票什麼的都需要一段時間進行處理,只有當時紅火非常的樓市,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籌集一筆現金。而這間三居室便是最好出手的不動產。

最大的諷刺是這樣父親,到澳洲後利用國內累計的關係和資源做起了進出口貿易,那些年奶粉,尿片,化妝品等等實用商品,以及澳洲的一些房產項目讓他賺了個盆滿缽滿,據說後來在他買的農場裡發現了石油。可以說離婚後,他們一家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花灑的水流順著身體流下,流向江峰的下體,他驀然的抓著自己那根粗壯、堅硬來回摩梭。碩大的龜頭,因充血泛著豔麗的彤紅色,快速的來來回回幾十次,卻連感覺都沒有了。剛剛斜眼一瞥,從上而下的看母親胸前兩點嫣紅,讓他的身體興奮不已,他想就此發洩出來。

結果,一個思維走偏變沒了那種興奮,他鬆開因用力過猛而凸起的青筋右手,就掙脫制約的膨脹起來,比起鬆手前膨脹了好些。

要說他前世也是完成了百人斬的人渣,不會沒抵抗力,沒想到居然如此失態。年輕的身體果然不是很好控制,他很滿意現在身體的堅硬如鐵,比三十多歲時的他好的太多。年輕衝動也就罷了,作為老司機的他能輕易的轉圜。

可14.7公分的長度讓他很不滿意,要知道前世某次和一女高學生玩遊戲的時候,用尺量下的結果可是17.3公分。別看只少這點長度,差距可是天差地遠,對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幾棍子下去也就降服了。怕的就是經驗豐富的成熟婦人,特別是身高腿長、陰道狹長者,那實戰的效果真是相去甚遠!

想起前世某個身穿紅色毛衣的妖嬈,那雙粉嫩柔軟的藕足。想起徹底被他征服的美婦,想起在她身上縱橫馳騁的美妙感覺,他便雞動非常,那等名穴美器今生也是數個不能放過的目標之一!如果可能定要早早佈局,要讓她趁著還在適孕年齡,定要讓她「因奸受孕」替自己產下子嗣。

「阿峰啊,你洗完了嗎?洗完就把自己收衣簍裡的衣服,放洗衣機裡洗了。」很不巧在他回憶過往時候,母親那吳儂軟語帶著甜糯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好的,知道啦!」

江峰關閉花灑,拿起自己的浴巾擦身,打開洗衣機他從自己的藍色的收衣簍裡一件一件的往細節裡仍。

突然他頓了一下,盯著那關閉的粉色收衣簍,緩緩伸出手,一件、兩件、三件…終於在最下面,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也是母親藏著的白色文胸和內褲。

將它們拿在手中捏了捏,仿佛還有母親剛褪下時的體溫,他鼻子湊向繡著蕾絲花邊的聞了聞,淡淡的香氣不脛讓他下意識低頭,向托著乳球的下半聞去。一股混雜著淡淡汗味,乳香以及女人原本體香的味道,從鼻子沖入了他的腦中,剛剛弱化的海綿體瞬間被全身的血液湧入,又變的堅硬起來。

江峰把文胸拿開,深深吸了口氣調節了一下自己呼吸,把手中白色純棉內褲向著衛生間內的燈光拉開,借助那黃色的光他看到那底褲的中心位置,有著一個淡淡的圓形浮水印。他把內褲拿到鼻前抽動了一下鼻子,一股混合了成熟女子體味和某種分泌物的氣味,把他刺激的兩眼通紅!

猛地,他好似受了什麼刺激,捏著那白色的內褲,把它覆蓋自己的肉棒上快速擼動起來!那片圓形浮水印正好蓋在他那充血後碩大、猙獰的龜頭上!一下!兩下!三下!他用力的挺動著自己的腰,用力的刺向那坨浮水印,用力的想刺破那層薄布,刺進他母親的體內,深深的刺進去,狠狠的刺進去,一刻不停來回的抽動著。

直到把他精華,體內的子孫,全部注入她母親的體內,讓她體內充滿他那罪惡逆倫的精子,讓她受精,讓她懷孕,讓那孕育了他的神聖之地再次孕育出新的生命!

「阿峰啊!你洗好了嗎?怎麼那麼長時間啊!」

一聲輕呼將就快達到極樂巔峰的江峰,從無邊快感中喚了回來。母親突如其來的喊聲,嚇的他下意識停止了擼動的右手,他眨了眨眼睛,看著已經被自己蹂躪的面目全非的白色內褲。

「馬上好,我在穿褲子!你可千萬別過來啊!」

江峰邊喊邊把兩個收衣簍裡的衣物全部扔進洗衣機,熟練的按下洗衣機開關,看著那白色的內褲在水中起起伏伏,他慶倖那積蓄多日的子彈差點就浪費在這條內褲上了。

為了兩天後的那個日子,他足足準備了快兩個月,期間無論憋的多難受他都沒擼管一次。為此他有過一次夢遺,被早起叫他的母親發現後,還嘲笑他說終於學會畫地圖了是個小的大人了。

江峰拋開雜亂的思緒走了出去,看著斜靠在轉角沙發上的母親。寬大的睡衣貼著那豐滿柔軟的胴體,優美的起伏著。從那高挺偉岸胸部所撐起的前襟向下,順著優美的半圓下擺一直延伸到平坦的小腹。

看著不斷轉換頻道的母親,江峰說道:「媽,我把所有的衣服全放進去洗了。你放心一件不少,全扔……」

話沒說完,徐梅蹭的站起來沖向衛生間,只聽她邊走邊罵:「小王八蛋,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一起扔!內外衣要分開,褲子衣服也要分開!襪子你要自己洗!!」

江峰暗暗看著沖進衛生間的徐梅暗自得意,他早知道自己剛剛做的蠢事,能把一切痕跡都掩蓋過去,最關鍵的是他不是第一次將衣服仍一起洗了,絕不會受徐梅懷疑。

一向習慣文胸內褲單洗,又有些許潔癖的徐梅,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那沾在內褲外側的液體,絕對是男子馬眼前端分泌的體液。以她那縝密的心思,成熟婦人的對性事的敏感,一眼就明白發生過什麼,自己就算百般狡辯也肯定跑不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讓她起了戒心絕對會壞大事。特別距離原本的機會只剩兩天,現在絕不能出錯,江峰也不允許自己出錯。

近日,全國家電標準委員會副主任王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微波爐工作所產生的輻射比手機還要小。在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家家都使用微波爐,但從來也沒有聽說過他們出現缺營養的現象。所以請大家不要過度擔心微波爐的使用,切勿輕信謠言……」

江峰回頭電視內的明豔的女主播,他記得這一年某份報紙上刊登了一片《莫忽視微波爐的危害》,文內把微波爐所散發出微波,微波到人身體的傷害誇大化,恐怖化,妖魔化!

文章發佈後被全國近六百家媒體轉載,使許多消費者認為微波爐不再是廚房幫手,而是恐怖殺手,因此不願購買。這使得微波爐生產行業陷入困境,五、六月份全國微波爐銷售同比下滑40%。

那時報紙的公信力十分了得,上到各部委領導,下致平民百姓,對紙媒都及其關注,幾乎有人人看報的習慣,所造成的影響也不是現在媒體能比的。直到某國字型大小報紙在其副刊中,對此文章的內容進行整理,並對相關說法進行嚴正駁斥後,這股風潮才漸漸散去。

不過江峰知道,某國字型大小報紙出來闢謠的最大原因是,微波爐龍頭格蘭仕緊急進京,就此和某部門進行了深入交流,之後才有了對該文進行闢謠,並將矛頭直指美國某跨國公司,稱其為謠言散佈者。

「呦,我們家阿峰居然會認真看新聞了?」徐梅怒氣衝衝的瞪了他一眼,剛剛還好她及時進去對衣物分類,不過拿起內褲時那被洗衣機洗卷了樣,讓她十分惱火,於是出來就譏誚了兒子一句。

江峰上前摟住徐梅的雙臂,將她按到沙發上,轉移話題笑嘻嘻的說道:「媽,您消消氣,我們週五去澳洲是不是,明天去換點外幣?我還有三百您給我一起換了吧。」

「還用你說,我昨天就去銀行換過了,另外花旗的那張卡也去銀行辦了境外即時消費,到時候現金不夠直接刷。還有,我們是週五下午五點半的飛機,第二天早上九點到……哎,這時候你要去,我可費了好的勁才安排了一星期的公休!」

徐梅想想就頭疼,要不兩個月前和兒子約定他只要考上一中,就帶他去澳洲,她才懶得在這時候出去,畢竟她們局七、八月最輕鬆。原本以為兒子的成績能進三中就是運氣了,結果讓所有人意外,居然真考上了一中。她可沒去一中找老陳打招呼,最可能是兒子作弊了,可是他是怎麼做到的?畢竟一中的分數線是全市最高,有些考場就算沒人考中也毫不稀奇,作為局內業務能力過硬才掛科的她,十分清楚裡面的門道。

江峰看到母親眼睛咕嚕嚕的亂轉,以他對母親的瞭解,知道她肯定在思量什麼,難道是內褲……

「那我回房整理衣服了!省的到時候又丟三落四的。」說著江峰不管徐梅古怪的表情,直接走自己房間。

徐梅知道兒子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不過她不打算去問。聰明的女人從來不會在自己家男人身上去找問題,就算真的弄清楚兒子怎麼作弊,難道還去告發他?

江峰走進房間關上門,翻開自己書包抽出語文課文,隨手一翻,兩張體彩遍露了出來。他拿在手中,用一種很縹緲的語氣說道:「一張二十倍,一張正常彩……萬事俱備。」

重生到現在一切盡在掌握,計畫也很完美,就看後天晚上了能否改變歷史了……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4.33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駕訓班教練上了美女學員
女子高生放課後
亂七八糟之凌辱女友
我是這樣被老闆強姦的
我和老婆的新鮮生活
回憶我老婆的性經歷
親情家庭孝女
舅媽的秘密(01~02 完)
車上的輪姦
與一個藏族女孩的經歷
隨機文章:
風雨夜的網咖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跟媽媽一起看A片 玉奴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