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丈夫是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裡有不可告人的苦惱。

那是親生兒子向她要求。他說媽媽好漂亮,給我幹好不好,這樣要求媽媽的肉體。

在院子裡、在房間、在廚房……..。發出如訴如泣的聲音從後面抱住她,把硬梆梆的肉棒頂在屁股的縫上。

不論在那裡都不能大意。簡直就像在家裡養一條發情的野獸。所以美佐子要趁兒子上學的時間才敢洗澡。因為洗澡的時間就是最危險的時機。

無論在任何場所裡抱住,美佐子也會拚命抵抗。絕對拒絕到底,有時美佐子的反擊,指甲在兒子的臉上抓出血跡。但美佐子已經感到疲憊,精神快要癱瘓。

「媽媽要咬舌自殺……..你姦淫屍體吧。」

現在的精神狀態,對說這種話也感到疲倦。

天氣逐漸變熱,要開始穿夏天的薄質衣服。她露出雪白皮膚的模樣,一定會更刺激兒子。

想到這裡,美佐子的苦惱就更深刻。

美佐子很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藉別人的智慧解決自己的苦惱。其實得不到智慧也沒有關係,只要說出來就好,在這樣下去真的會瘋了….,。美佐子在心裡上已經形成這種程度。

免費A片

「我對你說真話……..我們是露娜。」

在本地做為插花的教師很出名的,年輕就做寡婦的星野紗織對美佐子這樣說,然後好像看她的反應,閉上嘴凝視美佐子的表情。

「什麼是露娜呢?」

美佐子從對方的眼色感到異常,但還不瞭解露娜的意思。

「露娜是羅馬神話裡的月亮女神。是指母子相奸。你坦白說出苦惱的對象,也就是我,而我也母子相奸……..。」

過份的意外,使美佐子說不出話,只是看著對方發呆。

星野紗織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氣質,充滿溫暖的色澤,看不出有污穢或苦惱的陰影。

「這是真的嗎?難道是……..」

「不知道是兒子不對,還是我的錯……..,自從雅夫國三的時候開始發生關係。但絕不是我這做母親的誘惑他。不分晝夜在一個屋頂下受到兒子的要求,精神已經潰崩,不得已造成那樣的結果。」

星野紗織說話的口吻非常平靜,但內容非常嚴重。

美佐子為使自己的情緒安定,拿起茶杯一口就喝光。

「我好像也支持不下去了。被他抱住要求時,幾乎要想答應了。」

美佐子深深歎一口氣。

「幾乎每天都這樣糾纏擁抱。兒子從身上散發出野獸般的體臭,用硬邦邦的肉棒拚命頂在我的屁股上……,。」

「我瞭解因為我是過來人。說實話,我雖然發生關係,但也只有後面。只讓兒子弄肛門。絕不讓他碰到乳房和性器。也可以說是勉強保護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我是寡婦,所以受到正在思春期的兒子要求時,我變得很脆弱,但絕不答應他碰性器。」

星野紗織的眼睛裡含著笑意,用溫和的口吻。

在美佐子的眼睛裡出現驚訝和羞澀的表情。聽的人好像覺得更難為情,原來她和兒子做肛門性交……..。

紗織點點頭,美佐子低下眼睛。

「到目前為止,雅夫對我的肛門還能滿意,性慾的火焰消失後,能努力用功。還有和二年級的叫青木的不良少年也不再來往,品行好多了。將來他考上大學忙著和女孩交朋友以後,一定會忘記這種不正常的關係。甚至於想忘記和自己的母親發生過可怕的事情,我想一定會這樣的。」

「原來你是用肛門……..」

美佐子紅著臉好像很耀眼的看著紗織。

「是,是肛門性交。有時候一夜發生三次關係,那樣的夜晚我會感到非常疲倦……..疲倦的原因是肛門性交也會洩身的關係。」

美佐子的臉更紅了。很想立刻離開這裡回家。

紗織看著美佐子害羞的樣子說。

「你的皮膚很白,又漂亮年輕。這就難怪兒子會抱著你要求了。」

「我那裡有漂亮……..」

「兒子們是要好的朋友,做母親的我們以後也要多交往,商量彼此的苦惱或困難的事吧。我是寡婦,可是你還有先生,你的苦惱一定比我更嚴重。」

美佐子把視線轉移到院子裡。雖然窄小但構造文雅,陽光照射在黃梅古樹殘餘的黃色花朵上。那是溫和可愛的風景。可是在這個家庭裡就演出所謂母子相奸的可怕性關係。而她自己本身……,在丈夫不在的家庭裡受到兒子的要求。

美佐子凝視院子落入沉思。

「你怎麼啦了我的話太衝擊了嗎?」

美佐子把視線轉回到對方的臉上問。

「屁股……,不痛嗎?」

「我不是勸你這樣做的。不過要做的時候,在肛門的內外塗上很多油。油是奶油、沙拉油、橄欖油都可以。可是,就是塗上油,插入時還是痛的,尤其抽插時會更痛。但幾次以後就會習慣。稍許的疼痛反而變成刺激,能提高美感……..o」

美感的話使美佐子受到震憾,幾乎想點頭了。

「出去吧,天氣很好,到河邊去走一走。」

她是企圖轉變氣氛,美佐子覺得她是很聰明的人。

外面的陽光很強,美佐子有一點興奮的樣子。來到河邊,二名三十幾歲的美麗女性在櫻花樹下鋪手帕坐下,春色正濃。

「我的苦惱不能對丈夫說,也不能對學校的老師說,沒有辦法只好找你商量……..可是沒有想到你和兒子……..我真的嚇壞了。」

美佐子看著河水說。

「一定會吧。當被兒子擁抱時,有時候忍不住腔孔裡會濕潤。那就是危險的信號,如果控製不住答應了,就沒有辦法挽回。如果懷孕了怎麼辦,使用保險套也不一定安全,排卵的週期也會出現誤差。」

美佐子在心裡想,我被擁抱時雖然反抗,有沒有讓腔孔裡濕潤的情形呢?不敢說沒有。

丈夫是在遙遠的柏林。去年十月去擔任柏林分公司的總經理以後,還沒有回來過一次。這是說有七個月的時間美佐子沒有夫妻間的接觸。

「美佐子,在你兒子信也的房間裡有沒有裸體雜誌等。」

「是,有很多……..」

美佐子的臉上出現苦笑。

「也有色情錄影帶吧?」

「好像有看。無論如何他是現代的年輕人。」

「零用錢呢?」

「每月二萬。」

「二萬!這樣多……」

「因為我丈夫要他多買書多看書,所以給他二萬元。這也是我丈夫交代的。但信也買的,好像都是色情方面的書或錄影帶。沒有好好用功,好像任何時候性器都是硬梆梆的……..這孩子真叫人頭痛。」

美佐子深深歎一口氣繼繽說。

「我要不要學你那樣做呢?……..」

「這個我不能說,你自己要好好考慮……..」

「除了你我沒有可以商量苦惱心事的人,今後還要請你多幫忙了。」

「那裡,這是彼此彼此。剛才也說過孩子們是好朋友,我們做母親的也做好朋友吧。」

「是,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看到這樣拜託的美佐子,紗織說。

「你的頭部真性感。難怪你的兒子要摟抱,你也有罪,你的罪就是太美了。」

太陽下山後氧溫就會下降,感到一點寒冷。白天和星野夫人坐在河岸看的河,河寬稍許變小,水流變急後,從美佐子的家後面流過去。

二個人的家就在附近,不過行政區域不同,走路也要二十分鐘左右,在一條很緩的陡坡路上有星野家,路下有柑野塚。在路兩側有很多住宅,天黑以後,家家戶戶的燈光形成美麗的景色。

就在天完全黑的時侯,信也騎腳踏車經過河上的橋回來了。

「哦,好痛哦。」

放好腳踏車信也摸一摸臉,大概放學後又打架了。

信也走進廚房。母親正在烤蝦,從領口露出雪白的脖子,嬌小的身體,信也一句話沒有說從後面過去抱住。

堅硬的肉棒碰到美佐子的屁股……。

平時會拚命反抗的母親,但今天很溫柔。信也感到意外的同時用力抱住屁股說:

「媽媽,怎麼啦,不生氣了嗎?」

信也在母親可愛的雪白耳朵邊悄悄說,耳垂變成粉紅色。

「真拿你沒有辦法。」

年輕美麗的媽媽,說話的聲音和平時一樣柔和好聽。

「這樣媽媽就沒有辦法做菜了。放開我,蝦會烤焦的。啊……..你不能這樣搖動屁股。」

美佐子在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體重七十五公斤的兒子的雄壯懷裡扭動身體時,反而更清楚的感受到堅硬勃起物的接觸感。

「信也,不要這樣。不過,等一等我會在房裡脫光衣服給你看,乳房,還有性器和屁股,所以看在你要老實一點。」

「真的嗎?媽媽,真的脫光衣服給我看嗎?」

信也放鬆摟抱的力量時眼睛露出不相信的眼神,美佐子點點頭,把烤好的蝦移到盤子上,用無奈何的聲音說。

「媽媽已經沒有力量和你爭執了。沒有辦法抵抗你強烈的性慾和蠻不講理的要求,雖然對不起爸爸,但我真的累了……我只好下決心了。」

「因為我最喜歡媽媽,沒有比媽媽更美麗的女人。」

看到信也又想摟抱,美佐子躲開後,交待他事情。

「把這盤蝦子拿過去,等一等我會遵守諾言,但現在你要老實一點。」

母子面對面的吃完晚飯,拿出水果和咖啡,美佐子終於提出來說。

「用屁股好不好呢?如果是屁股……媽媽願意答應。」

這時候美佐子的臉色通紅。就這樣和信也談道德,為保護道德的最後一條線只允許屁股給他。

「信也你要聽清楚,絕不可以接吻或摸乳房,當然更不可以摸性器。我會全脫光衣服給你看,但絕對不能碰到剛才說的地方。如果不遵守,媽媽就會咬斷舌頭。」

「讓我想一想吧。」

信也好像努力剋製疑惑與欲情的交錯。

「好吧,你仔細想一想。」

美佐子拿起咖啡杯的手有一點顫抖。憤怒、羞恥、悲哀等感情混在一起,她的情緒極度不穩。

兒子用手托著下額看電視,是棒球的夜間比賽。

「媽媽,屁股也可以。」

信也好像突然下定決心。

「你能遵守諾言吧。」

兒子點點頭,看到媽媽站起來,好像要追上去的樣子。

「媽媽,要去那裡,坐在我的腿上吧!」

美佐子默默的走向浴室。那是很豪華的浴室,用大理石鑲造的浴室非常寬大。

美佐子用自己最喜歡的法國香皂洗全身,特別是洗屁股。

走出浴室,站在洗手間的大鏡之前抹乳霜時,信也走進來。

突然拉下美佐子捲在身上的浴巾。

「啊……這是幹什麼!不能這樣……」

一絲不掛的美麗母親把裸體暴露在性急的高一的兒子面前,用手摀住下腹。赤裸的肉體發出艷麗的光澤。形狀美麗如球般的潔白乳房,以及有惱人曲線美的雪白屁股,看的信也頭昏腦脹。

美佐子的手離開自己的下腹,輕經撫摸腰到屁股的曲線。

「你一定要遵守諾言,媽媽把這個屁股給你。」

語尾有一點顫抖。照在鏡子裡的母親皺起眉頭,閉上眼睛,雪白的臉頰已經紅潤,好像說你可以任意玩弄的雪白豐滿的屁股。

「媽媽!!」

兒子突然抓住豐滿的二個肉丘,十指陷入肉裡,向左右拉開。

「啊……信也!」

美麗的成熟肉體揭開神秘的面目,淺紅色的肛門,旁邊的肉洞。這不是在雜誌或色情錄影帶上看的性器,而是真正女人的性器。

信也覺得口乾,腦海裡變成一片空白。

「這裡是不可以碰到的禁忌的聖城,是禁獵區。」

可是信也的眼光仍就凝視那一點。

「信也,要遵守諾言,不然我會咬斷舌頭。」

美佐子的聲音也有急迫中產生的威嚴。

信也的眼睛看到有小皺紋的菊花蕾。那是很可愛的小肉洞……他想要進入這哩了。

「媽媽,能進去嗎?」

信也說完之後突然美佐子身體打寒顫。

「不想弄了嗎?」

「不,當然要了.」

「那麼,我們二個人要合作,塗上油試試看吧。」

一會兒之後,鋪在雙人床上的淺藍色床單沾上油污。兩個人試過沙拉油和奶油,但都沒有辦法插進去。

信也氣憤的把沾滿汗水和油的屁股拉到自己的胸前,用二根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裡,也不顧美佐子的慘叫,手指在窄小的肉洞裡殘忍的抽插。

「痛啊!不要那樣用力……很痛。」

激烈的疼痛使得美佐子忍不住發出哭叫聲。

在母親的臥房裡不斷響起悲叫、呻吟、求饒的聲音,但殘忍的手指終於使得肛門的處女路開通,完成迎接信也肉棒的準備。

信也將肉棒塗滿油,對著肛門插入。

「啊……進來了……」

美佐子雖然痛苦的哼著,但也從嘴裡發出一種心安的聲音。

信也的肉棒確實插入肛門裡,可是出於像吸盤的獨特感覺產生無比的美感,肉棒立刻開始脈動後就射精。

但他的快感非常強烈,射精的量也非常多。

「媽媽,你覺得怎麼樣。」

信也用很滿足的聲音說。

「啊,信也……好像屁股裡還有火熱的鐵棒在裡面……熱熱的……又好像搔癢。」

終於成為兒子的性慾之犧牲品的年輕美麗的母親,說完就把臉靠在枕頭上。

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雖然沒有聲音但知道她在哭泣,信也這時候也感到恐懼,默默的坐在那裡。

「媽媽……」

聲音有一點不自然。

母親的嗚咽聲還沒有停止。沾上許多油污的屁股,因為射精後沾有精液,看起來更污穢。

美佐子突然站起來,含淚的眼睛發出亮光,那是含淚的微笑。

「以後也要這樣遵守諾言知道嗎?」

信也好像著迷似的點頭。

「媽媽是除了痛以外什麼感覺也沒有,但我的肛門終於讓你的東西進來了。」

然後美佐子用衛生紙替信也擦拭肉棒。

「好大……和莖部比較,龜頭顯得很大,射精的精子數量也大的怕人,有四、五億吧。」

美佐子像開玩笑的說,用指尖在龜頭上彈一下。

「信也,表情不要那樣嚴肅,笑一笑吧,不然媽媽的心情更沉重。會哀傷的想到柏林的天空。」

美麗的手指擺弄的陰莖,很快又勃起。

美佐子屏住氣看那種肉棒勃起的樣子。對信也迅速的恢復力,不會疲勞的強大精力使美佐子感到壓迫感。信也用那一種獸性的眼光看著美佐子。

「不!不要了!!」

赤裸的細腰突然被摟抱。

「媽媽的屁股還在痛……不要連續的弄……受不了!」

「給我弄!」

強大的力量使美佐子趴下。美佐子扭動屁股拒絕,但不久後哭著抬起屁股,信也立刻抱緊。

「啊……不要……不要……」

美佐子發出悲叫聲。火熱的鐵棒再度插入肛門浬,滴下紅色的粘液。

「拔出去!痛啊……信也……」

「媽媽……我愛您……我愛你……」

信也一面喊叫一面瘋狂的拚命插入。美佐子對窄小的肉洞快要被撕裂的劇痛感到恐懼。

「不要……這樣粗暴!」

美佐子的聲音也像喊叫。

「嗚……信也……不要折磨媽媽……啊……就在那裡停止吧!」

剛才是只有龜頭進入,但這一次不同,信也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到根部。

「啊……不要……啊……」

美佐子一面呻吟一面很微妙的扭動屁股。火一樣發熱的肛門大概感覺已經麻痺,只有刺痛的感覺。

「媽媽的屁股怎麼樣啦?」

「好棒,媽媽的肛門……擴大了,全都進去了。」

「進入到根部了嗎?」

「嗯,全部都進去了。」

「強烈的刺激一直到腦海裡……。」

「媽媽,痛嗎?」

「已經分不出是不是痛了。」

「我的被夾的很痛。」

「那裡的洞很窄小所以自然會那樣,不是媽媽故意夾緊的。」

在那窄小的洞理塞滿的異常感,影響到子宮的感覺,美佐子開始產生淫邪的快感。

「這樣不動就好了。」

美佐子感到舒暢,前面的肉洞分泌淫液,這是肛門與腔孔綜合的美感。

「乳房。」

突然從信也的嘴裡冒出來。

「不可以摸嗎?」

一這句話使美佐子突然清醒。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這個我知道。」

信也順從的答應,開始撫摸雪白的屁股。

「媽媽,只能弄屁股嗎?」

「是……是啊。」

赤裸的趴任那裡的姿勢,能看出美麗的曲線和屁股的洞裡插入肉棒的情形。美佐子的後背上已經冒出汗珠。

「啊……我已經受不了啦。」

信也開始猛烈抽插,抱住漂亮的屁股狠狠插入。

「慢一點……還要慢一點。」

美佐子的聲音有一點沙啞,本來咬緊於關忍耐,不久後上身倒下去用嘴咬住枕頭。屁股還是被高高的抱起,肉棒兇猛的插入。

美佐子的嘴放開枕頭,一面發生嗚嗚的哼聲,不停的問「還沒有好嗎?」然後好像要使信也早一點射精,自己也開始前後搖動屁股。信也好像呼吸困難的樣子,張著嘴巴猛烈抽送。

美佐子也配合兇猛的節奏扭動屁股肉棒的活塞停止動作,開始噴射。

「洩了………..」

這是信也從喉嚨裡擠出來的聲音。

從學校回來就立刻開始肛門性交。

在一樓的主臥房裡,美佐子的雪白裸體趴在床上。

「來吧。」

從美佐子的這一句話開始肛門性交。

每天都一樣。所以已經能順暢的插入到根部,雙方都已經達到熟練程度的肛門性交。

完畢後母子一起洗澡。然後是晚餐,餐後在廚房裡第二次肛門性交。

晚上十點半。美佐子會把飲料與宵夜送到二樓的兒子房間。每天晚上信也會努力用功到十點半。不論英語或數學如果有不會的地方,有東京N大學畢業學歷的媽媽會教他。

「信也,你變了。最近肯用功了,尤其數學有很大進步。」

今天晚上美佐子這樣讚美信也的努力,然後就開始今天的第三次肛門性交。

結束後美佐子的頭髮散亂的披在臉上,一面擦拭污穢物說。

「信也,今天這樣就能放過媽媽了吧。」

「不行,要讓我摸一摸前面的肉縫吧。」

「什麼?」

美佐子驚訝的回頭看,

美麗的美佐子看到美少年信也時偶而也會有陶醉的剎那,現在他的眼睛裡冒出強烈的慾火。

「媽媽趴下來抬高屁股時,就能看到黑毛和前面的肉縫。還能看到像珍珠般的肉球。我很想翻開那軟綿綿的花瓣,看一看裡面是什麼情形,也想摸那裡。媽媽,能瞭解我的心情吧。」

美佐子在心理想,一直害怕的事情終於來了,而且來的很快。

「媽媽,你不明白嗎?」

兒子發出尖叫聲。

「你要安靜一點,你的心情我當然瞭解。讓你看到,但不讓你摸,我也覺得很可憐。可是最後的一條線還是要遵守。這也是當初我們說好的。」

「算了!你出去吧!」

信也抓起書桌上的書本丟到美佐子的臉上。美佐子站起來,用哀怨的眼光看一下信也,默默的走出房間。

到樓下的浴室,清理留在肛門的精液。

洗完澡仰臥在床上,美佐子從床頭櫃拿一本婦女雜誌開始看。可是不如不覺流出眼淚,照片和文字都看不清楚了。

「老公……」

丟下雜誌,心裡想著丈夫的面貌,拉開睡袍,脫下有蕾絲的雪白三角褲,在燈光下暴露出黑色的草叢地帶。美佐子柔軟的手指在陰毛或陰核上撫摸,在那精力強大的丈夫以前每天晚上撫摸,把火熱肉棒插入的肉洞上,美佐子巧妙的運用手指磨擦。

「啊……」

美佐子張開富有彈性的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齒歎息。

「啊……啊……老公……我和信也發生病態的性行為……那是不得已的,原諒我吧……可是,這裡是屬於你的……這個又敏感又濕潤的地方是你的……啊……好舒服……」

手指用力夾住沾上蜜汁的陰核。立刻有電流通過。繼續用手指揉搓,電流湧向大腦。

「嗚……好……」

美佐子發出哼聲,一面用力揉搓陰核一面把左手指插入肉洞裡。手指在粘粘的肉洞裡轉動,右手用力壓扁陰核。換手,右手插入洞裡,左手在陰核上磨擦。

肉洞裡充滿蜜汁,同時像火一樣熱。然後就到洩身的剎那。

「嗚……啊……啊……」

美佐子發出這樣的聲音,屁股一起一落的打在床上。

激情過去以後,美佐子用衛生紙清理手淫的痕跡,想到遠在歐洲的丈夫,雖然一方面祝福丈夫工作順利,但不由得一方面產生怨恨的心情。

第二天早晨。信也翹起嘴巴吃完早飯,故意在美佐子面前吸煙。

美佐子立刻把香煙搶過來,但信也翻起白眼看她。

「我要變成不良少年。不肯和我做一般的性交,我就不用功,這樣可以嗎?媽媽。」

「如果你用這樣的態度,媽媽連屁股也不答應了。」

美佐子用嚴肅的口吻說。

生氣時的眼睛顯的更美,媽媽的臉上表現出強烈的意志,有高雅的美感。信也好像被吸引過去,來到美佐子的身邊開始撫摸屁股。

「信也,你這樣會遲到的。」

「脫裙子吧。」

「回來再弄吧,媽媽會等你,快去上學吧……」

信也聽到母親的請求,又拿起書包。

「媽媽,今晚答應全給我嗎?」

「你不要胡說,不可以!」

「哼!冷淡的女人。」

丟下這種話,信也走向大門。

「一定要上學。」

美佐子跑到窗邊說。

「不要囉嗦!」

兒子說完就跳上腳踏車。身體很大,美佐子想,確實身體長大了。」

家裡響起吸塵器的聲音,還有電話的鈴聲。

「喂,我是柑野。」

「我是星野,就是紗織。」

「哦,是你。」

美佐子產生羞恥感,停頓一下說。

「上一次打擾你啦。」

「後來,你的兒子怎麼樣了呢?」

「是……」

美佐子沒有說出來,感到臉上火熱。對方好像察覺出來似的輕輕笑一下。

「請報告以後的情形吧。當初找我來商量,你有義務報告呀。」

電話裡又聽到笑聲。

「是,等一等來拜訪。」

「不要那樣見外。隨時都可以,我今天是不會外出的。不過,愈早愈好。」

美佐子開她的小型車先去游泳俱樂部,游泳一小時後去星野家。

開到日式房子的前面,美佐子的心情還是很沉重。在室內游泳池游泳時,心情也沒有開朗,信也的事重重的壓在她心上。

紗織等在塚裡。

「我和信也肛門性交。」

美佐子說完,臉上紅到耳根。

「上次和你談過之後,我仔細考慮,有了這樣的結果,這就是我的報告。」

「你和信也一天性交幾次呢?」

紗織的聲音有一點興奮。

美佐子紅看臉低下頭。每天二次到三次,有時候連續五次,她沒有辦法把事實說出來。

「要求的很多嗎?」

美佐子只好點頭。

「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在肛門裡射精呢?」

「大慨……五分鐘左右吧。」

「哦,相當長久啊。」

「抽插五分鐘左右就結束了。」

「他不要求性器嗎?」

「最近開始要求,所以我很困擾。」

「這也難怪,全部讓他看到了。沒有辦法只讓他看肛門,把那裡藏起來。」

「這樣好不好?你和我的雅夫去旅行子我和你的信也去旅行,把前後都給他們。這樣熄滅他們的火焰。同樣的你也把前後給雅夫……沒有血統關係的人,心情就輕鬆了吧。對你那在外國的丈夫就算是閉上眼睛吧…..。如果你答應,從後天的星期六開始。」

「你真是可怕的人……」

「其實,任何女人只要把外表的一層皮拉下去,都是野獸吧。」

紗織的口吻很爽快,美麗的眼睛帶著笑容。

丈夫是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裡有不可告人的苦惱。

那是親生兒子向她要求。他說媽媽好漂亮,給我幹好不好,這樣要求媽媽的肉體。

在院子裡、在房間、在廚房……..。發出如訴如泣的聲音從後面抱住她,把硬梆梆的肉棒頂在屁股的縫上。

不論在那裡都不能大意。簡直就像在家裡養一條發情的野獸。所以美佐子要趁兒子上學的時間才敢洗澡。因為洗澡的時間就是最危險的時機。

無論在任何場所裡抱住,美佐子也會拚命抵抗。絕對拒絕到底,有時美佐子的反擊,指甲在兒子的臉上抓出血跡。但美佐子已經感到疲憊,精神快要癱瘓。

「媽媽要咬舌自殺……..你姦淫屍體吧。」

現在的精神狀態,對說這種話也感到疲倦。

天氣逐漸變熱,要開始穿夏天的薄質衣服。她露出雪白皮膚的模樣,一定會更刺激兒子。

想到這裡,美佐子的苦惱就更深刻。

美佐子很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藉別人的智慧解決自己的苦惱。其實得不到智慧也沒有關係,只要說出來就好,在這樣下去真的會瘋了….,。美佐子在心裡上已經形成這種程度。

「我對你說真話……..我們是露娜。」

在本地做為插花的教師很出名的,年輕就做寡婦的星野紗織對美佐子這樣說,然後好像看她的反應,閉上嘴凝視美佐子的表情。

「什麼是露娜呢?」

美佐子從對方的眼色感到異常,但還不瞭解露娜的意思。

「露娜是羅馬神話裡的月亮女神。是指母子相奸。你坦白說出苦惱的對象,也就是我,而我也母子相奸……..。」

過份的意外,使美佐子說不出話,只是看著對方發呆。

星野紗織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氣質,充滿溫暖的色澤,看不出有污穢或苦惱的陰影。

「這是真的嗎?難道是……..」

「不知道是兒子不對,還是我的錯……..,自從雅夫國三的時候開始發生關係。但絕不是我這做母親的誘惑他。不分晝夜在一個屋頂下受到兒子的要求,精神已經潰崩,不得已造成那樣的結果。」

星野紗織說話的口吻非常平靜,但內容非常嚴重。

美佐子為使自己的情緒安定,拿起茶杯一口就喝光。

「我好像也支持不下去了。被他抱住要求時,幾乎要想答應了。」

美佐子深深歎一口氣。

「幾乎每天都這樣糾纏擁抱。兒子從身上散發出野獸般的體臭,用硬邦邦的肉棒拚命頂在我的屁股上……,。」

「我瞭解因為我是過來人。說實話,我雖然發生關係,但也只有後面。只讓兒子弄肛門。絕不讓他碰到乳房和性器。也可以說是勉強保護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我是寡婦,所以受到正在思春期的兒子要求時,我變得很脆弱,但絕不答應他碰性器。」

星野紗織的眼睛裡含著笑意,用溫和的口吻。

在美佐子的眼睛裡出現驚訝和羞澀的表情。聽的人好像覺得更難為情,原來她和兒子做肛門性交……..。

紗織點點頭,美佐子低下眼睛。

「到目前為止,雅夫對我的肛門還能滿意,性慾的火焰消失後,能努力用功。還有和二年級的叫青木的不良少年也不再來往,品行好多了。將來他考上大學忙著和女孩交朋友以後,一定會忘記這種不正常的關係。甚至於想忘記和自己的母親發生過可怕的事情,我想一定會這樣的。」

「原來你是用肛門……..」

美佐子紅著臉好像很耀眼的看著紗織。

「是,是肛門性交。有時候一夜發生三次關係,那樣的夜晚我會感到非常疲倦……..疲倦的原因是肛門性交也會洩身的關係。」

美佐子的臉更紅了。很想立刻離開這裡回家。

紗織看著美佐子害羞的樣子說。

「你的皮膚很白,又漂亮年輕。這就難怪兒子會抱著你要求了。」

「我那裡有漂亮……..」

「兒子們是要好的朋友,做母親的我們以後也要多交往,商量彼此的苦惱或困難的事吧。我是寡婦,可是你還有先生,你的苦惱一定比我更嚴重。」

美佐子把視線轉移到院子裡。雖然窄小但構造文雅,陽光照射在黃梅古樹殘餘的黃色花朵上。那是溫和可愛的風景。可是在這個家庭裡就演出所謂母子相奸的可怕性關係。而她自己本身……,在丈夫不在的家庭裡受到兒子的要求。

美佐子凝視院子落入沉思。

「你怎麼啦了我的話太衝擊了嗎?」

美佐子把視線轉回到對方的臉上問。

「屁股……,不痛嗎?」

「我不是勸你這樣做的。不過要做的時候,在肛門的內外塗上很多油。油是奶油、沙拉油、橄欖油都可以。可是,就是塗上油,插入時還是痛的,尤其抽插時會更痛。但幾次以後就會習慣。稍許的疼痛反而變成刺激,能提高美感……..o」

美感的話使美佐子受到震憾,幾乎想點頭了。

「出去吧,天氣很好,到河邊去走一走。」

她是企圖轉變氣氛,美佐子覺得她是很聰明的人。

外面的陽光很強,美佐子有一點興奮的樣子。來到河邊,二名三十幾歲的美麗女性在櫻花樹下鋪手帕坐下,春色正濃。

「我的苦惱不能對丈夫說,也不能對學校的老師說,沒有辦法只好找你商量……..可是沒有想到你和兒子……..我真的嚇壞了。」

美佐子看著河水說。

「一定會吧。當被兒子擁抱時,有時候忍不住腔孔裡會濕潤。那就是危險的信號,如果控製不住答應了,就沒有辦法挽回。如果懷孕了怎麼辦,使用保險套也不一定安全,排卵的週期也會出現誤差。」

美佐子在心裡想,我被擁抱時雖然反抗,有沒有讓腔孔裡濕潤的情形呢?不敢說沒有。

丈夫是在遙遠的柏林。去年十月去擔任柏林分公司的總經理以後,還沒有回來過一次。這是說有七個月的時間美佐子沒有夫妻間的接觸。

「美佐子,在你兒子信也的房間裡有沒有裸體雜誌等。」

「是,有很多……..」

美佐子的臉上出現苦笑。

「也有色情錄影帶吧?」

「好像有看。無論如何他是現代的年輕人。」

「零用錢呢?」

「每月二萬。」

「二萬!這樣多……」

「因為我丈夫要他多買書多看書,所以給他二萬元。這也是我丈夫交代的。但信也買的,好像都是色情方面的書或錄影帶。沒有好好用功,好像任何時候性器都是硬梆梆的……..這孩子真叫人頭痛。」

美佐子深深歎一口氣繼繽說。

「我要不要學你那樣做呢?……..」

「這個我不能說,你自己要好好考慮……..」

「除了你我沒有可以商量苦惱心事的人,今後還要請你多幫忙了。」

「那裡,這是彼此彼此。剛才也說過孩子們是好朋友,我們做母親的也做好朋友吧。」

「是,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看到這樣拜託的美佐子,紗織說。

「你的頭部真性感。難怪你的兒子要摟抱,你也有罪,你的罪就是太美了。」

太陽下山後氧溫就會下降,感到一點寒冷。白天和星野夫人坐在河岸看的河,河寬稍許變小,水流變急後,從美佐子的家後面流過去。

二個人的家就在附近,不過行政區域不同,走路也要二十分鐘左右,在一條很緩的陡坡路上有星野家,路下有柑野塚。在路兩側有很多住宅,天黑以後,家家戶戶的燈光形成美麗的景色。

就在天完全黑的時侯,信也騎腳踏車經過河上的橋回來了。

「哦,好痛哦。」

放好腳踏車信也摸一摸臉,大概放學後又打架了。

信也走進廚房。母親正在烤蝦,從領口露出雪白的脖子,嬌小的身體,信也一句話沒有說從後面過去抱住。

堅硬的肉棒碰到美佐子的屁股……。

平時會拚命反抗的母親,但今天很溫柔。信也感到意外的同時用力抱住屁股說:

「媽媽,怎麼啦,不生氣了嗎?」

信也在母親可愛的雪白耳朵邊悄悄說,耳垂變成粉紅色。

「真拿你沒有辦法。」

年輕美麗的媽媽,說話的聲音和平時一樣柔和好聽。

「這樣媽媽就沒有辦法做菜了。放開我,蝦會烤焦的。啊……..你不能這樣搖動屁股。」

美佐子在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體重七十五公斤的兒子的雄壯懷裡扭動身體時,反而更清楚的感受到堅硬勃起物的接觸感。

「信也,不要這樣。不過,等一等我會在房裡脫光衣服給你看,乳房,還有性器和屁股,所以看在你要老實一點。」

「真的嗎?媽媽,真的脫光衣服給我看嗎?」

信也放鬆摟抱的力量時眼睛露出不相信的眼神,美佐子點點頭,把烤好的蝦移到盤子上,用無奈何的聲音說。

「媽媽已經沒有力量和你爭執了。沒有辦法抵抗你強烈的性慾和蠻不講理的要求,雖然對不起爸爸,但我真的累了……我只好下決心了。」

「因為我最喜歡媽媽,沒有比媽媽更美麗的女人。」

看到信也又想摟抱,美佐子躲開後,交待他事情。

「把這盤蝦子拿過去,等一等我會遵守諾言,但現在你要老實一點。」

母子面對面的吃完晚飯,拿出水果和咖啡,美佐子終於提出來說。

「用屁股好不好呢?如果是屁股……媽媽願意答應。」

這時候美佐子的臉色通紅。就這樣和信也談道德,為保護道德的最後一條線只允許屁股給他。

「信也你要聽清楚,絕不可以接吻或摸乳房,當然更不可以摸性器。我會全脫光衣服給你看,但絕對不能碰到剛才說的地方。如果不遵守,媽媽就會咬斷舌頭。」

「讓我想一想吧。」

信也好像努力剋製疑惑與欲情的交錯。

「好吧,你仔細想一想。」

美佐子拿起咖啡杯的手有一點顫抖。憤怒、羞恥、悲哀等感情混在一起,她的情緒極度不穩。

兒子用手托著下額看電視,是棒球的夜間比賽。

「媽媽,屁股也可以。」

信也好像突然下定決心。

「你能遵守諾言吧。」

兒子點點頭,看到媽媽站起來,好像要追上去的樣子。

「媽媽,要去那裡,坐在我的腿上吧!」

美佐子默默的走向浴室。那是很豪華的浴室,用大理石鑲造的浴室非常寬大。

美佐子用自己最喜歡的法國香皂洗全身,特別是洗屁股。

走出浴室,站在洗手間的大鏡之前抹乳霜時,信也走進來。

突然拉下美佐子捲在身上的浴巾。

「啊……這是幹什麼!不能這樣……」

一絲不掛的美麗母親把裸體暴露在性急的高一的兒子面前,用手摀住下腹。赤裸的肉體發出艷麗的光澤。形狀美麗如球般的潔白乳房,以及有惱人曲線美的雪白屁股,看的信也頭昏腦脹。

美佐子的手離開自己的下腹,輕經撫摸腰到屁股的曲線。

「你一定要遵守諾言,媽媽把這個屁股給你。」

語尾有一點顫抖。照在鏡子裡的母親皺起眉頭,閉上眼睛,雪白的臉頰已經紅潤,好像說你可以任意玩弄的雪白豐滿的屁股。

「媽媽!!」

兒子突然抓住豐滿的二個肉丘,十指陷入肉裡,向左右拉開。

「啊……信也!」

美麗的成熟肉體揭開神秘的面目,淺紅色的肛門,旁邊的肉洞。這不是在雜誌或色情錄影帶上看的性器,而是真正女人的性器。

信也覺得口乾,腦海裡變成一片空白。

「這裡是不可以碰到的禁忌的聖城,是禁獵區。」

可是信也的眼光仍就凝視那一點。

「信也,要遵守諾言,不然我會咬斷舌頭。」

美佐子的聲音也有急迫中產生的威嚴。

信也的眼睛看到有小皺紋的菊花蕾。那是很可愛的小肉洞……他想要進入這哩了。

「媽媽,能進去嗎?」

信也說完之後突然美佐子身體打寒顫。

「不想弄了嗎?」

「不,當然要了.」

「那麼,我們二個人要合作,塗上油試試看吧。」

一會兒之後,鋪在雙人床上的淺藍色床單沾上油污。兩個人試過沙拉油和奶油,但都沒有辦法插進去。

信也氣憤的把沾滿汗水和油的屁股拉到自己的胸前,用二根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裡,也不顧美佐子的慘叫,手指在窄小的肉洞裡殘忍的抽插。

「痛啊!不要那樣用力……很痛。」

激烈的疼痛使得美佐子忍不住發出哭叫聲。

在母親的臥房裡不斷響起悲叫、呻吟、求饒的聲音,但殘忍的手指終於使得肛門的處女路開通,完成迎接信也肉棒的準備。

信也將肉棒塗滿油,對著肛門插入。

「啊……進來了……」

美佐子雖然痛苦的哼著,但也從嘴裡發出一種心安的聲音。

信也的肉棒確實插入肛門裡,可是出於像吸盤的獨特感覺產生無比的美感,肉棒立刻開始脈動後就射精。

但他的快感非常強烈,射精的量也非常多。

「媽媽,你覺得怎麼樣。」

信也用很滿足的聲音說。

「啊,信也……好像屁股裡還有火熱的鐵棒在裡面……熱熱的……又好像搔癢。」

終於成為兒子的性慾之犧牲品的年輕美麗的母親,說完就把臉靠在枕頭上。

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雖然沒有聲音但知道她在哭泣,信也這時候也感到恐懼,默默的坐在那裡。

「媽媽……」

聲音有一點不自然。

母親的嗚咽聲還沒有停止。沾上許多油污的屁股,因為射精後沾有精液,看起來更污穢。

美佐子突然站起來,含淚的眼睛發出亮光,那是含淚的微笑。

「以後也要這樣遵守諾言知道嗎?」

信也好像著迷似的點頭。

「媽媽是除了痛以外什麼感覺也沒有,但我的肛門終於讓你的東西進來了。」

然後美佐子用衛生紙替信也擦拭肉棒。

「好大……和莖部比較,龜頭顯得很大,射精的精子數量也大的怕人,有四、五億吧。」

美佐子像開玩笑的說,用指尖在龜頭上彈一下。

「信也,表情不要那樣嚴肅,笑一笑吧,不然媽媽的心情更沉重。會哀傷的想到柏林的天空。」

美麗的手指擺弄的陰莖,很快又勃起。

美佐子屏住氣看那種肉棒勃起的樣子。對信也迅速的恢復力,不會疲勞的強大精力使美佐子感到壓迫感。信也用那一種獸性的眼光看著美佐子。

「不!不要了!!」

赤裸的細腰突然被摟抱。

「媽媽的屁股還在痛……不要連續的弄……受不了!」

「給我弄!」

強大的力量使美佐子趴下。美佐子扭動屁股拒絕,但不久後哭著抬起屁股,信也立刻抱緊。

「啊……不要……不要……」

美佐子發出悲叫聲。火熱的鐵棒再度插入肛門浬,滴下紅色的粘液。

「拔出去!痛啊……信也……」

「媽媽……我愛您……我愛你……」

信也一面喊叫一面瘋狂的拚命插入。美佐子對窄小的肉洞快要被撕裂的劇痛感到恐懼。

「不要……這樣粗暴!」

美佐子的聲音也像喊叫。

「嗚……信也……不要折磨媽媽……啊……就在那裡停止吧!」

剛才是只有龜頭進入,但這一次不同,信也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到根部。

「啊……不要……啊……」

美佐子一面呻吟一面很微妙的扭動屁股。火一樣發熱的肛門大概感覺已經麻痺,只有刺痛的感覺。

「媽媽的屁股怎麼樣啦?」

「好棒,媽媽的肛門……擴大了,全都進去了。」

「進入到根部了嗎?」

「嗯,全部都進去了。」

「強烈的刺激一直到腦海裡……。」

「媽媽,痛嗎?」

「已經分不出是不是痛了。」

「我的被夾的很痛。」

「那裡的洞很窄小所以自然會那樣,不是媽媽故意夾緊的。」

在那窄小的洞理塞滿的異常感,影響到子宮的感覺,美佐子開始產生淫邪的快感。

「這樣不動就好了。」

美佐子感到舒暢,前面的肉洞分泌淫液,這是肛門與腔孔綜合的美感。

「乳房。」

突然從信也的嘴裡冒出來。

「不可以摸嗎?」

一這句話使美佐子突然清醒。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這個我知道。」

信也順從的答應,開始撫摸雪白的屁股。

「媽媽,只能弄屁股嗎?」

「是……是啊。」

赤裸的趴任那裡的姿勢,能看出美麗的曲線和屁股的洞裡插入肉棒的情形。美佐子的後背上已經冒出汗珠。

「啊……我已經受不了啦。」

信也開始猛烈抽插,抱住漂亮的屁股狠狠插入。

「慢一點……還要慢一點。」

美佐子的聲音有一點沙啞,本來咬緊於關忍耐,不久後上身倒下去用嘴咬住枕頭。屁股還是被高高的抱起,肉棒兇猛的插入。

美佐子的嘴放開枕頭,一面發生嗚嗚的哼聲,不停的問「還沒有好嗎?」然後好像要使信也早一點射精,自己也開始前後搖動屁股。信也好像呼吸困難的樣子,張著嘴巴猛烈抽送。

美佐子也配合兇猛的節奏扭動屁股肉棒的活塞停止動作,開始噴射。

「洩了………..」

這是信也從喉嚨裡擠出來的聲音。

從學校回來就立刻開始肛門性交。

在一樓的主臥房裡,美佐子的雪白裸體趴在床上。

「來吧。」

從美佐子的這一句話開始肛門性交。

每天都一樣。所以已經能順暢的插入到根部,雙方都已經達到熟練程度的肛門性交。

完畢後母子一起洗澡。然後是晚餐,餐後在廚房裡第二次肛門性交。

晚上十點半。美佐子會把飲料與宵夜送到二樓的兒子房間。每天晚上信也會努力用功到十點半。不論英語或數學如果有不會的地方,有東京N大學畢業學歷的媽媽會教他。

「信也,你變了。最近肯用功了,尤其數學有很大進步。」

今天晚上美佐子這樣讚美信也的努力,然後就開始今天的第三次肛門性交。

結束後美佐子的頭髮散亂的披在臉上,一面擦拭污穢物說。

「信也,今天這樣就能放過媽媽了吧。」

「不行,要讓我摸一摸前面的肉縫吧。」

「什麼?」

美佐子驚訝的回頭看,

美麗的美佐子看到美少年信也時偶而也會有陶醉的剎那,現在他的眼睛裡冒出強烈的慾火。

「媽媽趴下來抬高屁股時,就能看到黑毛和前面的肉縫。還能看到像珍珠般的肉球。我很想翻開那軟綿綿的花瓣,看一看裡面是什麼情形,也想摸那裡。媽媽,能瞭解我的心情吧。」

美佐子在心理想,一直害怕的事情終於來了,而且來的很快。

「媽媽,你不明白嗎?」

兒子發出尖叫聲。

「你要安靜一點,你的心情我當然瞭解。讓你看到,但不讓你摸,我也覺得很可憐。可是最後的一條線還是要遵守。這也是當初我們說好的。」

「算了!你出去吧!」

信也抓起書桌上的書本丟到美佐子的臉上。美佐子站起來,用哀怨的眼光看一下信也,默默的走出房間。

到樓下的浴室,清理留在肛門的精液。

洗完澡仰臥在床上,美佐子從床頭櫃拿一本婦女雜誌開始看。可是不如不覺流出眼淚,照片和文字都看不清楚了。

「老公……」

丟下雜誌,心裡想著丈夫的面貌,拉開睡袍,脫下有蕾絲的雪白三角褲,在燈光下暴露出黑色的草叢地帶。美佐子柔軟的手指在陰毛或陰核上撫摸,在那精力強大的丈夫以前每天晚上撫摸,把火熱肉棒插入的肉洞上,美佐子巧妙的運用手指磨擦。

「啊……」

美佐子張開富有彈性的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齒歎息。

「啊……啊……老公……我和信也發生病態的性行為……那是不得已的,原諒我吧……可是,這裡是屬於你的……這個又敏感又濕潤的地方是你的……啊……好舒服……」

手指用力夾住沾上蜜汁的陰核。立刻有電流通過。繼續用手指揉搓,電流湧向大腦。

「嗚……好……」

美佐子發出哼聲,一面用力揉搓陰核一面把左手指插入肉洞裡。手指在粘粘的肉洞裡轉動,右手用力壓扁陰核。換手,右手插入洞裡,左手在陰核上磨擦。

肉洞裡充滿蜜汁,同時像火一樣熱。然後就到洩身的剎那。

「嗚……啊……啊……」

美佐子發出這樣的聲音,屁股一起一落的打在床上。

激情過去以後,美佐子用衛生紙清理手淫的痕跡,想到遠在歐洲的丈夫,雖然一方面祝福丈夫工作順利,但不由得一方面產生怨恨的心情。

第二天早晨。信也翹起嘴巴吃完早飯,故意在美佐子面前吸煙。

美佐子立刻把香煙搶過來,但信也翻起白眼看她。

「我要變成不良少年。不肯和我做一般的性交,我就不用功,這樣可以嗎?媽媽。」

「如果你用這樣的態度,媽媽連屁股也不答應了。」

美佐子用嚴肅的口吻說。

生氣時的眼睛顯的更美,媽媽的臉上表現出強烈的意志,有高雅的美感。信也好像被吸引過去,來到美佐子的身邊開始撫摸屁股。

「信也,你這樣會遲到的。」

「脫裙子吧。」

「回來再弄吧,媽媽會等你,快去上學吧……」

信也聽到母親的請求,又拿起書包。

「媽媽,今晚答應全給我嗎?」

「你不要胡說,不可以!」

「哼!冷淡的女人。」

丟下這種話,信也走向大門。

「一定要上學。」

美佐子跑到窗邊說。

「不要囉嗦!」

兒子說完就跳上腳踏車。身體很大,美佐子想,確實身體長大了。」

家裡響起吸塵器的聲音,還有電話的鈴聲。

「喂,我是柑野。」

「我是星野,就是紗織。」

「哦,是你。」

美佐子產生羞恥感,停頓一下說。

「上一次打擾你啦。」

「後來,你的兒子怎麼樣了呢?」

「是……」

美佐子沒有說出來,感到臉上火熱。對方好像察覺出來似的輕輕笑一下。

「請報告以後的情形吧。當初找我來商量,你有義務報告呀。」

電話裡又聽到笑聲。

「是,等一等來拜訪。」

「不要那樣見外。隨時都可以,我今天是不會外出的。不過,愈早愈好。」

美佐子開她的小型車先去游泳俱樂部,游泳一小時後去星野家。

開到日式房子的前面,美佐子的心情還是很沉重。在室內游泳池游泳時,心情也沒有開朗,信也的事重重的壓在她心上。

紗織等在塚裡。

「我和信也肛門性交。」

美佐子說完,臉上紅到耳根。

「上次和你談過之後,我仔細考慮,有了這樣的結果,這就是我的報告。」

「你和信也一天性交幾次呢?」

紗織的聲音有一點興奮。

美佐子紅看臉低下頭。每天二次到三次,有時候連續五次,她沒有辦法把事實說出來。

「要求的很多嗎?」

美佐子只好點頭。

「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在肛門裡射精呢?」

「大慨……五分鐘左右吧。」

「哦,相當長久啊。」

「抽插五分鐘左右就結束了。」

「他不要求性器嗎?」

「最近開始要求,所以我很困擾。」

「這也難怪,全部讓他看到了。沒有辦法只讓他看肛門,把那裡藏起來。」

「這樣好不好?你和我的雅夫去旅行子我和你的信也去旅行,把前後都給他們。這樣熄滅他們的火焰。同樣的你也把前後給雅夫……沒有血統關係的人,心情就輕鬆了吧。對你那在外國的丈夫就算是閉上眼睛吧…..。如果你答應,從後天的星期六開始。」

「你真是可怕的人……」

「其實,任何女人只要把外表的一層皮拉下去,都是野獸吧。」

紗織的口吻很爽快,美麗的眼睛帶著笑容。

文章評價: (2 票, 平均: 1.5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我和媽媽的新天地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
放縱的青春
多年後終與王姨再次纏綿
老公和情夫在我家爭奪我小屄的性交權
十二小時長途車
媽媽和妹妹
性啟蒙導師笑瑤姐
嬌艷女友的KTV輪姦
我的真實獻妻經歷
隨機文章:
柔兒被姐夫強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連環計 星期日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