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誰會在這種時間找我?」明俊嘴裡嘀咕著,門一開,原來是大姊惠瑕來了。

惠瑕有著一頭及肩的卷髮,自然的波浪造型讓她看起來熱情又俏麗,瓜子臉 搭配了大小適中的丹鳳眼和東方人裡面算高挺的鼻子小巧的豐唇畫著桃紅色口紅, 似有若無的淡妝讓二十六歲的她成熟重又帶點可愛。

黑色的大外套由於只在乳下的部位扣上一顆鈕扣,所以不但無法隱藏她傲人 的胸部,搭配裡面粉紅色的高領毛衣更襯托出他偉大的胸懷,黑色的窄裙下面是 一雙被絲襪所包裹的修長的美腿,黑色的半筒高跟鞋讓一六六的她看來幾乎和一 七五的明俊一樣高。

「大姊?你怎麼跑來了?也不先打個電話說一下!」

「怎麼?你事業做這麼大啊,做姊姊的來弟弟家作客還得預約嗎?」

「不是啦!我是怕萬一大姊你來的時候我不在,害你空等就不好了。」

「大男人囉哩八嗦的,你這不是在家嗎?」

「好好好,算我錯了可以吧?」

明俊把惠瑕迎進門,發現惠瑕提著一個大包包,就順手幫他提進房裡.  「你帶這麼大一個包包,不會是想住在這裡吧?」

「你剛搬出家裡住,媽怕你不適應,剛好我老公這陣子出差,就叫我過來你 這裡住幾天彼此有個照應。」

免費A片

明俊在半個月前離開台南北上到台北工作,剛退伍不久的他頂著一頭清爽的 短髮,雖然正值寒冷的冬天,不過他身上還是只有一件輕便的無袖T恤和運動短 褲,軍隊裡的訓練讓他的身形更有男性魅力。

明俊心想好不容易搬出家裡了,自由的日子才過沒幾天居然冒出一個不速之 客來,心裡還真是不樂意。

「怎麼?不歡迎嗎?」惠瑕瞪著他。

「歡迎!當然歡迎!」明俊連忙否認.  惠瑕環顧了一下四周,明俊住的單位不大,是個只有廚衛的小套房客廳兼臥 室,因為剛搬進來不久所以傢俱不多,門對面就是大大的落地窗,陽台上還晾著 明俊的衣物,14吋的電視機就擺在左邊靠牆兩個橫放的三層櫃上面另一邊是一 個沙發床,房間中央有個摺疊式的小方桌,桌上擺著一碗正泡著的泡麵.  「還蠻乾淨的嘛!」

「地方小,還滿好整理的。」

「都九點多了,你還沒吃晚餐嗎?」惠瑕發現桌上的泡麵.  「沒有啦,晚上沒吃飽,所以想吃點宵夜。」

「姊也有點餓了,分姊一點好嗎?」

「好啊。」

明俊到廚房拿了一個碗來分了一些泡麵給惠瑕,兩人邊看電視邊吃泡麵,順 便交換一下彼此的近況.  「姊,姊夫要出差多久啊?」

「預計是一個月,如果工作順利的話十幾二十天就會回來了。」

「那姊打算在這裡住多久?」

「姊也很久沒來台北玩了,所以打算呆到你姐夫回來才走。」

「這樣喔…」

「怎麼,不可以嗎?」

「不是啦!我是怕你住不習慣我這種小地方。」

「是嗎?不是怕姊在家不能帶女朋友回來過夜嗎?」

「沒…沒有啦!怎麼會呢?哈哈哈…」

姊弟倆嬉鬧了一陣後很快就到了就寢的時間,惠瑕習慣在睡前先洗個澡,拿 了換洗衣物就進浴室了,明俊就趁這個時間收拾一下碗筷,收好小方桌攤開沙發 床,很快的惠瑕就洗好澡出來了。

惠瑕換上一件粉紅色寬大的短袖T恤和紅色運動短褲,長長的下擺剛好蓋住 短褲,看起來就好像沒穿褲子一樣,細白修長的雙腿直接暴露在空氣中。雙手正 忙著用毛巾擦拭著濕亮的卷髮,粉紅色的肩帶從寬大的領口露了出來。

「哇!姊,你穿這樣好性感喔!你平常都穿這樣勾引姊夫的嗎?」

「少貧嘴了,睡覺了啦!」

「喔…」

「你這裡只有一套棉被喔?」

「我一個人住,當然只有一套啊!」

「床也只有一張,那不是得一起睡了?」

「我都忘了這件事了,我這邊連枕頭也只有一個,不過我可以讓給你躺沒關 係. 」

「算了,一起睡就一起睡吧!量你也不敢非禮你老姊!」

惠瑕把燈關了以後鑽進棉被裡,明俊還在看著電視。

「電視關掉啦!這樣我睡不著!」

「明天又不用上班,那麼早睡幹嘛?」

「早點睡,明天陪姊去市區逛逛。」

「我還得當伴遊哦!」

「少抱怨了!關電視!」

明俊不甘不願的把電視關掉,可是隱約還是可以聽到有電視的聲音。

「怎麼還有聲音啊?」

「那是隔壁的聲音啦!我這裡的隔音不是很好。」

「不會吧?這樣要怎麼睡啊?」

「習慣就好了啦!這還只是電視聲呢!再晚一點還會有叫床的聲音呢,那才 難受!」

「連那種聲音都會聽到?」惠瑕有點臉紅的說

「對啊!搬來以後幾乎每天都有聽到。」

「哇!這對夫妻的感情真好。」

「他們好像不是夫妻。」明俊壓低聲音神秘的說

「男女朋友嗎?」

明俊搖搖頭,一字一頓的說:「據我的推測,他們是…兄、妹、亂、倫!」

「不會吧?」惠瑕不敢相信

「真的!不信的話晚一點你自己聽!」

惠瑕不敢相信亂倫這種只有在一些報導和色情小說裡看到的情節居然會在自 己的身邊發生,於是她決定和明俊一起等等看。

沒多久,電視的聲音就消失了,只剩下窗外車輛往來的聲音,又過了十幾分 鐘隔壁還是沒有動靜,由於惠瑕坐了半天的車子已經很累了,不知不覺的就睡著 了。

「姊!姊,起來了!隔壁開始了!」

惠瑕睡的正熟忽然被挖起來,一開始還搞不清狀況,然後漸漸的開始聽到一 些聲音。

〔喔…小蓮…你越來越會舔了!好舒服…〕

〔嗯…哥…不要再挖了…人家…想要了…〕

〔想要什麼啊?告訴哥…〕

〔啊…啊…討厭…哥…不要逗…人家了…啊…〕

淡淡的淫語混著窗外車輛往來的聲音從隔壁的方向傳了過來,音量雖然輕微 但是仔細聽還是可以一字不漏的聽見。

「我說的沒錯吧?」明俊挨著惠瑕的耳邊說

〔你不跟哥哥說清楚,哥哥怎麼知道你要什麼呢?〕

〔小蓮…小蓮要…哥…哥的肉棒,插…插進妹妹的…小穴…裡…〕

雖然隔壁的男女的確是兄妹相稱,不過惠瑕還是不大敢相信這是真的。

「說不定隔壁是在看A片啊!」

「我本來也這麼想,可每天聽的內容都不大一樣,哪這麼多國語的亂倫片啊?」

「你又知道亂倫片沒這麼多了?」

「不可能每部片的女主角都叫小蓮吧!」

「…不會吧?真的是亂倫嗎?」

惠瑕沒想到現實裡會有人在做愛時叫的這麼淫蕩、這麼的享受,正如明俊所 說,她也開始相信這是真的,真的是哥哥在和妹妹亂倫性交!

〔原來我可愛的妹妹想挨插啦!好…哥哥馬上給你!〕

〔…嗯…啊…進…來了…啊…親哥哥…的肉棒…啊啊…頂到…了…啊……〕

〔喔…爽!還是自己的妹妹的穴幹起來最爽…比干我女朋友爽多了!〕

〔啊…啊…我也是…還是和…自己的哥哥…最棒…啊…最刺激…嗯…〕

淫糜的聲音在明俊的小套房裡環繞著,昏暗的燈光浪整個氣氛險的更淫穢, 明俊和惠瑕受到氣氛的感染漸漸的開始坐立不安,尤其是明俊剛退伍的他正值青 春期性慾正旺,這幾天他都是聽著隔壁的叫床聲自慰,要不是姊姊就坐在身邊他 早就脫光衣服安慰自己了。

亂倫的歡愉聲一字一句的鑽進惠瑕的心裡,丈夫出差也有一個星期了,還在 新婚期的惠瑕幾乎每天都和丈夫享受魚水之歡,空窗了一個星期的她怎麼受的了 這樣的氣氛,不一會惠瑕的內褲就有點潮濕了。

〔啊…啊…哥哥的…啊…好長…好粗…啊…干我…啊…哥哥…干小蓮…〕

惠瑕打從心裡搔癢了起來,小蓮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愉悅、那麼的興奮、 那麼的享受,是那個男人的性能力特別強嗎?不對!是亂倫!是和親哥哥亂倫性 交的禁忌、刺激,讓她攀向性的高峰。惠瑕全身都熱了起來,她興奮的夾了夾大 腿,她感覺到內褲已經濕透了。

明俊覺得很尷尬,亂倫的淫聲一直在提醒他身邊正坐著自己的血親,自己居 然和姊姊偷聽人家兄妹亂倫,他又興奮又尷尬的看了惠瑕一眼,惠瑕頭上包著毛 巾臉紅通通的,雙眼迷濛的看著前方(淫聲的來源),順著白玉般性感的頸部往 下看就是那件粉紅色的T恤,透過寬敞的大領口明俊可以看到豐盈的乳溝,平常 和姊姊打打鬧鬧的,他還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姊姊居然這麼性感,早就撐起帳棚 的肉棒脹的更厲害了。

〔好…舒服…啊…只有哥哥…可以…讓我這麼…舒服…啊…〕

〔哥也是…只有和小蓮干…最爽!〕

〔…討…厭…啊!哥…好…啊…粗魯…啊…啊…〕

〔哦!是哥說話粗魯…還是哥干你幹的太粗魯啊?〕

〔…啊…粗……都…很粗……啊啊……好…棒……〕

「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什麼?」惠瑕忽然冒出一句,嚇了正在飽覽乳溝春光的明俊一跳。

「亂倫真有這麼舒服嗎?」惠瑕用著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誰知道啊?不過…聽起來好像特別刺激…」

姊弟倆一言不發的看著彼此,隔壁亂倫的淫聲依然持續的在空氣中迴繞,小 套房裡的氣氛越來越奇怪。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對看了一分多鐘後不約而同的說話 了。

「要不要試試看?」

話一說完姊弟倆又陷入沉默,隔壁亂倫的淫聲依然迴繞,似乎在催促兩人一 樣。

「我們稍微試一下吧!」惠瑕打破沉默

「什麼叫稍微試一下?」明俊不明白的問

「過來,壓在姊身上。」惠瑕躺進被窩裡說

明俊依言鑽進被窩裡趴在惠瑕的身上。

「我們隔著衣服做做看,又不用真的亂倫,就可以試試那種感覺了。」

「姊你還真聰明,這種方法你都想的出來。」明俊有點失望的說

「你想得美,姊才不會真的跟你做那種事呢!」惠瑕掐了一下明俊的大腿。

明俊報復性的把腫脹的肉棒用力的頂了頂姊姊那隔著四層布的小穴,雖然不 是真的性交,可是姊弟倆從來沒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所以才磨了幾下就進入狀 況了。

惠瑕感覺到又熱又硬的東西就在小穴口頂來頂去,她朦朧的看著弟弟的臉, 弟弟的肉棒是那麼的接近自己的小穴,她覺得好興奮,這就是亂倫的滋味嗎?她 有點明白為什麼隔壁的兄妹會這麼熱衷於亂倫性愛了,雖然是隔著褲子,但是那 種感覺卻一點也不下真槍實彈的性愛,惠瑕第一次發現弟弟是那麼的可愛。

這種亂倫的快感明俊也感受到了,姊姊居然會用充滿了愛慾的眼神看著自己, 他也狂亂了!姊姊的體溫越來越燙,被窩裡的溫度越來越高,明俊熱的有點受不 了了,他掀開棉被繼續著下體的摩擦,沒有棉被的阻礙,明俊的動作更順暢了。

「姊…好爽喔!就好像真的在和姊做愛一樣…」

「真的…好…刺激…好…舒服!…難怪…隔壁的會叫的…這麼厲害!」

「姊…我可以…親親你嗎?」

「嗯…吻我,我要弟弟…吻我!」惠瑕馬上就同意了

明俊立刻吻上惠瑕的雙唇,惠瑕的香舌隨著探進他的口中,這是個亂倫的親 吻,這是個沒有任何阻隔的亂倫之吻!姊弟的舌頭熱情的糾纏著彼此交換著津液, 在熱吻中惠瑕高潮了,和弟弟亂倫的禁忌令淫慾的情緒增幅,惠瑕第一次沒有插 入就高潮了。

「…啊…啊…來…了……姊姊要…來了……啊啊………」

看著在自己身下洩身的姊姊,姊姊那春心蕩漾的神情讓明俊不能自己,幾個 摩擦後也達到高潮,他想像著自己正奔馳在親姊姊的嫩穴裡,用力的一頂,把精 液射在自己的內褲裡.  「…姊…我…我也…要射了……喔…哦………」

惠瑕深情的抱著弟弟,看著弟弟高潮的表情,她居然期待著精液射進體內的 感覺,她頂起屁股迎接弟弟亂倫的精液,惠瑕的期待落空了,她想起自己沒有真 的和弟弟亂倫,弟弟並沒有真的插進自己的體內,她當然也不可能享受到精液充 盈在體內的感覺.  姊弟高潮過後靜靜的抱著彼此深情的對望著,隔壁那亂倫的淫聲不知何時早 已停止了,只留下窗外的車流聲,還有姊弟倆的心跳聲。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姊弟倆的心跳越來 越快速也越來越激烈。

在窗外響起一聲喇叭後,姊弟倆不約而同的開始幫對方脫衣服,由於弟弟身 上的衣物較少,姊姊的動作比較快,在弟弟還在脫自己的內褲時,弟弟的內褲已 經掛在電視機上了。

惠瑕細心的用唇舌清理弟弟肉棒上的殘精,連殘留在小腹和陰毛上的精液也 一滴不流的舔食掉,明俊也不甘示弱的舔吸著姊姊陰唇上和小穴裡的淫水陰精。

「啊…弟…你好會吸…姊的魂…都…啊…被你…吸走了…啊………」

「…姊…你也含的我…好舒服…啊…姊…我想要了…」

「姊…也…好想要…啊……好想要……」

姊弟倆面對面坐在床心親吻著對方,雙手不停的遊走在彼此的敏感地帶。

「姊…我想和你作愛…」明俊雙手揉著姊姊豐滿的乳房,吻著他的頸項說.  惠瑕享受著弟弟的愛撫,握著弟弟堅硬火熱的肉棒。

「我也想…我想你的肉棒插進來…我想和弟弟真真正正的亂倫…」

惠瑕半躺在床上撐高自己的上身,張開雙腿把小穴對著明俊,她要看清楚弟 弟的肉棒是怎麼插進自己的小穴裡的。

「來吧…明俊!到姊這邊來…」

明俊手握著肉棒跪在惠瑕的下體前,姊弟的性器距離不到一公分,惠瑕上身 前傾,她很清楚的可以看見弟弟那紅的發亮的大龜頭在自己的穴口一抖一抖的, 馬眼流出了透明的汁液在替接下來的入侵作準備,亂倫的事實即將發生,惠瑕越 來越興奮了,丈夫以外的第二根肉棒就要進入自己的體內,而這根肉棒的主人居 然是自己的親弟弟明俊,惠瑕舔了一下嘴唇,右手搭在明俊肩上。

「插進來吧…把你的大肉棒…插進姊的小穴裡!」

明俊沒有回話,他只是用手分開姊姊粉紅色的小陰唇,他不希望進入的美景 被遮掩,然後開始挺臀前進.  「……嗯……燙…」

顫抖的龜頭抵到了穴口,惠瑕抖了一下,就在這一刻她的理性反射性的開始 動作,天啊!親弟弟的肉棒已經頂到自己的穴口了,她想起親愛的老公,她是這 麼的愛自己的老公,她怎麼可以對不起老公呢?忽然她開始後悔了,現在還來得 及,她想後退,她想阻止弟弟的肉棒進入,可是她的身體卻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動 作,甚至連嘴裡說出的話都和自己唱反調.  「進來…啊…啊……深一點…啊…再插…深一點……!」

惠瑕邊說邊把臀部慢慢的向前頂,迎合著肉棒的入侵,弟弟的龜頭撐開了穴 口緩緩的深入,沒多久那象徵著亂倫之鑰的火燙肉棒就完全插進了惠瑕的小穴, 打開了姊弟亂倫的禁忌之門!

「…啊…進來了……弟弟的…肉棒…頂到我的…花心了……」

「啊…天啊!…姊…的小穴…好…燙…好緊…啊……!」

火熱的肉棒炙燙著陰道,心裡的一絲理智化成了亂倫的罪惡感衝擊著她的心 靈.  「啊…亂…倫…啊啊…我…真的…啊…真的和…弟插穴…啊…!我…真的…亂倫了…啊…啊!啊…!」

彷彿心裡那條名為道德的神經斷掉了,惠瑕完全釋放了她的心靈,她眼中的 世界、她所感受到的世界完全不同了,她緊緊的擁著弟弟,她覺得自己是那麼的 幸運,能和自己的血親一同享受性愛的歡愉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惠瑕從明俊在 自己體內那根因興奮而脹的更大更堅硬的肉棒明白,弟弟也和她有著相同的感受!

「!…嗯…啊…不會…吧!啊…姊姊又…啊!又來了…啊…啊啊…………!」

高潮了!真實亂倫的強烈刺激,讓惠瑕彷彿使用了強烈的春藥、興奮劑一樣, 大大的增輻了弟弟的每一個親吻、每一個愛撫,血親的肉棒插入體內就如油裡投 火一樣一口氣讓她攀上了最高峰!

「姊…啊!你裡面…啊…!會吸人…啊啊…好燙!…我…我也…又…射…射…」

自己的肉棒赤裸裸的充盈在姊姊火熱熱的陰道裡,這不應該也不能夠發生的 性愛關係,實實在在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惠瑕感受到的快感也同樣衝擊著明俊, 剛射過一次精的明俊原本可以撐過這股強烈性愛快感的,但是姊姊的高潮造成子 宮收縮,頂著子宮頸的龜頭藉著插入小穴的推力和子宮的吸力,居然鑽進了子宮 裡!再加上陰精的熱浪沖擊,明俊再也支持不住,亂倫的精液一股一股的直奔惠 瑕的子宮,姊弟亂倫的菁華在子宮中交會融合,永不分離.  「對不起…姊,我…我平常不會…這麼快的…」明俊不好意思的說.  「姊…姊還不是…一下就高潮了,………姊真的好舒服…」惠瑕熱情的抱著 明俊。

「對啊!沒想到會這麼舒服…」

「嗯…比想像的還要舒服多了…便宜你了!本來只是想稍微模擬一下的,沒 想到居然真的和你…」

「我得打電話謝謝媽媽!謝謝媽媽生了大姊和我,更謝謝她叫你來陪我!」

「別亂開玩笑!如果讓媽知道了,我們就死定了!」惠瑕緊張的說.  「親愛的大姊,我當然只是說說而已嘛!別這麼激動!」

「說說也不行!知道嗎?」

「知道!」

明俊溫柔的吻了吻惠瑕的雙唇,惠瑕熱情的回應著,射過兩次精的肉棒沒有 軟垂,依然緊緊的插在子宮頸裡,亂倫的菁華被粗脹的龜頭一滴不漏的封鎖子宮 裡.  「明俊,你的肉棒還好硬、好粗…脹的姐好難受喔…」

「對不起!姊…我馬上拔出……」

話還沒說完,惠瑕馬上搖頭制止。

「明俊…姊還想要………你…還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還怕姊不要了呢!」明俊用力頂了頂。

「啊!…不知道為什麼…啊…姊還是…好想…啊…」

明俊小心的扶著惠瑕躺好,生怕肉棒脫離了姊姊的小穴。

「我也是啊!我也好想可以一直和大姊作愛…」明俊把惠瑕的雙腿架在自己 肩上。

明俊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肉棒不但沒有脫離小穴,反而因為姿勢的關係更 加的深入了。

「姊,我要開始囉!」

「…嗯…啊…快…乾姊姊…我要弟弟…幹我!」

得到大姊的首肯,明俊立刻挺腰抽插,大肉棒在小穴裡快速的進出,子宮裡 的陽精陰液因為肉棒的倒抽而流出,又因為肉棒的插入而重新灌回子宮裡,這種 異樣的感覺是惠瑕的首次體驗,美的惠瑕神魂顛倒浪叫連連.  由於性慾高漲明俊的動作又快又強烈,還是有些精水被擠出穴外,弄得兩人 的下體湯水淋漓,讓抽送時的肉體拍擊聲伴著淫精的滋滋聲更添淫魅。

「喔…姊…你的…小穴好棒!我…好後悔…沒有早點…和你干穴……」

「啊…啊…姊…姊也是…早…早知道…就早…一點…和你干…穴…啊…啊…」

「…我…我要…每天…每天…都…和姊干穴……」

「…好…干我……我…也要…弟…每天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幹我!」

「啊…好爽…我…可以插姊…的小穴…每天…啊…每天…插……」

「嗯…啊…啊…好刺激…啊…每天和…弟弟…亂倫…插…穴…啊…啊啊…啊…」

「…亂倫…好爽!好刺激!…我…愛死…亂倫了…啊…!」

「姊也…好愛…亂…倫…好棒啊…啊…讓…親…弟弟…插穴…啊…好爽…啊…」

「謝謝媽媽…生下姊姊…和我…讓我…可以和姊姊…亂倫…插穴…我…要謝 謝媽媽…我要…讓…媽媽也能…享受…這種…亂…亂倫插穴的…幸福…」

「對!…啊…我們…要謝謝媽…我要…和媽媽…一起給…弟弟…亂倫插…穴…啊…我也…要…啊…謝謝爸…爸…讓爸爸用…他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

「插…我要插死你…插死…姊姊…愛亂倫的…小穴……」

「啊…插我…插死我…我…要…啊…啊…好弟弟插我…啊…插死我…」

「姊…你…好淫…蕩…啊…好變態……!」

「姊姊…淫蕩…姊姊是…愛和…弟弟干穴的…變…態……干…我…干死我… …啊啊…死了…姊要死…了…姊…要被弟弟…干…死…了………」

「好爽…啊…姊的穴…又要…夾死我了…!要射了!…我要射了…!」

「射吧…射給姊…讓姐給你…生一對…亂倫的…兒…子和…女兒…啊…啊啊…」

亂倫的精液再次灌滿姊姊的子宮.  那一夜姊弟倆徹夜不眠的作愛,他們沒有去計算那一夜兩人性交的次數,就 是不斷的抽插、射精、抽插、射精,直到睡著為止。

明俊捨不得讓肉棒離開姊姊的小穴,甚至兩人睡著以後明俊的肉棒依然插在 惠瑕的小穴裡.  所以除了嘗試性的第一發是射在內褲裡以外,明俊的每一發精液都灌溉在惠 瑕的子宮裡,看來明知道這幾天是危險期的惠瑕似乎是真心想懷上弟弟的孩子。

「誰會在這種時間找我?」明俊嘴裡嘀咕著,門一開,原來是大姊惠瑕來了。

惠瑕有著一頭及肩的卷髮,自然的波浪造型讓她看起來熱情又俏麗,瓜子臉 搭配了大小適中的丹鳳眼和東方人裡面算高挺的鼻子小巧的豐唇畫著桃紅色口紅, 似有若無的淡妝讓二十六歲的她成熟重又帶點可愛。

黑色的大外套由於只在乳下的部位扣上一顆鈕扣,所以不但無法隱藏她傲人 的胸部,搭配裡面粉紅色的高領毛衣更襯托出他偉大的胸懷,黑色的窄裙下面是 一雙被絲襪所包裹的修長的美腿,黑色的半筒高跟鞋讓一六六的她看來幾乎和一 七五的明俊一樣高。

「大姊?你怎麼跑來了?也不先打個電話說一下!」

「怎麼?你事業做這麼大啊,做姊姊的來弟弟家作客還得預約嗎?」

「不是啦!我是怕萬一大姊你來的時候我不在,害你空等就不好了。」

「大男人囉哩八嗦的,你這不是在家嗎?」

「好好好,算我錯了可以吧?」

明俊把惠瑕迎進門,發現惠瑕提著一個大包包,就順手幫他提進房裡.  「你帶這麼大一個包包,不會是想住在這裡吧?」

「你剛搬出家裡住,媽怕你不適應,剛好我老公這陣子出差,就叫我過來你 這裡住幾天彼此有個照應。」

明俊在半個月前離開台南北上到台北工作,剛退伍不久的他頂著一頭清爽的 短髮,雖然正值寒冷的冬天,不過他身上還是只有一件輕便的無袖T恤和運動短 褲,軍隊裡的訓練讓他的身形更有男性魅力。

明俊心想好不容易搬出家裡了,自由的日子才過沒幾天居然冒出一個不速之 客來,心裡還真是不樂意。

「怎麼?不歡迎嗎?」惠瑕瞪著他。

「歡迎!當然歡迎!」明俊連忙否認.  惠瑕環顧了一下四周,明俊住的單位不大,是個只有廚衛的小套房客廳兼臥 室,因為剛搬進來不久所以傢俱不多,門對面就是大大的落地窗,陽台上還晾著 明俊的衣物,14吋的電視機就擺在左邊靠牆兩個橫放的三層櫃上面另一邊是一 個沙發床,房間中央有個摺疊式的小方桌,桌上擺著一碗正泡著的泡麵.  「還蠻乾淨的嘛!」

「地方小,還滿好整理的。」

「都九點多了,你還沒吃晚餐嗎?」惠瑕發現桌上的泡麵.  「沒有啦,晚上沒吃飽,所以想吃點宵夜。」

「姊也有點餓了,分姊一點好嗎?」

「好啊。」

明俊到廚房拿了一個碗來分了一些泡麵給惠瑕,兩人邊看電視邊吃泡麵,順 便交換一下彼此的近況.  「姊,姊夫要出差多久啊?」

「預計是一個月,如果工作順利的話十幾二十天就會回來了。」

「那姊打算在這裡住多久?」

「姊也很久沒來台北玩了,所以打算呆到你姐夫回來才走。」

「這樣喔…」

「怎麼,不可以嗎?」

「不是啦!我是怕你住不習慣我這種小地方。」

「是嗎?不是怕姊在家不能帶女朋友回來過夜嗎?」

「沒…沒有啦!怎麼會呢?哈哈哈…」

姊弟倆嬉鬧了一陣後很快就到了就寢的時間,惠瑕習慣在睡前先洗個澡,拿 了換洗衣物就進浴室了,明俊就趁這個時間收拾一下碗筷,收好小方桌攤開沙發 床,很快的惠瑕就洗好澡出來了。

惠瑕換上一件粉紅色寬大的短袖T恤和紅色運動短褲,長長的下擺剛好蓋住 短褲,看起來就好像沒穿褲子一樣,細白修長的雙腿直接暴露在空氣中。雙手正 忙著用毛巾擦拭著濕亮的卷髮,粉紅色的肩帶從寬大的領口露了出來。

「哇!姊,你穿這樣好性感喔!你平常都穿這樣勾引姊夫的嗎?」

「少貧嘴了,睡覺了啦!」

「喔…」

「你這裡只有一套棉被喔?」

「我一個人住,當然只有一套啊!」

「床也只有一張,那不是得一起睡了?」

「我都忘了這件事了,我這邊連枕頭也只有一個,不過我可以讓給你躺沒關 係. 」

「算了,一起睡就一起睡吧!量你也不敢非禮你老姊!」

惠瑕把燈關了以後鑽進棉被裡,明俊還在看著電視。

「電視關掉啦!這樣我睡不著!」

「明天又不用上班,那麼早睡幹嘛?」

「早點睡,明天陪姊去市區逛逛。」

「我還得當伴遊哦!」

「少抱怨了!關電視!」

明俊不甘不願的把電視關掉,可是隱約還是可以聽到有電視的聲音。

「怎麼還有聲音啊?」

「那是隔壁的聲音啦!我這裡的隔音不是很好。」

「不會吧?這樣要怎麼睡啊?」

「習慣就好了啦!這還只是電視聲呢!再晚一點還會有叫床的聲音呢,那才 難受!」

「連那種聲音都會聽到?」惠瑕有點臉紅的說

「對啊!搬來以後幾乎每天都有聽到。」

「哇!這對夫妻的感情真好。」

「他們好像不是夫妻。」明俊壓低聲音神秘的說

「男女朋友嗎?」

明俊搖搖頭,一字一頓的說:「據我的推測,他們是…兄、妹、亂、倫!」

「不會吧?」惠瑕不敢相信

「真的!不信的話晚一點你自己聽!」

惠瑕不敢相信亂倫這種只有在一些報導和色情小說裡看到的情節居然會在自 己的身邊發生,於是她決定和明俊一起等等看。

沒多久,電視的聲音就消失了,只剩下窗外車輛往來的聲音,又過了十幾分 鐘隔壁還是沒有動靜,由於惠瑕坐了半天的車子已經很累了,不知不覺的就睡著 了。

「姊!姊,起來了!隔壁開始了!」

惠瑕睡的正熟忽然被挖起來,一開始還搞不清狀況,然後漸漸的開始聽到一 些聲音。

〔喔…小蓮…你越來越會舔了!好舒服…〕

〔嗯…哥…不要再挖了…人家…想要了…〕

〔想要什麼啊?告訴哥…〕

〔啊…啊…討厭…哥…不要逗…人家了…啊…〕

淡淡的淫語混著窗外車輛往來的聲音從隔壁的方向傳了過來,音量雖然輕微 但是仔細聽還是可以一字不漏的聽見。

「我說的沒錯吧?」明俊挨著惠瑕的耳邊說

〔你不跟哥哥說清楚,哥哥怎麼知道你要什麼呢?〕

〔小蓮…小蓮要…哥…哥的肉棒,插…插進妹妹的…小穴…裡…〕

雖然隔壁的男女的確是兄妹相稱,不過惠瑕還是不大敢相信這是真的。

「說不定隔壁是在看A片啊!」

「我本來也這麼想,可每天聽的內容都不大一樣,哪這麼多國語的亂倫片啊?」

「你又知道亂倫片沒這麼多了?」

「不可能每部片的女主角都叫小蓮吧!」

「…不會吧?真的是亂倫嗎?」

惠瑕沒想到現實裡會有人在做愛時叫的這麼淫蕩、這麼的享受,正如明俊所 說,她也開始相信這是真的,真的是哥哥在和妹妹亂倫性交!

〔原來我可愛的妹妹想挨插啦!好…哥哥馬上給你!〕

〔…嗯…啊…進…來了…啊…親哥哥…的肉棒…啊啊…頂到…了…啊……〕

〔喔…爽!還是自己的妹妹的穴幹起來最爽…比干我女朋友爽多了!〕

〔啊…啊…我也是…還是和…自己的哥哥…最棒…啊…最刺激…嗯…〕

淫糜的聲音在明俊的小套房裡環繞著,昏暗的燈光浪整個氣氛險的更淫穢, 明俊和惠瑕受到氣氛的感染漸漸的開始坐立不安,尤其是明俊剛退伍的他正值青 春期性慾正旺,這幾天他都是聽著隔壁的叫床聲自慰,要不是姊姊就坐在身邊他 早就脫光衣服安慰自己了。

亂倫的歡愉聲一字一句的鑽進惠瑕的心裡,丈夫出差也有一個星期了,還在 新婚期的惠瑕幾乎每天都和丈夫享受魚水之歡,空窗了一個星期的她怎麼受的了 這樣的氣氛,不一會惠瑕的內褲就有點潮濕了。

〔啊…啊…哥哥的…啊…好長…好粗…啊…干我…啊…哥哥…干小蓮…〕

惠瑕打從心裡搔癢了起來,小蓮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愉悅、那麼的興奮、 那麼的享受,是那個男人的性能力特別強嗎?不對!是亂倫!是和親哥哥亂倫性 交的禁忌、刺激,讓她攀向性的高峰。惠瑕全身都熱了起來,她興奮的夾了夾大 腿,她感覺到內褲已經濕透了。

明俊覺得很尷尬,亂倫的淫聲一直在提醒他身邊正坐著自己的血親,自己居 然和姊姊偷聽人家兄妹亂倫,他又興奮又尷尬的看了惠瑕一眼,惠瑕頭上包著毛 巾臉紅通通的,雙眼迷濛的看著前方(淫聲的來源),順著白玉般性感的頸部往 下看就是那件粉紅色的T恤,透過寬敞的大領口明俊可以看到豐盈的乳溝,平常 和姊姊打打鬧鬧的,他還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姊姊居然這麼性感,早就撐起帳棚 的肉棒脹的更厲害了。

〔好…舒服…啊…只有哥哥…可以…讓我這麼…舒服…啊…〕

〔哥也是…只有和小蓮干…最爽!〕

〔…討…厭…啊!哥…好…啊…粗魯…啊…啊…〕

〔哦!是哥說話粗魯…還是哥干你幹的太粗魯啊?〕

〔…啊…粗……都…很粗……啊啊……好…棒……〕

「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什麼?」惠瑕忽然冒出一句,嚇了正在飽覽乳溝春光的明俊一跳。

「亂倫真有這麼舒服嗎?」惠瑕用著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誰知道啊?不過…聽起來好像特別刺激…」

姊弟倆一言不發的看著彼此,隔壁亂倫的淫聲依然持續的在空氣中迴繞,小 套房裡的氣氛越來越奇怪。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對看了一分多鐘後不約而同的說話 了。

「要不要試試看?」

話一說完姊弟倆又陷入沉默,隔壁亂倫的淫聲依然迴繞,似乎在催促兩人一 樣。

「我們稍微試一下吧!」惠瑕打破沉默

「什麼叫稍微試一下?」明俊不明白的問

「過來,壓在姊身上。」惠瑕躺進被窩裡說

明俊依言鑽進被窩裡趴在惠瑕的身上。

「我們隔著衣服做做看,又不用真的亂倫,就可以試試那種感覺了。」

「姊你還真聰明,這種方法你都想的出來。」明俊有點失望的說

「你想得美,姊才不會真的跟你做那種事呢!」惠瑕掐了一下明俊的大腿。

明俊報復性的把腫脹的肉棒用力的頂了頂姊姊那隔著四層布的小穴,雖然不 是真的性交,可是姊弟倆從來沒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所以才磨了幾下就進入狀 況了。

惠瑕感覺到又熱又硬的東西就在小穴口頂來頂去,她朦朧的看著弟弟的臉, 弟弟的肉棒是那麼的接近自己的小穴,她覺得好興奮,這就是亂倫的滋味嗎?她 有點明白為什麼隔壁的兄妹會這麼熱衷於亂倫性愛了,雖然是隔著褲子,但是那 種感覺卻一點也不下真槍實彈的性愛,惠瑕第一次發現弟弟是那麼的可愛。

這種亂倫的快感明俊也感受到了,姊姊居然會用充滿了愛慾的眼神看著自己, 他也狂亂了!姊姊的體溫越來越燙,被窩裡的溫度越來越高,明俊熱的有點受不 了了,他掀開棉被繼續著下體的摩擦,沒有棉被的阻礙,明俊的動作更順暢了。

「姊…好爽喔!就好像真的在和姊做愛一樣…」

「真的…好…刺激…好…舒服!…難怪…隔壁的會叫的…這麼厲害!」

「姊…我可以…親親你嗎?」

「嗯…吻我,我要弟弟…吻我!」惠瑕馬上就同意了

明俊立刻吻上惠瑕的雙唇,惠瑕的香舌隨著探進他的口中,這是個亂倫的親 吻,這是個沒有任何阻隔的亂倫之吻!姊弟的舌頭熱情的糾纏著彼此交換著津液, 在熱吻中惠瑕高潮了,和弟弟亂倫的禁忌令淫慾的情緒增幅,惠瑕第一次沒有插 入就高潮了。

「…啊…啊…來…了……姊姊要…來了……啊啊………」

看著在自己身下洩身的姊姊,姊姊那春心蕩漾的神情讓明俊不能自己,幾個 摩擦後也達到高潮,他想像著自己正奔馳在親姊姊的嫩穴裡,用力的一頂,把精 液射在自己的內褲裡.  「…姊…我…我也…要射了……喔…哦………」

惠瑕深情的抱著弟弟,看著弟弟高潮的表情,她居然期待著精液射進體內的 感覺,她頂起屁股迎接弟弟亂倫的精液,惠瑕的期待落空了,她想起自己沒有真 的和弟弟亂倫,弟弟並沒有真的插進自己的體內,她當然也不可能享受到精液充 盈在體內的感覺.  姊弟高潮過後靜靜的抱著彼此深情的對望著,隔壁那亂倫的淫聲不知何時早 已停止了,只留下窗外的車流聲,還有姊弟倆的心跳聲。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姊弟倆的心跳越來 越快速也越來越激烈。

在窗外響起一聲喇叭後,姊弟倆不約而同的開始幫對方脫衣服,由於弟弟身 上的衣物較少,姊姊的動作比較快,在弟弟還在脫自己的內褲時,弟弟的內褲已 經掛在電視機上了。

惠瑕細心的用唇舌清理弟弟肉棒上的殘精,連殘留在小腹和陰毛上的精液也 一滴不流的舔食掉,明俊也不甘示弱的舔吸著姊姊陰唇上和小穴裡的淫水陰精。

「啊…弟…你好會吸…姊的魂…都…啊…被你…吸走了…啊………」

「…姊…你也含的我…好舒服…啊…姊…我想要了…」

「姊…也…好想要…啊……好想要……」

姊弟倆面對面坐在床心親吻著對方,雙手不停的遊走在彼此的敏感地帶。

「姊…我想和你作愛…」明俊雙手揉著姊姊豐滿的乳房,吻著他的頸項說.  惠瑕享受著弟弟的愛撫,握著弟弟堅硬火熱的肉棒。

「我也想…我想你的肉棒插進來…我想和弟弟真真正正的亂倫…」

惠瑕半躺在床上撐高自己的上身,張開雙腿把小穴對著明俊,她要看清楚弟 弟的肉棒是怎麼插進自己的小穴裡的。

「來吧…明俊!到姊這邊來…」

明俊手握著肉棒跪在惠瑕的下體前,姊弟的性器距離不到一公分,惠瑕上身 前傾,她很清楚的可以看見弟弟那紅的發亮的大龜頭在自己的穴口一抖一抖的, 馬眼流出了透明的汁液在替接下來的入侵作準備,亂倫的事實即將發生,惠瑕越 來越興奮了,丈夫以外的第二根肉棒就要進入自己的體內,而這根肉棒的主人居 然是自己的親弟弟明俊,惠瑕舔了一下嘴唇,右手搭在明俊肩上。

「插進來吧…把你的大肉棒…插進姊的小穴裡!」

明俊沒有回話,他只是用手分開姊姊粉紅色的小陰唇,他不希望進入的美景 被遮掩,然後開始挺臀前進.  「……嗯……燙…」

顫抖的龜頭抵到了穴口,惠瑕抖了一下,就在這一刻她的理性反射性的開始 動作,天啊!親弟弟的肉棒已經頂到自己的穴口了,她想起親愛的老公,她是這 麼的愛自己的老公,她怎麼可以對不起老公呢?忽然她開始後悔了,現在還來得 及,她想後退,她想阻止弟弟的肉棒進入,可是她的身體卻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動 作,甚至連嘴裡說出的話都和自己唱反調.  「進來…啊…啊……深一點…啊…再插…深一點……!」

惠瑕邊說邊把臀部慢慢的向前頂,迎合著肉棒的入侵,弟弟的龜頭撐開了穴 口緩緩的深入,沒多久那象徵著亂倫之鑰的火燙肉棒就完全插進了惠瑕的小穴, 打開了姊弟亂倫的禁忌之門!

「…啊…進來了……弟弟的…肉棒…頂到我的…花心了……」

「啊…天啊!…姊…的小穴…好…燙…好緊…啊……!」

火熱的肉棒炙燙著陰道,心裡的一絲理智化成了亂倫的罪惡感衝擊著她的心 靈.  「啊…亂…倫…啊啊…我…真的…啊…真的和…弟插穴…啊…!我…真的…亂倫了…啊…啊!啊…!」

彷彿心裡那條名為道德的神經斷掉了,惠瑕完全釋放了她的心靈,她眼中的 世界、她所感受到的世界完全不同了,她緊緊的擁著弟弟,她覺得自己是那麼的 幸運,能和自己的血親一同享受性愛的歡愉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惠瑕從明俊在 自己體內那根因興奮而脹的更大更堅硬的肉棒明白,弟弟也和她有著相同的感受!

「!…嗯…啊…不會…吧!啊…姊姊又…啊!又來了…啊…啊啊…………!」

高潮了!真實亂倫的強烈刺激,讓惠瑕彷彿使用了強烈的春藥、興奮劑一樣, 大大的增輻了弟弟的每一個親吻、每一個愛撫,血親的肉棒插入體內就如油裡投 火一樣一口氣讓她攀上了最高峰!

「姊…啊!你裡面…啊…!會吸人…啊啊…好燙!…我…我也…又…射…射…」

自己的肉棒赤裸裸的充盈在姊姊火熱熱的陰道裡,這不應該也不能夠發生的 性愛關係,實實在在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惠瑕感受到的快感也同樣衝擊著明俊, 剛射過一次精的明俊原本可以撐過這股強烈性愛快感的,但是姊姊的高潮造成子 宮收縮,頂著子宮頸的龜頭藉著插入小穴的推力和子宮的吸力,居然鑽進了子宮 裡!再加上陰精的熱浪沖擊,明俊再也支持不住,亂倫的精液一股一股的直奔惠 瑕的子宮,姊弟亂倫的菁華在子宮中交會融合,永不分離.  「對不起…姊,我…我平常不會…這麼快的…」明俊不好意思的說.  「姊…姊還不是…一下就高潮了,………姊真的好舒服…」惠瑕熱情的抱著 明俊。

「對啊!沒想到會這麼舒服…」

「嗯…比想像的還要舒服多了…便宜你了!本來只是想稍微模擬一下的,沒 想到居然真的和你…」

「我得打電話謝謝媽媽!謝謝媽媽生了大姊和我,更謝謝她叫你來陪我!」

「別亂開玩笑!如果讓媽知道了,我們就死定了!」惠瑕緊張的說.  「親愛的大姊,我當然只是說說而已嘛!別這麼激動!」

「說說也不行!知道嗎?」

「知道!」

明俊溫柔的吻了吻惠瑕的雙唇,惠瑕熱情的回應著,射過兩次精的肉棒沒有 軟垂,依然緊緊的插在子宮頸裡,亂倫的菁華被粗脹的龜頭一滴不漏的封鎖子宮 裡.  「明俊,你的肉棒還好硬、好粗…脹的姐好難受喔…」

「對不起!姊…我馬上拔出……」

話還沒說完,惠瑕馬上搖頭制止。

「明俊…姊還想要………你…還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還怕姊不要了呢!」明俊用力頂了頂。

「啊!…不知道為什麼…啊…姊還是…好想…啊…」

明俊小心的扶著惠瑕躺好,生怕肉棒脫離了姊姊的小穴。

「我也是啊!我也好想可以一直和大姊作愛…」明俊把惠瑕的雙腿架在自己 肩上。

明俊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肉棒不但沒有脫離小穴,反而因為姿勢的關係更 加的深入了。

「姊,我要開始囉!」

「…嗯…啊…快…乾姊姊…我要弟弟…幹我!」

得到大姊的首肯,明俊立刻挺腰抽插,大肉棒在小穴裡快速的進出,子宮裡 的陽精陰液因為肉棒的倒抽而流出,又因為肉棒的插入而重新灌回子宮裡,這種 異樣的感覺是惠瑕的首次體驗,美的惠瑕神魂顛倒浪叫連連.  由於性慾高漲明俊的動作又快又強烈,還是有些精水被擠出穴外,弄得兩人 的下體湯水淋漓,讓抽送時的肉體拍擊聲伴著淫精的滋滋聲更添淫魅。

「喔…姊…你的…小穴好棒!我…好後悔…沒有早點…和你干穴……」

「啊…啊…姊…姊也是…早…早知道…就早…一點…和你干…穴…啊…啊…」

「…我…我要…每天…每天…都…和姊干穴……」

「…好…干我……我…也要…弟…每天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幹我!」

「啊…好爽…我…可以插姊…的小穴…每天…啊…每天…插……」

「嗯…啊…啊…好刺激…啊…每天和…弟弟…亂倫…插…穴…啊…啊啊…啊…」

「…亂倫…好爽!好刺激!…我…愛死…亂倫了…啊…!」

「姊也…好愛…亂…倫…好棒啊…啊…讓…親…弟弟…插穴…啊…好爽…啊…」

「謝謝媽媽…生下姊姊…和我…讓我…可以和姊姊…亂倫…插穴…我…要謝 謝媽媽…我要…讓…媽媽也能…享受…這種…亂…亂倫插穴的…幸福…」

「對!…啊…我們…要謝謝媽…我要…和媽媽…一起給…弟弟…亂倫插…穴…啊…我也…要…啊…謝謝爸…爸…讓爸爸用…他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

「插…我要插死你…插死…姊姊…愛亂倫的…小穴……」

「啊…插我…插死我…我…要…啊…啊…好弟弟插我…啊…插死我…」

「姊…你…好淫…蕩…啊…好變態……!」

「姊姊…淫蕩…姊姊是…愛和…弟弟干穴的…變…態……干…我…干死我… …啊啊…死了…姊要死…了…姊…要被弟弟…干…死…了………」

「好爽…啊…姊的穴…又要…夾死我了…!要射了!…我要射了…!」

「射吧…射給姊…讓姐給你…生一對…亂倫的…兒…子和…女兒…啊…啊啊…」

亂倫的精液再次灌滿姊姊的子宮.  那一夜姊弟倆徹夜不眠的作愛,他們沒有去計算那一夜兩人性交的次數,就 是不斷的抽插、射精、抽插、射精,直到睡著為止。

明俊捨不得讓肉棒離開姊姊的小穴,甚至兩人睡著以後明俊的肉棒依然插在 惠瑕的小穴裡.  所以除了嘗試性的第一發是射在內褲裡以外,明俊的每一發精液都灌溉在惠 瑕的子宮裡,看來明知道這幾天是危險期的惠瑕似乎是真心想懷上弟弟的孩子。

文章評價: (1 票, 平均: 5.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催眠強姦家人
老婆掉包惹禍殃
愛上親媽跟後媽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我和單位熟女的故事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
補習姐姐
留學交換之樂
隨機文章: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星期天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