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巧姐,把東西收拾好。知道了,大小姐。阿峰,我們進去,估計大家都等急了。我跟著姐姐進了門,但是總有種感覺,這裏不像是我家。一進門就看到爸爸、媽媽、奶奶、弟弟、妹妹都站在屋裏。

阿峰回來了啊。一位長得很像媽媽的女人幾步跑了過來一把把我抱在懷裏。

感覺是不會錯的,是媽媽,不過比我上次見到媽媽的時候年輕了很多,應該說是小了很多,感覺不比姐姐大多少。

嗯,媽,我回來了。阿峰啊,結實多了嗎。爸爸拍著我的肩膀說。

是,爸爸。我對爸爸始終都有那種敬畏之情。

阿峰啊,過來讓奶奶看看,看看我的大孫子長這麽大了。奶奶,您身體還好吧。奶奶的感覺也不同了,現在見到的奶奶和我印象中媽媽的年齡差不多。

好了好了。爸爸說話了:都過來做吧,孩子剛坐完長途車,估計累壞了,來來都坐下吧。家裏的規矩和我記得是一樣的,正當中的沙發中間坐著爸爸,左邊是奶奶,右邊是媽媽,兩側的沙發,一側坐著弟弟和妹妹,我和姐姐坐在另一側。

阿峰啊。爸爸說是,爸爸。我立刻站了起來。

坐下坐下吧。哦,是。我聽你媽媽說了,你的成績在你們學校是數一數二的,這很好。我示意的點點頭。

你是阿峰哥哥吧。坐我對面的小美女說了。

免費A片

嗯,是的,你是?我是你妹妹,阿玲,嘿嘿,你不認識我吧,我也是看過你的照片,也沒怎麽見過你。哥哥你會什麽啊?我很詫異,這什麽意思,我傻傻的笑笑:我不太明白,呵呵。阿玲,還是這麽沒規矩。爸爸的話語中帶了幾分嚴厲。

這我就更奇怪了,妹妹雖然問得這麽沒頭沒腦,不過也不用用這種口氣吧。

哥哥你好,我是阿琦。對面這個男孩是我弟弟?一點都不像我,而且不僅如此,他長得也太中性了。

算起來年齡應該是上高中了,看起來,怎麽說呢,也許嫩這個詞比較準確。

哦,你好。姐姐起身站起來,阿峰,跟我來吧。哦,知道了。我起身跟著姐姐走了出去。

我和姐姐一起來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打開一看,應該是我的房間。裏面家具不多,很簡單。

阿峰,你的房間。你先進去等我一下,我換件衣服就過來。哦。好的,姐姐。我進了房間看了看,我的東西都已經放好了,衣服都也整理好挂在了衣櫃裏,屋子裏有一張雙人床、衣櫃、寫字台、電腦、電視、還有一個可以躺著的沙發。

我走到窗前,外面景色還是不錯的。我躺在沙發上,享受著窗外的陽光,好舒服哦。

怎麽樣,房間還滿意嗎?我轉身起來,嗯,很好,不錯啊。姐姐換了一身睡衣,哎……是長褲長褂……怎麽了?不喜歡姐姐穿褲子?嗯。姐姐總不能一天到晚都穿著絲襪和高跟鞋哦,呵呵沒,沒什麽。我想,既然都已經換好了,我還能說什麽呢?

來,阿峰,坐下,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姐姐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仔細的聽認真的記下來。嗯,好的,姐姐讓你回家來的時間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只是沒有提前對你說,等下晚上有個爲你開的歡迎會,到時候所有家庭成員還有下人都會參加,無論在活動上看到什麽都不用覺得驚訝,你要忘記你自己是誰和別人是誰,你想做什麽就去做什麽,今天晚上盡情的玩,開心的玩。知道了。我一臉的疑惑。

姐姐去換衣服了,過會會有庸人來給你換衣服的。說完姐姐就離開了。

我坐在床上,打開了電視,來回換著台也不知道看什麽,過了一會有人敲門。

進來。這,這是,我一下子坐了起來,應該是家裏的庸人,穿的好像是古典式的女仆裝,我記得有一次在舅舅家表弟那裏,一本色情雜志上看到過一次,不過當時那個女仆沒有穿絲襪我也就是瞄了一下,沒在意。但是我家的這兩個女仆不同,腿上穿的是白色的絲襪,直到大腿上邊,裙子很短,能清楚的看到吊襪帶,腳上穿的白色的高跟鞋,根足足有10厘米高。

大少爺,我們來給您更衣。其中一個女仆說到。

哦……哦,好的。其中一個女仆走了過來伸手就來解我的皮帶,我嚇的一下子倒在了床上,連忙說道:我,我自己來吧。我們是來伺候大少爺更衣的,要是大少爺不滿意的話,大小姐會責罰我們的。一個女仆說道。

這使我突然想起了巧姐,哦,好的,知道了。我站了起來。

一個女仆跪著解開了我的褲子,一個女仆開始給我脫上衣。三下五去二我就被拔了個精光,就一條小三角褲還穿著,一個女仆伸手要給我脫,我還是很不習慣,想自己來,這時門響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看起來應該是女的,腳上穿的是黑色皮質及膝靴,金屬酒杯鞋跟,應該至少有12厘米高,黑色蕾絲邊吊帶絲襪,上身穿的是皮質黑色镂空緊身衣,把整個陰部都拉的很緊,緊身衣的上半部分基本是镂空的,這個人的胸很大,可能由於皮衣太緊的緣故,大約有一半的奶是漏在外面的,臉上戴著一個黑色的眼罩,手上帶著長的黑色皮手套,拿著一根長長的皮鞭。我是徹底呆住了,應該說是看傻了。

啪的一生,皮鞭狠狠的打在跪著的那個女仆背上。怎麽這麽慢,還沒給大少爺換好衣服。啊,這,這個聲音,姐姐?姐姐,是你嗎?嗯,是我。姐姐冷冷的說道。

姐姐幾步走到我身邊,手直接放到了我的雞巴上,怎麽了,寶貝弟弟,認不出姐姐來了?天哪,哪能受得了這個刺激啊,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硬了起來,直挺挺的對著那個跪著的女仆。

雪兒,過來。姐姐對那個站在一邊的女仆喝道。

那個女仆走了過來和也跪在我的前面,這下就有兩個美女面對著我的雞巴了。

雪兒、魅兒,給大少爺口交,大少爺還等著去參加聚會。姐姐一聲令下。

姐姐靠在了我身上,阿峰,先讓你小開心一下,免得一會掃興,嘻嘻。那兩個女仆其中一個突然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裏,開始一進一出的套弄起來,另一個用嘴把我的蛋蛋吸了進去。那種感覺一下子竄上了我的腦門,我喔的一聲叫了出來。

姐姐貼在我耳邊輕聲的說:姐姐知道昨天在車上沒伺候好了,今天特意叫了兩個最會口交的下人來,讓你開心開心。姐姐用手開始撫摸我的後背和我的前胸阿峰身體煉的真好,好結實,好多肌肉啊。那兩個女仆輪流著,一個給我口交另一個就吸我的蛋蛋,我感到每一次都能頂到什麽,估計應該是喉嚨,我的雞巴被她們搞得濕漉漉的,這次好快,說真的她們比姐姐會玩,很快的,我就有射精的感覺了,我的喘氣開始粗了起來,可雙手什麽都抓不到東西,我伸手想去抓姐姐的奶,姐姐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去抓她的頭,你會很爽的。我聽了姐姐的話,一把抓住了那個在給我口交的女仆,在抓住她的瞬間,我似乎知道了該做什麽,我抓著她的頭開始前後的抖動,而且動作越來越猛烈,雞巴查到喉嚨的感覺好爽,每次都想插到更深的地方,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大。

嚄……噢……噢……喔……女仆的整個嘴巴都被我的雞巴占滿了,只能聽到喉嚨裏有微微的聲音發出。

啊……啊……哦……哦……我也叫了出來。我整個身體也不由的動了起來,射精的感覺越來越近了。

啊……啊……姐姐,我不行了,我想射出來。

姐姐一把推住我的後背,我沒防備順勢往前頂了一下,這下感覺頂的好深,我能感覺到雞巴插到了她的喉嚨裏,我也就是在這時射了,我的身體一抖一抖的,手死死的抓住她的頭,大約有半分鍾的時間,才停了下來。可能是剛才太亢奮了,我的手始終沒松開,姐姐拍了拍我,我才蘇醒過來,姐姐示意把手松開。我才想起來一下子送開了手,雞巴也滑了出來。那個女仆一下子躺倒在地上,緊接開始吐了,一陣一陣的,吐出來的好像全部是我射出的精液,吐了地上一灘。

這是大少爺賞給你們的。另一個跪在地上的女仆立刻趴下開始舔食我的精液,那個躺在地上的女仆好像昏死過去了。

姐姐,她沒事吧,怎麽躺在那裏不動了。沒事,弟弟,她應該是昏過去了,不過下次要學會控制一點哦,呵呵。舒服了嗎?嗯?一般般。要是姐姐能給我……那肯定會很舒服的。想得美,小壞蛋,吃姐姐豆腐。我一轉身一下子抱住了姐姐,姐姐的奶結結實實的頂在我的胸肌上,這時我男人的強壯展示了出來,姐姐想要掙脫,不過那點力氣是遠遠不夠的。

弟弟,我是你姐啊,你想幹什麽嗎,你弄疼我了。姐姐氣憤的說道。

你是我的了。我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阿峰。姐姐大聲的叫了出來。

我一下子回過了神,我,我怎麽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情況,我在抱著姐姐,怎麽抱得這麽緊啊。我趕快松開手。

姐,姐姐,你沒事吧,我,我不知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嗎?我傷到姐姐了嗎?難道,難道,應該是的,沒想到有這麽厲害,太可拍了。什麽,姐姐,什麽可怕,我怎麽了,我都不知道我在幹什麽了。沒,沒什麽,阿峰。姐姐轉身對那個女仆說:把她擡出去。是,大小姐。那兩人出去以後,姐姐拉我做到床邊,阿峰,你深呼吸,你要控制住自己,不能被自己的身體控制了思想,知道嗎?哦,我知道了,姐姐。我看著姐姐姐,你今天晚上真性感,這是什麽裝扮啊?今天晚上你是家裏的貴賓,等會聚會,姐姐會扮演你身邊的執法者,如果有人服務的你不滿意的話姐姐會責罰她。是不是很好玩呀?好的,好玩好玩。姐姐,我自己換衣服吧,別讓她們再來了。讓她們來就是給你口交讓呢爽的,平時我們都是自己換衣服的。姐姐壞壞的笑著。

原來這也是姐姐安排的,我明白了,姐姐知道待會我要是看到她這樣的裝扮肯定會很興奮的,她提前給自己解圍了。姐姐太有心計了。我也換好了衣服,我穿的是禮服,還打了個領結,真的好別扭。我走在前面,姐姐跟在我後面一起來到了二樓的大廳。

看來這裏已經布置好了,整個調子有點重,很有古典的味道,在大廳的一頭有一張很大的沙發,上面全部雕刻著歐式的花紋。姐姐向我示意坐到那個沙發上。

我走到沙發邊做了下來,軟軟的很舒服。

姐姐彎下腰在我耳邊輕聲說:記住姐姐和你說的,無論看到什麽事情,都不要覺得驚訝,你今天要盡情的享受,還記得剛才你爽完之後抱住姐姐之前那一瞬間的感覺嗎?要是待會你有這種感覺了,就和姐姐說哦。我知道了。歡迎大少爺回家。一個響亮的聲音出現在大廳中。

突然間大廳中間有一盞射燈亮了起來,我認出來那個人是巧姐。巧姐穿了絲襪,太不一樣了,應該說這是一件衣服,不過開起來應該是絲襪,巧姐沒穿胸罩能清楚的看到兩個大奶在胸前。

巧姐,認識的吧。嗯,嗯,認識。巧姐穿的是超薄的肉色連體襪,下面是開裆的。她沒穿內衣,她的奶子能清楚的看到吧,看到她的陰部了嗎,感覺如何?嗯……嗯……太刺激了。慢慢享受吧。這時有幾盞射釘從不同的方向打向巧姐,她的兩個乳房還有陰部都被照亮了,巧姐的乳頭是粉色的微微有點凸起。陰部也被照亮了,上面沒有一根毛,能清楚的看到巧姐的大陰唇。我看到有一根線從巧姐的陰道裏面伸出來,旁邊開裆的部分還夾著一個小盒子。

姐姐低頭拿給我一個小方盒子。我接過來一看,上面有一個扭分別寫著,頻率,振幅,電流。

姐姐說:等下有好看的哦,巧姐的身體就掌握在你手裏哦。呵呵。姐姐拍了兩下手掌。

在黑暗中有兩個身著皮裝的彪形大漢,拉了一個X樣子的架子到巧姐的身後,將她的兩只手兩只腳還有腰都固定在架子上,兩個大漢向姐姐點了一下頭就離開的中間射燈的範圍,消失在黑暗中。

你可以開始了,試試去旋轉那些旋鈕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哦。姐姐指指那個小方盒子。

先停一下,我站起身來。將旁邊的姐姐拉到一邊姐,我有點糊塗了,雖然這是我的歡迎會,可是這樣玩,是不是有點過了,她是個打工的庸人,我們這樣搞,她回去要是告我們怎麽辦啊?還有,爸爸肯定不會讓我們這邊玩的啊。

姐姐姐笑了笑:你以爲剛才給你口交的女仆和現在的巧姐以及下面的節目都是姐姐私自安排的嗎?笨,這些都是爸爸同意的。還有就是巧姐準確的來說是我們家的奴隸,至於爲什麽以後會慢慢解釋給你聽,你考慮的太多了,姐姐不是說了嗎,今天晚上你要盡情的享受,別的什麽都等到明天再說,你不是喜歡絲襪嗎,今天所有的女人都會穿上絲襪的。姐姐今天穿的黑色的吊帶襪,最性感了,嘻嘻,我最喜歡了嗯,乖,去慢慢玩吧。我回到了座位上,巧姐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姐姐。

一切繼續。姐姐一聲令下。

我發現巧姐好像是松了一口氣。我也開始擰動了一個旋鈕頻率,我看到巧姐的身體在慢慢的扭動,然後有個麥克風從上面慢慢的降了下來正好放到巧姐的嘴邊。

嗯……嗯……大少爺,我要再快一點頻率的,可以嗎?嗯……嗯……我將頻率又調高了一些。

嗯……嗯……嗯……啊……舒服好舒服啊,大少爺,我下面的小穴裏好癢好麻啊……哦……姐姐側到我耳邊說:其他的也可以試試哦。我開始擰動振幅,巧姐的樣子開始變化了。

啊……啊……啊……插進來了,大少爺,它插進來了,插到人家小穴的深處了,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又試試了是電流。這下子變化太大了。巧姐這個身體都抖了起來,叫聲也低沈了很多。

嗯……嗯……嗯……突然間又大了起來:啊……啊……啊……恩……恩……恩……,哦……大少爺,停一下停一下,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要高潮了不行了大少爺,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要射了,啊……我看到巧姐整個身體都繃得直直的,都僵硬了。

啊……啊……射……了……射了……只見從巧姐的陰道裏噴出來的一個棒棒,大約有10厘米作於的長度,在半空中來回的晃著,緊接著一股一股的白色液體從巧姐的陰道裏留了出來,巧姐整個人都癱軟了下來。

姐姐低下頭來:弟弟,你果然是新手哎,你看才這麽一會,你就吧巧姐給搞射了。姐,這個東西我沒玩過哦……好吧,姐姐給你安排點別的節目。你還是以欣賞爲主吧。姐,我不太喜歡看這些。你不喜歡調教麽,姐姐爲你準備了好多呢。真的,姐,我不太喜歡。嗯,姐姐知道了。哎……姐姐歎了口氣,小貓女,你哥哥不開心哦,你在那兒呢?這句話倒是把我搞的不知所措了,哥哥,小貓女,誰啊?我聽到喵……然後自然的反應讓我感覺到在上面黑暗的地方有什麽東西在動。

哥哥,你怎麽不開心呀,我們好久都沒有這麽開心了。姐姐還打算安排我被調教呢……姐姐我都說了,哥哥肯定不喜歡這個的,他才剛開始玩呢。是啊,是啊,你對啊,那你下來哄哄你哥哥哦,你有辦法嗎?說話間突然有個身影突然間從上面的黑暗處沖了過來,不知怎麽我竟然下意識的沒有閃開,而是站了起來一把抓了過去,正好抓住了妹妹的胳膊,我一個轉身把她甩了出去。她一個翻身伏在了地上,慢慢了站了起來,哥,你身手這麽快啊,本來還想偷襲你呢。射燈打了過去我才看清楚,哪是小貓女啊,腳上穿著豹紋的細跟及膝長靴,腿上穿的是豹紋的長筒襪,上身是豹紋的吊帶緊身衣,有4條帶子垂下來扣在了絲襪的末端,手上是豹紋的長手套,臉上戴著豹紋的眼罩,居然還有一個長長的尾巴在後面翹著。這根本就是一只豹子嗎。

你,你是阿玲?是呀,哥哥認不出我了嗎?她笑了笑:來嗎,哥哥來陪我玩好嗎?我又仔細的打量這個幾乎未曾謀面的妹妹,風格和姐姐截然不同,如果說姐姐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那她就是一只俏皮的小貓咪,我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抓住了她的小臂。

你想怎麽玩?你能抓住我,我就是你的。說話間他的胳膊一下子從的手裏滑走了,縱身一躍消失在了大廳黑暗的地方。

看來阿峰很喜歡哦,關燈。姐姐說道。

沒想到這會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了,不過我的身體好像也有了變化,我居然可以聽到呼吸聲甚至是心跳聲,而且能感覺到那個人的位置,我知道了站在沙發旁邊的那個人肯定是姐姐,大廳對面的沙發上坐著3個人,還有一個人在坐在沙發的扶手上,我感覺在大廳上面那個肯定是阿玲,她慢慢的垂了下來,應該是在我頭頂伸手可以抓到的地方。我很奇怪我的身體怎麽會感知到這麽多東西,而且本能告訴我,阿玲動作十分敏捷,不能輕易出手去抓她,一定要一擊即中才行。

爲了方便我活動,我就把衣服慢慢的都脫了下來,只剩了一條緊身的三角褲。

阿玲雖說很敏捷,但畢竟還是女孩,女人的弱點應該對她也適用,不過聽過她和姐姐的對話知道她們經常玩這類遊戲,乳房應該不算是弱點了,那剩下的就是陰部了,可我一點經驗都沒有要怎麽攻擊呢?

瞬間,攻擊開始了,阿玲加速向我沖了過來,我還聽到了過程中有噌的一聲,正快速的向我飛過來,我下意識的往一側閃開了,她觸地的瞬間一條腿便踢了過來,我一個翻身往後退了幾步,我能感覺到靴子的鞋跟離我的鼻尖也就是還有幾厘米。阿玲閃開了,退到離我稍遠的位置。我又有時間開始思考了。

對了,她稱她是貓女,確實是有些貓的特性,那就是說她能清楚的看到我了,她們的對話中提到經常玩,如果是和巧姐這樣類似的話,就是說阿玲和姐姐的陰道應該也是經常被棒子來插的,而我唯一的就是雞巴了,不過雞巴現在軟綿綿的怎麽辦呢?

阿玲的攻擊又開始了,她正在加速的往我這邊沖,速度比剛才快了好多,雖然身體有下意識的反應,但是還是慢了一點,我沒有完全閃開,不過兩只手卻順勢抓了過去,沒想到一下子抱住了阿玲,她的身體好像有一層油似的根本抓不住,直接從我手中滑走了,而我的手呢,從她的奶滑到她的腹部,到臀部,大腿,小腿,靴子。奶雖然不算大不過很有彈性,腹部沒有多余的贅肉,很平滑,屁股向後挺非常有彈性,她穿的褲褲也是T字的,那幾根帶子緊緊的拉著絲襪,看起來有點粗糙的豹紋絲襪卻一點都沒有粗糙的感覺,質感很細膩,妹妹的腿也很長,一直摸到小腿的靴子,尖尖的頭,根有點冷冷的感覺應該是金屬的,非常細。想到這,下面這根棒子一下子進去的戰鬥狀態,我覺得整個身體都熱血沸騰了。就在阿玲滑走的一瞬間,我一個箭步轉身過去跑到了她的前面,整個身體躍了起來伏在了她的身上,可能是突如其來的沖擊,阿玲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沒等她反應過來,便身體一轉,兩只手按著她的胳膊,兩條腿卡住她的腿,整個身體壓了下去,雞巴的位置已經頂在了小她的小褲褲上。

我趴到她的耳邊:小貓咪,你是我的了。我的雞巴好像自己會找路似的,從她的小褲褲側邊開始插進了她的陰道裏。

哥,哥哥,我輸了,你放了我吧,你壓得我好疼啊,你,你不能插我的啊,我是你妹妹啊。啊……恩……是你說的,抓住你,你就是我的,哈哈。我狠狠的說。

姐,姐姐,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啊。阿玲在我身體下反複的掙紮姐姐,我受不了哥哥的大雞巴的,姐姐救我啊。說話間我的雞巴已經插了進去,好舒服哦,裏面軟軟的,不過好緊,但是不怕我覺得我的雞巴像鋼鐵一樣堅硬的在往裏插。

啊……啊……啊……不要啊,疼……姐姐……疼……阿玲哭了出來突然間,一道射燈打在了我剛才做的沙發上。我轉臉看過去,姐姐正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姐姐把腿放了下來,兩條腿打開,身體趴了下來,在兩腿中間,伸出了一只手,用食指勾了勾,然後起身靠在沙發上,陰部對著我是完全打開的,姐姐的的一只手拉開了緊身皮衣的拉鏈,那對雪白的大奶露了出來,姐姐托起了一個輕輕的用舌頭舔了一下,看著我。

我對阿玲的興趣開始降低了,我慢慢的把雞巴抽了出來,像只野獸一樣一步一步的爬向姐姐。

阿峰,你想,像插小貓女那樣來插姐姐嗎?嗯,我想。我的聲音很低沈,還流出了口水。

過來呀,姐姐在這裏等你呢。說著姐姐起身把她的褲褲慢慢脫了下來,用手輕輕掰開大陰唇對著我。這時我和姐姐同處的這個區域燈全亮了,我能清晰看到姐姐的陰部。姐姐下面也沒有毛,姐姐的大陰唇輕輕打開,裏面有兩片粉嫩色的小陰唇,上面有個凸起的小點,那應嘎就是陰蒂了,姐姐的陰道正在一張一縮有規律的動著。我後腳一蹬,一下子沖到了姐姐身上,把姐姐壓倒在沙發上。

阿峰,喜歡姐姐今天的打扮嗎?嗯,喜歡。我俯下身子正要去插。

哎,等等,姐姐問你,你覺得姐姐的靴子好看還是絲襪好看呢?

我,姐姐的靴子我喜歡,絲襪我也很喜歡。那這樣你覺得舒服嗎?姐姐在用她的皮靴摩擦我的雞巴。

啊……啊……舒服……舒服,哈哈……來,過來阿峰,親親姐姐的咪咪。我低頭過去,用嘴去親姐姐的乳房。

阿峰,你看到上面這個凸起了嗎?這個是乳頭。來用你的嘴吸吸姐姐的乳頭。我把姐姐的乳頭含在了嘴裏,我在吸,可並沒有非常的用力。

嗯……嗯……嗯……嗯……啊……啊……阿峰,好會吸啊,吸的姐姐好舒服啊。嗯……嗯……姐姐要報答阿峰,喜歡姐姐用絲襪蹭你的雞巴嗎?嗯,嗯嗯,姐,我喜歡。姐姐居然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雞巴就直挺挺的矗立在那。姐姐慢慢的將長靴的拉鏈往下拉,開始漸漸看到了姐姐小腿的絲襪。我剛想起身,姐姐說:

阿峰要是不聽話,姐姐就不給你足交了哦。我只好怪怪的繼續躺著,姐姐把靴子慢慢的脫了下來,露出的是黑絲襪,絲襪根部是大片蕾絲的花邊,姐姐把腳底輕輕的放在了我的雞巴上,開始來回的摩擦。

哦……哦……爽啊……哦……姐姐……太舒服了……姐姐……我好爽啊。姐姐坐了下來,慢慢的又脫掉了另一只靴子,現在是兩只腳一起在給我足交,一只在上一只在下,我雞巴大部分都被姐姐的小腳包圍這。姐姐不快不慢,一會是上下一會又是左右,搞的我是百爪撓心,雞巴又在長了,這時小貓女也過來了。

啊……哥哥的真大啊,好大哦,我的小穴肯定受不了的。我的手只能閑在那裏,空蕩蕩的,我對小貓女說:小貓,過來,讓哥哥摸摸你。我不要,剛才哥哥對我好粗魯哦,真是的,還想強幹自己妹妹呢。壞哥哥。小貓女,你也不對哦,是你先挑逗你哥哥的,怎麽反過來怪他呢?姐姐真是的,還幫哥哥說話。你要是不讓哥哥摸摸,那姐姐就停了,之後哥哥對你做什麽姐姐可不問了哦。別,別。好吧,我聽姐姐的就是了。小貓女蹲了下來,雙手按在我的胳膊上,我看到她的乳房,小褲褲,絲襪,高跟長靴,那股野性瞬間又爆發了起來。我正想起來,姐姐用力的壓了一下我的雞巴。

啊……姐姐,你太用了,剛才疼了。你不要動,今天小貓女你只可以摸不能做別的,知道了?可,可,可是姐姐,我確實想……姐姐知道你在想什麽,可今天不行,你控制不住自己,會傷害到小貓女的,她這麽可愛,你做哥哥的舍得傷害她嗎?我看著小貓女,她是很可愛,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還噘著小嘴。

哦。我知道了,姐姐。姐姐,我安全嗎?我有點怕怕的。沒關係,你過去吧,哥哥不會傷害你的。哦。小貓女轉身坐到了我的肚子上,身體趴了下來,嘴慢慢的靠了過來,她在親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回應,只能跟著她的節奏來,她把她的小舌頭伸到了我嘴裏,不停的在和我的舌頭打架,親的我癢癢的。她身體起來了一點,問道:

哥,你喜歡我麽?嗯,我喜歡。那人家的咪咪沒有姐姐的大哦。說著把緊身衣的吊帶拉了下來,那對可愛的小饅頭露了出來哥哥,可愛麽?啊……哥哥喜歡。我伸手就去抓。

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腿上姐姐說,哥哥喜歡絲襪是吧,我的絲襪,哥哥喜歡嗎?這種刺激前所未有,我的雞巴在被姐姐的絲襪腳足交,現在兩只手又在摸著阿玲的絲襪,我的手在阿玲的腿上來回的撫摸,從靴筒的邊緣一直到大腿的根部,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太用力了,好……爽……啊,太爽……了,被哥哥……吸……都吸……的妹妹……高潮了。真是的,小丫頭片子,姐姐費這麽大的勁你倒是想撿便宜哦。姐姐最好了,姐姐這次給我嘛,我最愛姐姐了。好吧好吧,給你了。姐姐突然停了下來,起身過來,用兩只手開始給我手交,還時不時的把我的雞巴往小貓女的絲襪上蹭。終於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射……射……射了……啊……啊……啊……啊姐姐把我的雞巴頭伸到了小貓女的小穴裏,我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全部射了進去。最後一波射完的時候,我用力一挺,小半根雞巴插到了小貓女的小穴裏。

啊……別動,疼啊……小貓女大叫著。

姐姐沒有幫她,卻在一邊說: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好處就要付出代價。啊……,不行……不行的……太大了……不行的。知道錯啦?知道了,姐姐,我錯了,下次一定不和姐姐爭了。姐姐慢慢的躺在我身邊,對我說:好了,別欺負妹妹了,慢慢的,要慢哦,把雞巴拿出來吧。姐姐一邊說一邊幫我把雞巴從小貓女的小穴裏退出來。拿出來的一瞬間,小貓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哎呀,真是的,小穴好痛啊,好長時間都不能玩了。小貓女撅著嘴說:

巧姐,把東西收拾好。知道了,大小姐。阿峰,我們進去,估計大家都等急了。我跟著姐姐進了門,但是總有種感覺,這裏不像是我家。一進門就看到爸爸、媽媽、奶奶、弟弟、妹妹都站在屋裏。

阿峰回來了啊。一位長得很像媽媽的女人幾步跑了過來一把把我抱在懷裏。

感覺是不會錯的,是媽媽,不過比我上次見到媽媽的時候年輕了很多,應該說是小了很多,感覺不比姐姐大多少。

嗯,媽,我回來了。阿峰啊,結實多了嗎。爸爸拍著我的肩膀說。

是,爸爸。我對爸爸始終都有那種敬畏之情。

阿峰啊,過來讓奶奶看看,看看我的大孫子長這麽大了。奶奶,您身體還好吧。奶奶的感覺也不同了,現在見到的奶奶和我印象中媽媽的年齡差不多。

好了好了。爸爸說話了:都過來做吧,孩子剛坐完長途車,估計累壞了,來來都坐下吧。家裏的規矩和我記得是一樣的,正當中的沙發中間坐著爸爸,左邊是奶奶,右邊是媽媽,兩側的沙發,一側坐著弟弟和妹妹,我和姐姐坐在另一側。

阿峰啊。爸爸說是,爸爸。我立刻站了起來。

坐下坐下吧。哦,是。我聽你媽媽說了,你的成績在你們學校是數一數二的,這很好。我示意的點點頭。

你是阿峰哥哥吧。坐我對面的小美女說了。

嗯,是的,你是?我是你妹妹,阿玲,嘿嘿,你不認識我吧,我也是看過你的照片,也沒怎麽見過你。哥哥你會什麽啊?我很詫異,這什麽意思,我傻傻的笑笑:我不太明白,呵呵。阿玲,還是這麽沒規矩。爸爸的話語中帶了幾分嚴厲。

這我就更奇怪了,妹妹雖然問得這麽沒頭沒腦,不過也不用用這種口氣吧。

哥哥你好,我是阿琦。對面這個男孩是我弟弟?一點都不像我,而且不僅如此,他長得也太中性了。

算起來年齡應該是上高中了,看起來,怎麽說呢,也許嫩這個詞比較準確。

哦,你好。姐姐起身站起來,阿峰,跟我來吧。哦,知道了。我起身跟著姐姐走了出去。

我和姐姐一起來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打開一看,應該是我的房間。裏面家具不多,很簡單。

阿峰,你的房間。你先進去等我一下,我換件衣服就過來。哦。好的,姐姐。我進了房間看了看,我的東西都已經放好了,衣服都也整理好挂在了衣櫃裏,屋子裏有一張雙人床、衣櫃、寫字台、電腦、電視、還有一個可以躺著的沙發。

我走到窗前,外面景色還是不錯的。我躺在沙發上,享受著窗外的陽光,好舒服哦。

怎麽樣,房間還滿意嗎?我轉身起來,嗯,很好,不錯啊。姐姐換了一身睡衣,哎……是長褲長褂……怎麽了?不喜歡姐姐穿褲子?嗯。姐姐總不能一天到晚都穿著絲襪和高跟鞋哦,呵呵沒,沒什麽。我想,既然都已經換好了,我還能說什麽呢?

來,阿峰,坐下,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姐姐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仔細的聽認真的記下來。嗯,好的,姐姐讓你回家來的時間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只是沒有提前對你說,等下晚上有個爲你開的歡迎會,到時候所有家庭成員還有下人都會參加,無論在活動上看到什麽都不用覺得驚訝,你要忘記你自己是誰和別人是誰,你想做什麽就去做什麽,今天晚上盡情的玩,開心的玩。知道了。我一臉的疑惑。

姐姐去換衣服了,過會會有庸人來給你換衣服的。說完姐姐就離開了。

我坐在床上,打開了電視,來回換著台也不知道看什麽,過了一會有人敲門。

進來。這,這是,我一下子坐了起來,應該是家裏的庸人,穿的好像是古典式的女仆裝,我記得有一次在舅舅家表弟那裏,一本色情雜志上看到過一次,不過當時那個女仆沒有穿絲襪我也就是瞄了一下,沒在意。但是我家的這兩個女仆不同,腿上穿的是白色的絲襪,直到大腿上邊,裙子很短,能清楚的看到吊襪帶,腳上穿的白色的高跟鞋,根足足有10厘米高。

大少爺,我們來給您更衣。其中一個女仆說到。

哦……哦,好的。其中一個女仆走了過來伸手就來解我的皮帶,我嚇的一下子倒在了床上,連忙說道:我,我自己來吧。我們是來伺候大少爺更衣的,要是大少爺不滿意的話,大小姐會責罰我們的。一個女仆說道。

這使我突然想起了巧姐,哦,好的,知道了。我站了起來。

一個女仆跪著解開了我的褲子,一個女仆開始給我脫上衣。三下五去二我就被拔了個精光,就一條小三角褲還穿著,一個女仆伸手要給我脫,我還是很不習慣,想自己來,這時門響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看起來應該是女的,腳上穿的是黑色皮質及膝靴,金屬酒杯鞋跟,應該至少有12厘米高,黑色蕾絲邊吊帶絲襪,上身穿的是皮質黑色镂空緊身衣,把整個陰部都拉的很緊,緊身衣的上半部分基本是镂空的,這個人的胸很大,可能由於皮衣太緊的緣故,大約有一半的奶是漏在外面的,臉上戴著一個黑色的眼罩,手上帶著長的黑色皮手套,拿著一根長長的皮鞭。我是徹底呆住了,應該說是看傻了。

啪的一生,皮鞭狠狠的打在跪著的那個女仆背上。怎麽這麽慢,還沒給大少爺換好衣服。啊,這,這個聲音,姐姐?姐姐,是你嗎?嗯,是我。姐姐冷冷的說道。

姐姐幾步走到我身邊,手直接放到了我的雞巴上,怎麽了,寶貝弟弟,認不出姐姐來了?天哪,哪能受得了這個刺激啊,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硬了起來,直挺挺的對著那個跪著的女仆。

雪兒,過來。姐姐對那個站在一邊的女仆喝道。

那個女仆走了過來和也跪在我的前面,這下就有兩個美女面對著我的雞巴了。

雪兒、魅兒,給大少爺口交,大少爺還等著去參加聚會。姐姐一聲令下。

姐姐靠在了我身上,阿峰,先讓你小開心一下,免得一會掃興,嘻嘻。那兩個女仆其中一個突然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裏,開始一進一出的套弄起來,另一個用嘴把我的蛋蛋吸了進去。那種感覺一下子竄上了我的腦門,我喔的一聲叫了出來。

姐姐貼在我耳邊輕聲的說:姐姐知道昨天在車上沒伺候好了,今天特意叫了兩個最會口交的下人來,讓你開心開心。姐姐用手開始撫摸我的後背和我的前胸阿峰身體煉的真好,好結實,好多肌肉啊。那兩個女仆輪流著,一個給我口交另一個就吸我的蛋蛋,我感到每一次都能頂到什麽,估計應該是喉嚨,我的雞巴被她們搞得濕漉漉的,這次好快,說真的她們比姐姐會玩,很快的,我就有射精的感覺了,我的喘氣開始粗了起來,可雙手什麽都抓不到東西,我伸手想去抓姐姐的奶,姐姐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去抓她的頭,你會很爽的。我聽了姐姐的話,一把抓住了那個在給我口交的女仆,在抓住她的瞬間,我似乎知道了該做什麽,我抓著她的頭開始前後的抖動,而且動作越來越猛烈,雞巴查到喉嚨的感覺好爽,每次都想插到更深的地方,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大。

嚄……噢……噢……喔……女仆的整個嘴巴都被我的雞巴占滿了,只能聽到喉嚨裏有微微的聲音發出。

啊……啊……哦……哦……我也叫了出來。我整個身體也不由的動了起來,射精的感覺越來越近了。

啊……啊……姐姐,我不行了,我想射出來。

姐姐一把推住我的後背,我沒防備順勢往前頂了一下,這下感覺頂的好深,我能感覺到雞巴插到了她的喉嚨裏,我也就是在這時射了,我的身體一抖一抖的,手死死的抓住她的頭,大約有半分鍾的時間,才停了下來。可能是剛才太亢奮了,我的手始終沒松開,姐姐拍了拍我,我才蘇醒過來,姐姐示意把手松開。我才想起來一下子送開了手,雞巴也滑了出來。那個女仆一下子躺倒在地上,緊接開始吐了,一陣一陣的,吐出來的好像全部是我射出的精液,吐了地上一灘。

這是大少爺賞給你們的。另一個跪在地上的女仆立刻趴下開始舔食我的精液,那個躺在地上的女仆好像昏死過去了。

姐姐,她沒事吧,怎麽躺在那裏不動了。沒事,弟弟,她應該是昏過去了,不過下次要學會控制一點哦,呵呵。舒服了嗎?嗯?一般般。要是姐姐能給我……那肯定會很舒服的。想得美,小壞蛋,吃姐姐豆腐。我一轉身一下子抱住了姐姐,姐姐的奶結結實實的頂在我的胸肌上,這時我男人的強壯展示了出來,姐姐想要掙脫,不過那點力氣是遠遠不夠的。

弟弟,我是你姐啊,你想幹什麽嗎,你弄疼我了。姐姐氣憤的說道。

你是我的了。我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阿峰。姐姐大聲的叫了出來。

我一下子回過了神,我,我怎麽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情況,我在抱著姐姐,怎麽抱得這麽緊啊。我趕快松開手。

姐,姐姐,你沒事吧,我,我不知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嗎?我傷到姐姐了嗎?難道,難道,應該是的,沒想到有這麽厲害,太可拍了。什麽,姐姐,什麽可怕,我怎麽了,我都不知道我在幹什麽了。沒,沒什麽,阿峰。姐姐轉身對那個女仆說:把她擡出去。是,大小姐。那兩人出去以後,姐姐拉我做到床邊,阿峰,你深呼吸,你要控制住自己,不能被自己的身體控制了思想,知道嗎?哦,我知道了,姐姐。我看著姐姐姐,你今天晚上真性感,這是什麽裝扮啊?今天晚上你是家裏的貴賓,等會聚會,姐姐會扮演你身邊的執法者,如果有人服務的你不滿意的話姐姐會責罰她。是不是很好玩呀?好的,好玩好玩。姐姐,我自己換衣服吧,別讓她們再來了。讓她們來就是給你口交讓呢爽的,平時我們都是自己換衣服的。姐姐壞壞的笑著。

原來這也是姐姐安排的,我明白了,姐姐知道待會我要是看到她這樣的裝扮肯定會很興奮的,她提前給自己解圍了。姐姐太有心計了。我也換好了衣服,我穿的是禮服,還打了個領結,真的好別扭。我走在前面,姐姐跟在我後面一起來到了二樓的大廳。

看來這裏已經布置好了,整個調子有點重,很有古典的味道,在大廳的一頭有一張很大的沙發,上面全部雕刻著歐式的花紋。姐姐向我示意坐到那個沙發上。

我走到沙發邊做了下來,軟軟的很舒服。

姐姐彎下腰在我耳邊輕聲說:記住姐姐和你說的,無論看到什麽事情,都不要覺得驚訝,你今天要盡情的享受,還記得剛才你爽完之後抱住姐姐之前那一瞬間的感覺嗎?要是待會你有這種感覺了,就和姐姐說哦。我知道了。歡迎大少爺回家。一個響亮的聲音出現在大廳中。

突然間大廳中間有一盞射燈亮了起來,我認出來那個人是巧姐。巧姐穿了絲襪,太不一樣了,應該說這是一件衣服,不過開起來應該是絲襪,巧姐沒穿胸罩能清楚的看到兩個大奶在胸前。

巧姐,認識的吧。嗯,嗯,認識。巧姐穿的是超薄的肉色連體襪,下面是開裆的。她沒穿內衣,她的奶子能清楚的看到吧,看到她的陰部了嗎,感覺如何?嗯……嗯……太刺激了。慢慢享受吧。這時有幾盞射釘從不同的方向打向巧姐,她的兩個乳房還有陰部都被照亮了,巧姐的乳頭是粉色的微微有點凸起。陰部也被照亮了,上面沒有一根毛,能清楚的看到巧姐的大陰唇。我看到有一根線從巧姐的陰道裏面伸出來,旁邊開裆的部分還夾著一個小盒子。

姐姐低頭拿給我一個小方盒子。我接過來一看,上面有一個扭分別寫著,頻率,振幅,電流。

姐姐說:等下有好看的哦,巧姐的身體就掌握在你手裏哦。呵呵。姐姐拍了兩下手掌。

在黑暗中有兩個身著皮裝的彪形大漢,拉了一個X樣子的架子到巧姐的身後,將她的兩只手兩只腳還有腰都固定在架子上,兩個大漢向姐姐點了一下頭就離開的中間射燈的範圍,消失在黑暗中。

你可以開始了,試試去旋轉那些旋鈕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哦。姐姐指指那個小方盒子。

先停一下,我站起身來。將旁邊的姐姐拉到一邊姐,我有點糊塗了,雖然這是我的歡迎會,可是這樣玩,是不是有點過了,她是個打工的庸人,我們這樣搞,她回去要是告我們怎麽辦啊?還有,爸爸肯定不會讓我們這邊玩的啊。

姐姐姐笑了笑:你以爲剛才給你口交的女仆和現在的巧姐以及下面的節目都是姐姐私自安排的嗎?笨,這些都是爸爸同意的。還有就是巧姐準確的來說是我們家的奴隸,至於爲什麽以後會慢慢解釋給你聽,你考慮的太多了,姐姐不是說了嗎,今天晚上你要盡情的享受,別的什麽都等到明天再說,你不是喜歡絲襪嗎,今天所有的女人都會穿上絲襪的。姐姐今天穿的黑色的吊帶襪,最性感了,嘻嘻,我最喜歡了嗯,乖,去慢慢玩吧。我回到了座位上,巧姐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姐姐。

一切繼續。姐姐一聲令下。

我發現巧姐好像是松了一口氣。我也開始擰動了一個旋鈕頻率,我看到巧姐的身體在慢慢的扭動,然後有個麥克風從上面慢慢的降了下來正好放到巧姐的嘴邊。

嗯……嗯……大少爺,我要再快一點頻率的,可以嗎?嗯……嗯……我將頻率又調高了一些。

嗯……嗯……嗯……啊……舒服好舒服啊,大少爺,我下面的小穴裏好癢好麻啊……哦……姐姐側到我耳邊說:其他的也可以試試哦。我開始擰動振幅,巧姐的樣子開始變化了。

啊……啊……啊……插進來了,大少爺,它插進來了,插到人家小穴的深處了,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又試試了是電流。這下子變化太大了。巧姐這個身體都抖了起來,叫聲也低沈了很多。

嗯……嗯……嗯……突然間又大了起來:啊……啊……啊……恩……恩……恩……,哦……大少爺,停一下停一下,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要高潮了不行了大少爺,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要射了,啊……我看到巧姐整個身體都繃得直直的,都僵硬了。

啊……啊……射……了……射了……只見從巧姐的陰道裏噴出來的一個棒棒,大約有10厘米作於的長度,在半空中來回的晃著,緊接著一股一股的白色液體從巧姐的陰道裏留了出來,巧姐整個人都癱軟了下來。

姐姐低下頭來:弟弟,你果然是新手哎,你看才這麽一會,你就吧巧姐給搞射了。姐,這個東西我沒玩過哦……好吧,姐姐給你安排點別的節目。你還是以欣賞爲主吧。姐,我不太喜歡看這些。你不喜歡調教麽,姐姐爲你準備了好多呢。真的,姐,我不太喜歡。嗯,姐姐知道了。哎……姐姐歎了口氣,小貓女,你哥哥不開心哦,你在那兒呢?這句話倒是把我搞的不知所措了,哥哥,小貓女,誰啊?我聽到喵……然後自然的反應讓我感覺到在上面黑暗的地方有什麽東西在動。

哥哥,你怎麽不開心呀,我們好久都沒有這麽開心了。姐姐還打算安排我被調教呢……姐姐我都說了,哥哥肯定不喜歡這個的,他才剛開始玩呢。是啊,是啊,你對啊,那你下來哄哄你哥哥哦,你有辦法嗎?說話間突然有個身影突然間從上面的黑暗處沖了過來,不知怎麽我竟然下意識的沒有閃開,而是站了起來一把抓了過去,正好抓住了妹妹的胳膊,我一個轉身把她甩了出去。她一個翻身伏在了地上,慢慢了站了起來,哥,你身手這麽快啊,本來還想偷襲你呢。射燈打了過去我才看清楚,哪是小貓女啊,腳上穿著豹紋的細跟及膝長靴,腿上穿的是豹紋的長筒襪,上身是豹紋的吊帶緊身衣,有4條帶子垂下來扣在了絲襪的末端,手上是豹紋的長手套,臉上戴著豹紋的眼罩,居然還有一個長長的尾巴在後面翹著。這根本就是一只豹子嗎。

你,你是阿玲?是呀,哥哥認不出我了嗎?她笑了笑:來嗎,哥哥來陪我玩好嗎?我又仔細的打量這個幾乎未曾謀面的妹妹,風格和姐姐截然不同,如果說姐姐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那她就是一只俏皮的小貓咪,我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抓住了她的小臂。

你想怎麽玩?你能抓住我,我就是你的。說話間他的胳膊一下子從的手裏滑走了,縱身一躍消失在了大廳黑暗的地方。

看來阿峰很喜歡哦,關燈。姐姐說道。

沒想到這會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了,不過我的身體好像也有了變化,我居然可以聽到呼吸聲甚至是心跳聲,而且能感覺到那個人的位置,我知道了站在沙發旁邊的那個人肯定是姐姐,大廳對面的沙發上坐著3個人,還有一個人在坐在沙發的扶手上,我感覺在大廳上面那個肯定是阿玲,她慢慢的垂了下來,應該是在我頭頂伸手可以抓到的地方。我很奇怪我的身體怎麽會感知到這麽多東西,而且本能告訴我,阿玲動作十分敏捷,不能輕易出手去抓她,一定要一擊即中才行。

爲了方便我活動,我就把衣服慢慢的都脫了下來,只剩了一條緊身的三角褲。

阿玲雖說很敏捷,但畢竟還是女孩,女人的弱點應該對她也適用,不過聽過她和姐姐的對話知道她們經常玩這類遊戲,乳房應該不算是弱點了,那剩下的就是陰部了,可我一點經驗都沒有要怎麽攻擊呢?

瞬間,攻擊開始了,阿玲加速向我沖了過來,我還聽到了過程中有噌的一聲,正快速的向我飛過來,我下意識的往一側閃開了,她觸地的瞬間一條腿便踢了過來,我一個翻身往後退了幾步,我能感覺到靴子的鞋跟離我的鼻尖也就是還有幾厘米。阿玲閃開了,退到離我稍遠的位置。我又有時間開始思考了。

對了,她稱她是貓女,確實是有些貓的特性,那就是說她能清楚的看到我了,她們的對話中提到經常玩,如果是和巧姐這樣類似的話,就是說阿玲和姐姐的陰道應該也是經常被棒子來插的,而我唯一的就是雞巴了,不過雞巴現在軟綿綿的怎麽辦呢?

阿玲的攻擊又開始了,她正在加速的往我這邊沖,速度比剛才快了好多,雖然身體有下意識的反應,但是還是慢了一點,我沒有完全閃開,不過兩只手卻順勢抓了過去,沒想到一下子抱住了阿玲,她的身體好像有一層油似的根本抓不住,直接從我手中滑走了,而我的手呢,從她的奶滑到她的腹部,到臀部,大腿,小腿,靴子。奶雖然不算大不過很有彈性,腹部沒有多余的贅肉,很平滑,屁股向後挺非常有彈性,她穿的褲褲也是T字的,那幾根帶子緊緊的拉著絲襪,看起來有點粗糙的豹紋絲襪卻一點都沒有粗糙的感覺,質感很細膩,妹妹的腿也很長,一直摸到小腿的靴子,尖尖的頭,根有點冷冷的感覺應該是金屬的,非常細。想到這,下面這根棒子一下子進去的戰鬥狀態,我覺得整個身體都熱血沸騰了。就在阿玲滑走的一瞬間,我一個箭步轉身過去跑到了她的前面,整個身體躍了起來伏在了她的身上,可能是突如其來的沖擊,阿玲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沒等她反應過來,便身體一轉,兩只手按著她的胳膊,兩條腿卡住她的腿,整個身體壓了下去,雞巴的位置已經頂在了小她的小褲褲上。

我趴到她的耳邊:小貓咪,你是我的了。我的雞巴好像自己會找路似的,從她的小褲褲側邊開始插進了她的陰道裏。

哥,哥哥,我輸了,你放了我吧,你壓得我好疼啊,你,你不能插我的啊,我是你妹妹啊。啊……恩……是你說的,抓住你,你就是我的,哈哈。我狠狠的說。

姐,姐姐,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啊。阿玲在我身體下反複的掙紮姐姐,我受不了哥哥的大雞巴的,姐姐救我啊。說話間我的雞巴已經插了進去,好舒服哦,裏面軟軟的,不過好緊,但是不怕我覺得我的雞巴像鋼鐵一樣堅硬的在往裏插。

啊……啊……啊……不要啊,疼……姐姐……疼……阿玲哭了出來突然間,一道射燈打在了我剛才做的沙發上。我轉臉看過去,姐姐正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姐姐把腿放了下來,兩條腿打開,身體趴了下來,在兩腿中間,伸出了一只手,用食指勾了勾,然後起身靠在沙發上,陰部對著我是完全打開的,姐姐的的一只手拉開了緊身皮衣的拉鏈,那對雪白的大奶露了出來,姐姐托起了一個輕輕的用舌頭舔了一下,看著我。

我對阿玲的興趣開始降低了,我慢慢的把雞巴抽了出來,像只野獸一樣一步一步的爬向姐姐。

阿峰,你想,像插小貓女那樣來插姐姐嗎?嗯,我想。我的聲音很低沈,還流出了口水。

過來呀,姐姐在這裏等你呢。說著姐姐起身把她的褲褲慢慢脫了下來,用手輕輕掰開大陰唇對著我。這時我和姐姐同處的這個區域燈全亮了,我能清晰看到姐姐的陰部。姐姐下面也沒有毛,姐姐的大陰唇輕輕打開,裏面有兩片粉嫩色的小陰唇,上面有個凸起的小點,那應嘎就是陰蒂了,姐姐的陰道正在一張一縮有規律的動著。我後腳一蹬,一下子沖到了姐姐身上,把姐姐壓倒在沙發上。

阿峰,喜歡姐姐今天的打扮嗎?嗯,喜歡。我俯下身子正要去插。

哎,等等,姐姐問你,你覺得姐姐的靴子好看還是絲襪好看呢?

我,姐姐的靴子我喜歡,絲襪我也很喜歡。那這樣你覺得舒服嗎?姐姐在用她的皮靴摩擦我的雞巴。

啊……啊……舒服……舒服,哈哈……來,過來阿峰,親親姐姐的咪咪。我低頭過去,用嘴去親姐姐的乳房。

阿峰,你看到上面這個凸起了嗎?這個是乳頭。來用你的嘴吸吸姐姐的乳頭。我把姐姐的乳頭含在了嘴裏,我在吸,可並沒有非常的用力。

嗯……嗯……嗯……嗯……啊……啊……阿峰,好會吸啊,吸的姐姐好舒服啊。嗯……嗯……姐姐要報答阿峰,喜歡姐姐用絲襪蹭你的雞巴嗎?嗯,嗯嗯,姐,我喜歡。姐姐居然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雞巴就直挺挺的矗立在那。姐姐慢慢的將長靴的拉鏈往下拉,開始漸漸看到了姐姐小腿的絲襪。我剛想起身,姐姐說:

阿峰要是不聽話,姐姐就不給你足交了哦。我只好怪怪的繼續躺著,姐姐把靴子慢慢的脫了下來,露出的是黑絲襪,絲襪根部是大片蕾絲的花邊,姐姐把腳底輕輕的放在了我的雞巴上,開始來回的摩擦。

哦……哦……爽啊……哦……姐姐……太舒服了……姐姐……我好爽啊。姐姐坐了下來,慢慢的又脫掉了另一只靴子,現在是兩只腳一起在給我足交,一只在上一只在下,我雞巴大部分都被姐姐的小腳包圍這。姐姐不快不慢,一會是上下一會又是左右,搞的我是百爪撓心,雞巴又在長了,這時小貓女也過來了。

啊……哥哥的真大啊,好大哦,我的小穴肯定受不了的。我的手只能閑在那裏,空蕩蕩的,我對小貓女說:小貓,過來,讓哥哥摸摸你。我不要,剛才哥哥對我好粗魯哦,真是的,還想強幹自己妹妹呢。壞哥哥。小貓女,你也不對哦,是你先挑逗你哥哥的,怎麽反過來怪他呢?姐姐真是的,還幫哥哥說話。你要是不讓哥哥摸摸,那姐姐就停了,之後哥哥對你做什麽姐姐可不問了哦。別,別。好吧,我聽姐姐的就是了。小貓女蹲了下來,雙手按在我的胳膊上,我看到她的乳房,小褲褲,絲襪,高跟長靴,那股野性瞬間又爆發了起來。我正想起來,姐姐用力的壓了一下我的雞巴。

啊……姐姐,你太用了,剛才疼了。你不要動,今天小貓女你只可以摸不能做別的,知道了?可,可,可是姐姐,我確實想……姐姐知道你在想什麽,可今天不行,你控制不住自己,會傷害到小貓女的,她這麽可愛,你做哥哥的舍得傷害她嗎?我看著小貓女,她是很可愛,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還噘著小嘴。

哦。我知道了,姐姐。姐姐,我安全嗎?我有點怕怕的。沒關係,你過去吧,哥哥不會傷害你的。哦。小貓女轉身坐到了我的肚子上,身體趴了下來,嘴慢慢的靠了過來,她在親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回應,只能跟著她的節奏來,她把她的小舌頭伸到了我嘴裏,不停的在和我的舌頭打架,親的我癢癢的。她身體起來了一點,問道:

哥,你喜歡我麽?嗯,我喜歡。那人家的咪咪沒有姐姐的大哦。說著把緊身衣的吊帶拉了下來,那對可愛的小饅頭露了出來哥哥,可愛麽?啊……哥哥喜歡。我伸手就去抓。

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腿上姐姐說,哥哥喜歡絲襪是吧,我的絲襪,哥哥喜歡嗎?這種刺激前所未有,我的雞巴在被姐姐的絲襪腳足交,現在兩只手又在摸著阿玲的絲襪,我的手在阿玲的腿上來回的撫摸,從靴筒的邊緣一直到大腿的根部,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太用力了,好……爽……啊,太爽……了,被哥哥……吸……都吸……的妹妹……高潮了。真是的,小丫頭片子,姐姐費這麽大的勁你倒是想撿便宜哦。姐姐最好了,姐姐這次給我嘛,我最愛姐姐了。好吧好吧,給你了。姐姐突然停了下來,起身過來,用兩只手開始給我手交,還時不時的把我的雞巴往小貓女的絲襪上蹭。終於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射……射……射了……啊……啊……啊……啊姐姐把我的雞巴頭伸到了小貓女的小穴裏,我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全部射了進去。最後一波射完的時候,我用力一挺,小半根雞巴插到了小貓女的小穴裏。

啊……別動,疼啊……小貓女大叫著。

姐姐沒有幫她,卻在一邊說: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好處就要付出代價。啊……,不行……不行的……太大了……不行的。知道錯啦?知道了,姐姐,我錯了,下次一定不和姐姐爭了。姐姐慢慢的躺在我身邊,對我說:好了,別欺負妹妹了,慢慢的,要慢哦,把雞巴拿出來吧。姐姐一邊說一邊幫我把雞巴從小貓女的小穴裏退出來。拿出來的一瞬間,小貓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哎呀,真是的,小穴好痛啊,好長時間都不能玩了。小貓女撅著嘴說:

文章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老婆的突破
交換伴侶
催眠強姦家人
被同學強姦
家庭性福
同居的17歲舞娘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小姐失禁了
我最愛的母親
隨機文章: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女朋友的大姊 愛妻換給他人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