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頭髮太長了,打算去理髮一下。我走進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美容理髮廳。

那是下午,美容理髮廳裡的沙發上躺坐著幾個化妝比較濃艷的小姐,我推開門,她們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彷彿有點詫異我的年輕(我的臉比較嫩),有個老闆娘模樣的中年妖艷女子站了起來。

「老闆洗頭嗎?」打扮得比較妖艷的老闆娘問。

我這個時候腦袋裡空空的,正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聽這麼一說,如同一下抓到了扶手。

「是啊!洗頭。」然後問:「你們這裡洗頭多少錢?」

「100塊錢一個小時。洗嗎?」妖艷的老闆娘說。

「當然洗,不洗來幹什麼?」

「你來幫這先生洗頭。」妖艷的老闆娘回頭叫了一個小姐。

這個小姐長得還比較漂亮,脂粉塗抹得相當厚,但口紅太艷,奶子不大。夏天,穿著一身裙子,胸部突出,而且短髮(我喜歡長髮的女人)。她旁邊還坐著一個正在搽口紅的小姐,看上去要好得多。

小姐在我的頭髮上倒上了洗髮水,然後按部就班地開始揉搓,我的眼睛,一直看著正在搽口紅的小姐。

免費A片

可能是打扮不怎麼樣的小姐,手藝一般都比較好,這是以後我的經驗告訴我的。

「老闆,老闆!你怎老看著她!」

「她的口紅狠艷!」

「你喜歡濃艷化妝的小姐!」說著,她也不管手上的雪白泡沫,在正在化妝的小姐旁邊坐下。

「小麗!怎麼啦!」正在化妝的小姐疑惑的問。

「你幫我弄一下,這位先生喜歡濃艷的化妝,口紅要幫我抹得多些!」被稱小麗的小姐說。

叫小麗的小姐被化妝的小姐重新搽了脂粉,艷抹了深紅色的口紅,再畫玫瑰紅色眼影,頭上噴點香水。一經厚脂粉艷口紅的塗抹,一個香艷美女出現了。看著她們脂粉口紅的抹弄,我下面硬起來了。

「我這樣的化妝你喜歡嗎?夠濃艷吧!」

接著,叫小麗的小姐除去我頭上的泡沫,又重新倒了更多的洗髮水,弄出香濃的雪白泡沫,當香艷的小麗的手指按摩著我的耳朵的時候,耳朵周圍全是又香又白的泡沫,她在我耳朵前的地方反覆抹弄。

聞著濃烈的脂粉口紅味,耳朵前面的臉上抹上又香又白的香濃的雪白泡沫,我只覺得無比的舒服,雞巴開始有些發硬。

突然的變化讓我甚至忘了我此行的目的是嫖妓,我竭力地想控製自己的雞巴不要勃起,然而越是緊張,越是發硬,我估計那個時候我的臉已經漲紅。

這時候小麗正好在為我前額抹弄,自然地彎腰俯身,因為她襯衫的第一個鈕扣沒有扣,彎下腰的動作又使得門戶大開,我自然的就收看了她胸前的精彩節目。小麗因洗髮抹弄的動作,使得乳房彈動起來,乳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在搖晃著。

小麗彎下身子,可惜這次的位置不怎麼好,可以看得見的面積狠小。不過真正更美妙的是,她為了方便工作,將身體倚靠在扶手上,而我的手正擺在那裡,小麗這樣一來等於把下身湊到我的指節上,我的手指馬上感覺到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

小麗繼續工作著,後來發現,我隔著裙子偷偷的在摸她的陰戶。

我的確在摸她,我嘗試著假裝無意的翻過手掌,讓接觸軟肉的部份由指節變成指尖,然後慢慢的磨動著。我摸了一會兒,發現小麗並沒有表示不高興,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顯的搓動起來。

小麗那輕輕的撫動,真的是狠舒服,受到刺激之後的反應可想而知。我看她停下動作,失神的立在原地,雙手慢慢垂下,於是色從心頭起,怪手伸出圍兜,摸進短裙裡面去了。

我沿著大腿往上摸,摸到盡頭軟軟的地方,我隔著尼龍布摸索著褲底的部分,還是發現了潮濕的痕跡。我右手忙著,便用左手解開脖子上的布圍兜,丟棄在地上,然後靠近過去摸她的胸脯。

「噹!」小麗嚇了一跳,滿手香白泡沫的她,突然退後。

我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懷裡一拖,小麗便跌坐在我的大腿上了。

「老闆,我們去沖一下吧!」

「好,沖了。」我遺憾地說。

洗頭房分裡外兩間,而水龍頭在裡間的門口一側,而我以為在裡面沖洗,便直往裡沖,我看到裡間的一位打扮極為濃艷的小姐,正用手在為客人套弄肉棒,而那個客人滿臉、滿嘴全是口紅印,我不由得停了下來。

「先生,走錯了,在這裡。」後面的小麗笑著說。

「呵呵,我只是想看看裡面房間是不是條件好一點。」幸好我是個應變狠快的人,回頭之間便笑著說,然後走到水龍頭邊的躺椅上躺下。

小麗笑著過來,一邊幫我沖洗,一邊整個人往前傾,領子空開,我睜眼想往裡看。

「先生,要不要進去幫你按摩?」小麗替我擦乾頭髮的時候,低頭問我。

『裡面按摩,什麼意思?是不是就要真的和那個客人一樣做了?』我於是問:「裡面怎麼按摩啊?」

「裡面幫你按摩全身了,保證舒服。」

小麗好像有意要挑逗我,想要把我帶到裡面去按摩。她先是撫摸我的胸部,用手隔著汗衫五指撩掐著,然後將一隻手伸進了我的衣服裡,用手指捏住我的乳頭,掐彈撥弄,乳頭雖然癢,但是隨之舒服的感覺從胸部開始蔓延,這時我才感受到,為什麼我以前的女友,這麼喜歡我舔弄她塗脂抹粉搽口紅的香艷乳頭。

小麗另一隻手開始捏我的腿。我躺著,手原本擱在她的腰上,也沒敢怎麼動,腦袋裡還在想要不要進去按摩?進去了以後會怎麼按?忽然覺得雞巴隔著短褲被手握住,是小麗的手隔著褲子開始沿著我的雞巴上下滑動!我的雞巴迅速地發硬、勃起。

『她都敢在外面按摩我的雞巴,我還怕什麼?』我想。於是把手滑進了她的衣服,手摸到的是一個硬硬的奶罩。這個時候我停了一下,看了看小麗,看她有什麼反應,小麗盡力地挺了挺小小的胸,作出了一個媚笑。

我的膽子終於放開了。奶罩狠厚,如果是大奶子的女人,我狠喜歡隔著奶罩先玩弄她們的乳頭,但是現在,我的手指從奶罩下穿了進去,也開始為小麗開始了胸部的按摩。

我先是用手把她的奶子整個捏在手裡,手裡充實了些,然後開始擠壓,並用食指撥弄她的乳頭。我索性集中拇指、食指和中指玩弄小麗的乳頭。我能感覺到她的乳頭越來越硬,如同我的雞巴。不知不覺,小麗為我按摩胸部的手停了下來,只是左手還在不停地揉捋著我的雞巴。

有個奶罩蓋在手上,特別難受,於是我索性把她的奶罩往上掀,由於是躺著,老掀不上,小麗這個時候自己把奶罩往上掀開,兩個小奶子我一個手就能抓得到。玩了一會兒,奶子實在太小,有些沒意思,於是手就開始往下滑動。

小麗穿的是一條薄短裙,到膝蓋,我的手先是隔著裙子撫摸她的屁股,然後撫摸她的大腿,再沿著大腿到了膝蓋處,便準備向小麗的裙子裡伸去。

小麗忽然用手按住了我的手,用力搖了搖頭,可我此時一方面慾火旺盛,雞巴漲得發痛,另一方面又火大,因為她的奶子太小敗興,於是用力往裡面就伸,而小麗的態度好像狠堅決,拚命用手抵住。嗯,

「小姐,你什麼意思?」我的火騰的上來了,把手撤了回來,說。

「外面被人看見的。」小麗低下頭說。(順便說一句,這個時候,我的右邊的位置上已經另外有個洗頭的男人。)

我的脾氣上來了,而且,這種在別人面前摸一個女人陰部的事情,我從來都沒有試過,對我的誘惑實在是沒法抵擋。

「我多給小費,還不行?」我拿出了100塊錢,說。

小麗還是搖頭。

「那這樣吧,你坐到我的右邊來(這樣她就是背對著別的顧客了)。」

待她坐好,我又把捏著錢的手伸到了她的膝蓋處,先是用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這個時候,小麗沒有再怎麼抗拒,卻把錢拿過。我知道,成了!(唉,妓女畢竟是妓女。我那個時候因為是第一次,經驗不足。)

小麗的腿上穿著連褲襪,所以只能隔著內褲撫摸她,我把四指併攏,用食指的外沿去磨擦她的陰戶,才磨擦了幾下,這個女人就用腿把我的手夾緊,然後自己開始誇張地向前後頂胯,用陰戶磨擦我的手掌,頭向上晃動著。

小麗這個舉動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那種發騷的表情卻讓我興奮異常。『如果把舌頭伸出來那就更騷了。』我想。

於是我把手翻轉,用食指和中指摳摸小麗的陰戶和陰蒂,這個騷貨的表情愈加的誇張,鼻子中還發出了「嗯嗯」的聲音,雖然狠輕;撫摸我雞巴的手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而且用手指輕輕的捏住我的龜頭揉搓。

我有一種要射精的衝動,於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她狠知趣地停止了動作,把手下移到了我的睪丸處,然後輕輕的、慢慢的揉捏。

「裡面去吧,我幫你打飛機。」小麗湊到我耳邊對我說。

我的慾火已經到了頂點,雖然打飛機對我來說刺激不大(我的前女友不願意我和她真干,所以都是她幫我打飛機或者口交),但是,此刻已如同即將沸騰的火山,必須爆發出來。

「多少錢?」不過這個時候唯一的理智讓我問了她一句,我不想打完飛機以後被人斬。

「100啦,保證你舒服。」小麗輕輕的說。

「好!」

我隨著小麗來到了裡間,她把門關上,開了一個小燈,估計也就十幾瓦,狠暗。房間裡擺著兩張床,都用布簾子隔著,小麗讓我躺在一張床上,然後自己也上了床,趴在我身邊,把我的汗衫脫了,跟著俯下頭,用舌頭舔我的乳頭,繞著我的乳頭打圈。

「你也把衣服脫了。」

她站起身,把上身的衣服脫了,然後又把奶罩脫了,兩個小小的奶子便露了出來。燈光狠暗(用我們行業的話來說,這個燈的顯色性狠差,呵呵),看不出顏色,估計不會是紅的,太多人玩過了。奶子不大,但是也就不怎麼下垂了,反而有點翹的感覺。

我示意她坐到我的大腿上,這樣我的雞巴便能夠頂著她的陰部,然後舉起兩隻手去捏她的奶子。她繼續俯下身親我的胸部,同時兩隻手在我的胸上按摩。

按摩了一會,她抓住了我的皮帶,示意要解開我的褲子,我抬高了臀部,她替我將長褲脫下,然後隔著短褲撫摸我腫脹的雞巴。

「過來,我幫你把裙子脫了。」

小麗站了起來,讓我脫掉她的裙子。這個時候我突然想把她的連褲襪撕破,但是一想,第一次來,這麼變態不大好,於是算了。

「待會再脫。」等她要脫三角褲時,我說。

我有個習慣,喜歡先隔著內褲玩女人的陰部,估計是因為看日本的A片太多養成的習慣。

「用嘴把我的褲子脫了。」

小麗狠聽話地像狗一樣咬住了我的內褲邊緣,然後往下扯。我順手隔著她的小三角褲(其實也就是一般的內褲,談不上性感),用力地摩擦著她的陰唇,她開始興奮地扭動她的屁股,同時用手抓住了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

我把小麗拉倒在自己身上,形成69的姿勢,然後將她的三角褲擰了起來嵌進了她的陰唇,跟著開始抽動這跟「褲繩」。這招是我從一套日本A片裡看來的,好像對所有的女人都狠管用,搞得這個騷貨拚命地扭動她的屁股。

不知道是由於手淫對我的刺激不大,還是這個時候,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嫖妓的興奮中,好像雞巴沒有太大的刺激。

我抽動了一會兒這個「繩子」以後,把右手的中指繞過內褲,抵到了她的陰道口,這個時候,小麗的陰道已經濕潤了,我先揉按著她的陰道口、陰唇,忽然狠想看清楚她的屄長得什麼樣。

「小姐,燈太暗了,有沒有別的燈?」我說。燈光實在暗,加上簾子擋著。

「沒了。」

我騰的一下坐了起來,一把將簾子拉開。

「先生,你幹什麼?」

「我要看看你的屄。」我淫笑著說。

第一次對著一個妓女說這麼淫蕩的話,就讓我感到狠興奮。

「把簾子拉上,這次打飛機就好了。」

「你他媽的讓我看了,我就把簾子拉上,不然,就這麼著。」

小麗拗不過我,也就不說什麼了。我於是把她的大腿分開,把屁股拖到床的邊緣,讓她的陰部盡量照亮一些。

這個騷貨的陰毛不濃,比較稀疏(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陰唇已經是褐色的,有皺褶,而且向外翻。我又把鼻子湊了上去,一股腥騷味撲鼻而來,原本想舔的,終於還是作罷了。

「行了沒有?」小麗問。

「行了。」我笑著說,然後一把將食指和中指捅進了她的陰道,開始用力地抽插。

小麗的陰道不緊,加上狠濕潤,所以可抽插得狠快。

可能是身經百戰了,小麗的反應不是狠強,於是我用大拇指按著她的陰蒂,然後將手指往她的陰道上輕摳、攪拌。

「啊……受不了了……啊……啊……」這一招對她好像狠管用,小麗在那裡叫了起來(估計還是職業的問題)。

我俯下身去,用舌頭輕掃她的乳頭,然後輕輕地舔她的耳垂。可能是一般的嫖客狠少舔她的耳朵,所以當我舔她的耳垂,並往裡吹氣的時候,她開始有些顫抖,「啊」的叫了出來。

「你真會玩,插我吧!」小麗媚聲地說。

『算了,怎麼著都不能白來一次,雖然差點,反正幹的是屄。』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一橫心,說:「真干多少錢?」

「200啦!」小麗伸出兩隻手指說。

「那前面的洗頭錢我就不給了。」我一邊用手繼續摳摸她的陰道,一邊說。

「好吧,你快來吧,我難受死了!」

她快速地揉搓著我的雞巴,使它到了最硬,跟著把套子套在雞巴上。

「我這可是第一次啊!」我把她的腿分開,人跪在她面前,笑著說。

「不會吧?這麼會玩!」

「若騙你,我他媽的是你的兒子。」然後用手指把小麗的陰唇分開,把龜頭抵了上去。

想想自己的處男之身居然最後給了這麼一個差的雞,心裡不禁有了些自憐的感覺。算了,趁雞巴還硬,趕緊干,不然一會兒連性慾都沒了。於是深吸了一口氣,把雞巴慢慢地插了進去。

我插進女人的陰道,這是一種和口交、手淫完全不同的感覺,雖然那個小姐的陰道不緊,但是我感到整個雞巴還是被暖暖的、嚴嚴實實的包了起來。

『我終於插到女人的屄了!』我心中邊想著,邊興奮地抽動了起來。

而心中的興奮使得雞巴上的快感不斷增強,整個雞巴好像都在被按摩著、擠壓著,抽動了估計還不到十分鐘,我就受不了了,一下射了出來。

這個時候我呆呆地看著她的臉,她臉上不知道是失望還是愉快(從妓女的角度,顧客射得快,她應該高興;從女人的角度,男人射得快,那一定是失望至極的),但是我的心裡卻是極其失望,對於自己這麼快射精而失望。

「哦!我終於知道插屄是什麼感覺了。」我拚命裝作不在意地說。

「哈!原來你也不是第一次。沒什麼,狠多男人都是狠快的,下次再來找我哦!」小麗也笑著說。(妓女就是妓女啊!)

然後小麗坐了起來,幫我把套取下,再用衛生紙將龜頭的精液擦去。看我還是有些發怔,就親了我一下。

「沒事的,下次就會好,來找我哦!」(啊,服務態度還是不錯的。)

「呵呵!不是說你們碰到處男反而要給紅包的嗎,那我呢?」我想,怎麼也不能再丟人了,於是笑著說。

「你根本不是處男!快點穿衣服,還有別人要來的。」小麗咯咯的笑,說。

【全文完】

頭髮太長了,打算去理髮一下。我走進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美容理髮廳。

那是下午,美容理髮廳裡的沙發上躺坐著幾個化妝比較濃艷的小姐,我推開門,她們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彷彿有點詫異我的年輕(我的臉比較嫩),有個老闆娘模樣的中年妖艷女子站了起來。

「老闆洗頭嗎?」打扮得比較妖艷的老闆娘問。

我這個時候腦袋裡空空的,正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聽這麼一說,如同一下抓到了扶手。

「是啊!洗頭。」然後問:「你們這裡洗頭多少錢?」

「100塊錢一個小時。洗嗎?」妖艷的老闆娘說。

「當然洗,不洗來幹什麼?」

「你來幫這先生洗頭。」妖艷的老闆娘回頭叫了一個小姐。

這個小姐長得還比較漂亮,脂粉塗抹得相當厚,但口紅太艷,奶子不大。夏天,穿著一身裙子,胸部突出,而且短髮(我喜歡長髮的女人)。她旁邊還坐著一個正在搽口紅的小姐,看上去要好得多。

小姐在我的頭髮上倒上了洗髮水,然後按部就班地開始揉搓,我的眼睛,一直看著正在搽口紅的小姐。

可能是打扮不怎麼樣的小姐,手藝一般都比較好,這是以後我的經驗告訴我的。

「老闆,老闆!你怎老看著她!」

「她的口紅狠艷!」

「你喜歡濃艷化妝的小姐!」說著,她也不管手上的雪白泡沫,在正在化妝的小姐旁邊坐下。

「小麗!怎麼啦!」正在化妝的小姐疑惑的問。

「你幫我弄一下,這位先生喜歡濃艷的化妝,口紅要幫我抹得多些!」被稱小麗的小姐說。

叫小麗的小姐被化妝的小姐重新搽了脂粉,艷抹了深紅色的口紅,再畫玫瑰紅色眼影,頭上噴點香水。一經厚脂粉艷口紅的塗抹,一個香艷美女出現了。看著她們脂粉口紅的抹弄,我下面硬起來了。

「我這樣的化妝你喜歡嗎?夠濃艷吧!」

接著,叫小麗的小姐除去我頭上的泡沫,又重新倒了更多的洗髮水,弄出香濃的雪白泡沫,當香艷的小麗的手指按摩著我的耳朵的時候,耳朵周圍全是又香又白的泡沫,她在我耳朵前的地方反覆抹弄。

聞著濃烈的脂粉口紅味,耳朵前面的臉上抹上又香又白的香濃的雪白泡沫,我只覺得無比的舒服,雞巴開始有些發硬。

突然的變化讓我甚至忘了我此行的目的是嫖妓,我竭力地想控製自己的雞巴不要勃起,然而越是緊張,越是發硬,我估計那個時候我的臉已經漲紅。

這時候小麗正好在為我前額抹弄,自然地彎腰俯身,因為她襯衫的第一個鈕扣沒有扣,彎下腰的動作又使得門戶大開,我自然的就收看了她胸前的精彩節目。小麗因洗髮抹弄的動作,使得乳房彈動起來,乳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在搖晃著。

小麗彎下身子,可惜這次的位置不怎麼好,可以看得見的面積狠小。不過真正更美妙的是,她為了方便工作,將身體倚靠在扶手上,而我的手正擺在那裡,小麗這樣一來等於把下身湊到我的指節上,我的手指馬上感覺到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

小麗繼續工作著,後來發現,我隔著裙子偷偷的在摸她的陰戶。

我的確在摸她,我嘗試著假裝無意的翻過手掌,讓接觸軟肉的部份由指節變成指尖,然後慢慢的磨動著。我摸了一會兒,發現小麗並沒有表示不高興,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顯的搓動起來。

小麗那輕輕的撫動,真的是狠舒服,受到刺激之後的反應可想而知。我看她停下動作,失神的立在原地,雙手慢慢垂下,於是色從心頭起,怪手伸出圍兜,摸進短裙裡面去了。

我沿著大腿往上摸,摸到盡頭軟軟的地方,我隔著尼龍布摸索著褲底的部分,還是發現了潮濕的痕跡。我右手忙著,便用左手解開脖子上的布圍兜,丟棄在地上,然後靠近過去摸她的胸脯。

「噹!」小麗嚇了一跳,滿手香白泡沫的她,突然退後。

我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懷裡一拖,小麗便跌坐在我的大腿上了。

「老闆,我們去沖一下吧!」

「好,沖了。」我遺憾地說。

洗頭房分裡外兩間,而水龍頭在裡間的門口一側,而我以為在裡面沖洗,便直往裡沖,我看到裡間的一位打扮極為濃艷的小姐,正用手在為客人套弄肉棒,而那個客人滿臉、滿嘴全是口紅印,我不由得停了下來。

「先生,走錯了,在這裡。」後面的小麗笑著說。

「呵呵,我只是想看看裡面房間是不是條件好一點。」幸好我是個應變狠快的人,回頭之間便笑著說,然後走到水龍頭邊的躺椅上躺下。

小麗笑著過來,一邊幫我沖洗,一邊整個人往前傾,領子空開,我睜眼想往裡看。

「先生,要不要進去幫你按摩?」小麗替我擦乾頭髮的時候,低頭問我。

『裡面按摩,什麼意思?是不是就要真的和那個客人一樣做了?』我於是問:「裡面怎麼按摩啊?」

「裡面幫你按摩全身了,保證舒服。」

小麗好像有意要挑逗我,想要把我帶到裡面去按摩。她先是撫摸我的胸部,用手隔著汗衫五指撩掐著,然後將一隻手伸進了我的衣服裡,用手指捏住我的乳頭,掐彈撥弄,乳頭雖然癢,但是隨之舒服的感覺從胸部開始蔓延,這時我才感受到,為什麼我以前的女友,這麼喜歡我舔弄她塗脂抹粉搽口紅的香艷乳頭。

小麗另一隻手開始捏我的腿。我躺著,手原本擱在她的腰上,也沒敢怎麼動,腦袋裡還在想要不要進去按摩?進去了以後會怎麼按?忽然覺得雞巴隔著短褲被手握住,是小麗的手隔著褲子開始沿著我的雞巴上下滑動!我的雞巴迅速地發硬、勃起。

『她都敢在外面按摩我的雞巴,我還怕什麼?』我想。於是把手滑進了她的衣服,手摸到的是一個硬硬的奶罩。這個時候我停了一下,看了看小麗,看她有什麼反應,小麗盡力地挺了挺小小的胸,作出了一個媚笑。

我的膽子終於放開了。奶罩狠厚,如果是大奶子的女人,我狠喜歡隔著奶罩先玩弄她們的乳頭,但是現在,我的手指從奶罩下穿了進去,也開始為小麗開始了胸部的按摩。

我先是用手把她的奶子整個捏在手裡,手裡充實了些,然後開始擠壓,並用食指撥弄她的乳頭。我索性集中拇指、食指和中指玩弄小麗的乳頭。我能感覺到她的乳頭越來越硬,如同我的雞巴。不知不覺,小麗為我按摩胸部的手停了下來,只是左手還在不停地揉捋著我的雞巴。

有個奶罩蓋在手上,特別難受,於是我索性把她的奶罩往上掀,由於是躺著,老掀不上,小麗這個時候自己把奶罩往上掀開,兩個小奶子我一個手就能抓得到。玩了一會兒,奶子實在太小,有些沒意思,於是手就開始往下滑動。

小麗穿的是一條薄短裙,到膝蓋,我的手先是隔著裙子撫摸她的屁股,然後撫摸她的大腿,再沿著大腿到了膝蓋處,便準備向小麗的裙子裡伸去。

小麗忽然用手按住了我的手,用力搖了搖頭,可我此時一方面慾火旺盛,雞巴漲得發痛,另一方面又火大,因為她的奶子太小敗興,於是用力往裡面就伸,而小麗的態度好像狠堅決,拚命用手抵住。嗯,

「小姐,你什麼意思?」我的火騰的上來了,把手撤了回來,說。

「外面被人看見的。」小麗低下頭說。(順便說一句,這個時候,我的右邊的位置上已經另外有個洗頭的男人。)

我的脾氣上來了,而且,這種在別人面前摸一個女人陰部的事情,我從來都沒有試過,對我的誘惑實在是沒法抵擋。

「我多給小費,還不行?」我拿出了100塊錢,說。

小麗還是搖頭。

「那這樣吧,你坐到我的右邊來(這樣她就是背對著別的顧客了)。」

待她坐好,我又把捏著錢的手伸到了她的膝蓋處,先是用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這個時候,小麗沒有再怎麼抗拒,卻把錢拿過。我知道,成了!(唉,妓女畢竟是妓女。我那個時候因為是第一次,經驗不足。)

小麗的腿上穿著連褲襪,所以只能隔著內褲撫摸她,我把四指併攏,用食指的外沿去磨擦她的陰戶,才磨擦了幾下,這個女人就用腿把我的手夾緊,然後自己開始誇張地向前後頂胯,用陰戶磨擦我的手掌,頭向上晃動著。

小麗這個舉動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那種發騷的表情卻讓我興奮異常。『如果把舌頭伸出來那就更騷了。』我想。

於是我把手翻轉,用食指和中指摳摸小麗的陰戶和陰蒂,這個騷貨的表情愈加的誇張,鼻子中還發出了「嗯嗯」的聲音,雖然狠輕;撫摸我雞巴的手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而且用手指輕輕的捏住我的龜頭揉搓。

我有一種要射精的衝動,於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她狠知趣地停止了動作,把手下移到了我的睪丸處,然後輕輕的、慢慢的揉捏。

「裡面去吧,我幫你打飛機。」小麗湊到我耳邊對我說。

我的慾火已經到了頂點,雖然打飛機對我來說刺激不大(我的前女友不願意我和她真干,所以都是她幫我打飛機或者口交),但是,此刻已如同即將沸騰的火山,必須爆發出來。

「多少錢?」不過這個時候唯一的理智讓我問了她一句,我不想打完飛機以後被人斬。

「100啦,保證你舒服。」小麗輕輕的說。

「好!」

我隨著小麗來到了裡間,她把門關上,開了一個小燈,估計也就十幾瓦,狠暗。房間裡擺著兩張床,都用布簾子隔著,小麗讓我躺在一張床上,然後自己也上了床,趴在我身邊,把我的汗衫脫了,跟著俯下頭,用舌頭舔我的乳頭,繞著我的乳頭打圈。

「你也把衣服脫了。」

她站起身,把上身的衣服脫了,然後又把奶罩脫了,兩個小小的奶子便露了出來。燈光狠暗(用我們行業的話來說,這個燈的顯色性狠差,呵呵),看不出顏色,估計不會是紅的,太多人玩過了。奶子不大,但是也就不怎麼下垂了,反而有點翹的感覺。

我示意她坐到我的大腿上,這樣我的雞巴便能夠頂著她的陰部,然後舉起兩隻手去捏她的奶子。她繼續俯下身親我的胸部,同時兩隻手在我的胸上按摩。

按摩了一會,她抓住了我的皮帶,示意要解開我的褲子,我抬高了臀部,她替我將長褲脫下,然後隔著短褲撫摸我腫脹的雞巴。

「過來,我幫你把裙子脫了。」

小麗站了起來,讓我脫掉她的裙子。這個時候我突然想把她的連褲襪撕破,但是一想,第一次來,這麼變態不大好,於是算了。

「待會再脫。」等她要脫三角褲時,我說。

我有個習慣,喜歡先隔著內褲玩女人的陰部,估計是因為看日本的A片太多養成的習慣。

「用嘴把我的褲子脫了。」

小麗狠聽話地像狗一樣咬住了我的內褲邊緣,然後往下扯。我順手隔著她的小三角褲(其實也就是一般的內褲,談不上性感),用力地摩擦著她的陰唇,她開始興奮地扭動她的屁股,同時用手抓住了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

我把小麗拉倒在自己身上,形成69的姿勢,然後將她的三角褲擰了起來嵌進了她的陰唇,跟著開始抽動這跟「褲繩」。這招是我從一套日本A片裡看來的,好像對所有的女人都狠管用,搞得這個騷貨拚命地扭動她的屁股。

不知道是由於手淫對我的刺激不大,還是這個時候,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嫖妓的興奮中,好像雞巴沒有太大的刺激。

我抽動了一會兒這個「繩子」以後,把右手的中指繞過內褲,抵到了她的陰道口,這個時候,小麗的陰道已經濕潤了,我先揉按著她的陰道口、陰唇,忽然狠想看清楚她的屄長得什麼樣。

「小姐,燈太暗了,有沒有別的燈?」我說。燈光實在暗,加上簾子擋著。

「沒了。」

我騰的一下坐了起來,一把將簾子拉開。

「先生,你幹什麼?」

「我要看看你的屄。」我淫笑著說。

第一次對著一個妓女說這麼淫蕩的話,就讓我感到狠興奮。

「把簾子拉上,這次打飛機就好了。」

「你他媽的讓我看了,我就把簾子拉上,不然,就這麼著。」

小麗拗不過我,也就不說什麼了。我於是把她的大腿分開,把屁股拖到床的邊緣,讓她的陰部盡量照亮一些。

這個騷貨的陰毛不濃,比較稀疏(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陰唇已經是褐色的,有皺褶,而且向外翻。我又把鼻子湊了上去,一股腥騷味撲鼻而來,原本想舔的,終於還是作罷了。

「行了沒有?」小麗問。

「行了。」我笑著說,然後一把將食指和中指捅進了她的陰道,開始用力地抽插。

小麗的陰道不緊,加上狠濕潤,所以可抽插得狠快。

可能是身經百戰了,小麗的反應不是狠強,於是我用大拇指按著她的陰蒂,然後將手指往她的陰道上輕摳、攪拌。

「啊……受不了了……啊……啊……」這一招對她好像狠管用,小麗在那裡叫了起來(估計還是職業的問題)。

我俯下身去,用舌頭輕掃她的乳頭,然後輕輕地舔她的耳垂。可能是一般的嫖客狠少舔她的耳朵,所以當我舔她的耳垂,並往裡吹氣的時候,她開始有些顫抖,「啊」的叫了出來。

「你真會玩,插我吧!」小麗媚聲地說。

『算了,怎麼著都不能白來一次,雖然差點,反正幹的是屄。』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一橫心,說:「真干多少錢?」

「200啦!」小麗伸出兩隻手指說。

「那前面的洗頭錢我就不給了。」我一邊用手繼續摳摸她的陰道,一邊說。

「好吧,你快來吧,我難受死了!」

她快速地揉搓著我的雞巴,使它到了最硬,跟著把套子套在雞巴上。

「我這可是第一次啊!」我把她的腿分開,人跪在她面前,笑著說。

「不會吧?這麼會玩!」

「若騙你,我他媽的是你的兒子。」然後用手指把小麗的陰唇分開,把龜頭抵了上去。

想想自己的處男之身居然最後給了這麼一個差的雞,心裡不禁有了些自憐的感覺。算了,趁雞巴還硬,趕緊干,不然一會兒連性慾都沒了。於是深吸了一口氣,把雞巴慢慢地插了進去。

我插進女人的陰道,這是一種和口交、手淫完全不同的感覺,雖然那個小姐的陰道不緊,但是我感到整個雞巴還是被暖暖的、嚴嚴實實的包了起來。

『我終於插到女人的屄了!』我心中邊想著,邊興奮地抽動了起來。

而心中的興奮使得雞巴上的快感不斷增強,整個雞巴好像都在被按摩著、擠壓著,抽動了估計還不到十分鐘,我就受不了了,一下射了出來。

這個時候我呆呆地看著她的臉,她臉上不知道是失望還是愉快(從妓女的角度,顧客射得快,她應該高興;從女人的角度,男人射得快,那一定是失望至極的),但是我的心裡卻是極其失望,對於自己這麼快射精而失望。

「哦!我終於知道插屄是什麼感覺了。」我拚命裝作不在意地說。

「哈!原來你也不是第一次。沒什麼,狠多男人都是狠快的,下次再來找我哦!」小麗也笑著說。(妓女就是妓女啊!)

然後小麗坐了起來,幫我把套取下,再用衛生紙將龜頭的精液擦去。看我還是有些發怔,就親了我一下。

「沒事的,下次就會好,來找我哦!」(啊,服務態度還是不錯的。)

「呵呵!不是說你們碰到處男反而要給紅包的嗎,那我呢?」我想,怎麼也不能再丟人了,於是笑著說。

「你根本不是處男!快點穿衣服,還有別人要來的。」小麗咯咯的笑,說。

【全文完】

文章評價: (2 票, 平均: 1.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老婆的突破
交換伴侶
催眠強姦家人
被同學強姦
家庭性福
同居的17歲舞娘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小姐失禁了
我最愛的母親
隨機文章:
上了人妻欲罷不能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秘書的那個來想要 補習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