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你真是漂亮呀!到了這最後關頭,從你的頭髮到你的腳趾尖,全部都是屬於我的啦!我從初中一年級開始,就一直等著這一天呀!』

由貴子參加成人節慶典那天,被圭介強行拖走,將她監禁在圭介的家,且感慨萬分地對她說了這番話。

圭介的住家雖然比不上松宮府邸──由貴子的家那寬敞豪華,但也是相當大的建築物。

但是相對於松官府邸的洋式建築,圭介的住家卻是純日本式的古老建築。而且寬大的庭院任由它荒蕪。以前住在奎介家的老奶母,也回到她的鄉間去了,現在只有圭介單獨一人過生活,圭介又懶得收拾,更加添了一種陰氣森森的感覺,好像住著妖魔鬼怪的凶宅似的。

圭介在住進醫院期間,要由貴子替他作口舌服務,又要她將唾液混和啤酒讓他飲,這種行為由貴子都照做了,今日終於帶來了這樣的惡果。

但是由貴子為了不讓家人替她擔心,她給家寫了信,也掛了電話,表示在朋友家,然而她還是不能向圭介傾注愛慕之情。

不用說,她甚至開始憎恨圭介,真想將他殺死而後快。

事到如今,圭介也將以往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向由貴子和盤托出。他說:

『哼!現在我才告訴你!我臉上的傷疤,是我拾起你射來的箭,自己將臉頰剌傷的……』

『咦……?!』由貴子不由得驚恐地睜大了眼睛。

免費A片

是呀!圭介自從中學一年級開始直到高中三年級的五月份,整整花了五年時間,每當有練習射箭的那一天,就一定要躲在箭靶後面的樹林中,只管等待著由貴子射來的箭,他一直等待著這個偶然的機。

『你很射箭,因你不太偏離箭靶,將箭射到樹林的機很低,等了你五年,我才等到你那一次!』圭介補充說。

到底真的有這種想法的少年嗎?況且要拾起射來的箭,拿看箭頭刺傷自己的臉頰,而且還慘叫一聲,讓大家都聽到。

由貴子想到自己就是由這次事故而被圭介糾纏不休,也正是圭介布下的一個騙局,可以說從一年級開始,由貴子就被圭介暗中纏上了。

而且也可以說,一個中學一年級的少年學生,開始為八年後自己成年後的事,開始一步步地周密策劃了。

『我呀,又矮又醜,我比誰都更有自知之明,而且內心世界灰暗、性格怪僻,因此為了將一個最美的女子追到手,我需要周密的計劃呀!』圭介說。

『……』

『哈哈!我的願望實現啦,現在我可以將你獨占啦!』

『這,這次交通事故也是……』由貴子問。

『當然啦!自從你取得駕駛証,買了車,我一直在尋找機,我等待著你行走最壞的路線,最壞的天氣,還要沒有其他的目擊証人的時候……』

『你為甚要這樣摧殘自己……』由貴子問。

『呵,我現在只是骨折,我還希望切斷一條腿哩!反正到死,我都 跟你生活在一起。』

這是一個多固執的圭介。竟然為了追求由貴子,不惜犧牲自己的血肉之軀。

『我要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不可能一生愛你,這是絕對不可能……』由貴子美麗的眼皮向上一翻,斬釘截鐵地說。她還是參加成人典禮時的打扮:長袖的和服、淡淡的化,端坐在客廳的一角,儼然像一個貴族小姐,高貴又大方。

『你是嫌我又矮又醜嗎?』圭介問。

『你的心本來就很醜惡的啦!簡直是一無是處……』由貴子說著,傷心地流下了眼淚。

『那我倆來試一下好嗎?即使你內心抗拒我,只要我弄到你身體有反應、興奮,你的心也就屈服於我啦!』圭介向由貴子逼近。

『你不要逼近我……』由貴子向後退著說。

但是,圍著石牆,又隔著寬大庭院的客廳,任憑由貴子如何大喊大叫,外人也是聽不到的。況且這又是一處不太有人來的山腳邊。

『事到如今,你還想反抗嗎?你識趣的話就向我靠攏,讓我得到新生,重新做人吧!』圭介說。

即使圭介真想重新做人,由貴子聽了他那故意製造事端的自白,也只能對他滿腔憎恨了。

由貴子終於被逼得走投無路了,加上她又穿著行動不便的和服,她不知該如何應變了。但是她下定決心,決不能在圭介面前干那些卑鄙下流的勾當。

『喂,我是要同你來真的啦,你知道矢去處女之身時滋味嗎?』圭介邊說邊舐著舌頭,向由貴子迫近。

『你……你為甚不一開始就追求我呀?而你不是讓磯部老師、川 小姐白白地作了犧牲嗎?』由貴子氣憤地責問。

『我有兩點理由。一是我早就說過,就是要等你長大成人,最好狀態的時候才動手。另一原因是你很溫柔……』

『……』

『你是一位吸收了他人的苦惱與悲哀,而令自己變得更為美麗的女子。』

『你真是胡說八道,毫不知恥……』

『喂,別說那多廢話啦!我要采取行動啦!』圭介伸出雙手,抱住了由貴子的身體。

『啊……你是甚……東西……』由貴子拚命地想掙脫。但終於被他按倒在榻榻米上了。

『唔……』由貴子被圭介抱住狂吻。

圭介第一次聞到由貴子口紅的香氣,混合看由貴子那馨香的鼻息,令到圭介的鼻腔也一陣陣癢麻。

由貴子那梳理整齊的秀發,一時被搞到披頭散發。華麗的禮服面,是一位剛滿二十歲的艷光四射,富有彈性的肉體。

圭介還是執拗地抱住由貴子狂吻,且伸手解開她那和服的衣帶。他也不理否撕破由貴子的和服,更不擔心和服被弄得皺皺的。圭介還是死皮賴臉,滿不在乎。

由貴子雖然難以抗拒,還是咬緊牙齒,不許圭介的舌頭伸進她的嘴。

由貴子的口紅也被圭介舐得溶化了。圭介的嘴唇這才離開了由貴子。

『好哇!你再用力反抗!我等待你多年啦,我是個有志氣的男人……』圭介吼叫著。開始認真地要脫去由貴子的和服了。

『啊──你停手!……』

由貴子雪白的大腿這時隱約可見,和服前襟的肉色非常性感、妖艷。

由貴子的和服好容易被圭介扯脫了,由貴子的雪白的肌膚顥露了出來。

華麗的和服與腰帶散亂地扔在客廳的地上,就像一朵大花輪的鮮花零亂地散落在地上。

由貴子扭動著腰肢,本來是陰氣森森,霉氣刺鼻的客廳,一時香水的氣味撲鼻而來,這是一個成熟的女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體香,籠罩整個大廳。

不多久,由貴子的底褲也被扯脫了,她已成為一絲不掛的姿態,她已無法再作反抗,只是縮手縮腳,將肉體捲成一團。

她那又長又黑的頭髮,覆蓋著雪白柔軟的肌膚,閃著艷光的黑發與那雪白的肌膚,正好形成鮮明的對比。

就在由貴子閃閃縮縮,全身發抖之際,圭介也三扒兩撥,很快脫去了衣服,全裸著身軀。

『喂,你是第一次看見啦,我的身體好好地讓你欣賞一番吧!』圭介說。且伸手去拉由貴子。

由貴子仍是哆嗦著縮作一團。但是很快被圭介猛力一推,成了仰天的狀態。當然,在客廳的一角早已支好了三腳架,那個電視攝影機要拍下這個紀念性的一刻,攝影機也一直在拍攝著。

圭介絕對不想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而急於上馬,他不想立即摘取這朵鮮花。既然經過多年的忍耐與等待,現在他更不必性急。他要冷靜地觀察,要盡情地慢慢地來欣賞由貴子的肉體美。

『啊──』由貴子抱在胸前的雙臂,被圭介左右分開了,她感到羞恥與恐怖,粗聲粗氣地喘息著。

『真漂亮的肌膚呀……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子,都比不上你這美呀……』圭介也一面緊張地呼吸,一面自言自語.

但是,由貴子並末因得到圭介的贊美而感到絲毫的開心。當然這些贊美她早已聽慣了,她本來就是長得美嘛!

由於圭介全年對由貴子進行監視,他很清楚由貴子仍是個處女,且除圭介自己以外,她尚未與任何第三者接過吻。假如有那個男人敢於去追求由貴子的話,圭介便不擇任何手段將對手誅殺掉。

好在與由貴子同時代的男子,也沒有一個可以配得上由貴子的美貌,也沒有一個人的家庭環境可以與由貴子的門第相匹配。誰都視由貴子為高不可攀的美女,而敬而遠之。由貴子除了與男子跳鄉土舞蹈時與男子握過手外,便再末有與別的男子拖過手了。

她那透明似的嫩滑肌膚,就像施了一層白粉般的潔白,連一個疤痕、一粒黑痣也沒有。她的肌布如璧玉無瑕、天生麗質,曲線之美,無與倫比。

她那成熟的一對乳房,呈半月型,向上翹起,既豐滿又富有彈性。但是她那有如鮮嫩的櫻桃色乳頭,也因全身哆嗦而不停地抖動。

她那纖細的腰肢,柔軟的腹部,長方形的肚臍眼、修長的美腿,豐滿的臀部,令腿間形成一個丫字形,柔軟的恥毛,如煙似霧,隱約可見。

『喂,你叉開雙腿呀!挺起腰身、抱住雙膝,讓我好好看看你那個神秘的部份呀……』

到如今圭介還不想過多觸摸由貴子的肌膚,他很有耐性地等待由貴子自己作出主動。

『啊,這樣太羞恥啦……我不能照做……』由貴子說。

『好哇!不能的話,就這樣來吧!』圭介從散置在客廳內的由貴子的和服中,取出細小的繩子,開始要將由貴子的腳踝捆綁住。

『啊……求求你,不要綁住我……』由貴子扭動腰肢掙扎著。

但是圭介很快手,很快就將由貴子捆綁了。而且將綁住足踝的繩子左右一拉,分別將繩子綁在柱上及一張大桌的桌腳上予以固定。

『唉呀……可惡!你……停手啦……』

由貴子的大腿已被巧妙地分開,任憑她如何用勁掙扎,也不能再閉上了。

『對啦!這樣看得一清二楚。你那神秘部位的最面也可以看到啦!』圭介說著,抓住由貴子捂著腿間的雙手,又綁住她一雙手踝,像大字一樣地將她拉開。

『啊……不要啦……你不要看我……』

身為千金小姐的由貴子,要死要活地感到十分羞恥。

圭介這時又開亮了客廳內輝煌耀眼的掛燈,特意將電視攝像機的鏡頭接近由貴子的腿間,進行錄影。

『喂,讓我慢慢地觀察吧!我要看一下那個部位的形狀、顏色、氣味……』圭介的臉已挨近由貴子的腿間。

結實的美腿之間的肌肉,冒著一股熱氣,一種美妙的氣味。

圭介從正面注視著由貴子的腿間,鼓起的恥丘上一片朦朧的恥毛,恥毛之下是一道小小的裂縫。小陰唇呈粉紅色,一點皺痕也沒有,看上去又滑溜,又富有彈力。

連那嚇得不斷收縮的肛門,也被圭介看到了。

『噢!』極度的羞恥,令到由貴子想喊,但又出不了聲。偶然她能感覺到圭介呼向她腿間的鼻息,令她雙腿一直哆嗦,細聲呻吟起來。

不久,圭介伸出兩個字型的手指,向左右撥開小陰唇來偷看。

『啊……啊……』由貴子仍在繼續掙扎,被綁住的雙腿不停地蠕動著。

小陰唇內側的粘膜稍微有點濕潤,放射出粉紅色的光澤。

圭介將自己的鼻尖挨近由貴子的恥部,他猛然聞到一股女人的性臭,令他立即將鼻尖擦向由貴子的恥毛。

『唔……』由貴子的腹肌一起一伏地呻吟著。

尿騷加上汗臭,以及由貴子早上並未沖涼,殘留在身上的香水氣味,一齊襲向圭介的鼻端,令圭介得到前所未聞的官能刺激。

圭介搖頭晃腦,鼻尖像狗一樣在裡貝子的恥毛各處擦來擦去,嗅了又嗅。

『噢……你不要這樣啦……我受不了啦……』由貴子頻頻搖頭掙扎,大腿內側的肌肉不停地抖動哆嗦。同時恥部也不停地收縮,她感覺到圭介的舌頭已舐向她的下體。

圭介的舌頭舐向由貴子下體的裂縫,大概尿道口殘留著尿液的關係吧,他嗅到了陣陣腥臭,舌頭好像受到異味的刺激。

大概被舐到陰蒂的敏感部位吧,只見由貴子如哭似泣,斷斷續續地呻吟,大腿內側在不停地哆嗦,整個肉體不停地掙扎。

畢竟是敏感部位受到圭介舌頭的刺激,由貴子的下體也開始分泌愛液了。

『濕濕的啦!都是小便的臭昧,讓流出的愛汁沖洗乾淨你的下體呀……』圭介以羞辱的口氣對由貴子說。

而這時的由貴子似乎甚也沒有聽到,她只是不停地呻吟,肌膚不停地起伏。

『唔──』由貴子細聲地呻吟一聲,她感到下體被異物插入。原來是圭介的中指插進了她的陰道。

『我說呀!你要準備喪失處女之身啦,可能很痛吧!』圭介說。他已經觀察、欣賞完了,便解開了由貴子被捆綁的手腳。

由貴子的手腳盡管可以自由活動,但她已經似魂飛魄散,身體仍在哆嗦,她感到孤獨無助,只能將被分開的雙腿合攏起來。

然而圭介,又分開了由貴子的大腿,而且將他的下半身壓在由貴子的身上。

接著他在充分勃起的陰莖上,塗上自己的口液,用手托著,朝由貴子的下體揮去……

『哇──你停…手,不要……』茫然若失的由貴子,也本能地領到危機的降臨,同時亦本能地再度拚命地開始掙扎。

但是,終於被圭介找到了易於插入的體勢,圭介的腰身用力一挺,終於被圭介插入了。

『噢……啊……』由貴子感到被撕裂似的劇痛,她喘著氣,兩手有氣無力地想將圭介推開。

『你不要推我……你自己放鬆點啦!』圭介細聲地自言自語,一下子被他插入到底了。

『啊……』圭介的身體完全壓在由貴子的身上。由貴子頓覺透不出氣,整個身子一下子變得僵硬挺直了。過分的刺痛,她既出不了聲,也無力再掙扎了。

圭介將舌頭伸入由貴子張開的口中。由貴子因不停地喊叫,感到口乾舌燥,圭介在她口中亂舐一通。

圭介接著體味著插入後的肉體感觸,以及由貴子身上誘人的體溫。不久便開始抽動起來。

圭介陰莖的根部碰觸著由貴子的恥骨,令他感到非常刺激。

『最妙啦……即使躺著不動,這也是最舒服啦!』圭介自言自語著。他的胸部正好壓在由貴子豐滿的乳房上,那種莫可名狀的快感,令圭介的腰身開始有韻律地沖刺。

『啊……噢……』由貴子偶然縮起身體。

到二十歲才失去處女之身,在現代也許稍為遲些吧!加上由貴子一向潔身自愛,對性慾方面有很大的抑制力,可能反而在潛意識中令自己對注交產生好奇心理吧!

加上由貴子也是充分成熟了的肉身,她不僅感到破瓜的痛楚,而且另一方面也許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是,還有稍許的快感吧。

圭介也正是為了期待由貴子成孰的性愛決感,由此他才耐心地等待。由貴子雖然是個處女之身,但圭介對她沖刺時,好像並不費力,也毋須多大的技巧。隨著圭介腰身的前後挺動,兩人的結合部位粘膜的摩擦,還發出陣陣之聲浪哩。

『唔……我快要射出去啦……你好好地體一下射精時的快感啦……』圭介將交合的動作推向了最高潮,全身立即得到激烈的快感……

由貴子被圭介搞得精疲力盡,一時好似神志昏迷似的不能動彈。

圭介為了擠出他的全部精液,他也伏在由貴子的身上,停止了一切動作。他吻著由貴子的紅唇,聞著她的發香和體香,沉浸在最妙的快感餘韻之中……

『你真是漂亮呀!到了這最後關頭,從你的頭髮到你的腳趾尖,全部都是屬於我的啦!我從初中一年級開始,就一直等著這一天呀!』

由貴子參加成人節慶典那天,被圭介強行拖走,將她監禁在圭介的家,且感慨萬分地對她說了這番話。

圭介的住家雖然比不上松宮府邸──由貴子的家那寬敞豪華,但也是相當大的建築物。

但是相對於松官府邸的洋式建築,圭介的住家卻是純日本式的古老建築。而且寬大的庭院任由它荒蕪。以前住在奎介家的老奶母,也回到她的鄉間去了,現在只有圭介單獨一人過生活,圭介又懶得收拾,更加添了一種陰氣森森的感覺,好像住著妖魔鬼怪的凶宅似的。

圭介在住進醫院期間,要由貴子替他作口舌服務,又要她將唾液混和啤酒讓他飲,這種行為由貴子都照做了,今日終於帶來了這樣的惡果。

但是由貴子為了不讓家人替她擔心,她給家寫了信,也掛了電話,表示在朋友家,然而她還是不能向圭介傾注愛慕之情。

不用說,她甚至開始憎恨圭介,真想將他殺死而後快。

事到如今,圭介也將以往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向由貴子和盤托出。他說:

『哼!現在我才告訴你!我臉上的傷疤,是我拾起你射來的箭,自己將臉頰剌傷的……』

『咦……?!』由貴子不由得驚恐地睜大了眼睛。

是呀!圭介自從中學一年級開始直到高中三年級的五月份,整整花了五年時間,每當有練習射箭的那一天,就一定要躲在箭靶後面的樹林中,只管等待著由貴子射來的箭,他一直等待著這個偶然的機。

『你很射箭,因你不太偏離箭靶,將箭射到樹林的機很低,等了你五年,我才等到你那一次!』圭介補充說。

到底真的有這種想法的少年嗎?況且要拾起射來的箭,拿看箭頭刺傷自己的臉頰,而且還慘叫一聲,讓大家都聽到。

由貴子想到自己就是由這次事故而被圭介糾纏不休,也正是圭介布下的一個騙局,可以說從一年級開始,由貴子就被圭介暗中纏上了。

而且也可以說,一個中學一年級的少年學生,開始為八年後自己成年後的事,開始一步步地周密策劃了。

『我呀,又矮又醜,我比誰都更有自知之明,而且內心世界灰暗、性格怪僻,因此為了將一個最美的女子追到手,我需要周密的計劃呀!』圭介說。

『……』

『哈哈!我的願望實現啦,現在我可以將你獨占啦!』

『這,這次交通事故也是……』由貴子問。

『當然啦!自從你取得駕駛証,買了車,我一直在尋找機,我等待著你行走最壞的路線,最壞的天氣,還要沒有其他的目擊証人的時候……』

『你為甚要這樣摧殘自己……』由貴子問。

『呵,我現在只是骨折,我還希望切斷一條腿哩!反正到死,我都 跟你生活在一起。』

這是一個多固執的圭介。竟然為了追求由貴子,不惜犧牲自己的血肉之軀。

『我要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不可能一生愛你,這是絕對不可能……』由貴子美麗的眼皮向上一翻,斬釘截鐵地說。她還是參加成人典禮時的打扮:長袖的和服、淡淡的化,端坐在客廳的一角,儼然像一個貴族小姐,高貴又大方。

『你是嫌我又矮又醜嗎?』圭介問。

『你的心本來就很醜惡的啦!簡直是一無是處……』由貴子說著,傷心地流下了眼淚。

『那我倆來試一下好嗎?即使你內心抗拒我,只要我弄到你身體有反應、興奮,你的心也就屈服於我啦!』圭介向由貴子逼近。

『你不要逼近我……』由貴子向後退著說。

但是,圍著石牆,又隔著寬大庭院的客廳,任憑由貴子如何大喊大叫,外人也是聽不到的。況且這又是一處不太有人來的山腳邊。

『事到如今,你還想反抗嗎?你識趣的話就向我靠攏,讓我得到新生,重新做人吧!』圭介說。

即使圭介真想重新做人,由貴子聽了他那故意製造事端的自白,也只能對他滿腔憎恨了。

由貴子終於被逼得走投無路了,加上她又穿著行動不便的和服,她不知該如何應變了。但是她下定決心,決不能在圭介面前干那些卑鄙下流的勾當。

『喂,我是要同你來真的啦,你知道矢去處女之身時滋味嗎?』圭介邊說邊舐著舌頭,向由貴子迫近。

『你……你為甚不一開始就追求我呀?而你不是讓磯部老師、川 小姐白白地作了犧牲嗎?』由貴子氣憤地責問。

『我有兩點理由。一是我早就說過,就是要等你長大成人,最好狀態的時候才動手。另一原因是你很溫柔……』

『……』

『你是一位吸收了他人的苦惱與悲哀,而令自己變得更為美麗的女子。』

『你真是胡說八道,毫不知恥……』

『喂,別說那多廢話啦!我要采取行動啦!』圭介伸出雙手,抱住了由貴子的身體。

『啊……你是甚……東西……』由貴子拚命地想掙脫。但終於被他按倒在榻榻米上了。

『唔……』由貴子被圭介抱住狂吻。

圭介第一次聞到由貴子口紅的香氣,混合看由貴子那馨香的鼻息,令到圭介的鼻腔也一陣陣癢麻。

由貴子那梳理整齊的秀發,一時被搞到披頭散發。華麗的禮服面,是一位剛滿二十歲的艷光四射,富有彈性的肉體。

圭介還是執拗地抱住由貴子狂吻,且伸手解開她那和服的衣帶。他也不理否撕破由貴子的和服,更不擔心和服被弄得皺皺的。圭介還是死皮賴臉,滿不在乎。

由貴子雖然難以抗拒,還是咬緊牙齒,不許圭介的舌頭伸進她的嘴。

由貴子的口紅也被圭介舐得溶化了。圭介的嘴唇這才離開了由貴子。

『好哇!你再用力反抗!我等待你多年啦,我是個有志氣的男人……』圭介吼叫著。開始認真地要脫去由貴子的和服了。

『啊──你停手!……』

由貴子雪白的大腿這時隱約可見,和服前襟的肉色非常性感、妖艷。

由貴子的和服好容易被圭介扯脫了,由貴子的雪白的肌膚顥露了出來。

華麗的和服與腰帶散亂地扔在客廳的地上,就像一朵大花輪的鮮花零亂地散落在地上。

由貴子扭動著腰肢,本來是陰氣森森,霉氣刺鼻的客廳,一時香水的氣味撲鼻而來,這是一個成熟的女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體香,籠罩整個大廳。

不多久,由貴子的底褲也被扯脫了,她已成為一絲不掛的姿態,她已無法再作反抗,只是縮手縮腳,將肉體捲成一團。

她那又長又黑的頭髮,覆蓋著雪白柔軟的肌膚,閃著艷光的黑發與那雪白的肌膚,正好形成鮮明的對比。

就在由貴子閃閃縮縮,全身發抖之際,圭介也三扒兩撥,很快脫去了衣服,全裸著身軀。

『喂,你是第一次看見啦,我的身體好好地讓你欣賞一番吧!』圭介說。且伸手去拉由貴子。

由貴子仍是哆嗦著縮作一團。但是很快被圭介猛力一推,成了仰天的狀態。當然,在客廳的一角早已支好了三腳架,那個電視攝影機要拍下這個紀念性的一刻,攝影機也一直在拍攝著。

圭介絕對不想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而急於上馬,他不想立即摘取這朵鮮花。既然經過多年的忍耐與等待,現在他更不必性急。他要冷靜地觀察,要盡情地慢慢地來欣賞由貴子的肉體美。

『啊──』由貴子抱在胸前的雙臂,被圭介左右分開了,她感到羞恥與恐怖,粗聲粗氣地喘息著。

『真漂亮的肌膚呀……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子,都比不上你這美呀……』圭介也一面緊張地呼吸,一面自言自語.

但是,由貴子並末因得到圭介的贊美而感到絲毫的開心。當然這些贊美她早已聽慣了,她本來就是長得美嘛!

由於圭介全年對由貴子進行監視,他很清楚由貴子仍是個處女,且除圭介自己以外,她尚未與任何第三者接過吻。假如有那個男人敢於去追求由貴子的話,圭介便不擇任何手段將對手誅殺掉。

好在與由貴子同時代的男子,也沒有一個可以配得上由貴子的美貌,也沒有一個人的家庭環境可以與由貴子的門第相匹配。誰都視由貴子為高不可攀的美女,而敬而遠之。由貴子除了與男子跳鄉土舞蹈時與男子握過手外,便再末有與別的男子拖過手了。

她那透明似的嫩滑肌膚,就像施了一層白粉般的潔白,連一個疤痕、一粒黑痣也沒有。她的肌布如璧玉無瑕、天生麗質,曲線之美,無與倫比。

她那成熟的一對乳房,呈半月型,向上翹起,既豐滿又富有彈性。但是她那有如鮮嫩的櫻桃色乳頭,也因全身哆嗦而不停地抖動。

她那纖細的腰肢,柔軟的腹部,長方形的肚臍眼、修長的美腿,豐滿的臀部,令腿間形成一個丫字形,柔軟的恥毛,如煙似霧,隱約可見。

『喂,你叉開雙腿呀!挺起腰身、抱住雙膝,讓我好好看看你那個神秘的部份呀……』

到如今圭介還不想過多觸摸由貴子的肌膚,他很有耐性地等待由貴子自己作出主動。

『啊,這樣太羞恥啦……我不能照做……』由貴子說。

『好哇!不能的話,就這樣來吧!』圭介從散置在客廳內的由貴子的和服中,取出細小的繩子,開始要將由貴子的腳踝捆綁住。

『啊……求求你,不要綁住我……』由貴子扭動腰肢掙扎著。

但是圭介很快手,很快就將由貴子捆綁了。而且將綁住足踝的繩子左右一拉,分別將繩子綁在柱上及一張大桌的桌腳上予以固定。

『唉呀……可惡!你……停手啦……』

由貴子的大腿已被巧妙地分開,任憑她如何用勁掙扎,也不能再閉上了。

『對啦!這樣看得一清二楚。你那神秘部位的最面也可以看到啦!』圭介說著,抓住由貴子捂著腿間的雙手,又綁住她一雙手踝,像大字一樣地將她拉開。

『啊……不要啦……你不要看我……』

身為千金小姐的由貴子,要死要活地感到十分羞恥。

圭介這時又開亮了客廳內輝煌耀眼的掛燈,特意將電視攝像機的鏡頭接近由貴子的腿間,進行錄影。

『喂,讓我慢慢地觀察吧!我要看一下那個部位的形狀、顏色、氣味……』圭介的臉已挨近由貴子的腿間。

結實的美腿之間的肌肉,冒著一股熱氣,一種美妙的氣味。

圭介從正面注視著由貴子的腿間,鼓起的恥丘上一片朦朧的恥毛,恥毛之下是一道小小的裂縫。小陰唇呈粉紅色,一點皺痕也沒有,看上去又滑溜,又富有彈力。

連那嚇得不斷收縮的肛門,也被圭介看到了。

『噢!』極度的羞恥,令到由貴子想喊,但又出不了聲。偶然她能感覺到圭介呼向她腿間的鼻息,令她雙腿一直哆嗦,細聲呻吟起來。

不久,圭介伸出兩個字型的手指,向左右撥開小陰唇來偷看。

『啊……啊……』由貴子仍在繼續掙扎,被綁住的雙腿不停地蠕動著。

小陰唇內側的粘膜稍微有點濕潤,放射出粉紅色的光澤。

圭介將自己的鼻尖挨近由貴子的恥部,他猛然聞到一股女人的性臭,令他立即將鼻尖擦向由貴子的恥毛。

『唔……』由貴子的腹肌一起一伏地呻吟著。

尿騷加上汗臭,以及由貴子早上並未沖涼,殘留在身上的香水氣味,一齊襲向圭介的鼻端,令圭介得到前所未聞的官能刺激。

圭介搖頭晃腦,鼻尖像狗一樣在裡貝子的恥毛各處擦來擦去,嗅了又嗅。

『噢……你不要這樣啦……我受不了啦……』由貴子頻頻搖頭掙扎,大腿內側的肌肉不停地抖動哆嗦。同時恥部也不停地收縮,她感覺到圭介的舌頭已舐向她的下體。

圭介的舌頭舐向由貴子下體的裂縫,大概尿道口殘留著尿液的關係吧,他嗅到了陣陣腥臭,舌頭好像受到異味的刺激。

大概被舐到陰蒂的敏感部位吧,只見由貴子如哭似泣,斷斷續續地呻吟,大腿內側在不停地哆嗦,整個肉體不停地掙扎。

畢竟是敏感部位受到圭介舌頭的刺激,由貴子的下體也開始分泌愛液了。

『濕濕的啦!都是小便的臭昧,讓流出的愛汁沖洗乾淨你的下體呀……』圭介以羞辱的口氣對由貴子說。

而這時的由貴子似乎甚也沒有聽到,她只是不停地呻吟,肌膚不停地起伏。

『唔──』由貴子細聲地呻吟一聲,她感到下體被異物插入。原來是圭介的中指插進了她的陰道。

『我說呀!你要準備喪失處女之身啦,可能很痛吧!』圭介說。他已經觀察、欣賞完了,便解開了由貴子被捆綁的手腳。

由貴子的手腳盡管可以自由活動,但她已經似魂飛魄散,身體仍在哆嗦,她感到孤獨無助,只能將被分開的雙腿合攏起來。

然而圭介,又分開了由貴子的大腿,而且將他的下半身壓在由貴子的身上。

接著他在充分勃起的陰莖上,塗上自己的口液,用手托著,朝由貴子的下體揮去……

『哇──你停…手,不要……』茫然若失的由貴子,也本能地領到危機的降臨,同時亦本能地再度拚命地開始掙扎。

但是,終於被圭介找到了易於插入的體勢,圭介的腰身用力一挺,終於被圭介插入了。

『噢……啊……』由貴子感到被撕裂似的劇痛,她喘著氣,兩手有氣無力地想將圭介推開。

『你不要推我……你自己放鬆點啦!』圭介細聲地自言自語,一下子被他插入到底了。

『啊……』圭介的身體完全壓在由貴子的身上。由貴子頓覺透不出氣,整個身子一下子變得僵硬挺直了。過分的刺痛,她既出不了聲,也無力再掙扎了。

圭介將舌頭伸入由貴子張開的口中。由貴子因不停地喊叫,感到口乾舌燥,圭介在她口中亂舐一通。

圭介接著體味著插入後的肉體感觸,以及由貴子身上誘人的體溫。不久便開始抽動起來。

圭介陰莖的根部碰觸著由貴子的恥骨,令他感到非常刺激。

『最妙啦……即使躺著不動,這也是最舒服啦!』圭介自言自語著。他的胸部正好壓在由貴子豐滿的乳房上,那種莫可名狀的快感,令圭介的腰身開始有韻律地沖刺。

『啊……噢……』由貴子偶然縮起身體。

到二十歲才失去處女之身,在現代也許稍為遲些吧!加上由貴子一向潔身自愛,對性慾方面有很大的抑制力,可能反而在潛意識中令自己對注交產生好奇心理吧!

加上由貴子也是充分成熟了的肉身,她不僅感到破瓜的痛楚,而且另一方面也許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是,還有稍許的快感吧。

圭介也正是為了期待由貴子成孰的性愛決感,由此他才耐心地等待。由貴子雖然是個處女之身,但圭介對她沖刺時,好像並不費力,也毋須多大的技巧。隨著圭介腰身的前後挺動,兩人的結合部位粘膜的摩擦,還發出陣陣之聲浪哩。

『唔……我快要射出去啦……你好好地體一下射精時的快感啦……』圭介將交合的動作推向了最高潮,全身立即得到激烈的快感……

由貴子被圭介搞得精疲力盡,一時好似神志昏迷似的不能動彈。

圭介為了擠出他的全部精液,他也伏在由貴子的身上,停止了一切動作。他吻著由貴子的紅唇,聞著她的發香和體香,沉浸在最妙的快感餘韻之中……

文章評價: (2 票, 平均: 3.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交換伴侶
催眠強姦家人
老婆掉包惹禍殃
看小說被英語老師發現後
愛上親媽跟後媽
小杏的淫亂生活
同居的17歲舞娘
兒子的遺傳
忍了好久終於給上了她
和表姊的亂倫
隨機文章:
上了人妻欲罷不能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被奪的家室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