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很期待今晚的聚會吧,阿龍?”我的女朋友小真問我。

“當然,”我說,”我期待了很久呢!”

“還有二十分鍾的路程,”小真的父親說,他正在開車。

“你一定已經硬了,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說。

“是呀,”我說,”我一整天都沒有射,在爲今晚的聚會儲備精液呢。”

我坐在汽車的后排座位上,左邊是小真,右邊是她的妹妹小美。小真當我的女朋友已經六個月了。她和我一樣都是十五歲,非常可愛,個子不高,身材苗條,中等長度的頭發,奶子尖尖的,屁股卻又圓又結實。我個子高,肩膀寬,和她恰成對照。

小真的面孔天真又純潔,大眼睛、翹鼻子、牙齒上有鋼托。不知怎麽,我特別喜歡她的鋼牙托。她不是學校里最性感的女孩子,但也很漂亮。去年她家搬到我們這一帶,她轉入我的學校,我立刻迷上了她。最棒的是,小真實際上一點也不像外表那樣純潔!我和她約會一周,就肏到了她,后來就天天肏.我們經常在我家做愛,因爲我的父母經常不在家。后來,我們連約會都懶得玩了,每天有空就找個地方做愛,隨便什麽地方都行。小真可不是那種淺薄貪財的女孩,她讓我肏,不是爲了讓我給她買衣服之類,而是因爲她喜歡”被肏”這件事本身。我在她嘴里射精,她總是全部喝下去;射在她的臉上、奶子上,她也很喜歡。我們第二次做愛的時候,她就求我肏她的屁眼。我很喜歡她的圓圓的屁股,也很喜歡肛交。小真比我更熱衷于肛交,現在每次和我做愛,都少不了讓我把雞巴插到她的后庭里。

交往之后不久,我就發現了她的家庭的秘密。有一天,我們兩個人獨處,我正在肏小真的屁股,突然,她的母親回到家來,悄沒聲地進了家門,突然闖進小真的房間。隱藏的內容”糟糕!”我慌忙把雞巴從小真的腸道拔出。小真卻沒事一樣地吃吃笑。玉香笑著誇獎我,說我讓她的女兒很幸福。

我大吃一驚,但是玉香竟然走過來,跪下開始含我的雞巴!玉香三十九歲,身材保養得仍然非常好,比小真個子高,面孔則非常相似,一頭長發,奶子又挺又翹。當小真的媽媽含我的屌時,小真坐在床上,告訴我,她的媽媽、爸爸和妹妹小美都互相亂倫肏屄。現在他們歡迎我的加入。

“我好想要這根美麗的雞巴插我下面,”玉香站起來脫掉衣服,指著我的那根她剛剛含過的、六寸長、鐵硬的少年肉棒,說。

免費A片

我驚訝得不知所措,任由玉香和小真擺布。他們讓我在床上躺下,玉香騎上我,讓我的肉棒刺穿她的濕屄。然后,小真弄了一根八寸長的假雞巴戴在自己裆上,爬到她的媽媽背后,用假雞巴肏起媽媽的屁股來!玉香的屄里插著我的雞巴,屁眼里插著女兒的假陰莖,高潮了兩次。不久,我也把白濁精液射進了她的屄中。

小真和她媽媽舔我的雞巴,很快讓我再度勃起。然后她們擺成六九姿勢,玉香趴在小真身上,母女互相舔屄,舔出很大的聲音。我欣賞了片刻,很快就忍不住把肉棒搗入玉香的屁股,在那個美熟婦的直腸里,射出了第二發精液。

過不多久,小真的父親育國和妹妹小美也回到了家。育國四十歲,個子高,面孔帥,人很隨和。小美十三歲,長得很甜,和小真一樣漂亮。那一晚,我和她們全家群交,我和往常一樣享受肏小真的快樂,但是也很喜歡肏她的媽媽和小美的新鮮感。年輕的小妹和小真一樣淫賤,先是讓我肏她屁眼,又求我顔射她,我高興地滿足了她的請求。看育國肏他的兩個女兒和他的妻子,非常令我興奮。而小真、小美和她們的媽媽互相舔吸,玩同性遊戲,也像和男人性交一樣熱情。

那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從那以后,我每周都和這四口之家一起快樂地群交好幾次。當然,我也和小真單獨相處很多時間,我們非常相愛。但是,他們的全家都非常讓我喜歡。

然后他們讓我知道了另外一個秘密:小真的叔伯親戚也都熱愛亂倫!

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喜歡和兒女們、孫子們亂倫,玉香的父母現在年紀很老了,退休住到了國外去。育國的母親則一個人在鄉下的大屋居住。在那個大屋,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晚上,小真的一家,她的姑媽、叔伯和堂兄弟姐妹都要聚到一起,玩一場大亂倫。有時,可靠的客人也受到邀請。這次他們邀請了我!我當然不會拒絕,我是一個好色的十五歲男孩子,有一個身材很好又好色的女朋友,還有機會參加大群交,真是太幸運了!

今晚我們開車在路上,就是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去參加大群交的。

育國哼著歌,很悠閑地開車。溫暖的六月夜晚里,車窗開著。玉香靠在座位上,風把她的發絲吹過她的漂亮的臉,顯得很性感。在后排座位上,小真和小妹興奮地和我說今晚的事。

我自己的家庭對此是完全不知情的。也許以后遲早會知道,但現在還不知道。

我的父母猜出來我和小真上了床,但不是很在意。我的媽媽甚至給了我一些保險套,好讓我別在上中學的時候就做了父親。不過我用不著保險套,因爲小真總是吃避孕藥的。至于小真一家的亂倫秘密,我的媽媽、爸爸、姐姐、妹妹都不知道。

不過對亂倫的喜愛是會傳染的。我已經在認真地考慮肏我的母親的事情。

她樣子很好看,我經常幻想奸淫她。有一次我到小真家里去玩的時候,只有她母親玉香一個人在家,玉香請我進臥室,和我做愛了幾個小時之久。她知道了我越來越想肏自己媽媽,就讓我假裝她是我的媽媽。雖然是假裝的,但是也讓我很興奮。我一邊叫她”媽媽”,一邊又是肏、又是含,又是雞奸,和她玩了一整個下午。

我的亂倫計劃也延伸到了我的姐妹身上。我的姐姐十七歲,是個嬌小性感的短發女郎,非常漂亮。上周我在她洗澡的時候闖進浴室,假裝不是故意的。她笑得很開心,以爲真的是意外事件,而我看到了一眼她的美味的身體。我的妹妹才十一歲,不過我覺得已經完全可以肏了。小真說,她和她的妹妹還有堂姐堂妹,傳統上都是八歲開苞,開始參加群交的。這讓我覺得非常帶勁。今晚我可以肏到四十歲、三十歲、二十歲的女人,也可以操發育期的少女,還可以肏小女孩,可以選擇的太多了。

終于我們抵達了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大屋有六個大臥室,能容納很多人,屋外有一個大草坪,草坪上開滿鮮花,像是世外桃源。但其實這里距離國道只不過幾公里路。

小真的祖母名叫緒惠,五十九歲了,一個人住在這里。她的有錢的丈夫比她大二十歲,幾年前去世了。緒惠雖然守寡,卻一點也不孤單。她每個月都招待兒孫們群交,平時也經常有兒孫來拜訪,還有一些年輕精壯的園林工人每三天一次來打理外面的草坪,每次來都少不了跟緒惠亂交。緒惠也給附近的中學生上鋼琴課,幾年來很是勾引了不少發育期的孩子,足足有十男兩女。不過,每月的群交只對親戚和我這樣的特別客人開放,今晚,園林工人也好,鋼琴學生也好,都不在這里。

育國把汽車停到大屋前面,其它汽車旁邊。我們下了車,活動了一下腿腳。

這時候已經過了八點,但是因爲是夏天,太陽才剛落山。晚霞把最后的金色光輝投射到大屋和花園上。

我跟著小真一家來到大門前。隔著窗戶,看到了一些蠕動的赤裸的肉體。即便在外面,我也聽到了歡愉的呻吟聲,顯然他們已經開始。

我們走進大門,穿過一個很大的廳堂。這里很古朴,地板和椽梁都是木質的,在紅木八仙桌旁擺著一個大鍾,牆上挂著一幅很大的裸女油畫。呻吟聲、喘息聲在這里聽得更清楚了。

“走這里。”育國打開一扇右邊的門,說,”我們先脫衣服再進去。”

我們來到更衣室,這里地方很寬敞,衣架上挂著許多外衣,牆邊擺著一排鞋子,有男鞋、女鞋和小孩的鞋。地板四周放著一堆堆疊好衣服。

“把你的所有的衣服都脫下來,放到我們的衣服旁邊。”玉香對我說。

我們很快都脫光了,衣服一堆堆地放在地板上。

“上吧!”育國微笑地說著,走出更衣室,我們跟在他后面。

我們進入大客廳,只見有四十多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女人、少年、少女、和小孩在用力地互相肏干。

在聚會上一共有四十六個人。

小真的祖父已經去世,她的祖母是聚會上最年長的人,好像也是最高的組織者。她快六十歲了,但還是相貌很美,行動也很積極。

除了小真的祖母以外,屋子里有兩代人,就是中年人和孩子們。有十八個成年人,是小真的父母、以及小真的父母的兄弟姐妹和配偶。他們是九對夫婦。

年輕的一代就是這些伯伯阿姨們的兒女了。有兩個已經二十多歲,不過大部分是十三歲到十九歲的,這樣的有十六個,當然,包括我、小真和她的妹妹小美。

我們少年少女們是七男九女,有時,別人也把男朋友女朋友帶來玩,但今晚我是唯一一個外客。其它的少年少女都是小真和小美的親戚。

剩下的就是更小的小孩,從八歲到十二歲,一共有九個,六男三女。只有八歲以上的孩子才能參加群交。小真有幾個不到八歲的表弟表妹,現在都在自己家里讓保姆看護著。

四十六個人,從八歲到五十九歲,有男的,有女的,整個晚上,都要做愛!

我們站在寬闊的大客廳里,有兩個寬沙發,幾個靠背椅,有茶幾,還有一個貨真價實的巨大壁爐。客廳的一側有一個長條餐桌,足足能坐二十多個人一起吃飯。還有很多落地長窗,外面是花園。因爲這里是野外孤零零的大屋,所以連窗簾都不用拉上。剛才在門廳里是冰涼的木地板,在這里地上則鋪著豪華的厚厚的紅地毯。牆上挂著很多油畫,油畫里都畫著裸體。一套銀色的音響在播放輕柔的古典音樂,爲聚會伴奏。

旁邊一扇古朴的門通向廚房,廚房的桌上擺滿了酒瓶。到處都是裸體的人在做愛,也有很多人到廚房里去吃喝。樓上有六個臥室,不過不是用來群交的。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是從禮貌上來講,群交的時候應該讓大家都看見,不應該關上門偷偷玩。

育國和玉香對我說:”玩得開心點。”就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走去,小美也離開了,只留下我和小真。一開始,我有點不自在,因爲是在這麽多陌生人面前裸體,而且雞巴還翹著。不過,突然我放松下來。仔細一想,我的大雞巴是可以讓我很自豪的,面前這麽多熱火朝天的性交場面,不勃起才奇怪。

而且,沒幾個注意到我們這些剛來的人。他們都忙著抽插。只有少數幾個人瞟到了我們,一個三十多歲的漂亮婦人微笑地給了我一個飛吻,就重新低頭含吮一個發育期男孩子的雞巴。

“了不起吧?”小真驕傲地微笑。

“真的好棒!”我輕聲說。我被深深地震動了,有生以來從未體會過這樣的性欲亢奮。”不過我覺得有些怪怪的,除了你、你的爸媽和小美以外,這里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哎呀,”小真說,”現在我也不好領著你一個個地去向他們介紹。不過沒事,你一個個地肏過來,就和他們都認識啦。我們大家都通過氣,他們都知道你是誰。我們可不常有外客,女孩子們會排隊給你肏的。”

周圍的景象令我眼花缭亂。我看到一個女人同時讓兩根雞巴插在屄里,又有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騎在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上,又有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雞奸一個九歲的男孩子,又有兩個發育期的女孩子玩六九,其中上面的那個女孩在被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肏.小美已經進入了狀態,趴在茶幾上讓一個男人把雞巴從插入她的小屄。

“我們怎麽辦?”我問她,”直接去找個人,開始干她?”

“就是這樣,”小真微笑,伸手捋動我的勃起的肉棒,”到大家中間去,想肏誰就肏誰吧。在這種場合,拒絕別人是不禮貌的,所以誰也不會不讓你肏.不過,你也不能拒絕別人哦。”

“我才不會拒絕別人。”我開心地笑,貪婪地看著周圍這些讓人流口水的美女。有一個發育期的女孩子,身材非常好,四肢著地趴在地板上,在面前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女人的屄。

“但是,”小真說,”如果是同性戀的要求,是可以拒絕的。女人和女孩子都很喜歡玩同性戀,幼年的小男孩也很喜歡被雞奸,但是成年男人往往不喜歡和成年男人玩。也許有一兩個例外吧。基本上,你可以拒絕別的男人,也可能被別的男人拒絕。但是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不會拒絕你的。具體的性行爲方面呢,”她繼續說,”如果你拒絕性行爲,一般是很沒有禮貌的,像普通的肏屄、口交、顔射、乳交、肛交這些。這里大家都很喜歡肛交。但是,一些重口味的玩法,像撒尿、打屁股這種,可能有人不喜歡,不過這種人也不是很多。往常,各種重口味的事情都有人玩的,今晚大概也會有。”

“真厲害。”我只能說出這幾個字,再也無話可說。我忍不住了,非常想干。

“我們開始玩吧。”小真輕搖著我的手,笑說。

“好!”我說,和她吻了一下,便與她分開了。

我的女朋友轉身走向餐桌,在那里抱住了另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那個男孩讓小真趴到餐桌上,開始從后面肏她。

我東張西望,不知該怎樣開始。四周都是赤裸的肉體!在明亮的燈光下,扭動著、碰撞著。一開始,我沒有勇氣馬上拉過一個不認識的人就開始肏,而且好像每個人都有伴了。不過,我很快發現,大家不是兩兩配對的,有的三個一起,有的四個一起,都可以用雞巴、屄穴、舌頭或者屁眼連接起來。

我的視線回到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女孩子身上,就是四肢著地跪在沙發前面,給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女人舔屄的女孩。這個女孩大約十四歲,身材瘦小,但奶子很大,垂在身下微微晃動。她的屁股形狀完美,肛門張開著,濕漉漉地,好像剛才已經讓人肏過。沙發上的中年女人慵懶地靠著,不住喘息,也是很瘦、大奶子。她身材很好,好像是不到四十歲的年紀。

我慢慢走近,跪到少女的身后,撫摸她的屁股。我們旁邊就是壁爐,噼啪作響的火焰把跳動的橘紅色光輝映在這個女孩子的屁股上,分外好看。

她從坐著的女性的裆部擡頭,開心地笑說:”我不認識的這位帥哥,可不可以好好地肏一下我的屁股?”

“求之不得。”我說,被這些很棒的人們的坦率、友好的氣氛影響了。”我是阿龍,是小真的男朋友。”

“你好,阿龍。”女孩子從肩膀上回頭看我,她的臉上被淫水沾得滑滑的。

“我是雪兒,是小真的表妹。沙發上的這個又漂亮、又淫賤的阿姨,是我的媽媽。”

“雪兒的媽媽,你好。”我對年長的女人微笑說。

“你好,小帥哥,”她對我微笑,色情地舔著她的紅唇。

“雪兒,別停下,繼續舔媽媽的屄。”年長的女人對她的女兒說,”一邊舔,一邊讓那個帥帥的阿龍干你的屁眼。”

“好的,媽媽。”雪兒說。她重新把臉撲到母親的大腿間,舔起屄來。

我把我的龜頭放到雪兒的微微張開的屁眼上,一頂,慢慢地,雞巴進去了。

屁眼很緊,但沒有産生什麽阻礙。這個女孩子大概是十四歲吧,但是肯定各個肉穴都已經被干過很多年了。不一會兒,我的龜頭穿過了她的括約肌,年輕健康的小美人因爲快感而全身微微顫抖。我繼續推進,在雪兒的直腸里插得越來越深,最后,直到根部。

“好棒的感覺。”我喘息著,抓住雪兒的臀肉,讓肉棒牢牢地埋在她的直腸內,細細品味她屁眼里的火熱與緊窄。

我大把抓住她的臀肉,開始將雞巴在她的肛門中前后滑動,穩定地雞奸她,不敢動作太快。雖然我有自信在今晚至少射上三四次,但我可不想在肏第一個女人的時候就射出來!

“阿龍,用力肏她的屁股。”雪兒的母親給我加油,”你肏她越重,她舔我的屄就越有勁。”

“沒問題,”我笑說,稍微加快了速度。我把肉棒一次次地搗入雪兒的直腸深處,我的髋骨和她的臀瓣一次次碰撞。當我肏著這個好身材女孩的屁眼時,我注意到四周發出的聲音。有呻吟、喘息、肉體拍擊、和嘴巴嘬吸聲。有些人很喜歡說話,有的非常愛笑,也有人在說髒話。旁邊,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子尖聲叫道:”爸爸,你肏我再狠一點,我要泄了,泄了……”也有人太過興奮,只能發出一串無意義的呢喃聲。

在雪兒的屁股里干了幾分鍾以后,女孩子的大奶子媽媽請我拔出。

“我想含你那根美麗的雞巴。”她說。

我立刻服從,把我的肉棒從雪兒的肛門”卜”地拔出,跨上沙發。當做女兒的還在繼續舔屄,做媽媽的則深深地含入我的雞巴,在雞巴上嘗到了一些大便的味道,從鼻子里快樂地呻吟。

好好地含過一輪后,雪兒的母親請我繼續雞奸她的女兒,我熱切地照辦了。

我沈重地用力肏雪兒的屁眼,讓她也更加熱情地舔她的母親的美屄。很快,她的媽媽高潮了,並且持續高潮了頗久的時間。

我開始感到我的性高潮漸漸臨近。爲了放松冷卻一下,我讓雞巴滑出了雪兒的直腸。還沒有問雪兒的媽媽可以不可以讓我雞奸,一條手臂從背后摟住了我的脖子。扭頭一看,只見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悄悄走到我背后。她面目秀美,奶子不大,頭發也很短。

“小帥哥,”她微笑地對我眨眼,”你就是阿龍,對不對?是小真的男朋友。”

“是我,”我說。

“我叫瑞水,”她說,”是小真的表姐,我媽媽是她媽媽的姐姐。阿龍你多大?”

“十五歲。”我說。

“我是二十一歲。”瑞水說,”你肏起女人來,就好像是我這個年紀的男人那樣熟練,很厲害。現在我們已經自我介紹過啦,”她把臉貼近我的臉,說,”要不要肏一下?”

“好呀,趕快。”我說。我這麽急色,讓我覺得自己很蠢,但瑞水看起來很喜歡我這個樣子。我四處看了看,希望雪兒和她的媽媽不要因爲我不理她們而不高興。但是她們倒已經先走了。雪兒和另外的一個發育期的女孩玩起了六九,而她的媽媽則找上了一個怎麽看也不到十歲的小男孩。

“我們在沙發上做吧。”瑞水說,”你坐下,我來騎你。”

我坐上皮沙發,正坐在剛才雪兒的媽媽所坐的位置。我沿著沙發平躺下來,肉棒一跳一跳,堅硬地躺在我的腹部。瑞水跨過我,跪下,面對著我,伸手到下面,扶起我的陰莖。這個儀容可口的年輕女子把她刮了毛的干淨陰戶在我的勃起的肉棒上刺穿,身體緩緩下滑,直到陰莖完全沒入。她的面孔是一幅歡愉的圖畫。

“哦……多棒的雞巴。”她把雙手扶在我胸口上,依偎著我,我們臉對著臉。

“你很漂亮,瑞水,”我說,”身材好,屄也緊。”

我的誇獎讓瑞水很喜歡,她把紅唇印上我的唇,我們互相伸出舌頭到對方嘴里,像熱戀的情人那樣濕吻,雖然我們相互認識才三十秒。她伸舌到我嘴巴里時,也開始上下移動屁股。我不用做任何動作,只是躺在那兒讓她騎。她的臀瓣肉在我的大腿上啪啪地碰撞。我伸手撫摸她的光滑脊背。

一會兒,我聽到一個男人說:”姐姐,你的屁眼有空嗎?”

瑞水的唇離開我的唇。我們四處看,看到了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大約十七歲,站在沙發旁,捋動他的硬挺的雞巴。他的面孔和瑞水明顯有著遺傳上的相似。

“當然有空,瑞鵬,”瑞水微笑說,”把你的大雞巴插到我的屁眼里來,和這個小帥哥一起肏我吧。”

“這個你在騎的男孩子是誰,不向我介紹一下嗎?”瑞鵬說。

“對了對了,”瑞水笑嘻嘻地說,”這是阿龍,是小真的男朋友。阿龍,這是瑞鵬,是我的弟弟。”

“你好,瑞鵬,”我說。一邊被介紹給另一個男人,一邊肏著這個男人姐姐的屄,很有點非現實的感覺。

“阿龍,”瑞鵬微笑說。”你開心嗎?”

“很開心!”

瑞鵬踩上沙發,跨過我的腿,跪到瑞水的正后方。

“我們來吧。”他說。瑞水渾身縮了一下,看來是被弟弟進入了屁股。

“很好,很好。”瑞水大口喘氣,讓瑞鵬逐漸地入侵。她靜止地騎著我,我的雞巴深深地在她小屄里,我們等著瑞鵬插入他的姐姐的直腸。不久,他插到了陰莖根部。

“阿龍,來一起肏我的姐姐,把她肏到高潮。”他說。

“是的,是的,用力肏我,”瑞水說,”你們這些色狼,讓我高潮吧。”

這麽漂亮、嬌小的年輕女性在鼓勵我,讓我立刻開始把我的雞巴在她緊窄的小穴里上下挺動。同時,她的弟弟開始抽插她的直腸。很快我們達成了一直的節奏,輪流把肉棒插入瑞水的下身。

夾在我們當中的苗條美女很快開始尖叫:”我要泄了,哦,我要泄了。啊…

…”

她泄身的時候,已經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只剩下野人一樣的哭叫。我和瑞鵬都毫不留情地繼續進攻。

終于,她的性高潮緩緩退去,瑞鵬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好舒服,”瑞水笑說,汗水把頭發粘在她的臉上,”太棒了,謝謝你們。”

“不客氣,姐姐。”瑞鵬開心地笑。他把雞巴從瑞水的直腸拔出,很放松地離開,又找別人去了。

“甜心,我過會兒再來和你玩。”瑞水給了我一吻,從我的雞巴上跨下來,像她弟弟一樣,找別人去了。

她走得這麽突然,讓我有些失落。不過我隨即想起,不管怎麽說,這是一場群交,總不能一整晚都和同一個人做愛。

我坐起來,不知道下一個該找誰。我的雞巴硬得難受,恐怕是時候射點精液出來了。

在附近的地板上,我發現了一個可愛的十一歲的男孩子。他跪下舔著一個大乳房的女人的毛茸茸的屄。女人大約四十多歲。男孩子一頭短短的頭發,樣子非常甜美。我能看到他的無毛的小雞雞軟垂著,上面裹著亮閃閃的液體,大概是精液、口水、淫水,或者三種都有。他有一個美味的屁股,又圓又白又嫩。我突然有一種沖動,想肏他的屁眼,雖然我過去從沒有這方面的傾向。現在我覺得機會難得,不妨嘗試一下,于是站起來向他們走去。

“舔我,舔我的屄,陽陽,”這個大乳房的女人在急速喘息。她有一頭長發和一張線條柔和的面龐。

“你好,”我說。但願我這樣亂入,不會是做了蠢事。

“你好呀,”女人微笑說。小男孩把臉離開女人的屄,擡頭看我。

“這個小男孩的屁股看起來太美味了,吸引我,讓我無法自制。”我撫摸小男孩的頭發,對女人解釋說。

“你會肏我的屁股嗎?”男孩子熱情地問我。他伸手抓住我的雞巴,捋動起來,一點也不怕生。

“當然啦,小弟弟。”我說。

我們很快相互介紹。女人名叫婉云,小男孩名叫陽陽,他們是姑媽和侄子的關系。

“陽陽的小雞雞剛剛射過。”婉云說,”不過,如果屁股上好好地肏一下,肯定他能重新硬起來。你雞奸他的時候,他可以繼續舔我。”

婉云坐在沙發上,分開大腿,指揮我們兩個男孩。陽陽服從地四肢著地,擡頭舔她的下身。我則跪在這個男孩子背后,先欣賞了一會兒他的屁股。他的屁股有一對結實的屁股瓣,一個粉紅色的褶皺菊花在正中,樣子非常可口。小菊花的濕潤和微微張開的樣子,顯示出今晚已經有一兩根雞巴在那里出入過了。在他的屁眼下面,挂著他的無毛的小小陰囊,和軟垂的雞雞。要雞奸這麽幼小的孩子,讓我非常興奮,何況他是我的同性,這種倒錯感越發地刺激我。

我舔了一會兒陽陽的屁眼,把舌頭穿過他的括約肌,伸入到直腸里。他快樂得全身顫抖,但是從他嘴里發出的舔嘬聲聽起來,這一點也沒影響他對他那婉云姑媽的口舌勞作。

舔過他的肛門后,我跪起,把龜頭放到他的肛門上。慢慢地、堅定地,我的龜頭擠入這個十一歲小男孩的屁眼,他堵著嘴發出歡愉的呻吟。

我將雞巴繼續深入小孩的屁股,直到插到根部。他的緊窄直腸猶如天堂一般美妙,雖然年幼,但是這個尚未發育的淫賤小男孩一點也沒有表示出不適。當我開始抽送,陽陽也主動地把屁眼向我頂回。我肏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因爲我知道我不可能從這麽緊的小屁股里不射精,不可能全身而退。婉云也不停說著色情的話語,她的侄子的舌頭在她的屄越發深入地扭動,令她達到了高潮,身體顫抖,大奶子不停地晃動。

“我要射了。”我喘著粗氣,緊抓陽陽的窄小臀肉,把雞巴反複地搗入他的屁眼。

像超新星一樣,我的白濁精液爆發出來。我繼續前后抽插,在把濃稠粘液一股股地射入身下這個美麗的男孩子的腸道。

“我能感覺到,能感覺到精液。”陽陽從他的婉云姑媽的火熱的陰戶擡起頭來,說,”你的精液裝滿了我的屁股。”

我最后一次把雞巴插入陽陽的直腸,射出最后的幾小股精液,感到筋疲力盡。

但是我知道,這只不過是我在今晚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已。

我把肉棒緩緩抽出陽陽的直腸。他回頭給了我一個吻,把軟嫩的舌頭伸進我嘴里。

“你讓我硬了。”他握著自己的小雞雞說,”太好了。”

這時候婉云已經去找別人了。我現在也習慣了人們的突然離開,不會再感到不快。

“從我弟弟的屁股流下來的,是不是精液?”一個女孩子的聲音說。

我回頭,看到了一個有點胖,但也很漂亮的女孩子,大約十八九歲。她顯然是陽陽的姐姐。

“當然是啦,”陽陽對她說,”要不要把它吸出來。”

“嗯,讓我吸吧。”女孩子說。她看了我一眼,微笑說:”你好。”然后就把弟弟拉到沙發上。她躺下,陽陽跪在她臉上,已經不注意我了。我饒有興趣地看著那個女孩用力地把我的白濁精液從她的小弟弟的屁眼里吸吮出來。同時,陽陽對自己的勃起的小雞雞手淫。

“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走來。

“玉香阿姨,”我說。

“開心嗎?”她問。

“開心極了!”

“下面軟了?”她說,”是不是剛剛射了一發?”

“嗯,是的,是今晚的第一發!肯定不是最后一發。”

“可別是最后一發,”玉香阿姨笑說,”還有很多人呢,你要去找他們,和他們打招呼,肏他們。在現在休息的時候,你可以去廚房弄點東西補充體力。”

“好。”

“過會兒再來找你。”玉香在我臉上輕吻一下,便向沙發走去,看來要和陽陽、陽陽的姐姐一起玩一玩。

我朝廚房信步而去,看到四周各種荒淫的行爲發生,雞巴已經開始恢複元氣。

在廚房里,有五六個人在休息。桌子上有很多碟子,里面放著各種點心。小真的妹妹小美,也一絲不挂地在那里。當然,所有人都是一絲不挂的。她的年輕健康的胴體汗津津地,站在廚房一角,在吃烤香腸。

“阿龍哥,”她看到我走過去,眼睛亮起。

“小美,”我從碟子上拿起一截香腸,嚼起來。

“好玩不好玩?”小美說。

“非常好玩,”我說。

“射過沒有?”

“射過了。”

“射給了誰?”

“陽陽,十一歲的男孩子。是你的表弟,對吧?”

“嗯,很多表弟中的一個。有時候我希望有個親哥哥,這樣我就可以玩親兄妹亂倫了。”

“那倒難辦,不過,你的媽媽說不定還能給你生個親弟弟。”

小美吃吃地笑了。

她笑說:”或許可以吧。如果不能,我光是肏我的爸爸、伯伯和表兄弟,也不錯。而且也可以和我的媽媽、姐姐和阿姨們玩。”

“選擇多得很。”我說。

“如果你和小真姐姐結婚,你就是我的姐夫了。肏起來大概會有親哥哥的感覺吧。”小美笑說。

“也許吧,”我想。我還沒有想過和小真結婚的事情。畢竟我們都只有十五歲,還只是中學生。但是小美這樣一講,聽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我愛小真,也愛小真的全家。不過,這種羅曼蒂克的想法在當下的群交會場里顯得有些脫節,我打算以后再仔細想。

一個漂亮的十二歲女孩子說:”誰要酒?”她也是小真和小美的近親。她的身體瘦瘦的沒有什麽脂肪,胸部剛剛有一點凸起,下面的屄還沒有毛。她的長發用很大的銀色絲巾扎成馬尾辮。

“我想要一點,”小美說,”只要一點點就好,”

“我也來一點,”我對那個扎長馬尾辮的女孩子說。我發現她只拿著兩個玻璃酒杯,沒有拿酒瓶。

“兩小杯紅葡萄酒。”她轉身在地上蹲下,把一個杯子擺到屁股下面。

小美笑說:”她就是喜歡用這一招來玩。”

在我們面前,蹲著的女孩子略微放松了她的肛門,不久,從屁眼噴出了紅葡萄酒。她噴了半杯,然后換上另外一個杯子,從直腸射出了更多的酒。

“來了,”她轉過身,站起來,舉起杯子。

“謝謝,”我和小美接過酒杯。

“別客氣,”那個女孩子笑說。然后她跑向旁邊的一個中年男人,后來我發現那個中年男人是她的爸爸。此時,那個中年男人正在把一個大浣腸器里裝上上等的葡萄酒。那個女孩子趴到桌上,讓父親用葡萄酒給她浣腸,然后她又在附近跑來跑去,用自己的屁眼給別人倒酒。

“這種倒酒的方法可不是能在公開場合見到的。”我笑說。

我和小美笑了一陣,開始喝酒。酒的味道很好,我知道它剛剛從一個十二歲女孩子的屁眼里噴出來,分外激發我的情欲。我和小美很快喝空了杯子。我不打算喝醉,因爲喝醉就不能再享受性交的樂趣,但是這些少量的酒沖上我的頭腦,只令我感到有些輕飄飄的,更加放松。

“你是不是要回去肏人了?”小美說,”你的雞巴重新硬了。”

我的雞巴現在確實已經半勃,正在以看得見的速度向上翹起。

“大概可以再來一發了,”我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好,”我的女朋友的妹妹說。我拉起她的手,領著她回到大客廳,穿過抽插呻吟的人群。在人群里,小真在被她爸爸肏著屄,同時被一個不認識的發育期的男孩子肏著屁眼。我們視線相交時,小真和我互相笑了笑。

小美和我很快在壁爐旁找到了一塊空地。

我們面對面跪下,擁抱親吻了一會兒,互相用舌頭探索對方的口腔,雙手在對方的皮膚上遊走。

過了一會兒,小美說:”我們來玩六九。”

“好,我在下面。”

我仰面躺下,讓小美跨到頭上。她的可愛的、微微鼓起的小屄很快壓倒了我的嘴唇上,我開始吮舔。同時,這個發情了的女孩子深深地含入我的雞巴。雞巴現在已經完全勃起,因爲小美的技巧高超,越發地硬了。

過了大約五分鍾,走來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跪在我的腦袋旁。他的無毛的小雞雞在空中挺立,直指小美的肛門。我很希望他能雞奸我身上的女孩子,他果然這樣做了。在我舔小美的美屄時,欣賞到了很棒的圖景:這個未發育的男孩子把雞巴緩緩刺入小美的屁眼。小美嘴里含著我的雞巴,發出模糊的快樂呻吟,但嘴里的工作一點也沒有松懈。

新加入我們的小男孩開始把小雞雞在小美的直腸抽插。他的無毛的陰囊在我的額頭上懸挂著,晃動不已。不知爲何,一種沖動突然襲來,讓我想要含他的雞雞,就像剛才我突然想要雞奸小陽陽那樣。我把嘴唇離開小美的屄,包裹到小男孩的陰囊四周,聽到了小男孩的愉悅的呻吟聲。這鼓勵了我,我饑渴地吮吸,他的兩粒小卵蛋像葡萄干,在我嘴里滾來滾去。

含了一會兒,我把嘴巴從他的陰囊挪開,重新舔小美的濕潤小屄。她還在對我深喉口交,吸力非常大,如果不是我才剛射過,就要被她吸出一發來了。

“想不想含我的雞雞?”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子說。把他的雞雞從小美的直腸抽出,向下對準我的臉。我毫不猶豫地把嘴巴離開小美的屄,含入了這個小男孩的尚未開始發育的、勃起的肉棒。含一個小男孩的雞巴,這個雞巴還是剛剛從一個年輕女孩的直腸里抽出的,我能嘗到小美的大便的碎屑,但這只令我更加興奮。

讓我好好地含了一會兒以后,男孩子重新把雞巴插進小美的臀部,我也重新去舔小美的屄。

我們三個人又像這樣玩了十分鍾,小男孩每肏幾下,就把他的帶著大便的肉棒給我含。雖然小美的口交技術很高,但我開始想要換個肉穴來肏,于是我建議更換體位。

我們分開身體,小美向我介紹說,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子是小勝。他是小美的父親的弟弟的兒子。

“我們現在干什麽?”小美說。

“我想讓雞巴插屁股,”小勝說,”最好是阿龍的雞巴。”

“沒問題我能滿足你。”我自豪地說。我很想雞奸這個可愛淫賤的小男孩。

“我想再多被肏屁眼,”小美說,”也挺想含一個雞巴。”

“附近有沒有空閑的雞巴?”小勝問。他和小美都四處張望。

小美看到她的父親育國在旁邊有空閑,喊道:”嘿,爸爸。”

育國走過來,說:”小寶貝,怎麽啦?”他的雞巴挺翹在空中微微晃動。

“我可不可以含你的雞巴?”小美問。

“含吧。”育國開心地笑說。

小美安排了我們的體位。她讓她的父親仰面躺下,然后用膝蓋和手肘支撐自己的身體,優雅地把嘴巴滑下父親的長長的勃起肉棒。在小美爲她爸爸做深喉口交時,小勝到她身后,把他的年幼的雞巴再次插入她的屁眼,然后我到小勝背后,把我的顫抖不已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他的小菊花。

我們四人很快就交織成一個淫亂的整體。我雞奸十二歲的小勝,小勝雞奸十三歲的小美,小美在含她的爸爸的雞巴。我們都呻吟著,讓欲望驅使自己的動作。

五分鍾后,育國要射精了。

“我今晚還沒有射過,”他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說,”現在要射了。”

“育國伯伯,射在我臉上吧。”小勝說,”我最喜歡被顔射。”

“小美也許想喝精液,”育國說,”小寶貝,你說怎麽辦?是射給你,還是射給小勝?”

“給他吧,爸爸。”小美把吐出她父親的雞巴,說,”我今晚已經喝過很多精液了。”

育國站起來,跨著小美,這樣他的雞巴正好伸到小勝的面前。他一只手握住雞巴捋動。這時候,小勝仍然在精力充沛地雞奸小美,而同時在被我雞奸。小勝仰起臉,準備接受伯父的白濁精液的洗禮。

“來了,要來了,”育國說,”我要把精液射到你的臉上……”

他快速地搓動,叫人看不清他的手指。從龜頭馬眼開始射出滾熱的白濁精液,飛散到小勝的可愛的臉上。屋子里有很多鏡子,旁邊的鏡子上映出這個十二歲男孩子的臉,所以我雖然在雞奸他,也仍然能看到顔射的情景。育國射精的量很大,在他結束時,小勝的小臉已經被糊滿。

“我也要射了,”小勝大聲地說。他短而快地抽插小美的屁眼,說:”我要射了,阿龍,再多用力肏我的屁股。”

他沈默了,因爲育國把半硬的、滴著精液的肉棒捅入了他的嘴巴。我用力肏干小勝的緊窄的男孩屁股。小勝在上下兩洞都被塞滿的同時,把自己那年輕的精液射入了小美的直腸。我聽到小美在不斷地說她的腸子里很舒服。小勝的高潮足足持續了二十秒鍾,我擔心這個發情的小東西會不會暈倒,同時以極大的意志來克制自己射出在他的男孩屁股里。

小勝結束射精之后,我們分開了。從小勝那張開的屁眼退出時,我的雞巴在不斷跳動,非常堅硬,沒有射精。育國到廚房去小憩片刻,小勝這個孩子仰躺在地毯上,神色恍惚,滿身是汗水、滿臉是精液,拼命地喘氣。

“阿龍?”小美對我說,”你可不可以把小勝的精液從我的屁眼里吸出來,然后吐到我嘴里?”

“好呀。”我說。這里每個人都可以這麽隨意地做這麽變態的事情,每每出乎我的意料。

我馬上把嘴唇貼上小美的肛門,把小勝那年輕的精液全部吮吸出來,沒有咽下去,含在兩頰之間。小美轉過身,仰起頭,張開嘴。我吐出精液,拉長成又長又黏的細絲,發情的小美全部咽了下去。小美對精液的口渴仍然沒有滿足,轉身爬到小勝身上,把他小臉上的爸爸的白濁精液也全部舔淨。我稍微吮吸了一下小勝的軟軟的小雞雞,品嘗上面的精液和大便糅合的味道,但很快就想找個新的伴。

肏小孩是很刺激,但現在我想找一個年紀大些的女人玩。

這時,這個大家庭的一家之長,小真的父親的母親走來了。她名叫緒惠,雖然年近六十,但身材仍然很好。雖然眼角有皺紋、乳房略有下垂、在屁股上有多余的脂肪,但總的來說還很好看,和這邊的那些年輕健康的女孩子一樣可肏.

“阿龍,”在我站起時,緒惠走來,抓住我的雞巴,輕輕爲我手淫。”你接下來準備去哪里?還是準備隨便找個人做愛?”

“在隨便找人做愛。”我說,”現在,也許我找到了一個可以做愛的人,就是你。”

“好極了。我喜歡和新來的人做愛。我們這里只接受非常可靠的人來參加,所以並不經常有新來的人。”

“你只要親口告訴我,說你想被我肏,我就會肏你。”

“哎呀哎呀,你真積極。我告訴你,我願意讓你的雞巴插到我的每個肉洞里。”

“沒問題,”我笑說,”先肏哪個洞?”

“先肏屄,再屁股,再嘴巴好了。”緒惠笑說,”我喜歡含雞巴,不過更喜歡先讓它插一下另外兩個肉穴,這樣可以讓雞巴更有味道。”

緒惠領我到屋角的一個大椅子處。屋子里仍然充斥著肉體碰撞的聲音,呻吟和叫喊的聲音。我漸漸對這種聲音習慣了,對周圍發生的事情也不再在意。

緒惠在大椅子上坐下,分開大腿,露出濕淋淋的屄。

“來肏我,”她說,”好好地、重重地肏我的屄。”

我跪到這個發情的婦人面前,將我的長雞巴插入她滾熱的屄,又快又重地肏她。她顯然喜歡這樣,快樂地呻吟喘息。在我肏她屄的同時,也把玩她的大而軟的奶子,掐她的乳頭。

群交的最大好處,就是有超多的花樣可以選擇。現在我肏過了一個十四歲女孩(雪兒)的屁股,肏過了一個二十一歲的(瑞水)女人的屄,肏過了一個十一歲男孩子(陽陽)的屁股,和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小美)玩過了六九,含了一個十二歲男孩(小勝)的雞巴,還肏了他的屁股。現在,我在肏一個五十九歲的女人。今晚才過了不到一半!

肏緒惠的屄有五分鍾時,她要我拔出來。我的肉棒一離開她的濕屄,這婦人就把雙腿拉向胸口,雙手抓住膝彎,這樣赤裸的大屁股就整個張開,伸出在大椅子的邊緣外。她的肛門色深、皮皺,顯出常年的使用痕迹,非常下流地張開著。

后來,緒惠告訴我,她的陰道和肛門都是被自己的父親在六歲時開苞的,從那以后至今的五十三年間,從未停止過淫亂。

“插入我的屁股。”緒惠色情地說,”雞奸我吧。”

“就來。”我說,輕松地把龜頭滑入她張開的肛門,把整根肉棒都插入她的直腸內。雖然一開始我插入很輕松,但隨即她的屁眼緊夾起來。我在她的屁股內抽送,緒惠愉快地呻吟。

我對她的雞奸也持續了五分鍾,然后她要我再次拔出,站起來,向前坐坐,把我的沾了汙物的雞巴含入口中,深喉口交起來。她的舌技非常高潮,我站著的雙腿有些發抖,好像上了天堂那樣舒服。

片刻以后,緒惠將溫暖的唇從我的雞巴上移開,問我:”你是不是要射了?”

“快了,”我說,”要不要射在你的嘴里?”

“我蠻喜歡精液的味道,不過我更願意從別的地方舔精液,比如說女孩的屄上或者奶子上。來,我有一個主意。”緒惠轉身對旁邊一個女人招手,”小寶貝,來一下。”

育穎過來了。她大約三十五歲,個子高,身材苗條,奶子尖挺,屁股樣子也很美味。她的頭發和屄毛都很長,眼睛非常明亮,閃爍著欲望的光輝。育穎是緒惠的女兒,也就是育國妹妹,是小真和小美的小姑。這些人的親戚關系快要把我搞暈了,明天我得讓小真給我畫一個家族關系圖……

緒惠把我介紹給育穎,從椅子上起來說,”阿龍,我想要你肏我女兒的屄,但是在最后一刻要拔出來,把你的白濁精液射在她的腹部,怎麽樣?”

“沒問題。”我微笑說。

育穎也很喜歡這個計劃。她坐到椅子上,向后仰,分開大腿。

“來肏我,”發情的小姑姑對我說。她的美屄被濃密的陰毛包裹,粉紅色,濕淋淋的。

我跪下,把雞巴插入育穎的美屄,令她舒服地呻吟起來。隨著群交的熱烈進行,現在和屋子里的所有人一樣,育穎,緒惠和我都全身覆蓋著一層細細的汗水。

我肏著育穎那緊窄的屄,她快樂地喘息著。

“我……我快要射了……”我用力干著這個發情的婦人,說。

“肏我,肏我,好孩子。”美婦人說。”肏我。”

緒惠站在一旁看我肏她的女兒,毫不遮掩地摸屄手淫。過了一會兒,一個頭發長長的苗條男孩子,大約十三歲的,走過來輕掐了一下緒惠的屁股,讓她嘻嘻笑起來。

“是志杰呀,”緒惠對那個男孩子說,”你來看你的媽媽被肏的樣子,看,好看嗎?”

“嗯,”志杰說,”奶奶,我想肏你。”

“稍等一下,等阿龍把精液射到你媽媽的身上。”緒惠說。

我稍微計算了一下,志杰是育穎的兒子,也就是緒惠的孫子。

一走神,性高潮突然襲擊了我。我說:”我要射了,要射了!”

“拔出來,射滿我的全身吧。”育穎說,”像淋浴那樣。”

我把雞巴從育穎的熱屄拔出,瘋狂捋動。育穎、緒惠和志杰都看著我把精液射滿育穎的毛茸茸的濕屄和下腹部。

我喘息著,雞巴在手中爆發,白濁精液好像無窮無盡,高高地射出了十注,才平息下來。我把粘濕的龜頭在育穎那閃亮的屄唇上擦干。

“看起來味道不錯,”緒惠微笑說,”讓開,阿龍。我要把這些可口的汁水都舔吃掉。志杰,來肏奶奶的屁眼。”

“好。”志杰說。

我雙腿微晃地站起來,讓到一旁,感到需要另一次短暫的休息。不過我有意先觀賞眼前這場肉戲的落幕。育穎還是仰躺在大靠背椅上,她的母親緒惠跪在她的張開的大腿間,開始熱情地舔舐育穎的腹部和裆部,吃掉我的精液。同時,志杰來到緒惠身后,把肉棒插入這個熟女的直腸,狠狠地肏他的奶奶。

在他射精之前,志杰把肉棒從緒惠的屁眼拔出,匆匆地走到椅子前,在母親育穎的臉上手淫。這個少年在母親的臉上射出了大量的白濁精液。緒惠舔光了我射在育穎下身的精液后,便探身上前,在女兒的臉上舔食孫子的精液。

我又一次來到廚房,在桌子上找了些零食吃,和在廚房里的其他人閑聊。小真也在,不知道是哪個男人的白濁精液沿著她的奶子的曲線淌下,襯托得她更加漂亮了。雪兒也在,她是今晚我肏的第一個人。

聊了大約十分鍾,吃了些東西以后,我的感覺好多了,雞巴也恢複了精神。

我和小真的某個姑媽聊起來。她名叫雅萍,三十六歲,中等身高,痩痩的,可是奶子又大又軟,搖搖晃晃。這個家族看起來有大奶子的遺傳基因。雅萍有一頭柔順的長發,比例協調的臉部五官,陰毛也很有質感。談了沒幾句,她忽然問我,沒有被肏過屁眼。

“從來沒有。”我回答說。

“想不想試一試?”她很隨意地說。

“也許吧,”我說,”我過去從沒有想過被肏.我倒是很喜歡肏別人的屁眼。”

“你也可以試一試讓你的屁眼被別人肏,小夥子。”雅萍微笑說,”你願意的話,就去找我的兒子吧。他十六歲,雞巴很長,但也比較細,給你的肛門開苞,不會弄痛你。無論什麽事情,你至少應該嘗試一次,對不對?在他肏你的時候,你可以同時肏我。看,你的雞巴已經完全硬了。”

我們喝完杯中的酒,回到大客廳。廳中都是擁抱、蠕動的人,在大燈下,他們的肉體閃著汗水的光輝。雅萍領著我來到大椅子旁,就是剛才我肏了緒惠和育穎的那個椅子。現在已經看不到緒惠和育穎了。雅萍把她的兒子喊了過來。兒子是一個苗條、英俊的少年,面孔和母親很像,線條柔和,幾乎有些女性化。他的母親介紹說他叫志武,又說了她的打算:讓志武肏我的屁眼,同時我來肏他的媽媽。志武非常喜歡這個計劃,而且堅持要我先肏他的屁股。

“好,來吧。”我說。我一向都更喜歡女人和女孩,但是現在也習慣了享受男孩子的屁眼。

雅萍在大椅子上坐下,甩開兩條肥嫩的大腿,架到扶手上。她的毛茸茸的屄在腿間,粉紅而濕滑。

“兒子,你來肏我的屄,”她對志武說,”同時讓阿龍肏你的屁股。然后你們兩個小夥子換位置。”

志武熱情地跪到他的母親的腿間。

“媽媽,讓我舔你的美屄。”他說著,把臉撲到她的胯間,開始舔、吮。我利用這個機會,站在大椅子旁邊,把我那勃起、搏動的肉棒喂到雅萍的嘴巴里。

她很優雅地含吮起來,含肉棒的表情非常美。

過了一會兒,志武直起身跪著,把他那苗條的肉棒插入他母親的火熱美屄。

我把雞巴從雅萍的嘴里拔出,跪到志武身后。他趴到母親身上,微微撅起屁股,屁股瓣結實、渾圓,肛門粉紅無毛,簡直像女孩子的肛門,這種女性化的特征令我大爲興奮。

我把沾滿口水的雞巴放到他的肛門上,推了進去,志武發出一聲呻吟。

“沒事吧?”我問,只進了兩寸就沒有再動。

“沒事,”他說,”我自從八歲起就習慣用屁眼接受雞巴了。肏我吧。”

我照辦了,把雞巴更深地推入他的緊窄的屁股里。很快就全進去了,然后我離開開始抽插這個十六歲男孩子的屁眼。他愉快地扭動腰部,也開始肏他的母親,雅萍舒服地隨著他的動作呻吟。我雞奸志武越用力,他肏母親的屄也越用力,我們三人一起嗯哼喘息。

就這樣我們串成一串肏了五分鍾,然后志武說他要射了,但想射給我。我把雞巴抽出他的直腸,他也把雞巴抽出自己母親的陰道。

我們交換了位置。我跪到雅萍面前,把堅硬的肉棒插入她那濕熱的屄內,然后趴低身子。雅萍舉起雙手,牢牢摟住我的肩膀,讓我安心。

志武來到我身后,我感到他那淫水濕滑的雞巴推到我的十五歲的處子屁眼上。

他開始進入,我咬緊牙關,體會這種奇怪的感覺。

“快進去了,”志武低聲說。突然,他的龜頭整個進入了我的屁股。

“哦……哦……”我喘息著說。

“感覺還好吧?”雅萍問我。

“還好,”我感覺到志武的肉棒逐漸進入了我的腸道,”哎,很舒服。”最初的不適感消失了,一種美妙的、緊張的快感從我的屁眼湧起。很快,整根五寸長的肉棒進入了我的屁股,我感到他的龜頭頂在我的前列腺上。

志武開始穩定地雞奸我,對我說:”你也開始肏我的媽媽吧。”

“肏我,肏我。”雅萍呼喊著。

我開始照辦,把我的雞巴在這個成熟美女的緊屄內前后滑動。

“你肏得我很舒服。”我對志武說。現在我有熟悉的肏人的感覺,同時又有全新的、緊張的被雞奸的快感,真是太奇妙了。我們很快就形成了一個節奏,志武用他的肉棒捅我的屁眼,而我把我的肉棒反複地搗入他母親的美屄。雅萍不久就高潮了,不住口地呢喃。我一邊肏她的屄,一邊緊握她的美味的大奶子,掐她那硬起的紅色奶頭。

“肏我,我要泄了,”雅萍哭泣似的喊道,”要泄了。”

我瘋狂地抽插她的熱屄,志武抽插我屁眼的速度也提高了。這個少年在以很大的熱情雞奸我,我雖然總是喜歡肏別人,勝過被別人肏,但是也下決心以后再試一次這種被雞奸的感覺。

“接受我的精液吧。”志武喘息著說。

他把細長的雞巴插入我的剛剛開苞的屁股,直到根部,把精液射入我體內。

我在他的雞巴四周夾緊屁眼,享受他的白濁精液充滿我腸道的快感。同時,我一直沒有停下肏雅萍的動作,不過我剛才射了第二發精液,現在還距離下次射精頗遠。

“哦……”志武在我身體內射精時,他呻吟著,”真舒服。”

“真是太爽了。”我說。

“確實如此。”雅萍開心地笑。我低下頭,色情地吻她。

呼吸恢複平靜后,我們都分開了。志武去休息,他的母親躺在地毯上,讓我蹲在她的臉上方。我享受了被吸屁眼的快感。雅萍將她兒子的白濁精液從我的屁眼里吸出,同時我把玩她的高挺的奶子。我的肉棒如鐵般硬,誰也不會猜到我已經已經射了兩發。我興奮得好像幾周都沒有射精一樣。

吸完精液,雅萍也離開去找新伴了。我四處看看,突然很想含一個小男孩的雞巴,想讓他射精在我口內。剛才吮吸小勝的小雞雞讓我感到非常快樂,我想再試一次。在這場大群交中,想找什麽都不費力,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樣貌甜美的十一歲男孩子,像我一樣在尋找新伴。我們目光相交,他便向我走來。

他說他叫小冬。

“你要不要肏我的屁眼?”這個可愛的小孩輕松地問我,”你的雞巴又硬又好看,我想讓它進入我的屁股里。”

“我很樂意,”我說,”不過我想含你的雞巴。你可不可以射精在我嘴里?”

“好呀,”他笑嘻嘻地說,”我大約肏了十來個女孩子都沒射呢,現在我覺得快要射精了,。”

“那麽,讓我先肏你的屁股,然后含你的雞雞。”

小冬很積極地四肢著地趴到地毯上,翹起雪白的男孩屁股,準備被插入。不出意料,他那無毛的美麗肛門張開著。這麽可愛的男孩子,會有很多男性排隊想雞奸他,像我這樣以異性性向爲主的人也被他吸引。

我跪到小冬背后,把雞巴指向他的屁眼,很快就把龜頭擠進他的直腸,然后順利地將整根肉棒推入,一直到根部,過程輕松優美,完全沒有遇到阻力。這個纖細的十一歲男孩一點也沒有退縮或者呻吟,十分老練地在屁眼接受了我的雞巴。

“你的屁股真可愛,”我說著,抓緊他的窄嫩臀肉,輕輕在屁眼里抽送。

“請用力肏我。”他用尖脆的孩童嗓音說,”我喜歡被用力地雞奸。千萬別因爲我年紀小就可憐我!”

“好的,小寶貝。”我開始更深更猛地肏他。

很快,小冬快樂地尖叫起來,把屁股反向地迎我的雞巴而上。我把雞巴反複地推進到他的腸道深處,享受著他直腸的火熱與緊窄。因爲我剛剛被雞奸過,我自己的屁眼現在也微有火辣的感覺,十分舒服。我下決心,以后要找機會同時雞奸一個男孩,以及被另一個男孩雞奸。

十分鍾后,我感到我的性高潮要來了,但不想現在射精,因爲現在已近午夜,我害怕自己今晚最多只能再射一次,而群交卻毫無要結束的迹象。我把肉棒從小冬的腸道滑出,它”卜”地一聲,帶著粘液和大便的碎屑,重新出現在空氣中。

小冬轉身含吮我的肉棒,把它舔干淨。然后輪到我來含他。他站起來,美麗的無毛雞雞向前戳出,不到三寸長,但是又直又硬。但是,在含他之前,我停了一下,因爲我忽然想起我已經雞奸了三個未發育的男孩子,卻還沒有玩過未發育的女孩子。

“怎麽了?”小冬發覺了我的猶豫。

“我只是在想,這里有沒有小女孩。”我說,”我今晚還只肏過成年女人和發育期的女孩子,沒有肏過幼年的小女孩。”

“來試試我的妹妹,怎麽樣?”小冬笑說,”她只有九歲。”他轉身喊道,”來,琳琳。”

小冬的妹妹走了過來。她是一個美麗的小孩,長頭發垂到屁股上,面孔甜美如同天使,身體沒有發育,胸部像男孩一樣平坦,小屄完全無毛。這麽年幼的女孩子卻滿身汗水,微微氣喘,頭發蓬亂,顯然被不同的人連續地肏了幾個小時。

“這是阿龍,”小冬對琳琳說,”他是我們堂姐小真的男朋友。阿龍,你看這是我的妹妹琳琳。”

“你好,”我對她說,”哇,你看起來真的很淫蕩,”

“謝謝,”琳琳年紀如此幼小,卻很坦然地接受了這種誇獎,毫不害羞。她給了我一個濕濕的吻,把她的舌頭在我的嘴巴里伸了一下。

“阿龍想一邊含我的雞雞,一邊肏你。”小冬對他的妹妹說。

“好呀,”琳琳說,”阿龍你想怎麽肏我?屄屄?屁股?要我含你的雞雞也可以。”

我快樂得幾乎暈倒。一個九歲的女孩子邀請我,想怎麽就怎麽肏她,她的十一歲的哥哥又準備好讓我含他的美麗的小雞雞。

“我想用狗姿勢肏你的屄屄。”我對琳琳說。

琳琳毫不猶豫地趴下,用小手和膝蓋支撐自己。我跪到她身后,仔細欣賞她的美麗的瘦屁股和美味的無毛小屄,然后將肉棒放到她的年輕的屄口,用力推入。

她非常緊,雖然明顯不是處女,但是要把整根雞巴都插進去,還是頗花了一些時間。當我插到底后,小冬跨上他的妹妹,面對我站著。

“你的雞雞很可愛,小冬。”我說。

我抱住小冬的嫩屁股,把嘴唇滑到他的小肉棒周圍,深深地含入。他動情地歎了口氣,把他的雞巴沐浴在我的舌頭的愛撫中。我可以全部含入他的三寸長的雞雞,不會碰到喉嚨引起不適。

在對她的哥哥口交時,我也開始肏琳琳的尚未開始發育的緊屄。我可以聽到她快樂地呻吟,像她的哥哥一樣。我的口交雖然不熟練,但是非常熱情。

我聽到小冬的呼吸更加沈重,知道他的性高潮即將來臨,加重了口中的吮吸,也同時不禁加重了對琳琳的肏干。

“嗯……嗯……啊……”小冬呻吟著。

他把肉棒捅進我嘴深處,開始射精。我含著他的整根陰莖,感到它在跳動,在噴出孩童的精液。它溫暖而鹹,雖然我並不特別喜歡這種味道,但是因爲是一個小男孩的精液,所以令我特別興奮。我喝下了精液,在他射精的同時還不斷吮吸。小冬體會著極樂快感,發出哭泣一樣的聲音,一雙小手抓住我的肩膀。

同時,我也沒有停止對琳琳的肏屄。

在小冬結束了射精以后,我還繼續含了幾分鍾。最后,我吐出他的軟掉的小雞雞,然后把我自己的肉棒從琳琳的陰道拔出。

“太舒服了。”小冬開心地笑說,”謝謝你,阿龍。”

“我很樂意爲你服務。”我笑說。

“你也肏得我很好。”琳琳繼續趴著,說,”現在來肏我的屁眼,好不好?”

“好,我的小甜心。”

“我渴了,想去喝點飲料。”小冬說,”我們過會兒再見。”他給了我一吻,又給了他的妹妹一吻,說:”過會兒見,妹妹,好好享受你的屁眼被肏的感覺。”

小冬離開了,我把注意力轉向琳琳那可愛的屁股,彎下身撫摸它、吻它、舔它,把手指插入她的肛門,然后換上我的舌頭插入。在這樣表達了我對這個纖細孩子的屁股的愛慕之后,我準備雞奸她。

“唔啊……”我呻吟著,將雞巴輕松地插入她的直腸,雖然她如此年幼,但肛門沒有給我絲毫阻礙。

“好棒。”琳琳喘息著說,反弓起身子,將臀部推向我入侵的武器,”好棒哦,阿龍,插到我的屁股里來。”

我愉快地將我的整根肉棒都插入琳琳的直腸,正要開始雞奸,忽然小真出現了。

“阿龍。”她開心地對我笑。

“親愛的。”我對我的性感的十五歲女朋友說,”要不要一起來。不過我的雞巴現在沒有空閑。”

“沒關系,”小真說,”我帶了我自己的雞巴來。”我這時注意到她戴著一根假陰莖,比我的雞巴還長些,閃著金屬光澤。她說:”我剛才看見你讓志武雞奸了你,現在我想在你肏琳琳的時候,肏你的屁眼。”

“來吧,”我說,”插進來。”

小真笑嘻嘻地來到我背后。我在琳琳身上趴下,雞巴深深地埋在九歲小女孩腸內,然后小真緩緩地將那根很長的假陰莖插入我的身體。慢慢地,塑料的龜頭充滿了我的直腸,然后整根都進入了,我快樂地呻吟了一聲。

“肏我吧,小真。”我對我的女朋友說。

她牢牢地抓住我的肩膀,開始用假雞巴抽插我的直腸。我適應了她的節奏,也同樣地雞奸我身下的小女孩。

“再用力些。”琳琳快樂地說。

我哼著、喘息著,深深地肏這個小孩的屁眼,同時小真用假陰莖雞奸我。我們組成了汗水淋漓的一堆年輕肉體,沈溺于雞奸的欲望中。

我的大雞巴將琳琳肏到了高潮,但是我用驚人的意志力克制了射精,從兩個女孩子的夾擊中全身而退。我非常想射精在琳琳的屁眼里,但是畢竟還想再多玩一下。

“謝謝你,小真。”我的女朋友將假陰莖從我的屁眼里抽出時,我對她說,”你肏得我真舒服。”

“別客氣。”她說。

“要不要我也來肏你一下?”我說。

“嗯……一般我倒是不會拒絕你的啦,”小真說,”不過你和我之間隨時都可以肏,而這種群交要一個月才有一次。你還是去找別的女孩子吧,或者去找男孩子。我先去找別人。”

“也好。”

我給了她一個小別之吻。

“小真姐,肏我的屁眼好不好?”琳琳對我的女朋友說。

“好,小妹。”小真說,用膝蓋向前挪動一下,將假雞巴緩緩插入琳琳的屁眼。

我轉身尋找別人去肏,看到周圍都是喘息蠕動的肉體,空氣中充滿了汗水、精液、淫水和尿液的氣味,非常撩人。我發現有人在玩尿,是尿的氣味的來源。

一個十六歲的美麗女孩跪在一條毛巾上,靠近壁爐,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和一個中年男人站在她的兩側,尿在她的身上。這個女孩子,身材苗條,小奶子,剃了毛的光屄,短發,被尿在身上很高興,用一只手摸屄手淫,另一只手摸自己的肛門,張嘴接尿。她的全身都滴淌著金色的液體。

我突然感到很想尿,就走了過去。中年男子結束了小便,讓到一旁,一會兒以后,那個男孩也尿畢了。

“想尿嗎?”美麗的短發少女問我。

“很想。”我說。

“把我當小便池吧。”她笑說。

我走到她面前,她一直跪著,我讓尿流出,給了她一個黃金之水的淋浴,使得她原本濕漉漉的身體更濕了。她的相貌和我的姐姐有點相似,我假裝是尿在自己的姐姐的臉上、嘴巴上、頭發上和乳房上。放空了膀胱,我就讓開,想到自己剛剛尿在了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女身上,覺得十分有趣。

我的位置被另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取代了。他一點開場白也沒有,直接開始尿在那個女孩子身上。

我的雞巴正在跳動,需要插入別人的肉體。我四處張望,發現了瑞水。她二十歲,是我剛才肏過屄的一個美女。現在她正騎在小真的父親育國身上,育國的肉棒埋在她的屄里,她的屁股瓣分得很開,露出空閑的美麗肛門。也許要肏一個肏過的人是有點傻的行爲,因爲今晚還有很多人我根本沒有結識,但我還是感到我現在必須去雞奸瑞水,因爲她實在是太迷人了!只要我不射精給她就好。

我跪到她身后,輕輕用手指捅她的屁眼。稍微下面一點,就是她的小屄,塞滿了育國的肉棒。

“又見到你了。”瑞水從肩膀上回頭看我。

“你好。”我開心地笑。

“想找我再來一發?”

“我就是想肏你的屁股。”我說。

“那就來吧。”

我把跳動不已的雞巴插入了她那絕美的后臀,雞奸她,同時她在被育國肏屄。

我們一起用力肏那個發情的美女,幾分鍾后就將她推向一個有力的高潮。

“肏我,肏我。”瑞水尖叫說,”我要泄了。肏我的屄,育國叔叔,肏我的屁股,阿龍……肏我……”

育國把肉棒搗入瑞水的小屄,我把肉棒搗入她的直腸。兩個肉穴在我們的陰莖周圍痙攣,她舒服得幾乎暈了過去。雖然我的精液幾欲噴出,但我還是控制住了自己,十分鍾后從瑞水的腸道全身而退,肉棒依然硬挺,卵蛋依然飽滿。

我離開瑞水,她仍然騎在育國的雞巴上。我想找個人,射精在其體內。

“你是不是喜歡玩尿?”一個女人從背后靠近我,對我說。

我回過頭,看到了一個大屁股的女人,大約四十歲。她身材凹凸有致,長頭發,眼睛還很漂亮。

“嗯,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我微笑說。

“你是阿龍吧。”她說。

“是我。”

“我是愛依。”

“你長得有點像瑞水。”我說。

“我是她的母親。”愛依輕松地說,”我剛才看到你肏她的屁股,肏得她很高興。”

“她高興,我也開心。”我自豪地微笑說。

“現在我想尿,”愛依說,”你想不想讓我尿到你身上。”

“好呀!”

“躺下來。”愛依說。

我照辦了,肉棒高懸在我的腹部上空。

愛依蹲在我的胯骨上,放松了膀胱,立刻,一股熱尿從她那黑毛覆蓋的屄流出,灑在我的勃起的肉棒上。我愉快地歎息著。

“尿完了。”愛依的尿水停下來,她微笑著說。

“要不要來肏一下?”我隨意地問。

“當然要。”愛依說。她跨過我的髋骨跪下,伸手握住我的沾滿尿水的雞巴,扶起朝天,把自己的屄插了上去。她快樂地喘息著,讓我的肉棒深深插入她濕熱的屄中。

“真不錯。”我喘息著說。

愛依完全容納我的雞巴,然后趴下來,雙手支撐在我身旁的地毯上,開始騎在我的肉棒上,上下跳動,一開始很慢,逐漸加快。我們很快就搏動、喘息成一團。她的大奶子在我頭上晃來晃去,我伸出雙手去把玩。

“很舒服。”我喘息著說,反複地向上攻擊愛依的屄,”很舒服。”

“我最喜歡發育期小夥子的雞巴。”愛依斷斷續續地說,不斷變快地上下套弄。

幾分鍾過后,小勝過來了。他是我雞奸過的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當時一邊被我雞奸,一邊被別人顔射。他不打招呼,直接走到愛依背后,把他的硬挺的雞雞插入她的腸道。

“又一根雞巴,太棒了。”愛依呻吟著說,”肏我,小勝,肏我。”

“我來了,愛依阿姨。”小勝說。這個發情的年幼男孩開始熱烈的雞奸愛依。

愛依的屄又緊又熱,讓我無法自持。我把雞巴搗入她的屄,抓住她的大奶子,同時小勝在活力充沛地雞奸她。

“肏我,我要泄了,我要泄了。”愛依開始尖叫。這個大屁股的四十歲淫婦在我和小勝之間扭擺、搖動。她的身體僵硬片刻,然后扭動,然后又變得僵硬,性高潮一波波不停。我擡起頭,猛力吸吮她的硬直的奶頭,同時繼續肏她的屄。

過了一會兒,愛依的性高潮平息了。她倒在我身上,喘不過氣。小勝又輕松地雞奸她一會兒,然后讓雞雞滑出了她的屁股。

“我讓你們肏壞了。”愛依開心地笑說,從我身上支撐起來,”我要去休息一下,待會兒見。”她吻了我和小勝,漫步走向廚房。

“小勝,你打算做什麽?”我坐起來,問身邊的小男孩。他一點沒有顯示出打算找別人的樣子。

“當然是和你一起肏.”他開心地笑說,”我們要不要再找一個女孩子?我們組隊一起肏她。”

“好,我們組隊。”我說,”但是我就要射精了,下一次肏人,我就會射出來。”

這時,雪兒來了。她是我今晚所肏的第一個人,是一個大奶子的十四歲女孩。

“你們打算做什麽?”她揉揉小勝的頭發,對我笑說。

“在想接下來肏誰。”我說。

“姐姐,我們就肏你吧。”小勝說。他扭頭對我說:”你見過我的姐姐雪兒沒有?”

“嗯,見過了。”我說,”她是我今晚肏的第一個女孩子。雪兒,你也來當我今晚肏的最后一個女孩子,好不好?”

“我好榮幸呢。”雪兒吻了我一下,微笑說。

“我們用串燒的辦法玩我的姐姐。”小勝提議說,”我想肏她的嘴,你可以從背后肏她的屄或者肛門。”

“肛門吧。”我說,”沒有比肛交更棒的事情了。”

雪兒很喜歡這個計劃。這個赤裸的、汗水淋漓的十四歲小美人在地毯上趴下,用手和膝蓋支撐自己。

小勝跪在雪兒面前,把雞雞滑入她那饑渴的小嘴。我到她的身后,看到有一些白濁精液冒著泡,從她張開的肛門緩緩流出。顯然,這個洞口剛剛已經被很多男人和男孩抽插過了。我今晚第二度將脈搏跳動的肉棒插入雪兒的腸道。

我牢牢抓住雪兒的臀肉,開始雞奸她,很快達到了穩定的速度。我的肉棒又直又硬,不能再推遲高潮了,必然會射在這個緊熱的美妙直腸之內。

同時,小勝在肏他的姐姐的嘴巴,兩只小手抓住她的腦袋,小小的雞巴在她滑軟的紅唇間進出滑動。我和小勝在雪兒身體的兩端,相視而笑。

過了一會兒,我一邊熱烈的雞奸雪兒,一邊喘息著說:”我不行了,要射出來。”

“我也是,我忍不住了。”小勝肏著他姐姐的嘴,聲音高亢地說。

我感到性高潮從我的卵蛋升起,把雞巴搗入雪兒的屁眼,直到根部,射出我的精液,一坨一坨,直入她的腸道深處。我能感到她的肛門在我的肉棒四周縮緊,想要榨干我的汁。

在我射精的時候,小勝說:”給你個顔射。”把小雞雞抽出姐姐的嘴巴,右手捋動數下,左手把在雪兒的額頭上,讓她的臉仰著。其實他不用這樣做,因爲這個發情的少女完全沒有避讓的打算。

小勝的小手用力搓動肉棒,令白濁精液射上雪兒的開心的臉。我趴在雪兒背上,肉棒在她射滿精液的屁眼里萎縮,看她被自己弟弟的熱精顔射。男孩子射了足足六發,才停下來。雪兒把他的變軟的小雞雞又吮吸了一會兒,咂出剩余的幾滴鹹汁。

“累死我了。”我開心地笑說,從雪兒的臀部慢慢抽出肉棒。現在肉棒徹底軟了。

“肏得我好舒服。”雪兒挺直身體跪著,滿面笑容,弟弟的白濁精液從她的臉上流下。

“我來幫你弄干淨臉。”我說。

“好,不過小勝,你先躺下來。”

小勝知道她想做什麽,立刻高興地躺下。他的姐姐蹲在他的臉上,男孩子開始把我的白濁精液從她的肛門吸出,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音。同時,我把小勝那半透明的精液從雪兒的漂亮臉蛋上舔去,喂了一些給她。我們兩人色情地深吻,在口中來回交換精液和唾液。

玩過這些以后,雪兒和小勝說他們想尿。

“尿在我身上吧。”我對這對姐弟說,躺了下來,準備接受淋浴。

雪兒在我的胸口上蹲下,開始尿到我的臉上,我接了很多在自己嘴里。同時,小勝跪在我的腿間,把尿對準我的變軟的雞巴。

這些結束以后,我自己也想尿了。小勝和雪兒面對面跪在我的面前,相互深吻,同時我站起來,尿在他們身上。這對發情的姐弟很喜歡我的尿。

然后,我們站起來,躺倒在一個沙發里,筋疲力竭,互相依偎。我能感到群交進入了尾聲,別的人當中也有一些在放松休息,男人和男孩的睾丸射干了,女人和女孩的全身都糊滿精液。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完事了。我看到了瑞水,這個可愛的女孩被我肏過了屄和屁股,她正在被她的弟弟瑞鵬雞奸。少年瑞鵬的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我猜他正在將白濁精液射入姐姐的腸中。我看到小真正在被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按住,用傳教士的姿勢肏屄。他們互相摟抱著,一起達到了高潮,這時候陽陽帶著惡作劇的表情過來,尿到他們身上,給他們增添了更多樂趣。這個陽陽,是今晚接受了我第一發精液的人。

在大餐桌旁,正在上演一場小小的顔射美景,小真的母親玉香坐在椅子上,兩個成年男人和一個年輕男孩逐個過來射精在她臉上。她的臉上滿是精液,正在流下,一個發育期的女孩子立刻過來,給她舔干淨。

在我坐的沙發旁邊不遠處,我看到小美手足撐地,這個十三歲的女孩子正在含吮她的一個伯伯的雞巴,同時她的一個姨媽正在用一根粗大的假陰莖在后面肏她的屄。她伯伯的精液讓小美喝飽了肚子。

這可不是一般的家庭聚會!

場面漸漸平息下來,大家都累了。在樓下有一個頗大的浴室,大家三兩一組地進去洗浴,然后穿衣離開。在道別的時候,我發現了有幾個很不錯的女孩子我還沒有肏過,還有一兩個小男孩也很漂亮,下一次我有機會遇到他們時,一定要肏.

最后,我和小真一家一起離開。洗過澡,穿上衣服后,我們鑽進汽車。此時已過午夜,四周漆黑,只有星斗滿天。育國開車載我們回家,我們坐在后座的人感到昏昏欲睡。我已經告訴我的父母,說我將會睡在小真家。我的確會這樣做。

回家以后,雖然很累,但育國和我又感到發情了,女眷們也一樣。育國和小美一起進了臥室,而我則和小真、玉香同床。

小真想要用假陰莖雞奸我,就像在群交聚會上那樣,我高興地讓她用一根長長的假雞巴肏了我的屁股。在被雞奸的同時,我把我的雞巴埋入玉香的屁股,把小真給我的恩愛傳遞給她的母親。

十分鍾后,我們交換體位,玉香用假雞巴愉快地肏我的屁眼,同時我雞奸小真。不久,我射在了女朋友的腸道里。

終于,我們關了燈,在被子下面入睡。我在中間,兩側是兩個可愛的、赤裸的女子。

當我入睡時,我對將來的事情做了一些打算。首先,我要和小真訂婚,我愛瘋了她,而且她的一家又如此美妙!等到法定可以結婚的年齡,我就要和她結婚,然后我們立刻要生孩子,等孩子一到八歲,就要他們開苞。

其次,我還要勾引我的媽媽、姐姐和妹妹,雖然還不知道具體該怎麽做,但總會想出辦法。我要肏我的秀美的媽媽,漂亮的大姐和甜甜的小妹,然后說服爸爸也加入,最后我要把他們一起帶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參加每月一次的群交。

把我自己的家庭帶到那里去,是件多麽棒的事呀。雖然我今晚做了許多變態的事,但是有一件事是別人都在做,只有我沒有做的,那就是亂倫。我要勾引我的全家,然后和小真一家一起,進行兩家的亂交,最后到小真的祖母的家里,和那許多人一起亂交。

我知道我一定有辦法達成這個願望,我有確定無疑的信心。

想著這些,我終于睡著了,小真和她的媽媽依偎在我身旁。今晚很累,我希望明天醒來時能恢複精力。到時候,我的雞巴一定會有一個大大的晨勃,玉香和小真一定能好好地利用它。

很期待今晚的聚會吧,阿龍?”我的女朋友小真問我。

“當然,”我說,”我期待了很久呢!”

“還有二十分鍾的路程,”小真的父親說,他正在開車。

“你一定已經硬了,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說。

“是呀,”我說,”我一整天都沒有射,在爲今晚的聚會儲備精液呢。”

我坐在汽車的后排座位上,左邊是小真,右邊是她的妹妹小美。小真當我的女朋友已經六個月了。她和我一樣都是十五歲,非常可愛,個子不高,身材苗條,中等長度的頭發,奶子尖尖的,屁股卻又圓又結實。我個子高,肩膀寬,和她恰成對照。

小真的面孔天真又純潔,大眼睛、翹鼻子、牙齒上有鋼托。不知怎麽,我特別喜歡她的鋼牙托。她不是學校里最性感的女孩子,但也很漂亮。去年她家搬到我們這一帶,她轉入我的學校,我立刻迷上了她。最棒的是,小真實際上一點也不像外表那樣純潔!我和她約會一周,就肏到了她,后來就天天肏.我們經常在我家做愛,因爲我的父母經常不在家。后來,我們連約會都懶得玩了,每天有空就找個地方做愛,隨便什麽地方都行。小真可不是那種淺薄貪財的女孩,她讓我肏,不是爲了讓我給她買衣服之類,而是因爲她喜歡”被肏”這件事本身。我在她嘴里射精,她總是全部喝下去;射在她的臉上、奶子上,她也很喜歡。我們第二次做愛的時候,她就求我肏她的屁眼。我很喜歡她的圓圓的屁股,也很喜歡肛交。小真比我更熱衷于肛交,現在每次和我做愛,都少不了讓我把雞巴插到她的后庭里。

交往之后不久,我就發現了她的家庭的秘密。有一天,我們兩個人獨處,我正在肏小真的屁股,突然,她的母親回到家來,悄沒聲地進了家門,突然闖進小真的房間。隱藏的內容”糟糕!”我慌忙把雞巴從小真的腸道拔出。小真卻沒事一樣地吃吃笑。玉香笑著誇獎我,說我讓她的女兒很幸福。

我大吃一驚,但是玉香竟然走過來,跪下開始含我的雞巴!玉香三十九歲,身材保養得仍然非常好,比小真個子高,面孔則非常相似,一頭長發,奶子又挺又翹。當小真的媽媽含我的屌時,小真坐在床上,告訴我,她的媽媽、爸爸和妹妹小美都互相亂倫肏屄。現在他們歡迎我的加入。

“我好想要這根美麗的雞巴插我下面,”玉香站起來脫掉衣服,指著我的那根她剛剛含過的、六寸長、鐵硬的少年肉棒,說。

我驚訝得不知所措,任由玉香和小真擺布。他們讓我在床上躺下,玉香騎上我,讓我的肉棒刺穿她的濕屄。然后,小真弄了一根八寸長的假雞巴戴在自己裆上,爬到她的媽媽背后,用假雞巴肏起媽媽的屁股來!玉香的屄里插著我的雞巴,屁眼里插著女兒的假陰莖,高潮了兩次。不久,我也把白濁精液射進了她的屄中。

小真和她媽媽舔我的雞巴,很快讓我再度勃起。然后她們擺成六九姿勢,玉香趴在小真身上,母女互相舔屄,舔出很大的聲音。我欣賞了片刻,很快就忍不住把肉棒搗入玉香的屁股,在那個美熟婦的直腸里,射出了第二發精液。

過不多久,小真的父親育國和妹妹小美也回到了家。育國四十歲,個子高,面孔帥,人很隨和。小美十三歲,長得很甜,和小真一樣漂亮。那一晚,我和她們全家群交,我和往常一樣享受肏小真的快樂,但是也很喜歡肏她的媽媽和小美的新鮮感。年輕的小妹和小真一樣淫賤,先是讓我肏她屁眼,又求我顔射她,我高興地滿足了她的請求。看育國肏他的兩個女兒和他的妻子,非常令我興奮。而小真、小美和她們的媽媽互相舔吸,玩同性遊戲,也像和男人性交一樣熱情。

那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從那以后,我每周都和這四口之家一起快樂地群交好幾次。當然,我也和小真單獨相處很多時間,我們非常相愛。但是,他們的全家都非常讓我喜歡。

然后他們讓我知道了另外一個秘密:小真的叔伯親戚也都熱愛亂倫!

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喜歡和兒女們、孫子們亂倫,玉香的父母現在年紀很老了,退休住到了國外去。育國的母親則一個人在鄉下的大屋居住。在那個大屋,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晚上,小真的一家,她的姑媽、叔伯和堂兄弟姐妹都要聚到一起,玩一場大亂倫。有時,可靠的客人也受到邀請。這次他們邀請了我!我當然不會拒絕,我是一個好色的十五歲男孩子,有一個身材很好又好色的女朋友,還有機會參加大群交,真是太幸運了!

今晚我們開車在路上,就是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去參加大群交的。

育國哼著歌,很悠閑地開車。溫暖的六月夜晚里,車窗開著。玉香靠在座位上,風把她的發絲吹過她的漂亮的臉,顯得很性感。在后排座位上,小真和小妹興奮地和我說今晚的事。

我自己的家庭對此是完全不知情的。也許以后遲早會知道,但現在還不知道。

我的父母猜出來我和小真上了床,但不是很在意。我的媽媽甚至給了我一些保險套,好讓我別在上中學的時候就做了父親。不過我用不著保險套,因爲小真總是吃避孕藥的。至于小真一家的亂倫秘密,我的媽媽、爸爸、姐姐、妹妹都不知道。

不過對亂倫的喜愛是會傳染的。我已經在認真地考慮肏我的母親的事情。

她樣子很好看,我經常幻想奸淫她。有一次我到小真家里去玩的時候,只有她母親玉香一個人在家,玉香請我進臥室,和我做愛了幾個小時之久。她知道了我越來越想肏自己媽媽,就讓我假裝她是我的媽媽。雖然是假裝的,但是也讓我很興奮。我一邊叫她”媽媽”,一邊又是肏、又是含,又是雞奸,和她玩了一整個下午。

我的亂倫計劃也延伸到了我的姐妹身上。我的姐姐十七歲,是個嬌小性感的短發女郎,非常漂亮。上周我在她洗澡的時候闖進浴室,假裝不是故意的。她笑得很開心,以爲真的是意外事件,而我看到了一眼她的美味的身體。我的妹妹才十一歲,不過我覺得已經完全可以肏了。小真說,她和她的妹妹還有堂姐堂妹,傳統上都是八歲開苞,開始參加群交的。這讓我覺得非常帶勁。今晚我可以肏到四十歲、三十歲、二十歲的女人,也可以操發育期的少女,還可以肏小女孩,可以選擇的太多了。

終于我們抵達了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大屋有六個大臥室,能容納很多人,屋外有一個大草坪,草坪上開滿鮮花,像是世外桃源。但其實這里距離國道只不過幾公里路。

小真的祖母名叫緒惠,五十九歲了,一個人住在這里。她的有錢的丈夫比她大二十歲,幾年前去世了。緒惠雖然守寡,卻一點也不孤單。她每個月都招待兒孫們群交,平時也經常有兒孫來拜訪,還有一些年輕精壯的園林工人每三天一次來打理外面的草坪,每次來都少不了跟緒惠亂交。緒惠也給附近的中學生上鋼琴課,幾年來很是勾引了不少發育期的孩子,足足有十男兩女。不過,每月的群交只對親戚和我這樣的特別客人開放,今晚,園林工人也好,鋼琴學生也好,都不在這里。

育國把汽車停到大屋前面,其它汽車旁邊。我們下了車,活動了一下腿腳。

這時候已經過了八點,但是因爲是夏天,太陽才剛落山。晚霞把最后的金色光輝投射到大屋和花園上。

我跟著小真一家來到大門前。隔著窗戶,看到了一些蠕動的赤裸的肉體。即便在外面,我也聽到了歡愉的呻吟聲,顯然他們已經開始。

我們走進大門,穿過一個很大的廳堂。這里很古朴,地板和椽梁都是木質的,在紅木八仙桌旁擺著一個大鍾,牆上挂著一幅很大的裸女油畫。呻吟聲、喘息聲在這里聽得更清楚了。

“走這里。”育國打開一扇右邊的門,說,”我們先脫衣服再進去。”

我們來到更衣室,這里地方很寬敞,衣架上挂著許多外衣,牆邊擺著一排鞋子,有男鞋、女鞋和小孩的鞋。地板四周放著一堆堆疊好衣服。

“把你的所有的衣服都脫下來,放到我們的衣服旁邊。”玉香對我說。

我們很快都脫光了,衣服一堆堆地放在地板上。

“上吧!”育國微笑地說著,走出更衣室,我們跟在他后面。

我們進入大客廳,只見有四十多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女人、少年、少女、和小孩在用力地互相肏干。

在聚會上一共有四十六個人。

小真的祖父已經去世,她的祖母是聚會上最年長的人,好像也是最高的組織者。她快六十歲了,但還是相貌很美,行動也很積極。

除了小真的祖母以外,屋子里有兩代人,就是中年人和孩子們。有十八個成年人,是小真的父母、以及小真的父母的兄弟姐妹和配偶。他們是九對夫婦。

年輕的一代就是這些伯伯阿姨們的兒女了。有兩個已經二十多歲,不過大部分是十三歲到十九歲的,這樣的有十六個,當然,包括我、小真和她的妹妹小美。

我們少年少女們是七男九女,有時,別人也把男朋友女朋友帶來玩,但今晚我是唯一一個外客。其它的少年少女都是小真和小美的親戚。

剩下的就是更小的小孩,從八歲到十二歲,一共有九個,六男三女。只有八歲以上的孩子才能參加群交。小真有幾個不到八歲的表弟表妹,現在都在自己家里讓保姆看護著。

四十六個人,從八歲到五十九歲,有男的,有女的,整個晚上,都要做愛!

我們站在寬闊的大客廳里,有兩個寬沙發,幾個靠背椅,有茶幾,還有一個貨真價實的巨大壁爐。客廳的一側有一個長條餐桌,足足能坐二十多個人一起吃飯。還有很多落地長窗,外面是花園。因爲這里是野外孤零零的大屋,所以連窗簾都不用拉上。剛才在門廳里是冰涼的木地板,在這里地上則鋪著豪華的厚厚的紅地毯。牆上挂著很多油畫,油畫里都畫著裸體。一套銀色的音響在播放輕柔的古典音樂,爲聚會伴奏。

旁邊一扇古朴的門通向廚房,廚房的桌上擺滿了酒瓶。到處都是裸體的人在做愛,也有很多人到廚房里去吃喝。樓上有六個臥室,不過不是用來群交的。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是從禮貌上來講,群交的時候應該讓大家都看見,不應該關上門偷偷玩。

育國和玉香對我說:”玩得開心點。”就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走去,小美也離開了,只留下我和小真。一開始,我有點不自在,因爲是在這麽多陌生人面前裸體,而且雞巴還翹著。不過,突然我放松下來。仔細一想,我的大雞巴是可以讓我很自豪的,面前這麽多熱火朝天的性交場面,不勃起才奇怪。

而且,沒幾個注意到我們這些剛來的人。他們都忙著抽插。只有少數幾個人瞟到了我們,一個三十多歲的漂亮婦人微笑地給了我一個飛吻,就重新低頭含吮一個發育期男孩子的雞巴。

“了不起吧?”小真驕傲地微笑。

“真的好棒!”我輕聲說。我被深深地震動了,有生以來從未體會過這樣的性欲亢奮。”不過我覺得有些怪怪的,除了你、你的爸媽和小美以外,這里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哎呀,”小真說,”現在我也不好領著你一個個地去向他們介紹。不過沒事,你一個個地肏過來,就和他們都認識啦。我們大家都通過氣,他們都知道你是誰。我們可不常有外客,女孩子們會排隊給你肏的。”

周圍的景象令我眼花缭亂。我看到一個女人同時讓兩根雞巴插在屄里,又有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騎在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上,又有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雞奸一個九歲的男孩子,又有兩個發育期的女孩子玩六九,其中上面的那個女孩在被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肏.小美已經進入了狀態,趴在茶幾上讓一個男人把雞巴從插入她的小屄。

“我們怎麽辦?”我問她,”直接去找個人,開始干她?”

“就是這樣,”小真微笑,伸手捋動我的勃起的肉棒,”到大家中間去,想肏誰就肏誰吧。在這種場合,拒絕別人是不禮貌的,所以誰也不會不讓你肏.不過,你也不能拒絕別人哦。”

“我才不會拒絕別人。”我開心地笑,貪婪地看著周圍這些讓人流口水的美女。有一個發育期的女孩子,身材非常好,四肢著地趴在地板上,在面前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女人的屄。

“但是,”小真說,”如果是同性戀的要求,是可以拒絕的。女人和女孩子都很喜歡玩同性戀,幼年的小男孩也很喜歡被雞奸,但是成年男人往往不喜歡和成年男人玩。也許有一兩個例外吧。基本上,你可以拒絕別的男人,也可能被別的男人拒絕。但是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不會拒絕你的。具體的性行爲方面呢,”她繼續說,”如果你拒絕性行爲,一般是很沒有禮貌的,像普通的肏屄、口交、顔射、乳交、肛交這些。這里大家都很喜歡肛交。但是,一些重口味的玩法,像撒尿、打屁股這種,可能有人不喜歡,不過這種人也不是很多。往常,各種重口味的事情都有人玩的,今晚大概也會有。”

“真厲害。”我只能說出這幾個字,再也無話可說。我忍不住了,非常想干。

“我們開始玩吧。”小真輕搖著我的手,笑說。

“好!”我說,和她吻了一下,便與她分開了。

我的女朋友轉身走向餐桌,在那里抱住了另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那個男孩讓小真趴到餐桌上,開始從后面肏她。

我東張西望,不知該怎樣開始。四周都是赤裸的肉體!在明亮的燈光下,扭動著、碰撞著。一開始,我沒有勇氣馬上拉過一個不認識的人就開始肏,而且好像每個人都有伴了。不過,我很快發現,大家不是兩兩配對的,有的三個一起,有的四個一起,都可以用雞巴、屄穴、舌頭或者屁眼連接起來。

我的視線回到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女孩子身上,就是四肢著地跪在沙發前面,給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女人舔屄的女孩。這個女孩大約十四歲,身材瘦小,但奶子很大,垂在身下微微晃動。她的屁股形狀完美,肛門張開著,濕漉漉地,好像剛才已經讓人肏過。沙發上的中年女人慵懶地靠著,不住喘息,也是很瘦、大奶子。她身材很好,好像是不到四十歲的年紀。

我慢慢走近,跪到少女的身后,撫摸她的屁股。我們旁邊就是壁爐,噼啪作響的火焰把跳動的橘紅色光輝映在這個女孩子的屁股上,分外好看。

她從坐著的女性的裆部擡頭,開心地笑說:”我不認識的這位帥哥,可不可以好好地肏一下我的屁股?”

“求之不得。”我說,被這些很棒的人們的坦率、友好的氣氛影響了。”我是阿龍,是小真的男朋友。”

“你好,阿龍。”女孩子從肩膀上回頭看我,她的臉上被淫水沾得滑滑的。

“我是雪兒,是小真的表妹。沙發上的這個又漂亮、又淫賤的阿姨,是我的媽媽。”

“雪兒的媽媽,你好。”我對年長的女人微笑說。

“你好,小帥哥,”她對我微笑,色情地舔著她的紅唇。

“雪兒,別停下,繼續舔媽媽的屄。”年長的女人對她的女兒說,”一邊舔,一邊讓那個帥帥的阿龍干你的屁眼。”

“好的,媽媽。”雪兒說。她重新把臉撲到母親的大腿間,舔起屄來。

我把我的龜頭放到雪兒的微微張開的屁眼上,一頂,慢慢地,雞巴進去了。

屁眼很緊,但沒有産生什麽阻礙。這個女孩子大概是十四歲吧,但是肯定各個肉穴都已經被干過很多年了。不一會兒,我的龜頭穿過了她的括約肌,年輕健康的小美人因爲快感而全身微微顫抖。我繼續推進,在雪兒的直腸里插得越來越深,最后,直到根部。

“好棒的感覺。”我喘息著,抓住雪兒的臀肉,讓肉棒牢牢地埋在她的直腸內,細細品味她屁眼里的火熱與緊窄。

我大把抓住她的臀肉,開始將雞巴在她的肛門中前后滑動,穩定地雞奸她,不敢動作太快。雖然我有自信在今晚至少射上三四次,但我可不想在肏第一個女人的時候就射出來!

“阿龍,用力肏她的屁股。”雪兒的母親給我加油,”你肏她越重,她舔我的屄就越有勁。”

“沒問題,”我笑說,稍微加快了速度。我把肉棒一次次地搗入雪兒的直腸深處,我的髋骨和她的臀瓣一次次碰撞。當我肏著這個好身材女孩的屁眼時,我注意到四周發出的聲音。有呻吟、喘息、肉體拍擊、和嘴巴嘬吸聲。有些人很喜歡說話,有的非常愛笑,也有人在說髒話。旁邊,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子尖聲叫道:”爸爸,你肏我再狠一點,我要泄了,泄了……”也有人太過興奮,只能發出一串無意義的呢喃聲。

在雪兒的屁股里干了幾分鍾以后,女孩子的大奶子媽媽請我拔出。

“我想含你那根美麗的雞巴。”她說。

我立刻服從,把我的肉棒從雪兒的肛門”卜”地拔出,跨上沙發。當做女兒的還在繼續舔屄,做媽媽的則深深地含入我的雞巴,在雞巴上嘗到了一些大便的味道,從鼻子里快樂地呻吟。

好好地含過一輪后,雪兒的母親請我繼續雞奸她的女兒,我熱切地照辦了。

我沈重地用力肏雪兒的屁眼,讓她也更加熱情地舔她的母親的美屄。很快,她的媽媽高潮了,並且持續高潮了頗久的時間。

我開始感到我的性高潮漸漸臨近。爲了放松冷卻一下,我讓雞巴滑出了雪兒的直腸。還沒有問雪兒的媽媽可以不可以讓我雞奸,一條手臂從背后摟住了我的脖子。扭頭一看,只見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悄悄走到我背后。她面目秀美,奶子不大,頭發也很短。

“小帥哥,”她微笑地對我眨眼,”你就是阿龍,對不對?是小真的男朋友。”

“是我,”我說。

“我叫瑞水,”她說,”是小真的表姐,我媽媽是她媽媽的姐姐。阿龍你多大?”

“十五歲。”我說。

“我是二十一歲。”瑞水說,”你肏起女人來,就好像是我這個年紀的男人那樣熟練,很厲害。現在我們已經自我介紹過啦,”她把臉貼近我的臉,說,”要不要肏一下?”

“好呀,趕快。”我說。我這麽急色,讓我覺得自己很蠢,但瑞水看起來很喜歡我這個樣子。我四處看了看,希望雪兒和她的媽媽不要因爲我不理她們而不高興。但是她們倒已經先走了。雪兒和另外的一個發育期的女孩玩起了六九,而她的媽媽則找上了一個怎麽看也不到十歲的小男孩。

“我們在沙發上做吧。”瑞水說,”你坐下,我來騎你。”

我坐上皮沙發,正坐在剛才雪兒的媽媽所坐的位置。我沿著沙發平躺下來,肉棒一跳一跳,堅硬地躺在我的腹部。瑞水跨過我,跪下,面對著我,伸手到下面,扶起我的陰莖。這個儀容可口的年輕女子把她刮了毛的干淨陰戶在我的勃起的肉棒上刺穿,身體緩緩下滑,直到陰莖完全沒入。她的面孔是一幅歡愉的圖畫。

“哦……多棒的雞巴。”她把雙手扶在我胸口上,依偎著我,我們臉對著臉。

“你很漂亮,瑞水,”我說,”身材好,屄也緊。”

我的誇獎讓瑞水很喜歡,她把紅唇印上我的唇,我們互相伸出舌頭到對方嘴里,像熱戀的情人那樣濕吻,雖然我們相互認識才三十秒。她伸舌到我嘴巴里時,也開始上下移動屁股。我不用做任何動作,只是躺在那兒讓她騎。她的臀瓣肉在我的大腿上啪啪地碰撞。我伸手撫摸她的光滑脊背。

一會兒,我聽到一個男人說:”姐姐,你的屁眼有空嗎?”

瑞水的唇離開我的唇。我們四處看,看到了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大約十七歲,站在沙發旁,捋動他的硬挺的雞巴。他的面孔和瑞水明顯有著遺傳上的相似。

“當然有空,瑞鵬,”瑞水微笑說,”把你的大雞巴插到我的屁眼里來,和這個小帥哥一起肏我吧。”

“這個你在騎的男孩子是誰,不向我介紹一下嗎?”瑞鵬說。

“對了對了,”瑞水笑嘻嘻地說,”這是阿龍,是小真的男朋友。阿龍,這是瑞鵬,是我的弟弟。”

“你好,瑞鵬,”我說。一邊被介紹給另一個男人,一邊肏著這個男人姐姐的屄,很有點非現實的感覺。

“阿龍,”瑞鵬微笑說。”你開心嗎?”

“很開心!”

瑞鵬踩上沙發,跨過我的腿,跪到瑞水的正后方。

“我們來吧。”他說。瑞水渾身縮了一下,看來是被弟弟進入了屁股。

“很好,很好。”瑞水大口喘氣,讓瑞鵬逐漸地入侵。她靜止地騎著我,我的雞巴深深地在她小屄里,我們等著瑞鵬插入他的姐姐的直腸。不久,他插到了陰莖根部。

“阿龍,來一起肏我的姐姐,把她肏到高潮。”他說。

“是的,是的,用力肏我,”瑞水說,”你們這些色狼,讓我高潮吧。”

這麽漂亮、嬌小的年輕女性在鼓勵我,讓我立刻開始把我的雞巴在她緊窄的小穴里上下挺動。同時,她的弟弟開始抽插她的直腸。很快我們達成了一直的節奏,輪流把肉棒插入瑞水的下身。

夾在我們當中的苗條美女很快開始尖叫:”我要泄了,哦,我要泄了。啊…

…”

她泄身的時候,已經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只剩下野人一樣的哭叫。我和瑞鵬都毫不留情地繼續進攻。

終于,她的性高潮緩緩退去,瑞鵬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好舒服,”瑞水笑說,汗水把頭發粘在她的臉上,”太棒了,謝謝你們。”

“不客氣,姐姐。”瑞鵬開心地笑。他把雞巴從瑞水的直腸拔出,很放松地離開,又找別人去了。

“甜心,我過會兒再來和你玩。”瑞水給了我一吻,從我的雞巴上跨下來,像她弟弟一樣,找別人去了。

她走得這麽突然,讓我有些失落。不過我隨即想起,不管怎麽說,這是一場群交,總不能一整晚都和同一個人做愛。

我坐起來,不知道下一個該找誰。我的雞巴硬得難受,恐怕是時候射點精液出來了。

在附近的地板上,我發現了一個可愛的十一歲的男孩子。他跪下舔著一個大乳房的女人的毛茸茸的屄。女人大約四十多歲。男孩子一頭短短的頭發,樣子非常甜美。我能看到他的無毛的小雞雞軟垂著,上面裹著亮閃閃的液體,大概是精液、口水、淫水,或者三種都有。他有一個美味的屁股,又圓又白又嫩。我突然有一種沖動,想肏他的屁眼,雖然我過去從沒有這方面的傾向。現在我覺得機會難得,不妨嘗試一下,于是站起來向他們走去。

“舔我,舔我的屄,陽陽,”這個大乳房的女人在急速喘息。她有一頭長發和一張線條柔和的面龐。

“你好,”我說。但願我這樣亂入,不會是做了蠢事。

“你好呀,”女人微笑說。小男孩把臉離開女人的屄,擡頭看我。

“這個小男孩的屁股看起來太美味了,吸引我,讓我無法自制。”我撫摸小男孩的頭發,對女人解釋說。

“你會肏我的屁股嗎?”男孩子熱情地問我。他伸手抓住我的雞巴,捋動起來,一點也不怕生。

“當然啦,小弟弟。”我說。

我們很快相互介紹。女人名叫婉云,小男孩名叫陽陽,他們是姑媽和侄子的關系。

“陽陽的小雞雞剛剛射過。”婉云說,”不過,如果屁股上好好地肏一下,肯定他能重新硬起來。你雞奸他的時候,他可以繼續舔我。”

婉云坐在沙發上,分開大腿,指揮我們兩個男孩。陽陽服從地四肢著地,擡頭舔她的下身。我則跪在這個男孩子背后,先欣賞了一會兒他的屁股。他的屁股有一對結實的屁股瓣,一個粉紅色的褶皺菊花在正中,樣子非常可口。小菊花的濕潤和微微張開的樣子,顯示出今晚已經有一兩根雞巴在那里出入過了。在他的屁眼下面,挂著他的無毛的小小陰囊,和軟垂的雞雞。要雞奸這麽幼小的孩子,讓我非常興奮,何況他是我的同性,這種倒錯感越發地刺激我。

我舔了一會兒陽陽的屁眼,把舌頭穿過他的括約肌,伸入到直腸里。他快樂得全身顫抖,但是從他嘴里發出的舔嘬聲聽起來,這一點也沒影響他對他那婉云姑媽的口舌勞作。

舔過他的肛門后,我跪起,把龜頭放到他的肛門上。慢慢地、堅定地,我的龜頭擠入這個十一歲小男孩的屁眼,他堵著嘴發出歡愉的呻吟。

我將雞巴繼續深入小孩的屁股,直到插到根部。他的緊窄直腸猶如天堂一般美妙,雖然年幼,但是這個尚未發育的淫賤小男孩一點也沒有表示出不適。當我開始抽送,陽陽也主動地把屁眼向我頂回。我肏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因爲我知道我不可能從這麽緊的小屁股里不射精,不可能全身而退。婉云也不停說著色情的話語,她的侄子的舌頭在她的屄越發深入地扭動,令她達到了高潮,身體顫抖,大奶子不停地晃動。

“我要射了。”我喘著粗氣,緊抓陽陽的窄小臀肉,把雞巴反複地搗入他的屁眼。

像超新星一樣,我的白濁精液爆發出來。我繼續前后抽插,在把濃稠粘液一股股地射入身下這個美麗的男孩子的腸道。

“我能感覺到,能感覺到精液。”陽陽從他的婉云姑媽的火熱的陰戶擡起頭來,說,”你的精液裝滿了我的屁股。”

我最后一次把雞巴插入陽陽的直腸,射出最后的幾小股精液,感到筋疲力盡。

但是我知道,這只不過是我在今晚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已。

我把肉棒緩緩抽出陽陽的直腸。他回頭給了我一個吻,把軟嫩的舌頭伸進我嘴里。

“你讓我硬了。”他握著自己的小雞雞說,”太好了。”

這時候婉云已經去找別人了。我現在也習慣了人們的突然離開,不會再感到不快。

“從我弟弟的屁股流下來的,是不是精液?”一個女孩子的聲音說。

我回頭,看到了一個有點胖,但也很漂亮的女孩子,大約十八九歲。她顯然是陽陽的姐姐。

“當然是啦,”陽陽對她說,”要不要把它吸出來。”

“嗯,讓我吸吧。”女孩子說。她看了我一眼,微笑說:”你好。”然后就把弟弟拉到沙發上。她躺下,陽陽跪在她臉上,已經不注意我了。我饒有興趣地看著那個女孩用力地把我的白濁精液從她的小弟弟的屁眼里吸吮出來。同時,陽陽對自己的勃起的小雞雞手淫。

“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走來。

“玉香阿姨,”我說。

“開心嗎?”她問。

“開心極了!”

“下面軟了?”她說,”是不是剛剛射了一發?”

“嗯,是的,是今晚的第一發!肯定不是最后一發。”

“可別是最后一發,”玉香阿姨笑說,”還有很多人呢,你要去找他們,和他們打招呼,肏他們。在現在休息的時候,你可以去廚房弄點東西補充體力。”

“好。”

“過會兒再來找你。”玉香在我臉上輕吻一下,便向沙發走去,看來要和陽陽、陽陽的姐姐一起玩一玩。

我朝廚房信步而去,看到四周各種荒淫的行爲發生,雞巴已經開始恢複元氣。

在廚房里,有五六個人在休息。桌子上有很多碟子,里面放著各種點心。小真的妹妹小美,也一絲不挂地在那里。當然,所有人都是一絲不挂的。她的年輕健康的胴體汗津津地,站在廚房一角,在吃烤香腸。

“阿龍哥,”她看到我走過去,眼睛亮起。

“小美,”我從碟子上拿起一截香腸,嚼起來。

“好玩不好玩?”小美說。

“非常好玩,”我說。

“射過沒有?”

“射過了。”

“射給了誰?”

“陽陽,十一歲的男孩子。是你的表弟,對吧?”

“嗯,很多表弟中的一個。有時候我希望有個親哥哥,這樣我就可以玩親兄妹亂倫了。”

“那倒難辦,不過,你的媽媽說不定還能給你生個親弟弟。”

小美吃吃地笑了。

她笑說:”或許可以吧。如果不能,我光是肏我的爸爸、伯伯和表兄弟,也不錯。而且也可以和我的媽媽、姐姐和阿姨們玩。”

“選擇多得很。”我說。

“如果你和小真姐姐結婚,你就是我的姐夫了。肏起來大概會有親哥哥的感覺吧。”小美笑說。

“也許吧,”我想。我還沒有想過和小真結婚的事情。畢竟我們都只有十五歲,還只是中學生。但是小美這樣一講,聽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我愛小真,也愛小真的全家。不過,這種羅曼蒂克的想法在當下的群交會場里顯得有些脫節,我打算以后再仔細想。

一個漂亮的十二歲女孩子說:”誰要酒?”她也是小真和小美的近親。她的身體瘦瘦的沒有什麽脂肪,胸部剛剛有一點凸起,下面的屄還沒有毛。她的長發用很大的銀色絲巾扎成馬尾辮。

“我想要一點,”小美說,”只要一點點就好,”

“我也來一點,”我對那個扎長馬尾辮的女孩子說。我發現她只拿著兩個玻璃酒杯,沒有拿酒瓶。

“兩小杯紅葡萄酒。”她轉身在地上蹲下,把一個杯子擺到屁股下面。

小美笑說:”她就是喜歡用這一招來玩。”

在我們面前,蹲著的女孩子略微放松了她的肛門,不久,從屁眼噴出了紅葡萄酒。她噴了半杯,然后換上另外一個杯子,從直腸射出了更多的酒。

“來了,”她轉過身,站起來,舉起杯子。

“謝謝,”我和小美接過酒杯。

“別客氣,”那個女孩子笑說。然后她跑向旁邊的一個中年男人,后來我發現那個中年男人是她的爸爸。此時,那個中年男人正在把一個大浣腸器里裝上上等的葡萄酒。那個女孩子趴到桌上,讓父親用葡萄酒給她浣腸,然后她又在附近跑來跑去,用自己的屁眼給別人倒酒。

“這種倒酒的方法可不是能在公開場合見到的。”我笑說。

我和小美笑了一陣,開始喝酒。酒的味道很好,我知道它剛剛從一個十二歲女孩子的屁眼里噴出來,分外激發我的情欲。我和小美很快喝空了杯子。我不打算喝醉,因爲喝醉就不能再享受性交的樂趣,但是這些少量的酒沖上我的頭腦,只令我感到有些輕飄飄的,更加放松。

“你是不是要回去肏人了?”小美說,”你的雞巴重新硬了。”

我的雞巴現在確實已經半勃,正在以看得見的速度向上翹起。

“大概可以再來一發了,”我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好,”我的女朋友的妹妹說。我拉起她的手,領著她回到大客廳,穿過抽插呻吟的人群。在人群里,小真在被她爸爸肏著屄,同時被一個不認識的發育期的男孩子肏著屁眼。我們視線相交時,小真和我互相笑了笑。

小美和我很快在壁爐旁找到了一塊空地。

我們面對面跪下,擁抱親吻了一會兒,互相用舌頭探索對方的口腔,雙手在對方的皮膚上遊走。

過了一會兒,小美說:”我們來玩六九。”

“好,我在下面。”

我仰面躺下,讓小美跨到頭上。她的可愛的、微微鼓起的小屄很快壓倒了我的嘴唇上,我開始吮舔。同時,這個發情了的女孩子深深地含入我的雞巴。雞巴現在已經完全勃起,因爲小美的技巧高超,越發地硬了。

過了大約五分鍾,走來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跪在我的腦袋旁。他的無毛的小雞雞在空中挺立,直指小美的肛門。我很希望他能雞奸我身上的女孩子,他果然這樣做了。在我舔小美的美屄時,欣賞到了很棒的圖景:這個未發育的男孩子把雞巴緩緩刺入小美的屁眼。小美嘴里含著我的雞巴,發出模糊的快樂呻吟,但嘴里的工作一點也沒有松懈。

新加入我們的小男孩開始把小雞雞在小美的直腸抽插。他的無毛的陰囊在我的額頭上懸挂著,晃動不已。不知爲何,一種沖動突然襲來,讓我想要含他的雞雞,就像剛才我突然想要雞奸小陽陽那樣。我把嘴唇離開小美的屄,包裹到小男孩的陰囊四周,聽到了小男孩的愉悅的呻吟聲。這鼓勵了我,我饑渴地吮吸,他的兩粒小卵蛋像葡萄干,在我嘴里滾來滾去。

含了一會兒,我把嘴巴從他的陰囊挪開,重新舔小美的濕潤小屄。她還在對我深喉口交,吸力非常大,如果不是我才剛射過,就要被她吸出一發來了。

“想不想含我的雞雞?”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子說。把他的雞雞從小美的直腸抽出,向下對準我的臉。我毫不猶豫地把嘴巴離開小美的屄,含入了這個小男孩的尚未開始發育的、勃起的肉棒。含一個小男孩的雞巴,這個雞巴還是剛剛從一個年輕女孩的直腸里抽出的,我能嘗到小美的大便的碎屑,但這只令我更加興奮。

讓我好好地含了一會兒以后,男孩子重新把雞巴插進小美的臀部,我也重新去舔小美的屄。

我們三個人又像這樣玩了十分鍾,小男孩每肏幾下,就把他的帶著大便的肉棒給我含。雖然小美的口交技術很高,但我開始想要換個肉穴來肏,于是我建議更換體位。

我們分開身體,小美向我介紹說,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子是小勝。他是小美的父親的弟弟的兒子。

“我們現在干什麽?”小美說。

“我想讓雞巴插屁股,”小勝說,”最好是阿龍的雞巴。”

“沒問題我能滿足你。”我自豪地說。我很想雞奸這個可愛淫賤的小男孩。

“我想再多被肏屁眼,”小美說,”也挺想含一個雞巴。”

“附近有沒有空閑的雞巴?”小勝問。他和小美都四處張望。

小美看到她的父親育國在旁邊有空閑,喊道:”嘿,爸爸。”

育國走過來,說:”小寶貝,怎麽啦?”他的雞巴挺翹在空中微微晃動。

“我可不可以含你的雞巴?”小美問。

“含吧。”育國開心地笑說。

小美安排了我們的體位。她讓她的父親仰面躺下,然后用膝蓋和手肘支撐自己的身體,優雅地把嘴巴滑下父親的長長的勃起肉棒。在小美爲她爸爸做深喉口交時,小勝到她身后,把他的年幼的雞巴再次插入她的屁眼,然后我到小勝背后,把我的顫抖不已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他的小菊花。

我們四人很快就交織成一個淫亂的整體。我雞奸十二歲的小勝,小勝雞奸十三歲的小美,小美在含她的爸爸的雞巴。我們都呻吟著,讓欲望驅使自己的動作。

五分鍾后,育國要射精了。

“我今晚還沒有射過,”他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說,”現在要射了。”

“育國伯伯,射在我臉上吧。”小勝說,”我最喜歡被顔射。”

“小美也許想喝精液,”育國說,”小寶貝,你說怎麽辦?是射給你,還是射給小勝?”

“給他吧,爸爸。”小美把吐出她父親的雞巴,說,”我今晚已經喝過很多精液了。”

育國站起來,跨著小美,這樣他的雞巴正好伸到小勝的面前。他一只手握住雞巴捋動。這時候,小勝仍然在精力充沛地雞奸小美,而同時在被我雞奸。小勝仰起臉,準備接受伯父的白濁精液的洗禮。

“來了,要來了,”育國說,”我要把精液射到你的臉上……”

他快速地搓動,叫人看不清他的手指。從龜頭馬眼開始射出滾熱的白濁精液,飛散到小勝的可愛的臉上。屋子里有很多鏡子,旁邊的鏡子上映出這個十二歲男孩子的臉,所以我雖然在雞奸他,也仍然能看到顔射的情景。育國射精的量很大,在他結束時,小勝的小臉已經被糊滿。

“我也要射了,”小勝大聲地說。他短而快地抽插小美的屁眼,說:”我要射了,阿龍,再多用力肏我的屁股。”

他沈默了,因爲育國把半硬的、滴著精液的肉棒捅入了他的嘴巴。我用力肏干小勝的緊窄的男孩屁股。小勝在上下兩洞都被塞滿的同時,把自己那年輕的精液射入了小美的直腸。我聽到小美在不斷地說她的腸子里很舒服。小勝的高潮足足持續了二十秒鍾,我擔心這個發情的小東西會不會暈倒,同時以極大的意志來克制自己射出在他的男孩屁股里。

小勝結束射精之后,我們分開了。從小勝那張開的屁眼退出時,我的雞巴在不斷跳動,非常堅硬,沒有射精。育國到廚房去小憩片刻,小勝這個孩子仰躺在地毯上,神色恍惚,滿身是汗水、滿臉是精液,拼命地喘氣。

“阿龍?”小美對我說,”你可不可以把小勝的精液從我的屁眼里吸出來,然后吐到我嘴里?”

“好呀。”我說。這里每個人都可以這麽隨意地做這麽變態的事情,每每出乎我的意料。

我馬上把嘴唇貼上小美的肛門,把小勝那年輕的精液全部吮吸出來,沒有咽下去,含在兩頰之間。小美轉過身,仰起頭,張開嘴。我吐出精液,拉長成又長又黏的細絲,發情的小美全部咽了下去。小美對精液的口渴仍然沒有滿足,轉身爬到小勝身上,把他小臉上的爸爸的白濁精液也全部舔淨。我稍微吮吸了一下小勝的軟軟的小雞雞,品嘗上面的精液和大便糅合的味道,但很快就想找個新的伴。

肏小孩是很刺激,但現在我想找一個年紀大些的女人玩。

這時,這個大家庭的一家之長,小真的父親的母親走來了。她名叫緒惠,雖然年近六十,但身材仍然很好。雖然眼角有皺紋、乳房略有下垂、在屁股上有多余的脂肪,但總的來說還很好看,和這邊的那些年輕健康的女孩子一樣可肏.

“阿龍,”在我站起時,緒惠走來,抓住我的雞巴,輕輕爲我手淫。”你接下來準備去哪里?還是準備隨便找個人做愛?”

“在隨便找人做愛。”我說,”現在,也許我找到了一個可以做愛的人,就是你。”

“好極了。我喜歡和新來的人做愛。我們這里只接受非常可靠的人來參加,所以並不經常有新來的人。”

“你只要親口告訴我,說你想被我肏,我就會肏你。”

“哎呀哎呀,你真積極。我告訴你,我願意讓你的雞巴插到我的每個肉洞里。”

“沒問題,”我笑說,”先肏哪個洞?”

“先肏屄,再屁股,再嘴巴好了。”緒惠笑說,”我喜歡含雞巴,不過更喜歡先讓它插一下另外兩個肉穴,這樣可以讓雞巴更有味道。”

緒惠領我到屋角的一個大椅子處。屋子里仍然充斥著肉體碰撞的聲音,呻吟和叫喊的聲音。我漸漸對這種聲音習慣了,對周圍發生的事情也不再在意。

緒惠在大椅子上坐下,分開大腿,露出濕淋淋的屄。

“來肏我,”她說,”好好地、重重地肏我的屄。”

我跪到這個發情的婦人面前,將我的長雞巴插入她滾熱的屄,又快又重地肏她。她顯然喜歡這樣,快樂地呻吟喘息。在我肏她屄的同時,也把玩她的大而軟的奶子,掐她的乳頭。

群交的最大好處,就是有超多的花樣可以選擇。現在我肏過了一個十四歲女孩(雪兒)的屁股,肏過了一個二十一歲的(瑞水)女人的屄,肏過了一個十一歲男孩子(陽陽)的屁股,和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小美)玩過了六九,含了一個十二歲男孩(小勝)的雞巴,還肏了他的屁股。現在,我在肏一個五十九歲的女人。今晚才過了不到一半!

肏緒惠的屄有五分鍾時,她要我拔出來。我的肉棒一離開她的濕屄,這婦人就把雙腿拉向胸口,雙手抓住膝彎,這樣赤裸的大屁股就整個張開,伸出在大椅子的邊緣外。她的肛門色深、皮皺,顯出常年的使用痕迹,非常下流地張開著。

后來,緒惠告訴我,她的陰道和肛門都是被自己的父親在六歲時開苞的,從那以后至今的五十三年間,從未停止過淫亂。

“插入我的屁股。”緒惠色情地說,”雞奸我吧。”

“就來。”我說,輕松地把龜頭滑入她張開的肛門,把整根肉棒都插入她的直腸內。雖然一開始我插入很輕松,但隨即她的屁眼緊夾起來。我在她的屁股內抽送,緒惠愉快地呻吟。

我對她的雞奸也持續了五分鍾,然后她要我再次拔出,站起來,向前坐坐,把我的沾了汙物的雞巴含入口中,深喉口交起來。她的舌技非常高潮,我站著的雙腿有些發抖,好像上了天堂那樣舒服。

片刻以后,緒惠將溫暖的唇從我的雞巴上移開,問我:”你是不是要射了?”

“快了,”我說,”要不要射在你的嘴里?”

“我蠻喜歡精液的味道,不過我更願意從別的地方舔精液,比如說女孩的屄上或者奶子上。來,我有一個主意。”緒惠轉身對旁邊一個女人招手,”小寶貝,來一下。”

育穎過來了。她大約三十五歲,個子高,身材苗條,奶子尖挺,屁股樣子也很美味。她的頭發和屄毛都很長,眼睛非常明亮,閃爍著欲望的光輝。育穎是緒惠的女兒,也就是育國妹妹,是小真和小美的小姑。這些人的親戚關系快要把我搞暈了,明天我得讓小真給我畫一個家族關系圖……

緒惠把我介紹給育穎,從椅子上起來說,”阿龍,我想要你肏我女兒的屄,但是在最后一刻要拔出來,把你的白濁精液射在她的腹部,怎麽樣?”

“沒問題。”我微笑說。

育穎也很喜歡這個計劃。她坐到椅子上,向后仰,分開大腿。

“來肏我,”發情的小姑姑對我說。她的美屄被濃密的陰毛包裹,粉紅色,濕淋淋的。

我跪下,把雞巴插入育穎的美屄,令她舒服地呻吟起來。隨著群交的熱烈進行,現在和屋子里的所有人一樣,育穎,緒惠和我都全身覆蓋著一層細細的汗水。

我肏著育穎那緊窄的屄,她快樂地喘息著。

“我……我快要射了……”我用力干著這個發情的婦人,說。

“肏我,肏我,好孩子。”美婦人說。”肏我。”

緒惠站在一旁看我肏她的女兒,毫不遮掩地摸屄手淫。過了一會兒,一個頭發長長的苗條男孩子,大約十三歲的,走過來輕掐了一下緒惠的屁股,讓她嘻嘻笑起來。

“是志杰呀,”緒惠對那個男孩子說,”你來看你的媽媽被肏的樣子,看,好看嗎?”

“嗯,”志杰說,”奶奶,我想肏你。”

“稍等一下,等阿龍把精液射到你媽媽的身上。”緒惠說。

我稍微計算了一下,志杰是育穎的兒子,也就是緒惠的孫子。

一走神,性高潮突然襲擊了我。我說:”我要射了,要射了!”

“拔出來,射滿我的全身吧。”育穎說,”像淋浴那樣。”

我把雞巴從育穎的熱屄拔出,瘋狂捋動。育穎、緒惠和志杰都看著我把精液射滿育穎的毛茸茸的濕屄和下腹部。

我喘息著,雞巴在手中爆發,白濁精液好像無窮無盡,高高地射出了十注,才平息下來。我把粘濕的龜頭在育穎那閃亮的屄唇上擦干。

“看起來味道不錯,”緒惠微笑說,”讓開,阿龍。我要把這些可口的汁水都舔吃掉。志杰,來肏奶奶的屁眼。”

“好。”志杰說。

我雙腿微晃地站起來,讓到一旁,感到需要另一次短暫的休息。不過我有意先觀賞眼前這場肉戲的落幕。育穎還是仰躺在大靠背椅上,她的母親緒惠跪在她的張開的大腿間,開始熱情地舔舐育穎的腹部和裆部,吃掉我的精液。同時,志杰來到緒惠身后,把肉棒插入這個熟女的直腸,狠狠地肏他的奶奶。

在他射精之前,志杰把肉棒從緒惠的屁眼拔出,匆匆地走到椅子前,在母親育穎的臉上手淫。這個少年在母親的臉上射出了大量的白濁精液。緒惠舔光了我射在育穎下身的精液后,便探身上前,在女兒的臉上舔食孫子的精液。

我又一次來到廚房,在桌子上找了些零食吃,和在廚房里的其他人閑聊。小真也在,不知道是哪個男人的白濁精液沿著她的奶子的曲線淌下,襯托得她更加漂亮了。雪兒也在,她是今晚我肏的第一個人。

聊了大約十分鍾,吃了些東西以后,我的感覺好多了,雞巴也恢複了精神。

我和小真的某個姑媽聊起來。她名叫雅萍,三十六歲,中等身高,痩痩的,可是奶子又大又軟,搖搖晃晃。這個家族看起來有大奶子的遺傳基因。雅萍有一頭柔順的長發,比例協調的臉部五官,陰毛也很有質感。談了沒幾句,她忽然問我,沒有被肏過屁眼。

“從來沒有。”我回答說。

“想不想試一試?”她很隨意地說。

“也許吧,”我說,”我過去從沒有想過被肏.我倒是很喜歡肏別人的屁眼。”

“你也可以試一試讓你的屁眼被別人肏,小夥子。”雅萍微笑說,”你願意的話,就去找我的兒子吧。他十六歲,雞巴很長,但也比較細,給你的肛門開苞,不會弄痛你。無論什麽事情,你至少應該嘗試一次,對不對?在他肏你的時候,你可以同時肏我。看,你的雞巴已經完全硬了。”

我們喝完杯中的酒,回到大客廳。廳中都是擁抱、蠕動的人,在大燈下,他們的肉體閃著汗水的光輝。雅萍領著我來到大椅子旁,就是剛才我肏了緒惠和育穎的那個椅子。現在已經看不到緒惠和育穎了。雅萍把她的兒子喊了過來。兒子是一個苗條、英俊的少年,面孔和母親很像,線條柔和,幾乎有些女性化。他的母親介紹說他叫志武,又說了她的打算:讓志武肏我的屁眼,同時我來肏他的媽媽。志武非常喜歡這個計劃,而且堅持要我先肏他的屁股。

“好,來吧。”我說。我一向都更喜歡女人和女孩,但是現在也習慣了享受男孩子的屁眼。

雅萍在大椅子上坐下,甩開兩條肥嫩的大腿,架到扶手上。她的毛茸茸的屄在腿間,粉紅而濕滑。

“兒子,你來肏我的屄,”她對志武說,”同時讓阿龍肏你的屁股。然后你們兩個小夥子換位置。”

志武熱情地跪到他的母親的腿間。

“媽媽,讓我舔你的美屄。”他說著,把臉撲到她的胯間,開始舔、吮。我利用這個機會,站在大椅子旁邊,把我那勃起、搏動的肉棒喂到雅萍的嘴巴里。

她很優雅地含吮起來,含肉棒的表情非常美。

過了一會兒,志武直起身跪著,把他那苗條的肉棒插入他母親的火熱美屄。

我把雞巴從雅萍的嘴里拔出,跪到志武身后。他趴到母親身上,微微撅起屁股,屁股瓣結實、渾圓,肛門粉紅無毛,簡直像女孩子的肛門,這種女性化的特征令我大爲興奮。

我把沾滿口水的雞巴放到他的肛門上,推了進去,志武發出一聲呻吟。

“沒事吧?”我問,只進了兩寸就沒有再動。

“沒事,”他說,”我自從八歲起就習慣用屁眼接受雞巴了。肏我吧。”

我照辦了,把雞巴更深地推入他的緊窄的屁股里。很快就全進去了,然后我離開開始抽插這個十六歲男孩子的屁眼。他愉快地扭動腰部,也開始肏他的母親,雅萍舒服地隨著他的動作呻吟。我雞奸志武越用力,他肏母親的屄也越用力,我們三人一起嗯哼喘息。

就這樣我們串成一串肏了五分鍾,然后志武說他要射了,但想射給我。我把雞巴抽出他的直腸,他也把雞巴抽出自己母親的陰道。

我們交換了位置。我跪到雅萍面前,把堅硬的肉棒插入她那濕熱的屄內,然后趴低身子。雅萍舉起雙手,牢牢摟住我的肩膀,讓我安心。

志武來到我身后,我感到他那淫水濕滑的雞巴推到我的十五歲的處子屁眼上。

他開始進入,我咬緊牙關,體會這種奇怪的感覺。

“快進去了,”志武低聲說。突然,他的龜頭整個進入了我的屁股。

“哦……哦……”我喘息著說。

“感覺還好吧?”雅萍問我。

“還好,”我感覺到志武的肉棒逐漸進入了我的腸道,”哎,很舒服。”最初的不適感消失了,一種美妙的、緊張的快感從我的屁眼湧起。很快,整根五寸長的肉棒進入了我的屁股,我感到他的龜頭頂在我的前列腺上。

志武開始穩定地雞奸我,對我說:”你也開始肏我的媽媽吧。”

“肏我,肏我。”雅萍呼喊著。

我開始照辦,把我的雞巴在這個成熟美女的緊屄內前后滑動。

“你肏得我很舒服。”我對志武說。現在我有熟悉的肏人的感覺,同時又有全新的、緊張的被雞奸的快感,真是太奇妙了。我們很快就形成了一個節奏,志武用他的肉棒捅我的屁眼,而我把我的肉棒反複地搗入他母親的美屄。雅萍不久就高潮了,不住口地呢喃。我一邊肏她的屄,一邊緊握她的美味的大奶子,掐她那硬起的紅色奶頭。

“肏我,我要泄了,”雅萍哭泣似的喊道,”要泄了。”

我瘋狂地抽插她的熱屄,志武抽插我屁眼的速度也提高了。這個少年在以很大的熱情雞奸我,我雖然總是喜歡肏別人,勝過被別人肏,但是也下決心以后再試一次這種被雞奸的感覺。

“接受我的精液吧。”志武喘息著說。

他把細長的雞巴插入我的剛剛開苞的屁股,直到根部,把精液射入我體內。

我在他的雞巴四周夾緊屁眼,享受他的白濁精液充滿我腸道的快感。同時,我一直沒有停下肏雅萍的動作,不過我剛才射了第二發精液,現在還距離下次射精頗遠。

“哦……”志武在我身體內射精時,他呻吟著,”真舒服。”

“真是太爽了。”我說。

“確實如此。”雅萍開心地笑。我低下頭,色情地吻她。

呼吸恢複平靜后,我們都分開了。志武去休息,他的母親躺在地毯上,讓我蹲在她的臉上方。我享受了被吸屁眼的快感。雅萍將她兒子的白濁精液從我的屁眼里吸出,同時我把玩她的高挺的奶子。我的肉棒如鐵般硬,誰也不會猜到我已經已經射了兩發。我興奮得好像幾周都沒有射精一樣。

吸完精液,雅萍也離開去找新伴了。我四處看看,突然很想含一個小男孩的雞巴,想讓他射精在我口內。剛才吮吸小勝的小雞雞讓我感到非常快樂,我想再試一次。在這場大群交中,想找什麽都不費力,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樣貌甜美的十一歲男孩子,像我一樣在尋找新伴。我們目光相交,他便向我走來。

他說他叫小冬。

“你要不要肏我的屁眼?”這個可愛的小孩輕松地問我,”你的雞巴又硬又好看,我想讓它進入我的屁股里。”

“我很樂意,”我說,”不過我想含你的雞巴。你可不可以射精在我嘴里?”

“好呀,”他笑嘻嘻地說,”我大約肏了十來個女孩子都沒射呢,現在我覺得快要射精了,。”

“那麽,讓我先肏你的屁股,然后含你的雞雞。”

小冬很積極地四肢著地趴到地毯上,翹起雪白的男孩屁股,準備被插入。不出意料,他那無毛的美麗肛門張開著。這麽可愛的男孩子,會有很多男性排隊想雞奸他,像我這樣以異性性向爲主的人也被他吸引。

我跪到小冬背后,把雞巴指向他的屁眼,很快就把龜頭擠進他的直腸,然后順利地將整根肉棒推入,一直到根部,過程輕松優美,完全沒有遇到阻力。這個纖細的十一歲男孩一點也沒有退縮或者呻吟,十分老練地在屁眼接受了我的雞巴。

“你的屁股真可愛,”我說著,抓緊他的窄嫩臀肉,輕輕在屁眼里抽送。

“請用力肏我。”他用尖脆的孩童嗓音說,”我喜歡被用力地雞奸。千萬別因爲我年紀小就可憐我!”

“好的,小寶貝。”我開始更深更猛地肏他。

很快,小冬快樂地尖叫起來,把屁股反向地迎我的雞巴而上。我把雞巴反複地推進到他的腸道深處,享受著他直腸的火熱與緊窄。因爲我剛剛被雞奸過,我自己的屁眼現在也微有火辣的感覺,十分舒服。我下決心,以后要找機會同時雞奸一個男孩,以及被另一個男孩雞奸。

十分鍾后,我感到我的性高潮要來了,但不想現在射精,因爲現在已近午夜,我害怕自己今晚最多只能再射一次,而群交卻毫無要結束的迹象。我把肉棒從小冬的腸道滑出,它”卜”地一聲,帶著粘液和大便的碎屑,重新出現在空氣中。

小冬轉身含吮我的肉棒,把它舔干淨。然后輪到我來含他。他站起來,美麗的無毛雞雞向前戳出,不到三寸長,但是又直又硬。但是,在含他之前,我停了一下,因爲我忽然想起我已經雞奸了三個未發育的男孩子,卻還沒有玩過未發育的女孩子。

“怎麽了?”小冬發覺了我的猶豫。

“我只是在想,這里有沒有小女孩。”我說,”我今晚還只肏過成年女人和發育期的女孩子,沒有肏過幼年的小女孩。”

“來試試我的妹妹,怎麽樣?”小冬笑說,”她只有九歲。”他轉身喊道,”來,琳琳。”

小冬的妹妹走了過來。她是一個美麗的小孩,長頭發垂到屁股上,面孔甜美如同天使,身體沒有發育,胸部像男孩一樣平坦,小屄完全無毛。這麽年幼的女孩子卻滿身汗水,微微氣喘,頭發蓬亂,顯然被不同的人連續地肏了幾個小時。

“這是阿龍,”小冬對琳琳說,”他是我們堂姐小真的男朋友。阿龍,你看這是我的妹妹琳琳。”

“你好,”我對她說,”哇,你看起來真的很淫蕩,”

“謝謝,”琳琳年紀如此幼小,卻很坦然地接受了這種誇獎,毫不害羞。她給了我一個濕濕的吻,把她的舌頭在我的嘴巴里伸了一下。

“阿龍想一邊含我的雞雞,一邊肏你。”小冬對他的妹妹說。

“好呀,”琳琳說,”阿龍你想怎麽肏我?屄屄?屁股?要我含你的雞雞也可以。”

我快樂得幾乎暈倒。一個九歲的女孩子邀請我,想怎麽就怎麽肏她,她的十一歲的哥哥又準備好讓我含他的美麗的小雞雞。

“我想用狗姿勢肏你的屄屄。”我對琳琳說。

琳琳毫不猶豫地趴下,用小手和膝蓋支撐自己。我跪到她身后,仔細欣賞她的美麗的瘦屁股和美味的無毛小屄,然后將肉棒放到她的年輕的屄口,用力推入。

她非常緊,雖然明顯不是處女,但是要把整根雞巴都插進去,還是頗花了一些時間。當我插到底后,小冬跨上他的妹妹,面對我站著。

“你的雞雞很可愛,小冬。”我說。

我抱住小冬的嫩屁股,把嘴唇滑到他的小肉棒周圍,深深地含入。他動情地歎了口氣,把他的雞巴沐浴在我的舌頭的愛撫中。我可以全部含入他的三寸長的雞雞,不會碰到喉嚨引起不適。

在對她的哥哥口交時,我也開始肏琳琳的尚未開始發育的緊屄。我可以聽到她快樂地呻吟,像她的哥哥一樣。我的口交雖然不熟練,但是非常熱情。

我聽到小冬的呼吸更加沈重,知道他的性高潮即將來臨,加重了口中的吮吸,也同時不禁加重了對琳琳的肏干。

“嗯……嗯……啊……”小冬呻吟著。

他把肉棒捅進我嘴深處,開始射精。我含著他的整根陰莖,感到它在跳動,在噴出孩童的精液。它溫暖而鹹,雖然我並不特別喜歡這種味道,但是因爲是一個小男孩的精液,所以令我特別興奮。我喝下了精液,在他射精的同時還不斷吮吸。小冬體會著極樂快感,發出哭泣一樣的聲音,一雙小手抓住我的肩膀。

同時,我也沒有停止對琳琳的肏屄。

在小冬結束了射精以后,我還繼續含了幾分鍾。最后,我吐出他的軟掉的小雞雞,然后把我自己的肉棒從琳琳的陰道拔出。

“太舒服了。”小冬開心地笑說,”謝謝你,阿龍。”

“我很樂意爲你服務。”我笑說。

“你也肏得我很好。”琳琳繼續趴著,說,”現在來肏我的屁眼,好不好?”

“好,我的小甜心。”

“我渴了,想去喝點飲料。”小冬說,”我們過會兒再見。”他給了我一吻,又給了他的妹妹一吻,說:”過會兒見,妹妹,好好享受你的屁眼被肏的感覺。”

小冬離開了,我把注意力轉向琳琳那可愛的屁股,彎下身撫摸它、吻它、舔它,把手指插入她的肛門,然后換上我的舌頭插入。在這樣表達了我對這個纖細孩子的屁股的愛慕之后,我準備雞奸她。

“唔啊……”我呻吟著,將雞巴輕松地插入她的直腸,雖然她如此年幼,但肛門沒有給我絲毫阻礙。

“好棒。”琳琳喘息著說,反弓起身子,將臀部推向我入侵的武器,”好棒哦,阿龍,插到我的屁股里來。”

我愉快地將我的整根肉棒都插入琳琳的直腸,正要開始雞奸,忽然小真出現了。

“阿龍。”她開心地對我笑。

“親愛的。”我對我的性感的十五歲女朋友說,”要不要一起來。不過我的雞巴現在沒有空閑。”

“沒關系,”小真說,”我帶了我自己的雞巴來。”我這時注意到她戴著一根假陰莖,比我的雞巴還長些,閃著金屬光澤。她說:”我剛才看見你讓志武雞奸了你,現在我想在你肏琳琳的時候,肏你的屁眼。”

“來吧,”我說,”插進來。”

小真笑嘻嘻地來到我背后。我在琳琳身上趴下,雞巴深深地埋在九歲小女孩腸內,然后小真緩緩地將那根很長的假陰莖插入我的身體。慢慢地,塑料的龜頭充滿了我的直腸,然后整根都進入了,我快樂地呻吟了一聲。

“肏我吧,小真。”我對我的女朋友說。

她牢牢地抓住我的肩膀,開始用假雞巴抽插我的直腸。我適應了她的節奏,也同樣地雞奸我身下的小女孩。

“再用力些。”琳琳快樂地說。

我哼著、喘息著,深深地肏這個小孩的屁眼,同時小真用假陰莖雞奸我。我們組成了汗水淋漓的一堆年輕肉體,沈溺于雞奸的欲望中。

我的大雞巴將琳琳肏到了高潮,但是我用驚人的意志力克制了射精,從兩個女孩子的夾擊中全身而退。我非常想射精在琳琳的屁眼里,但是畢竟還想再多玩一下。

“謝謝你,小真。”我的女朋友將假陰莖從我的屁眼里抽出時,我對她說,”你肏得我真舒服。”

“別客氣。”她說。

“要不要我也來肏你一下?”我說。

“嗯……一般我倒是不會拒絕你的啦,”小真說,”不過你和我之間隨時都可以肏,而這種群交要一個月才有一次。你還是去找別的女孩子吧,或者去找男孩子。我先去找別人。”

“也好。”

我給了她一個小別之吻。

“小真姐,肏我的屁眼好不好?”琳琳對我的女朋友說。

“好,小妹。”小真說,用膝蓋向前挪動一下,將假雞巴緩緩插入琳琳的屁眼。

我轉身尋找別人去肏,看到周圍都是喘息蠕動的肉體,空氣中充滿了汗水、精液、淫水和尿液的氣味,非常撩人。我發現有人在玩尿,是尿的氣味的來源。

一個十六歲的美麗女孩跪在一條毛巾上,靠近壁爐,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和一個中年男人站在她的兩側,尿在她的身上。這個女孩子,身材苗條,小奶子,剃了毛的光屄,短發,被尿在身上很高興,用一只手摸屄手淫,另一只手摸自己的肛門,張嘴接尿。她的全身都滴淌著金色的液體。

我突然感到很想尿,就走了過去。中年男子結束了小便,讓到一旁,一會兒以后,那個男孩也尿畢了。

“想尿嗎?”美麗的短發少女問我。

“很想。”我說。

“把我當小便池吧。”她笑說。

我走到她面前,她一直跪著,我讓尿流出,給了她一個黃金之水的淋浴,使得她原本濕漉漉的身體更濕了。她的相貌和我的姐姐有點相似,我假裝是尿在自己的姐姐的臉上、嘴巴上、頭發上和乳房上。放空了膀胱,我就讓開,想到自己剛剛尿在了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女身上,覺得十分有趣。

我的位置被另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取代了。他一點開場白也沒有,直接開始尿在那個女孩子身上。

我的雞巴正在跳動,需要插入別人的肉體。我四處張望,發現了瑞水。她二十歲,是我剛才肏過屄的一個美女。現在她正騎在小真的父親育國身上,育國的肉棒埋在她的屄里,她的屁股瓣分得很開,露出空閑的美麗肛門。也許要肏一個肏過的人是有點傻的行爲,因爲今晚還有很多人我根本沒有結識,但我還是感到我現在必須去雞奸瑞水,因爲她實在是太迷人了!只要我不射精給她就好。

我跪到她身后,輕輕用手指捅她的屁眼。稍微下面一點,就是她的小屄,塞滿了育國的肉棒。

“又見到你了。”瑞水從肩膀上回頭看我。

“你好。”我開心地笑。

“想找我再來一發?”

“我就是想肏你的屁股。”我說。

“那就來吧。”

我把跳動不已的雞巴插入了她那絕美的后臀,雞奸她,同時她在被育國肏屄。

我們一起用力肏那個發情的美女,幾分鍾后就將她推向一個有力的高潮。

“肏我,肏我。”瑞水尖叫說,”我要泄了。肏我的屄,育國叔叔,肏我的屁股,阿龍……肏我……”

育國把肉棒搗入瑞水的小屄,我把肉棒搗入她的直腸。兩個肉穴在我們的陰莖周圍痙攣,她舒服得幾乎暈了過去。雖然我的精液幾欲噴出,但我還是控制住了自己,十分鍾后從瑞水的腸道全身而退,肉棒依然硬挺,卵蛋依然飽滿。

我離開瑞水,她仍然騎在育國的雞巴上。我想找個人,射精在其體內。

“你是不是喜歡玩尿?”一個女人從背后靠近我,對我說。

我回過頭,看到了一個大屁股的女人,大約四十歲。她身材凹凸有致,長頭發,眼睛還很漂亮。

“嗯,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我微笑說。

“你是阿龍吧。”她說。

“是我。”

“我是愛依。”

“你長得有點像瑞水。”我說。

“我是她的母親。”愛依輕松地說,”我剛才看到你肏她的屁股,肏得她很高興。”

“她高興,我也開心。”我自豪地微笑說。

“現在我想尿,”愛依說,”你想不想讓我尿到你身上。”

“好呀!”

“躺下來。”愛依說。

我照辦了,肉棒高懸在我的腹部上空。

愛依蹲在我的胯骨上,放松了膀胱,立刻,一股熱尿從她那黑毛覆蓋的屄流出,灑在我的勃起的肉棒上。我愉快地歎息著。

“尿完了。”愛依的尿水停下來,她微笑著說。

“要不要來肏一下?”我隨意地問。

“當然要。”愛依說。她跨過我的髋骨跪下,伸手握住我的沾滿尿水的雞巴,扶起朝天,把自己的屄插了上去。她快樂地喘息著,讓我的肉棒深深插入她濕熱的屄中。

“真不錯。”我喘息著說。

愛依完全容納我的雞巴,然后趴下來,雙手支撐在我身旁的地毯上,開始騎在我的肉棒上,上下跳動,一開始很慢,逐漸加快。我們很快就搏動、喘息成一團。她的大奶子在我頭上晃來晃去,我伸出雙手去把玩。

“很舒服。”我喘息著說,反複地向上攻擊愛依的屄,”很舒服。”

“我最喜歡發育期小夥子的雞巴。”愛依斷斷續續地說,不斷變快地上下套弄。

幾分鍾過后,小勝過來了。他是我雞奸過的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當時一邊被我雞奸,一邊被別人顔射。他不打招呼,直接走到愛依背后,把他的硬挺的雞雞插入她的腸道。

“又一根雞巴,太棒了。”愛依呻吟著說,”肏我,小勝,肏我。”

“我來了,愛依阿姨。”小勝說。這個發情的年幼男孩開始熱烈的雞奸愛依。

愛依的屄又緊又熱,讓我無法自持。我把雞巴搗入她的屄,抓住她的大奶子,同時小勝在活力充沛地雞奸她。

“肏我,我要泄了,我要泄了。”愛依開始尖叫。這個大屁股的四十歲淫婦在我和小勝之間扭擺、搖動。她的身體僵硬片刻,然后扭動,然后又變得僵硬,性高潮一波波不停。我擡起頭,猛力吸吮她的硬直的奶頭,同時繼續肏她的屄。

過了一會兒,愛依的性高潮平息了。她倒在我身上,喘不過氣。小勝又輕松地雞奸她一會兒,然后讓雞雞滑出了她的屁股。

“我讓你們肏壞了。”愛依開心地笑說,從我身上支撐起來,”我要去休息一下,待會兒見。”她吻了我和小勝,漫步走向廚房。

“小勝,你打算做什麽?”我坐起來,問身邊的小男孩。他一點沒有顯示出打算找別人的樣子。

“當然是和你一起肏.”他開心地笑說,”我們要不要再找一個女孩子?我們組隊一起肏她。”

“好,我們組隊。”我說,”但是我就要射精了,下一次肏人,我就會射出來。”

這時,雪兒來了。她是我今晚所肏的第一個人,是一個大奶子的十四歲女孩。

“你們打算做什麽?”她揉揉小勝的頭發,對我笑說。

“在想接下來肏誰。”我說。

“姐姐,我們就肏你吧。”小勝說。他扭頭對我說:”你見過我的姐姐雪兒沒有?”

“嗯,見過了。”我說,”她是我今晚肏的第一個女孩子。雪兒,你也來當我今晚肏的最后一個女孩子,好不好?”

“我好榮幸呢。”雪兒吻了我一下,微笑說。

“我們用串燒的辦法玩我的姐姐。”小勝提議說,”我想肏她的嘴,你可以從背后肏她的屄或者肛門。”

“肛門吧。”我說,”沒有比肛交更棒的事情了。”

雪兒很喜歡這個計劃。這個赤裸的、汗水淋漓的十四歲小美人在地毯上趴下,用手和膝蓋支撐自己。

小勝跪在雪兒面前,把雞雞滑入她那饑渴的小嘴。我到她的身后,看到有一些白濁精液冒著泡,從她張開的肛門緩緩流出。顯然,這個洞口剛剛已經被很多男人和男孩抽插過了。我今晚第二度將脈搏跳動的肉棒插入雪兒的腸道。

我牢牢抓住雪兒的臀肉,開始雞奸她,很快達到了穩定的速度。我的肉棒又直又硬,不能再推遲高潮了,必然會射在這個緊熱的美妙直腸之內。

同時,小勝在肏他的姐姐的嘴巴,兩只小手抓住她的腦袋,小小的雞巴在她滑軟的紅唇間進出滑動。我和小勝在雪兒身體的兩端,相視而笑。

過了一會兒,我一邊熱烈的雞奸雪兒,一邊喘息著說:”我不行了,要射出來。”

“我也是,我忍不住了。”小勝肏著他姐姐的嘴,聲音高亢地說。

我感到性高潮從我的卵蛋升起,把雞巴搗入雪兒的屁眼,直到根部,射出我的精液,一坨一坨,直入她的腸道深處。我能感到她的肛門在我的肉棒四周縮緊,想要榨干我的汁。

在我射精的時候,小勝說:”給你個顔射。”把小雞雞抽出姐姐的嘴巴,右手捋動數下,左手把在雪兒的額頭上,讓她的臉仰著。其實他不用這樣做,因爲這個發情的少女完全沒有避讓的打算。

小勝的小手用力搓動肉棒,令白濁精液射上雪兒的開心的臉。我趴在雪兒背上,肉棒在她射滿精液的屁眼里萎縮,看她被自己弟弟的熱精顔射。男孩子射了足足六發,才停下來。雪兒把他的變軟的小雞雞又吮吸了一會兒,咂出剩余的幾滴鹹汁。

“累死我了。”我開心地笑說,從雪兒的臀部慢慢抽出肉棒。現在肉棒徹底軟了。

“肏得我好舒服。”雪兒挺直身體跪著,滿面笑容,弟弟的白濁精液從她的臉上流下。

“我來幫你弄干淨臉。”我說。

“好,不過小勝,你先躺下來。”

小勝知道她想做什麽,立刻高興地躺下。他的姐姐蹲在他的臉上,男孩子開始把我的白濁精液從她的肛門吸出,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音。同時,我把小勝那半透明的精液從雪兒的漂亮臉蛋上舔去,喂了一些給她。我們兩人色情地深吻,在口中來回交換精液和唾液。

玩過這些以后,雪兒和小勝說他們想尿。

“尿在我身上吧。”我對這對姐弟說,躺了下來,準備接受淋浴。

雪兒在我的胸口上蹲下,開始尿到我的臉上,我接了很多在自己嘴里。同時,小勝跪在我的腿間,把尿對準我的變軟的雞巴。

這些結束以后,我自己也想尿了。小勝和雪兒面對面跪在我的面前,相互深吻,同時我站起來,尿在他們身上。這對發情的姐弟很喜歡我的尿。

然后,我們站起來,躺倒在一個沙發里,筋疲力竭,互相依偎。我能感到群交進入了尾聲,別的人當中也有一些在放松休息,男人和男孩的睾丸射干了,女人和女孩的全身都糊滿精液。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完事了。我看到了瑞水,這個可愛的女孩被我肏過了屄和屁股,她正在被她的弟弟瑞鵬雞奸。少年瑞鵬的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我猜他正在將白濁精液射入姐姐的腸中。我看到小真正在被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按住,用傳教士的姿勢肏屄。他們互相摟抱著,一起達到了高潮,這時候陽陽帶著惡作劇的表情過來,尿到他們身上,給他們增添了更多樂趣。這個陽陽,是今晚接受了我第一發精液的人。

在大餐桌旁,正在上演一場小小的顔射美景,小真的母親玉香坐在椅子上,兩個成年男人和一個年輕男孩逐個過來射精在她臉上。她的臉上滿是精液,正在流下,一個發育期的女孩子立刻過來,給她舔干淨。

在我坐的沙發旁邊不遠處,我看到小美手足撐地,這個十三歲的女孩子正在含吮她的一個伯伯的雞巴,同時她的一個姨媽正在用一根粗大的假陰莖在后面肏她的屄。她伯伯的精液讓小美喝飽了肚子。

這可不是一般的家庭聚會!

場面漸漸平息下來,大家都累了。在樓下有一個頗大的浴室,大家三兩一組地進去洗浴,然后穿衣離開。在道別的時候,我發現了有幾個很不錯的女孩子我還沒有肏過,還有一兩個小男孩也很漂亮,下一次我有機會遇到他們時,一定要肏.

最后,我和小真一家一起離開。洗過澡,穿上衣服后,我們鑽進汽車。此時已過午夜,四周漆黑,只有星斗滿天。育國開車載我們回家,我們坐在后座的人感到昏昏欲睡。我已經告訴我的父母,說我將會睡在小真家。我的確會這樣做。

回家以后,雖然很累,但育國和我又感到發情了,女眷們也一樣。育國和小美一起進了臥室,而我則和小真、玉香同床。

小真想要用假陰莖雞奸我,就像在群交聚會上那樣,我高興地讓她用一根長長的假雞巴肏了我的屁股。在被雞奸的同時,我把我的雞巴埋入玉香的屁股,把小真給我的恩愛傳遞給她的母親。

十分鍾后,我們交換體位,玉香用假雞巴愉快地肏我的屁眼,同時我雞奸小真。不久,我射在了女朋友的腸道里。

終于,我們關了燈,在被子下面入睡。我在中間,兩側是兩個可愛的、赤裸的女子。

當我入睡時,我對將來的事情做了一些打算。首先,我要和小真訂婚,我愛瘋了她,而且她的一家又如此美妙!等到法定可以結婚的年齡,我就要和她結婚,然后我們立刻要生孩子,等孩子一到八歲,就要他們開苞。

其次,我還要勾引我的媽媽、姐姐和妹妹,雖然還不知道具體該怎麽做,但總會想出辦法。我要肏我的秀美的媽媽,漂亮的大姐和甜甜的小妹,然后說服爸爸也加入,最后我要把他們一起帶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參加每月一次的群交。

把我自己的家庭帶到那里去,是件多麽棒的事呀。雖然我今晚做了許多變態的事,但是有一件事是別人都在做,只有我沒有做的,那就是亂倫。我要勾引我的全家,然后和小真一家一起,進行兩家的亂交,最后到小真的祖母的家里,和那許多人一起亂交。

我知道我一定有辦法達成這個願望,我有確定無疑的信心。

想著這些,我終于睡著了,小真和她的媽媽依偎在我身旁。今晚很累,我希望明天醒來時能恢複精力。到時候,我的雞巴一定會有一個大大的晨勃,玉香和小真一定能好好地利用它。

文章評價: (1 票, 平均: 5.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愛上親媽跟後媽
小杏的淫亂生活
兒子的遺傳
和表姊的亂倫
女兒是模特兒
我最愛的母親
美麗的姐姐
我和單位熟女的故事
氣質少婦
美美的性經驗
隨機文章:
妹妹…..學生服…..放學後……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不安於室人妻 愛上親媽跟後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