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秀雲和秀霞是一對孿生姐妹,不論樣貌或性情都一模一樣,而且連聲音和說話的語調也沒有半點的分別,甚至連看著她們長大的母親也區分不出來誰是姐、誰是妹來。

她們姐妹倆可是一對天生的美人胚子,長到十八歲,已經出落得如花似玉,不但五官端莊秀美,而且皮膚白嫩無比,那傲人的身材和水靈靈的大眼睛,更加奪人魂魄,使不知多少男孩子對這絕代雙驕都為之垂涎欲滴。

長到21歲後,追求她倆的人越來越多,不過既然她們有這樣的優越條件,自然對形形色色的男孩子是不會看得上眼的。後來,大姐秀雲經親戚牽線搭橋認識了陳立新。這陳立新大專文化,是一間大公司的部門小經理,家境雖不是很富裕,但也屬小康之家,年前已經購置了一間新房子準備成家,但暫時還跟父母住在一起。

當立新和秀雲第一次相見時,大家都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立即就擦出火花。經過一來二往,秀雲看到他高大帥氣,人品也不錯,各方面的條件也相當,很快就談起戀愛來。

一個星期六,秀雲又去看望他。照例,他們在街上逛了一會兒又到那新居幽會去了。雖然是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但由於秀雲為人正派且較為保守,立新也很尊重她,所以兩人最高的境界也一直只發展到擁抱接吻的階段。有時雖然大家都玩得激情勃發,立新也曾多次嘗試過進一步的舉動,可是都在她的婉拒下而不敢造次。

這一天,正當秀雲準備告辭回家時,突然天昏地暗,接著就風雨交加,一直到天快黑了還沒有停下來。眼看回不了家了,秀雲覺得很是鬱悶。

「看來你別想能回去了,今晚就在這裡過夜吧,反正床舖是齊全的。」立新安慰她說。

「我怎敢一個人睡一間屋子啊?太嚇人了。」

「有我陪著你呀!」

「想得美!誰跟你一起睡啊!」

免費A片

「別想壞好嗎?你睡房間,我當『廳長』不就行了。要不,你把房門關嚴了再睡。」

秀雲聽了,不禁嘻哈大笑起來。

也該醫一下肚子了。立新給附近的一間茶餐廳打電話叫來了外賣,兩盒烤鵝腿飯就成了他們一頓豐盛的晚餐。

他們各自簡單的洗過澡後,就並坐在長沙發上看電視。後來立新以節目不好看為由,提議看影碟,於是在抽屜底裡翻出了一盤影碟來。豈料,影劇一開始就出現了激情的畫面,再看下去就是活生生的做愛場面。秀雲是從來也沒看過A片的,不覺看得臉上紅暈驟起,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

立新不時斜眼留意著她的反應,但還是一直保持著沈默。當看到女主角高潮到來,那種如醉如狂的畫面時,秀雲再也看不下去了,可能恐怕自己失態,便紅著臉一閃身跑到洗手間去了。

當秀雲再次出來時,畫面已轉換成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勢,只見那女的非常享受地扭動身軀,兩人合體處像活塞般在上下不停地套弄著。不久,那女的高潮又來了,發出了咆哮般似的淫叫。

立新偷偷看秀雲的表情,看見她已是緊張得就像自己成了那畫中人似的,於是輕輕地拉過她的手來,想不到她竟肉緊得死死抓住立新的手,而且隨著畫面的激烈程度而越握越用勁。立新眼看時機來了,於是把她緊緊地摟入懷裡,隨即伸手探進她的衣衫,輕輕地撫弄起她那豐滿的乳房來。

起初秀雲還連忙用手護在胸前,但當感到難以阻擋時就不再反抗了。這時,她那早已硬起來的乳頭,通過立新手指的撩撥所帶來的要命的刺激,使她為之春情勃發,嘴裡不自覺地發出了輕輕的嬌吟。

這時,電視的畫面上已經開始了另一齣做愛的場面,只見那雙赤身裸體的男女正在激烈地互相調情。在這氣氛中,秀雲真的動情了,立新便拉著她的手按到了自己撐起的帳篷上,當她的纖手一接觸到硬梆梆的肉棒時,就急忙往回縮,但立新卻用力地按著它。

這時畫面上那女的正在套弄著男方雄赳赳的陰莖,她看著看著居然失控了,竟然把立新那硬梆梆的陰莖緊緊地握在手裡,而且越握越緊,立新便抓緊機會,連忙拉開褲鍊,把她的玉手送進了褲子裡去。肌膚相觸,羞得她把臉埋在立新的胸前,好像要找個洞鑽進去似的。

這一關通過了,立新意識到可以有進一步的舉動了,於是悄悄地把手探進了她的裙子裡,挑開內褲,一下子整個陰戶就在他的掌握之中。當秀雲發覺後便立即把這鹹豬手逮住,但這無力的抗拒只是裝裝樣子罷了。這時立新發現她的陰戶已經濕得一塌糊塗,就用手指去揉弄她那高度敏感的陰蒂,直讓她失態地為之嬌喘連連,少女的矜持已在聲聲的浪叫中煙消雲散了。

「不要啊!不行啊!不是說好到了洞房之夜才給你的嗎?」秀雲雖然有氣無力的喊叫著,可是她的手卻把陰莖越握越緊。此時已是慾火焚身的立新,沒有理會她的抗議,只是用火熱的雙唇封住了她的小嘴。

這時,螢屏裡的女主角在男人發狂的抽插中又迎來了另一波的高潮,淒厲的淫叫聲更加激發起兩人的慾望,當立新動手去脫她的衣服時,她先是半推半就,後來竟扭動身體配合起來。

只剩下內衣褲的秀雲閉著眼睛,羞答答地蜷縮在立新的懷裡,更顯得可愛動人。那雪白粉嫩的肌膚,那隆起的雙乳和醉人的乳溝,那白玉般的雙臂,那高翹的美臀,那白晢而修長的美腿,是何等的誘人。

立新一邊親吻著她的頸項,一邊悄悄地解開她胸罩的背扣,當她的胸圍脫去後,兩個雪白而堅挺的乳球就完全暴露在面前。那粉紅色的乳暈襯托著櫻桃般的乳頭已經明顯地變硬隆起,立新就如餓狼般的把它叼入嘴裡,時而吮吸,時而用舌尖挑弄,在這要命的刺激下,秀雲實在無法忍受了,禁不住為之浪聲連連。

眼看時機已經成熟,立新便把她抱進了睡房,輕輕的放在床上,隨即以極速的動作把自己的所有衣服剝下。回頭一看,秀雲已經拉過被子,把自己嚴嚴實實的裹著,只露出個頭來,立新連忙躺下,隔著被子壓到她的身上,跟她狂熱地親吻起來。

在這樣的氛圍下,任憑你是個鐵人也無可抗拒的,後來被子終於被掀開了,立新隨手剝下她身上僅剩的內褲,兩條肉蟲就摟在了一起。

秀雲一直羞得閉上眼睛,任憑立新在她身上胡為,當看到她不斷扭動身體,發出陣陣嬌啼時,立新知道她已到了非常難受的地步了,於是手提鋼槍,在她的陰門搗弄了一會後,就對準穴門輕插進去。當正要繼續挺進時,她便痛得失聲大叫起來,立新便立即停止了動作,俯伏到她的胸前,一邊用手揉弄她的乳房,一邊深深地吻著她,以緩和她的緊張情緒。

一會,立新便出其不意地藉著愛液的潤滑,把肉棍兒用力向裡一挺,便順利地沒入到了那桃源聖地去。頓時,痛得秀雲「哇」的一聲幾乎休克了過去,嚇得立新連忙停止了任何動作,緊緊摟抱著她。

少頃,那鑽到裡面的肉蟲就不再規矩了,開始輕輕的來回滑動起來,不久,頻率和力度都在逐漸加碼,只見秀雲不但不再呼痛,而且流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於是立新來勁了,在她越來越放肆的浪叫聲中瘋狂地抽出起來,最後,在龜頭覺得一陣陣酸麻的緊急時刻,理智地拔出陰莖,把一股濃濃的漿液噴射到她的肚皮上去。

待雙方高潮的餘韻逐漸消退後,秀雲開始發難了,她舉起拳頭狠命地捶打著立新的胸膛,嬌喘著說:「你好壞啊!不是說好到了洞房之夜才給你的嗎?你怎麼就欺負起我來了!」

「是我不好!不過剛才在電視畫面的刺激下,哪怕是神仙也不會無動於衷的呀!你不是也動情了嗎?再說,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還有到了洞房之夜才交歡的麼?」

「女孩子的貞操一生人就只有一次,你一時性起就把我糟蹋了,你不覺得太可惜嗎?」說著,眼眶充滿了淚水。

「別這麼傻了,人生總是要過這一關的。要不,我們馬上就結婚吧!」

在立新的好言安慰下,秀雲的心情終於平復下來了,還俏皮的問立新:「剛才為什麼把你那些東西射到我的肚皮上?」

「這還用問,我是怕你懷孕啊!」

「這點常識也不懂,我的經期剛完,那是最佳的安全期!」

「你怎麼不早說啊?太可惜了。我得補上一課才行,讓你嚐嚐那種滋味!」說完,又進入了更忘情的纏綿之中……這一夜,他們總算過起萬般恩愛的夫妻生活來了。

經歷了這一次,兩人的感情迅速升華了。自始,秀雲到來幽會更加頻密了,甚至過夜的機會越來越多,幾乎是過起同居生活來。立新的父母是知情的,不久在父母的敦促下,兩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

兩口子婚後的二人世界是過得相當甜蜜的。過了不到一年,經立新介紹,撮合了他的小姨字秀霞和一個叫馬良的婚姻。

這馬良是工廠的技術員,父親是這個廠的廠長,不但家境很好,而且馬良長得高大威猛、樣貌挺帥,人品也好,是多少女孩子所仰慕和追逐的對象,不過始終沒有一個能俘虜他,可是當與秀霞一見面,就立即擦出了火花來。

立新這個媒人是無意中當上的。因為馬良是立新的好朋友,時常到他家去串門,每次看到秀雲都是目不轉睛的,看得秀雲也不好意思起來。有一次,當著秀雲的面,對立新稱讚他老婆的漂亮,說如果他能討上這麼漂亮的老婆就不枉此生了。這無意的一句話,立新聽了不禁靈機一動,連忙說:「那就給你介紹一個翻版的秀雲吧!」如此,就輕易地給秀霞牽上了這條紅線。

馬良跟秀霞也可謂是天生一對,相識不久,就如膠似漆的拍起拖來。馬良也早就買了新房子築巢引鳳的了,所以他們也同樣有著方便幽會的地方。這秀霞的性情跟姐姐是一個模樣的,所以拍拖幾個月來,都只是發展到擁抱接吻的階段,任憑馬良耍弄什麼手段,也無法誘惑她再前進一步,所以馬良打趣地稱呼她為出色的「消防隊員」,說他的慾火輕易就能給她撲滅了。

一次,馬良偕同秀霞到一個旅遊熱點去渡假,由於班車在半路上遇上山體滑坡須繞道而行,所以到達目的地時已是黃昏時候,走了幾間旅舍都已客滿,好不容易在偏遠處找到一家民居客房,但就只有一個可出租的房間,看過環境也不亞於四星賓館,於是就將就著租了下來。

可是房間裡就只有一張大床,秀霞想到不得不同床而睡了,感到十分尷尬。馬良看出了她滿臉為難的樣子,於是安慰她說:「今晚你就睡到床上,我在椅子上打個盹就成,必要時睡地板也可以。」秀霞聽後雖不作聲,但依然滿臉為難。

他們到外面找地方吃過晚飯後,也無心欣賞野外的晚景和尋找娛樂的去處,於是徑直回到了客房裡。年輕人最怕的就是在晚上寂寞無聊,看電視也沒有什麼好看的節目,於是秀霞就拿出手機來玩電子遊戲打發時間,多輪比賽的結果,秀霞憑藉玩慣了的優勢,總是多贏了許多。

秀霞洗過澡後,穿上一套包裝得嚴嚴實實的睡衣,往床上一滾,隨手拉過被子就要睡覺了。可憐那馬良洗過澡後卻感到「無地自容」,只好靠在椅子上小憩一會再算。不過他心底裡就不相信秀霞會如此無情地冷落他,無非是一時放不下一個少女天賦的矜持而裝模作樣罷了。

過不了十分鐘,馬良突然連續打起了噴嚏來,秀霞連忙躍起身下地,把兩個人的全部外衣蓋到了馬良的身上,但背著馬良卻在暗暗地偷笑起來,聰明的她早就判斷出他不過是在裝可憐博同情而已。

當她回到床上才躺下,那邊又傳來不斷的噴嚏聲。秀霞明知他是在使計,但也難免產生惻隱之心,於是說:「漫漫長夜你在那怎麼過啊,睡到這裡來吧!」

「那不好意思的,我這就成了。你睡吧,不要管我。」

「你不到床上睡是你提出的,著涼了不要怨我才好。」

「……」

「別使性子了,過來吧!」

當馬良像個賭氣的孩子般坐在床沿時,秀霞就拿起另一個枕頭,從床頭挪到床尾去。很明顯,意思就是要兩人反方向的睡了。馬良只好順從地倒頭睡下,秀霞便舉腳挑起被子,蓋到馬良的身上,隨即把床頭燈關了。

過了許久,其實大家都沒有睡著,馬良在被窩裡有意無意地搔秀霞的腳底,癢得她把腳一蹬,然後順勢用腳趾去搔馬良的胳肢窩,馬良一翻身把她的玉腿壓住,隨即爬起來全身壓到她的身上去,並往她的敏感部位搔個不停,直至她求饒了才肯甘休,不過這時馬良已不失時機地把火熱的雙唇湊到她的嘴上,狂熱地親吻起來。

當大家都喘不過氣來時馬良才鬆脫了,可是卻仰起身來,用雙手按向她的乳房,有韻律地揉搓起來。秀霞急忙把他的手抓住,可是卻因為感到全身酥麻,很快就無力抵抗了。

這時,馬良下身的那話兒早已堅硬如鋼,死死地頂著她的陰戶,還不時一下一下的在使勁。秀霞受到上下雙重的刺激,不禁興奮得頻頻扭動身子,不由自主地發出了動人的嬌吟。

眼看秀霞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於是馬良便動手解開她的衣扣,兩個他從沒見過的雪白而堅挺的肉球就擺在他的面前,秀霞慌忙用手去護著,但這只是故作姿態而已,當馬良的熱唇湊下來時,還自動的讓開哩!

馬良先是對她的乳房親了又親,繼而把那熟透的櫻桃般的乳頭含入嘴裡,用舌尖挑弄了一會,還輕輕的咬了幾下,就甜蜜地吮吸起來。秀霞再也抵受不住這要命的刺激了,不禁聲聲浪叫起來,兩手死命地抓著馬良的脊背,以致把鋒利的指甲都陷進了馬良的皮肉裡。

「你好壞啊!我受不了啦!你不要再折騰我了……」秀霞好像是在求饒,也好像在暗示著她的迫切需要。可是,馬良就像沒聽見似的,反而更積極地玩弄她的乳房和猛力地去頂撞她的陰戶。

「我透不過氣來了,你下來……下來啊!我給你好了!」秀霞好像在哀嚎,也好像已經迫不及待了。於是,馬良便在她的身上爬起來,然後動手剝除她的衣服,她便閉上了眼睛,顯出一點也不抗拒的樣子。

由於秀霞的睡衣裡是全「真空」的,所以很快她便全身裸露在馬良的面前。馬良面對這玉人兒不禁為之熱血奔騰,幾乎要一口把她吞下似的,於是以極速的動作把自己也剝了個精光,猛然撲到秀霞的身上。

破處的歷程小心而艱難地展開了,秀霞在痛苦中渡過了由女孩變成女人的路程後,便開懷地去享受那性愛的無盡歡愉。

過了不久,經過緊張的籌備後,他們便舉行了隆重的婚禮。從此,兩口子便過著無比浪漫而溫馨的幸福生活。

************

轉瞬大姐秀雲已結婚兩年了。在結婚兩週年的紀念日,她正在家裡精心張羅著浪漫的燭光晚餐的時候,突然接到120急救中心打來的電話,丈夫在回家的途中發生了車禍!這一驚非同小可,她幾乎一下子昏厥了過去,等到定過神來,給其他家人打了電話便急匆匆趕到醫院去。

手術室門外,立新的家人全都來了,不久秀霞夫婦也趕來了,個個都愁雲滿臉,誰也不說話。

這種等待是最痛苦、最折磨人的。好不容易看到門上的紅燈熄滅了,手術醫生也出來了,十幾個人蜂擁而上,急著探望情況。據醫生說,經過搶救和做了手術,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了,他的皮外傷和骨折都好辦,但最要命的是傷及神經系統,除非出現奇蹟,否則將來他的下肢會就此癱瘓了。大家聽後,在欣慰他能撿回一條命的同時,又對他將要成了殘廢人而無限悲傷,秀雲更是哭成了個淚人,幾乎要休克過去。

三個月後,立新坐在輪椅上出院回家了,他的下體已經完全沒了知覺,成了個半截子的植物人,不過上半截仍然和好人沒有兩樣,神志還是十分健全的。此後,秀雲經常帶著他去做物理治療,可是沒有絲毫的效果,最後只得放棄了。

立新自從出事後,雖然領回了一筆可觀的保險金和得到單位的援助和關心,可是面對殘廢的身體,使平時開朗活躍的他變得內向孤僻,凡事都看不順眼,而且脾氣十分暴躁,秀雲只好處處忍讓他,細心地照料他的生活。

此後,立新就終日與輪椅和手提電腦為伴,那套間客房就是他唯一的生活天地,極少走出房門來,秀雲也就只好與他分房而居了。

廿五歲還沒到的秀雲,雖然已是個少婦,但仍然保持得像個大姑娘一般,現在年紀輕輕的就守著活寡,其內心的傷痛可想而知,尤其漫漫長夜,獨守空閨,常常在飲泣中含著淚水睡去。雖然身處不幸的逆境之中,但人都有七情六慾,生理上的神奇反應實在是一種最難以忍受的煎熬,雖然立新也曾勸她離婚,重新尋求幸福的歸宿,可是每每一提起,她就轉身而去。

妹妹秀霞看到姐姐終日愁雲滿臉,對她的不幸非常同情。姐妹間是最容易溝通的,一次,當秀霞知道他的丈夫曾勸她離婚後,便開導她說:「你趁著自己還年輕,也應該有個長遠的打算才是呀!」

「如果做夫妻只能同富貴而不能共患難的話,我還是人嗎?在他最需要我在他身邊的時候,怎麼說我也是不會忍心離開他的。」

「又不是因為你自私,是他主動勸你離婚的呀!你不明白這也是他出於對你的關心嗎?」

「當然我知道這是他出於對我的一種愛,不過我決心堅守在他身邊不也是對他矢志不渝的愛嗎?你別說了,我的決心已定了,此後我們雖然不能再過夫妻生活,但有了心靈上的互相慰藉是可以彌補一切的。」

秀霞看到姐姐意志已決,便再也不敢勸她了,只是暗暗地對她寄予無限的同情和關懷。過了一段日子,秀霞看到她時常鬱鬱不樂,每當春潮來臨時的神情,簡直就像是在饑荒日子裡那嗷嗷待哺中的苦孩子,心都碎了!一天,姐妹倆又閒聊開了。

「姐呀,我知道你孤苦寂寞的日子是很難熬的,你又不肯離婚再嫁人,怎麼熬過去啊?」

「別想得那麼慘,難熬的時候分散一下精神就過去了。」

「說得輕鬆!馬良有時出差去了一個星期,我就想得不想活了!」

「有這麼誇張嗎?不過你只要忍耐一下,老公就會回來加倍補償給你,而我就只能一生忍耐下去。」秀雲說著,眼眶也紅了。

秀霞忽然靈機一動,神秘兮兮的小聲說:「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你不用離婚,又可以解決生理上的需要和精神上的空虛!」

「快住口!難為你想得出這鬼主意來,不要臉嗎?」

「做人不可以太固執的,要面對現實嘛!」秀雲聽後,再也不爭辯下去了。

************

一天,秀霞興沖沖地找到秀雲,說美嫻打來電話通知她,下個禮拜天有個高中舊同學的聚會,是楊延昭發起的。這美嫻是他們姐妹倆讀高中時最要好的女同學,楊延昭是他們班的班長,據說現在經營著七、八家速食連鎖店,是個很有名氣的大款,過去曾一直暗戀過她姐妹倆,到了快畢業時,也曾趁還書的機會給秀雲秘密遞過示愛的紙條,但秀雲沒理會他,不久就勞燕分飛了。

這次聚會是在楊延昭住所的社區會所裡舉行的,由於這裡是個豪宅社區,所以這會所是一個很有氣派的去處。一幫舊同學多年不見,大家都雀躍萬分,很多人都已事業有成,多數都已經為人父母,過著幸福的日子。

不過作為發起人的延昭卻是個例外,因為他在事業上雖然一帆風順,但與妻子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張,用貌合神離、同床異夢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主要是因為延昭發現妻子背著他與她的初戀情人一直有密切來往,所以夫妻的關係鬧得很僵,回到家裡可以說一點家庭溫暖都沒有。

延昭在學校時一直和秀雲姐妹都非常要好,多年不見面,自然說話就多了。互相瞭解過別後的情況以後,大家都倍感唏噓,不過在大家的熱鬧氣氛中,在一輪又一輪的乾杯熱潮中,把一切不開心的事都置諸腦後了。

延昭跟她們姐妹倆聯繫上以後,也曾邀約過她們一起參加一個商界的派對,在燈紅酒綠的氛圍中,延昭頻頻邀請秀雲共舞,三個人的交往從此更密切了。不過在後來延昭相約她們參加的活動中,秀霞總是推托沒有空而只剩下秀雲與他應酬,後來延昭就乾脆只單獨約秀雲,題目大多是吃晚飯的居多。

本來生活上就孤單寂寞的秀雲,也樂得多點機會到外面散散心。一來二往,他們顯得非常融洽,漸漸地大家心裡時常都有著對方的存在,不過到底還只是舊同學間的朋友之交。

春節長假期是服務業最繁忙的時候,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他倆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了。到了元宵節前一天,秀雲忽然接到延昭的電話,約她次日到兩三百公里外的一個旅遊勝地去看花燈,並說明買的是來回的火車票,第二天才能回來。

這一來,秀雲可犯愁了,要是推卻了,人家一番盛情而且連火車票也買了,那是很難推卻的,況且,近來覺得跟延昭很投契,和他在一起心情就會感到好了許多,所以她也想跟他去散一下心。可是平時出外不用過夜還好說,現在突然要去兩天又找不到藉口,怎麼向立新交代呢?

後來終於想出了一個大膽的計劃,於是立即把秀霞約到咖啡廳去商量。當把自己的難題說過了後,還不知道秀霞是否答應就開門見山地把自己想好了的「掉包計」一口氣說了出來:「你可以回去跟老公說,明天醫院臨時安排你值夜班。到了傍晚你就裝做我,像下班回家似的到我家去,並預先買回了烤鵝腿飯盒給他做晚餐,說因為很累不想做飯就行了,因為我有時也是這樣的。你跟他打過照面後,就可以回到我的房間安心看電視或上網去,如果有什麼事他會大聲喚你的,不過只要看到你關了燈睡覺,一般他都不會打擾你的了。到了明晨,你給他買來早餐就可以上班去了。」

秀雲一口氣說完了,才央求妹妹一定要幫她這個忙。豈料秀霞二話沒說就一口應承了。到了這時,她還不知道是秀霞背著她給延昭牽線的,不過秀霞不是想拆散他們夫妻,目的只是引導她通過婚外情來解決守活寡的苦惱罷了。這就是他早前提出過的兩全其美的辦法。

秀雲向老總請了兩天的假,次日就如常上班似的出了門,跟延昭出發了。到了傍晚,秀霞就開始按照姐姐的安排實施她們的掉包計。因為她們姐妹倆一切都相似得連自己的母親也分不出來,當然就可以保險立新是不會看出任何破綻的。

當秀霞把飯盒送到他的房間時,立新對她說:「客廳的茶幾上放著五塊錢和一張紙條,那是我選好的六合彩號碼,你吃過飯就立即到街口的投注站給我買,因為八點鐘開獎,六點就要截止投注的了。」秀霞應諾後就照辦了,買了彩票後就順手放到自己的錢包裡,心裡不以為意的想,這中獎的幾率只是幾十萬分之一的玩意,能有那麼幸運的事嗎?

到了第二天清晨起來,掉包的「秀雲」買過早餐後就如大赦般的溜出門去,總算不負姐姐所託順利完成任務了。

秀霞因為昨晚「上夜班」,本來回到家照例就是睡覺去,但當知道馬良早已上班,用不著假裝了,於是就到街上溜達去。傍晚馬良下班回來後,想不到居然有興緻要和妻子一起去市場買菜。說來也湊巧,秀霞在付錢時,錢包裡的彩票給鈔票一帶,掉到了地上,馬良慌忙替她撿起,才知道掉的是彩票,還跟老婆開玩笑說她有興緻買彩票是想發財了。

到了市場門口,恰好有個投注站,秀霞便拿過去想對一對開獎號碼,豈料那投注站的老頭一看,竟像觸電似的大叫起來:「中啦!中啦!中大獎啊!頭獎三注中,每注分得的獎金是十三萬!」秀霞夫婦聽後高興得不得了,再次核對無誤後,馬良便立即兌了獎,拿著十三萬興沖沖地回家去。

當秀霞冷靜下來之後,心裡就犯難了,這彩票是幫姐夫買的,獎金是屬於他的,但現老公把獎金領到手了,怎麼辦呢?總不能說穿我昨晚在姐夫處過夜吧!轉念又想,買彩票能中獎是微乎其微的事情,希望立新不會在意的,再說,十三萬不是小數目,豈有拿到手的錢嫌腥的?想到這裡,也就心安理得起來。

秀雲和秀霞是一對孿生姐妹,不論樣貌或性情都一模一樣,而且連聲音和說話的語調也沒有半點的分別,甚至連看著她們長大的母親也區分不出來誰是姐、誰是妹來。

她們姐妹倆可是一對天生的美人胚子,長到十八歲,已經出落得如花似玉,不但五官端莊秀美,而且皮膚白嫩無比,那傲人的身材和水靈靈的大眼睛,更加奪人魂魄,使不知多少男孩子對這絕代雙驕都為之垂涎欲滴。

長到21歲後,追求她倆的人越來越多,不過既然她們有這樣的優越條件,自然對形形色色的男孩子是不會看得上眼的。後來,大姐秀雲經親戚牽線搭橋認識了陳立新。這陳立新大專文化,是一間大公司的部門小經理,家境雖不是很富裕,但也屬小康之家,年前已經購置了一間新房子準備成家,但暫時還跟父母住在一起。

當立新和秀雲第一次相見時,大家都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立即就擦出火花。經過一來二往,秀雲看到他高大帥氣,人品也不錯,各方面的條件也相當,很快就談起戀愛來。

一個星期六,秀雲又去看望他。照例,他們在街上逛了一會兒又到那新居幽會去了。雖然是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但由於秀雲為人正派且較為保守,立新也很尊重她,所以兩人最高的境界也一直只發展到擁抱接吻的階段。有時雖然大家都玩得激情勃發,立新也曾多次嘗試過進一步的舉動,可是都在她的婉拒下而不敢造次。

這一天,正當秀雲準備告辭回家時,突然天昏地暗,接著就風雨交加,一直到天快黑了還沒有停下來。眼看回不了家了,秀雲覺得很是鬱悶。

「看來你別想能回去了,今晚就在這裡過夜吧,反正床舖是齊全的。」立新安慰她說。

「我怎敢一個人睡一間屋子啊?太嚇人了。」

「有我陪著你呀!」

「想得美!誰跟你一起睡啊!」

「別想壞好嗎?你睡房間,我當『廳長』不就行了。要不,你把房門關嚴了再睡。」

秀雲聽了,不禁嘻哈大笑起來。

也該醫一下肚子了。立新給附近的一間茶餐廳打電話叫來了外賣,兩盒烤鵝腿飯就成了他們一頓豐盛的晚餐。

他們各自簡單的洗過澡後,就並坐在長沙發上看電視。後來立新以節目不好看為由,提議看影碟,於是在抽屜底裡翻出了一盤影碟來。豈料,影劇一開始就出現了激情的畫面,再看下去就是活生生的做愛場面。秀雲是從來也沒看過A片的,不覺看得臉上紅暈驟起,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

立新不時斜眼留意著她的反應,但還是一直保持著沈默。當看到女主角高潮到來,那種如醉如狂的畫面時,秀雲再也看不下去了,可能恐怕自己失態,便紅著臉一閃身跑到洗手間去了。

當秀雲再次出來時,畫面已轉換成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勢,只見那女的非常享受地扭動身軀,兩人合體處像活塞般在上下不停地套弄著。不久,那女的高潮又來了,發出了咆哮般似的淫叫。

立新偷偷看秀雲的表情,看見她已是緊張得就像自己成了那畫中人似的,於是輕輕地拉過她的手來,想不到她竟肉緊得死死抓住立新的手,而且隨著畫面的激烈程度而越握越用勁。立新眼看時機來了,於是把她緊緊地摟入懷裡,隨即伸手探進她的衣衫,輕輕地撫弄起她那豐滿的乳房來。

起初秀雲還連忙用手護在胸前,但當感到難以阻擋時就不再反抗了。這時,她那早已硬起來的乳頭,通過立新手指的撩撥所帶來的要命的刺激,使她為之春情勃發,嘴裡不自覺地發出了輕輕的嬌吟。

這時,電視的畫面上已經開始了另一齣做愛的場面,只見那雙赤身裸體的男女正在激烈地互相調情。在這氣氛中,秀雲真的動情了,立新便拉著她的手按到了自己撐起的帳篷上,當她的纖手一接觸到硬梆梆的肉棒時,就急忙往回縮,但立新卻用力地按著它。

這時畫面上那女的正在套弄著男方雄赳赳的陰莖,她看著看著居然失控了,竟然把立新那硬梆梆的陰莖緊緊地握在手裡,而且越握越緊,立新便抓緊機會,連忙拉開褲鍊,把她的玉手送進了褲子裡去。肌膚相觸,羞得她把臉埋在立新的胸前,好像要找個洞鑽進去似的。

這一關通過了,立新意識到可以有進一步的舉動了,於是悄悄地把手探進了她的裙子裡,挑開內褲,一下子整個陰戶就在他的掌握之中。當秀雲發覺後便立即把這鹹豬手逮住,但這無力的抗拒只是裝裝樣子罷了。這時立新發現她的陰戶已經濕得一塌糊塗,就用手指去揉弄她那高度敏感的陰蒂,直讓她失態地為之嬌喘連連,少女的矜持已在聲聲的浪叫中煙消雲散了。

「不要啊!不行啊!不是說好到了洞房之夜才給你的嗎?」秀雲雖然有氣無力的喊叫著,可是她的手卻把陰莖越握越緊。此時已是慾火焚身的立新,沒有理會她的抗議,只是用火熱的雙唇封住了她的小嘴。

這時,螢屏裡的女主角在男人發狂的抽插中又迎來了另一波的高潮,淒厲的淫叫聲更加激發起兩人的慾望,當立新動手去脫她的衣服時,她先是半推半就,後來竟扭動身體配合起來。

只剩下內衣褲的秀雲閉著眼睛,羞答答地蜷縮在立新的懷裡,更顯得可愛動人。那雪白粉嫩的肌膚,那隆起的雙乳和醉人的乳溝,那白玉般的雙臂,那高翹的美臀,那白晢而修長的美腿,是何等的誘人。

立新一邊親吻著她的頸項,一邊悄悄地解開她胸罩的背扣,當她的胸圍脫去後,兩個雪白而堅挺的乳球就完全暴露在面前。那粉紅色的乳暈襯托著櫻桃般的乳頭已經明顯地變硬隆起,立新就如餓狼般的把它叼入嘴裡,時而吮吸,時而用舌尖挑弄,在這要命的刺激下,秀雲實在無法忍受了,禁不住為之浪聲連連。

眼看時機已經成熟,立新便把她抱進了睡房,輕輕的放在床上,隨即以極速的動作把自己的所有衣服剝下。回頭一看,秀雲已經拉過被子,把自己嚴嚴實實的裹著,只露出個頭來,立新連忙躺下,隔著被子壓到她的身上,跟她狂熱地親吻起來。

在這樣的氛圍下,任憑你是個鐵人也無可抗拒的,後來被子終於被掀開了,立新隨手剝下她身上僅剩的內褲,兩條肉蟲就摟在了一起。

秀雲一直羞得閉上眼睛,任憑立新在她身上胡為,當看到她不斷扭動身體,發出陣陣嬌啼時,立新知道她已到了非常難受的地步了,於是手提鋼槍,在她的陰門搗弄了一會後,就對準穴門輕插進去。當正要繼續挺進時,她便痛得失聲大叫起來,立新便立即停止了動作,俯伏到她的胸前,一邊用手揉弄她的乳房,一邊深深地吻著她,以緩和她的緊張情緒。

一會,立新便出其不意地藉著愛液的潤滑,把肉棍兒用力向裡一挺,便順利地沒入到了那桃源聖地去。頓時,痛得秀雲「哇」的一聲幾乎休克了過去,嚇得立新連忙停止了任何動作,緊緊摟抱著她。

少頃,那鑽到裡面的肉蟲就不再規矩了,開始輕輕的來回滑動起來,不久,頻率和力度都在逐漸加碼,只見秀雲不但不再呼痛,而且流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於是立新來勁了,在她越來越放肆的浪叫聲中瘋狂地抽出起來,最後,在龜頭覺得一陣陣酸麻的緊急時刻,理智地拔出陰莖,把一股濃濃的漿液噴射到她的肚皮上去。

待雙方高潮的餘韻逐漸消退後,秀雲開始發難了,她舉起拳頭狠命地捶打著立新的胸膛,嬌喘著說:「你好壞啊!不是說好到了洞房之夜才給你的嗎?你怎麼就欺負起我來了!」

「是我不好!不過剛才在電視畫面的刺激下,哪怕是神仙也不會無動於衷的呀!你不是也動情了嗎?再說,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還有到了洞房之夜才交歡的麼?」

「女孩子的貞操一生人就只有一次,你一時性起就把我糟蹋了,你不覺得太可惜嗎?」說著,眼眶充滿了淚水。

「別這麼傻了,人生總是要過這一關的。要不,我們馬上就結婚吧!」

在立新的好言安慰下,秀雲的心情終於平復下來了,還俏皮的問立新:「剛才為什麼把你那些東西射到我的肚皮上?」

「這還用問,我是怕你懷孕啊!」

「這點常識也不懂,我的經期剛完,那是最佳的安全期!」

「你怎麼不早說啊?太可惜了。我得補上一課才行,讓你嚐嚐那種滋味!」說完,又進入了更忘情的纏綿之中……這一夜,他們總算過起萬般恩愛的夫妻生活來了。

經歷了這一次,兩人的感情迅速升華了。自始,秀雲到來幽會更加頻密了,甚至過夜的機會越來越多,幾乎是過起同居生活來。立新的父母是知情的,不久在父母的敦促下,兩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

兩口子婚後的二人世界是過得相當甜蜜的。過了不到一年,經立新介紹,撮合了他的小姨字秀霞和一個叫馬良的婚姻。

這馬良是工廠的技術員,父親是這個廠的廠長,不但家境很好,而且馬良長得高大威猛、樣貌挺帥,人品也好,是多少女孩子所仰慕和追逐的對象,不過始終沒有一個能俘虜他,可是當與秀霞一見面,就立即擦出了火花來。

立新這個媒人是無意中當上的。因為馬良是立新的好朋友,時常到他家去串門,每次看到秀雲都是目不轉睛的,看得秀雲也不好意思起來。有一次,當著秀雲的面,對立新稱讚他老婆的漂亮,說如果他能討上這麼漂亮的老婆就不枉此生了。這無意的一句話,立新聽了不禁靈機一動,連忙說:「那就給你介紹一個翻版的秀雲吧!」如此,就輕易地給秀霞牽上了這條紅線。

馬良跟秀霞也可謂是天生一對,相識不久,就如膠似漆的拍起拖來。馬良也早就買了新房子築巢引鳳的了,所以他們也同樣有著方便幽會的地方。這秀霞的性情跟姐姐是一個模樣的,所以拍拖幾個月來,都只是發展到擁抱接吻的階段,任憑馬良耍弄什麼手段,也無法誘惑她再前進一步,所以馬良打趣地稱呼她為出色的「消防隊員」,說他的慾火輕易就能給她撲滅了。

一次,馬良偕同秀霞到一個旅遊熱點去渡假,由於班車在半路上遇上山體滑坡須繞道而行,所以到達目的地時已是黃昏時候,走了幾間旅舍都已客滿,好不容易在偏遠處找到一家民居客房,但就只有一個可出租的房間,看過環境也不亞於四星賓館,於是就將就著租了下來。

可是房間裡就只有一張大床,秀霞想到不得不同床而睡了,感到十分尷尬。馬良看出了她滿臉為難的樣子,於是安慰她說:「今晚你就睡到床上,我在椅子上打個盹就成,必要時睡地板也可以。」秀霞聽後雖不作聲,但依然滿臉為難。

他們到外面找地方吃過晚飯後,也無心欣賞野外的晚景和尋找娛樂的去處,於是徑直回到了客房裡。年輕人最怕的就是在晚上寂寞無聊,看電視也沒有什麼好看的節目,於是秀霞就拿出手機來玩電子遊戲打發時間,多輪比賽的結果,秀霞憑藉玩慣了的優勢,總是多贏了許多。

秀霞洗過澡後,穿上一套包裝得嚴嚴實實的睡衣,往床上一滾,隨手拉過被子就要睡覺了。可憐那馬良洗過澡後卻感到「無地自容」,只好靠在椅子上小憩一會再算。不過他心底裡就不相信秀霞會如此無情地冷落他,無非是一時放不下一個少女天賦的矜持而裝模作樣罷了。

過不了十分鐘,馬良突然連續打起了噴嚏來,秀霞連忙躍起身下地,把兩個人的全部外衣蓋到了馬良的身上,但背著馬良卻在暗暗地偷笑起來,聰明的她早就判斷出他不過是在裝可憐博同情而已。

當她回到床上才躺下,那邊又傳來不斷的噴嚏聲。秀霞明知他是在使計,但也難免產生惻隱之心,於是說:「漫漫長夜你在那怎麼過啊,睡到這裡來吧!」

「那不好意思的,我這就成了。你睡吧,不要管我。」

「你不到床上睡是你提出的,著涼了不要怨我才好。」

「……」

「別使性子了,過來吧!」

當馬良像個賭氣的孩子般坐在床沿時,秀霞就拿起另一個枕頭,從床頭挪到床尾去。很明顯,意思就是要兩人反方向的睡了。馬良只好順從地倒頭睡下,秀霞便舉腳挑起被子,蓋到馬良的身上,隨即把床頭燈關了。

過了許久,其實大家都沒有睡著,馬良在被窩裡有意無意地搔秀霞的腳底,癢得她把腳一蹬,然後順勢用腳趾去搔馬良的胳肢窩,馬良一翻身把她的玉腿壓住,隨即爬起來全身壓到她的身上去,並往她的敏感部位搔個不停,直至她求饒了才肯甘休,不過這時馬良已不失時機地把火熱的雙唇湊到她的嘴上,狂熱地親吻起來。

當大家都喘不過氣來時馬良才鬆脫了,可是卻仰起身來,用雙手按向她的乳房,有韻律地揉搓起來。秀霞急忙把他的手抓住,可是卻因為感到全身酥麻,很快就無力抵抗了。

這時,馬良下身的那話兒早已堅硬如鋼,死死地頂著她的陰戶,還不時一下一下的在使勁。秀霞受到上下雙重的刺激,不禁興奮得頻頻扭動身子,不由自主地發出了動人的嬌吟。

眼看秀霞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於是馬良便動手解開她的衣扣,兩個他從沒見過的雪白而堅挺的肉球就擺在他的面前,秀霞慌忙用手去護著,但這只是故作姿態而已,當馬良的熱唇湊下來時,還自動的讓開哩!

馬良先是對她的乳房親了又親,繼而把那熟透的櫻桃般的乳頭含入嘴裡,用舌尖挑弄了一會,還輕輕的咬了幾下,就甜蜜地吮吸起來。秀霞再也抵受不住這要命的刺激了,不禁聲聲浪叫起來,兩手死命地抓著馬良的脊背,以致把鋒利的指甲都陷進了馬良的皮肉裡。

「你好壞啊!我受不了啦!你不要再折騰我了……」秀霞好像是在求饒,也好像在暗示著她的迫切需要。可是,馬良就像沒聽見似的,反而更積極地玩弄她的乳房和猛力地去頂撞她的陰戶。

「我透不過氣來了,你下來……下來啊!我給你好了!」秀霞好像在哀嚎,也好像已經迫不及待了。於是,馬良便在她的身上爬起來,然後動手剝除她的衣服,她便閉上了眼睛,顯出一點也不抗拒的樣子。

由於秀霞的睡衣裡是全「真空」的,所以很快她便全身裸露在馬良的面前。馬良面對這玉人兒不禁為之熱血奔騰,幾乎要一口把她吞下似的,於是以極速的動作把自己也剝了個精光,猛然撲到秀霞的身上。

破處的歷程小心而艱難地展開了,秀霞在痛苦中渡過了由女孩變成女人的路程後,便開懷地去享受那性愛的無盡歡愉。

過了不久,經過緊張的籌備後,他們便舉行了隆重的婚禮。從此,兩口子便過著無比浪漫而溫馨的幸福生活。

************

轉瞬大姐秀雲已結婚兩年了。在結婚兩週年的紀念日,她正在家裡精心張羅著浪漫的燭光晚餐的時候,突然接到120急救中心打來的電話,丈夫在回家的途中發生了車禍!這一驚非同小可,她幾乎一下子昏厥了過去,等到定過神來,給其他家人打了電話便急匆匆趕到醫院去。

手術室門外,立新的家人全都來了,不久秀霞夫婦也趕來了,個個都愁雲滿臉,誰也不說話。

這種等待是最痛苦、最折磨人的。好不容易看到門上的紅燈熄滅了,手術醫生也出來了,十幾個人蜂擁而上,急著探望情況。據醫生說,經過搶救和做了手術,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了,他的皮外傷和骨折都好辦,但最要命的是傷及神經系統,除非出現奇蹟,否則將來他的下肢會就此癱瘓了。大家聽後,在欣慰他能撿回一條命的同時,又對他將要成了殘廢人而無限悲傷,秀雲更是哭成了個淚人,幾乎要休克過去。

三個月後,立新坐在輪椅上出院回家了,他的下體已經完全沒了知覺,成了個半截子的植物人,不過上半截仍然和好人沒有兩樣,神志還是十分健全的。此後,秀雲經常帶著他去做物理治療,可是沒有絲毫的效果,最後只得放棄了。

立新自從出事後,雖然領回了一筆可觀的保險金和得到單位的援助和關心,可是面對殘廢的身體,使平時開朗活躍的他變得內向孤僻,凡事都看不順眼,而且脾氣十分暴躁,秀雲只好處處忍讓他,細心地照料他的生活。

此後,立新就終日與輪椅和手提電腦為伴,那套間客房就是他唯一的生活天地,極少走出房門來,秀雲也就只好與他分房而居了。

廿五歲還沒到的秀雲,雖然已是個少婦,但仍然保持得像個大姑娘一般,現在年紀輕輕的就守著活寡,其內心的傷痛可想而知,尤其漫漫長夜,獨守空閨,常常在飲泣中含著淚水睡去。雖然身處不幸的逆境之中,但人都有七情六慾,生理上的神奇反應實在是一種最難以忍受的煎熬,雖然立新也曾勸她離婚,重新尋求幸福的歸宿,可是每每一提起,她就轉身而去。

妹妹秀霞看到姐姐終日愁雲滿臉,對她的不幸非常同情。姐妹間是最容易溝通的,一次,當秀霞知道他的丈夫曾勸她離婚後,便開導她說:「你趁著自己還年輕,也應該有個長遠的打算才是呀!」

「如果做夫妻只能同富貴而不能共患難的話,我還是人嗎?在他最需要我在他身邊的時候,怎麼說我也是不會忍心離開他的。」

「又不是因為你自私,是他主動勸你離婚的呀!你不明白這也是他出於對你的關心嗎?」

「當然我知道這是他出於對我的一種愛,不過我決心堅守在他身邊不也是對他矢志不渝的愛嗎?你別說了,我的決心已定了,此後我們雖然不能再過夫妻生活,但有了心靈上的互相慰藉是可以彌補一切的。」

秀霞看到姐姐意志已決,便再也不敢勸她了,只是暗暗地對她寄予無限的同情和關懷。過了一段日子,秀霞看到她時常鬱鬱不樂,每當春潮來臨時的神情,簡直就像是在饑荒日子裡那嗷嗷待哺中的苦孩子,心都碎了!一天,姐妹倆又閒聊開了。

「姐呀,我知道你孤苦寂寞的日子是很難熬的,你又不肯離婚再嫁人,怎麼熬過去啊?」

「別想得那麼慘,難熬的時候分散一下精神就過去了。」

「說得輕鬆!馬良有時出差去了一個星期,我就想得不想活了!」

「有這麼誇張嗎?不過你只要忍耐一下,老公就會回來加倍補償給你,而我就只能一生忍耐下去。」秀雲說著,眼眶也紅了。

秀霞忽然靈機一動,神秘兮兮的小聲說:「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你不用離婚,又可以解決生理上的需要和精神上的空虛!」

「快住口!難為你想得出這鬼主意來,不要臉嗎?」

「做人不可以太固執的,要面對現實嘛!」秀雲聽後,再也不爭辯下去了。

************

一天,秀霞興沖沖地找到秀雲,說美嫻打來電話通知她,下個禮拜天有個高中舊同學的聚會,是楊延昭發起的。這美嫻是他們姐妹倆讀高中時最要好的女同學,楊延昭是他們班的班長,據說現在經營著七、八家速食連鎖店,是個很有名氣的大款,過去曾一直暗戀過她姐妹倆,到了快畢業時,也曾趁還書的機會給秀雲秘密遞過示愛的紙條,但秀雲沒理會他,不久就勞燕分飛了。

這次聚會是在楊延昭住所的社區會所裡舉行的,由於這裡是個豪宅社區,所以這會所是一個很有氣派的去處。一幫舊同學多年不見,大家都雀躍萬分,很多人都已事業有成,多數都已經為人父母,過著幸福的日子。

不過作為發起人的延昭卻是個例外,因為他在事業上雖然一帆風順,但與妻子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張,用貌合神離、同床異夢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主要是因為延昭發現妻子背著他與她的初戀情人一直有密切來往,所以夫妻的關係鬧得很僵,回到家裡可以說一點家庭溫暖都沒有。

延昭在學校時一直和秀雲姐妹都非常要好,多年不見面,自然說話就多了。互相瞭解過別後的情況以後,大家都倍感唏噓,不過在大家的熱鬧氣氛中,在一輪又一輪的乾杯熱潮中,把一切不開心的事都置諸腦後了。

延昭跟她們姐妹倆聯繫上以後,也曾邀約過她們一起參加一個商界的派對,在燈紅酒綠的氛圍中,延昭頻頻邀請秀雲共舞,三個人的交往從此更密切了。不過在後來延昭相約她們參加的活動中,秀霞總是推托沒有空而只剩下秀雲與他應酬,後來延昭就乾脆只單獨約秀雲,題目大多是吃晚飯的居多。

本來生活上就孤單寂寞的秀雲,也樂得多點機會到外面散散心。一來二往,他們顯得非常融洽,漸漸地大家心裡時常都有著對方的存在,不過到底還只是舊同學間的朋友之交。

春節長假期是服務業最繁忙的時候,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他倆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了。到了元宵節前一天,秀雲忽然接到延昭的電話,約她次日到兩三百公里外的一個旅遊勝地去看花燈,並說明買的是來回的火車票,第二天才能回來。

這一來,秀雲可犯愁了,要是推卻了,人家一番盛情而且連火車票也買了,那是很難推卻的,況且,近來覺得跟延昭很投契,和他在一起心情就會感到好了許多,所以她也想跟他去散一下心。可是平時出外不用過夜還好說,現在突然要去兩天又找不到藉口,怎麼向立新交代呢?

後來終於想出了一個大膽的計劃,於是立即把秀霞約到咖啡廳去商量。當把自己的難題說過了後,還不知道秀霞是否答應就開門見山地把自己想好了的「掉包計」一口氣說了出來:「你可以回去跟老公說,明天醫院臨時安排你值夜班。到了傍晚你就裝做我,像下班回家似的到我家去,並預先買回了烤鵝腿飯盒給他做晚餐,說因為很累不想做飯就行了,因為我有時也是這樣的。你跟他打過照面後,就可以回到我的房間安心看電視或上網去,如果有什麼事他會大聲喚你的,不過只要看到你關了燈睡覺,一般他都不會打擾你的了。到了明晨,你給他買來早餐就可以上班去了。」

秀雲一口氣說完了,才央求妹妹一定要幫她這個忙。豈料秀霞二話沒說就一口應承了。到了這時,她還不知道是秀霞背著她給延昭牽線的,不過秀霞不是想拆散他們夫妻,目的只是引導她通過婚外情來解決守活寡的苦惱罷了。這就是他早前提出過的兩全其美的辦法。

秀雲向老總請了兩天的假,次日就如常上班似的出了門,跟延昭出發了。到了傍晚,秀霞就開始按照姐姐的安排實施她們的掉包計。因為她們姐妹倆一切都相似得連自己的母親也分不出來,當然就可以保險立新是不會看出任何破綻的。

當秀霞把飯盒送到他的房間時,立新對她說:「客廳的茶幾上放著五塊錢和一張紙條,那是我選好的六合彩號碼,你吃過飯就立即到街口的投注站給我買,因為八點鐘開獎,六點就要截止投注的了。」秀霞應諾後就照辦了,買了彩票後就順手放到自己的錢包裡,心裡不以為意的想,這中獎的幾率只是幾十萬分之一的玩意,能有那麼幸運的事嗎?

到了第二天清晨起來,掉包的「秀雲」買過早餐後就如大赦般的溜出門去,總算不負姐姐所託順利完成任務了。

秀霞因為昨晚「上夜班」,本來回到家照例就是睡覺去,但當知道馬良早已上班,用不著假裝了,於是就到街上溜達去。傍晚馬良下班回來後,想不到居然有興緻要和妻子一起去市場買菜。說來也湊巧,秀霞在付錢時,錢包裡的彩票給鈔票一帶,掉到了地上,馬良慌忙替她撿起,才知道掉的是彩票,還跟老婆開玩笑說她有興緻買彩票是想發財了。

到了市場門口,恰好有個投注站,秀霞便拿過去想對一對開獎號碼,豈料那投注站的老頭一看,竟像觸電似的大叫起來:「中啦!中啦!中大獎啊!頭獎三注中,每注分得的獎金是十三萬!」秀霞夫婦聽後高興得不得了,再次核對無誤後,馬良便立即兌了獎,拿著十三萬興沖沖地回家去。

當秀霞冷靜下來之後,心裡就犯難了,這彩票是幫姐夫買的,獎金是屬於他的,但現老公把獎金領到手了,怎麼辦呢?總不能說穿我昨晚在姐夫處過夜吧!轉念又想,買彩票能中獎是微乎其微的事情,希望立新不會在意的,再說,十三萬不是小數目,豈有拿到手的錢嫌腥的?想到這裡,也就心安理得起來。

文章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姐妹原來都是一夥的
師師之歡樂騎行
音樂學院女學生被強暴
我操雙鳳全集
爸爸 別逗了
情人節的姊妹花
多情的少婦鄰居
夜襲大姐
宿舍春光
火車上的輪奸
隨機文章:
燃起麗秀阿姨的慾火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被同學強姦 看小說被英語老師發現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