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直之兄,你对交换夫妻有没有兴趣呀?”

那家伙这样提议时,把我吓了一大跳,但看他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跟我乱哈拉的。以前虽然听过这样的事情,两对夫妻彼此交换伴侣做爱,但真的遇到有人这样提议还是第一次呢。

如果对方是开玩笑地提出,我肯定当场就拒绝了;但那时的氛围却让我要求多一点的时间,让自己可以回去好好想想。

“那请您回去与加奈子小姐好好讨论一下吧,期待着你们的回答。”

分开后对方提出有关交换夫妻的建议言犹在耳,我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到底这些话是真?是假?到底对方会这样提出是什么意思呢?心里充满著不可思议的感觉。

我是大松直之,今年45岁、在小学任教。今天做出提议的木村仲一郎是我从小学开始就混在一起的死党,彼此家庭间也有密切的往来,即便婚后我们也还是住在附近的社区中,持续维持良好友谊与互动。但是他怎么会没头没脑地提起这样的建议呢?

我跟死党两人正好是对照组,无论在个性还是外表上都是这样,不过正因如此几十年来我们的感情特别要好。相对于那花一样的男子,我的外型平凡、身材矮胖,到医院都被医生笑说是【代谢 症候群】的标准患者。

死党从小就是那种受到大家欢迎的人,如果要找个人来当作【帅哥】这个词的标准范本,找他就一定没错囉。在待人接物上他也受到人们的好评,更让原本就聪明的他在社会上无往不利。平日从事著贵金属进出口买卖的死党,最近才在高级住宅区中买下独栋洋房,而我还只能窝在蚂蚁窝一样的教员宿舍中。

想跟我交换老婆?我家那个女人是当年一起到小学当实习教师时的同学,学校里就我们两个单身年轻老师,时间久了也就这样好像理所当然似地结婚了。但她唷──该怎么说呢──反正那种感觉就是娶到了个小学老师,而非娶到了个老婆。下了班也没办法回想起自己妻子的身分,还是把我当成班上学生般严格教育著。当年交往时加奈子也还算个“素净美人”,但自从生下现在念国中的女儿明日香之后,体重就像吹气球似地不断上升。现在两人一起散步时,我已经可以整个躲在加奈子的背影里面。

虽说老婆永远是别人的好,但本来就桃花兴旺的死党当时决定与大家公认的美人美沙结婚时,大家一点也不意外。高窕的身材加上没生过小孩,虽然结婚都十年了,说美沙是刚出社会工作的女大学生也会有很多人相信。

“拿貂蝉换母猪?有没有搞错呀?”认识木村君几十年了,看他说话时的眼睛就知道他绝对是真心诚意地提出邀请,但到底我跟我家女人有什么好?会让他们想找我们搞交换夫妻呢? (2)

一整夜辗转反侧,起床后我没特别跟老婆说要去干嘛,就直接跑去死党家准备问个清楚。这件事也不是我们两个男人说了就算吧,总也要征询一下美沙本人的意愿。昨天那些话对活在现实中的我来说比梦话还要夸张,而且几十年来木村拿我恶作剧、开玩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这个笨蛋,人家一定是开玩笑的啦”心里这样想、我望着坐在面前的死党夫妻,热切地希望从他们口中说出我想听到的答案──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性生活了”死党腼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直之,你怎么样呢?跟加奈子之间?”

眼前这对熟到不行的夫妻突然这样问起,我也手足无措、不知该从何说起才好。我和加奈子间虽然有时吵吵闹闹,但过的也就是世俗中一般的婚姻生活,每天以看着女儿长大为乐;老实说虽然性生活不像年轻时那么频繁,但也都维持着正常状态。至于“交换夫妻”这种念头,是压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我老实地向死党夫妻表示,虽然木村君跟我提起了交换夫妻这件事,但事实上我认为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一时间虽然可能可以帮助夫妻间的关系,但总不是件长久之计吧。我认真地希望他们夫妻俩能再考虑考虑。

我望向美沙,说:“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

“嗯,我跟我老公的想法一样。接下来就请您夫妻多多关照了。”

“呜……。”

我望着坐在死党身旁深深把头低下鞠躬的美沙,那美丽的耳蜗与脖子让我突然一阵悸动,不知不觉竟然勃起了。能抱着这么美的女人,是连梦中都不曾有过的情境。

既然确定了对方夫妻的态度,接下来问题就是加奈子这边了。 如果直接提起这种不道德的建议,想必她会勃然大怒吧。想着对死党夫妻的承诺,却对自己往后的夫妻关系茫然未知。

啊,看来只能尽自己所能地把头低下,好好拜托老婆做决定了。但说真的帮助死党只是表面的理由,最重要还是要顾到自己的利益呀。该对加奈子怎么说?我又该怎么答呢?我心中不断琢磨著。正好周末明日香学校要去旅行,就趁这个机会来试试看吧。

晚上回家,我确定明日香已经睡着后,战战兢兢地向加奈子提出木村夫妻的建议,没想到加奈子却爽快地答应了。交换夫妻这件事对我来说,是根本想都不想过的事情,加奈子这么轻松就答应, 让我大吃一惊。

“嘿嘿,是因为对方是伸一郎这个美男子吧”我故意开玩笑来掩饰自己复杂的心情,但四个相关当事人中的三个都答应了,我连打退堂鼓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就说好以一次为限,在星期六晚上举行。

当天我们四个人先在死党的珠宝店集合,接着餐厅共进晚餐后便各自交换回家。加奈子一早起来整个人就兴奋得不得了,午餐后居然亲了我一下,还说出“老公你现在绝对不能打退堂鼓唷”这样的话来。整个下午先是一反常态地细细地上了妆,后来居然还拿出性感的名牌内衣裤来。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小学老师居然敢穿上那样的内衣。

整个搞定后加奈子华丽地走到我面前,高兴地转圈圈展示自一身打扮。唉,总是歇斯底里的老婆心情这么好对我来说也是好事。说不定以后偶尔来交换一下真的也不错,但这一切都要等过完今晚再说吧。

到了珠宝店后死党为了感谢加奈子的帮忙,说什么也要送她一件珠宝当作谢礼。唉呀,我什么都没带、双手空空,真是对美沙不好意思到了极点。加奈子满脸浮出笑容,一幅要飞扑过去抱住死党的样子。想到这,不知道死党是不是真的想要抱住像相扑力士一样的加奈子。

在高级餐厅用餐完后,加奈子与死党一起回去,而美沙与我一起回到那又小又挤的教员宿舍。想到这里我再一次对美沙感到非常抱歉。美沙抱着一个很大的袋子,不知道装的是换洗的衣服、还是夜里要用的保养品。

到家后接下来该么办呢?一开始气氛有点僵,两人就默默在那你看我我看你。美沙先打破沉默,提议两人共浴。明日香小时候我们还有全家三人一起挤进浴室洗澡过,但之后这么多年就再也没有跟女人一起洗澡过了。等待浴室暖和起来的空档,我从冰箱中拿出一罐啤酒两人分著喝了。几口酒精下肚,我也没刚开始那么紧张了。看着美沙面无表情的状况,脑还中突然闪过不知道现在加奈的情况如何了?就这种事来说,似乎女人比男人在心理上更有准备。(3)

当两个人挤入狭窄的浴室时,我已经完全勃起了。美沙那一点也看不到脂肪堆积的身体上,浮起了似乎象征羞怯的淡粉红色。看到我勃起的场景,美沙什么也没说就蹲了下去,细心地帮我清起阴茎与龟头,同时不断刺激小弟弟上各个死穴。被三十世代完熟女性充满魄力地照顾著小弟弟,我只能不住呻吟,心中一直喃喃感谢天上神佛,让我有这么爽的机会。这件交换夫妻的事到底会怎么改变我与加奈子的人生呢?我不断思考着。

洗完前面,美沙认真细心地沿着两腿之间一路清洗到肛门,但就在此时我说出了煞风景的话。

“对不起,我快要射了……。”

站着从高处往下,看着美沙美丽的脸庞与合度的双乳,精关的守将已经准备弃城而逃了。但美沙似乎一点也没受到影响,温柔地帮我清理阴茎。

“啊…啊…这……。”

如果现在就射了,那好不容易得来的狂欢机会不就搞砸了?我拜托美沙停止她无情的双手,但没想到她却加上了更狂乱的力量。不只用力搓着我的阴茎,另一只手更绕过屁股搓揉我的菊门。我再也忍不住了……。

“对不起……。”

诚惶诚恐的我不知要怎么道歉才好,但美沙反而漂亮地边帮我冲洗精液、边用另只手交替刺激我的屁屁和阴囊。阴茎在美沙手中迅速惊人地复苏。

“欸?真的没关系吗?”

“啊…是呀,真的太谢谢妳了……。”

我愚蠢地应对着美沙的话,一方面拼命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好在似乎她并不在意。

从浴室出来后美沙接下来的行动又让我吓了一跳。

“直之先生,还可以吗?”

“可以的!”

我甩玩着因为美沙刺激肛门而再次勃起的阴茎,努力让自己恢复信心。

“请不要被我的兴趣吓到…..”

虽然刚刚在浴室中稍微被美沙精湛的技巧吓到,但我嘴中还是说著不要紧。她接着从大袋子中取出衣服穿上,我的眼睛瞪得愈来大,变得像是貂鼠一样。美沙穿上一身高中生的水手装。

“您讨厌我这样穿吗?”

“不…不会的……非常好……。”

要说已经过了30的美沙与和那超短水手服相配,绝对不是恭维的话,尤其全日本应该找不到一个讨厌水手服的男人吧。高挑的身型加上丰满的美肉,把小小的水手服撑出难以形容的妖媚,我仿佛可以听见刚恢复的阴茎中血液奔腾的声音。  “那个…如果不讨厌的话…还有一件事情拜托……。”

美沙接下来的话让我差点像高中男生一样当场喷出鼻血来。

“我可以在您面前自慰吗?”

我不敢答话。美沙先盘起腿坐着,衬衫里面没有胸罩,布料上明显突起两颗乳头,身体扭动时丰满的乳房紧绷著,扣子们都仿佛立刻要爆开一般。美沙难过地开始喘息,自己掀起超短裙露出货真价实的高中女生用纯白棉内裤,手指沿着腰带钻入,在我面前搓揉起自己的蜜肉来。

“啊啊~~!好舒服呀~~呜~~!!”平常美沙的声音就很好听了,没想到淫叫起来更是勾魂摄魄。

“可以拜托直之先生在我面前一起自慰给我看吗?”

我平常因为有包茎的问题,包皮没办法马上滑动,但实在是因为意外的事情接连发生,居然整个龟头自己跳了出来。就在美沙不断的淫声浪叫之间,我又射了。

唉…怎么右这样,以自己的年龄来说,一天射精两次已经可以算是鲁莽行为了。精液量明显地减少。正当我为了自己的愚行懊悔不以时,美沙达到绝顶大声呐喊著。

“直之君,您是S还是M呢?”

当正踌躇著的时候,美沙从袋中取出了手铐。我从来也没有跟加奈子玩过这种玩意,但我想如果是把我铐起来,自己是肯定要抵抗的。我把我的态度说明清楚后,美沙说那等等就铐她吧,接着又从袋中取出几项道具。我依指示把美沙双手反铐背后之后,接着帮她戴上眼罩,让她躺平后用毛笔轻轻刷过她的全身。

随着笔尖的爬行,美沙大声地呻吟、扭动。承受不了眼前淫靡景象的刺激,小弟弟居然第三次站起来了!

“美沙,我又硬了……。”  “拜托您…拜托您好好地虐待美沙吧……。”

这不是梦…这真的不是梦……。我粗暴地翻过美沙的身躯,强把阴茎塞入她的小嘴中,间杂着咳嗽与呻吟,我在她口中第三度爆发。接着我把分岔的按摩棒同时插入美沙的阴道与肛门中,再用跳蛋玩弄她的乳尖、阴蒂,连续两次、三次把美沙送上人间无双的绝顶。

“直之先生,来,请您用大鸡巴干死美沙吧!”女人边哭泣边嚎叫着,已经分不清楚是快乐还是痛苦。

我用胶带把跳蛋固定在乳头上,把按摩棒插进美沙屁眼后,扛起那双修长的双腿狠狠地运起肉棍向花心直冲。

终于我第四次射精了……。 (4)

酣睡到日上三竿的我被奇异的柔软触觉叫醒。双手仍铐著的美沙背对着我,柔嫩的屁股压在我脸上,

“拜托你,好人!”

听着她发春地淫叫,我的欲情再度勃发。

“拜托再给我一次啦……。”

在那个女人不断勾引下,我们共享了最后一次欢愉。美沙保证她已经吃了避孕药,拜托我最后把已经稀薄了的精液深深射入子宫中。帮美沙取下手铐后,她娓娓地讲起自己特殊的性癖好。一开始死党也深深地着迷在这种强迫性的性行为,但时间久了之后热情却再也烧不起来。所以最后美沙拜托死党向我提起这次交换夫妻的建议。

“我表现得还可以吗?”

“嗯,比起我家老公,直之先生您真的好大唷,差点就受不了了呢……。”

虽然那应该只是社交辞令,但着实还是让我小小高兴了一下。最后我们用长长的深吻做为分手。

晚上才回来的加奈子脸上写满了好心情。

“深一郎真的喜欢你这种特大号航空母舰?”

“我把他整晚说的都当作社交辞令啦,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好像在哪里听过类似的对白唷。心情轻松的我问起下流的问题,要老婆比较看看我跟伸一郎谁比较厉害。老婆脸上出现奇怪的妖媚表情,笑而不答,只说他们也用到了手铐,而且整个激发了老婆的性幻想。

“欸,那我们也来用用看好不好?”

“那是铐住你囉?”

“笨蛋,是要铐你啦!”

似乎死党被加奈子铐上手铐后好好调教了一番。唉,我现在连死党他们夫妻俩到底谁是S、谁是M都搞不清楚了。不过无论如何,想到木村这个混小子居然会乖乖让我家这只母猪铐上,我整个人就兴奋了起来。  夫妻交换的事就像当初说好的那样,只进行一次就没再第二次了,此后两家人还是一如往常地来往著,而两家中原本潜藏的夫妻间紧张关系好像也因此都好转了。唯一出现变化的是美沙怀孕了,死党说当时都有避孕,所以请我不用多心,但我私下还是会想是不是死党他有什么生理问题,故意交换夫妻来找我借种。我还是常常会有是我的精子让美丽的美沙怀孕了这样的邪念。我兴奋地想着今晚加奈子巨大的屁股又将骑到脸上,一边快要窒息一优边还要被迫用舌头帮她口交,被她肥肥的手指一边抠挖屁眼一边被搾出精液,心中感到无比的幸福。

文章评价: (1 票, 平均: 5.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电动按摩棒  充气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国  震动棒  阴乳夹吸刺激器  持久套环  电动自慰器  调情润滑油

相关文章:
我被轮暴的经验
好朋友的辣妈
性感女医生~柔佳
性爱勾引大学生
保险公司真实故事
美女老师啥都教
我出差时背着老公偷情
艳遇与勇气
给男友戴绿帽之北海道之旅
失婚妇与外籍女教师
随机文章:
新花木兰
家教老师和她女儿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红色奶头的正妹
堂姊
暴奸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爱
我和3个校花的故事
美丽的家庭主妇-出租车司机
女友傻傻让人干 我的目标就是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