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茉莉跪在房門前透過門縫偷看著房裡交纏著的男女,只比茉莉大兩歲的姐姐雛菊跨坐在父親樹德的身上,赤裸的背脊滿是汗水,雪白的臀部上下擺動,借助房裡微弱的燈光,茉莉看到姐姐那無毛的私密處吞吐著父親粗壯的陽具。

兒童不宜的表演在茉莉眼前上演著,兩具光溜溜的肉體在茉莉眼前翻滾纏繞,禁忌的父女亂倫挑逗著茉莉內心的情慾,看著平日文靜的姐姐在父親身上扭動著嬌小的身軀,口裡吐出陣陣淫聲浪語,茉莉心裡難以自控的把手伸進了睡裙裡撫弄著自己比姐姐還要幼嫩的身體。

雛菊雙手放在父親的胸膛上支撐著疲累的身體,清瘦卻彈性十足的臀部緊貼在父親的雙腿之間順時針的旋轉磨蹭著,父親樹德看著女兒那紅潤的透著絲絲淫蕩的表情,心癢難耐的伸出雙手往女兒日益豐滿的乳房上抓去,拇指和食指揉捏玩弄著女兒發硬的乳頭,雛菊看著父親把自己的雙乳捏成了各種形狀,心裡不禁一陣驕傲,興奮的問道:「父親,是不是大了很多?」

「是啊!妳這裡大了不少!」樹德吐出沾滿了口水的乳尖,手指撚捏著小指頭般脹大的乳頭拉扯著,以前一手便可完全掌握的乳房現在一隻手捏下去,指縫間還漏出不少的乳肉,看著女兒人嬌小的可愛,胸前卻是如此偉大,樹德心裡生出了驕傲的心,有種想找人炫耀的念頭。

「嘻嘻•••這都是父親的功勞,誰叫父親常常摸女兒這裡•••」雛菊嬌笑著說,看見父親這樣喜愛自己的雙乳雛菊感到很高興想到這對乳房被父親一有機會就會撫摸揉搓直到乳房發脹奶頭髮硬雛菊更是挺了挺圓潤的乳房,聲音嬌媚的說:「所以父親還要多摸摸女兒,女兒還想它變得更大呢!」

「沒問題!不過妳已後不可以帶胸圍,這樣才方便我把玩妳這對乳房•••」樹德說完後重新含著雛菊脹硬的奶頭,腰部上下擺動抽送著被雛菊嫩穴緊緊包裹著的陽具,雛菊擺著臀迎合著父親眉目之間滿是春情,聽到父親說的話雛菊嬌嗔的道:「父親真是的!不穿的話不就給人看光光了嗎!」

「給人看就給人看,又不會少一塊肉•••」樹德說完便吻上了女兒的小嘴,雛菊溫馴的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和父親的舌頭纏繞著,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嬌嫩的小女孩互相親吻吸吮著對方的唾液,那個場面淫蕩無比看得在房門外的茉莉心兒亂跳腦裡不禁幻想著和父親親吻的是自己。

樹德的陽具在女兒的陰道裡抽插著,緊窄的陰道包裹著陽具,層疊的肉壁磨蹭著肉棒,舒爽的快感不斷衝擊著樹德的神經,樹德的手捧住女兒有肉的臀瓣,嬌小的身軀在樹德的身上舞動著性感的舞姿。

樹德把頭埋進雛菊的乳房裡,粉紅色的鮮嫩乳頭被樹德含在口裡吸吮,樹德的舌頭在發硬的乳頭上打轉逗弄,牙齒不時輕咬那口感十足的櫻桃,陣陣強烈的快感從乳房上傳來,雛菊鼻子輕哼出愉悅的樂韻,白晢的雙腿環繞在父親的腰間,蜜桃般美味的圓臀上下的擺動,帶動著樹德粗壯的陽具刺穿雛菊濕潤的小嫩穴,樹德雙手放到雛菊的臀瓣上揉搓著,激烈的把雛菊嬌小的身軀抬起放下,噗喇噗喇的淫摩聲音不停的出兩人的下身處傳出,樹德抓捏著雛菊臀肉的手伸出手指碰觸雛菊敏感的肛門菊花,為雛菊帶來異樣的快感。

樹德保持著交合的狀態從床上站起來,雙手抱住女兒的臀部在床邊來回的走動,雛菊摟著父親的頸項,胸脯壓在樹德的胸膛上,隨著走動時的起落,雛菊被拋上拋落的被肉棒深入淺出的頂撞得失神,淫水順著交接的秘處流到了父親的陰囊上,染得光亮的一片。

沈重響亮的肉體撞擊的聲音此起彼落,樹德喘著氣,快感一波波的衝擊著極限,強忍住快要射精的快感,樹德把女兒放回床上,抽出濕亮的陽具,雛菊的陰道被父親抽插得大大的張開了露出內裡的粉紅色嫩肉,從裡面流出了源源不絕的淫蜜沿著大腿內側流到了肛門,雛菊配合的翻過身來四肢撐在了床上,雪白的粉臀左右的晃動,誘得樹德的肉棒又更脹硬發痛得不得了,雛菊臀瓣之間原本只有一條粉紅色的秘縫,現在卻是被樹德黑黝黝的陽具開闢成了一個小洞穴,層層疊疊的肉壁誘引著樹德的進出。

樹德跪到了雛菊的臀後,一手握著陽具用龜頭抵在了洞穴上緩慢的磨蹭著,另一隻手捏揉著美臀的臀肉,拇指揉搓著可愛的小菊花,沾滿淫水的菊門輕易的吞下了樹德的手指,雛菊呻吟著扭擺著臀部,空虛的秘處渴求著陽具把它填滿,茉莉從門縫處只能看到父親的背影,卻不影響她在腦裡幻想著自己的姐姐被父親從後進入抽插的境像。

茉莉跪在地上,左手往下身揉搓著陰核,右手在胸前捏弄著,睡裙早被茉莉脫了下來,赤裸裸的在走廊上自我安慰著慾求不滿的幼嫩身體,淫水滴到了地闆上堆積了一個小水池,櫻桃般的小嘴吐出芬芳的喘息,潔白的牙齒緊咬著下唇忍耐著不發出誘人的呻吟。

「爸爸,插進來,我要你的肉棒,我要!啊!」雛菊被樹德的龜頭磨得情慾高漲,不知羞恥的向親父索求著粗壯的男根,樹德聽到女兒的淫話,大手大力的拍打著女兒的臀肉,淫笑著說了一句淫娃,腰部便用力的一挺把陽具插進了雛菊幼嫩的陰道裡,淫穴裡充實的感覺滿足得雛菊尖聲呻吟,嘴裡不停的說出陣陣淫話:「啊!很大!插死女兒了!」

樹德的小腹緊貼著雛菊的臀部,陽具盡根插進了嬌小的身軀之中,雛菊趴到了床上,頭埋到了床單裡,身體被父親頂撞得不停向前移,陰唇被陽具抽插得向外翻開,樹德抓住女兒的纖腰,下身不停的快速擺動,雛菊快樂得不知言語,嘴裡吐出的儘是淫蕩的尖叫呻鳴。

雛菊的背脊滿是汗,樹德俯下身,低頭舔舐著微鹹的汗珠,樹德停下了暴風般抽送的腰際,陽具深入在陰道裡旋磨著,雙手從後捏著雛菊的雙乳,手指揉搓著硬挺的乳頭,被操得軟弱無力的雛菊扭轉頭和父親的嘴唇熱吻起來。

樹德伸手抓住女兒優美的下巴,痛吻著她的小嘴,樹德的胸膛緊貼著雛菊的粉背,整個人壓在了女兒的身上,雛菊的香舌被父親吸吮著,身體被壓得透不過氣,雛菊的腦子迷糊了,她只想被父親不停的玩弄玩弄再玩弄。

茉莉在門外看得受不了,理智被慾火燒得變成了灰燼,把門推開,茉莉爬到了床邊,雙眼裡全是父親的陽具插在姐姐穴裡的境像,茉莉唇乾舌燥,鼻子噴出的是灼熱的氣息,茉莉把頭湊到了父親的胯下,舌頭伸出來往父親的下身舔去。

樹德和雛菊沒有留意到茉莉進來,直到茉莉的舌尖觸碰到他們兩人交合的地方,才渾身顫抖的發覺到房裡多了一個人,兩人快速的分開,樹德轉身坐到了床上,雛菊把身旁的被子拉到身上遮掩住赤裸的身軀,兩人看到跪在床沿的茉莉,不禁同聲驚呼道:「茉莉!」

「爸爸!我也要!」茉莉一手捏胸一手揉著蜜穴,視線注目在樹德勃起的陽具上,黑黝黝、濕淋淋的肉棒,茉莉舔著唇爬上了床上來到了父親的腳邊,小手抓住了又硬又熱的陽具,輕輕上下的套動起來,樹德這時才回過神來,臉上淫笑著抓住小女兒的手教導她如何套弄自己的陽具。

雛菊看著父親和妹妹,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扔開,也爬到了樹德的腳邊,伸手揉搓著父親的陰囊,雙眼看向妹妹的小小胸部上,那裡還只是剛開始發育,手掌蓋上去只能感到微微的隆起,兩顆小櫻桃卻已是硬了起來,尖尖的很是可愛。

「小妹,妳在外面看了多久呀?」雛菊看到妹妹的那比自己還幼嫩的私處濕透了,興奮的伸出手指在縫隙上揉搓著那小小的陰核,茉莉扭著小屁股,雙手握住父親的陽具上下的套動,小嘴被姐姐揉得吐出呻吟,喘著氣的道:「姐姐騎住爸爸時開始•••」

「那現在是不是到你想騎爸爸哦?」樹德被兩隻小手摸得就快射出來,興奮的把小女兒抱到身上,粗壯的陽具磨蹭著粉嫩的小陰戶,茉莉渾身顫抖,碩大的龜頭在縫隙上遊動著尋找著小小的入口,她心兒又驚又怕又渴望著,雛菊從後貼上了妹妹的粉背,發硬的乳頭在茉莉滑溜的肌膚上磨蹭著,手掌捏弄著茉莉的臀肉,手指在妹妹前後的兩個敏感處來回的揉搓著,濕潤的嘴唇吻上妹妹的耳背,雛菊向著妹妹的耳裡吹著熱氣,語氣淫蕩的說道:「小妹,想爸爸插進去,奪去妳的處女嗎?」

「我怕•••」茉莉怯懦的說,身子卻是被樹德的肉棒磨得淫水直流,姐姐雛菊的手上早已沾滿了蜜汁,幼小的身軀扭動著渴求著父親的進入,雛菊握住父親的肉棒左搖右擺的磨擦著妹妹的私處,嘗試著把父親的龜頭擠進茉莉窄小的陰道裡,手指撐開著緊閉的陰唇露出那微開的小穴,粉紅色的肉壁蠕動著流出透明粘滌的淫蜜。

「不用怕,妳不是看到雛菊她很舒服嗎?」樹德說完把嘴壓到茉莉的小櫻唇上,伸出舌尖舔著茉莉紅潤的嘴唇,撬開她閉起的嘴巴,茉莉情動的伸出舌頭,笨拙的回應著,樹德引導著女兒的香舌進入自己的口腔,貪婪的吸吮那羞怯的小舌,茉莉的初吻在熱情的交纏下結束,兩舌分開時還繫著銀白色的絲線。

「是哦!妳一定會喜歡的!」雛菊跪在床上,兩手捏著妹妹的臀瓣往兩邊分開,頭湊上前舔著濕潤的小陰唇,第一次和同性這樣,雛菊卻是沒有一點排斥,反而欣喜的吸食著茉莉晶瑩的愛液,雛菊看著眼前可愛的小菊花,像是誘惑著自己般的收縮著,舌尖不禁移往那有著漂亮摺紋的地方,努力的往裡面鑽探起來。

「不、不要!那裡很髒的!」茉莉感到了一條濕潤的小舌鑽進了自己那只出不進的地方,異樣的觸感傳遍身體各處,臀部不禁挺翹著迎接那小舌的挑逗,雛菊歡喜的伸出食指觸碰那肛門的皺摺,按摩著那柔嫩的穴口,柔軟的肉壁被手指迫開,輕易的便被手指侵入進去。

「啊呀•••姐姐•••那裡感覺•••很怪•••」茉莉摟著父親的脖子,喘著氣,溫熱的氣息吐在樹德的耳朵裡,微弱的呻吟此起彼落,樹德雙手在茉莉的身上遊移,捏捏小女兒的嫩乳又拍拍那青嫩的臀瓣,勃起的陽具抵著小穴前後的擺動。

「爸爸的太大了,放不進去!」雛菊一手伸出手指插著茉莉的小菊穴,一手握著父親的肉棒套動著,茉莉前後兩穴都被玩著,修長的手指在腸道裡搗弄著,括約肌收縮著挾緊了姐姐的手指,抽插之間帶動得那粉紅色的嫩肉一張一縮的,前面的小淫穴則被父親的肉棒磨得淫水直流過不停,龜頭不停的逗著小穴口,只是雛菊下了死力的把陽具往妹妹的小穴裡擠也擠不進一點點。

「小妹那裡太小了!」雛菊放開了父親的肉棒,手指撫上茉莉的蜜穴,小指頭是順利的插進了穴裡去,卻是再難有寸進,樹德伸手到茉莉的陰核上揉搓,配合著雛菊的把玩著小女兒,茉莉的雙腿張得開開的,淫水流得四處也是,嬌喘聲越來越急速,身子抖過不停。

茉莉凡小嫩穴太小了,樹德的陽具經幾經辛苦還是被拒諸門外,只是等樹德和雛菊兩父女認清這個事實時,茉莉已經被他們兩人的 手指揉得高潮了好幾次,可憐的茉莉剛一嘗到了性愛的滋味便被玩得四肢無力的癱軟在父親的懷裡,出氣多入氣少的只能任得父親和姐姐肆意的擺弄自己。

「我還想看小妹被爸爸你破處呢!」雛菊一臉可惜的坐倒在床上,小手不滿的輕打茉莉翹起的臀部,手指沾了點妹妹的淫水又插進了茉莉張得開開的小菊花裡,樹德也嘆著氣的把茉莉橫抱到腿上趴下來,貪婪的看著大女兒的手指在小女兒的肛門裡抽插著,一手捏著茉莉的小臀,一手揉著雛菊的乳肉。

「不如試下肛交行不行吧,爸爸說好不好?」雛菊食中二指盡根的插進了妹妹的肛門裡,指頭在腸道裡撐開擴張著洞口,茉莉扭動著腰臀嘴裡嬌吟著快感,樹德看得火起,陽具勃起得硬痛,喉頭蠕動吞嚥下不少的口水,捏著臀肉的手移往肛門處,手指接過了了大女兒的工作插進了濕滑的腸道裡,溫熱緊窄的觸感令他慾望正濃的肉棒上下彈跳著說好。

「這主意不錯!」樹德笑著攪動手指,腿上的小茉莉失陷在快感的迷宮中,對父姐兩人打起自己肛門主意一點也不知道,身子扭著享受著連綿不絕的高潮,流出來的愛液沾濕了父親的大腿,樹德把小女兒從自己腿上移開放到了床上,茉莉兩腿分開的趴在了床上,小臀高高的翹起,濕潤的小蜜穴和張開了還未閉上的小菊花隨著腰肢扭擺臀部輕搖的誘惑著樹德,就像在歡迎著他快來光臨一般。

樹德跪到了小女兒身後,兩手抓住那纖細的腰肢,雛菊自告奮勇的握著父親的肉棒在妹妹的淫穴上磨上了幾下沾上不少的淫水來作潤滑,茉莉嬌喘著呻吟不止,頭埋在床單中對身後的事情帶著興奮和驚怕的心情等待著,肛門處的快感剛剛便已嘗過,那令人渾身抖顫的快樂久久不能忘懷。

雛菊握著肉棒往茉莉的屁眼插入,龜頭推開了肉壁一下子便擠進了大半個龜頭,樹德腰上用力的把肉棒皇裡面推進,茉莉感到後庭花被撐開得快到了極限,漲痛的感覺中又帶著一點的快感,敏感的身體配合的扭臀迎接著,茉莉吸氣的咬著唇忍住那越來越強烈的撕裂感,輕鬆著肛門的括約肌。

樹德的陽具慢慢的進到了茉莉的腸道裡,緊湊的屁眼挾得他心裡舒爽無比,茉莉的小屁股緊貼著父親的小腹,粗長的肉棒全都插進了肛門裡去,樹德由上往下看只能看到自己黑黝的陽具只留下一小截在外,樹德緩慢的抽動起來帶動得茉莉的腸壁往外拉,一種如排泄般的快感湧上茉莉的心頭,羞恥心令她身體更是敏感,下意識的收縮括約肌,卻只是把陽具勒得更緊,令父親更是舒爽。

小女兒的小屁眼實在太過利害,樹德只是抽送了一會兒便有了射精的衝動,他只好把陽具插到盡頭,抱著茉莉等待快感退去一些,如此美妙的淫肉他要好好的慢慢品嚐,雛菊笑著撫摸妹妹的身體,看著妹妹在自己手上吐出嬌吟浪語比自己被父親玩弄時還要令她興奮,茉莉顫抖著,小嘴被姐姐的紅唇封上了,後庭的充實更是突顯前面小淫穴的空虛,扭腰擺臀,茉莉渴望著更強烈的快感。

「小妹,後面的滋味如何?」雛菊趴在妹妹的背上,好奇的咬著茉莉的耳垂問,左手撫著妹妹的臀肉,右手揉搓著妹妹的乳頭,樹德看著雛菊的豐臀一扭一扭的翹起在眼前,心動的伸手拍打那有肉的臀瓣,捏那彈性十足的臀肉,手指在雛菊淫水充足的小淫穴上揉著插了進去,手指在肉穴裡抽插著、攪動著,雛菊呻吟出快樂的樂韻,灼熱的喘息噴打在茉莉的耳朵裡,挑逗著茉莉的情慾。

「嗯•••後面•••很怪•••啊呀•••」茉莉迷糊的說著,臀部自動的扭著前後擺動,主動的吞吐著父的陽具,雛菊爬到了妹妹的面前,坐在茉莉眼前不遠處,兩腿分得開開的,左手撩撥著濕潤的陰唇,手指插進了穴裡抽送,淫水源源不絕的流出來沾濕了屁股下的床單,茉莉看著姐姐精彩的自慰秀,臀部扭得更激烈,回氣的樹德也再次的在小女兒的身上抽動自己越發堅硬的肉棒。

雛菊興奮的把手指頭插進穴裡,修長的手指在穴裡撩撥著蠕動著的肉壁,挑逗著敏感的肉芽,愛液潮湧般流出來,把蜜穴四周沾得水光淋漓,雛菊嬌臀輕擺,淫穴越來越接近茉莉的臉蛋,茉莉雙眼迷離的看著那散發出陣陣女性幽香的淫穴,聽著姐姐的手指在穴裡抽插時發出的的聲音,透明粘滑的愛液隨著手指的動作彈到了茉莉紅潤的臉蛋上,口乾舌燥的茉莉不禁伸出香舌舔掉了那微鹹的淫水。

「小妹,幫一下姐姐,好嗎?」雛菊看著妹妹那香舌伸出舔掉了那彈到了臉上的愛液,穴裡不禁一陣顫抖,快感貫徹全身,茉莉聽到會意的把頭湊近,伸出小舌舔舐姐姐的蜜穴,笨拙的舌頭一下一下的舔著,雖然沒有技巧卻還是令雛菊心裡的慾火升騰,第一次品嚐到同性的味道使茉莉心兒跳過不停,後庭處傳來的快感也像更強烈一點,樹德抓住小女兒的柳腰,瘋狂的擺動著腰部,肉棒不要命的抽插著。

「嗯•••啊•••哼•••」茉莉抱著雛菊的大腿,嘴裡不停吐出低聲的呻吟,舌頭舔舐著姐姐的陰唇蜜穴,嬌小的身子被父親操得前後晃動,雛菊半躺在床上,一手撫胸一手在自己的陰核上揉搓著,雙眼看著父親在妹妹身上奔馳,心裡不禁一陣燥熱,穴裡顫抖著噴出陣陣濃鬱的花蜜,茉莉大口大口的嚥下那甜美的愛液,樹德也達到了極限,粗長的陽具插到了茉莉的腸道最盡處,陽貝抖擻著在腸道裡釋放出生命的精華,灼熱的精液噴打在腸壁上,弄得茉莉也隨之來到了快感的頂峰,茉莉瘋狂的把擺動著臀部,直到身子顫抖的癱軟在床上,雙眼迷離,嘴角流著口水的呻吟,肛門的括約肌緊緊的收縮著把父親最後的精力也搾取出來。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3.67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遠房表嫂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操了險被輪奸的巨乳老師後,她成為了我的媽媽
姊弟情人
老婆的姐姐
玉艷阿姨
母子哥嬸大雜燴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十八歲的女兒
強姦處女美腿姊姊
隨機文章:
我的良家情人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母子情深 我與女神的美好情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