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劉芳坐在湖邊草地上,心情還是不能平複下來,只想一個人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湖水,離那成天色迷迷看著自己的男人遠些。就連她自己也弄不清楚,爲何最近一見著這個人,便不自禁的心煩意燥,只想沖著他發火。

正自一人坐在湖邊獨自氣苦,就聽湖邊樹林另一邊傳來楊珏的喚聲。心里不禁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應她,出神了半晌,又聽她出聲呼喚,便應了一聲,遠遠的似聽著一陣腳步聲向這邊走來。不久,聽得楊珏在林子中央喚道:“劉芳!你在哪兒?”便應聲道:“在這!”話音剛落,忽聽楊珏“啊”的驚呼一聲,一陣“嘩啦”得亂響,沒了聲息,便道:“楊珏,你沒事麽?”隱隱似聽楊珏低低“嗯”了一聲,又道:“楊珏!楊珏!你沒有什麽事吧?怎麽不出聲?”等了一會兒,還是不見她出聲,便起身向那兒走去。

走幾步,便喚道:“楊珏!你在哪兒?”漸漸走至林子中心,聽著前方不遠處傳來一陣聲響,便道:“楊珏!是你嗎?”話音未落,身后“嘩啦”一聲響,被人從后緊緊抱住,心中一驚,叫道:“誰……”剛說出一字,被捂住了嘴。腦海里一下子閃過湖邊不時傳出的強奸事件來,不禁大驚失色,便欲掙扎,身后那人猛地身子向下一壓,腿一軟,一起倒在地上。甫一倒地,那人身子便翻在她身上,不讓她動彈,一只手猶自緊緊扣在她嘴上。

劉芳此時已看清,身上壓著這人是個年青男子,剃著個平頭,臉被著月光,看不清容貌怎樣。那人一邊身子四肢頂住劉芳手腳,一邊淫笑道:“嘿嘿嘿,小美人,別動了,再動也跑不出我手掌心!”劉芳又驚又怕,拼命掙扎著,幾次差點便脫出那人的掌握,但終究捱不過那人力大,被牢牢的壓制住。那人道:“嘿嘿,瞧不出小娘們還挺烈,老子就愛這調調,這樣才夠味,動啊?動啊?等會兒看哥幾個不玩死你,嘿嘿……”劉芳大驚,心想:怎麽還有幾個?驚嚇之下,憤起余力,掙得愈加凶了。

兩人正糾纏著,不遠處傳來一人話聲:“喂,老三,還沒搞定嗎?”那叫老三的一邊壓制劉芳,一邊氣喘籲籲的道:“他媽的這小妞挺難弄,老子一人不行,看什麽熱鬧!還不來幫忙!”那人道:“呵呵,你平時不是總吹自己能力超強麽?怎麽這當兒不行了?男人可不能說不行啊!”老三罵道:“老二,他媽的誰不行了?等會看你小子先不行還是老子先不行!他媽的,還動!再動惹惱了老子做了你!”后一句卻是惱羞成怒之下對劉芳嚷的。只是在這緊要關頭,劉芳哪還聽得著他叫些什麽,腦子里早已是嚇得一片空白,只是本能憤力掙扎著。

那老二從一樹后轉了出來,走到老三身后,一探頭,道:“啧啧,這小妞不錯啊,夠勁!哈哈,等會有得樂了,干的時候也這樣有勁才好!”老三罵道:“他媽的你小子到是幫忙啊,你他媽的再看戲,老子和你急!”那老二嘿嘿笑道:“喲,老二你別急啊,就來就來,一會讓你放第一炮還不行嗎?”說著,蹲下身來,將劉芳壓住,拿出一卷繩,丟給老三,道:“老三,你逮住的,你來捆!”說罷,又拿出一塊不知什麽布團,塞在劉芳嘴里,將劉芳硬翻過來,雙手背在背后,那老三騰出手來,忙將劉芳捆了。

老三站起身來,氣喘籲籲的道:“他媽的這麽難弄的小妞到是第一次碰到!一會兒得多弄起下補回來才行!”罵罵咧咧的和那老二架起劉芳往一黑暗處走去。

兩人將劉芳硬架著拖到一四面灌木緊緊圍起處,往地上一丟。就見一男一女滾在一處,那女子衣服已被解了開來,露出粉紅色的胸罩,一邊肩帶脫了下來,四肢都被捆住,秀首瘋狂的擺動著,躲避身上男子在她臉頰上亂嗅亂吻的嘴,臉上濕漉漉的,分不清是女子的淚水還是男子嘴里淌出的口水。嘴里也被塞著一個布團,不時發出“唔唔”的聲音。

劉芳一看,那女子正是來尋她的楊珏,眼中淚水嘩嘩的狂湧了出來。知如沒人來救,自己和楊珏必遭人侮辱,心里又悔又怕,不禁想起那極討厭的人來。努力站起身子,便欲奪路而逃。

剛邁出一步,便被從身后抱住,推倒在地。老三道:“小美人,想跑嗎,等哥幾個爽完了,讓你跑,也跑不動了!來,先親一個!”說著一張臭哄哄的嘴便往劉芳嘴上吻來。劉芳極力躲避。

老二笑道:“老三,那個讓老大先爽著,這個是你逮到的,便你先來,我去望風!戳得慢些,時間有得是,別猴急猴急的沒兩下就不行了,哈哈哈!”老三已顧不得與他斗嘴,急哄哄的便往劉芳撲去。

劉芳拼命扭動著,不讓那老三靠上自己的身體,扭打間劉芳看到不遠處的楊珏已幾乎放棄了抵抗,只是頭在無意識得晃動著,發出“唔唔”的嗚咽聲。衣服完全敞了開來,胸罩脫落了一半,露出小半個乳房。那被喚做老大的正將楊珏的褲子向下拉。

見楊珏如此,劉芳不知哪兒湧起一股力量,掙得更加凶了。心里盼望著有人能往這邊來,聽到撕打聲,趕跑這幾個流氓,救了自己和楊珏,雖知這十分渺茫,但她不想放棄最后一絲努力,能多撐一刻是一刻,哪怕是不能幸免于難,她也要拼完最后一點力量。

兩人在地上翻滾著,糾纏中那老三忽“啊”的叫了起來。卻是劉芳撕打中膝蓋在他胸口重重的頂了一下,疼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望風的老二聽到動靜,回身一看,哈哈大笑。已將楊珏的長褲脫到腳跟,正解楊珏腳上繩索的老大也笑了起來。

那老三聽到老二老大的笑聲,惱羞成怒,揚手“啪啪啪”連打劉芳幾個耳光,罵道:“臭婊子!再掙老子宰了你!一會捅爛你個騷逼!”劉芳被打得頭“嗡嗡”的響,昏昏沈沈,幾欲暈去。那老三邊罵邊“嘶”的一聲,將劉芳的衣領扯了開來。而劉芳目光遲純,停止了掙扎,顯是被打得人迷糊了起來。

那老三騎在劉芳身上,看著眼前的勝景,拍了拍劉芳的臉,獰笑道:“掙啊,再掙啊!他媽的就是賤!非得老子打你才爽!”雙手扯住劉芳胸罩肩帶便扯了開來……

夜,仍然是深深的夜,樹林深處一片寂靜……

老二回來時已經是20分鍾后了,走進灌木的中心時只聽得見少女嘴被堵住所發出的輕微的“唔唔”的呻吟聲和隱約傳來的男人的淫笑生,楊珏在老大的胯下,頭在無意識的搖動著,臉上滿是老大的口水,雙乳已被老大咬得變了形,涼鞋和長褲仍在一邊,身體被灌木刮了好幾個口子,滿是穢物。顯然老大已經射精了。再看劉芳,衣服和胸罩都被完全撕開,雙腿被老三強行分開,夾在老三腰上,潔白柔嫩的皮膚上,到處是男人的汙穢物,人已經極不清醒了,雙目微啓,目光迷離。散亂的長發堆在地上,淒豔之極。

嘴里仍被麻布緊緊塞住,下身不堪入目,斑斑血迹和男人的穢物混合在一起,老三捉住他那穿著絲質短襪的美腿,喘著粗氣,吃力的蠕動著,龜頭的傘部刮到處女膜的殘馀,每一次劉芳都發出痛苦的哼聲,這時,老三突然猛地將劉芳雙腿夾緊,使勁往前一挺,“唔,唔唔!

唔……唔……唔!”,劉芳在極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滾燙的熱流射進了下體深處,她忍不住地全身痙攣著想反抗,可是軟弱的身體根本不聽使喚,陰道口的鮮血,精液和分泌物沿著白皙充滿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劉芳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來,但是嘴被麻布塞住,聲音留在喉嚨口發不出來。渾身一絲不挂,被一個討厭的男人壓在身上粗暴地強奸。全身神聖的部位都被侵犯——乳房特別是乳頭劇烈地脹痛,下體如同撕裂一般,大腿被隨意地撫摸,朱唇,脖子被眼前的惡魔隨便地吻著,這一切使劉芳——這位漂亮的女大學生陷入了21歲以來最大也是終生無法忘記的恥辱和痛苦之中……

三人氣喘籲籲的完成了這次奸淫后,天空已經發白了。錢龍和黃正強不顧疲勞,把昏死過去的劉芳和楊珏的裸體上的繩子解開,將不醒人事的女大學生脫到了綁架她的湖邊。劉芳已經被折磨得神經質了,哆哆嗦嗦的根本無法再站起來,可憐的姑娘雙腿已無法合攏,三個人留下下身一片狼藉的姑娘揚長而去……

文章評價: (1 票, 平均: 4.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網咖嫩奶妹
我和女下屬的偷情
午夜的無人公園裡遭到凌辱
姐夫把我搞到極度淫蕩
真實的母子亂倫
內心淫蕩的人妻
我和老婆的十一黃金週
醫者淫心
與六位女同學一起做愛
甜美的總機小姐
隨機文章:
師師之買菜風波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我和媽媽的一次體驗 同學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