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阿∼∼慘了,這麼晚才回家。』翰翔一邊說著一邊趕忙跑到自己的車旁,突然間看到路邊的椅子上躺了個女人,翰翔走了過去想叫醒那個女人。

「小姐,小姐,你睡在這很冷而且很危險的喔。」翰翔一邊搖著女人的肩膀一邊說。

「唔,我沒醉∼我還要喝。」

「小姐,你喝醉了拉,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好嗎?」翰翔看著女人一臉的醉樣,心裡掙紮著到底要不要管他。

「呼∼」回應了翰翔的只有一陣又一陣的呼嚕聲。

『算了,帶他回家好了』翰翔將女人打橫抱著走向了自己的車。......................

『呼,看這女人身材還滿瘦小的,沒想到這麼重,累死我了』翰翔邊拉著自己的領子邊想。『先把這女人放房間好了,也不好意思把她丟在客廳…』翰翔將女人抱著走進自己的房間。『害的我滿身都是汗,洗個澡好了。』正準備拿衣服的翰翔突然聽到,「唔,我想吐。」「天阿!你不要吐在我床上拜託,我把你帶去廁所,忍一下阿。」說完翰翔就將手邊的衣服丟著,將女人抱到廁所去,才剛進廁所,女人就譁拉的全吐出來了,結果就是翰翔跟女人滿身的嘔吐物。

翰翔看看自己,在看看女人∼『哎,算了,好人作到底吧。』說完,翰翔就先將女人放在廁所地板上,自己先回到房間將髒衣服脫掉,再拿了一件乾淨的白T,走到廁所,將衣服放在置衣籃後,便轉身將女人的衣服脫掉,只見一套黑色蕾絲的內衣出現在翰翔的眼前,翰翔將衣服放在洗手槽後,將女人抱到已經放好熱水的浴缸去,手拿肥皂慢慢的幫女人洗乾淨身體。

「唔,下面一點∼上面一點∼舒服∼好舒服∼嗯∼」翰翔看著女人閉著眼睛的臉,心裡想著她是在叫春還是做春夢啊!?

翰翔幫女人洗乾淨之後,將女人抱回房間,放在地板上拿浴巾擦乾淨,拿好衣服轉身要幫她穿上時,『天阿,剛怎都不覺得這女的身材這麼好。』翰翔臉通紅的看著女人,身上的某部位反應出了翰翔的不同,此時翰翔趕緊將女人的身體隨意擦乾後將衣服幫她穿上,將女人放回床上的翰翔,手拿著被子一直捨不得將被子蓋上。心裡想著:『再多看一下就好,在一下就好』,『反正她睡這麼熟,摸一下應該不會醒吧。』翰翔想著想著,就將手裡的被子往旁邊放下,將女人穿著的衣服往上拉到胸部的位置,翰翔看到出現在自己眼前38E的胸部,忍不住的手往胸部捏了捏,『天阿!好大的胸部,整支手都握不住了』翰翔邊想著手一直摸著女人的胸部。

免費A片

「唔,再大力一點,再粗暴一點。」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翰翔嚇的趕緊將手縮回來,頭抬起來往女人的臉上看過去,只見女人一直眼睛閉著的在呻吟,似乎是在作夢,看到這種情況的翰翔膽子就大了起來,一雙手繼續玩弄著女人的胸部,捏阿∼搓阿∼還不時的舔著胸前的兩顆粉紅色蓓蕾,看著女人一直呻吟的臉蛋,翰翔爬上床一支手繼續的玩著女人的胸部,另一支手則將女人的雙腿扒開,跪趴在女人的雙腿之間,翰翔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私處,心裡一直聽到一個聲音,『來舔我吧,來操我吧,來幹到讓我上天堂吧』當下翰翔便將頭低下往私處舔去,房間只聽到女人不斷呻吟以及滋滋的聲音不斷響起,翰翔發現單純的舔弄已經滿足不了自己了,便將全身脫的一乾二淨,讓自己18公分長的大可惡對準了充滿水的嫩穴。

「阿∼」房間頓間響起了翰翔與女人的叫聲,女人在此時也瞭解到自己並不只是在作夢,而是在自己昏沉的時候被個陌生男人給上了,女人也不出聲阻止翰翔,只一直說著,「阿,阿,大力一點,粗暴一點,把我操壞吧。」「阿,你的穴,好緊,好熱,每一下都把我吸的緊緊的,我∼我快射了∼不行了∼太舒服了∼」「阿!射吧∼都射進我體內吧,讓我的淫穴都充滿你的精液吧」「阿∼」翰翔一下又一下,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著女人,每一下、每一次都插進了最裡面,每一下,都讓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尖叫,喊著我還要∼還要∼再來∼再大力一點∼再粗暴一點,最終,翰翔與女人同時都高潮了。

兩人在床上互相抱著享受高潮後的快感,最後,女人出聲了。「小哥你好棒阿,插的我全身都無力了,怎麼你還這麼硬呢∼」

翰翔沒說話的看著女人,手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一下玩著女人的胸部,一下拍女人的屁股,逗的女人又開始了淫聲連連,「天阿,你才剛射完,現在又可以繼續了阿」「我可沒有說已經結束了阿,我還沒軟呢。」翰翔將女人抱著在身上抽插了兩下。「阿∼阿∼天阿∼還這麼硬∼」

「你可滿足了∼我還沒解放呢∼再陪我玩玩吧」翰祥說完就繼續的在女人的體內抽插著。「阿,阿,好大∼好硬∼舒服阿∼阿∼」「還沒完呢∼」翰翔將動作停下後,將大可惡插在女人的體內,將女人轉過以老漢推車的姿勢背對著自己,開始了自己的攻城掠地。「阿∼好深∼你好棒阿∼哥哥∼操的我∼我∼我好爽阿∼妹妹我還要∼操濫我吧∼把我操壞吧∼」只聽見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淫聲響起∼「操,原本還以為你是良家婦女,想不到骨子裡也是淫女一個,那我就不客氣啦。」翰翔將女人轉過身面對著自己後抱了起來,當然硬可惡還是沒有讓它跑出來走下床邊走邊說。「操,這樣爽嗎」翰翔抱著女人在房間裡面走路。

「阿,我的小哥哥,你好棒阿,頂的妹妹我好酥阿,我∼我又要∼又高潮了阿∼!」接著翰翔將女人放回床上後,繼續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努力的攻城掠地,一次又一次的頂入了女人的子宮口,一次又一次的讓女人爽到最高潮。「阿∼想不到∼你這麼浪的女人∼淫穴還這麼緊∼阿∼我要射了∼」「來吧∼小哥哥∼射吧∼射到我體內吧∼讓我身體充滿你的味道吧∼」「阿、阿」緊接著翰翔加快了自己抽動的速度,女人也加大了自己的叫床音量,最後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一同達到了高潮進入了夢鄉。

「唔∼」『早上了阿,現在幾點了?』起床後的翰翔習慣性的將手往左邊的床櫃上拿起手機,看著手機時間的翰翔,突然驚了一下,「阿」,將視線轉移到自己右邊的床鋪上,只見到空空盪盪的∼似乎昨夜的一切只是個夢∼『看來那個女人已經走了∼』翰翔坐起身,走向浴室刷牙洗臉後走回了衣櫃換了上班的西裝,將東西準備好就出門上班了。........................

「早」,「早安,總經理」

「早阿,林經理」

「你有聽說嗎?阿翔,」林京靠著漢翔的耳朵說。

「嗯?聽說什麼?你部門又有新花可以採了?」

「是有新花了沒錯,不過不是我的部門…是你的秘書組來了朵新花。」,翰翔笑著說「哈哈,那你沒機會了,你的鹹豬手可是不要伸到我們家來阿。小心我拿著郎牙棒打回去」,「放心吧,那朵花就留著給你採了,我已經有花還摘不掉了,哪有多的時間摘別的花。」「哈哈,好啦,我先回辦公室了。」

「叩叩。」翰翔坐在辦公室聽到門口來的敲門聲說「請進。」只見人事室主任助理走了進來。「總經理,今天給你們部門分了個新人,現在人就在外面,這是她的資料。」翰翔將資料接過手後就說「謝了,讓她進來後你就可以先回去忙了,記得把門關上喔。」

「總經理,你好」

「嗯,你是∼蘇綺雨是吧」翰翔低頭翻著資料問。

「是的,總經理」聽著熟悉的聲音,翰翔將頭抬起看像眼前的新人。

「是你!」

「阿!」只見綺雨像是見到鬼一樣的嘴巴張的很大。

「你∼」翰翔站起身走到門前將門鎖上,並將窗簾放下,對著綺雨道。

「妳∼」

「你∼」兩人同時開口道。

「算了,我先說吧,為什麼你會一大早就不見了?為什麼你會在這出現?為什麼你昨天晚上會躺在路邊?」翰翔說了一連串的問題看著綺雨等著她的回答。「我∼因為今天要到新公司上班報到∼所以∼我是今天剛來這上班的新人∼我昨天∼昨天∼是因為∼」翰翔看著綺雨說到好像快哭的臉,不忍心的道「算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用說了,但是我還有一個問題,希望你可以照實的回答我。」綺雨低著頭小聲的嗯。「我昨天晚上的表現,你還滿意嗎?」「啊!」綺雨聽到問題後將嘴巴張的大大的,幾乎可以吞下一個雞蛋大小的龜頭,看著她的表情,翰翔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兩腿間一點。「昨天∼表現∼好∼」綺雨臉紅著斷斷續續的說。

翰翔走向綺雨,看著綺雨的臉蛋,加上她今天的穿著,聽著她細如蚊語的聲音翰翔抱起綺雨,走向了一旁的休息室。「阿!總經理∼你∼你要做什麼∼要抱著我去哪?」「我?我只是想溫習昨晚的春宵罷了」說完翰翔將綺雨放在休息室的床上。「這裡是我專用的休息室,沒有我的同意誰都不能進來,你算是第一個被我抱進來的女人。」綺雨紅著臉聽著翰翔的話說「總經理,我∼我還要上班阿!我∼」翰翔抱著綺雨吻上了她的嘴唇「不要這麼怕,我沒有想對你做什麼,只不過是讓你溫習一下昨天的熱情阿,你看你現在畏畏縮縮的,哪裡像昨天那一個熱情的女郎。」

「總經理!我∼我∼」綺雨看著翰翔一件一件脫光了她的衣服,嘴張張的像是有話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看的翰翔心猿意馬,再一次的吻上了她的唇「嗯∼你還是跟昨晚一樣的甜阿,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阿。」翰翔吻著綺雨,雙手忙碌的摩擦著綺雨的身軀,一邊摸∼一邊脫著自己的西裝,「放輕鬆∼就當作是昨晚的續曲吧。」看著緊張的綺雨,翰翔心裡冒出了一小團的不捨,將綺雨放回床上,細心的將棉被蓋上了裸身的綺雨,走向了一旁的酒吧拿了罐威士忌,開罐後自己喝了一小口,走向了綺雨吻了她,將口中的威士忌傳向了綺雨的嘴裡,突如其來的飲料,綺雨嗆到了,臉更紅了,看著紅臉的綺雨,翰翔又有反應了,爬上床的翰翔,抱住了綺雨吻了她,可能是酒精的關係,也可能是綺雨放開了,開始回應了翰翔的吻,兩人越吻越熱烈,互相抱著摩擦著對方的身體,發出了些許嗯嗯的聲音。

看著放開的綺雨,翰翔放心的將手滑向了綺雨的胸部按摩著。「嗯∼好大,你還是一樣的美阿」翰翔看著臉紅的綺雨,一邊說一邊繼續的摸著綺雨的胸部,時而溫柔時而粗暴,讓綺雨斷斷續續的發出了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幸福的聲音,翰翔吻上了綺雨的右邊胸部,溫柔的吸著、含著綺雨的蓓蕾,左手繼續撫摸著綺雨的左胸,右手則不安分的滑向了綺雨的私處,「呵呵∼你已經這麼濕了阿,看來你很敏感的麻」翰翔將沾滿淫液的右手伸向了綺雨的嘴巴內,綺雨也配合的吸吮著翰翔的手指,看著綺雨的淫樣,翰翔將身體往下移到了綺雨的神秘地帶,伸出了舌頭溫柔的舔著,「這樣∼舒服嗎∼想要嗎∼還是∼都不要了呢?」綺雨感受到在自己絲處的小舌一點一低的攻下了自己的理智,讓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無語倫比的舒服感,「總經理我∼我要∼」翰翔聽著綺雨的話,反而不急了,慢慢的∼細細的舔著吸著綺雨的陰蒂,「要什麼∼?說阿∼說的好∼我會賞你的唷」綺雨感受到向了自己一波又一波的激情,紅著臉跟翰翔說。

「哥哥∼我的好哥哥∼我的好上司∼你的小秘書小妹妹受不了了,人家要你的大可惡阿」「喔∼?要我的大可惡做什麼呢?」翰翔用手粗暴的蹂躪著綺雨的胸部,用嘴溫柔的吸舔綺雨的小穴,時而舔著孤單的菊花。「喔∼好哥哥∼你知道的∼你欺負我阿∼阿∼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雞雞∼插進人家的∼小嫩穴∼讓人家∼舒服阿∼」「呵呵,想要拉∼好吧。」翰翔跪坐在綺雨的身前,左手持續的左右玩著綺雨的胸部,右手握著自己的大可惡在綺雨的私處前摩擦著。「想要嗎∼」「阿∼哥哥∼不要∼欺負我了拉阿∼」在綺雨說完最後一個字的同時翰翔將大可惡大力的∼深深的插進了綺雨的嫩穴,卻不急著動,就這樣插著玩著綺雨的陰蒂跟胸部。

「阿∼哥哥∼不要∼這樣∼阿∼玩∼我了∼人家∼要麻∼不要這樣…欺負我了∼」「呵呵∼」看著綺雨快哭的臉龐,翰翔加快了自己的抽插速度,依著九深一淺的速度,一次又一次的頂到了綺雨的快裡端,聽著綺雨的淫叫,「阿∼好∼好∼好哥哥∼你∼你好大阿∼頂的∼人家好∼爽阿∼我∼我快∼快高潮了∼」「好妹妹∼妳的穴,好緊阿,夾的我,好爽阿」翰翔聽著綺雨的淫叫,感受著又深又緊又溫軟的感覺,覺得自己快射了,便稍稍停下,深呼吸了一下,將綺雨轉過以老漢推車的姿勢背對著自己,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抽插,「阿∼阿∼阿∼好深∼好深阿∼好爽阿∼阿∼我又∼又快高潮了阿∼」聽著綺雨的浪聲,翰翔加快了抽插速度,跟著綺雨一同達到了性福頂端。

「經理∼我∼」綺雨躺在翰翔的懷裡說。「以後只有我跟你的時候叫我翔…不要叫我經理…」,「不行阿∼經理∼我∼我只是個小秘書…怎麼可以…」「我說可以就可以…你還有什麼意見?」

從此,又多了一對在公司作運動的男女了…

『阿∼∼慘了,這麼晚才回家。』翰翔一邊說著一邊趕忙跑到自己的車旁,突然間看到路邊的椅子上躺了個女人,翰翔走了過去想叫醒那個女人。

「小姐,小姐,你睡在這很冷而且很危險的喔。」翰翔一邊搖著女人的肩膀一邊說。

「唔,我沒醉∼我還要喝。」

「小姐,你喝醉了拉,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好嗎?」翰翔看著女人一臉的醉樣,心裡掙紮著到底要不要管他。

「呼∼」回應了翰翔的只有一陣又一陣的呼嚕聲。

『算了,帶他回家好了』翰翔將女人打橫抱著走向了自己的車。......................

『呼,看這女人身材還滿瘦小的,沒想到這麼重,累死我了』翰翔邊拉著自己的領子邊想。『先把這女人放房間好了,也不好意思把她丟在客廳…』翰翔將女人抱著走進自己的房間。『害的我滿身都是汗,洗個澡好了。』正準備拿衣服的翰翔突然聽到,「唔,我想吐。」「天阿!你不要吐在我床上拜託,我把你帶去廁所,忍一下阿。」說完翰翔就將手邊的衣服丟著,將女人抱到廁所去,才剛進廁所,女人就譁拉的全吐出來了,結果就是翰翔跟女人滿身的嘔吐物。

翰翔看看自己,在看看女人∼『哎,算了,好人作到底吧。』說完,翰翔就先將女人放在廁所地板上,自己先回到房間將髒衣服脫掉,再拿了一件乾淨的白T,走到廁所,將衣服放在置衣籃後,便轉身將女人的衣服脫掉,只見一套黑色蕾絲的內衣出現在翰翔的眼前,翰翔將衣服放在洗手槽後,將女人抱到已經放好熱水的浴缸去,手拿肥皂慢慢的幫女人洗乾淨身體。

「唔,下面一點∼上面一點∼舒服∼好舒服∼嗯∼」翰翔看著女人閉著眼睛的臉,心裡想著她是在叫春還是做春夢啊!?

翰翔幫女人洗乾淨之後,將女人抱回房間,放在地板上拿浴巾擦乾淨,拿好衣服轉身要幫她穿上時,『天阿,剛怎都不覺得這女的身材這麼好。』翰翔臉通紅的看著女人,身上的某部位反應出了翰翔的不同,此時翰翔趕緊將女人的身體隨意擦乾後將衣服幫她穿上,將女人放回床上的翰翔,手拿著被子一直捨不得將被子蓋上。心裡想著:『再多看一下就好,在一下就好』,『反正她睡這麼熟,摸一下應該不會醒吧。』翰翔想著想著,就將手裡的被子往旁邊放下,將女人穿著的衣服往上拉到胸部的位置,翰翔看到出現在自己眼前38E的胸部,忍不住的手往胸部捏了捏,『天阿!好大的胸部,整支手都握不住了』翰翔邊想著手一直摸著女人的胸部。

「唔,再大力一點,再粗暴一點。」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翰翔嚇的趕緊將手縮回來,頭抬起來往女人的臉上看過去,只見女人一直眼睛閉著的在呻吟,似乎是在作夢,看到這種情況的翰翔膽子就大了起來,一雙手繼續玩弄著女人的胸部,捏阿∼搓阿∼還不時的舔著胸前的兩顆粉紅色蓓蕾,看著女人一直呻吟的臉蛋,翰翔爬上床一支手繼續的玩著女人的胸部,另一支手則將女人的雙腿扒開,跪趴在女人的雙腿之間,翰翔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私處,心裡一直聽到一個聲音,『來舔我吧,來操我吧,來幹到讓我上天堂吧』當下翰翔便將頭低下往私處舔去,房間只聽到女人不斷呻吟以及滋滋的聲音不斷響起,翰翔發現單純的舔弄已經滿足不了自己了,便將全身脫的一乾二淨,讓自己18公分長的大可惡對準了充滿水的嫩穴。

「阿∼」房間頓間響起了翰翔與女人的叫聲,女人在此時也瞭解到自己並不只是在作夢,而是在自己昏沉的時候被個陌生男人給上了,女人也不出聲阻止翰翔,只一直說著,「阿,阿,大力一點,粗暴一點,把我操壞吧。」「阿,你的穴,好緊,好熱,每一下都把我吸的緊緊的,我∼我快射了∼不行了∼太舒服了∼」「阿!射吧∼都射進我體內吧,讓我的淫穴都充滿你的精液吧」「阿∼」翰翔一下又一下,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著女人,每一下、每一次都插進了最裡面,每一下,都讓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尖叫,喊著我還要∼還要∼再來∼再大力一點∼再粗暴一點,最終,翰翔與女人同時都高潮了。

兩人在床上互相抱著享受高潮後的快感,最後,女人出聲了。「小哥你好棒阿,插的我全身都無力了,怎麼你還這麼硬呢∼」

翰翔沒說話的看著女人,手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一下玩著女人的胸部,一下拍女人的屁股,逗的女人又開始了淫聲連連,「天阿,你才剛射完,現在又可以繼續了阿」「我可沒有說已經結束了阿,我還沒軟呢。」翰翔將女人抱著在身上抽插了兩下。「阿∼阿∼天阿∼還這麼硬∼」

「你可滿足了∼我還沒解放呢∼再陪我玩玩吧」翰祥說完就繼續的在女人的體內抽插著。「阿,阿,好大∼好硬∼舒服阿∼阿∼」「還沒完呢∼」翰翔將動作停下後,將大可惡插在女人的體內,將女人轉過以老漢推車的姿勢背對著自己,開始了自己的攻城掠地。「阿∼好深∼你好棒阿∼哥哥∼操的我∼我∼我好爽阿∼妹妹我還要∼操濫我吧∼把我操壞吧∼」只聽見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淫聲響起∼「操,原本還以為你是良家婦女,想不到骨子裡也是淫女一個,那我就不客氣啦。」翰翔將女人轉過身面對著自己後抱了起來,當然硬可惡還是沒有讓它跑出來走下床邊走邊說。「操,這樣爽嗎」翰翔抱著女人在房間裡面走路。

「阿,我的小哥哥,你好棒阿,頂的妹妹我好酥阿,我∼我又要∼又高潮了阿∼!」接著翰翔將女人放回床上後,繼續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努力的攻城掠地,一次又一次的頂入了女人的子宮口,一次又一次的讓女人爽到最高潮。「阿∼想不到∼你這麼浪的女人∼淫穴還這麼緊∼阿∼我要射了∼」「來吧∼小哥哥∼射吧∼射到我體內吧∼讓我身體充滿你的味道吧∼」「阿、阿」緊接著翰翔加快了自己抽動的速度,女人也加大了自己的叫床音量,最後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一同達到了高潮進入了夢鄉。

「唔∼」『早上了阿,現在幾點了?』起床後的翰翔習慣性的將手往左邊的床櫃上拿起手機,看著手機時間的翰翔,突然驚了一下,「阿」,將視線轉移到自己右邊的床鋪上,只見到空空盪盪的∼似乎昨夜的一切只是個夢∼『看來那個女人已經走了∼』翰翔坐起身,走向浴室刷牙洗臉後走回了衣櫃換了上班的西裝,將東西準備好就出門上班了。........................

「早」,「早安,總經理」

「早阿,林經理」

「你有聽說嗎?阿翔,」林京靠著漢翔的耳朵說。

「嗯?聽說什麼?你部門又有新花可以採了?」

「是有新花了沒錯,不過不是我的部門…是你的秘書組來了朵新花。」,翰翔笑著說「哈哈,那你沒機會了,你的鹹豬手可是不要伸到我們家來阿。小心我拿著郎牙棒打回去」,「放心吧,那朵花就留著給你採了,我已經有花還摘不掉了,哪有多的時間摘別的花。」「哈哈,好啦,我先回辦公室了。」

「叩叩。」翰翔坐在辦公室聽到門口來的敲門聲說「請進。」只見人事室主任助理走了進來。「總經理,今天給你們部門分了個新人,現在人就在外面,這是她的資料。」翰翔將資料接過手後就說「謝了,讓她進來後你就可以先回去忙了,記得把門關上喔。」

「總經理,你好」

「嗯,你是∼蘇綺雨是吧」翰翔低頭翻著資料問。

「是的,總經理」聽著熟悉的聲音,翰翔將頭抬起看像眼前的新人。

「是你!」

「阿!」只見綺雨像是見到鬼一樣的嘴巴張的很大。

「你∼」翰翔站起身走到門前將門鎖上,並將窗簾放下,對著綺雨道。

「妳∼」

「你∼」兩人同時開口道。

「算了,我先說吧,為什麼你會一大早就不見了?為什麼你會在這出現?為什麼你昨天晚上會躺在路邊?」翰翔說了一連串的問題看著綺雨等著她的回答。「我∼因為今天要到新公司上班報到∼所以∼我是今天剛來這上班的新人∼我昨天∼昨天∼是因為∼」翰翔看著綺雨說到好像快哭的臉,不忍心的道「算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用說了,但是我還有一個問題,希望你可以照實的回答我。」綺雨低著頭小聲的嗯。「我昨天晚上的表現,你還滿意嗎?」「啊!」綺雨聽到問題後將嘴巴張的大大的,幾乎可以吞下一個雞蛋大小的龜頭,看著她的表情,翰翔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兩腿間一點。「昨天∼表現∼好∼」綺雨臉紅著斷斷續續的說。

翰翔走向綺雨,看著綺雨的臉蛋,加上她今天的穿著,聽著她細如蚊語的聲音翰翔抱起綺雨,走向了一旁的休息室。「阿!總經理∼你∼你要做什麼∼要抱著我去哪?」「我?我只是想溫習昨晚的春宵罷了」說完翰翔將綺雨放在休息室的床上。「這裡是我專用的休息室,沒有我的同意誰都不能進來,你算是第一個被我抱進來的女人。」綺雨紅著臉聽著翰翔的話說「總經理,我∼我還要上班阿!我∼」翰翔抱著綺雨吻上了她的嘴唇「不要這麼怕,我沒有想對你做什麼,只不過是讓你溫習一下昨天的熱情阿,你看你現在畏畏縮縮的,哪裡像昨天那一個熱情的女郎。」

「總經理!我∼我∼」綺雨看著翰翔一件一件脫光了她的衣服,嘴張張的像是有話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看的翰翔心猿意馬,再一次的吻上了她的唇「嗯∼你還是跟昨晚一樣的甜阿,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阿。」翰翔吻著綺雨,雙手忙碌的摩擦著綺雨的身軀,一邊摸∼一邊脫著自己的西裝,「放輕鬆∼就當作是昨晚的續曲吧。」看著緊張的綺雨,翰翔心裡冒出了一小團的不捨,將綺雨放回床上,細心的將棉被蓋上了裸身的綺雨,走向了一旁的酒吧拿了罐威士忌,開罐後自己喝了一小口,走向了綺雨吻了她,將口中的威士忌傳向了綺雨的嘴裡,突如其來的飲料,綺雨嗆到了,臉更紅了,看著紅臉的綺雨,翰翔又有反應了,爬上床的翰翔,抱住了綺雨吻了她,可能是酒精的關係,也可能是綺雨放開了,開始回應了翰翔的吻,兩人越吻越熱烈,互相抱著摩擦著對方的身體,發出了些許嗯嗯的聲音。

看著放開的綺雨,翰翔放心的將手滑向了綺雨的胸部按摩著。「嗯∼好大,你還是一樣的美阿」翰翔看著臉紅的綺雨,一邊說一邊繼續的摸著綺雨的胸部,時而溫柔時而粗暴,讓綺雨斷斷續續的發出了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幸福的聲音,翰翔吻上了綺雨的右邊胸部,溫柔的吸著、含著綺雨的蓓蕾,左手繼續撫摸著綺雨的左胸,右手則不安分的滑向了綺雨的私處,「呵呵∼你已經這麼濕了阿,看來你很敏感的麻」翰翔將沾滿淫液的右手伸向了綺雨的嘴巴內,綺雨也配合的吸吮著翰翔的手指,看著綺雨的淫樣,翰翔將身體往下移到了綺雨的神秘地帶,伸出了舌頭溫柔的舔著,「這樣∼舒服嗎∼想要嗎∼還是∼都不要了呢?」綺雨感受到在自己絲處的小舌一點一低的攻下了自己的理智,讓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無語倫比的舒服感,「總經理我∼我要∼」翰翔聽著綺雨的話,反而不急了,慢慢的∼細細的舔著吸著綺雨的陰蒂,「要什麼∼?說阿∼說的好∼我會賞你的唷」綺雨感受到向了自己一波又一波的激情,紅著臉跟翰翔說。

「哥哥∼我的好哥哥∼我的好上司∼你的小秘書小妹妹受不了了,人家要你的大可惡阿」「喔∼?要我的大可惡做什麼呢?」翰翔用手粗暴的蹂躪著綺雨的胸部,用嘴溫柔的吸舔綺雨的小穴,時而舔著孤單的菊花。「喔∼好哥哥∼你知道的∼你欺負我阿∼阿∼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雞雞∼插進人家的∼小嫩穴∼讓人家∼舒服阿∼」「呵呵,想要拉∼好吧。」翰翔跪坐在綺雨的身前,左手持續的左右玩著綺雨的胸部,右手握著自己的大可惡在綺雨的私處前摩擦著。「想要嗎∼」「阿∼哥哥∼不要∼欺負我了拉阿∼」在綺雨說完最後一個字的同時翰翔將大可惡大力的∼深深的插進了綺雨的嫩穴,卻不急著動,就這樣插著玩著綺雨的陰蒂跟胸部。

「阿∼哥哥∼不要∼這樣∼阿∼玩∼我了∼人家∼要麻∼不要這樣…欺負我了∼」「呵呵∼」看著綺雨快哭的臉龐,翰翔加快了自己的抽插速度,依著九深一淺的速度,一次又一次的頂到了綺雨的快裡端,聽著綺雨的淫叫,「阿∼好∼好∼好哥哥∼你∼你好大阿∼頂的∼人家好∼爽阿∼我∼我快∼快高潮了∼」「好妹妹∼妳的穴,好緊阿,夾的我,好爽阿」翰翔聽著綺雨的淫叫,感受著又深又緊又溫軟的感覺,覺得自己快射了,便稍稍停下,深呼吸了一下,將綺雨轉過以老漢推車的姿勢背對著自己,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抽插,「阿∼阿∼阿∼好深∼好深阿∼好爽阿∼阿∼我又∼又快高潮了阿∼」聽著綺雨的浪聲,翰翔加快了抽插速度,跟著綺雨一同達到了性福頂端。

「經理∼我∼」綺雨躺在翰翔的懷裡說。「以後只有我跟你的時候叫我翔…不要叫我經理…」,「不行阿∼經理∼我∼我只是個小秘書…怎麼可以…」「我說可以就可以…你還有什麼意見?」

從此,又多了一對在公司作運動的男女了…

文章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公車上的高潮
和桂林女網友的性愛
離婚的好姐姐
我的後姨母和我的表姐表妹們
偷窺女員工迷姦
穿超短迷你裙架34D CUP老婆
環 X 路檳榔的特別服務
食體女堂
被好友出賣
充滿激情的性愛
隨機文章:
嬌妻綠我心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用錢換來早餐少婦 夜襲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