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細究起來,慾望是與生俱來的,是和我們的生命共存亡的。

慾望起先也許很小、很少。然而,歲月、情感、天象、智識逐慚滋長,也使慾望漸次壯大,日益增多。

胖子俞浩志,最近沒有說一句真話。

在南下的慢車上,他騙走了我準備在車上,充飢的全部食物。

他說要請我吃高雄香雞城的烤雞。

結果他就輕易趁虛而入,將我事先預備的,兩條夾餡麵包、一塊醬鴨胸脯、四個雞蛋、一包牛肉乾,還有蘋果和白瓜子……這一頓豐盛的旅餐,眼看著被狼吞虎嚥,進入他那滾圓的肚皮內。

當他在大口大口咀嚼醬鴨胸脯時,油汁沿著嘴角流了下來。我這樣心想,噢!唷!胖子外表看起來很憨厚,而事實表現卻今人刮目相看。

我不是一個有誇張狂的人,每想起那次被騙的經驗,我禁不住要大事渲染一番。

他滾動著狡猾的眼珠,一路上向我唸唸有詞,說:「老弟,我保證你會痛痛快快地吃烤雞。不要你破費一文錢而且是吃整只的,你耐心等罷!很快就有了,哈!哈!老弟!看起來會流口水哩!」

那天火車到了高雄,已經深夜了。我凍餓得頭昏眼花,走出車站時,卻不見胖子俞浩志的蹤跡。

免費A片

我茫然望著車站醒晃來晃去的人頭,覺得仿佛都是些烤熟的雞,這種因飢餓、寒冷、受騙的,而所造成的錯覺,使我痛苦極了。

我使終沒有那福份吃到俞某的烤雞,後來只好向小販買了兩個茶葉蛋,乾吞下肚,這才能暫時驅走滿肚的飢餓感。

在高雄,我被介紹安排在一家傢俱店工作,做的是搬運工。

中 年 喪 夫

老闆娘顏梅珠是一個中年婦人,肚子已凸了出來。但身材還不錯,皮膚白皙,除了眼角有魚尾紋之外,臉蛋看起來還頗惹人,不禁令我多看一眼。

工作了幾天,我聽到了不少老闆娘的一些資料,譬如她的丈夫在大前年死了,有一個十五歲的兒子。

店員曹郁綱說:「聽人家這樣說,我們老闆娘很悶騷,光看那翹翹的屁股,就知道她是一個鬥雞型的,我看她的老公,就是在床上用功過度,才那麼短命!」

曹某一談鬥雞,使我連想到了胖子俞浩志,在火車上上大談烤雞的技術。

那時情景,車笛狂鳴,正穿過一串山道。一陣刺骨的涼意,從四周向我包圍。夜深了,車上只剩零落的幾個乘客,歪倒在椅子上打盹。

「做烤雞,要緊的是火候。」他打量著我,好像我正被倒掛在烤爐上。

「小火,慢慢的,慢慢的烤!」他談得興奮,一時口沫橫飛。接著水說:「不能分出一點神,等倒油汁向外流──滋啦、滋啦;這時候,你要把它慢慢地加上醮料。」

他大喘一口氣,說:「我吃烤雞,又跟別人有所不同,我要抹一點辣子油,你可也喜歡吃辣嗎?」

我連忙「啊!」了一聲,聽到自己肚子裡發出了一陣一陣飢餓感的空鳴。

我拿起一根香蕉,當時想吃,卻遲疑了一下,又被胖子搶了過去,而自己沒得吃。

接著我水看到胖子,將我一條夾餡麵包、一塊珍貴的醬鴨胸脯,一個蛋都吃掉了。

在傢俱店工作了一個多月,覺得一個人遠地工作,無親無友,而且剛過了農曆新年,生意也較清淡,覺得非常地無聊。

我便在十點多,店門打烊不久,一個人赤條的,倒了一桶水,獨自蹲在靠近巷子口一角洗澡。

在我洗澡當兒,有一對貪婪的眼睛,正用灼灼的眼神注視我胯下那話意兒。

老闆娘顏梅珠心想:「看他外表瘦削削的,而那私處小雞卻長得頗為凶悍。」

我洗澡感到正痛快時,突然聽到顏女的叫聲,她喊道:「喂!有急事了,你快上來。」

「噢……老闆娘……我……」一聽那尖銳的叫喊,我嚇得雙手按著命根子,狼狽地找著內褲,但由於心急,一時真無法找到。

「怎麼了,為什麼不趕快上來呢?」她又說。

「我找不到內褲。」

「那就穿短褲上來好了,我有事要你幫忙!」顏女的聲音變得很溫柔。

「可是,我不知道要到上面去,怎麼一個走法,因為我從未上樓去到你的房間。」

「哦!那你就順著玄關的小木梯上來即可以了。」她又說:「對了,我這門經常開著,上來時,你不用敲門。」顏女又說著。

聽她這樣一說,我就匆匆穿上短褲,內褲也顧不及穿,接著說:「老闆娘,我可否換過衣服,再上到你那裡去。」

「不用啦!你先上來吧!」她又叫道。

我只好赤著上身,走上了樓梯上去。

顏女的睡袍很性感,可以隱約地看她露出的那乳白的皮膚,一對竹筍般的乳峰,奶溝深深的,半透明的睡袍,若隱若現的紅色三角褲。

她一轉身,我短褲的褲襠,由於小雞兒興奮,忍不住就隆了起來,趕快烏住小腹以下,顯得很尷尬而狠狽。

初 試 雲 雨

二樓內除了放置一些存貨外,有間房有燈光露了出來,還好光線不太強烈。

「屋子沒人,我小腿突然抽筋,想找人按摩一下。」顏女有點倦怠,說著:「你進我房內來,幫我忙一下, 否則我簡直痛苦不堪。」

她斜倚在大大的彈簧床上,睡袍開叉處分開,露出雪皚皚般大腿。

她用塗有紅色指甲油的足趾,蹬了我的胸脯一下。而那大腿抬起之際,我可以一覽無遺地,看到她那通花的紅色三角褲。

我慌忙跪倒在床沿,以掩飾那隆得更高的褲襠。

「嘻……你又怕什麼,男歡女愛本是很正常的事呀!」

這下子,我看得一清二楚,看到她睡在床上,肚南並不明顯凸出來,而睡袍的胸襟略為敞開,兩對雪白的竹筍乳峰,突露出一個,瞧那鮮紅的乳暈,真令人興起無限的遐思。

「傻小子,快上床呀!我正等著你呀!」顏女又叫道。

說著說著,她用鉗子一般勾著我的頸項,我只好往前傾,而因之也失去重心,整個人投入她的軟綿綿如棉花糖似的身上。

「老闆娘……我不會呀!……我從來就沒有碰過女人!」

顏女一拉一扯,我的短褲就滑落下來,於是整個人也就赤身裸體。

「喔……」顏女嬌呼一聲,接著她那長長的指甲,嵌入我的背肌,雙足也纏著我的腰肢,小腹隨之往上一挺,將我那肉棒條,納入她那私處。

她的私處,讓我的感覺,簡直如一個大麻辣火鍋,味道上,正如胖子俞浩志所講的:「廾辣辣的,很過癮,也很刺激。」

而我的那小雞兒,也像抹上一層辣子油,全身的血液也因此沸騰。

「噢!……唷!……呀!」我在配合動作中,不禁發出叫聲。真未料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半老徐娘,竟然如此令人心魂蕩漾,很有兩三下。

老闆娘要做一個女騎士,她兩腿夾著我,只見她雙乳雖然有些下墜,乳暈很大,但奇怪的是乳蒂卻非常的少,那兩團白肉在眼前蕩來晃去。

而我心裡也覺得非常舒暢,似乎被人用陰力吸吮著一樣!

這時候的感覺,好像我在嘴邊,含著一大塊的烤雞。並用雙手持握雞胸的兩端,銜在口內,好像在吹奏一把口琴。

一滴滴的雞汁,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細究起來,慾望是與生俱來的,是和我們的生命共存亡的。

慾望起先也許很小、很少。然而,歲月、情感、天象、智識逐慚滋長,也使慾望漸次壯大,日益增多。

胖子俞浩志,最近沒有說一句真話。

在南下的慢車上,他騙走了我準備在車上,充飢的全部食物。

他說要請我吃高雄香雞城的烤雞。

結果他就輕易趁虛而入,將我事先預備的,兩條夾餡麵包、一塊醬鴨胸脯、四個雞蛋、一包牛肉乾,還有蘋果和白瓜子……這一頓豐盛的旅餐,眼看著被狼吞虎嚥,進入他那滾圓的肚皮內。

當他在大口大口咀嚼醬鴨胸脯時,油汁沿著嘴角流了下來。我這樣心想,噢!唷!胖子外表看起來很憨厚,而事實表現卻今人刮目相看。

我不是一個有誇張狂的人,每想起那次被騙的經驗,我禁不住要大事渲染一番。

他滾動著狡猾的眼珠,一路上向我唸唸有詞,說:「老弟,我保證你會痛痛快快地吃烤雞。不要你破費一文錢而且是吃整只的,你耐心等罷!很快就有了,哈!哈!老弟!看起來會流口水哩!」

那天火車到了高雄,已經深夜了。我凍餓得頭昏眼花,走出車站時,卻不見胖子俞浩志的蹤跡。

我茫然望著車站醒晃來晃去的人頭,覺得仿佛都是些烤熟的雞,這種因飢餓、寒冷、受騙的,而所造成的錯覺,使我痛苦極了。

我使終沒有那福份吃到俞某的烤雞,後來只好向小販買了兩個茶葉蛋,乾吞下肚,這才能暫時驅走滿肚的飢餓感。

在高雄,我被介紹安排在一家傢俱店工作,做的是搬運工。

中 年 喪 夫

老闆娘顏梅珠是一個中年婦人,肚子已凸了出來。但身材還不錯,皮膚白皙,除了眼角有魚尾紋之外,臉蛋看起來還頗惹人,不禁令我多看一眼。

工作了幾天,我聽到了不少老闆娘的一些資料,譬如她的丈夫在大前年死了,有一個十五歲的兒子。

店員曹郁綱說:「聽人家這樣說,我們老闆娘很悶騷,光看那翹翹的屁股,就知道她是一個鬥雞型的,我看她的老公,就是在床上用功過度,才那麼短命!」

曹某一談鬥雞,使我連想到了胖子俞浩志,在火車上上大談烤雞的技術。

那時情景,車笛狂鳴,正穿過一串山道。一陣刺骨的涼意,從四周向我包圍。夜深了,車上只剩零落的幾個乘客,歪倒在椅子上打盹。

「做烤雞,要緊的是火候。」他打量著我,好像我正被倒掛在烤爐上。

「小火,慢慢的,慢慢的烤!」他談得興奮,一時口沫橫飛。接著水說:「不能分出一點神,等倒油汁向外流──滋啦、滋啦;這時候,你要把它慢慢地加上醮料。」

他大喘一口氣,說:「我吃烤雞,又跟別人有所不同,我要抹一點辣子油,你可也喜歡吃辣嗎?」

我連忙「啊!」了一聲,聽到自己肚子裡發出了一陣一陣飢餓感的空鳴。

我拿起一根香蕉,當時想吃,卻遲疑了一下,又被胖子搶了過去,而自己沒得吃。

接著我水看到胖子,將我一條夾餡麵包、一塊珍貴的醬鴨胸脯,一個蛋都吃掉了。

在傢俱店工作了一個多月,覺得一個人遠地工作,無親無友,而且剛過了農曆新年,生意也較清淡,覺得非常地無聊。

我便在十點多,店門打烊不久,一個人赤條的,倒了一桶水,獨自蹲在靠近巷子口一角洗澡。

在我洗澡當兒,有一對貪婪的眼睛,正用灼灼的眼神注視我胯下那話意兒。

老闆娘顏梅珠心想:「看他外表瘦削削的,而那私處小雞卻長得頗為凶悍。」

我洗澡感到正痛快時,突然聽到顏女的叫聲,她喊道:「喂!有急事了,你快上來。」

「噢……老闆娘……我……」一聽那尖銳的叫喊,我嚇得雙手按著命根子,狼狽地找著內褲,但由於心急,一時真無法找到。

「怎麼了,為什麼不趕快上來呢?」她又說。

「我找不到內褲。」

「那就穿短褲上來好了,我有事要你幫忙!」顏女的聲音變得很溫柔。

「可是,我不知道要到上面去,怎麼一個走法,因為我從未上樓去到你的房間。」

「哦!那你就順著玄關的小木梯上來即可以了。」她又說:「對了,我這門經常開著,上來時,你不用敲門。」顏女又說著。

聽她這樣一說,我就匆匆穿上短褲,內褲也顧不及穿,接著說:「老闆娘,我可否換過衣服,再上到你那裡去。」

「不用啦!你先上來吧!」她又叫道。

我只好赤著上身,走上了樓梯上去。

顏女的睡袍很性感,可以隱約地看她露出的那乳白的皮膚,一對竹筍般的乳峰,奶溝深深的,半透明的睡袍,若隱若現的紅色三角褲。

她一轉身,我短褲的褲襠,由於小雞兒興奮,忍不住就隆了起來,趕快烏住小腹以下,顯得很尷尬而狠狽。

初 試 雲 雨

二樓內除了放置一些存貨外,有間房有燈光露了出來,還好光線不太強烈。

「屋子沒人,我小腿突然抽筋,想找人按摩一下。」顏女有點倦怠,說著:「你進我房內來,幫我忙一下, 否則我簡直痛苦不堪。」

她斜倚在大大的彈簧床上,睡袍開叉處分開,露出雪皚皚般大腿。

她用塗有紅色指甲油的足趾,蹬了我的胸脯一下。而那大腿抬起之際,我可以一覽無遺地,看到她那通花的紅色三角褲。

我慌忙跪倒在床沿,以掩飾那隆得更高的褲襠。

「嘻……你又怕什麼,男歡女愛本是很正常的事呀!」

這下子,我看得一清二楚,看到她睡在床上,肚南並不明顯凸出來,而睡袍的胸襟略為敞開,兩對雪白的竹筍乳峰,突露出一個,瞧那鮮紅的乳暈,真令人興起無限的遐思。

「傻小子,快上床呀!我正等著你呀!」顏女又叫道。

說著說著,她用鉗子一般勾著我的頸項,我只好往前傾,而因之也失去重心,整個人投入她的軟綿綿如棉花糖似的身上。

「老闆娘……我不會呀!……我從來就沒有碰過女人!」

顏女一拉一扯,我的短褲就滑落下來,於是整個人也就赤身裸體。

「喔……」顏女嬌呼一聲,接著她那長長的指甲,嵌入我的背肌,雙足也纏著我的腰肢,小腹隨之往上一挺,將我那肉棒條,納入她那私處。

她的私處,讓我的感覺,簡直如一個大麻辣火鍋,味道上,正如胖子俞浩志所講的:「廾辣辣的,很過癮,也很刺激。」

而我的那小雞兒,也像抹上一層辣子油,全身的血液也因此沸騰。

「噢!……唷!……呀!」我在配合動作中,不禁發出叫聲。真未料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半老徐娘,竟然如此令人心魂蕩漾,很有兩三下。

老闆娘要做一個女騎士,她兩腿夾著我,只見她雙乳雖然有些下墜,乳暈很大,但奇怪的是乳蒂卻非常的少,那兩團白肉在眼前蕩來晃去。

而我心裡也覺得非常舒暢,似乎被人用陰力吸吮著一樣!

這時候的感覺,好像我在嘴邊,含著一大塊的烤雞。並用雙手持握雞胸的兩端,銜在口內,好像在吹奏一把口琴。

一滴滴的雞汁,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文章評價: (5 票, 平均: 2.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老闆娘-小鳳
我隔壁住著一個身材高挑的美眉
貴婦人的性遊戲
用錢換來早餐少婦
我的援交女友
去美國讀書的變裝學生
理髮店裡的老板娘
難忘的理髮經歷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與人妻一起除夕倒數
隨機文章:
離婚的好姐姐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瘋狂淫亂 美女大學生被人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