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剛搬到這裡不久,我的隔壁住著一個女人。她的名字叫做霜。

霜是一個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她身邊有很多男人,她每天出入不同的場所,和不同的男人約會。然後做愛。幾乎每個晚上我都能聽到隔壁傳過來做愛的聲音。

美麗的女人總是能吸引我,每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總在幻想,那個和她做愛的男人是我。後來我花了兩天時間在牆壁上鑿了一個小洞,在那裡我看到了她美麗的恫體。她的腿很修長。充滿誘惑。

幾乎每個晚上我都能見到她喝的醉熏熏的和一個男人回來,然後脫衣服,做愛。但我看的出來,她並不愛那些男人。

她是一個寂寞而孤獨的女人,每天白天看見她獨自躺在床上,抽著煙,也常常用憂鬱的眼神靜靜的望著窗外。她沒有固定的男人,她白天給不同的男人打電話,調情,大笑。然後到了晚上和他們上床。

一天晚上,11點多,我從外面回來。看見她趴在樓道裡嘔吐,醉的很厲害。我試探著說,小姐,你沒事吧?她沒有回答……我說,我送你回去吧?我把她扶起來,她把溫軟的身體,完全靠在了我的懷裡。她的身上很香,聞起來很舒服。她說,

你是不是想我了?說著就用她的嘴親我。她的舌頭,很柔軟也很靈活,在我的嘴裡動來動去。她的舌頭令我亢奮起來,我把她緊緊的抱住,使勁的吻她。很快,我們擁吻在她家的床上,我開始脫她的吊帶連衣裙。裡面的蕾絲花邊內衣將乳房緊緊包裹著,露出半個白晳的乳房。我輕輕揉搓著她的乳房,她躺在那兒發出

輕輕的呻吟聲,我用嘴輕輕的吮吸著她的乳房。伸手到背後解開了她的內衣扣,脫掉了她的內衣。整個乳房呈現了出來,露出了蘆山真面目,乳房很大,很圓潤。乳頭也是又大又黑,而且很堅挺。是我喜歡類型。我下面此時早已是堅硬無比。一股沖動沖上了頭頂。此時我沒有別的想法,迅速地扯掉她的白色小內褲。她雙眼微閉,嘴裡輕輕呢喃著,不要…。不要………啊………不要…。

女人所說的不要,就是想要。我脫掉褲子,分開她修長白晳的雙腿,找到地方開始進入。在我硬梆梆的小弟弟進入她身體的時候,我明顯感到她的下面很緊,擠壓著我的小弟弟。,這種擠壓的感覺很舒服。我開始輕輕抽動起來。她發出很大的呻吟聲。啊…啊…。從未體驗過的暢快淋漓的感覺,一股快感湧遍了全身。伴隨

著床吱呀吱呀的聲音,我有節奏的快速地動作著。一會兒她下面流出很多水。我的整個小弟弟都濕透了,拔出來的時候整根都是滑溜溜的。一會,我有些累了,動作漸漸慢了下來。她在下面扭動起來,用她的下體使勁頂著我的小弟弟,不停的往上使勁。一會她突然坐起身來,一把將我推倒在床上,坐在了我的身上。她迅速地抽動起來。房間裡響起了,啪啪的撞擊聲,和她快樂的呻吟聲。啊,,,啊……

免費A片

一會兒,我終於受不了她那快速的抽動,我叫了一聲,啊,射了。她趴倒在我的身上,輕輕的在我耳邊說,好舒服…親愛的……再來一次好嗎?……

第二天,清晨。

突然覺得眼前很亮。睜開眼睛,原來已經是早上了。我望了望躺在身邊的霜,她睡的很香,一道陽光透過百頁窗照在她嬌美的臉上,此時的她顯的格外俏麗動人……

從這天晚上以後,我們接連幾天都在一起。一起逛街,看電影,逛公園過的很開心,我還給她買了一個很貴的鑲滿鑽石的十字項鏈。後來霜告訴我,其實她早就喜歡我了,也經常在窗邊偷看我上下班。她也知道我在牆上鑿了個洞,她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她說我好壞。我喜歡聽她說我壞的樣子。

其實我也是一個很風流的人,我還有幾個女友,雖然目前我最喜歡的是霜,但我不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我開始找一些理由離開霜的身邊去和其他女孩子約會。一天晚上做完愛,霜很認真地對我說,為了我你可不可以不和其他的女人

來往。我現在也沒有和別的男人來往了。你可不可以也不要和其他的女人來往。我說,不可以。她說,難道為了我也不行嗎?我說,不行。她很生氣,她說那你以後再也不要找我了,咱們各走各的路。你以後不要再纏著我。

分手之後,。我有些沮喪。我開始報復她,我把我那些女人都帶到家裡來做愛。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讓她聽見。

一天早上,聽到外面很吵。我打開門一看,霜家的門口有兩個警察,還有住在這幢樓的的好多鄰居。此時有兩個醫護人員抬著一幅擔架了出了房間,擔架上的人用白布蓋著,一只白晳的手臂露了出來,手裡緊緊抓著一只十字項鏈……。

霜死了,她躺在浴缸裡割破了自己的手腕,流了很多血,整個浴室都是鮮紅的,死的時候她緊緊地握著我送給她的十字項鏈。

她遺書裡其中寫道,我在這個世上活了二十四年,一直很孤獨,我一直沒有找到一個自己真正愛的人,如今我終於找到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雖然很短暫,但卻很快樂,感謝他給我帶來的這段快樂日子,我仍然很愛他…………

看到這裡我坐在地上傷心的哭了…………

剛搬到這裡不久,我的隔壁住著一個女人。她的名字叫做霜。

霜是一個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她身邊有很多男人,她每天出入不同的場所,和不同的男人約會。然後做愛。幾乎每個晚上我都能聽到隔壁傳過來做愛的聲音。

美麗的女人總是能吸引我,每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總在幻想,那個和她做愛的男人是我。後來我花了兩天時間在牆壁上鑿了一個小洞,在那裡我看到了她美麗的恫體。她的腿很修長。充滿誘惑。

幾乎每個晚上我都能見到她喝的醉熏熏的和一個男人回來,然後脫衣服,做愛。但我看的出來,她並不愛那些男人。

她是一個寂寞而孤獨的女人,每天白天看見她獨自躺在床上,抽著煙,也常常用憂鬱的眼神靜靜的望著窗外。她沒有固定的男人,她白天給不同的男人打電話,調情,大笑。然後到了晚上和他們上床。

一天晚上,11點多,我從外面回來。看見她趴在樓道裡嘔吐,醉的很厲害。我試探著說,小姐,你沒事吧?她沒有回答……我說,我送你回去吧?我把她扶起來,她把溫軟的身體,完全靠在了我的懷裡。她的身上很香,聞起來很舒服。她說,

你是不是想我了?說著就用她的嘴親我。她的舌頭,很柔軟也很靈活,在我的嘴裡動來動去。她的舌頭令我亢奮起來,我把她緊緊的抱住,使勁的吻她。很快,我們擁吻在她家的床上,我開始脫她的吊帶連衣裙。裡面的蕾絲花邊內衣將乳房緊緊包裹著,露出半個白晳的乳房。我輕輕揉搓著她的乳房,她躺在那兒發出

輕輕的呻吟聲,我用嘴輕輕的吮吸著她的乳房。伸手到背後解開了她的內衣扣,脫掉了她的內衣。整個乳房呈現了出來,露出了蘆山真面目,乳房很大,很圓潤。乳頭也是又大又黑,而且很堅挺。是我喜歡類型。我下面此時早已是堅硬無比。一股沖動沖上了頭頂。此時我沒有別的想法,迅速地扯掉她的白色小內褲。她雙眼微閉,嘴裡輕輕呢喃著,不要…。不要………啊………不要…。

女人所說的不要,就是想要。我脫掉褲子,分開她修長白晳的雙腿,找到地方開始進入。在我硬梆梆的小弟弟進入她身體的時候,我明顯感到她的下面很緊,擠壓著我的小弟弟。,這種擠壓的感覺很舒服。我開始輕輕抽動起來。她發出很大的呻吟聲。啊…啊…。從未體驗過的暢快淋漓的感覺,一股快感湧遍了全身。伴隨

著床吱呀吱呀的聲音,我有節奏的快速地動作著。一會兒她下面流出很多水。我的整個小弟弟都濕透了,拔出來的時候整根都是滑溜溜的。一會,我有些累了,動作漸漸慢了下來。她在下面扭動起來,用她的下體使勁頂著我的小弟弟,不停的往上使勁。一會她突然坐起身來,一把將我推倒在床上,坐在了我的身上。她迅速地抽動起來。房間裡響起了,啪啪的撞擊聲,和她快樂的呻吟聲。啊,,,啊……

一會兒,我終於受不了她那快速的抽動,我叫了一聲,啊,射了。她趴倒在我的身上,輕輕的在我耳邊說,好舒服…親愛的……再來一次好嗎?……

第二天,清晨。

突然覺得眼前很亮。睜開眼睛,原來已經是早上了。我望了望躺在身邊的霜,她睡的很香,一道陽光透過百頁窗照在她嬌美的臉上,此時的她顯的格外俏麗動人……

從這天晚上以後,我們接連幾天都在一起。一起逛街,看電影,逛公園過的很開心,我還給她買了一個很貴的鑲滿鑽石的十字項鏈。後來霜告訴我,其實她早就喜歡我了,也經常在窗邊偷看我上下班。她也知道我在牆上鑿了個洞,她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她說我好壞。我喜歡聽她說我壞的樣子。

其實我也是一個很風流的人,我還有幾個女友,雖然目前我最喜歡的是霜,但我不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我開始找一些理由離開霜的身邊去和其他女孩子約會。一天晚上做完愛,霜很認真地對我說,為了我你可不可以不和其他的女人

來往。我現在也沒有和別的男人來往了。你可不可以也不要和其他的女人來往。我說,不可以。她說,難道為了我也不行嗎?我說,不行。她很生氣,她說那你以後再也不要找我了,咱們各走各的路。你以後不要再纏著我。

分手之後,。我有些沮喪。我開始報復她,我把我那些女人都帶到家裡來做愛。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讓她聽見。

一天早上,聽到外面很吵。我打開門一看,霜家的門口有兩個警察,還有住在這幢樓的的好多鄰居。此時有兩個醫護人員抬著一幅擔架了出了房間,擔架上的人用白布蓋著,一只白晳的手臂露了出來,手裡緊緊抓著一只十字項鏈……。

霜死了,她躺在浴缸裡割破了自己的手腕,流了很多血,整個浴室都是鮮紅的,死的時候她緊緊地握著我送給她的十字項鏈。

她遺書裡其中寫道,我在這個世上活了二十四年,一直很孤獨,我一直沒有找到一個自己真正愛的人,如今我終於找到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雖然很短暫,但卻很快樂,感謝他給我帶來的這段快樂日子,我仍然很愛他…………

看到這裡我坐在地上傷心的哭了…………

文章評價: (3 票, 平均: 3.67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初夏的做愛
交際應酬
嬌妻服務費
隔壁鄰居女孩
金牌保姆 1-3
性奴江疏影
地鐵真光妹
我給嫂子接種
美麗的女老闆
在熟女情人陰道裏撒尿的難忘經歷
隨機文章:
初夏的做愛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去看MTV的陷阱 第一次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