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前序)

說這是「女堂」其實有所偏誤。「女堂」正名應該是「食體堂」或「食體所」,

(以便于和飯店,食堂區分)也時有男顧客來往。但男人很少獻身于此,而大都是來吃女體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館,所」都被人俗稱為「女堂」。

另外,很多診所也會兼職經營食體服務。很多人處于種種需要——生活枯燥,疲勞過度,或信仰宗教希望重新投胎,或純粹喜歡被食用等等,都會來這裏獻身被食,享受一生中最後數次的快感。

被食的人以女性顧客為主,中國男人傳統觀唸很重,大多不喜歡貢獻自己的身體。雖然男女比例失衡,但女客增多也是現代中國社會婦女地位大大提高的見證。女性可以大膽,自主地選擇被喜歡的人食用。顧客從少年到老年,從藍領到白領,無所不有。還有母女,姐妹同行的。食用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人喜歡被分食,有人喜歡被全煮。有些身體較強壯的客人往往喜歡在清醒時也積極食用自己。

整體上講,大部分的顧客都會選擇綜合性的亨調方式。一般無論男女顧客都吃煮熟的肉體。有少數客人喜歡生食,但都局限于某個「敏感部位」。「把整個人生吞活撥」實乃社會上的詐傳,誰會如此糟蹋自己的最後一次?

(作者提示:現代的麻醉確實可以達到讓婦女在清醒狀態下生產。被麻醉者可以感受到觸覺和冷熱,而且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但不會有痛覺。本文中的女堂

 

 

 

 

一般都使用這種方法食用客人)

***********************************

明源市的食體文化歷史悠久,據說《水滸》裏的「人肉包子店」就是以明源的一家老店為原形的。現「淫業」的幾家女堂,店名都極富個性化。新頭街有一家「少女陰精館」,據說此店能讓每位女顧客都在食用前射陰精;奧雲街有「熟女幼陰俱樂部」,因為經常有母女姐妹來此。十二街有一家新開的「小敏診食所」,既看病又食客,很多男顧客慕名而來,可謂一店多用。還有市郊的一家大規模女堂「倩人之家」,不僅店面大,也是客源最廣,客流量最多的女堂。

看到這裏,小慶興奮不以。他激動的翻著雜誌,欣賞著頁面上各類女性被食用時的美體照片。小慶很早就想嘗試被人分食的快感。不過他原來生活的小鎮食體條件太差,最後還是放棄了。不過他始終難以忘記童年在小館吃一位鄰家妹妹的美好回憶——雖然他原來生活的小鎮沒有太多美女。如今到了這樣的大城市,相信小慶可以食到,也可以被許許多多不同的女性食到。

「我一定要好好吃一吃!」小慶報著雜誌,神采飛揚地說。「吃什麽呀?」

一衹豐滿的玉手伸從小慶的領口伸進了他的短褲。

「嚇…」小慶顫抖著,吸了一口氣,回頭看著他的姐姐,他上個月剛認識的女人「敏」。

敏快四十了,比小慶大了十多歲,但身材卻非常好。雙腿修長,乳房豐滿。

她染著淡黃的頭發,鬆散地披在肩上。咖啡色的花邊睡裙掉帶已經從她的肩膀上滑落。

「怎麽了,姐姐想要了?」小慶看著敏姐,她的眼神有些朦朧。

「我一直都想要妳啊。可妳在想別人啊。」敏姐一邊說著,一邊雙手脫去了小慶的上衣。開始舔他的脖子。

「我喜歡姐姐…」小慶似乎忘了手中的雜誌,把敏姐的左手放到嘴裏吮吸著。

「喜歡姐姐我啊,還是其他的姐姐?妹妹?」敏姐的右手在小慶的短褲裏摸索著,她的舌頭滑到了小慶的背上。

小慶覺的自己被電到了一般。他扔掉了手中的雜誌,轉身抱住了敏。他看著敏,敏的雙眼半閉著,期待著小慶的侵入。小慶一邊撫摸著敏的長發,一邊輕扶著她的腰,含住了她豐滿的嘴唇。

兩人激情地接吻著。姐姐的舌頭深深地絞進了小慶的嘴裏。接著他們脫去了彼此的衣服,火辣地擁抱在一起…

小慶躺在床上,敏坐在他的身體上。他的陰莖仍插在敏溫潤的陰道裏。姐姐顯然還很興奮,不過小慶需要休息片刻。

「妳剛才說,想吃什麽呀?」敏姐忘著遠方,輕柔地說。「我想吃女體,還想被女人吃…」小慶激動的回答,陰莖突然又硬了起來。

「吃誰呀,吃妳女朋友啊?妳看妳把妳女朋友這裏吃得…」敏姐輕聲說著,拿起了小慶的手,放在自己脹大的乳房上。

「真想把妳再舔一遍,好好地嘗嘗姐姐妳的味道。」小慶撫摸著敏姐的乳房,她的胸口一片濕潤。

「啊,妳想吃姐姐啦?」敏說著,把左手放進小慶的嘴裏。

「不,我要姐姐妳吃了我!」小慶把敏的手拿開,卻把自己的右手指插進了敏姐的後庭。

「啊!真的!」敏驚喜地望著小慶。她活了這麽大,還沒有過機會食用男體。

「啊——我真的可以吃妳嗎?」「是真的,敏。我真的愛妳,喜歡妳。妳要做我的最後一個女人!」小慶把手指輕輕的插入敏姐的肛道深處。敏姐笑著,因為高興激動,她的陰道和肛門不時收縮著,緊緊地夾著小慶。小慶的陰莖重新挺拔了起來。「我讓妳吃個夠,最後我把妳的莖莖全吃下去!」敏姐笑著說著,又在小慶身上動作了幾下,讓他的大根再次深入自己的陰道。這麽好的根真的就可以被自己吃了嗎?敏想著,心裏美滋滋的。

「不過,妳要幫我食用其他的女體哦!」…「嗯!好,讓妳吃個夠…啊——!

「小慶和敏姐做了一夜,品嘗著彼此的精液和愛液。他們期待著,很快能品嘗到異性高潮中的肉體!

 

 

 

 

 

 

(一)初嘗美體

 

 

 

 

食診所歡樂少女交中年性感淫醫

今天太陽真大,風兒暖暖的。小慶打開了窗戶,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

「啊…!」小慶陶醉著,身後敏姐又抱住了他,他們一起望著遠方。

「今天天氣真好啊!」小慶說。「怎麽樣,妳的食體計劃安排好了嗎?」敏咬了一下小慶的耳朵。

「嗯,我早想好了。今天上午我就去一家食體所看看,咱們中午就不用做飯了」

「呵呵,好啊,今天妳又有得享受了!」敏姐揪了一下小慶的莖莖。

「那下午呢?天氣這麽好?」

「下午嘛,到時候再說了…」

明源市的大街行人不多,這正是多年食體文化盛行的成果。小慶背著一衹綠色的背包,牽著敏的纖手,在高樓林立的寬大街道上走著。

「小慶,找到了嗎?」敏姐扶弄著自己的頭發。

「我穿著高根涼鞋,不能走遠路哦。」

「沒關係,走不動我抱著妳。」小慶看著手中的地圖,眉頭緊鄒著。

「好像剛才要往左拐…」

「到了嗎?已經十點了。」敏姐抓起小慶的左手,

先是按到自己肚子上蹭了幾下,又繞到背後,讓小慶摟著她的腰。

「嗯…好像剛才有錯…」

「唉呀妳真膽小,找不到不會問問別人嗎?」「嗯…」小慶看著地圖滿臉疑惑。

「好了,我幫妳問吧,姐姐幫妳。」敏瞄準了不遠處的一位少婦。大概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穿著藍色的休閑裙的長發女子。

「嘿,妳好,問一問,照新女堂怎麽走?」敏向她打了個招呼。小慶有些緊

張地鬆開敏。

「什麽,照新食體所啊?妳們走的方向錯了。」少婦轉身指著他們的身後。

「在前面車站旁邊的路,還要往右走…」

「啊!差距這麽大啊!」小慶懊惱地打斷她。

「哈哈——」兩個女人都笑了起來。

「離這裏挺遠的,妳走過去要問問別人就好了。呵呵,今天想和妳大姐出來吃東西了?」

「是啊,我男朋友喜歡少女的美體呢!」

「哈哈…帥哥就是小氣,喜歡吃不喜歡給人吃。好啦,我看妳們走錯了,不過那邊那家診所也食客的,妳要不要去那裏試試,反正隨便逛嘛。」

「嗯,妳說呢?」小慶問敏姐。

「好吧,不要太累了,我肚子也快餓了。」

「呵——那好好吃一頓了,帥哥!哪天也讓我嘗嘗…」少婦笑著,纖嫩的腳丫踏色的托鞋走開。微風吹過,隱約可見她豐滿的肉體。

「妳想吃她了?」望著少婦遠去的身影,敏問小慶。

「才不呢,我想被她吃了,哼。」

「那妳也要把最好的部位留給我…」敏姐又咬了一下小慶的耳朵。

他們相互樓抱著,來到就近少婦指的那家診所。馬路上不時地有行人經過這間不算太大的房間。透明的玻璃門上印著幾個粉紅色的大字——「安惠診所」,「好啦,就是這裏了。」小慶看著診所的大門。「開進去吧,已經十點半了,天氣又熱起來了。」敏姐搭著小慶的肩膀,兩人推門而入。

「哎,妳們好,來看病嗎?」櫃臺上的女孩親切地招呼他們。

這是一家不大的診所,雪白的墻壁上有一扇木制的大門,裏面應該就是看病食體的診室。

「妳們這裏有食體嗎?」小慶問。

「有啊!」梳馬尾辮,穿淺藍色護士服的女孩回答,她拿出一張單子。

「給,這是我們所有性愛服務的項目名單,不過能不能做要看有沒有別的客人配合了,哈哈…」

名單上印著:「安惠診所性愛服務名單…深喉,口交,手淫,前列腺按摩,生殖器官切除手術,食體服務…」

「今天有女客人願意被食用嗎?」小慶問。「嗯…好像是沒有啊,我查一查電腦…」

「沒關係,給我男朋友口交按摩也行。」敏姐拍了拍小慶的肩膀。這回該是又白跑一躺了。

「嗄——」突然,木門被打開了,一位短發中年女人站出來說:

「誒,妳們是要食體嗎?我們有一位小護士剛好可以做給妳們。」

「真的!」小慶得望著那個女人,這是一個表情略為嚴肅的中年女人。她的白大褂下雙乳半裸,外套裏面衹穿著一條白色內褲和肉色的絲襪,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矮跟鞋。

「我是醫生,跟我來吧。」

 

 

 

 

 

 

(未完待續)

「不會吧,阿惠醫生,妳是說莉娜嗎?哇…妳好偏心,她才來了幾周呢!」

小護士問到。

「是啊,她剛來幾天,就一直說要被食。不過她原來已經換過好幾家工作了,就照顧她一下吧。」中年女醫生無奈地回答。

接著安惠女醫生轉過頭對兩位顧客說:「來吧…食體是不是隨便就可以做的工作。

因為要準備醫療資源,還有客人間的搭配問題…所以一般要事先安排的。

因為男客太少,有的食體所還要求男顧客先食用一定數量的女客才可被食。

診所就是這一點就比較好,雖然我們小但一般可以隨時安排食體…「醫生微

笑了片刻,招手把兩位客人帶進木門。

「哼——!。」藍衣小護士望著被關上的木門,托著下巴一臉不滿。

溫和的日光燈照亮著房間的每個角落。這家診所衹有兩個房間。安惠女醫生帶著客人走進了右邊的那一間。

「左邊那間是我們看病用的,這一間是專門用來做性愛服務的。醫生推開了有一道木門。

「哇——」小慶和敏不約而同地驚嘆到。房間雖不大,但安排得挺寬敞的。

雪白的房間中間放著一張多功能食體床。墻壁邊上地一張木桌子上擺放著一些印著可愛卡痛圖案的食體工具。一扇白葉窗略微透進了一點陽光,「醫生,妳的診所布置得很大方!」小慶仔細地欣賞著。「謝謝。哦,妳們等一等,先喝一些水。

莉娜應該在洗手間裏…我去催她一下…「安惠醫生轉身離開。

「沒關係,不急不急。讓她好好準備一下!」敏姐笑著回答。她喝了一口水,把小慶抱住,把嘴裏的水留了一半喂給了小慶。兩人又親熱起來…「十多分種後,門被推開了。」哈哈…「一個嬌小的身影嘻笑著闖進了診室。」嗨,妳們好!

「小妹妹妳好!「敏姐笑著回應她,小慶也笑著向少女擺了擺手。這是一

個身材矮小的女孩,皮膚略黑。不過鵝蛋臉和身體都很勻稱豐滿。她留著一頭短發,上身穿著卡通圖案的粉紅色短袖牛仔短裙,腳上穿著白色運動鞋。一蹦一跳地來到兩位客人面前。

「嗯,讓妳們久等了。」安惠醫生隨之而入。

「妳看,我們診所可以按排員工被食!好,我們開始吧。」女醫生說著脫下了白大褂,略扁但白晰的乳房裸露出來。

「我叫莉娜。今年十七歲。最後一次妳們要對我好一點哦!」女孩笑著介紹自己。

「啊,這麽小啊。」敏有些不敢相信。她用手拍了拍小慶,小他正欣賞著安惠醫生。「

啊?啊,妳才十七歲啊?這麽小就要食體了?」

「呵呵,我喜歡,好玩啊。我已經吃了好幾個帥哥了。我一看妳就知道妳最適合食我了。」小妹 妹說著,抱住了小慶。

小慶不好意思地看著另兩位成熟的女人。

「妳真幸福,這麽小就吃了好幾個帥哥,我到今天沒嘗到一個呢。」敏羨慕地說。

「來吧,最後一次了,一定要好好做,變態一些!」女醫生走過來,摸了摸莉娜的短發。

「好吧,我有點緊張。」小姑娘坐上了食體床。

「別緊張,最後一次了。放鬆…」女醫生撫摸安慰著小女孩,幫她放開四肢,平躺在床上。

「誒,大哥哥,妳要和我做一次啊。」莉娜半閉著雙眼,一手摸著自己的頭發,一手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去吧!別害羞了,我也快餓死了…」

敏姐拍下小慶的臀部,把他的褲子解開。小慶還是有些緊張,不過看著少女微笑的臉,他深吸了一口氣,輕輕地解開少女身上的衣服。

莉娜上衣的扣子被小慶解開,豐滿高聳的乳房在他眼前跳動著;小慶解開女孩的短裙上的繩子,短裙就翻開了,像一張毛巾墊在女孩的臀下。莉娜當然沒有穿內褲。她雙腿張開著,陰毛應該是先前已經刮掉。鮮紅的陰部嬌嫩誘人。

「來,這裏…安惠醫生不知荷時拿來一把剪刀,把莉娜的袖子剪開。

「啊!」小姑娘突然尖叫著縮起身體。

「嚇死我了,還以為妳就要解剖我了…」小慶和敏姐也嚇了一跳。安惠醫生輕輕按住小莉娜,邊剪邊說:」不會的啦,

沒有麻醉是不會下刀的。這是基本常識。把妳衣服剪開抽出來方便一些。

「哦…對呀,這樣也幹凈…」莉娜笑著。接著,她望著小慶,突然仰起頭,又半閉起了眼睛。

小慶明白了,他脫去了上衣,(他的下身的衣服已經全被敏姐脫到了地下了)

爬上了小女孩的身體。

「大姐姐,妳會不會…」莉娜突然睜開眼問敏。

「啊,不會,不會。妳們盡量放開大膽地做,最後一次了我配合妳們。」敏姐真誠得回答她。

「來,我也來配合妳們…」安惠醫生說著,左手戴上一衹手套,把手指放到小慶的肛門前。

「小夥子喜歡這樣嗎?」

「喜歡!我們開始吧。」小慶幹脆地說。

接著他含住了莉娜的雙唇,很快把舌手伸進了她的嘴裏。他們接吻著,不時地小慶摸著莉娜的乳房。女醫生則把兩衹手指伸進了小慶的後庭,隨著他的身體的擺動而進出著。

莉娜的乳房開始脹大,變紅。小慶撫摸著親吻著她,慢慢地移到了她的胸部。

他吮吸著少女豐滿的雙乳,「嗯啊——」莉娜嘴裏吐出輕盈的呻呤。接著,小慶遊覽到了少女的雙腿間。他看著她古銅色的大腿,輕輕地撫摸著,不時地按著雙腿間的密處。

「啊!」莉娜突然尖叫起來,因為慶的手指頂到了她的陰蒂。她的雙腿緊閉起來,雙手抓著慶的頭發。

「來,放鬆,慢慢感受…」女醫生摸摸莉娜的身體,把她的雙腿分開,然後把她的一衹手按到自己的大腿上。

「嗯!啊——」莉娜不時地呻呤著,一衹手緊緊地抓著安惠醫生的大腿,另一衹手按著小慶的頭。小慶已把臉埋在了莉娜的雙腿間。他翻開陰唇,舌頭陷得更深,在少女的花心和蜜穴兩邊遊離著。

「呵,我弟弟就是喜歡吃女陰。」敏姐笑了,她伸手撫摸著小慶的胸口和後背。

不知不覺,莉娜被解開的衣服以掉落到地上;不知不覺,小慶已經進入了莉娜的身體。

他抱著這豐滿油黑的小女孩,快速的抽動著。「啊——好…啊——」

莉娜面色粉紅,雙眼迷離。安惠醫生的手也不停地在小慶的身後抽動著。

不知過了多久,小慶躺在莉娜身上。安惠醫生抽出左手,脫下手套拍了拍小慶的屁股。他的會陰還不時地抽蓄著。「來,妳們已經有了好幾次高潮了…不好意思啦,現在食體妹妹需要放鬆一下…誒,妳幫他一下,男的也需要休息一下。」

女醫生又指著敏姐。

小慶慢慢地把陰莖從莉娜的肛門裏抽出。來敏姐扶著小慶走下床,把他摟在懷裏。「來,到姐姐這裏躺一躺。」小慶倚隈在敏姐光滑溫暖的胸口——敏姐也裸體了。姐姐一手托著他,一手輕輕揉捏著他的陰莖,撫摸著他的陰囊,會陰…

「妳們做之前我已經給莉娜在背上麻醉了。現在是她最舒服的時候,不過妳不能壓在她的身上。要讓食女身體充分放鬆。麻醉才會有好效果。」

安惠醫生說著,撫摸著莉娜醉人的身體。她一直雙眼緊閉,但自然還是清醒的。

突然她轉過臉,看著小慶,無力得說到:「哥哥,來吃我啊…」

「嗯,對。」慶親了一下姐姐的嘴唇,站起身來。他來到莉娜身邊,撫摸著她的全身。

「別太累了。」敏姐也站起來撫摸著小慶和莉娜的胸口。

「沒關係,現在是莉娜最幸福的時刻,一定要她舒服…」

「帥哥哥妳真好…」莉娜輕輕地抬起手,抓住了小慶的陰莖。小慶的陰莖再次挺拔了起來。

麻醉藥藏在天花板上的一個木箱裏,用量有電子儀器控制,客人一躺在床上,電腦就自動記算好客人的用藥量。許多管子從那裏通向食床。食床內部也可以靠電子儀器輸送某些藥液。或產生電極。今天的食體所與早期的食體所相比確實進步不少。早期的食體所儼然一個手術窒,而今天的食體床就像一張按摩床。

這正突顯出現代社會的服務行業正向著人性化的方向發展。

高潮過後,麻醉藥更讓莉娜顯得有些疲憊。不過她仍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

她摸了摸小慶的臉說。小慶望著這位朦朧的短發少女,不禁問到:「怎麽樣?

妳要我們怎麽吃妳?」

「我…隨便吧。我都喜歡啊…」莉娜望著小慶微笑著說。

「別急,慢慢來。妳放鬆一下,我們原來都安排好了。」安惠醫生查看著儀器。

忙活了一陣。

「可以讓先我切乳嗎?」小慶望著莉娜的雙乳突然發問。

「啊?不用,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妳不用操心。要不然小姑娘會緊張的。」

醫生沒有同意「呵呵,沒什麽啦…」莉娜笑著閉上了眼睛。

「來,把頭抬高一些。」安惠醫生把床下的調節器扭動了一下,讓莉娜稍微坐起來一些。接著按了一下按扭,天花板上翻出了一面鏡子。

這樣莉娜被食體時可以看著自己,會比較刺激一些。嗯——」

「哇,這麽先進啊。」敏微笑著。

小慶心跳砰砰亂跳。他也不時地看著這會雖然不是很豐滿但穿著還算性感的女醫生。

「醫生,我以後被食用時也有這樣的裝置。」

「有啊,到處食所都有啊…當然,來我們診所最好,我們技術好。」女醫生說著,拿起了一把印著水果的手術刀,又拿起了一支牙膏一樣的管子。

「安惠啊。開始啦。」小妹妹看著醫生,又看著自己的身體傻笑起來。

「好啦,別緊張。妳自己也是護士,知道配和好就是了。來,先來測一下麻醉效果。」

「人家也是最後一次啦…」小妹妹笑著,不好意思地用手遮住自己的雙眼。

醫生用刀尖輕輕地在少女身上,從乳房到陰部插了幾下,幾乎看不到傷口,衹是看看麻醉的效果。莉娜沒有反應。

「不痛嗎?」

「不痛啊。可以了吧。」莉娜把手放下,望著小慶,右手上下摸著他的陰莖。

「誒,妳快抓緊時間在愛撫她一下!現在妳最重要,別看我,動她。」女醫生提醒小慶。

「對,讓人家在高潮中睡去!」敏姐也拍了一下慶的屁股,把一衹沾滿自己唾液的手指倒插進他的肛道裏。

小慶又親著摸著莉娜的全身。她輕輕呻呤著,此時的她對痛覺麻木,卻仍可以感覺到小慶的溫度。這正是高潮被食前後最美妙的時刻。

好一陣子,小慶的舌頭才離開莉娜鮮紅的陰部。「有點鹹…」安惠醫生輕輕地撥開他的手,「好了,開始切煮陰部吧。」「為什麽要切了再煮呢?」敏姐問。

「哦,這個衹是個人愛好。有人喜歡某個部分直接被煮,不過那要全麻。妳們已經有過很多次高潮了,把陰部切下來在煮會比較方便一些。」「這是我們事先安排好的。」莉娜笑了笑。她的眼神重新開始變得迷漫。

莉娜靜靜地躺著,女醫生開始為她切陰。她略為蒼老的乳房輕輕地晃動著,一邊把刀切入女孩最敏感的部位,一邊擠出管子裏的止血膏。小慶和敏姐靜靜地看著,莉娜也看著自己,「喝——」她深吸了一口氣,又看著頭上的鏡子。

她感覺到自己的密處被侵入,而且隨著一陣酥麻,下身一點一點的失去感覺…少女莉娜的陰部慢慢地被切下,陰唇,陰蒂,陰道…切口被止血膏迅速地凝固,晶瑩透明得讓人們看到少女陰部被切割後的脂肪,血管,組織器官…

「來,幫忙拿一下,妳們一起拿。」安惠醫生把整快的陰部交給小慶,讓他和莉娜一起拿著。

「啊…好狠心,全切下來。現在我沒有陰部不能高潮了…」莉娜撒嬌著。

「呵呵,沒關係,睡去了就好了…妳已經有了很多高潮了嘛。來,這個剪掉。」

安惠醫生剪斷了莉娜的陰道。然後麻利地塗藥,擦去血跡。

「哇!」小慶看著這剛切下的溫熱的陰部,不禁得舔了一下。「來,我也看看。」莉娜也抓了過。敏姐也好奇的看著。

「好可愛哦!這就是我的BB…」。「是啊…很可愛啊。」敏姐也撫摸著。

「我快死了吧…」莉娜望著小慶。「不會,妳還早著呢!說好了至少給做一個小時。慢慢來。我把它拿去煮一下,待會兒切好了再放回去。」安惠醫生接過莉娜的女陰,放到桌子上的一個褐色容器裏。按鈕一按,蒸氣緩緩升起。

「哇,蒸得營養好,我很餓了。」敏說。「呵呵,這下妳們吃個夠了…」莉娜顯然還很興奮。「別忘了我,最重要的部位一定要讓異性吃下去!」「放心!

「醫生笑著回答他,突然她眉頭一鄒」…哎呀!對了,忘了這個!煮腳!

我就知道,妳忘了好幾次了。「莉娜指著自己的小腳。

「啊,對不起啊,咳…妳們看我這年紀了。」安惠醫生連忙托起莉娜的雙腳,把小慶抓過來。「妳戀腳吧,快舔一舔,我給她下身做全麻醉…」莉娜笑著動了動自己的腳。「妳們看,還會動呢!」。「黑黑的腳丫,白色的腳心。」小慶也笑欣賞著,他慢慢地脫下莉娜雪白的球鞋,她穿著碎花圖案的絲短襪。小慶舔了一下她的襪子。「啊!」女孩尖叫了一下。他舔遍了她的襪子,然後脫下,再次聞了聞這雙幼嫩的小腳。他吮吸女孩的腳趾,舔著她的腳背,雪白的腳心…

「他最喜歡舔女孩的腳了。」敏姐對醫生說。

「啊…我能感覺到妳呢…」莉娜半閉著眼,又讓自己陶醉于雙腳之間。

「要煮腳就要把腳全麻醉。這本來是第一道工序,因為腳要煮很長時間…」

安惠醫生邊解釋邊給莉娜做進一步的麻醉。數分鐘過去,確定了了莉娜的雙腳全無感覺,醫生把食體床的一端拉出來。這樣莉娜的腳下有了一個梯形的凹槽。

「這是足槽,專門用來為戀腳的人準備的。」安惠醫生說著,先分開拿了莉娜的雙腿,拿了個杯子給足槽灌水。

「她最戀腳了!這會都給她吃!」敏笑著撫摸著小慶,他則撫摸著莉娜豐滿微黑的大腿。「來,把腳放進去。」女醫生並攏了少女裸露的雙腳,小心地放進足槽中。足槽裏已經冒出了蒸氣。

「我挺好動的!妳們待會兒要用點力氣吃哦!」莉娜笑著,摸了摸自己的乳房。醫生又從床下拿出一個特制的蓋子,蓋在足槽上。

安惠醫生又拿起了一把小刀,準備開是新的切食。「誒,醫生啊,我想…」

小慶突然問到。「能不能在她被食前和妳…」小慶看著中年女醫。

「啊!對呀,我死前妳們也要做一次啊,就算做給我看嘛。」莉娜明白了小慶的意思。「這,我想應該要照顧妳的…」醫生猶豫著。「沒關係啦。我喜歡看妳們做,我要看。呵呵…」「嗯,好吧,不過要快一些。人家姑娘快要睡了。」

安惠女醫生說著脫下了內褲。現在她衹穿著絲襪和鞋了。「來,小夥子,從我背面進去,這樣高潮最快!」「好吧。」小慶也顧不上多想。女醫生一手扶著床,一手扶著桌子,身體前傾站著。她面朝著莉娜,把陰部湊向莉娜這一邊。小慶輕輕進去。

「奇怪,這麽容易就進去了?」小慶深吸一口氣,雙手按著女醫生的乳房。

「我已經在陰道裏放了潤滑膏…嗯,來,小帥哥,幹我!啊…」女醫生雙眼緊閉,表情似乎很痛苦。她的臀部配和著小慶的抽插而運動,顯然是一個老手!

「啊…啊…好!…我來了!…」數分鐘後女醫生睜開眼鏡。她原本發白的臉此時十分紅潤,看來是真的很興奮。敏姐則在一邊撫摸著莉娜。

「妳們親一親…」莉娜說。「好…」安惠醫生轉過頭,張開雙唇伸出了舌頭。

小慶捧著她蒼老的臉深深地吻了進去。

足槽裏傳出了開水沸騰的聲音。蒸氣緩緩地從床邊的一根管子裏冒出。空氣中傳來一種奇特的女體香味。

「啊。這是我雙腳的味道。」莉娜驚奇地看著透明蓋子下自己沸騰的雙腳。

「哇…,妳的腳味真誘人!」小慶說著,從中年女醫生的陰道裏抽出陰莖。

一手撫摸女醫生的陰部,一手撫摸著小慶火辣的大腿。女醫生一下挽住了小慶的脖子,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撫摸著他的胸,陰莖。莉娜呆呆地望著,不時地用手撫摸著自己…

好不容易,中年女醫生才再次拿起手術刀。「好了,現在開始切乳吧。」她的臉色還很潤紅。「切乳時為了更好地讓女客感覺到乳房被切割,最好是一邊愛撫乳房一邊切割。妳再來配和一下吧。」小慶按著女醫生的指示把莉娜的左乳含住了,輕輕地吮吸它。莉娜靜靜地望著小慶。她感覺十分舒服,便輕輕地樓住小慶。「來,莉娜把左手拿開,可以抓著我的腿。這樣我好切…」安惠醫生握著手術刀,一點一點地切下了左邊正被小慶吮吸的乳房。莉娜感到被自己酥麻的乳房也消失了,她的身體正變得越來越少…

切乳後的莉娜流了很多血。她的臉色開始有些蒼白,而胸口卻一片鮮紅,乳房裏的脂肪組織清晰可見。胸口,陰部被割去…她已經是一個食體女孩了。

「我是不是很難看…」莉娜望著頭上的鏡子,輕聲問。「很好看啊。」小慶握住她的手——他感覺到她的手開始顫抖而無力。雪白的乳房連著粉紅的乳頭也被放入煮體的容器裏。陰部已經熟了,雪白雪白,陰唇有些收縮,陰道緊緊地合在了一起。安惠醫生用冷水洗了一下,在桌子上把少女的陰蒂,陰唇,陰道切分開來,然後再整個地放會少女鮮紅的雙腿間。

「來,妳們可以吃了,就直接用手在她陰部抓著吃…我都切好了。」安惠醫生拍了拍這熟嫩的女陰。

「來吧,敏,妳已經很餓了。」小慶對敏姐姐說。「妳吃妳喜歡的。我吃這個大陰唇…呵呵。敏撿起了莉娜的一片大陰唇。」妳們盡管吃,我都是妳們的…

「莉娜有氣無力得說。小慶則摘出了莉娜的陰蒂,放到嘴裏嚼著。嫩嫩的,鹹鹹的,帶著清淡的少女的陰味。

「來,我們一起嘗嘗妳的妹妹…」小慶俯下頭,把嚼爛的陰蒂喂了一半個給莉娜自己,也再次舔了舔她的舌頭。莉娜依舊呆呆地望著鏡子,她輕輕地嚼了幾下自己的性器,「我吞不下,妳喂些尿給我好嗎?」「啊…」小慶有些遲疑。

「哎呀,人家都被食了妳還這麽不幹脆!」敏姐拉了拉小慶的莖莖。「好吧,不過我多嚼些給妳,一次喂下。」小慶拿了一片小陰唇,一段陰道,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都喂給了女主人。然後他騎到莉娜身上,把自己的陰莖伸進莉娜的嘴裏。

「要飲尿啊。莉娜妳要把身體挺直了,妳們幫她一下…對,這樣飲尿才不會嗆到…」女醫生細心地指導著,小慶扶好了莉娜的頭,把自己的尿拉進了莉娜嘴裏。

「咕鹿,咕鹿——」莉娜睜著眼睛,慢慢地喝下了小慶的尿,又輕輕地用舌頭絞了絞他的陰莖,舔了舔他的陰嚢。然後她用嬌脆的眼神看著他…

「啊,我好變態啊…」莉娜勉強又笑了。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好了,乳房好了,一起吃吧。」女醫生端來熱氣騰騰的乳房。從乳頭往下被一層層切下,這種切乳法被稱為「寶塔切」。是一種比較常見的切乳法。同樣,煮熟的乳房也被按原樣放回少女的胸口。

小慶和敏姐吃著,也喂著莉娜吃著。少女的陰部已所剩不多,小慶喂了莉娜一個乳頭,自己嘗了一個。接著他再拿起一片乳片,放進嘴裏慢慢咀嚼著。

乳房的味道和陰部大不一樣。乳房有一點淡淡的騷味,而且脂肪很多。

「我好吃嗎?」莉娜無力地望著小慶,緩慢地說。「嗯,好吃,我再喂妳。

「小慶又嚼了一些給莉娜,順便又舔了一下她的舌頭,幫她清洗一下嘴巴。

安惠醫生也吃了一點,當然,她要把大部分的肉讓給顧客。她拿出一把奇特的工具,像理發用的電動剃刀一樣的工具。「現在是最後時刻了,我把莉娜的內臟拿出來,妳們會不會覺得有些可怕?可以回避一下…」「啊,沒關係!我們都是食過體的。」敏姐擺擺手。女醫生摸了摸莉娜的頭發,「還行嗎?可能被拿了內臟妳就不行了…哎,妳吻著她吧。」小慶點了點頭,彎下腰含住了莉娜淡淡的雙唇。莉娜閉上了雙眼,期待著最後的清理。衹覺得自己的腹部被打開。身體被一點一點地掏出。她感到自己真的一無所有了…

「胃,腸,膽,胰腺…」安惠醫生一件件數著。「大腸要特別留給妳們,可以用來套在陰莖上手淫幾次,還有子宮和卵巢也要留給妳們。這些我都不煮了。

「莉娜閉著眼,雙手輕輕樓著小慶,和他做最後的舌吻。

內臟總算清了,莉娜睜開眼,看了看自己空蕩的身體,她握著小慶的手,另一衹手摸了摸自己微微敞開的肚皮。

「妳還醒著啊。已經好了,妳味道真好,現在要好好睡一覺了。」安惠醫生擦著女孩身上的血跡。

「辛苦妳了,安惠醫生。謝謝妳,帥哥哥,來再親我一下吧…」莉娜再次閉上了眼睛,她的呼吸漸漸地緩慢…

小慶仍深吻著莉娜唇舌,但已經感覺不到她的呼吸。安惠醫生拿出一把切割器,這一種比較大,有些像伐木用的電鋸,女醫生用兩衹手握住它,吃力地在少女莉娜的身體上揮動著。把莉娜油黑光滑的女體切成鞋盒大小的小塊。小慶終于離開了莉娜蒼白的嘴,他們看著這位被分切食體的少女。

「哇,真漂亮,希望我也這樣被吃了…」敏姐姐說。「好啊,不過我要比她更變態地被妳吃!」小慶鉤住了敏的脖子。又親了親姐姐的臉。

「來,妳們把喜歡的部位打包吧。這個肯定妳要了,我幫妳…」女醫生說著,把女孩的雙腳裝進了一個牛皮紙袋。「嗯好,我來。」小慶忙活起來。敏姐一邊吃著莉娜的乳片,一邊幫忙裝袋。

腳,小腿,大腿,臀,腰,手,手臂…還有一些殘留的陰部和乳片。小慶和敏姐裝好了這些女體,放到了小慶的背包裏。他們留了一些給女醫生。感謝她為他們做的食體服務。莉娜的頭被留下,一般客人不會要,自然是因為很難處理。

食體所會用來做標本或冷凍壓成粉處理。這就不用顧客操心了。

「不客氣,下次再來。小夥子,我知道妳喜歡被妳姐姐吃,來我們這裏我讓妳被我們一起吃三個小時,哈哈…」安惠醫生穿上白大褂,但陰部仍然裸露著。

「對這,這個給妳,」女醫生說著那著自己的白色內褲給小慶。「這是紀唸品,每個客人都給。還有莉娜的內衣鞋襪妳要都可以帶回去!」「哇,真的啊!」

小慶微笑著,覺得自己在這個城市的食體服務還不算太壞。他收拾起了莉娜的襪子,和安惠醫生的內褲放在一起,並再次聞了聞。

他們說笑著走出了木門,穿藍衣的小護士看到他們,微笑了片刻。「嗨,怎麽樣?下次再來。」「好好,再來,謝謝妳們。」敏姐向她招了招手。「再見啦…」他們走出診所,此時已經是下午了藍衣小護士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再次陷入了不滿與鬱悶中。

 

 

 

 

 

 

(第一節完)

 

 

 

 

 

食體女堂(第二節全)

 

 

 

食體女堂(第2節)超市裏的親身體驗

在工做中實踐,在實踐中學習。

窗戶外細雨綿綿,這裏的天氣說變就變。慶和敏坐在燈光明亮的飯廳裏,他們剛品嘗了莉娜的女肉——一個昨天還笑著做愛的十七歲少女。少女的腿和乳房很鮮美,但小慶看著盤裏的食物,卻有了另外一種想法…

「誰說我有毛病了?」小慶很不服氣地說著,一邊洗著碗。「我們去吃就行了,妳幹嘛非要去打食體的工?妳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啊。」敏姐口氣頗為強硬。

「沒有可以學嘛。我那麽遠來到這個城市,不能無所作為。我也要體驗一下處理女體的工作,為社會做點貢獻嘛!」慶的眼睛衹看著手中的碗盤。「這食體的工做不是說做就能做的,妳知道一天到晚處理別人有多辛苦嗎,再說妳技術不好把女孩子弄疼了怎麽辦?」「那…那別人怎麽都能做就我不能做?」小慶似乎答非所問。但敏姐知道,她更缺乏理由。「那好吧,妳非要去不可就去,衹是不要累壞了身子。」她衹好妥協。

雨稀稀拉拉地下著,但這阻擋不了人們食體的熱情。這裏是陳姐女肉店。從外面看,這裏和普通的肉店藥鋪差不多。店面雖然不大,卻也擺滿了各種女肉和器官,甚至還有男根。即使中午剛過,這裏還是擠滿了客戶。有人是來買肉的,也有人是來登記被食的。而年輕的小慶來到這裏卻為另一個目的。

櫃臺一處的墻上寫著「工做重地,買客止步」,下邊一道粉紅色的簾子被拉開。一個四十出頭,燙著卷發的豐滿女人出現在小慶面前。「哦,小夥子,妳就是來幫工的吧。來來,今天剛好安排不到男工。妳先進來看看…」小慶被那女人拉著手,進了那面墻。

這裏是一間很寬敞的大房間。淺黃色的墻壁,淺綠色的木地板把這裏粉飾地十分溫馨。「哇,這裏就是妳們工做的地方啊?」小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麽做得和高級餐廳一般?」「呵呵,那當然啦,到這裏來被食的女客人都是最後一次了,當然要做得好看一些。」女人笑著。她略有姿色,個頭中等,全身上下衹有一件紫紅色的圍裙和平跟涼鞋。「我是老板。叫我陳姐就行了。我們這家食體店不大,就幾個員工。不忙的時候一天最多做三個,但忙的時候就難說了。

可能不下十個…「女老板挽著小慶,耐心地介紹著。小慶的右坐著一個大齡短發女子,頭戴一鼎粉紅色的紙帽,係著藍色的圍裙,腳踩拖鞋。她的身前有一個操作臺,上面有幾個按鈕和電子屏幕。」這位是阿明,她和我差不多大吧,妳隨便稱呼啦嗨!妳好,叫我阿明。「熟女女工阿明親切地向小慶揮手,她站在右墻旁,身邊是一個小型的操做臺,上面有一些機器的按鈕。

「哦,妳好!我叫慶。」小慶的臉有些發燙。他注意到,這間大房間四壁還有幾扇門,順著阿明的方向看去,前面有一扇門很高,有一張長長的桌子—或者說平臺搭在門下。「我們的女客人呢就從那裏走出來,這邊有一個絞架,這樣她直接就可以被吊理。」再順著女老板指去的方向,小慶這才注意到眼前正對著自己的一排架子。

「天哪,那個平臺就是用來吊死女生的啊?」小慶吃驚的問。「不是都盡可能讓女的慢點自然死去嗎,這樣好像…我聽說店裏做都是切喉嚨啊。」「哦,怎麽能切喉嚨?會疼死人的!」阿明笑罵著慶。「如果真的割脖子的話人不動了可能還有感覺呢,吊死的話幾秒鐘就沒氣了…」而女老板則有些緊張:「慢慢來那個是診所啊,女堂做的方法!我們這裏是超市,要趕效率嘛。到我們這裏的女人大都也不喜歡慢慢做,她們都怕疼啦!妳以為那個割脖子比吊死舒服啊?我們用吊理其實最方便,安全了。」「嗯…」小慶點點頭。他想到,用吊理處理大量女體可以省下一大筆麻醉藥費。到底是商人,就是講效益。

「妳是怎麽找到這裏的?」陳姐問,「哦…妳們在屋外登廣告啊,我看到了就進來了。」「哦,是嗎,沒想到。是啊…我們也有報紙上請人的…妳看看,我們這裏就三個女工,忙的時候實在忙不過來…」「問一下,」小慶突然打斷了陳老板。「為什麽短工反而都是請男的呢?」「啊,妳不知道啊?哎,真是小孩。

「阿明再次用母親的口氣笑他。

「我不是小孩啦,衹是不了解這個城市裏的事…」「來,我摸摸妳這裏。」

女老板說著,伸出右手摸了摸小慶的陰部。「妳看,都有些硬了,待會兒再看到女體,妳一天要勃起多少久?另外雖然來這裏的女人都事先做過愛的,但很難說她們看到妳還會再要一次,妳總不好拒絕一個女人的最後一次吧。」「嗯,是啊。

「小慶點頭。」那妳想想一天妳要硬多久,射幾次啊?如果天天幹還不把妳抽幹了。哦!「小慶恍然大悟。原來社會上對食體行業內部的許多傳說都是不可信的。實際的情況往往超出人們想象。

「啊,當然啦,我們雖然趕效率,但也說慢工出細活。妳一開始不會慢慢看,慢慢學,不要急。沒事情的話也可以休息一下,和我們做做愛,如果妳喜歡的話…哈哈。」陳姐笑著,把小慶引到了一間小房間。「這裏是衛生間,妳先準備一下,幹脆把衣服全脫了,套個圍裙。男生可以留一條內褲,不要小JJ老和圍裙磨襯…哈哈,對不起啊,我不是說妳那個小啊…」「啊,沒關係…」小慶接過女老板手中的圍裙,一個新的挑戰開始了。

很高的那扇門開了,幾個女子陸續走了出來。她們有說有笑的,其中幾個很成熟,也有幾個很年輕,有的全身穿著透明,有的赤身半裸高根。女老板看到了馬上迎上去說:「姐妹們好啊,這是我們今天下午雇來的短工帥哥!」他抓著小慶的胳膊對那些肉女說到。小慶赤著腳,全身衹穿了一條短褲,係著一件藍色圍裙,全身散發出青春的陽剛之氣。

「哇…!」,「太好了!剛才那麽忙…」,「哎,一定要做我啊!…」臺上頓時炸開了鍋。等待被食用的女人們紛紛議論起來。

「妳們再等一等,幾個師傅們去午休了很快就來了。」陳老板指著剛才拉小慶進來的簾子。

不一會兒,簾子又被扯開了。「嗨,哈嘍!」一個非常年輕的少女大聲地招呼眾人。她身材苗條,穿著暴露,發型蓬亂。「我也來啦!」緊接著一個身材高大的女青年也走了進來。

「來來來,自己介紹一下。」陳姐指了一下小慶。

「哇,又有帥哥來啦,老板妳好性福,每次都請到帥哥…我叫露西,16歲上高一。」小女孩伸出手來。

「哦,妳好我叫慶,就叫我小慶很高興認識妳。」小慶略有羞澀地伸出手和露西相握。接著他問另一個女青年,「請問怎麽稱乎妳呢?」「啊…我啊

叫我艾麗絲吧,我應該比妳大一些。」女青年似乎有些害羞。她穿著灰色的西裝,配上黑色的絲襪,黑色的高根鞋,倒像一個辦公室的白領女性。

「喂!妳們別泡了好不好,我們等得很辛苦啊!」臺子上一個穿白色吊帶裙和銀舞鞋的少婦突然衝著下面的人喊到。

「好好好!我們開工啦。妳們準備一下,把衣服脫了。不要讓上面的姐妹等久了。最後一次幫別人做好啦!」豐滿成熟的陳老板一邊吩咐著員工們,一邊打開了墻上的開關。

「YES——SIR!」露西大聲地回答。

桔黃色的燈光照亮了長長的吊理架。這有些像幹洗店的衣架,但高大而結實。

架子上有數個繩索和水槍,架子下面是水桶,裏面裝著毛巾和一些刀具。而臺上,食女們已經排好了隊伍。

「丹丹,妳先來吧。」「不用吧阿珍,妳年輕,還是妳先吧。」…

女工們都換好了衣服,十六歲的露西身上衹有紅色圍裙和帆布鞋。艾麗絲則把高根鞋脫了,卻留下黑色絲襪和黑色的圍裙相應搭配。她的頭發整齊地盤起,顯得十分地文靜雅致。

「準備好了吧。」陳老板笑著對臺上的食女們說。「妳們誰先上啊?」

「我們早就準備好了…」

「那就妳先上吧!」

「啊不要——哈哈…」

食女們推擠了一整,終于還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苗條女青年站到了最前面。

她有一張標準的瓜子臉,杏仁眼,梳著整齊的馬尾辯;全身衹穿著粉紅色的蕾絲內衣,身材協調,面帶羞澀。「神啊,保佑啊,讓我一下就死去。最有快感地死去…」女青年鼓起勇氣笑了笑,大膽得朝吊理架走去。

「妳叫什麽名字?」女老板問到。

「哦,我叫陳雨丹,22歲,叫我丹丹好了。」丹丹按著自己的胸部,很大方地說到。

「喲幸會和我同姓…小慶啊,這下是發揮妳做用的時候。」陳老板拍了拍小慶的肩膀。

「啊?這麽快啊?」小慶顯然還沒有準備。「對,妳先給客人清洗,然後把客人們抱著,把她們輕輕地放下去,這就是妳的主要工作…來,妳先過來,我給他示範一下,然後讓他幫妳做。」陳老板牽起粉紅內衣姑娘的手,把她引到吊理架最靠邊的索套旁。小慶這才注意到,原來這些索套都可以來回移動,像坦克的履帶一樣,而所以女客們都可以在同一個位置接受吊理。

「來,小慶妳看著啊。」女老板拿著架上的水槍。這是一種很細小的噴水裝置,頭是用乳膠做成的。陳老板按了一下碰頭旁的開關,溫水就緩緩地冒出。

「把上面的水管那出來,塞到客人們的陰道和肛門裏。前面放一次…然後後面插一次…來妳做一下。」女老板比劃了一下,但沒有真的插進去。而是把水槍拿給小慶。

「啊哈哈…」丹丹被溫水濕到,本能地用手捂著下身,不好意思地大笑起來。

「我…陳姐,那我怎麽控制出水的量啊…」小慶小心地接過水槍。

「出水量,那個阿明在做,妳不用管衹要塞進去放三秒,數一二三就行了。

「陳老板耐心地解釋著。丹丹也點點頭笑著說:」妳一定是新手吧。沒關係,插進來就行了。我也是一第次做,以前衹是看過。我會配合好的。「說著她脫下了內褲,放到臺面上,接著就蹲了下來,用纖手分開了自己的膝蓋。她的陰毛已經刮過,褐色的陰唇正對著小慶。

「對對,輕輕地插進去。」陳老板繼續鼓勵著小慶。小慶鼓起勇氣,小心地把噴頭對準了丹丹的陰部。丹丹面色鮮紅,呼吸也變地急促,雙腿不由地扭動合攏,但她還是強行把自己張開。

「啊-哎!妳要對準我那裏。」「誒小心,妳看,把弄疼人家了。丹丹妳要放鬆…慢一點…」「哦,好好。」小慶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好角度,再慢慢地插進噴頭管。

「哈啊——」丹丹眉頭一皺,眼睛突然半閉了一下。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按著小慶的手和噴管。而眾人們都靜靜地望著他們。

「怎麽樣,小妹,不痛吧。」陳老板有些擔憂地問。「還好啦。不會痛,就是有些癢。哈哈…」丹丹臉色扉紅,但已經放放棄了自己的防御放鬆了下來。

陳老板又拍了拍小慶,「我就說了,小夥一定行的…」「那麽可以了吧。」

小慶說著,按了拇指上的水閥。衹覺得手一沈,便聽見一陣輕微的水流聲。「啊,怎麽停了?」小慶接著感覺手中的管子又變輕了。

「好啦,明姐把水關啦。然後妳拔出,等阿丹的水出來後妳再重復幾次。」

陳老板的臉色終于又轉晴了。小慶轉身看看阿明,阿明戰在機器旁像小慶揮手道:「沒關係啊,大膽做,我操作。妳就插進去拔出來。」「來小妹,妳再轉過來,背對著我們,叫小帥哥給妳洗後庭。」丹丹按陳老板的吩咐,轉過身,小慶輕輕地把噴頭插進丹丹的肛門。停了一會兒,再拔出來。

「噗——」丹丹陰道和肛門裏的水幾乎同時流了出來。留出的水略黃,但很清澈。

「啊好…」眾人其聲歡呼。露西甚至鼓起掌來。「討厭啦…不要看我嘛…啊…」年青的丹丹雙手捂著臉,雖然她背對著大家。但大家可以感覺到她的羞泣。

小慶按陳老板的指導再重復了幾次,終于從她的身體下流出了清澈透明的凈水。

「好了,現在可以開始吊理了。小慶妳把臺子衝衝,然後妳抱住著她,慢慢的放下去。差不多三秒種,一二三,就這樣…」女老板穿著拖鞋,曲身示範著動做。「小妹啊,戴上索套站過去,讓小帥哥把妳抱住。然後妳想說什麽趕快說。

想叫愛也可以。啊…我也沒什麽好說的。就祝這裏的姐妹一路走好啦。

我的肉回一定要賣出去哦。「丹丹站起來,把索套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好好…」眾人們笑著回應。

小慶衝了一下桌面上的水,然後走到臺旁,走到丹丹的身下。臺子差不多半個人高,丹丹的大腿正好對著小慶的腰際。小慶張開雙手,小心地讓丹丹撲進自己的懷裏。丹丹的神情再次變得擔憂。自然,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被吊理了。她豐滿勻稱的雙腿並緊著,雙手緊緊地抓著小慶的肩膀。大家再次安靜下來,看著他們。

「不要緊張!」阿明在一邊鼓勵他們。「加油啊!」露西喊到。「小丹,我們永遠愛妳!…」「我也愛妳們…妳開始吧。把我放下來吧。」丹丹深情地望著小慶。小慶點了點頭。他慢慢地放下丹丹,雙眼緊盯著她的臉。丹丹閉上了雙眼,漸漸地她的臉色發青,隨著頸部的增壓,她的臉開始扭曲,發出含糊的呻呤…

「哎,可以啦可以啦,放下來啦。」陳老板催促到。「哦!」小慶急忙放手,嘩的一下,女青年在吊架上晃動著。雖然剛才清洗過下身,但姑娘的陰道和肛門裏還是串一些水氣。她的雙腿開始沒有節奏地舞蹈。手也不停地揮動著…

「喝——」臺上的幾個女人們不約而同地驚嘆著。陳老板拉開小慶免得被女體踢到。幾位工人安靜地看著,大家的心都放了下來。幾分鐘過去了,丹丹美麗的臉此時已經變色。她的身體無力地飄在那裏,卻仍在微微顫抖。

「小慶,妳做的很好。」陳老板,笑著鼓勵到。「第一次能做這樣很好了,關鍵就是放的時候不要猶豫,到底了再鬆開。妳剛才還沒有到底,所以很驚險。

如果女客人身體重的話會拉斷脖子的…妳很好啦以前有一個小弟和妳差不多把一個客人的頭扯下來,血淋淋的!「阿明說。其他的女工也回想起來,」

嗯對,那次把我們都嚇傻了,客人也全跑了。「露西和艾麗絲把丹丹的女體拉過來,脫掉她上身紅色的胸罩,用水槍洗遍她的全身。而另一個索套又滑向臺面。

「好啦,下一個啦。」小慶回復了自信,笑著對臺上的女客人們說。「我來吧!」那個穿白色吊帶裙和銀舞鞋的少婦站了出來。她熟練地脫下自己的白色的衣服,露出赤裸豐滿的肉體。她臉龐偏寬,長發披肩,而陰毛和液毛都沒有刮掉。

少婦蹲下身,兩腿間茂密的樹立直紮小慶的眼睛。

「我叫小許,開四十了。小夥子妳做吧,能睡在妳懷裏我很幸福的。」小許溫柔地對小慶笑了笑。小慶點了點頭,他再次小心地把水槍插進少婦的陰道和肛門。小許非常地配合。她看著小慶,一副享受的神情。

「哈哈,好舒服,就像我自己在家裏清洗門戶一樣。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讓男人做這個事情呢。」小許笑著,捋了捋自己的長發,繼續享受著身體內部的清潔。

清洗完了,小慶走想吊理架,卻被少婦用腳踩攔住了,「等等,我有一個請求。」「什麽呀?」「我能不能和妳做愛?」「啊,可以啊!」小慶肯定地回答。

這是自然要答應的事情。「不過我也有一個請求。」「什麽,妳快說吧。」

「我要先舔一舔妳的腳。」小慶頑皮地眨了一下眼鏡。「哈哈…」大夥都笑起來。

「好啊,我這就把雙腳交給妳。」小許躺在臺子上,小腿升出了臺面。小慶拿水槍把它洗了幹凈。然後仔細地端詳起來。

這是一雙成熟而白夕的女腳。豐滿,而且修長。腳指甲被染地鮮紅,更刺激著小慶的食慾。他開始貪婪地舔食,每一個腳趾都不放過,接著是腳心,腳背…

「啊…啊…」小許一邊撫摸著自己的乳房,一邊笑著呻呤。她感到又癢又舒服,小慶的舌頭和嘴唇時刻刺激著她的神經,從腳的末端傳到身體的每一個器官。

接著,小慶順和小許的腿往上舔,終于到了她的花園。小慶用自己的口舌感覺著女體的蠕動,但感到她的陰部抽蓄時把自己的舌頭深深地伸進她又鹹又酸的陰道。接著,他的舌頭向上搜索,終與和她的舌頭絞在一起。他們互相喂引著各自的唾液。

「啊…」兩人扭抱在一起,彼此呻呤著。最後,小慶抱起小許的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邊舔她的腳一邊抽送著自己的陰莖。終于,他爆發了。他們最後都躺在平臺上,交纏著,少婦把自己的舌頭再次送進了小慶的嘴裏,而小慶著把自己的陰莖又插擠進了她的直腸…

好半天,他們才恢復起來。旁人看著聊著,差一點兒忘了他們。見兩人從臺上站起來,才各就崗位。

「好啦,小許妳可以開始了吧。」一個穿紅睡衣的短發小女孩說。

小慶抱著小許的腿,小許輕輕地閉上眼睛。她揚起套著索套的頭,似乎還需要人親吻她的玉頸。「來吧,我想看看死後有什麽。也許會看到被我吃掉的老公…」這一會,小慶放得很合適。慢慢地放下她,鬆開她。小許的幾乎沒有呻呤,衹是面色略帶痛苦。(當然她已經失去知覺)她的腳輕輕地劃動著,很快進入了夢鄉。

「好——!」眾人齊聲歡呼。小慶擦了擦額頭的汗,輕輕地撫摸著兩具女體,想象著她們此時的感覺,內心經不住騷動與向往……之後的食女中,又有六十歲的老婦人,十三四歲的女學生,還有兩個少婦,一個孕婦都提出做愛的要求。

小慶聽了工友們的建議,衹接受女上位的性愛姿勢,這才保住了體力。黃昏了,夕陽就要落下。女老板在櫃臺上豎起了「食體服務停止的牌子,然後回到了工作房。臺子上已經空無一人,而吊理架上挂滿了胖瘦不一的女體。

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小慶嘆了一口氣,一天下來,他已經吊理了十二個客人。

「來,累了吧,妳們幾個去休息吧,現在換我們忙了。」女老板端來一盤奶茶。「哦…」,「累死我了」…工友們拿著茶,圍著房間左角的工做桌,各自坐了下來。

陳老板和阿明則開始忙活了。她們先前的勞動比較輕,現在輪到她們先出力了。哎,這個時代,老板和員工一樣累啊。她們拿起桶裏的刀具,先把已經僵硬的女體去毛,然後逐一解下。然後用電動切割器(類似于電鋸但比較小巧安全)

把十多具女體大快地分解,清洗…雖然她們已死許久,但體內的殘血還是灘了一地。店鋪裏的肢解與食體堂,診所不同。因為買客來自四面八方,大家都想看到食體女的模樣,所以店鋪裏一般不會把女體的頭部和軀幹分開。為的是讓客人看清楚女體生前的身材相貌。當然,這麽做也省時省力。畢竟店鋪的工作比女堂要繁重。

天黑了,小慶看著一堆女體有些不安:「陳姐,要不要我幫妳們?」「哦,不用啦,妳都射了七八次了,先休息一下,等我們切完了放到妳那裏(桌子)去。」

陳老板顯然每天重復著這種工序。

「別急,慢慢喝啊。」艾麗絲也說到。露西則大口地吃著糕點。

終于等到兩位領導做好了先頭工做,地上一堆一堆地放滿了女性的軀幹和四肢。她們有的胖有的瘦,有的嬌嫩有的蒼老。她們都面色發微青,微微張著嘴唇沈睡在自己的肢體上…大夥兒收拾好桌面上的茶點,然後一起把地上散落的女體五個一組地放到桌面上。而剛才肢解的手腳則被阿明塞進布袋放到了紙箱裏,她們已在女客人的額頭上記好數碼,以便和箱子上的數字一一對應。

「嗯,我們現在要給女體處理了。妳看啊,這些內臟要拿出來;有的地方要去油——我們要一些女油,有的部位要剝皮…妳慢慢看,沒關係,這不是妳的活。

不過妳原意的話可以安慰一下我們…「陳老板再次詳細地解說。

「安慰…」小慶一時沒有聽懂。

「就是讓妳坐在她下面啦,她老公早就被她吃掉了,現在想吃妳啦…」阿明小著,拍了拍小慶的屁股。「哈哈…」眾人也隨之大笑。

「可以啊,剛才我還沒有高潮呢,現在就品嘗一下妳們吧。」天色逐漸漆黑,馬路上燈火通明。此時已是許多人下班回家的時候,而小慶和他的工友們似乎才開始了他們的工做。割開女體雪白的肌膚,露出黃色的女油和鮮紅發亮的內臟。

她們刮了一點油脂,接著拿出內臟留下可以食用的部位。再把內生殖器官單獨取出來,放進號碼對應的透明袋子裏,又切下乳房裝袋,讓女體上露出兩塊暗紅的乳腺…

阿姨,姐姐妹妹們在工做桌旁忙著處理女體,而小慶則在露西胸部那兒摸摸,又到陳姐屁股下面「坐坐」。阿明大姐外表蒼老,可似乎性慾最強。她專門處理除內臟的活卻也能一邊處理,一邊坐在小慶的大腿行,緊緊地用陰道夾著他的男根,突然她停下手中的活,低聲地呻呤,莖攣著…最後要了小慶的第二次射精。

但小慶似乎也沒有滿足,看著滿桌的女體器官,和裸露的工友們,(因為衹係圍裙從背後看她們都全裸)很快又產生了興奮。這一回,他親了親艾麗絲,又躺在桌子下,發現她已經穿上了高根鞋。于是他輕脫下她的鞋子,聞了聞,順著她修長的美腿往上舔…羞澀的艾麗絲此時面色通紅,苦笑不得。最後,小慶幹脆把每個人的腿或腳(露西穿運動鞋,不能舔)都舔過,桌面上淫叫聲此起彼伏。

阿明大姐成熟有力的陰道,女老板豐滿下垂的胸部,艾麗絲修長的美腿和露西嬌嫩的唇舌,都被小慶的唇舌一一品嘗。

大約兩個小時過去了,大家基本完成了處理女體的工做。小慶幫忙打包,對編號,裝箱…最後大夥兒一起清理了工作房。這才各自鬆了一口氣,結束了忙碌的一天。

「謝謝妳啊小慶,今天真辛苦妳了。明天不會這麽忙,妳要好好休息一下,以後有機會再輪到妳。」女老板一邊付工錢,一邊拿了一袋女肉。「這些乳片和大腸就送給妳了,還有一衹腳,就是妳舔過的。哈哈,每個人都會分一些,妳還想要些什麽嗎?」「啊…謝謝了。我也夠累了,再多我都拿不動了…」小慶笑著收下錢和禮物。露西又親了親小慶的嘴。艾麗絲又穿上她黑色的高跟鞋。

「小弟以後再來啊!下回我要妳的JJ插我菊花!」阿明衝小小慶笑著道別。

「再見啦,小慶哥哥。妳今天都沒有做我,哼!」「對不起,下次啦」「再見了!」…

出了店門,已是弦月高挂的時候了。小慶看著燈火通明的城市,想起自己今天的勞動,不禁感慨萬千。他想不到食體雖然刺激而有快感,背後卻隱藏著勞動人民多少的汗水和心血。

回到家裏,飯廳的燈還亮著,桌面上是一盒便單。小慶知道敏是不會做飯的。

他洗澡後打開便單,發現是全素大餐,于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等到他上了床時,似乎已經睡著的敏姐突然坐了起來——她沒穿一件衣服。

「我今天幹得可好了!妳還說我不行呢。」小慶很得意地說。

「好好,我的好弟弟就是好樣的。來,累了吧,姐幫妳按摩,再舔舔妳那裏…」敏姐說著伸出她溫柔的雙手摸向小慶的私處。小慶的陰莖雖然有些變化,但畢竟太累了,最後在姐姐的撫摸和舔索中睡去了…

文章評價: (1 票, 平均: 1.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我的舅嫂
正義之狼
嬌妻的貴婦同學
借你的女友給我解解悶
喝醉的女人
難忘的生日餐會
女友的嫂嫂
以母為榮
小男生和班主任性愛親體驗
淫蕩妻子
隨機文章:
我的舅嫂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管嘴的契約 處女膜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