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林娜來自上海的一個富裕家庭,大學二年級時,她便成了四川大學校花隊的一員。俗話說:好女孩往往愛上壞男孩,我和林娜的戀愛正是這樣的。隨著愛戀的深入,我倆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屋,我們稱它叫愛的小屋。就在這間溫馨的小房間裡,我發現林娜原本清秀的面龐竟然隱藏著可怕的野性。她那清純的大眼睛不知迷倒了多少校園詩人,而也是這雙眼睛,在我們的小屋裡,常常閃著狂野的微光。

我們的性愛是豐富多采的。有一次,在相互的狂熱中,她突然把她的腳伸向我的唇,強行把腳趾伸進我的嘴,我的嘴被她的腳脹得欲裂開一樣。事後,我捧著她的腳仔細看時,發現這是一雙絕美的腳:39碼,腳趾纖長而略微豐滿;腳底肉紅,腳背細膩;優美的曲線透出誘人的肉欲味。她見我如此著迷,柔聲問道:”阿拉的腳好看嗎?”我點頭。”你願意每天都吻它?”她挑逗地問。當我說願意時,她得意地笑了。

林娜每月都收到上海彙來的2000元生活費,加上我每月收到的1200元,我們的小日子過得很好。有一天,林娜興奮地告訴我:她要到學校繪畫班當人體模特,問我答應與否。我說她並不是我的私有財產,她有自己的自由。我知道她潛意識中很希望把自己誘人的胴體展示給陌生人看,這會讓她興奮不已。

她第一次當模特那晚上,我隱約感覺到其中有可能隱藏著性的成分。我們平日裡並不約束對方,只要事後告訴對方我們與別人做了,怎麼做的。那晚她從繪畫班回來時,我們做愛更加瘋狂。即使林娜不說什麼,我也知道:正是在陌生人面前的赤裸,讓她與我做愛時更投入,她的叫聲和動作也更狂野更放蕩。

繪畫班有十五個學生,是男女混合的,一個老師。每晚林娜按時到達。那個老師對學生們講幾分鐘,然後讓林娜出來,把她安排在一個臺階上。他讓林娜隨便擺幾個姿勢,選取一種他認為較為適當的,林娜便靜靜地在臺階上持續一個小時。 這樣的工作過了兩周。星期五晚上,林娜從繪畫班回來,告訴我有一個學生向她請教問題。(她說這話是時眼睛閃爍著光芒)那個學生大約22歲,名叫鵬子,他不能把握住她身體的某一部位。這是一個初學藝術人的通病,他們的靈感常常不能把握一點什麼。有的人不能把握住臉,有的人不能把握住手、腳,而有的人卻難以把握住手指、腳趾。因為人體構造的特殊性,對部位的光影勾勒更是睏難。

當鵬子找到林娜時,她正在換衣。鵬子並不覺得尷尬,畢竟林娜已經在學生們面前裸露了兩周。林娜問他有什麼問題,他咕噥著說自己不能把握林娜身體的一個部位。林娜問他具體是哪一個部位,他回答說是腳。林娜又問他怎麼樣才能對他有幫助,他反問她可否讓他對她的腳進行一次特寫,以便他能很好地抓住靈感。林娜故意猶豫了一會兒便答應了。然後她告訴我,明天鵬子要到我們小屋裡來,請我暫時離開一個小時左右。

林娜說最後一句話時盯著我的眼睛,我發現她的眼睛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似乎有性的樂趣。她柔聲說她知道我一直有特殊的欲望,現在有機會實現了。於是,第二天,在林娜的安排下,我認真地把她的腳塗了一些金屬色趾甲油。然後忍不住從她後面做了一次。晚飯後,急促的敲門聲告訴我鵬子來了。打開門,自我介紹道我是林娜的男友。然後說我有事不得不離開一個小時,我吻了一下林娜便走了。

林娜事後告訴我發生的一切:
我離開後,她倒了一杯酒給鵬子,問他要擺怎樣的姿勢。鵬子環視四周,發現臥室有一個地方。他拿了一張凳子進去,請林娜脫衣,林娜開始脫去外衣和襪子。當鵬子發現她的腳趾塗了一層趾甲油時,他驚得向後微微退了一點。林娜問是否有什麼不妥,他說,在繪畫班時,她的趾甲從沒塗過油。

林娜說可以擦掉趾甲油,不過需要鵬子幫助。然後她脫去褲子,說:”現在就和在繪畫班一樣了。”林娜後來告訴我,她瞥見鵬子額頭有點出汗,而且他的褲子根部有點隆起。她到浴室中拿了一些棉球和一小瓶趾甲油清洗劑,坐在凳子上,又叫鵬子過來坐在地闆上面對她,讓他開始清洗她的趾甲。

鵬子盤著腿從在地闆上,林娜把一隻纖細而豐滿的腳放在他大腿上。鵬子開始用棉球清洗她肉嫩的腳趾。當他浸濕棉球擦林娜的趾甲時,他用左手握住她肉感的腳掌。林娜問:”感覺怎麼樣?鵬子,以前幫女孩子洗過趾甲嗎?”
鵬子的嘴有點乾澀,他回答道從沒幫任何人洗過趾甲,但他又說這種事並不睏難。洗完第一隻腳的趾頭後,鵬子開始洗第二隻。

免費A片

林娜趁機裝作不經意地樣子張開大腿,這樣鵬子可以完全看見她脹大的陰唇。他真的開始出汗了。當鵬子洗林娜的左腳趾甲時,林娜故意來回搖擺她另一條腿,好象借此可以讓趾甲上的水份快一些幹,實際上當她搖晃大腿時,她的兩片陰唇在相互擠壓,達到一種手淫的效果。

洗完所有趾甲後,鵬子迅速站起來,在那一R9那,林娜看見他的褲子被頂得很突出。(事後林娜告訴我,那時她就肯定鵬子的肉棒一定很大。這讓她更加激動)。鵬子到浴室扔棉球時,林娜起身把趾頭劑放在一邊。當她再次坐下時,她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很濕潤,乳頭也硬起來。這時鵬子手拿畫筆站在她面前。”準備好了嗎?”林娜問他。

他回答說準備妥了。她便問他怎樣開始。”其實我也不知道。”他說。林娜建議先進行腳的各種姿勢特寫,再象繪畫班那樣寫生。他同意了。林娜用雙腳推著凳子,把它放在鵬子雙腿之間,然後坐在凳子一端,把左腳放在凳子另一端。這樣,鵬子可以完全看見她的滲著水的陰部。(林娜告訴我,那一時鵬子真的慌了神。)她讓他開始描繪。鵬子快速畫完腳趾,但在畫腳底時卻花了一些功夫。五分鐘後,他完成一幅,並把畫給林娜。”不錯”林娜說。

她問鵬子要不要繼續畫腳底,”當然”。鵬子說。於是,林娜轉過身去,背向鵬子跪在凳子上,他可以看見林娜的屁股,但是她的陰部夾得很緊。當她保持這個姿勢時,她聽見後面的筆在紙上沙沙作響。林娜漸漸張開雙膝,讓自己跪著的姿勢舒服一些,她的陰部在鵬子的眼中一覽無餘。同時,她聽見鵬子發出急促的喘息聲。當鵬子在描繪時,林娜回過頭來,看見他的左腿根部有一小塊濕點在漫延。”你沒事吧?”林娜挑逗地問道。鵬子埋頭畫著,畫完後,林娜從凳子上下來,順勢坐在他左邊的沙發上,靠近他假裝欣賞畫,以便清楚地察看近在眼前的肉棒。”我可以看看你的畫嗎?”她問道,然後伸手去接他遞來的畫。

她的指頭不經意地劃過鵬子那隆起的褲子。當她接過那些畫時,她的右手垂下來放在她自己的雙腿根部之間,在那裡揉著。”真的畫得很好。”她說:然後把畫遞過去,直接放在他的大腿中間。因為鵬子的肉棒堅硬地頂著褲子,那兒隆得很高,畫從大腿中間落在地上。

“哎呀,你那兒有什麼東西?看來要特別注意一下才行。”林娜性感地微笑道,把手輕輕地放在他的肉棒上。鵬子驚了一下,說她的男友隨時可能回來。林娜笑著說不會,不用擔心。

她告訴鵬子,她想讓他畫一些非常特殊的腳的姿勢。林娜讓他站起來,而她自己坐在沙發上。她抓緊鵬子的褲子和內褲,一下子把它們脫至膝蓋,那個繃緊的肉棒堅硬地挺在她面前。”你不想放鬆一下嗎?”林娜說。在她的建議下,鵬子不再浪費時間,迅速脫下T恤,踢掉涼鞋。他倆在臥室裡面對面地直立,相距一點距離,但鵬子那個脹大的肉棒在林娜的陰部揉著,他抓住林娜的乳頭,林娜握住他的肉棒。他們深深地吻著,那個肉棒開始壓入林娜的陰部。林娜進一步挺了一下,用手掌滾動鵬子的兩個小球,鵬子發出快樂的呻吟。”我要嘗嘗它的味道。”林娜在他耳邊低語。

她蹲下身來,兩手握拄鵬子粗壯堅硬的肉棒,張開她濕潤的雙唇,一點一點向自己嘴中塞進。鵬子努力堅持著,幾分鐘後,他挺不住了,感覺到要射時,他試著想從她嘴中拔出來。我的女友不並不放鬆,她用雙唇緊緊地含住,把肉棒固定至她的喉部,鵬子一下子射了出來,一大堆液體塞得林娜嘴中滿滿的。

我的女友一點不餘地全部吞了進去。

鵬子精疲力竭地坐在沙發上,林娜把畫筆和紙拿來,放在沙發一邊。”待會你按我說的去畫,但是,我也要射。”她說。她讓鵬子躺在沙發上,叫他張開嘴,然後坐在他臉上,將潮濕的陰唇對著鵬子的嘴。鵬子自動地用舌頭舔著,從陰蒂到陰孔。當鵬子用嘴幹著時,林娜自己操縱著她的陰部,用力把陰蒂和陰孔對著鵬子的嘴揉著,揉著。鵬子用中指揉著林娜的陰唇,他的舌頭跟著中指著。突然他將中指塞進林娜緊繃的陰孔,而嘴繼續吃著她滲出的液體。不到五分鐘,林娜達到極度的興奮,陰液流遍鵬子的臉。”回到原位工作”。林娜說。”拿著你的畫筆到這邊來。

“她躺在沙發上,一條腿放在沙上,另一隻腳放在地上。”到這兒來”她說,用她的右腳拍著沙發。當鵬子坐下來時,林娜一下子將右腳伸向他的嘴邊,大膽地說:”舔它。”鵬子用手急切地握住她纖細的腳,用舌頭舔第一次她的小巧的趾頭,一個、兩個,然後舔她的趾縫。一會兒,五個趾全部被含在鵬子嘴中,他用舌頭在嘴裡轉著。

林娜用手摸著自己的陰部,她換另一隻腳給鵬子。當鵬子對另一隻腳重複著舔時,林娜用那只被舔濕的腳去揉他的迅速挺起的肉棒。她用趾頭頂著鵬子不斷脹大的肉棒的頭部,當鵬子舔完另一隻腳後,她又用這只腳加入到第一隻中,兩隻柔軟的腳掌夾著那只肉棒,揉著。”現在開始畫吧。”她說。鵬子不知道如何動手。這是他得到的第一次腳淫,他充分地享受著每一點感覺。但是,他試著畫了,畫林娜性感的小腳和被腳揉著的肉棒。(後來我看見了他留給林娜的這些畫。)

林娜敏感的小腳和豐膩的十個趾頭不斷地按摩著鵬子堅硬的肉棒。突然,他的畫筆和畫闆掉在地上,用手壓住林娜的十個趾頭,緊緊地壓著他的肉棒。林娜用手使勁地揉著自己的陰。一股白色的液體再次噴出,到處流著,但是大部分流在林娜的小腳上。他倆躺在那兒喘息著。五分鐘後,林娜才有氣無力地對鵬子說,這是她在繪畫班上上的最有意義的一堂課,並告訴他我馬上就要回來了。鵬子趕快穿上衣服,拿起畫筆。他取下那些林娜腳的畫、趾頭的畫、腳淫的畫,把它們送給林娜,並告訴她不要讓我知道了。(後來我全知道了)他快速收拾好畫筆和畫闆,對林娜說週一再見,然後匆匆離去。

我回來時,從遠處看見鵬子急匆匆地走著。當我回到小屋時,迎接我的是全身赤裸的張開雙腿的女友,她的陰部熱騰騰的。”我要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但是,你先脫去衣服。快!”林娜說。當她說第二次時,我才反應過來,並迅速脫下衣服,加入到她濕熱的沙發中。她讓我靠近她的腳坐下,我這才看見她的腳上不再是塗著金屬色的趾甲油,而是乳白色的液體。
“我的天!”我叫道:”那是精液!”

“是的。”她興奮地說:”快來,讓我來給你來一次真正的腳淫。”

她用趾頭夾住我的肉棒,那雙腳還流著鵬子的精液。她的美腳、她的腳淫、另一個男人精液,這些讓我迅速達到極度亢奮。我的液體也流了出來,混在了她的雙腳中。當我由於亢奮後躺在一邊喘氣時,我那可愛的女友用嘴舔她腳上的每一點液體,我的,還有鵬子的。當然,那晚我們在極度的做愛中渡過的。

林娜來自上海的一個富裕家庭,大學二年級時,她便成了四川大學校花隊的一員。俗話說:好女孩往往愛上壞男孩,我和林娜的戀愛正是這樣的。隨著愛戀的深入,我倆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屋,我們稱它叫愛的小屋。就在這間溫馨的小房間裡,我發現林娜原本清秀的面龐竟然隱藏著可怕的野性。她那清純的大眼睛不知迷倒了多少校園詩人,而也是這雙眼睛,在我們的小屋裡,常常閃著狂野的微光。

我們的性愛是豐富多采的。有一次,在相互的狂熱中,她突然把她的腳伸向我的唇,強行把腳趾伸進我的嘴,我的嘴被她的腳脹得欲裂開一樣。事後,我捧著她的腳仔細看時,發現這是一雙絕美的腳:39碼,腳趾纖長而略微豐滿;腳底肉紅,腳背細膩;優美的曲線透出誘人的肉欲味。她見我如此著迷,柔聲問道:”阿拉的腳好看嗎?”我點頭。”你願意每天都吻它?”她挑逗地問。當我說願意時,她得意地笑了。

林娜每月都收到上海彙來的2000元生活費,加上我每月收到的1200元,我們的小日子過得很好。有一天,林娜興奮地告訴我:她要到學校繪畫班當人體模特,問我答應與否。我說她並不是我的私有財產,她有自己的自由。我知道她潛意識中很希望把自己誘人的胴體展示給陌生人看,這會讓她興奮不已。

她第一次當模特那晚上,我隱約感覺到其中有可能隱藏著性的成分。我們平日裡並不約束對方,只要事後告訴對方我們與別人做了,怎麼做的。那晚她從繪畫班回來時,我們做愛更加瘋狂。即使林娜不說什麼,我也知道:正是在陌生人面前的赤裸,讓她與我做愛時更投入,她的叫聲和動作也更狂野更放蕩。

繪畫班有十五個學生,是男女混合的,一個老師。每晚林娜按時到達。那個老師對學生們講幾分鐘,然後讓林娜出來,把她安排在一個臺階上。他讓林娜隨便擺幾個姿勢,選取一種他認為較為適當的,林娜便靜靜地在臺階上持續一個小時。 這樣的工作過了兩周。星期五晚上,林娜從繪畫班回來,告訴我有一個學生向她請教問題。(她說這話是時眼睛閃爍著光芒)那個學生大約22歲,名叫鵬子,他不能把握住她身體的某一部位。這是一個初學藝術人的通病,他們的靈感常常不能把握一點什麼。有的人不能把握住臉,有的人不能把握住手、腳,而有的人卻難以把握住手指、腳趾。因為人體構造的特殊性,對部位的光影勾勒更是睏難。

當鵬子找到林娜時,她正在換衣。鵬子並不覺得尷尬,畢竟林娜已經在學生們面前裸露了兩周。林娜問他有什麼問題,他咕噥著說自己不能把握林娜身體的一個部位。林娜問他具體是哪一個部位,他回答說是腳。林娜又問他怎麼樣才能對他有幫助,他反問她可否讓他對她的腳進行一次特寫,以便他能很好地抓住靈感。林娜故意猶豫了一會兒便答應了。然後她告訴我,明天鵬子要到我們小屋裡來,請我暫時離開一個小時左右。

林娜說最後一句話時盯著我的眼睛,我發現她的眼睛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似乎有性的樂趣。她柔聲說她知道我一直有特殊的欲望,現在有機會實現了。於是,第二天,在林娜的安排下,我認真地把她的腳塗了一些金屬色趾甲油。然後忍不住從她後面做了一次。晚飯後,急促的敲門聲告訴我鵬子來了。打開門,自我介紹道我是林娜的男友。然後說我有事不得不離開一個小時,我吻了一下林娜便走了。

林娜事後告訴我發生的一切:
我離開後,她倒了一杯酒給鵬子,問他要擺怎樣的姿勢。鵬子環視四周,發現臥室有一個地方。他拿了一張凳子進去,請林娜脫衣,林娜開始脫去外衣和襪子。當鵬子發現她的腳趾塗了一層趾甲油時,他驚得向後微微退了一點。林娜問是否有什麼不妥,他說,在繪畫班時,她的趾甲從沒塗過油。

林娜說可以擦掉趾甲油,不過需要鵬子幫助。然後她脫去褲子,說:”現在就和在繪畫班一樣了。”林娜後來告訴我,她瞥見鵬子額頭有點出汗,而且他的褲子根部有點隆起。她到浴室中拿了一些棉球和一小瓶趾甲油清洗劑,坐在凳子上,又叫鵬子過來坐在地闆上面對她,讓他開始清洗她的趾甲。

鵬子盤著腿從在地闆上,林娜把一隻纖細而豐滿的腳放在他大腿上。鵬子開始用棉球清洗她肉嫩的腳趾。當他浸濕棉球擦林娜的趾甲時,他用左手握住她肉感的腳掌。林娜問:”感覺怎麼樣?鵬子,以前幫女孩子洗過趾甲嗎?”
鵬子的嘴有點乾澀,他回答道從沒幫任何人洗過趾甲,但他又說這種事並不睏難。洗完第一隻腳的趾頭後,鵬子開始洗第二隻。

林娜趁機裝作不經意地樣子張開大腿,這樣鵬子可以完全看見她脹大的陰唇。他真的開始出汗了。當鵬子洗林娜的左腳趾甲時,林娜故意來回搖擺她另一條腿,好象借此可以讓趾甲上的水份快一些幹,實際上當她搖晃大腿時,她的兩片陰唇在相互擠壓,達到一種手淫的效果。

洗完所有趾甲後,鵬子迅速站起來,在那一R9那,林娜看見他的褲子被頂得很突出。(事後林娜告訴我,那時她就肯定鵬子的肉棒一定很大。這讓她更加激動)。鵬子到浴室扔棉球時,林娜起身把趾頭劑放在一邊。當她再次坐下時,她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很濕潤,乳頭也硬起來。這時鵬子手拿畫筆站在她面前。”準備好了嗎?”林娜問他。

他回答說準備妥了。她便問他怎樣開始。”其實我也不知道。”他說。林娜建議先進行腳的各種姿勢特寫,再象繪畫班那樣寫生。他同意了。林娜用雙腳推著凳子,把它放在鵬子雙腿之間,然後坐在凳子一端,把左腳放在凳子另一端。這樣,鵬子可以完全看見她的滲著水的陰部。(林娜告訴我,那一時鵬子真的慌了神。)她讓他開始描繪。鵬子快速畫完腳趾,但在畫腳底時卻花了一些功夫。五分鐘後,他完成一幅,並把畫給林娜。”不錯”林娜說。

她問鵬子要不要繼續畫腳底,”當然”。鵬子說。於是,林娜轉過身去,背向鵬子跪在凳子上,他可以看見林娜的屁股,但是她的陰部夾得很緊。當她保持這個姿勢時,她聽見後面的筆在紙上沙沙作響。林娜漸漸張開雙膝,讓自己跪著的姿勢舒服一些,她的陰部在鵬子的眼中一覽無餘。同時,她聽見鵬子發出急促的喘息聲。當鵬子在描繪時,林娜回過頭來,看見他的左腿根部有一小塊濕點在漫延。”你沒事吧?”林娜挑逗地問道。鵬子埋頭畫著,畫完後,林娜從凳子上下來,順勢坐在他左邊的沙發上,靠近他假裝欣賞畫,以便清楚地察看近在眼前的肉棒。”我可以看看你的畫嗎?”她問道,然後伸手去接他遞來的畫。

她的指頭不經意地劃過鵬子那隆起的褲子。當她接過那些畫時,她的右手垂下來放在她自己的雙腿根部之間,在那裡揉著。”真的畫得很好。”她說:然後把畫遞過去,直接放在他的大腿中間。因為鵬子的肉棒堅硬地頂著褲子,那兒隆得很高,畫從大腿中間落在地上。

“哎呀,你那兒有什麼東西?看來要特別注意一下才行。”林娜性感地微笑道,把手輕輕地放在他的肉棒上。鵬子驚了一下,說她的男友隨時可能回來。林娜笑著說不會,不用擔心。

她告訴鵬子,她想讓他畫一些非常特殊的腳的姿勢。林娜讓他站起來,而她自己坐在沙發上。她抓緊鵬子的褲子和內褲,一下子把它們脫至膝蓋,那個繃緊的肉棒堅硬地挺在她面前。”你不想放鬆一下嗎?”林娜說。在她的建議下,鵬子不再浪費時間,迅速脫下T恤,踢掉涼鞋。他倆在臥室裡面對面地直立,相距一點距離,但鵬子那個脹大的肉棒在林娜的陰部揉著,他抓住林娜的乳頭,林娜握住他的肉棒。他們深深地吻著,那個肉棒開始壓入林娜的陰部。林娜進一步挺了一下,用手掌滾動鵬子的兩個小球,鵬子發出快樂的呻吟。”我要嘗嘗它的味道。”林娜在他耳邊低語。

她蹲下身來,兩手握拄鵬子粗壯堅硬的肉棒,張開她濕潤的雙唇,一點一點向自己嘴中塞進。鵬子努力堅持著,幾分鐘後,他挺不住了,感覺到要射時,他試著想從她嘴中拔出來。我的女友不並不放鬆,她用雙唇緊緊地含住,把肉棒固定至她的喉部,鵬子一下子射了出來,一大堆液體塞得林娜嘴中滿滿的。

我的女友一點不餘地全部吞了進去。

鵬子精疲力竭地坐在沙發上,林娜把畫筆和紙拿來,放在沙發一邊。”待會你按我說的去畫,但是,我也要射。”她說。她讓鵬子躺在沙發上,叫他張開嘴,然後坐在他臉上,將潮濕的陰唇對著鵬子的嘴。鵬子自動地用舌頭舔著,從陰蒂到陰孔。當鵬子用嘴幹著時,林娜自己操縱著她的陰部,用力把陰蒂和陰孔對著鵬子的嘴揉著,揉著。鵬子用中指揉著林娜的陰唇,他的舌頭跟著中指著。突然他將中指塞進林娜緊繃的陰孔,而嘴繼續吃著她滲出的液體。不到五分鐘,林娜達到極度的興奮,陰液流遍鵬子的臉。”回到原位工作”。林娜說。”拿著你的畫筆到這邊來。

“她躺在沙發上,一條腿放在沙上,另一隻腳放在地上。”到這兒來”她說,用她的右腳拍著沙發。當鵬子坐下來時,林娜一下子將右腳伸向他的嘴邊,大膽地說:”舔它。”鵬子用手急切地握住她纖細的腳,用舌頭舔第一次她的小巧的趾頭,一個、兩個,然後舔她的趾縫。一會兒,五個趾全部被含在鵬子嘴中,他用舌頭在嘴裡轉著。

林娜用手摸著自己的陰部,她換另一隻腳給鵬子。當鵬子對另一隻腳重複著舔時,林娜用那只被舔濕的腳去揉他的迅速挺起的肉棒。她用趾頭頂著鵬子不斷脹大的肉棒的頭部,當鵬子舔完另一隻腳後,她又用這只腳加入到第一隻中,兩隻柔軟的腳掌夾著那只肉棒,揉著。”現在開始畫吧。”她說。鵬子不知道如何動手。這是他得到的第一次腳淫,他充分地享受著每一點感覺。但是,他試著畫了,畫林娜性感的小腳和被腳揉著的肉棒。(後來我看見了他留給林娜的這些畫。)

林娜敏感的小腳和豐膩的十個趾頭不斷地按摩著鵬子堅硬的肉棒。突然,他的畫筆和畫闆掉在地上,用手壓住林娜的十個趾頭,緊緊地壓著他的肉棒。林娜用手使勁地揉著自己的陰。一股白色的液體再次噴出,到處流著,但是大部分流在林娜的小腳上。他倆躺在那兒喘息著。五分鐘後,林娜才有氣無力地對鵬子說,這是她在繪畫班上上的最有意義的一堂課,並告訴他我馬上就要回來了。鵬子趕快穿上衣服,拿起畫筆。他取下那些林娜腳的畫、趾頭的畫、腳淫的畫,把它們送給林娜,並告訴她不要讓我知道了。(後來我全知道了)他快速收拾好畫筆和畫闆,對林娜說週一再見,然後匆匆離去。

我回來時,從遠處看見鵬子急匆匆地走著。當我回到小屋時,迎接我的是全身赤裸的張開雙腿的女友,她的陰部熱騰騰的。”我要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但是,你先脫去衣服。快!”林娜說。當她說第二次時,我才反應過來,並迅速脫下衣服,加入到她濕熱的沙發中。她讓我靠近她的腳坐下,我這才看見她的腳上不再是塗著金屬色的趾甲油,而是乳白色的液體。
“我的天!”我叫道:”那是精液!”

“是的。”她興奮地說:”快來,讓我來給你來一次真正的腳淫。”

她用趾頭夾住我的肉棒,那雙腳還流著鵬子的精液。她的美腳、她的腳淫、另一個男人精液,這些讓我迅速達到極度亢奮。我的液體也流了出來,混在了她的雙腳中。當我由於亢奮後躺在一邊喘氣時,我那可愛的女友用嘴舔她腳上的每一點液體,我的,還有鵬子的。當然,那晚我們在極度的做愛中渡過的。

文章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美腿少婦萬綺雯
淫蕩女友景甜
我的淫賤妻子
迷糊媽媽-公車痴漢
偷看老婆與經理通姦
淫蕩侄女與叔父
姐弟、母子、父女、亂倫樂
老婆帶我去叫雞
迷姦美麗的女老闆(女經理的性愛經驗)
我在寢室幹了個剛認識的女孩
隨機文章:
美腿少婦萬綺雯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陪泳女 一次刺激的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