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已經到了下課時間,在公車站牌那邊等了不少人。

兩人好不容易才擠了上去,一直進到比較後面的地方還是找不到座位。只好和小傑一起站在走道上。這班公車的路線經過鬧區,乘客也越來越多。漸漸地,人和人幾乎都要貼在一塊,連站的地方都快沒有了。

小傑的媽媽一手掛在握把上,左手環著小傑的背,讓他不會被人群擠得難受。

在前面的一個男學生假裝閉著眼睛,卻是不住地偷瞄著媽媽胸口的地方。扶著書包的手臂,偶爾隨著車子的晃動,不小心觸碰到媽媽的胸部。

小傑很不喜歡這樣。可是人真的太多了,就像沙丁魚一樣擠成一團,又能移到哪裡去呢。

小傑並不曉得,媽媽竟然迷糊到連胸罩都忘了穿了。那一對肥美的乳肉在衣服裡跳動,乳尖也浮現在衣服的頂端。牽引著全車男性的目光。要不是讓褲子給束縛,小傑恐怕已遭亂棒打死。

天色漸漸昏暗了下來,只剩下車子前面和窗外傳來微弱的燈光。偏偏走在下班後車潮最多的路段,又遇到臨時的道路施工,小車鑽著路肩搶道。司機不耐煩地猛按喇叭,然而車子的進度還是相當緩慢。

在人擠人悶熱的環境下,小傑覺得渾身都不舒服,衣服被汗水黏在皮膚上。而一直保持著甜美的笑容的媽媽,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在擁擠的人群裡,原本挺直的大腿不住搖動。

小傑萬萬沒有想到,媽媽的背後有一隻不安分的手掌,在渾圓的屁股上撫摸著。

狹窄的空間裡,人與人的肉體接觸是難以避免的。一開始小傑的媽媽也不以為意。

但那隻手掌隨著公車被堵在路上的時間,從原來的手背觸碰,變本加厲地用手掌沿著股丘的曲線滑動。這種大膽的舉止,已經達到騷擾的程度了。

然而真要是叫嚷起來的話,又該怎麼處理呢?這裡人那麼多,連摸她的是誰也不知道,搞不好鬧得全車騷動,平添他人的白眼。萬一是很兇惡的人,又該怎麼辦呢?

一想到這裡,小傑的媽媽又只好忍著不發作,也不敢回頭。只是努力在有限的空間裡挪動位置,企盼對方可以知難而退。

這時候的她,才想起自己的內褲,好像也忘在醫生那裡了。屁股只隔著一條薄薄的裙子和那隻手掌接觸,偏偏這時候的身體,比平時更加敏感。手掌觸碰到的部位,令她遐想到方才酸麻的感受,心跳不免為之急促。

對於小傑媽媽僅僅微弱的反抗,竟然也嚇阻了背後的色狼,魔爪離開了她的臀部,媽媽總算鬆了一口氣。但卻不知道色狼其實是食髓知味,藉著四周人牆的遮掩,假裝拿出手機看了看裡面的行程。趁著將手機放回褲袋的動作,讓原本抓著扶手的右手也加入了陣容。

色狼用左手悄悄地捏起裙子上的布料,慢慢地,一絲一縷地戳扯起來,直到裙襬的地方。表情若無其事地注視著窗外的車流,右手便在昏暗的光線下,迅速地伸進那引人遐想的秘密空間。觸手之處,竟是一片滑膩。

「呀!」驚覺股丘直接肉體的觸碰,小傑的媽媽輕呼了一聲。

「媽?」小傑感覺到媽媽剎時間僵直的反應,好奇地抬頭望著媽媽,男學生馬上作勢看了看窗戶外頭。

「沒事。」媽媽搖搖頭擠出了笑容,但屁股的神經卻繃得更緊了。

雖然是那個色狼不對。可要是嚷嚷起來,被人家知道她光著屁股上街,將來要怎麼見人啊。在平時都猶豫著難以啟齒的事,如今還有說服自己的理由,便只好咬牙忍耐。然而那隻手在屁股上摸著摸著還不夠,竟然沿著股溝來到胯下,硬是擠開阻擋的大腿,前進到了花唇的地方。

小傑的媽媽呼吸變得急促,胸部的起伏也更加洶湧,連前面的男學生也感覺口乾舌燥。

由於手掌被大腿给擋住,色狼僅能通過一根指頭。不假遲疑便將指腹推進到花唇上,摩擦著蜜縫。從手指上傳來的火熱觸感,令小傑的媽媽心裡打了個突。好像肉棒就要侵門踏戶了一樣,膣壁裡不禁泛起些微的溼濡。

手指並沒有如預想般插入花徑,只是沿著柔肉在有限的範圍滑動。使得媽媽的心情更是為之忐忑,大腿的防衛也不敢絲毫放鬆。正當不知所措時,那指尖的第一節終於像是找對了路,輕輕地從蜜縫下緣闖了進來。

「唔。」小傑的媽媽抿著下唇,臉上的表情也難以保持從容。只是燈光暗晃晃地,周圍沒有人注意到任何異樣。那指節舉步維艱地在蜜壺入口探入,然後再搖著圈抽出。在這樣不斷地逗弄下,手指漸漸帶出了幾許濕滑的蜜液,漫延在大腿根部,做出了最誠實的反應。

(討厭!)下意識地用力夾緊大腿,連同色狼的手指也被蜜壺牢牢吸住般。但是不斷泌出潤滑的蜜汁,令手指的動作越加順暢。涓流而出的汁液,一寸一寸攀向膝蓋,使得媽媽的心緒大亂。

小傑就在旁邊,會不會察覺到什麼呢?又或者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揉合了恐懼和羞恥感,媽媽擠著雙腿,想藉著肉體摩擦將溢流的汁液磨開。不自覺地,下體宛若水蛇般扭動,彷彿自動自發索求著肉體的刺激。

色狼的手指迎合著媽媽的動作抽送,緩慢而甜蜜的電流漸漸在肉瓣上擴散開來。充滿著她小腹,一點一滴地發送到全身。小傑的媽媽感覺身體虛脫,幾乎要站不直了。

「媽媽覺得累嗎?」小傑看著媽媽微帶喘息的嘴唇,關心地詢問。

「嗯。」媽媽搖著頭,「不會…要,要到站了。」

這時候有人壓下了公車停車鈴,小傑的媽媽便帶著小傑跟著人群往前方擠,那隻色狼的手也立刻縮了回去。一路挨挨碰碰地到了車門附近,過了兩分鐘才終於停靠在站牌。

下車之後,小傑的媽媽深深吸著晚上微涼的空氣,恢復往常了的笑容。帶著小傑回到家門口,翻找著皮包,才赫然發現忘了帶鑰匙出門了。

怎麼又那麼不小心呢?今天是怎麼回事?小傑的媽媽急慌了手腳。

正當小傑想要提醒媽媽,爸爸有放一支備用的鑰匙在鞋櫃裡面的時候。一旁卻傳來陌生男人的聲音。

「怎麼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男人看上去三十出頭,衣著整齊,像是個剛下班的公司職員。

見到不認識的人,小傑頓時露出警戒的眼神。可是媽媽卻靦腆地笑了笑,「說來真是不好意思,竟然會忘記帶鑰匙出門了,現在被關在外面。」

「這樣啊…」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那麼家裡還有沒有其他人,有需要用到手機嗎,可以打電話請他過來開門。」

「哎呀,偏偏先生到日本去了,」媽媽一臉苦惱,沒有留意到小傑拉扯她衣擺的舉動,「家裡也沒其他人,真是麻煩了。」

「其實也不難解決,」男子笑了笑,「等等我叫鎖匠來開門好了。」

「媽!」小傑緊張地說,「老師說不要跟陌生人講話…」

「小傑,人家是好心幫忙,」媽媽賠著抱歉的笑臉,「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不會,這樣是對的。」男子拿出手機撥了電話,「現在壞人那麼多,真的是應該要小心一點。對了,太太有帶身份證嗎?」

「有啊。」小傑的媽媽翻找皮包,從裡頭將身份證拿了出來,「要做什麼呢?」

「等等要給鎖匠看看,證明是住在這個地方的。」男子微笑道,「要不然隨便什麼人就可以請鎖匠來開門,家裡不就很危險嗎?」

「對哦。」小傑的媽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雖然小傑還是很不喜歡這個多管閒事的人,可是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惡意。

在電話中告訴鎖匠位置之後,不一會兒鎖匠便騎著摩托車來了。確認過小傑媽媽的身份證後,鎖匠才從車上拿出工具。僅僅一下子功夫就輕而易舉地將門鎖打開,看得媽媽瞠目結舌。

告別了鎖匠之後,男子對小傑的媽媽說道,「這樣說實在是很不好意思,不過能不能向你們借個廁所呢?從剛剛就憋到現在,怕沒辦法忍到回家。」

「媽!」小傑嘟著嘴,發出怏怏不樂個抗議。

「大家總會遇到需要幫忙的時候嘛。」媽媽安撫著小傑,一面也邀請男子進到屋子裡。

打開了家裡的燈之後,小傑到樓上的房間,而媽媽則是領著男子到廁所。才關上門沒多久,便傳來男子的驚呼,「太太!太太!」

「什麼事情嗎?」

男子打開門,不好意思地說道,「剛剛想洗把臉,結果一不小心把隱形眼鏡弄掉了,能不能請太太拿個膠布過來。」

「哦,請等一下。」小傑的媽媽小跑步地到櫃子拿了一捲膠帶和剪刀,回到廁所遞給了男子。「這種的可以嗎?」

「嗯,這種的就行了。太太能不能幫個忙,我現在看不太清楚,」男子一邊扯開膠帶,一邊看著小傑的媽媽近到廁所裡,「剛剛好像掉在洗手台那邊的樣子,請小心不要踩到…」

「欸,那真的很危險呢…」小傑的媽媽小心翼翼地踩著腳步,接近洗手台邊的時候。冷不防一股大力將她雙手抓住,用膠帶固定在水龍頭上。  「先、先生你做什麼…」一時間還弄不清楚狀況的媽媽,驚慌地詢問。然而男子已經迅速地關上了門並且上鎖,露出猙獰的笑容。

「明明是太太誘惑我的啊,在公車上面,我的手指伸進太太下面小嘴的時候。太太下面的嘴巴不就是流著口水,緊緊咬住嗎?還流了一地的水呢。」

「原來你就是…」

「沒想到太太還真是淫蕩啊,不但剛著屁股上街,還一直夾著我的手指不放。」

「才、沒…沒有,你胡說…」

「我是不是胡說,就給妳看看證據啊。」男子一把將媽媽的長裙掀了起來,一絲不掛的豐滿臀部頓時曝露了出來,「就是不知廉恥的騷貨,老公不在就到街上勾引男人了。連內褲也不穿,不就是要男人肏嗎。」

「不,不是這樣的。」

「這就是讓太太捨不得的手指…」男子嘿然笑著。沒有了大腿的阻礙,手掌覆蓋在鼓脹的恥丘上,用食指和無名指輕輕地伸入,在花瓣邊緣抽送著。

「啊吧欸…別…別這樣…」小傑的媽媽喘息著。在車上銷魂的快感電流又被勾扯起來,在小腹流竄。隨著手指的搓揉,一股難以忍受的暖意鑽動,令她忍不住扭腰擺臀。

「太太在車上就是這麼回應我的啊,所以才會忍不住跟著太太下車。」男子手玩弄著美妙的肉體,一手解開腰帶,三下五除二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黝黑的肉棒昂然挺立,全然呈現出那歕張的慾望。「太太可別亂叫,家裡還有小孩子不是嗎?等等萬一發生什麼事情,我可就不能保證了…」

「嗚…」受到男子的恐嚇,媽媽壓低了聲音。注意力集中的兩人,全然沒有發現廁所門的透風口,有一對小眼睛從下而上偷偷注視著裡頭。

「小騷屄那麼緊,真的看不出來生過小孩呢。」男子分開媽媽的陰唇,逗弄著穴口附近的柔肉。玩弄一會兒之後,便迫不及待拉起了那條粗長的雞巴,從身後對著那不住蠕動的穴口上。

「不、不可以…」

「不可以什麼?」男子不待回答,將肉棒捅進蜜壺裡。在濕熱的黏膜包覆下,肉棒爽得幾乎要馬上交了貨。

「不可以…啊…拔、快拔出去…噢…」頑強堅挺的肉棒一寸寸推進蜜壺深處,進入那本原只屬於老公的聖地。明知無法改變事實,卻還是忍不住哀聲乞求。

「被沒有體驗過的肉棒插在裡面,特別有感覺吧。」

「不…快拔…拔出去…」

「太太真的希望我的雞巴拔出來嗎?」

「嗯!」小傑的媽媽猛力地點著頭。

「那麼回答我三個問題,我就拔出來。」男子說完,便開始一下一下挺動。

「噢…啊…問…問題…為什麼…啊…要…要…頂…頂…啊…」

「因為,這個問題就和動作有關啊。」男子一邊挺動,雙手伸進衣領,直接揉捏著手掌無法掌握的細滑乳肉,「第一道是常識題,請問我這樣的動作,叫作什麼?」

「啊…是…」媽媽羞紅了臉,猶豫了一會兒,終於上氣不接下氣地回答,「是…做…做愛…」

「答對了!」男子用力地賞了一下重的,使得媽媽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個問題有很多答案,也可以說是肏屄,也可以說穴,又或者說性交也對。」

「那麼第二個問題來了。」隨著男人的抽送,媽媽的嘴不住發出輕如喘氣般的呻吟。雙眼緊閉,彷彿這樣可以令時間過得快一些。

「在做愛的時候,男人這樣用力地抽動是為什麼?」男人突然開始了猛烈的動作。

「啊!啊!啊!別…別這樣…太…太激烈了…啊!」

「那就快點回答啊,還是太太捨不得大雞巴,希望不要拔出來呢?」

「不…啊!噢!人家…沒力氣了…噢…」

「那,就快啊。」

「是…為了…噢…為了要射…啊…啊…射出來…」

「射什麼東西。」

「啊!射…射白白的…白白的…噢…」

「要說清楚才行啊,可不能讓這樣子的答案含糊過關哦。」男子調整一下角度,「太太要是喜歡這樣的話,我也可以一直插在裡面,直到把那個東西射出來為止哦。」

「不…不行…啊…是…是精液…噢…白白的…精液…」

「嗯,這樣不就答對兩題了嗎?」男子停下了動作,深深地舒了最後一口氣,「那麼來最後一道題目吧,要仔細聽好囉。有位淫蕩的太太到了酒吧裡,脫下了褲子任人。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自告奮勇出來了,在太太的屄裡面狠狠地插了十下…」男子開始一下一下用力地插著,「像這樣,一、二、三…十下!」

「噢!啊!」小傑的媽媽忍受著男子的抽插拼命集中精神,深怕漏聽了一個字。

「然後一個中年人也上來了,他拿出肥肥的**,在太太的屄裡面快快地抽了五下,然後又加一下重的。」男子照著自己的敘述,進行抽送的動作。

「五下…然然後…啊…一下…六下…」

「然後一個黑人也…」男子滔滔不絕地講了下去,抽送的動作時而激烈,時而緩和。抽插撥開緊致蜜壺的肉棒嫩滑的黏膜上磨擦,觸發了下午按摩時殘存身體裡的快感記憶。媽媽覺得接觸的地方好像有無數的電流猛竄,整個人幾乎要暈眩過去。只知道男人的肉棒打樁般撞擊著肉穴,弄得香汗淋漓,哀聲叫道:「不要…要記…記不起來了…再插下去…亂…不知道…不…啊!!」

小傑的媽媽猛一仰頭,秀髮左右甩動。突然間身體像是被一道霹靂打過,感覺什麼都無所謂了,身心透出解脫的喜悅。

男子的慾望高漲,深吸一口氣,「太太…題目還沒說完呢,怎麼就自顧自的快樂呢。剛剛吸得可真是緊啊,看來真的是希望我射在裡面吧。」

「啊…啊…」媽媽一對星眸迷離,已經顧不上回答。高潮之後的餘韻猶存,背後的肉棒直進直出地抽插起來,棒棒敲進蜜壺最深的深處。甚至好像要衝開子宮,貫穿她的身體。一雙手大力捏著乳肉最肥嫩的部位,彷彿要不顧一切將其捏爆一般。不知道是疼痛還是快感的浪潮,翻江倒海地淹沒她的理志。

「啊、不可以…不可以再來了…會死…會死掉…」小傑的媽媽緊閉雙眼,幾乎脫力的身體像是僅能倚藉著肉棒的支撐,蜜壺的黏膜緊緊咬住。什麼都無法思考,香豔淫靡的肉體再一次地痙攣,灼熱的泉水湧出,灌澆在被抽搐的肉壁所包覆的龜頭上。

「噢!」男子一聲低吼。也毫無保留地將白濁的慾望盡情噴灑,中流砥柱地回應著澎湃的熱流。一道道濃熱、滾燙的液體,勁射在子宮壁上。

文章評價: (2 票, 平均: 2.5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孕妻
性飢渴的淫婦
我的舅嫂
正義之狼
嬌妻的貴婦同學
借你的女友給我解解悶
喝醉的女人
難忘的生日餐會
女友的嫂嫂
以母為榮
隨機文章:
熟女醫生誘姦小病人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我的淫賤妻子 淫蕩小阿姨誘惑我上他跟朋友的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