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咦~家里敷面膜的黄瓜没了吗?”打开厨房的冰箱,我抓了抓脑袋说到。

“算了,出去买几根好了,都好几天没出门了!”想了想这几天都是在家当废人,就决定出去走走,活动一下。

“穿什么好呢?”看着满衣柜的衣服,我反而陷入了苦恼。

看着眼前的衣服,我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上次spa和前几天在漫展上子宫被灌满的满足感。

还有那次在大街上被人射满了全身的精液,那突破道德底线的刺激与负罪感,都令我深深着迷。

我的手上不知不觉的就多了套衣服。

“我一定是疯了!竟然想着被陌生人干!”等穿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拼命揉了揉脸颊想到。

只见镜子里的美人,穿着一件纯白色短袖衬衫,尺码偏小的衬衫穿在身上只能勉强扣上下面三个,上面的部分被我的玉乳撑开,露出我特意穿上的黑色蕾丝半包乳罩,和深深地乳沟。

再配上一条黑色包臀短裙,腿上一双性感黑丝,小时候穿的裙子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很小了,小小的裙子勉强包住我两瓣翘臀,一弯腰就能看到光滑的黑丝紧紧贴在我没穿内裤的粉嫩小穴上。

脚上还穿了一双黑色的,尖口绑带高跟鞋,高高的鞋跟在配上黑丝大长腿,腿玩年也不外如是,最后在带上一副无框眼镜,涂上诱人的口红,一名绝美的都市丽人出现了。

“哈哈!我还是这么漂亮!好了,出发吧!”我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自恋的笑了笑,随后拿起手提包出门去了。

离开家,来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现在是中午一点半,公交车站一个人都没有。

“嗯哼!小穴好暖啊!”短短的裙子在我坐到公交车站的椅子上时,已经往上收了收,小穴隔着丝袜贴在塑料椅子上。

“好舒服!”夏日灼热的椅子使我的小穴暖洋洋的很舒服,甚至还有点发痒,我不住地更换著双腿的姿势使小穴与椅子更加贴合。

“叮!”就在我享受着来着小穴的温暖的时候,公交车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啊!”看着公交车停下,我恋恋不舍的起身,随手拉了下裙子,便上车了。

“啊嚏!”刚一上车,就被车上的冷气激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将准备好的硬币塞进投币箱后,现在空位走去。

“嘶!好冰呀!”我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刚刚还火热的小穴一下贴上冰冷的凳子,冰冷的刺激使我倒吸一口气。

“丝袜卡到小穴缝里去了!好痒啊!”紧身的丝袜不知怎么的陷进了阴唇中间,摩擦着我的小穴与阴蒂,我不停的摩擦著双腿,企图缓解小穴的瘙痒。

“嗯哼!不行了!越来越痒了!”双腿的摩擦并不能使瘙痒缓解,反而使我的浴火愈演愈烈,看看车上没什么人,我偷偷的将手伸到裙下。

“嗯哼!好溼啊!好舒服!”手指刚一触碰到小穴,就使我浑身一颤,隔着溼漉漉的丝袜,我偷偷的揉搓著阴蒂。

“嘤!好想要啊!”阴蒂的刺激使我越来越兴奋,脸颊变得红彤彤的,眼睛也渐渐迷离,浑身发软的靠在靠背上,手指不停的揉弄著,等待高潮降临。

“叮咚!”就在我高潮快要来临的时候,公交车竟然到站了,菜市场门口的站牌站满了人,门一打开便涌了上来,吓得我赶紧停下手里的动作。

“好可惜啊!就差一点了!现在好难受啊!”站在菜市场门口,我不自然的夹着大腿走路,浑身燥热的想到。

这个时间的菜市场人不是很多,我夹着腿走进去,看了看卖水果蔬菜的摊位,一个一个看过去。

我踩着猫步,好让丝袜摩擦小穴,看着摊位上的黄瓜,心里一片火热。

“老板,这个黄瓜新鲜么?”饥渴难耐的我停下了脚步,俯下身子翻看摊位上的黄瓜。

“新鲜啊!绝对新鲜!”摊位老板是一名壮汉,光着膀子显露一身结实的肌肉。

“那麻烦你帮我挑两根大一点的吧!”我微微?起头,发现菜摊老板正盯着我的胸口刚,便扶了扶眼镜,微笑着说到。

同时,欲望高涨的我,心里还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到“怎么样!好看么?想不想看的再清楚一点!”

“美女,现在不流行黄瓜了,改用玉米棒子了!”听我说要买黄瓜,老板方正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猥琐的说到。

“我买黄瓜是为了敷脸!”虽然我也想用黄瓜先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可我还是一脸鄙视的说到。

“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给,五块钱!”老板还是一脸猥琐的笑着,将黄瓜装好递给我。

“叮叮叮!”刚拿出钱包,几个硬币滑到了地上,滚到了身后,我转过身撅著屁股捡起硬币,却忘记了自己没穿内裤,将沾满淫水的小穴暴露给了菜摊老板。

“给!”我数好钱,将它递给菜摊老板,却没注意到他的眼睛隐隐有些泛红,而且呼吸也变得粗重了。

“老,老板!在给我来两根玉米,我拿回去炖汤!”想了想菜摊老板的话,我有些意动的又买了两根玉米。

“嘿嘿嘿!懂了懂了!我给你挑两根粗的!接着,六块钱!”菜摊老板的笑容已经从猥琐变成了淫笑。

“对了,这哪儿有厕所?”接过玉米棒子,将钱付了之后,我忍着难以压制的浴火问到。

“厕所啊!有点偏,我带你去吧!老王!帮我看下摊子!”这时,菜摊老板说话的声音已经变得有点粗重了。

可是被浴火难耐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想着赶紧去趟厕所好释放浴火,跟着脱下围裙的老板身后走去。

跟在菜摊老板身后,注意力都在小穴的我,只知道傻傻的跟着他走,知道菜摊老板停了下来,我撞了上去才反应过来。

“哎呀!到了么?”一头撞到菜摊老板的胸口上,我惊叫一声问到。

“到了到了,我也憋了很久了!”菜摊老板淫笑道。

“哦哦!”我迷迷糊糊的越过菜摊老板,伸手去推开那扇门。

“呜呜!”就在我推开门的瞬间,菜摊老板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整个人抱进了屋子。

“碰!”菜摊老板粗暴的用腿将门踢上,用手肘打开了房间里的电灯,这根本不是什么厕所,而是菜摊老板的仓库,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果蔬。

“呜呜呜~”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从我买黄瓜开始,菜摊老板就不安好心了,被制住的我只能扭动身子挣扎著。

“小贱货,叫你勾引老子!看老子怎么操弄你!”菜摊老板一脸淫笑的从一旁拉过一捆绳子,将我的双手绑在背后,随后将我扔到了菜堆里。

“你!你要干什么!”我惊恐的挣扎着想要起来,可身下全是一根根胡萝卜,再加上双手被绑着根本无法发力,只能一次次的摔倒。

“干嘛?你说我要干嘛!买了黄瓜买玉米!出门连内裤都不穿,嘿嘿嘿!向你这样的小贱货老子见多了!”菜摊老板一边脱著裤子,一遍猥琐的笑到。

“呜呜~呜呜呜~”脱下裤子的菜摊老板,顶着一根粗大狰狞的肉棒走到我的面前,随手拿起一根胡萝卜塞进了我的嘴巴里。

“啧啧啧!奶子真漂亮!哟!骚穴都这么溼了啊!”菜摊老板将温柔的解开我衬衫钮釦,却又粗暴的将我的胸罩给剪成两半扔到了一遍,使劲捏了捏我的乳房,然后双手掰开我死命夹着的双腿,看着我的小穴,舔了舔嘴唇说到。

“呜呜呜!(不要!不要这样!)”我无力的鸣叫着,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

“你不是很喜欢吃菜么?来!我来尝尝看,看看什么菜比较好吃!”说著菜摊老板将我的短裙脱了下来扔在一旁,又将丝袜的裆部撕开,拿起一根细细的胡萝卜在我小穴口调逗著。

“呜!呜呜!(嗯哼!好难受啊!)”才小拇指那么大的胡萝卜在我的小穴口一上一下的划动着,就是不插进来,弄得我难受的要死,只能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哦!你是说胡萝卜不好吃?要尝尝别的?简单,来尝尝著茭白!”菜摊老板看我呜呜的叫,饶有兴致的自言自语的说著,扔下手里的胡萝卜,又拿起一根剥了皮的茭白。

“呜呜呜!呜呜!(不要在弄了啊!受不了了!)”茭白细小的顶端在我早已洪水泛滥的小穴口不停的打着转,我难受的扭著身子,嘴里不住地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

“这个也不好吃啊!那再尝尝别的吧!芹菜怎么样?”说著,菜摊老板抓起一颗小芹菜,将芹菜的根部对着我的小穴一点一点塞了进去。

“呜呜!呜!(再进来一点!动一下啊!动一下好不好!)”当一株直径两厘米的小芹菜插进我的小穴的时候,我是兴奋的,可当小芹菜塞到阴道一半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这一动一静刺激的我欲仙欲死,难受的扭动着腰肢。

“这个也不好吃啊!那我再看看,你看这个藕怎么样,排水,还透气!”菜摊老板一把将小芹菜拔了出去,拿起一段有四厘米粗,二十厘米长的藕段在我的小穴上比划了一下说到。

“呜!呜呜呜!(额!啊!好胀!好舒服啊!)”当粗大的藕段填满我的小穴的时候,巨大的满足感使我浑身舒畅不以,淫水顺着藕的孔洞流了出来,我不住地?起腰肢希望获得更大的满足。

“噢~差点忘了你这张嘴了!也吃个藕吧!”菜摊老板看着我?起腰肢,邪笑着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特意挑了一根有点像肛塞的藕段,将我的身子翻了过来。

“呜!呜呜呜!呜!(啊!要裂了!啊!”菜摊老板吐了一口口水在我的菊花上,随后将藕段尖的那头对准了我的肛门,一点一点的塞进去。

“呜!呜呜呜!呜~(嗯!好胀啊!啊~”不一会儿,不算小的藕段只剩下一节不到两厘米的小尾巴留在肛门外面,肠道与阴道的双重刺激下,积压良久的浴火一下就释放了出来。

小穴里的淫水,伴随着我长长的鼻音喷涌而出,弄得我身下与身后的果蔬上全是晶莹粘稠的淫液,而且还有白浆从藕洞里流出来。

“妈的!便宜他们了,买菜还顺带淫水!老子要赶紧泄泄火!”菜摊老板看着全是淫水的果蔬,骂骂咧咧的叫着,一下拔出了我嘴里的萝卜,将他那已经涨得发紫的肉棒塞进了我的嘴里。

“呜呜!咳咳!呕~”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里不停的捅著,菜摊老板还抓着我的脑袋死命往里按,导致他的肉棒都插到我的喉咙里了,呛的我干呕不止。

“嘶!真爽!吼~”菜摊老板抓着我的脑袋,肉棒在我的喉咙里抽插了许久,随着一声低沈的吼声,菜摊老板将我的脑袋死死按在他的胯间,粗大的肉棒整根插进了我的喉咙,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里。

“呕~呜呜~”而我竟然在菜摊老板死命按着我的头,喉咙中插着肉棒所带来的窒息感中,达到了高潮,弓著身子抽搐著。

“呕~咳咳!咳!”靠在堆放蔬菜的箱子上,肉棒射精结束离开了我的嘴巴,我不住的干呕和咳嗽,大股大股的精液,掺著口水,顺着我的嘴角流了下来,下巴,脖子,乳房,全是腥臭粘稠的精液。

“太淫荡了!不行,受不了了!再来一次!”菜摊老板看着我满身精液,和小穴肛门插著藕,流着淫水的淫荡模样,那有点软下去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来。

“嘶!好紧啊!真是极品!”菜摊老板粗鲁的拔出我小穴里的藕,将我一把扛起,使我的小穴对着他的肉棒,然后一下放了下去。

“啊!嗯啊!”菜摊老板的肉棒在我身体下坠的作用下,瞬间就突破重重阻碍,直接挤开子宫口插了进去,撞在了花心上!

“真是美妙的声音,把别人吸引过来就不好了!”菜摊老板听到我高昂的呻吟声,想了一下,拿过扔在一旁沾满淫水的苹果塞进了我的嘴里。

“呜呜呜!呜呜!”我的嘴又一次被堵住了,身体在菜摊老板的控制下,不停的做着下坠运动,每一次粗大的肉棒都会撞击在花心,强烈的快感使我又一次高潮。

“受不了了!太紧了!吼!”又是一次低沈的吼声,菜摊老板忍受不住再一次射了出来,精液不要钱似的射进了我的子宫,却被肉棒堵著无法流下来。

“呼!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贱货!这都是好动作,可不能浪费,得堵上!”菜摊老板的肉棒插在我小穴里,慢慢将我放在萝卜堆上。

随后从我身下的胡萝卜里,挑了一根锥形的,然后一下拔出肉棒,将胡萝卜大的那头一下塞进我那还未来得及闭合的小穴里,直到萝卜剩下差不多三厘米在外面怎么塞也塞不进去了,并确认我子宫里的精液流不出来了才停下。

“嗯哼!哼~”粗大的萝卜头一下被塞了进来,弄得我直翻白眼,萝卜死死顶的住子宫口,一点缝隙都没留下,精液被堵在了子宫里。

“小骚货,别说我强奸你!这钱拿去买避孕药!”菜摊老板说著,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百块钱丢在了我的身上。

“你待会儿自己走,记得把门关上!”菜摊老板穿上裤子,解开了绑着我双手的绳子,点上了一根菸便离开了。

“呼~吸~呼~吸~”我费劲的?起手,拿掉嘴里的苹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天,天哪!我怎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还被人当成出来卖的了!”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我拍拍脸颊难以置信的想到。

“可是真的很舒服啊!嗯哼!拔不出来!”然而小穴传来的满足感却使我浑身舒坦,忍不住伸手拔了拔那根萝卜。

“还是先回去吧!好累啊!”看了看变成两半的胸罩和被撕破的丝袜,我无力的想到。

“嗯哼!又来了!小穴又开始痒了!”在我脱下丝袜,穿上短裙的过程中,双腿的运动带着胡萝卜不停的摩擦著阴道,刺激着我的神经。

“应该看不出来吧!”低头看了看现在的装束,我无奈的想到。

胸罩已经没了,身上又有很多精液,白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乳头撑起两个凸点,衬衫粘上精液的部位已经变得透明。

而下身丝袜已经被脱下,露出两条大白腿,短短的裙子勉强遮住胡萝卜和藕,走路都只能走小碎步。

拿起之前买的黄瓜和玉米,领着手提包,将丝袜与胸罩装进去,想了想又拿起那两百块钱,小心的放好,准备拿回去装起来留作纪念。

踩着小碎步走出仓库,忍受着小穴与菊花里的异物挑逗,等走到大马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娇喘连连,已经快要高潮了!

拦下一辆出租车,将地址告诉司机师傅之后,小心翼翼的坐下去,可胡萝卜还是被往里压了压,用力顶开子宫口想要钻进去,强烈的刺激使我瞬间就高潮了。

我将头抵在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上,一只手死命捂住嘴巴,不然自己发出声音,身体却随着车子一上一下的起伏著,胡萝卜被顶的在我小穴里进进出出的,就像是有人在干我一样。

“呜呜!呜!”高潮不停的我嘴里发出一阵阵无意义的呻吟,幸好被汽车行驶的声音掩盖住,可司机师傅还是透过后视镜奇怪的看着我。

“美女!到了!”司机师傅停下车,转过头看着正趴在靠背上抽搐的我说到。

“好!好的!”我强撑著被胡萝卜操得发软的身体,付过钱小心点下了车。

等回到家中,从床头柜里翻出避孕药吞下后,连小穴里的胡萝卜,菊花里的藕段都来不及取出,倒在床上便陷入了沈睡……………………

文章评价: (1 票, 平均: 4.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无码AV  跳蛋  线上A片  电动按摩棒  充气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动棒  春药  持久套环  壮阳药  调情润滑油   持久液

相关文章:
过年目睹老婆被人操
19岁淫娃
你淫我荡
邻家少妇成了我的姨姐
借朋友妻我来骑一骑
我的淫荡女友小君
开情趣用品店的好处
淫乱的白领美女
大一生的社团奇遇
老公洗澡时再被情夫狂干
随机文章:
过年目睹老婆被人操
家教老师和她女儿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红色奶头的正妹
堂姊
暴奸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爱
我和3个校花的故事
美丽的家庭主妇-出租车司机
我的舅嫂 老板娘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