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這件事情是發生在十年前了。我是做冷僻行業的進口大型設備的。

我的客戶主要是政府部門。做過政府客戶的朋友肯定都知道,從上層做,比從底層做容易的多。

長話短說,我們公司通過我在某部委的同學介紹,跟北京一家公司的某總搭上了線,利用他在京深厚的人脈關系,成功中了某東南沿海的一個大標,毛利8位數。

我這邊沒有吝嗇,給了某總不菲的業務費,對雙方都可以說喜從天降,合作愉快。之後他盛情邀請我在北京一起慶祝一下。

我到達北京已經是傍晚時分,合作方早就訂好了酒席,在亞運村附近一家不錯的酒店,川菜為主的,名字我記不清了。

進屋一大屋子人,烏煙瘴氣的,抽煙的好幾個,經介紹都是合作夥伴的平時吃喝玩樂常聚的狐朋狗友,我同學說是有事沒來。還有幾個有些姿色的女人,一看就是他們的姘頭、小情什麽的。有一個腦滿腸肥的大光頭坐在副陪,據介紹是京城地面娛樂方面有頭有臉的人物,也是合作方的鐵桿。

席間自然是觥籌交錯,輪番向我轟炸。

我自然是表達了他們這麽多的男男女女車輪戰,我接不下來這意思。

結果大光頭說某總早給我安排了玩伴,本來想去他的夜總會再見面,不如現在就叫過來一起喝酒有氣氛。

看著酒過幾巡,這幫早就跟身邊女人勾肩搭背、打情罵俏的狐朋狗友,我心知肚明肯定是約了個三陪女嘛,不接招肯定是掃大家的興,假裝推脫一番,欣然接受。

大概過了半小時,有人敲門。門一開進來三個女孩。

我當時頭喝的已經暈暈的,只瞥見盤著頭都穿著蠟染那種花紋的民國風的衣裙,開始以為是服務員上菜,結果看她們齊刷刷對著大光頭鞠躬,怯生生說話我才認識到不對。

大光頭介紹說,這是某總一再要求他拿出壓箱底的花旦來陪我高興,好巧不巧的幾天前剛進了新人,同卵三胞胎,在匯聚全國資源的京城也是相當稀罕的。

實話說我做進口設備很多年,以前在國外也見識過雙胞胎、三胞胎,但是一看就是假胸假臀那種人造貨色不一定是真的。這次定睛一看幾個女孩長得相當漂亮並且很年輕,相貌身材相似度很高,穿著同樣的衣裙真是轉個圈就分不清誰是誰,貨真價實的純天然,最關鍵的是說話羞羞的,明顯真是新人。

狼友們不用我說,別說三胞胎,就是雙胞胎有這種機會玩,只要你不是陽痿或同性戀,誰會淡定?

大光頭一聲令下,告訴三個女孩今晚唯一的任務就是陪我高興,陪好了大大有賞,我心知肚明這賞肯定得我出。

在其他人的起哄和大光頭的授意下,我左右各加了個座位,最小的妹妹直接坐在我腿上了。

本來以為三姐妹能替我擋擋酒,沒想到酒端到面前,三姐妹都一臉苦相說自己不能喝。

我也難分真假,但是我這人心比較軟。某總提了餿主意三姐妹替我喝酒是必須的,但是喝了咽不下去可不準吐出來。

立馬三個女孩心領神會或者早就玩過這種套路,含了酒都嘴對嘴度到我嘴里。

實話說,我猜她們之前含過誰的JJ十有八九有過,我這人有點潔癖,感覺挺惡心的,但是當時還不能表現出來。

簡單說,又被各種理由灌了不少酒,走路都打晃了酒席才結束。

之後除了某總和大光頭,其他人都托詞走了,我被生拉硬拽去了大光頭的豪華夜總會。

進門的迎賓一溜兩行,容貌身材都很贊,之後就進了豪華包間。大光頭安排好了就不見了人影。

包間里三姐妹仍然陪我,大光頭又安排了2個很漂亮的女孩陪某總。某總也喝的七葷八素,在包間就扒兩個女孩的衣服,女孩開始是反抗的,後來某總不知道說了什麽,兩個女孩老實了被扒的精光。之後牟總一邊左摟右抱,上下其手,一邊逼三姐妹脫。

三姐妹在我耳邊很著急求我不要在這兒讓她們脫。要是在這種時候男人還能裝君子,說了狼友們肯定沒有信的,我順水推舟說除非她們同意晚上陪我過夜。

她們開始說不出臺,我肯定不信。這時候某總已經旁若無人地挑逗的一個女孩開始哼哼了,另一個趴在他腿間,明顯在偷偷地口,眼看著就差幹上了。

三女又囧又急,如果是裝的,那演技真是無敵,我覺著十有八九是真沒見過這種場面。

我那時候已經精蟲上腦,對於三姐妹已經勢在必得。一邊動手動腳故意嚇唬扒光,一邊說陪我每人臺費外X萬小費,好歹同意了。

故作醉態,左摟右抱請辭,某總肯定是老狐貍,估計也是著急上那倆女孩,也沒多挽留。下樓刷卡先付臺費,出門打車直奔預定的酒店,路上電話聯系改了套房,並讓服務員提前給浴缸放水。

等辦了手續進房間門已經10點多了,酒已經醒的七七八八。下面已經猴急的不行,趕走了還在放水的服務員,不客氣地逐個扒光,雖然也有阻攔,但是最終3個赤條條美人坦誠相見。

見過很多帖子都說什麽極品啥啥,極品這詞兒被用爛了。但是對天發誓,這仨絕對值得極品這詞形容。身高約168,膚白貌美,腰細腿長的成都嫩妹子,後來知道還差幾天才20周歲。

最難得的是這麽小年齡,奶子C罩杯只大不小,並且乳型相當完美,乳頭很粉且小,乳體沈甸甸地飽滿有彈性,不軟不硬,明顯沒怎麽經過開發,其中老二奶頭比姐姐和妹妹都略大,估計被玩的略多一點。

我對女孩的奶子情有獨鐘,立刻六只奶子吮了個遍,三女很嬌羞,但還是挺配合。三女下面毛不算多,挺順滑,也像沒怎麽經過人事的樣子。

之後牽入蠻大的按摩浴缸,不過四個人仍然有點擠。讓老二給洗JJ,另兩個左摟右抱,玩親親和摸奶奶。下面的妹子明顯手很生,好歹洗的差不多,讓她口,開始有齒感,後來經過指點多少也像點樣。其實這時候口基本是多此一舉,從進門扒光她們,我這分身就一直硬得跟鐵一樣。

匆匆泡了沒多久,站起來淋浴,讓前後各一個身上塗滿浴液用奶子在我身上畫圈,旁邊站一個用手持蓮蓬給我們沖洗背部。

總算四人都洗乾凈後,拿著浴巾擦了擦就直奔大床。

上去直接把最小的妹妹撲倒,除了親吻就是猛摸奶子(有朋友可能說摸奶子要輕摸慢揉才有感覺,可那時候真顧不得)。逼著另兩個一邊一個一邊摸我的蛋蛋和JJ,剩餘的手摸自己的奶子,同時互相舌吻。

這時候真想真刀真槍插進妹妹里面,可是倆姐姐拽著JJ不讓。無奈翻身仰躺,讓老大繼續口,然後給戴上套套。期間不停挑逗妹妹,手模感覺屄水已經很足之後,立刻翻身上馬,直搗妹妹黃龍。

插進去的時候我感覺撿到寶了,雖然不是處,但是真是太緊了。

後來聊天才知道,我猜的很準,三姐妹出來做之前只有二姐有過男朋友,大姐和小妹還是處,被一個老頭七位數拔了頭籌,可惜人老JJ軟,不碰二姐,還是一對二,不知道怎麽給湊合著破了,大家可以腦補。我這是她仨第二個男人,對姐姐和妹妹等同於真正破處,因為事後姐姐和妹妹下面都再次流血了。二姐其實也挺緊的,中規中矩,只是相比姐姐和妹妹略鬆一點罷了。

過程不再贅述,反正期間快射就控制一下幅度,斷斷續續,大幹三女到快一點了。主攻的是妹妹,高潮一次。

大姐不知道什麽原因每次被操的快高潮就會奮力把我推開,先後兩次功虧一簣。對二姐不知道怎麽有點無感,大概是屄鬆一些吧,並且她叫床聲有點裝,操她最少。之後四人大床而眠。

第二天六點多我就醒了,一夜沒怎麽睡安穩。三女還在睡。

妹妹被我挑逗一會勉強醒來,說腰疼,屄疼,困,要再睡一會。

我說那今天還得陪我一天一夜,她說得聯系老板請示。好不容易等到八點多,我直接找某總,後來來電話說三姐妹當天安排有事,但是他面子很大,大光頭把事兒給推了雲雲,我也懶得去計較真假,好一番感謝,說好了臺費回頭再補。

然後先叫醒大姐,一對一一個晨炮,不顧她推搡驚叫,直接肏高潮射了出來。

小憩片刻,帶三女梳洗下樓吃了早點,然後就近銀行提了些現金,每人一個大紅包,之後讓她們先回酒店休息,我出門辦別的事後,中午帶她們出去吃了大餐,我們再回到酒店就下午3點多了,左摟右抱裸睡了有一個多小時。

起來後帶她們到附近的商場轉了轉,各買了些化妝品、巧克力之類的禮物,順道簡單吃了點飯,不到七點轉回酒店,開始了第二波大戰。時間足,戰線長,各種技巧用上,連摸帶肏,我也給累趴下了。

第二天我要趕中午的飛機,所以起得不算晚,也沒精力早炮了,腰疼得伸不直了。她們也乏了,早餐都不吃了,我給了第二輪紅包,結了房費,留了聯系方式讓她們休息夠再走。某總過來給我送行,委托他代結臺費。

後來又去北京公幹,多次聯系三姐妹總是很忙,不肯出來。

直到一年多以後,終於再約出來一次,見面讓我大吃一驚,顯然都已經熟透了。上床一試,果然也是屄鬆奶跨,不複第一次風采,此後再無聯系。

(完)

文章評價: (1 票, 平均: 5.0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在丈夫面前被別人侵犯的人妻
肉感繼母姦淫錄
開苞大會
聖誕平安夜的狂野性派對
牌友變炮友~我的荒唐生活
我在寢室幹了個剛認識的女孩
楊過與後宮穿三國
我的主人我的愛之命運的重逢
食體女堂
我們這(變態)一家
隨機文章:
醫院裏的淫蕩夫妻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
愛3P的嬌妻 我上了我女友的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