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因为女友吴婷父母亲都在国外工作的关系,所以李立渠今年便带着女友一起回家过年。

下了火车后二人停留在火车站前等著家人前来接送。

李立渠老家位在郊区的乡间小村旁,他们家在市镇内算是颇为有名的大地主,他现在所在的火车站旁就有好几间店面是跟他们家租借的。

李立渠不时地看着手表,确定自己是否有准时,并四处张望四周来往车辆。

一道厚重的嗓音在不远处传来。

“小渠。”

闻声转头看去,一名理著平头的国字脸壮汉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李立渠认出此人,这人是他的舅舅,由记忆中的人影比对起来,他觉得舅舅的身材似乎比他去年看到的要还来的精壮些。

寒冬天气,壮硕上身却只穿着短T加厚背心,露出衣服外的手臂十分结实,饱满粗圆的二头肌肌肉线条好看得令李立渠羡慕非常。

他舅舅徐盛今年三十五岁,是一名健身教练,因此李立渠长大后曾在他指导下健过身,但效果却不是里想,毕竟这类运动要持之以恒才有成效。

徐盛如鹰般的犀利眼神快速地从吴婷身上扫过。

俏丽的鹅蛋脸,一头俐落长发随意地用粉色发带绑成马尾,身材虽是被冬装所遮掩,但仍可由修长细致的双腿瞧出几分体态来,如果将视线往上移,还可看见胸部随着呼吸高低起伏分外引人遐想。

“呦∼∼不错,阿渠的眼光很好呢。”

“舅舅,她叫吴婷,因为吴婷父母亲都在国外工作的关系,所以今年要跟我们一起过年。”

吴婷很礼貌地向前问候,“徐舅舅您好。”

“别客气,走吧,车子停在不远处。”

说完便转头迈步离开,李立渠与吴婷二人也跟随后紧跟上去。

入夜后。

如同寻常人家过年一样,李家餐桌上摆满了许多既美味又丰盛的年夜菜。

家人彼此问候谈天的声音不断在李立渠耳边回荡著,不过他都没有听进去,整个人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出于男人的直觉吧!回家路途上,李立渠总觉得舅舅一直借由车上的后照镜偷看女友,眼神中对自己女友似乎有着非分念头。

真是自作自受呢。李立渠心中正苦恼著。早知就不该在后座上偷偷拉下女友的裤子,这下可好,引来舅舅非分之想,只是,对舅舅的反应自己多少应该生点气的,但为何心中情绪会如此高低起伏?甚至有点兴奋?李立渠不禁自问。网路上一些暴露女友的文章不知看过多少篇,难道自己也受到那些文章的隐响?虽然吴婷不一定会成为陪伴自己今生的妻子,但也似乎不该像文章情节描述般任由舅舅视奸自己女友,甚至还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想归想,但在徐盛的劝酒之下,李立渠觉得自己的理智即将在酒精的麻痺下离开正常人应有思考范围。

为了不继续麻痺下去,李立渠便推说吃饱了,并带着女友离开餐厅。

在离开的时候,李立渠可以明显感受到身后有一道犀利目光不停在女友身上扫视著,喝的比自己还茫的女友显然没有感觉到。

一到房间,二人就像倾倒的树木般倒在床上就起不来了。

时间不知消逝了多少,躺在床上休息的李立渠深深地觉得自己的身体以及大脑依旧处在当机状态,这是他第一次喝酒喝到这么茫。

吃年夜饭时不是只喝了五六杯而已?没那么夸张吧!李立渠如此暗自头痛低语。

李立渠转头瞧着躺在身旁的女友,女友已经睡着了,而他自己却因酒精因素造成头痛,使他到现在依然保持数分意识。

这时李立渠突然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

李立渠咪着眼无力地瞧了一下,因为晚上进房间后忘记关电灯的关系,所以房间还亮着,李立渠能够看清楚何人进房间内。映入眼中的高壮身影,在这家里除了他舅舅徐盛之外还会有谁。

果然,舅舅想对自己女友下手。李立渠连忙动也不动地装睡。

来到床边的徐盛,从口袋中取出一小瓶玻璃瓶,他小心奕奕地打开塑胶瓶盖并将瓶子拿到李立渠的鼻子呼吸孔下方。

幸好李立渠还保有些许意识,才没有吸入太多奇怪气体。

徐盛保持这动作数分钟后,收回瓶子自言自语说道:
“听药头说,吸入这迷香的人虽然还能张开眼睛看东西,但因意识混乱导致身体无法自由活动,且人在意识混乱下根本就记不了眼睛所见的事物,隔天便会忘了今夜所见景象,真有那么神奇吗?”

徐盛伸手拍拍李立渠的脸颊试图叫醒他,想看药效是否有如此神奇。

在舅舅手掌拍弄下,李立渠双眼慢慢地张了开来。

瞧见李立渠张一脸迷茫呆滞的神色,徐盛心头不禁大乐。

“小渠,有听到舅舅的话吗?”

徐盛伸手在李立渠眼前左右挥摆着,且再次出声确认。

“小渠?小渠?”

见他毫无反应,徐盛便把李立渠移到床舖的最边缘,并用枕头将他的上半身垫高,让李立渠整人仰躺在床头处。

徐盛坏笑了起来,“嘿嘿,在车上看了表演,搔得舅舅全身都痒了起来,你就在这好好看舅舅肉搏演出吧。”

说完便绕过床尾,来到躺在另一边的吴婷身旁。

此时的李立渠心里整个着急起来,一如他舅舅所说明的相同,吸入迷香后的他身子完全无法动弹,他也使不出力气来说话,只能睁眼看着舅舅将吴婷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并从口袋拿出一粒药物塞进自己女友下身,而他本人却毫无办法。

徐盛没有急着开战,站在床边细细观赏著少女乳白色的嫚妙肉体。满足视觉享受后,徐盛虎掌一伸,不停逗弄著吴婷丰美的玉乳。

少女因徐盛的抚爱逐渐扭动起来并且缓缓地张开眼睛。

“阿渠,你真讨厌……你是……”

还没发出尖叫声,吴婷的嘴巴便被徐盛用左手给呜住,而他的巨大右掌则同时杀入少女下身禁区。

感觉到下身异样传来,吴婷才知道自己被这位徐盛舅舅给脱光了,连忙看向身旁的男友,赫然惊觉自己男友竟躺在旁边看戏。

“放心吧,我已经用迷香放倒小渠,虽然他的眼睛还张著,不过保证明天一点也不知道今晚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呜……呜……呜……”被呜住的吴婷不停摇著头。

“妳是希望我停下吗?”

话虽是这样说,但到嘴的肥肉徐盛哪可能放过,灵活的粗指不停抠弄著少女的蜜穴,悯熟地挑动着吴婷的爱欲。

瞧见少女的玉体因自己抠弄而轻颤扭动着,徐盛放开呜住她的左手,对她坏笑道:“如何,舅舅的技巧很高超吧!”

“徐舅舅……别这样子……我是阿渠的女友……”吴婷因身下快感而使得说话断断续续。

“要不要跟舅舅好上一次。”

吴婷大大摇著头否定着,“不要……”

“可是妳下面的小嘴可不是这样说喔。”

为了彻底征服这名小妞,徐盛随即伏趴在吴婷的下身处,将之一双玉腿掰开后,低头开始疯狂地舔弄吴婷的粉色嫩穴。

“嗯……不要这样子……好痒……”

吴婷的身子仿佛遭到雷击般不停轻颤著,她想抵抗,身体却因酒精而使不出力。

李立渠在旁边看的欲火高涨。从自己女友身躯的扭动程度来看,他便明辽舅舅口技的高超程度,更明白欲火被燃起的女友等等就会要求徐盛舅舅干她了。

或许是知道明天就会忘了眼前火辣床戏的关系,李立渠此时心中的牴触情绪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高。自己心中最深处也试图凌辱女友吗?李立渠不禁自问,双眼越加专注着眼前的肉战。

“不要再弄了……”

吴婷已被盛挑弄得有点神情恍惚了。

“想不想跟舅舅好上一次?”

“要……我要!”

“要什么?说阿盛哥赶快干我!”

似乎受到酒精与情欲的刺激,吴婷马上就妥协了,“阿盛哥,赶快干我!”

此时徐盛见时机成熟,起身将短T脱下,倒三角形的壮硕肉体完整地敞放这对小情侣眼中。成熟的男性熊躯映着非常油亮的深古铜色,胸膛上的胸肌如山壁般坚硬光滑,双臂像树干一样结实有力,还有田字型的漂亮腹肌一块一块在腹部整齐排列。

徐盛曲脚脱掉身上的运动短裤,一条黑色的紧身四角内裤紧密地贴合在他的下身,高高隆起的活火山已达喷发的临界点。

李立渠很明白那一大陀包裹在紧身内裤下的是什么东西,那是阴茎以及睾丸,等一下要用来跟自己女友交合用的工具。

只见徐盛双手迅速往下一拉,粗肥的阴茎立即弹跳而出,浓密阴毛中的红通肉冠既硕大又直挺,如同雨后林子内展开的香菇头。在那两条健壮结实过人的大腿内侧还吊著二颗鸡蛋般大的睾丸,装着大睾丸的肥硕阴囊长长地垂挂在阴茎根部。李立渠瞧见舅舅丹田处有着无数青色血管交错蔓延,光看这二样特征李立渠便知晓自己舅舅的性能力肯定非常优异。

看到这边,李立渠知道舅舅要开始干自己女友了。说真的,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矛盾,从小徐盛舅舅对他就非常好,会陪他玩,还会教他写功课,自己做错事情还会在父母亲面前为他求情,要不要把吴婷让给舅舅玩一下?这个念头一浮上来就忘不掉。

脱掉内裤后徐盛蹲了下来。

吴婷的蜜穴早被徐盛弄得一榻糊涂,他一只手扳开少女的大腿,另一只手则握著粗肥阴茎,不停用他那巨大龟头抠弄著沾满了淫汁爱液的花瓣,湿滑嫩瓣中来回磨蹭的爽快感从他那敏感龟头肉冠传回,爽得让徐盛浑身都轻了数分。

“阿盛哥……快给我……不要在折磨人家了啦!”

“没问题。”

徐盛的健臀往前一推,鸡巴毫无阻碍地送了进去,他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虎腰毫不客气地往向前猛力一挺,爽得让吴婷低声呻吟出来。

“嗯……好大……好烫的鸡巴……好舒服……到底了……”吴婷兴奋地扭著身子不停呻吟,“好烫的阳具……顶得人家的花心好麻。”

“这样就爽了,那我进去后不就飞上天了。”

吴婷擡头一看才发觉,徐盛的阴茎竟还有一半没插进去,吓得吴婷全身发抖低声求饶:

“徐舅舅,放过我吧,会痛死人的。”

“子宫颈能容纳婴儿通过,我这大肉棒自然也可以。”

“生产那是很痛的剧痛,跟做爱不一样!徐舅舅,拜托你这样子就好了,不要插进去。”

“放心,舅舅我刚刚有放药进妳的阴道内,龟头进出花心时不会痛的。”

“真的?”

“尝一下不就……知……道……了!”

虎臀猛然往前一挺,龟头便撞入少女从未被人给开垦过的处女之地。那种难以言语的美妙,让第一次尝到滋味的吴婷爽得身子都弓了起来。

见身下的女孩尝到甜头,徐盛坏坏地淫笑着,“如何,舅舅没骗妳吧。”

语毕,徐盛将吴婷的双腿摆成M型,然后慢慢地前后摆动自己的健臀,一开始时他的动作还很慢,他渐渐地加快速度还有力道,他每次抽出阴茎都会把龟头留在女孩的蜜壶内,再狠狠的整根插送进去直达子宫。这种做爱方式对男人而言可说是宛如成仙般的美妙滋味,徐盛仗着自己体力充沛,他每次做爱都是用这种方式大进大出,享受激烈的性爱交合。

插了近百来下后,徐盛觉得似乎有些不太过瘾,望向躺在一旁观看的李立渠,他停下动作,想了想,很是刻意地挪动自己与吴婷的身子,将肉搏战场移到李立渠身边,好让闻了迷药的李立渠能够更清楚看着二人做爱。

“徐舅舅,虽然阿渠已经闻过迷药,可是在他旁边做不好吧?”

“这样不是很刺激吗?”

因为角度关系,李立渠可以清楚见到舅舅的下身处与女友紧密贴合在一起,毫无疑问的,他舅舅的大鸡巴正整根插在女友滑嫩阴道之中。

徐盛将吴婷的双脚放在自己的粗腰间,然后摆出伏地挺身的姿势来。

他对着李立渠坏坏地淫笑道:“看清楚喔!”随即开始挺动自己的虎腰。

跨间巨物随着健臀一上一下地抽送著,为了让李立渠瞧见自己是如何干他女友,徐盛每次抽出阴茎时都刻意放慢动作。

李立渠能够看见女友蜜穴口的粉色嫩肉硬是被舅舅的大鸡巴给抠了出来,除此之外,伴随大鸡巴带出的还有阴道内大量爱液,涂满透亮淫液的棍身在此刻更显狰狞。

徐盛的阴茎在吴婷阴道外短暂停留数杪,随后粗实腰身便狠狠地往下一撞,啪滋!肉体拍击声清楚地传入李立渠耳中。

一下、二下、三下,看着舅舅保持这个节奏狠插女友三四十回,二人彼此下身越发大声的拍击声响,李立渠知道自己女友已是开始发浪。

吴婷的一双玉腿紧紧夹着徐盛的虎腰,小蛮腰不停扭著,试图让下身更加贴合徐盛的熊躯。

“我要!阿盛哥快给人家啦!”

徐盛闻言便伸手打开放在床头柜上的音响,快捷奏的律动音色不停由音箱内发出。

李立渠有听电子乐的爱好,这一点他的家人早就习惯了,还特地在他房间加装隔音装潢。李立渠完全没有料想到如今却成了自己舅舅干女友的最佳遮掩。

徐盛拌著音乐开始快速地挺动自己的健臀。

李立渠从这角度可以见到舅舅的大鸡巴飞快地在女友阴道口处进进出出。

男人重重的鼻息声,吴婷连续不断的淫叫声,交媾时阳具在阴道中来回搅动的声音,以及大阴囊拍打女子会阴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不停与电子乐交错回响着。

吴婷第一次尝到壮汉所带来的激烈欢爱,没几分钟就被徐盛送上性爱的高峰。

“阿……好棒……好棒……”

李立渠看到女友的身体正不断地痉挛,舅舅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但阴茎根部处仍紧紧抵在蜜穴口处,瞧舅舅仰著头呼着重气,喉结因吞咽口水而不停滚动,在在显示出舅舅正在享受极大的欢愉。

女友高潮的时候阴道会收缩,鸡巴这时被夹着是非常爽的事情,已经有过性交经验的李立渠自然知道这种感觉有多棒,只是如今换成了他舅舅在享受。

徐盛呼著粗气笑道:“好一个美穴,真是爽死我了。”

李立渠知道舅舅还没射精,所以不可能就这样结束肉战。

徐盛伸出健臂箍住吴婷的纤腰,往床尾方向挪动二人身子,挪好后,二人的头部面向床尾背部向着床头,性器交合的部位则大方地敞放在李立渠眼前。徐盛还不时回头确认这位置,好让李立渠可以完整瞧见吴婷的小穴是怎样被他爆操的。

他用肥大阴茎来回磨擦著那饱含水分的嫩鲍,鸡巴来回磨了几下就整根插了进去,随后徐盛再次摆出伏立挺身的姿势放力抽插起来。

深古铜色的壮硕肉体随着电子音乐大肆律动着,健臀在女孩玉穴上方不停挺送,结实的臀部肌肉迅速地绷紧又放松。

李立渠看见舅舅每次挺动腰胯,结实的大腿肌肉都会重重地拍打在吴婷大腿内侧上。舅舅他那粗大的阳具像活塞似地在女友的阴道内快速冲刺著,仿佛是在打地桩一样,每一次插入,粉嫩的穴口都会被粗肥阴茎狠狠地往两旁拓开,二人生殖器官紧密交之处,噗哧!噗哧声,声声哧响。女友幽迳中无数的淫液被硕大鸡巴给挤了出来,原本晶莹剔透的淫水经过性器官彼此激烈交合而变成了一陀陀白色泡沫,未变成泡沫的液体则随大囊袋拍在会阴上而四处飞溅,粘在二人小腹上,阴囊上,蜜穴口处,还有浅蓝色的床单上。

徐盛非常的能干,随着音乐节奏高速地抽插足足干了近十五分钟,干得吴婷低声呻吟不已。他清晰地感觉到身下女子体内肉壁富有极佳弹性,紧紧包住他粗壮阳具的嫩肉一圈一圈放肆大力吸咬着他的阴茎,尤其是少女子宫颈深处传来的强力吸力,简直像是要把他体内的阳精从马眼中吸出来一样,猛烈交合的痛快滋味从鸡巴延著脊椎直通脑门,直让徐盛不停大声爽叫不已。

“赞!赞!赞!活这么久头一次上这么棒的妞!”

随着鸡巴插送不断持续以及少女阴道内传来过的吸允感,徐盛知道吴婷即将被自己送上性爱高潮。他的双臂立即放弃支撑,结实胸肌紧紧挤压着她柔软的玉乳,有力的双掌从她背后托起她浑圆的屁股,用力掰开后,等待着她的是大阴茎如暴风雨般更加猛烈地抽插。

李立渠见舅舅如此举动,已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在徐盛狂抽猛送下,吴婷被他送上了欲望最高峰,她的身体与屁股虽极力扭动想躲开徐盛巨大阳具的冲撞,但是却遭遇到强力手掌的阻拦。

徐盛用力的捏住她的雪臀,不停挺动自己的粗壮腰杆,在阴茎的刺激下少女阴道开始剧烈收缩起来,徐盛感觉到一股热流由吴婷的蕊心深处喷出,喷在他龟头的马眼上,激得他浑身舒坦,精关再也把持不住,猛然挺著虎腰连连重撞二十来下,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数打进子宫深处。

吴婷也被徐盛滚烫的阳精射得全身颤抖,“好烫!好烫!”

“爽!真他妈的爽快!”射精后,徐盛伏在吴婷身上爽快地淫笑着。

舅舅射精了……躺在旁边的李立渠看得很清楚,舅舅会阴的收缩次数足足有二十七次!

徐盛的手掌仍旧紧紧托住吴婷的玉臀,阴茎根部实实抵在阴道口。李立渠知道这样做可以让精液不会流出太多,无力出声制止的他也只能默默地看着女友被舅舅强行受孕。

大约三分钟后,徐盛才满足地将阳具拔出。

一身大汗的徐盛翻身下床,拿起在桌子上水壶倒了杯水来喝,边喝边用一种征服者的神情看着瘫软在床上的吴婷。

看着舅舅射精后依然持续勃起坚挺的阳具,李立渠知道舅舅显然没有这样轻易走人的意思,仿佛刚才的发泄貌似只是舅舅的前戏罢了。喘著娇气的女友安静地躺在旁边,从她粉嫩的阴道口流出极少量的精液已向李立渠表明,绝大部分的精液都被舅舅打进女友子宫中了。

补充完水分的徐盛回到床上,健壮的勃黑躯体与吴婷乳白色娇躯彼此相互交缠着。李立渠明白舅舅又要开始干自己女友了。

徐盛一边吻著吴婷一边问道:“小婷,舅舅服务的不错吧?”

“嗯……”

“那这次换小婷为舅舅服务了喔!”

说完徐盛便躺在床上,然后蜷起双腿,双足踩到床舖上,不停示意著吴婷坐上自己身子,“小婷是不是没骑过马,来试试!这滋味很赞的!”

吴婷看着躺在床上的徐盛,成熟的雄性肉体已在方才向她展示过美妙的男女交合滋味,而一旁吸入迷香的男友依旧张着眼睛观赏二人做爱,理智与性欲在吴婷心里拔著河。她回头看着因激烈性交而全身流满汗水的男人,充满力量的健壮肌肉越发明显诱人,不停勾引着她再次去体验性爱的高峰。

最终,吴婷做出了选择。

玉腿跨过徐盛的熊躯,对着那坚挺的男性特征缓缓地坐了下去。

“嗯……”一插到底的爽快滋味依旧让吴婷舒服地呻吟著。

见到吴婷心甘情愿地献上玉体,徐盛知道这名未满二十岁的小女娃已被自己的肉体所征服,他知晓今夜将是放纵的一夜。

没有言语,没有前戏,徐盛抓紧她的纤腰后便狂野地挺起自己的下半身。

就像是在骑着奔跑中的骏马,吴婷娇弱的身子随着徐盛律动而上下大幅震荡著,雪白色的玉臀如白浪啪打黑色礁岩,一波接着一波,一下快过一下,不停拍击著徐盛长满阴毛的结实胯部。

“阿……好棒!好棒!好棒!”从来没有尝过如此激烈性爱的吴婷,随着电子音乐彻底放开自己的理智与欲望,坐在徐盛身上放肆放浪叫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拍肉声中,又是一首电子乐唱过,但激烈的肉体节奏仍旧持续不停歇。

“嗯……嗯……嗯……不行了……好棒……嗯……天阿……”

跟着马儿在欲望之路上忘情奔跑的吴婷,再次来到令人回味的高点上。

“阿……”

纵情浪叫中,她的身体下意识地紧紧夹住那令她亢奋的泉源,拌著蜜穴强力吸允,坚挺的火山随之恣意地喷洒著烫人岩浆。

大量的白色精浆从那紧密的交合处溢出,在男人勃黑的肉体衬托下是那么地显眼。

李立渠知道,也许今晚过后,他的女友将因这次凌辱而随之而去……

文章评价: (2 票, 平均: 3.50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无码AV  跳蛋  线上A片  电动按摩棒  充气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动棒  春药  持久套环  壮阳药  调情润滑油   持久液

相关文章:
另外一个男人的床上
我的风骚女友
无边的孤独
孕妇火热的激情
淫兽调教
迟来的幸福
和几位OL的激情
黄蓉襄阳淫史
和大姨子的暧昧
不能穿丝袜的少女
随机文章:
另外一个男人的床上
家教老师和她女儿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红色奶头的正妹
堂姊
暴奸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爱
我和3个校花的故事
美丽的家庭主妇-计程车司机
医院里的淫荡夫妻 90后女孩如狼似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