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正所謂因果報應、樂極生悲啊,暑假老婆樂怡的兩個表妹樂茹和樂茜給我帶了樂無邊的快樂,同時也給我帶來了無盡的煩惱。由於她們暑假中將老婆的避孕藥吃完了,我又忘了及時補充(避孕藥都是由老婆樂怡去買的),結果她們用形式避孕藥的一種清涼藥放在那個藥瓶子了,結果樂怡當然是吃了不管用了,所以今年春節的時候已經有4個月的身孕了。
 
樂怡的外婆已經79歲了,身體不是很好,她父母認為孩子出生後再回老家過春節的機會就很少了,所以要求我們到她老家去過春節。這過時候當然是孕婦為大了,加上兩個表妹樂茹和樂茜千萬封郵件的督促,我只能來到老婆的老家豐縣過春節了。

高興的人很多,老婆,岳父岳母,外婆,兩個表妹等,當然還有我了。老婆身孕後,根據岳父岳母的命令,我已經是禁欲生活了,只是偶爾出差的時候打打野雞。財力有限啊,哪能有什麼好貨呢,這讓我更加懷念暑假那段瘋狂的日子了。

一出飛機場,兩個苗條的美女就迎了上來,「姐夫,姐姐,我們來接你們來了。」

可是兩個美女好像沒有看到樂怡似的,樂茹和樂茜很自覺的一人幫我提了一個包,就挽住了我的胳膊。

樂怡可不高興了:「喂!我可是孕婦啊,怎麼你們兩個小鬼理都不理我啊?」

這可不大好,「老婆,還不是我今年得到那個特別獎金的時候,答應給她們買禮品,她們現在只看禮品不看人了,對不對?」

說著,左手悄悄伸到樂茹的屁股上,用力的捏了幾下,同時給她擠擠眼,「包給我,你快去照顧姐姐,她不高興,你們什麼禮品都沒有。」

樂茹還是有點不高興:「樂茜怎麼不去?」

樂茜當然不會謙讓了:「姐夫讓你去的,你還不願意嗎?好了,禮品你先挑好了!」

樂茹只能極不情願的去了,走的時候還乘機在我大腿外測掐了一把。

樂茹跟樂怡走在前面,樂茜可就很放肆了:「姐夫,這裡那麼多人,你剛才還敢捏姐姐的屁股?」

「怎麼了?你這個大膽王還有害怕的時候?」

「才不是呢,」樂茜眼睛盯著樂怡的後腦,小手突然伸到我的襠部,將我已經有點發硬的雞巴捏了一把,「你不公平喏,我也要你捏人家的屁股,」說著不停地扭動身體,雖然隔著很後的冬衣,但那對豐滿的乳房還是磨得我很興奮。

「小美女,不要太過分了,弄得我很興奮哦!這裡那麼多人,如果你表姐一回頭,你看,你看,樂茹在偷看呢!」
 
樂茜將身體扭動得更劇烈了,「我才不怕呢!」

突然看到尿急,「老婆,我要去方便一下!」

「我也要去一下,樂茜你來照顧一下表姐,」這下樂茹捷足先登了,樂茜百般不願意也只能留下來。

剛轉過彎樂怡她們看不到時,樂茹突然轉身抱住我的脖子,小嘴就湊了上來,在我的嘴上用力地摩擦著。

受到美女這般青睞,而且為了不讓周圍的人看到我的臉,我當然也很自覺地低下頭跟樂茹接吻了。突然樂茹將一隻手伸到我們的身體中間,伸到我的襠部,隔著褲子在我的雞巴上用力地撫摸著。

「茹茹,你這麼大膽,我可是很久沒跟你姐姐打仗了,你這麼挑逗,我禁不住會把你就地正法了的哦!」

「你敢嗎?」樂茹說著,扭頭四周打探了一番,發現一個很隱蔽的角落,拉著我就過去了。一坐下來,樂茹就用她的長裙遮住我們兩個人的雙腿,小手伸進去就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鏈,小手一層一層地往裡探,就抓住了我鋼硬的肉棒。

「茹茹,不要了吧!我們要馬上回去的,不能讓你姐姐等很久了!」

樂茹才不理這一套呢,小手已經開始快速地套弄我的雞巴,「姐夫,我要你摸我的咪咪,你看是不是大了一些,」說著拉著我的手就塞進她的衣服裡面了,雖然隔著內衣,那軟綿綿的乳房捏起來真是爽啊!

「好像是大了一些,你自己經常揉的吧?」

樂茹竟然還紅了一下臉,「人家想你嗎?」

「茹茹,好了吧,我們回去吧,後面時間還很長呢?」

「不嗎!你不要忍著,你讓它放出來好了!」

樂茹不說我也快忍不住了,我開始用力地揉捏樂茹的雙乳,另一隻手撫摸著她的柳腰,反正周圍的人就是看見也認為我們是一對情侶。

幾分鐘的沉默,只聽到我們沉重的呼吸生。

「茹茹,我快來了,射到哪里?」

「我有手帕!」樂茹迅速從口袋里拉出一個新手帕,兩隻手都伸到我的褲襠裡,用手帕輕輕抱住龜頭,另一隻手加快套弄速度。

「來了,來了,」我突然迅速將樂茹衣服的那只手插入她的胸罩內,用力地捏住她左邊的乳房,就感到雞巴不自覺地抖動了數下,精液就猛烈地噴射出來了。

感到時間停頓了一會似的,有些時候沒有這麼爽了。樂茹輕輕地用手帕的四周將我的龜頭擦拭乾淨,這才用力地盯了一下我還在她胸罩裡面的手,「姐夫,你捏疼我了!」

「哦!對不起,對不起,以後一定向你賠罪好嗎?」說著,兩根指頭夾住她的乳頭,輕輕地揉動了幾下,樂茹才滿意地低下了頭。

「茹茹,我先回她們那裡去,你收好手帕,再去洗個手好不好?」說著抽出她衣服裡面的手,樂茹也依依不捨又小心翼翼地抽出握著手帕的雙手。我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拉好自己褲子的拉鏈。

「茹茹,去吧!」在樂茹的小嘴上鼓勵性地親吻了一下,樂茹這才高興地到女洗手間去了。我自己整理了一下情緒,回到了出機廳。一會,樂茹也回來了,臉上的潮紅也基本上退了。

「小茹,你怎麼去那麼久啊?」樂怡當然還是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了。

「我肚子有點不舒服!」樂茹回避樂怡的雙眼,「可以走了!」

到了老丈人家,事情就忙的不可開交了,首先第一件事就是給外婆問好,分發我們準備好的禮品,到七大姑八大姨那裡吃飯,整整用了三天才把事情搞完。還好,兩個表妹沒有表現出十分色急,只是偶爾向我投來抱怨的目光,在老家可不比暑假在我家,那麼多人看著,不敢太大放肆了。

我可是有些發急了,老婆有四個月的身孕,已經現出了肚子了,就是勉強跟我做,也是蜻蜓點水啊,兩個小美女一直在身邊轉悠,又不能吃,只能看,還真不是一個滋味啊!

老婆又身孕後就比較懶惰了,這是孕婦的通病吧!有一件事樂怡是再懶惰都要去幹的,那就是去買衣服。樂茹和樂茜當然很清楚這一點,好像兩個小美女商量好的似的,這次計畫讓樂茹陪樂怡去買衣服。

樂茹一大早準時出現在老丈人家,「姐姐,我要去買衣服,你想不想去啊?」

一擊中的,「去去去,這幾天老是吃飯睡覺,都累死了,老公,你要不要陪我去啊?」

這下樂茹和樂茜急了,不停地向我使眼色,我當然很識趣了,「你們女人買東西,我可不敢作陪,當然是不去了。不過我出錢,要多少,說吧?」乘機裝大款,當然是要付出代價的,結果八百塊就不翼而飛了。

樂怡和樂茹一走,樂茜可就升天了。

「姐夫,你可是答應幫我補習的,他們在看電視,我到你臥室去看書了,你也去幫我嗎,我可是有很多地方要你幫忙的哦!」

在場的那些個七大姑八大姨可是十分驚訝,「喔!茜茜,是不是太陽從北邊出來了,你還知道主動補習功課啊,看來只有你姐夫這個大教授這能讓你信服一點哦!」說完是笑聲一篇,而樂茜好像被別人抓住了小辮子一樣,紅著臉拿起書就到我們的臥室去了。

樂茜的母親美琴是樂怡唯一的「姑媽」,其實是樂茜和樂茹的後媽,是她們親媽的妹妹,在樂茹和樂茜3歲時她們親媽因病去世後,由於一直就喜歡當時的姐夫又喜歡這兩個孩子,所以就下嫁成了她們的後媽。大家都很喜歡這個美琴姑媽,樂茹和樂茜特別喜歡,但沒人敢就她後媽或者其他區分的話,但只有我敢叫她「小姑媽」。

看到樂茜終於有人可以管一管了,小姑媽特別高興,「小傑,你快去邦邦忙吧,我文化又不多,你姑父又經常不在家,這兩個野丫頭還重來沒人管得了她們。」

「遵命,小姑媽!」

當我戲說著回答得時候,隱隱約約感到小姑媽的臉有些變化,「難道是什麼時候她已經發現了我跟樂茹、樂茜之間的事情嗎?」

由於外面又是聊天又是電視,所以我進去後,樂茜立即將房門關嚴。

突然就來了一份刺骨的疼痛,還沒等我坐下來,樂茜就十分用力地在我手背上掐了很多下。

「怎麼啦?怎麼啦?我可沒有招惹你啊?」

「在飛機場的時候,那麼一會你就跟樂茹做過是不是?」

「天地良心,那麼一會,又是大庭廣眾之下,你以為是什麼啊?」

「那我怎麼看到在樂茹的手帕上發現了你的味道,雖然已經洗過了還是瞞不過我的鼻子,最後樂茹在我的逼問下都招供了,你還有什麼抵賴的。」

「那還有什麼好問我的啊!你都知道了,不過只是手弄的。」

「我知道你們不可能大眾表演的,可是你太不公平了,哼!」

「今天樂茹不是把你姐姐叫上街買衣服去了,你敢說不是你的主意,你那幾根花花腸子,哪能逃過我的法眼。」

「算你厲害,行了吧!」說著就直接坐在我腿上,「都來了三天了,你不安慰安慰人家,讓人家天天想你白想了!」

「喂,我的小姑奶奶,我整天就像個吃飯的工具一樣,吃了這家吃那家,今天終於不用到別人家去吃飯了,這不你就來了嗎!真的想我了?」

手背上又是一陣刺痛,女人的絕招嗎!當然接下來就很溫柔啦,那纖纖小嘴立馬就印了上來,小手伸到我們兩個人的雙腿間,在我已經突起的雞巴上隔著褲子撫摸起來。
我可是很擔心,外面這麼多人,萬一誰突然有事開門進來不就出大事了,我還想不想活啊!

我雙手握住樂茜的頭,然後在她的嘴上狠狠的吻了幾下,再輕聲道:「茜茜,萬一她們誰進來了怎麼辦?你還是坐到凳子上好嗎?」

這次倒很聽話,我們並排坐著,背對著門挨在一起,這樣就是有人進來也看不到我們在幹什麼。

一切辦妥,樂茜可就放肆了,迅速拉下我褲子的拉鏈,一隻小手就伸到褲子裡面去了,沒想到她和樂茹一樣,小手這麼靈活,在褲子裡搗騰兩下,雞巴就赤裸裸地被她抓在小手裡了。

光滑的小手有節奏地套弄著雞巴,這幾天看到兩個小美女又不能吃,已經讓我很著急了,所以小手在雞巴上一套弄我就又尿急的感覺。不行,要反擊!

我雙手去解樂茜的褲腰帶,樂茜當然很配合了,拉著我的一隻手就伸到了她的褲子裡,隔著一條內褲就在她的小妹妹上摩擦。

我們就這樣互相撫摸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感到時間有停頓了的感覺,但耳朵可是放得很靈,隨時聽著房門得動靜。

樂茜內褲的襠部已經濕透了,「姐夫,你伸到內褲裡面去嗎?我不要你隔著內褲摸我!」

我遵命地服從,小穴已經是氾濫成災了,樂茜不停的扭動著屁股,小穴的那條縫隙就不停地在我的手指頭上摩擦。

樂茜已經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滿臉通紅,小穴的水流也更急。

「姐夫,我要你!」

「茜茜,不行,外面很多人啊!」

樂茜勉強地睜開雙眼,抱怨的瞪了我一眼,「那你把手指頭伸進去,我感到裡面很癢,我想喊出來,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

「千萬不能喊啊!」我還是遵命地將中指慢慢的插入到她的小穴中,當我插入到中指節的時候,樂茜還是禁不住悶聲的「啊!」了一聲。我連忙用另一隻手握住她的小嘴,突然將指頭在她小穴裡快速抽插。只感到樂茜的小穴壁劇烈收縮,洪水更加氾濫,全身扭動,滿臉潮紅,原來第一次高潮就這麼來了。

她的高潮來了,同時她也沒有忘記加大小手的套弄速度。

樂茜示意我鬆開握著她小嘴的手,這才長長的噓了一口氣。突然她太高屁股,把我的手按在凳子上,我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手背頂在凳子上,中指上翹,樂茜就一下坐了下去,原來她是將我的手指當作一個小雞巴在用呢。

樂茜開始是四周扭動著屁股,我也配合著攪動中指頭,樂茜又開始進入狀態了。隨著她身體的起伏,小手套弄我的雞巴也更有力了,但還沒有到我發射的時候。

不知為什麼樂茜今天來得特別快,也許是停頓的太久了把。樂茜開始抬起、落下屁股,小穴就不停的在中指頭上套弄,樂茜又開始雙臉反紅了,突然感到一股猛流打在我的手指頭上,樂茜又不自覺地「啊」了一聲,這才是她今天真正的高潮,剛才那個只是前奏而已。

樂茜噓的一聲坐在我的手上,任由指頭插在她小穴中,小嘴又印上了我的嘴唇,我都感到她全身有點發燙。

「姐夫,唉,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

「那我呢,要不是外面這麼多人,我的小弟弟可饒不了你的哦!」

樂茜看到我極度膨脹的雞巴,一隻手拉出我還在她小穴裡的手指,也沒跟我又任何表示,就蹲了下去,一把就將大半個雞巴含進了她的小嘴裡。

我本來想反對的,害怕外面的人,但生理的需求讓我忘記了一切,也希望僥倖沒有人會進來。

樂茜雙手在雞巴根部不停的揉搓,小嘴不停的套弄雞巴的前半部,迅速提伸了我積蓄起來的欲望。我不自覺地雙手握住樂茜的頭,抬起壓下,同時挺動屁股,配合著樂茜的口交。

「茜茜,姐夫快了!」可就在這時候,有人敲門。

我們都知道有人會進來,可激情沒法停頓,就在敲門時,精門已經自動打開了,精液迅速射進樂茜的小嘴了。我利用還剩餘的一份理智,控制精門,儘量少射。
 
現在已經是千鈞一髮之時了,就在門被打開的一瞬間,樂茜的小嘴脫離了我的雞巴,我迅速將它放回褲子裡。

「小傑,茜茜,要不要吃點東西,」進來的是小姑媽。

當時我們都呆,樂茜還在桌子底下,滿嘴還包含著我的精液,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也許是對這種情況有一個心理準備,我在短暫的思維停頓後,迅速反應過來,「茜茜,還沒找到那支筆啊!我來找吧!哦,小姑媽,我們就快做完了,一會就出去。」

小姑媽很快地關上了門,也不知道她發現異常了沒有。剛才很奇怪,在我說「我們就快做完了」的時候,我還想到文學修飾手法,那就是一語雙關:作業快做完了和口交也快做完了。

看到房門被關上,樂茜才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我連忙拿手帕給她讓她接精液,樂茜卻直接說話了:「剛才好險啊,還好姐夫你機靈。」

「你吐哪了?」

「吞下去了,我喜歡你的味道,好像不多喲!」

「你還想當午飯不成!好險好險啊!」

「可是我還想要啊!我們去找姐姐和樂茹吧!」

「真去找她們幹嗎?」

「藉口嗎!爸爸媽媽都在這,我家現在沒人在家,你想不想去呢!」

「真是個壞蛋啊,還沒有滿足嗎?」

「你不是也沒有滿足,你看它現在還是硬梆梆的!」說著小手就將我的雞巴掐了一下。

然後就是藉口說去找樂怡和樂茹,出門了,剛才真險啊,這才長長地噓了口氣。

走在縣城的街道上,樂茜好像凍得全身哆嗦,「茜茜,你是不是很冷啊!?」

「不冷才怪,人家下面都濕透了,現在可是冬天啊!」說著小美女也不害怕,拉著我的手就去摸她的褲襠,小穴流出的騷水竟然將內褲、秋褲、毛線褲和外面的牛仔褲都浸濕了,怪不得樂茜凍得直打哆嗦。

「趕快走了,我要回去換衣服!」

「那不去找樂怡和樂茹她們了?」我故意這麼問的。

「哼!你有想過去找她們嗎?我看你的雞巴還是硬梆梆的吧,如果不是因為褲子厚,恐怕都露出來了,」說著小手就乘機在我的雞巴上摸了一把,這個樣子雞巴不硬還叫男人嗎?這個時候如果還想去逛街,那還叫男人嗎?

直接叫了一輛出租,雖然只有1公里,還要小美女在車上還是比較規矩的,也許是太冷了。

一進樂茜的家門,馬上沖進浴室,打開浴霸加溫,同時打開熱水器的電和天然氣開關,加上太陽能已經加了一些熱,所以馬上就可以了。

「姐夫,我們一起洗吧,你不換衣服就行了,你小弟弟剛才吐了口水的,不洗乾淨我可不喜歡。」

「是是是,小美女,聽你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一起洗澡了。

樂茜脫衣服的速度可不慢哦,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給拔光了,卻乘我不注意把內褲頂到我鼻子上,「姐夫,嘗嘗味道怎麼樣?」

「小鬼,敢這樣!」我一把就把她給抓住了,可她沒有絲毫逃脫,轉過身來,小嘴就找到我的嘴唇。

樂茜接吻的水準和激情可比老婆樂怡厲害多了,小舌頭在我嘴唇上撥弄幾下,就伸到我嘴裡了,四周攪動著。

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把淋浴給打開了,在細細雨絲下瘋狂的接吻,而且是這麼漂亮的全裸小美女,哪能不激動興奮。

樂茜的小手已經套上我發硬的雞巴,借著淋浴的潤滑,有節奏地套弄著,不時用手掌摩擦龜頭。另一隻手伸到背後開始撫摸我的屁股,她知道我的屁股很敏感。

「姐夫,你摸的乳房嗎,你看,是不是比暑假大了一些啊?」

自從樂茜暑假被我開苞後,除了跟我,她沒有也不願意有其他任何性行為,所以那顆乳頭是粉紅色的。

我一隻手首先伸到她身後開始在她的裸背和屁股上撫摸,另一隻手開始摩擦她的兩個豐滿的乳房,或者用兩個手指夾住她的乳頭摩擦,在我摸捏下,乳頭立即豎了起來。

「姐夫,我要你吃我的奶,它只屬於你的!」

我的嘴就朝那乳頭吻了上去,輕輕地吸吮著她。

「啊……啊……姐夫……姐……老公……好癢啊……咬下去……咬我的乳頭……啊……」,樂茜開始呻吟起來。反正現在家裡沒有別人,樂茜就放肆地盡情喊叫起來。

淋浴下的激情已經完全淹沒了一切,我開始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她便扭動起身子來。

短暫的撫摸、吻乳後,樂茜已經不滿足這些了,她拉著我的手摸到她私處小穴,「姐夫,你摸我的小妹妹嗎,將指頭插進去,我喜歡那樣」。

我自覺遵命地將中指插入,小穴裡面的潤滑當然是沒有任何問題了,所以一開始就是很順利的抽插!

「不行,裡面好癢啊,要兩個指頭!」

一個指頭是感到有些太細了,兩個指頭插入後,就明顯感到指頭與小穴壁之間的摩擦。

「啊!啊!啊!舒服啊!……舒服……姐夫老公……我好爽啊!……啊……啊……我小穴裡面……又有東西流……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禁欲五個月,也難怪樂茜這麼興奮和如此容易就達到高潮。
 
突然樂茜反轉過身體,將背靠在我胸膛上,我當然配合地一隻手撫摸她的乳房、乳頭,另一隻手還是兩個指頭插入在她的小穴裡,而且迅速地抽插著,她的高潮頂點並沒有這麼快就到來的。

很自然,她抬高屁股,在她雙手的幫助下,將我的雞巴夾在她的股溝中,然後扭動著屁股,他媽的簡直跟插穴一樣的舒服啊!

「姐夫老公,我好舒服啊!!!……好久沒有這樣了……樂茹的手怎麼就沒有你弄的舒服呢?……啊……啊……」

「啊!你們還互相手淫啊!?」

「哼!啊!有怎麼樣?誰叫你不來安慰我們呢?」

還好,只是她們姐妹兩互相安慰,沒有去找男人,否則不是給我帶綠帽子了,雖然她們只是我的「小老婆」。

「姐夫老公,我裡面又開始很癢了,你的手指頭不行了,」她很熱情地反抱著我,不斷扭著很有曲線的身體。

「啊……老公……快來吧……我要你了……我想給你幹……快插我……啊……嗯……」

由於直立著身體,樂茜幾次想將雞巴插入她的小穴都沒動幾下就滑了出來,她好像有些不耐煩了,呼吸有些紊亂了。

「茜茜,你把腰彎下去一些,」我雙手抓住樂茜的髖骨,龜頭就自然地頂在樂茜小穴的洞口,沒等她小手的引導,我用力一頂,就將大半個雞巴頂進了樂茜的小穴,溫暖柔軟的穴壁緊緊的包裹著肉棒。

享受到這麼好的小穴,我哪敢怠慢,立時就猛烈地衝刺起來,以至於一上馬就有一股想發射的感覺。

「啊……輕……啊……輕點……輕一點」

這才發現自己很猴急啊,馬上整理思緒,穩定下來。

「姐夫,你的好像又大了一些了,我感到有點痛,你先慢慢來好嗎?」

我開始慢慢的抽插,每次都只插入大半個雞巴,在一陣適應後,樂茜也開始慢慢扭動她的屁股,我也感到雞巴與穴壁之間有一些縫隙了。

「啊……姐夫老公……你喜歡怎樣……都可以了……啊……我已經可以了,幹我吧……啊……」

樂茜主動地搖動著屁股,上下上下地移動著下身,使我的大雞巴在她小穴裡進進出出。她那經歷尚淺的小穴很狹窄,把我的肉棒包得緊緊,所以當然每一次蠕動身體,都帶給我很大的刺激和興奮。

樂茜挪動著她那可愛的豐臀,不斷套弄在我的肉棒上,我那脹大的龜頭在她小穴壁上不停地刮磨著。

「啊……姐夫老公……我……我很愛你……你的雞巴很大……把我的小洞洞……撐得滿滿……啊……啊……我要你喂飽我……啊……」

「那還用說嗎,小騷貨,你今天連午飯和晚飯都可以不吃了啊!!!」我開始完全插入整個雞巴,完全抽出到洞口然後整個插入。

「哦,哦……哦……,爽……我的好老公啊!好爽啊!……插呀……再插深點啊!……你的小小弟弟……你好棒啊!……插啊!……爽啊!」

我不停地抽插著,樂茜拉著我的手發到她的乳房上。

「我的好老公……哦,好爽……你真會玩……捏我奶子啊!……使勁啊!……爽死我了!……好硬的雞巴……插啊!……啊……啊……爽……」

我插的速度很快,立時又將樂茜送上了高潮,「舒服啊!……舒服……姐夫……老公……我好爽啊!……啊……啊……我又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樂茜急促呼吸著頭頂在浴室的牆上,全身起伏,我也暫緩抽插的速度,給她一個喘息的機會。

「姐夫,你還沒有來啊,你好厲害哦!」說著樂茜屁股往前一挺就把我的雞巴給拋了出來。

「茜茜,不會吧,過河拆橋啊,我還沒來呢!」

樂茜嬌媚地在我雞巴上拍了一下,「不會少了你的,」說著就正面抱住我的脖子,雙腿抬起就夾住了我的腰,雞巴當然就頂在了她的洞口上了。

「正面你才插的深嗎,你最喜歡的,是不是?」

「還好你有良心!」說著我兩手抱住她的腰,龜頭在她的小穴洞口摩擦幾下就整根插入了進去。

我開始抽插起來,一時慢慢抽出,之後再狠狠插入;又一時快快抽出,再慢慢插入,再加上不時的扭動,樂茜又開始進入狀態了。

我開始使用我健壯的體魄,兩隻手各抓住樂茜的一隻腿,兩邊分開,然後讓樂茜的屁股和我自己的屁股同時後蹶,然後又同時前頂,每次都是完全抽出並離開一些距離,然後對準加入盡根插入,把茜茜的臀部撞得頻頻顫動,「啪啪」作響。

很快樂茜又開始浪叫起來:「啊……姐夫老公……你的雞巴好大……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

我一下將樂茜的後背頂在浴室的牆上,開始高速地抽插起來。

「啊……姐夫老公,……會插破我……快啊……求求你……你插死我好了……啊……」

這個時候我當然不會憐香惜玉,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把肉棒送進樂茜的小穴裡,每次插進去時,都把小慧的下腹撞得隆起,直達花心。

抽動十數次,樂茜已經爽得眯起眼,不斷叫著:「啊……好……好爽啊……我要你插破我……我要做你老婆……天天都給你幹……啊……啊……我不行了……好姐夫……把我幹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幹我……啊……」

樂茜的陰道又開始收縮,劇烈地扭動著全身,這更加地刺激了我,讓我到了發射的邊緣。

「啊……啊……啊……好舒服!……哥哥……好舒服……姐夫老公……插……舒服……嗯……嗯……嗯……嗯……好舒服啊!……小洞洞……舒服……插呀……哦……嗯……嗯……」

「茜茜……我的雞巴……好爽……哦……哦……哦……好茜茜……姐夫……好喜歡你……哦……啊……啊……真是爽啊!……茜茜……茜茜……不行了……」

我終於禁不住丹田一股熱流的衝擊,也不管什麼避孕不避孕的,猛地最後一次將雞巴頂入樂茜的小穴最深處,精門就打開了,精液如洪水般沖入樂茜的小穴最深處。

「姐夫,裡面好燙啊,唉唷!……大雞巴姐夫……好老公……我……我也要丟了……哎喲……不行了……要丟、丟了……啊……」

突然樂茜雙手放開了我的脖子,身體後仰向下,這樣我的精液就更射入小穴的最深處了。

也不知道什麼是累,很久很久似的,當我的雞巴變軟從樂茜的小穴裡滑出的時候,我才發現手臂發麻了,這才慢慢把樂茜放下,自己也躺在浴室的防滑毯上,任由淋浴噴灑在身上。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浴室的門背人打開了,我和樂茜迅速抬起頭,發現小姑媽已經站在浴室門口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小姑媽只是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重新關上浴室的們,我們當然是迅速穿好衣服,等我們到客廳的時候,小姑媽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她遞給樂茜一杯水和幾顆藥片,「快把藥吃了,我剛去買的,小傑啊,你……」,小姑媽突然掐住了我的耳朵,同時好像臉有些發紅,但並沒有繼續責罰我們的意思,「千萬別讓她爸爸知道。你們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她們給你打電話,讓我家的電話費這五個月都翻翻了。你更茹茹也有過吧,看她們知道你要來那個興奮的樣子,就知道沒有好事。」

「小姑媽,對不起!」

「別讓她們爸爸知道,小姑媽不怪你,但一定要吃藥,知道嗎!你這麼好的男人,由體貼人,她們喜歡你也可以理解!不過有個任務啊,一定要幫她們復習好,我可是很操心這個啊!」

「遵命,小姑媽!」

樂茜發現一點問題沒有,突然抓住了小姑媽剛才那句話,「媽媽,你說姐夫是個很好的男人,那你喜不喜歡啊?」

我可是吃了一驚,這個丫頭也太大膽了吧,可是小姑媽好像並沒有太大反感似的,「就你的嘴厲害,看我不收拾你……」可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不喜歡我。

然後當然是以各種藉口回老丈人家了,只有樂茹知道猜到我們可能幹了些什麼,拉著樂茜就到一邊審問去了。

不知道樂茹怎麼就學會了樂茜的那一招,自從她逼問樂茜交代問題後,從她們回來到中午午飯吃完,我不知道挨了多少腳,一會冷不丁地就在我腿上踢上一腳。

吃完午飯老人那一輩的人都開始津津有味地看她們喜歡的《劉老根》去了,樂怡上午逛街有些累,睡覺去了,其實我也打算去睡覺,好像也有些累,可是還沒進入房間,就被樂茹給抓住了。

姐夫,上午那件衣服我還沒看好,你和樂茜一起陪我去吧!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小姑媽,狠狠地盯了我一眼。

當然是跟樂茜商量好了,她馬上附和道:好啊,我看中一個電子字典,姐夫正好可以幫我去選擇一下,怎麼樣?此時正好一個哈欠到來,正準備拒絕的,可是丈母娘發話了,小傑,你就陪她們去吧,這個家裡,現在也只有你可以鎮住她們了。丈母娘都發話了,加上幾雙不同意味的眼睛都盯著我看,我哪能拒絕啊!

一出門我可就慘了,樂茹的小手就沒有離開我的身體,當然不是撫摸了,而是用力的掐我啊!

小茹,可以了吧,我都答應你了!喂,小茜,你怎麼也跟著對付我啊,我好像沒有虧待過你哦!小茜被我說中的心事,馬上紅著臉放開了手。

可樂茹沒那麼容易放手,姐夫,你可舒服了,在飛機場我可是給你爽了,可是你沒有對我一點表示,難道不該掐嗎?說完還大力的來了幾下。

好好好,現在都聽你們的好了吧,哪里去?去買衣服還是字典?

結果當然是被處分一頓後,直接來到她們家了,姑父去打麻將去了,小姑媽在看《劉老根》,肯定安全了!

一進家門,樂茹哇的一聲就轉過身來,跳到我身上,雙手套住我的脖子,兩腿夾住我的腰:姐夫,想死我了!沒想到小美女臉上竟然還真的有淚水了。

小茹乖,小茹乖,是姐夫不好,今天姐夫好好疼你!我也知道今天沒有好日子過來,兩個不知滿足的美女,唉,好人難作啊!

我將樂茹抱緊,就感到她豐滿的乳房壓著我的前胸很緊,看來她是真的太想我了。同時讓樂茜爬上我的背,前一個後一個就來到她們自己的臥室。

上午已經爽快過的樂茜,很知趣的連忙打開暖氣。

樂茹已經如老虎般難纏,將我狠狠地壓在床上,小嘴就在我臉上瘋狂的摩擦著,很快我滿臉都是她的口水。我當然不會沒有一點反應了,雙手撫摸著樂茹的背部和屁股,這麼美妙的身材,有一個足也,何況兩個呼!

在樂茹和樂茜的幫助下,我很快就之剩下一跳內褲了,還好現在房間的溫度已經升上來了。而她們兩個竟然還換上了睡裙,反正馬上腰脫掉,幹嗎還要穿呢,真搞不懂女人的一些奇怪想法。

我很快解開了樂茹睡裙的帶子,豐滿的乳房一點不輸給已經懷孕四個月的老婆樂怡。我很快地解開了樂茹的胸罩,然後是雙手並用,在樂茹兩個乳房上不斷的揉捏著,或者兩根指頭夾住乳頭,來回攆動,弄得樂茹的上身都抖動起來。

突然,另一對乳房貼到了我的裸背上,一對同樣豐滿高聳的乳房。

我只能分出一隻手按到樂茜的乳房上,同時手口並用,將嘴巴貼到樂茹的乳房上,就將左邊的乳尖含進了嘴裡,舌頭挑動著已經發硬的乳頭。

前後都傳來了輕微的呻吟聲,此起彼伏,我自然興奮莫名,肉棒早就高高挺起。

樂茜從後面拔下我的內褲,小手就開始慢慢的套弄起來,而樂茹雙手繞過我的腰,落在屁股上,小手上下撫摸著,只見偶爾刺激我的敏感地帶,我竟然處於一個被宰割的境地。

馬上開始反擊,我把雙手分別伸進如風和如煙的小內褲內,開始撫摸著兩個熟悉的秘洞。我只是在她們小穴口上輕輕按壓揉捏了幾下,偶爾將一根指頭插入一點點,很快姐妹兩人同時開始往我的手上滲水了。

隨著我的挑動,樂茹和樂茜對我的撫摸和套弄也加大了,作為反擊,我加快了雙手按壓的力度和速度,我的口也不含糊,開始在樂茹豐滿的乳房上親吻,或者扭過頭去,吸食著後面樂茜的乳房。

樂茹首先投降了:姐夫,姐夫,我裡面怎麼一直在流水啊,你手指再插進去一點,裡面很癢啊!你們自己把內褲都脫了,我沒有空,同時兩個手都加大了力度,在兩個肉穴裡加速的抽插著。

她們兩個很聽話的將內褲都脫了,都是濕漉漉的。

姐夫,你上來,我腰你的雞巴!樂茹開始求饒了,我必須滿足她,樂茜當然不會吃醋,上午她已經很滿足了。

我將樂茹放到,墊了一個枕頭在她屁股下面,抓住她的雙腿,太高屁股:樂茜,分開你姐姐的小穴,姐夫要上戰場了!樂茜用兩根指頭分開樂茹的肉穴,扶穩我的雞巴,對準樂茹的肉穴,突然轉到我身後,在屁股上用力的推了一把,很順利的雞巴就插進去了一半,這當然得益于樂茹大量淫水的潤滑了。

嘩!很痛……啊啊……輕力點!輕力點!啊呀……,樂茹很久沒做了,小穴還是很緊,突然被我粗大的肉棒插入一半進去,竟然有一些疼痛的感覺,雙手立即緊緊抓著床單我立即把肉棒抽出一些,緊張地問:怎麼了?很痛嗎?樂茹一邊喘氣,一邊搖頭:慢一點就可以了……慢點……人家很久沒有了……我讓肉棒在樂茹的小穴裡停留了一會,再慢慢的輕抽輕插,每次深入一點,很快樂茹的小穴裡就有更多的淫水流出了。

姐夫,你可以大力了!然後閉上眼睛,一幅迎接挑戰的樣子。

還沒等我用力,又是樂茜從後面在我屁股上推了一把,這些整個肉棒都插進去了,龜頭感覺頂到了一團軟肉。

啊啊啊啊!好痛……好……沒事………姐夫……真的……啊啊呀……真的……啊呀……,看來還是有些痛,不過感到小穴有些鬆動了,我還是慢慢地整根肉棒抽插起來。
我見樂茹可以了,就慢慢用肉棒摩擦她的肉壁,雖然速度不能快,樂茹陰道的狹窄也已經令我興奮不已。

樂茹雙手抓著床單,標明還是有些疼痛,但她還是不斷淫叫,不斷有陰液衝擊我的龜頭,可知道我的肉棒既為她帶來痛楚,也帶來快感。

突然,樂茜將乳房頂在我屁股上,扭動上身,讓豐滿的乳房在我屁股上摩擦,或者將發硬的乳頭頂在我的屁眼上,然後用手劇烈抖動乳房,乳頭就不停的刺激著我的屁眼,那可是我很敏感的地方。

我遭受到刺激,當然加大了肉棒抽送的速度,樂茹已經開始微微扭動著細腰,又欲仙欲死地叫喊:啊啊啊呀……姐夫……好棒啊!啊啊啊啊啊……用勁點……啊啊……快啊!我雙手用力捉緊樂茹的腰,肉棒在樂茹陰道內就飛快地抽插,屁股後頂時又頂動著樂茜的乳頭,那種刺激,不言而喻啊!

我大力抽送著,務求每一擊都要將龜頭頂到樂茹的小穴花心,給她發狂的快感。

小茹不停搖頭狂呼:噢噢噢!很……很……很爽啊!我我死了!啊啊……我……啊呀……姐夫……快啊……我不……啊啊啊啊呀。沒想到樂茹今天來得這麼快,明顯要到高潮的樣子,我除了用盡全身力氣抽插,還能幹什麼。

樂茹肉穴裡流出的水開始越來越多,叉開張著的兩腿根部,被肉棒抽動時從小洞裡帶出來的汁水打濕了一大片,使肉棒抽動的時候發出了撲哧、撲哧的聲音。
樂茹的面腮和身體漸漸泛起了一片桃紅色,嘴唇張開大聲喘息著,嘴裡一聲接一聲越來越快地發出了啊……啊……姐夫……啊……的呻吟,其實除了姐夫兩個字以外,誰也不知道是些什麼音符了。

很快,突然樂茹雙手緊緊地摟住我,顫抖著喊了一聲:啊……姐夫……茹茹……要不行了……要來了……啊……啊……。我劇烈的抽動著肉棒,一對乳房被抽插的洶湧澎湃,像大海中的巨浪。

緊接著,樂茹的大腿肌肉一陣陣激烈地顫抖起來,她的整個人同時隨著她兩腿深處那陣抽搐,沒有節奏地時快時慢一陣陣的顫抖起來。

下面那兩腿間那兩瓣濕熱的肉唇和柔軟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痙攣,夾擠著我正在她腿間抽動的粗熱肉棒,她的陰道劇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後,就猛烈的噴射出一股股陰精,然後她那繃緊的上半身轟然倒下,一下就癱軟在床上。

可能是她的動作太大了,將然將我的肉棒摔了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樂茜已經轉到了前面,小嘴就含住了我的肉棒,一上來就是最深入的套弄,每次都讓龜頭插入她的咽喉。但是,樂茜並沒有要求我插她的小穴,看來上午還真是將她給喂飽了。

我握住樂茜的頭,加快了在她小穴內抽插的力度和速度,我知道肉棒已經到達了發射的邊緣。連續抽出二三十下,突然打了一個冷戰精門就開了,我也沒打算抽出肉棒,大股的陽精就猛烈的射入樂茜的小嘴內。

突然,門咯吱一聲被推開了,我移吃驚,馬上轉過身去,就發現小姑媽站在了門口。由於在樂茜小嘴裡射精沒有結束,膨脹的龜頭還兀自向小姑媽射出了最後剩餘的白色精液,肉棒還不自覺的抖動了數下,昂首挺立在小姑媽面前。

小姑媽輕輕的把門關上,出去了,我才從驚嚇中清醒過來,肉棒馬上就如面團一樣軟踏下來。

三個人沒有說話,連忙穿衣服,樂茹和樂茜很快就出去了,我還不知道該不該出去呢。

可是,問題很快就被解決了,小姑媽和她們兩個一起進來了,茹茹,趕快去吃藥,讓你爸爸知道了,看你們不要脫一層皮,說著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可是小姑媽那紅撲撲的臉蛋,狠狠盯著我那眼的眼神,明顯帶著一些嫵媚的成分,而且可能還多於責怪。

我已經將她兩個女兒都搞了,要她保守這個秘密,看來只有像樂茹和樂茜建議的那樣,把她也拉下水來,大家都快樂。

文章評價: (6 票, 平均: 3.00 分)
Loading ... Loading ...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猛男裝備  女性陰蒂刺激器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型自慰器  調情跳蛋

相關文章:
我小姨子為我生孩子
母女共用一根棒
一下一下把高傲的媽媽肏成我的女人
一個立法委員的一天
我的大奶同事人妻小依(6)夢之巨乳女神—完結篇
隨機文章:
醫院裡的輪姦慘劇
偷玩張媽媽
產前運動班
我把媽媽給辦了
俄羅斯小姐
她的名字叫蘇雨晴 二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