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上个月中,我参加了一个聚会,是国内知名的一个天体俱乐部办的活动。本来我不是会员,而是我父母和姐姐一家是会员,家里人对于身体原本就很开放,小时候也常常一家人去泡温泉。

不过最重要的是,俱乐部主人是姐夫的老板,而姐夫又是公司的重要干部,为了加强感情联系,也确实对于俱乐部内容未有任何反感,所以也就一家子都加入。后来,姐姐一家参加了几次活动以后,感觉满健康的,因为主要活动还是如普通的露天户外活动,诸如一些团康活动、烤肉溯溪……等等等。

正常之类的活动并非如外传的情色交谊内容,于是姐夫就介绍给爸妈参加活动,而且费用也低廉,尤其是特别的温泉行程,泉质优良,对于爸妈的身体很有益处,于是他两老也变成了中坚会员。

我叫陈文诚,今年31岁,已婚;妻子雅欣,小我两岁,我们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家庭美好和乐。我爸叫陈胜东,今年55岁,我妈美雯今年52岁。

我爸妈身材都维持得很好,爸爸一直喜欢运动健身,所以看起来健硕,也没有啤酒肚。我妈则因为是瑜珈老师,平时更是爱跳国标舞,所以身材不但苗条,还玲珑有致,看起来更像三、四十岁的模样。

事情是这样的:活动前的一个星期三晚上……

“铃……铃……”客厅的电话响起,时间是晚上十点多,我夫妻俩哄睡了小孩,脱光了衣服正准备大干一场,突然来的电话破坏了我们的兴致,正嘀咕著,老婆接起电话。

“喂,你好。”这时老婆还玩弄着我那硬硬的老二。

“欣呀,我是妈啦!睡了没?”妈妈的声音从电话筒里传来,我按了扩音,方便接听。

“啊,妈……晚安。我们还没睡耶!怎么,有事吗?”我答。

“没啦,记得我和你姐去的那个唯天俱乐部吗?”

“喔,记得呀!怎么啦,不是听姐说你们这周末有活动吗?”我问。

“啊,就是那个天体活动的俱乐部吗?”老婆又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老二,我则一边搔弄着她的小穴,一边抚摸她的34D伟胸。

“是啊,是啊,怎么也听得到雅欣说话呀,开了扩音啊?这样也好……妈有事要跟你们商量一下。”

“嗯嗯嗯,妈你说,是不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呀?”老婆以前帮忙租借过音响之类的器材。

“哎唷,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嗯……你两夫妻星期六有空吗?”妈妈有一点支支吾吾的。

“我有空,雅欣要回娘家去,我岳母一家人要回乡下去。”我说。

“这样啊……你不一起去吗?还是雅欣可以跟亲家母告个假吗?”妈急切的说。

“不行呀,妈,我妈已经计划好久的,两个姑姑都从国外回来,所以一定要陪我妈去说。”老婆答道。

“嗯嗯,妈,怎么啦?我可以帮你们啦,你说吧,我有空。”我答。

“诚啊,是这样的,这星期天呀,本来你姐一家子都要去的,临时呀你姐夫公司有事,主办人也要一起出差,这样主办人的太太就剩一个人。”

这时老婆已经趴到床上一边,开始帮我吹吸起来,因为跟妈妈说著话,老二软了一些……老婆似戏弄一般,舔舔含含的,不时抬头看看我那窘迫的表情,还诡讦的对着我笑……我抚弄着她的头发。

“所以呀,你爸说不如找你两夫妻一起来参加活动,这个活动比泡温泉有益多了。这次还要去溯溪,那里人烟罕至,可是一个可以极度放松的地方呢!你们平时工作也紧张,适度的到那里无拘无束的游憩,对身心都有帮助呀!”妈妈游说著。

“你们也知道,到那里大家袒胸露肚的,坦承相见,那和泡温泉可又是不一样呢!上一次我和你爸跟着你姐、你姐夫,连我那两个可爱的小外孙,大家都脱光光在草堆里玩球,不知道多轻松多愉快呀!呵呵呵呵……”妈妈越说越高亢。

“恶……”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我妈说到“大家都脱光光”这里,老二突然变得坚硬巨大,直接顶到老婆的喉咙,老婆冷不胜防的被我弄得引起咽吐反应而发出声音。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妈妈听到声音,中断了说话。

“没……没啦,是雅欣啦……没事在作弄我……妈你继续说呀!”我说著,一边捏了一下老婆的脸颊,老婆对我吐了吐舌头。

“嗯,你们……没在忙什么吧?我没打扰到你们吧?”妈妈问著。

“没呀,没事啦……妈,你继续说呀!”我催促著妈妈说下去,妈妈的声音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变得有催情作用,好像让我兴奋似的。

“嗯嗯,要不……诚啊你一起来吧,妈妈好久没看到你光屁股了,你那屁股呀简直跟你爸的一个样,哈哈……媳妇呀,打你一进门开始,我们一家人都没一起泡过温泉啦!以前啊,可有趣啦……我就爱看他们姐弟光脱脱的跟你爸闹。”

“有一次,你姐啊被你们爷两个惹恼了,没喝到冰茶,就在池子边抓你们的蛋蛋,你们两父子被抓得哀哀叫。嘻嘻……哈哈……还记得吧?”妈妈有趣的说著。

听到这里,老婆还捏了我一下蛋蛋,淫笑的用牙齿轻轻的磨我的龟头。

“雅欣呀,你要是抽得出空,也一起来吧,妈妈保证绝对值得啦!”妈妈又继续说。

“妈,不行啦……妈……不行啦,下次……下次我一定去啦!”老婆一开始还含着我的老二说话。哈哈!

“对呀,妈,你就别求了吧,这次我陪你们一去好啦!”我爽快的答应。心里想着十多个人脱光光的,竟然让我一下子又硬得更硬了。

“嗯嗯,那也只有这样啦!记得要带浴巾和盥洗用具呀,换洗的内衣裤也要带多一件,要过夜的。剩下的你老娘帮你张罗吧!”

“儿子,你把话筒拿起来,妈有事跟你说。”妈妈要我拿起话筒,其实我们话筒也满大声的,开扩音只是不想一直拿着累而已。

“儿子啊,我的乖诚,现在妈妈问你话,是不是说一下就好。”妈妈突然神秘起来:“你们两个……现在是不是光着屁股呀?哈哈!”

“嗯嗯,是呀!妈。”

“那,我刚刚说话,你们两个也没闲著吧?嘻嘻!”妈妈问。

“嗯……妈,你怎么问这个啦?”我整个窘起来。

“哈哈,傻儿子,你在干什么,难道还瞒得住你老娘呀?我是过来人啦!嘻嘻!”妈妈好像调侃着我。

“妈,爸……爸呢?”我问。老婆更卖力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想应该可以传过话筒。

“别说他了,刚刚洗好澡想说找他……就是……就是……哎唷,就跟你们俩现在干的一样回事啦!没想到老头子说累,不想来,还叫我出来客厅打电话,真没意思。现在呀,又听到你们的快活声,你妈我是上下三把火啦!”妈妈抱怨起来。

“妈,你说……什么……啦?”这时老婆手口并用,加快速度外,还自己摸起自己的湿湿淫淫的小穴。

“都大人啦,闺房的事,没什么不好说的,你姐还不是照样跟我讨论。”老妈,我是男性耶,你忘啦?

“儿子呀,说真的,最近啊我摸到你爸那根,都会想起你那根或你姐夫那根呀……嘻嘻,你猜你妈我现在在干嘛?”妈妈说著突然有一点淫荡的音调,不会吧?

“嗯嗯嗯,我……不知道。喔!”我不小心叫出一声爽。

“你妈我呀,现在也跟你老婆一样,用手挖著穴哪!你妈我也是一通电话就开始磨啦!嘻嘻……你现在没办法插吧?你老婆还不自己用手弄,我偏不让你闲著……小鬼,臭小子,星期六你来,妈妈……也给你咬一咬好不好呀?嘻嘻!”妈妈笑淫淫的说。

“喔,妈……我……快要……射啦!”我爽得叫出来。

“嗯……嗯……嗯……嗯,妈也很快……要来了……儿子你的……大吧?”妈妈急促的说著,并且也传来“吱吱、啧啧”的磨擦声,应该是老妈在手淫的声音。老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啦?

“喔!妈,我要……射……了……射出来了!喔……爽!”我一下子倾泄而出,一股热精全射进老婆的嘴里,老婆也一饮而尽,她应该也到高潮了……床单湿了一大片,她刚刚喷的。

“嗯嗯嗯嗯,妈妈……也来……来了……乖儿子……喔……喔……”妈妈也喊了起来,想是高潮了。

想不到在不经意下,我竟然和妈妈电爱了。老婆吸完了之后,意犹未尽地把弄着我的肉棒,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太刺激了,老二竟然还硬挺挺的不想休战。

“嘻嘻,真是的,我媳妇听不到吧?不然,我可丢脸死了。”妈妈回过神来继续说。

“嗯嗯,应该听不到吧!不过妈你不是听得到她在帮我那个……口交吗?嘻嘻!”我笑妈妈。

“臭小子,你不知道她吸得多大声呀,把我火都引出来了。”妈妈说:“好啦,星期六早上七点整来接我和你爸,不要迟到囉!”说完挂了电话。

“哇,阿诚啊,你妈怎么那么开放?跟你结婚都六年了,我还不知道耶!”老婆调侃我:“这样看来,这个周末你有好戏囉,那我也可以放心的去联谊囉,真好耶!”

老婆其实是跟几个好姐妹夫妻出去,都是我们夫妻的联谊老搭档,本来要我一起去的,不过,这次我老婆的弟弟(我小舅子)和他女友也要去,怕会产生尴尬,所以老婆要我看家带小孩。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活动出缺,我可以连小孩一起带去啦,还有爷爷奶奶、孩子的姑姑帮忙带……真好。

“唉唉,我想的是,那天其他的裸体美女可不是只有我妈我姐,你那才是好戏啦,你弟弟耶……而且是摆明的开干。哈哈!”其实我老婆一家人更开放啦,这是私底下我知道的。

“可恶,你这二百五,看我好好收拾你!”老婆一下子扑向我……我们痛快的干了一次。

星期六一大早,老婆帮我弄好了小孩,我即带着两个小的,速速开车前往我爸妈家。

一到那里,姐姐一家(她和她两个小孩子,男的8岁,女的6岁,我姐33岁,有其母必有其女,想当然耳,身材是很优的啦),和爸妈已经在门口等我。

“爸、妈、姐,怎么那么早呀?”我摇下车窗,小孩子迫不及待的跳下车去找爷爷奶奶囉!我家两个小朋友一个唸大班,一个唸小班,超喜欢他们爷爷奶奶的。

“嗨!弟,雅欣没来呀?呵呵……车子开进去车库换我们的车吧,七人座的Mazda,开一台就好囉!”姐姐催促我。

我把车子开进去车库,爸妈和姐还有小朋友们,早已进入停在门口路边的车子,姐姐一家果然专业,连车子也选配这种大型的车种。我进到驾驶座,姐坐我旁边因为她熟路,要帮我带路,爸妈坐后座好看住小朋友,因为小朋友坐最后。我一上车,妈妈就递给我早餐。

爸今天和我穿的差不多,一件Polo杉,一条休闲短裤,妈和姐则穿了件连身的运动窄裙。我没马上起动车子,想说先吃饱再说,车上没人反对,倒是小朋友吵闹了起来,这几个小孩子感情相当好。

“欸,你们几个安静一点好不好?你舅开车,大家要注意点,不要嘻嘻哈哈的……”姐转身过去对着小孩子说。

哇!不得了……我的妈呀,姐转身是面向我这边转过去的,所以她右脚要稍微提高,只是没有并拢。我刚好要拿饮料座的奶茶来喝,姐竟然没穿内裤,一下子春光外泄,这一转让我一览无遗。真是太爽了,我老二竟然不争气的一下子就涨了起来,姐的阴毛并不太浓密,像一张扇子一样在阴户顶端细密的张开。我吞了一大口水,眼睛直瞪瞪的盯着我姐那迷人的小阴沟。

“呵呵,你在看哪里呀?臭小子。”没想到我猥亵的眼神,一下子就被发现囉!这时爸妈和姐都笑了出来,当然我马上糗到不行。我回头看了一下爸妈,才发现妈妈也没穿内裤,妈妈的阴户阴毛也跟姐的一样,稀疏有致而不浓密……妈妈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我想挖个地洞钻下去,爸坐我正后面的位子,我连看都不敢多看,赶紧回头想假装专心吃早餐。

“哈哈,傻瓜,这样很正常的反应,没人怪你啦!”妈笑着说。

“欸,臭小子,为了你等等不会丢我们家的脸,这个你先拿去看看,我来开车。”姐说完就直接跨到我这边:“欸,快让开啦,再不开始走,等等就一定迟到,这次地点在山里,快快快。”

姐跨过来的时候,裙子下䙓几乎被拉扯到腰部,她一屁股要坐下来,自然地要扶住我的大腿,这样才能撑好身体,车子的空间又窄,我一下子也闪躲不了。

我伸出手去扶姐的大腿,她一坐下我的手就滑到她屁股,四根手指就抵在她阴沟和屁眼上,姐颤抖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却没生气。

“好啦,我坐稳了,你可以‘慢慢地’移过去啦……小色鬼,后面的给我安静一点啦!”姐用脚磨了一下我的裤档,然后推着我的肩膀,要我换到隔壁座,我很想多摸几下。哈哈,不过爸妈就在后面,这怎么行啊?我还是一下子跨到了邻座去,我坐稳后车子开动了。

到了邻座以后,姐拿了面纸给我要我擦手,还告诉我她大过便了,很干净。这是什么话呀,顿时让我软了不少。

姐给我的是一本相簿和iPad2,应该是他们活动的相本和影片,我打开相本,又是一下让我的老二硬了起来,而且脸又红了起来,因为里面是爸妈的性爱照片。我抬头看了一下爸妈和姐,爸在看报纸,妈则探头过来我这边,想和我一起分享。

“这可是私房照唷,只有我们家自己人看得到……你脸红什么呀?小鬼,你爸你妈不这样做,你们两个能长这么大吗?哈哈!”妈妈捏了一下我的脸。

照片本一页有六张,这一页六张和下一页六张,都是爸妈的性爱照片,大致上姿势都没多大变化。特殊的是有一张,老妈整个身子弯起离床,几乎只剩肩背贴着床,脚弯到头两侧,爸也依著妈的姿势插著妈腾空的阴户屁股,想不到老爸体力真好,老妈也够风骚。

接下来约有两页是姐和姐夫的性爱照,我看了很久,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妈,你们和姐他们……该不会……一起……了吧?”我小声的对妈说。

“小鬼,你想到哪里去呀?都是拜托俱乐部主人家徐先生夫妇拍的。我们是没什么,你老姐他们有没有什么,你自己去问。”妈妈笑着说。

“什么什么的,什么也没什么,相本的封面内页有说规则说明,请你看清楚喔色鬼,不要给我出洋相。”姐立刻反嘴。

姐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裙子下䙓还是高到大腿根部,万一来车的高度高过我们,不就也看得到?算了,她不在意,我也觉得是大家的福利,看就看吧,看完请写报告给我。倒是妈,我一回头才注意到,她两座傲人双峰和一沟潺潺阴户,不也正对着我摇啊晃的,我真怕我的奶茶越喝越多啦!

后面的照片,则全部都是他们活动的照片,有打球的、有聚餐烤肉的、有在溪边游玩的,妈妈也一一的介绍给我认识哪里的人、谁是谁呀之类的算是会友简介。

他们大多是三十几到五十几岁的人,俱乐部主人徐先生夫妇年纪和爸妈差不多,因为崇尚裸体自由主义,所以成立了这个俱乐部,一点儿色情思想都没有,只是性爱也是自由,如果有会员要帮忙拍照的,他们也会随和帮助。

这次徐先生和姐夫出差去了,所以活动由徐太太和她的儿子小徐夫妇主持,另外还有黄先生夫妇一家,儿子唸国一,大女儿唸高二,小女儿唸国三。林先生父女,林先生56岁,女儿28岁,这次的场地是他们提供的,也是老会员了,其他的家人听说是出国去旅游了,为了活动进行顺利,他父女只好留下来帮忙。

另外还有四十几岁的新会员杨先生夫妇和老会员42岁的颜小姐以及她唸国一的儿子,同样也是老公不能来。这次活动有二十多人,听姐说一般都在三十多人,因为会搞笑的徐先生先预告要出差,所以很多会员因此也借口不参加了。

到了活动场地,那里算是山里的民宿,有十多个房间,还有一个容得下五十多人的交谊客厅。走廊有三套桌椅,可以面对层层的青山兀起,走廊外则有一片满大的绿草地,建筑物是单层的顶白墙外观,后方有一片小果园,再过去是有一湾山溪,河水不深约60公分,河面清澈还有鱼虾游戏,河宽则有十到八公尺,沿溪而上可以去到一个小瀑布,约六公尺高。这里应该就是妈妈说的可以溯溪的地方啦!

在交谊厅大家先互相简介认识了一下,主要是为了新会员和我,然后就到分配好的房间,我们一家人分到一间,是和式的通舖,有附一个小沙发客厅和式的门关起,可以隔开两边,这样晚上看电视就不会打扰到睡觉的人,还有一个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清丽的景致。徐太太还特别过来关照我们,她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丝不挂了,人很和善,也跟照片一样瘦瘦的很骨感,胸部却不是太小,皮肤白皙到透红。

徐太太要离开的时候,还走过来帮我们打开窗户,我当时正坐在窗边整理行李,她的阴户就直接在我面前展现,距离不到10公分,她的阴毛颜色较浅,只有阴户顶端比较茂密,五十多岁了还呈现红嫩的大小阴唇,顿时让我脸色为之大变,老二不听话的翘到朝天。

这时妈妈和姐姐也走了过来,硬要我脱衣服,因为她们早已脱光了。三个女人围着我,一点点窘迫很多的欲望,我兵临崩溃了啦!

爸脱完衣服已经先出去了,说要和林先生他们下棋,我一个人在这里,三个女人像是逼良为娼似的要我脱光,最后是徐太太直接把我的上衣拉起,我竟然没反抗。

“哈囉,快站起来啦,这样阿姨没办法帮你唷!我们生下来就没穿衣服呀,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们几个大小女人都脱了,你一个大男生,不用不好意思呀!呵呵呵!”徐太太笑着说,我也站了起来任由她们摆布。

“哈哈,果然是新手,大家快看呀,我儿子好有精神啊!”妈妈脱下我的外裤,内裤已经隆起一个大帐篷。

“哇!妈……真的耶,青出于蓝,比爸的还大唷!哈哈!”姐蹲下脱了我的内裤,用力地弹了一下我的阴茎,不过一点也不影响硬度。

“哈哈,想不到我们三个还是蛮有吸引力的,这种用新人来测试最准了。”徐太太笑着说,还抡了一下我的肉棒。

“儿子呀,看看能吊几公斤铁。哈哈哈,哇!真的很硬喔!”妈妈从背后环抱着我,并且两手抓住我的肉棒,大声的笑闹。

“唉唷!妈,不要闹啦!”我哀求起来,心里想该不会这就是开幕吧?什么正常活动,真是的……我正想着要大开杀戒了。

“妈妈,你们在里面吗?要集合囉!”徐太太的儿子小徐先生来了,是通知集合的。

“喔,进来吧,你陈阿姨她家的人在这里。”徐妈妈应道。

妈放开了我,小徐先生也进来和我们打招呼,他的老二没翘起,应该也有一般大小啦,姐和妈都一派轻松自然。

“儿子啊,你看人家小陈先生的,叫阿诚是吧?小兄弟多精神,你的软趴趴的,怎么不硬一下啦?哈哈!”徐太太边说边抓他儿子的鸟,抓抓蛋蛋,又抓抓肉棒。

“啊哈哈,妈,好了啦,别闹啦!小诚哥,我妈爱开玩笑,因为大家都没穿衣服,这样开玩笑请不要介意。”小徐先生打哈哈。

“没……没关系啦!哈哈哈!”我搔搔头……差一点以为可以开动了,还好没出洋相。想想也没错,大家都裸裎相见的,身体每一部份都裸露在外,开着身体能见部位的玩笑,好像也没什么,一切都是我大惊小怪。

临出去了,妈跟我说,要是真的忍不住,可以先去浴室打出来。集合是要分配等等午餐的工作,我不去集合也可以啦!徐妈妈也要我自由活动就好,我只好先呆在房间啦,因为一下子真的消不了。

后来我真的去浴室冲凉,顺便打一枪,就在打得正愉快要射的时候,我才发现黄先生的两个女儿带着我女儿玩游戏,跑到我窗前捡羽毛球,窗台很低只有到我腰部,我也收不住了,一发发就往窗台射,还喷到黄先生两个女儿身上。

一下子我羞愧到不行,感觉自己好像变态色魔,幸好我女儿还小,不到窗台高度,没看到她老爸的丑态。只是两个小女生怪叫了一声,却也没张扬,对我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姿势,半大不小的孩子,应该知道我在做什么,而且很镇定的要我隔着窗子帮她们冲冲水。女儿还傻傻的跟我玩水,真是一传啊!

打完枪消了一点,我就出去了。年纪大点的妈妈们都在厨房准备膳食了,我走到走廊,看到爸爸和姐、还有林先生父女坐在走廊聊天,四个人坐在椅子上,桌子已经搬到一边,林先生女儿还大脚开开的,一口专业的说著股票投资;姐也差不多,两手捧著水杯在胸前,好像要人注视她的胸部似的。我感叹林先生和老爸的定力真好。

罢罢罢,公子我初出茅庐,受不住这样薰陶,转身就要离去,想说找个清凉地让自己沉淀一下,没想到还是被老姐截住要我帮他们拍几张照片。我拍好了,林小姐又自告奋勇要带我去逛逛,这里是她家产业,说什么要尽地主之谊,一起身就拉着我往走廊外去,老姐跟了过来。

完了,这下子真的完了,人多的时候,我想还能镇住我的暗黑魔法,万一到了人少的地方,我难保不魔性大发,你们两位要多担待了。我无言的看着远处的天空,一抹黑云悄悄的飘移,镇魔新法怕要失效了……

来到房子后面的荔枝树林,荔枝已经结果了。

这次来也是有一个活动,就是采荔枝。

林小姐拉着我的手往果园中间跑去,一面交代说那几颗树比较早熟,也比较甜。

姐姐也一直跟在后头。

果园面积不算大,大约就是五十多株的样子。

而且;果树下的草皮,是整理过的铁线草,修整的很评整,连果树也约在两公尺上下,说是隐密好办活动之类的。

没想到林小姐的爸爸真有见地,几年前就有办这种活动的想法。

聊著聊著也就到中间偏后方的那几株果树下方了。

这里离房子后方的厨房不远,约三百公尺吧,吃饭喊人应该听的到啦。

“嘿小哥,我们来采吧,凤(我姐小名),妳也来帮忙。”

林小姐站到树下背对着我,只有一步左右。

“呵呵,好呀,我爬上去,把枝条压下来,弟你负责采唷,我们采一点就好,吃完中饭的时候可以吃,剩下的下午再大家一起采囉。”

老姐说完就开始爬树了。

我的妈呀!那个动作也未免太大了,整个阴沟,都大大的张开在我面前,这也未免太刺激了,一下子,我就悄悄的升起我那粗大的老二了,我想转身过去,却擡头看到姐也有好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下,我尴尬的吐一吐舌头正骚著头,没想到林小姐竟弯腰下去,收拾本来就放在树下的篮子。

这一弯腰可不好了,她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准,那个阴沟就对准了我那已经稍挺硬的棒子,不得了了,我想后退已经来不及,她的小屁眼和小肉缝,就这样刮过我巨棒的头。

这时姐已经背对着我们,在树叉上找寻有结果的枝条,我正担心林小姐会大叫,没想到她只是缩了一下屁股,回头笑淫淫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有把屁股靠近我,摩擦我的巨棒。

我哪经的起这样折腾,一下子就硬挺到不行,老二已然青筋暴怒了,现下不管是谁的洞我都想长驱直入了啦。

她逗了我几下,我和她的下面应该都分泌了不少淫水,所以我扶了她的屁股,就插了进去,哇!好湿喔,而且也紧,我的妈呀!好爽!“凤你往前一点那边有一个枝条应该有熟的。”

林小姐忍着没叫出来急着和我姐对话“喔!我去看看。”

姐连头也没回就往前面的杈枝跨过去,那个粉红色的肉缝。

一直在我眼前招摇,现在真的是心脏不好的早暴毙了,我却还老神在在的,在自己姐姐身边插著一个美妙尤物。

姐呀对不起啦我精虫帐脑,这下没解决难,道找妳和老妈帮忙呀。

“嗯嗯。”

林小姐呻吟起来了,她扶树干往前稍稍直起身子,所以我也跟着她往前一小步,好让我的弟弟继续停在她肉洞里伸展。

“啊好爽喔....嗯..嗯...嗯。”

林小姐终究忍不住叫了出来,不是很大声,但是我老姐一定听的到。

这时她才回头看我们。

“欸!你们两个在干麻呀,色鬼,你怎么把人家林小姐,就在这里"干"阿。”

姐跳了下来,刚刚那个干字发音还加强了不少。

“不怪他啦,凤,我自己刚刚也是不小心弯腰,就套到他的肉棒了,喔!好大喔,嘿嘿,同一个妈生的,妳要不要试试阿,呵呵!...啊..好爽喔...不要那么快....慢一点啦....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

我听到她挑逗我老姐的话,老二又更硬了,大开大合的在林小姐的肉洞里进进出出。

“唉唷!怎么这样啦,又不是畜...不是啦...是动物啦...怎么这样也弄起来,弟...你真不长进勒,我等等一定要跟老爸老妈讲,说到这里,老姐还蹲了下来,看着我们的接合处.......“嗯嗯,弟...妳的还真的满大的.....我就知道今天来带你来,准没好事......”

姐竟然摸上我们的交合处,还摸起我的蛋蛋起。

“喔,姐....你干麻啦....喔...好爽.....”

刺激着我....我叫了起来...一方面有一种乱伦的刺激感...一方面是2个女人这样弄我真的没试过,前面的林小姐...也叫的龇牙裂嘴的猛烈样子,原来是老姐已摸到她的阴蒂....不断的刺激著。

“厚!!喔...喔...凤....嗯嗯嗯...好爽喔....,晚上....我和我老爸做...妳....也要这样帮我....喔.....”

林小姐的叫声和说话,让我吃了一惊,晚上...难道....以前.....他们就这样办活动的吗?“喔.....我要射了,....太刺激了啦。”

我叫着!“嗯....嗯...嗯...嗯,我也要来了....都射进去...没...关系....喔....来了啦。”

林小姐叫着.....应该是到高潮了,我也一泄如注。

老姐跪在我和林小姐的胯下,不断的舔着我和她的接合处,而且还不断的舔着我的蛋蛋,又用手摸著林小姐的阴蒂和我的蛋蛋。

我没有马上抽出来,想要多享受一下老姐的口技。

不一会儿,我抽了出来,林小姐的穴穴一下流出了我的精液,滴流的老姐满脸都是。

林小姐也跪下去,和老姐亲吻,也舔着她一脸的精液,这个画面真的太刺激了,我的巨棒一下子还没真的可以软下来!“呵呵,还硬硬的呀!看来....妳老姐有福囉。”

林小姐笑淫淫的说著,也一边和老姐舔起我的肉棒来。

“哈哈,我这色老弟ㄚ,就是这个东西硬又大,从小看他长大,不想心看到还会想个几天啦。”

我姊小声的跟林小姐说。

“来,换妳囉...凤。”

这时林小姐把老姐拉起来,让她弯下身子去扶著树干,然后又蹲下,抡着我的老二,对准老姐的穴口不断的摩擦著。

“放进来吧,死色鬼,你早上不就很想了,要试就试吧。。。但是不可以让你老婆知道唷。”

姐回头淫淫的跟我说。

我话也没说,就扶住老姐的屁股,把巨棒伸进了她的穴里--哇--怎么湿成那样!不过却也不失紧度--是又湿又紧ㄚ....哈哈,干到宝穴了,原来这个风水宝地从小就在我旁边。

林小姐做着刚姐姐的动作,说真的,她的口技和抚摸比老姐强多了。

老姐没什么大叫,只是嘤嘤的小声呻吟著,应该是做爱的对象是自己弟弟,加上有一个外人在的情况下吧!--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也不敢叫出来,只是努力的埋头苦干,姐姐不要失望。

抽了快十分钟,我这是第二次了,比较不容易出来。

姐姐反手过来摸我的屁股.....突然!她直起身体,弯过脸来亲了我一下嘴.....。

“弟,敢不敢面对面做ㄚ,呵呵。”

姐这个提议把我吓了一跳,不为别的,只是她背对着我,我还不尴尬,因为只想着插洞,面对面就.....“敢....敢阿,谁怕谁ㄚ,又不是--没看过妳的脸。”

我逞强的说著。

“呵呵,那就....来吧。”

姐说完,就一边扶著林小姐,一脚擡到树干上---哇--这个姿势,我也没试过,我走了过去,调整了一下高度,一只手扶着她擡起的脚,一手就抱着她的腰,让老姐有更大更稳固的支撑,而且也可以插的更深,老姐的穴早已湿濡的狼藉一片了。

“喔,好爽喔.....就试这样,弟...你....好会干喔.....。”

“哇,我也想试试ㄟ.....呵呵。”

林小姐和我亲吻,也拉着我和老姐亲嘴,我们三个耳鬓厮磨,老姐还反手摸著林小姐的穴,两个人的阴毛都失的一蹋糊涂了。

“喔,老姐....我要射了....要....射了。”

抽了十几分钟后,我大叫着。

“嗯嗯,射吧...我早....来了......”

姐温柔的把擡起的脚,绕住我的腰,我一整个把她抱起来插,然后一泄如注....之后我们三个又抱在一起亲吻,这个画面真好ㄚ。

不过这时,我看到身后不远,站了一个人......是老妈!“妈...我,我......。”

我吓的弹开她们两个几步,嘴巴像中风一样,说不清楚话来。

“小凤ㄚ,怎么才中午的,妳弟弟玩的这样没大没小的,要吃饭了啦,只顾著玩。”

妈妈走过来,边说边打量着我们三个的身体,像是发现什么似的,对我撇了一撇笑---看到她们两个被我蹂躏过的湿濡阴毛,还能不知道刚刚发什么事呀。

“呵呵,没啦,阿姨。。。我们怕小哥不习惯,所以来这边走走看看,一下说笑忘了采荔枝啦。”

林小姐笑淫淫的打圆场。

“嗯嗯,妈,小诚满会欺负人的,哈哈。”

姐拉了林小姐的手靠在一起。

“终于不硬啦,小伙子,去洗一下身体准备吃饭啦,我先回去囉,妳们两个也别闹啦,这个篮子我带回去。。”

妈妈走过我们中间,弯下腰去收篮子,我的妈呀!真的是我的妈呀--像是要向我展示她的穴似的,还把脚稍稍打开,让她的穴整个暴露在我眼前---老妈的穴,我是有生以来看的那么清楚,大阴唇是红通通的,小阴唇有一点黑,那淫穴是湿淫淫的粉红色,要说比较穴呀,老妈的穴应该不会比老姐的差吧,不过没插过我也不知道实情。

这时,我和姐还有林小姐,喳了喳眼,老妈直起身子,像是有什么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的老二,抿嘴笑了一下,又捏了我的屁股一下,就快速的离我们而去了。

餐厅里,大家已经就定位了。

一个长长的桌子,大致上一家人坐一起,我一边坐我家两个小的,一边坐了我老妈。

吃饭的时候,大家有说有笑的,小朋友也很有秩序,这算是一个愉快的午餐,一点也没因为大家都裸裎相见,就变的不自在或尴尬什么的。

有一点丰腴的小徐先生的老婆,不断的来回穿梭送菜地水的,好几次她的F奶,就擦过我的头和脸---大家都没穿衣服,也就不见怪了。

倒是我,一有机会就会偷偷的往老妈的穴瞧去,老妈也满给我方便的--这里大概只有我--会不经意的注视她人的穴,不过好像大家也不以为意,大概新来的都这样吧!不过也是新会员的杨先生夫妇,到也没像我这样乱看,都满正常的,哈哈,,我真是色心狂乱ㄚ。

下午,行程是大家稍微午睡,然后约下午三点半在中庭草皮集合,其实吃完中饭,已经要两点钟了。

我和几个小朋友在客厅吃了水果,又打了一下电动,差不多2点半,我想说去房间休息一下,姐和几个女孩子都在厨房准备下午茶的东西,我去看了一下,就往房间走去。

房间门没锁,我开门进去,随手关门---却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大跳!老爸老妈正在---做爱!他们俩是女下男上的姿势,老爸正趴在老妈身上用力的抽插,没什么淫叫声--难怪我在外面没听到,连肉搏拍击的声音也没有。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要退还是要进,毕竟自己的父母亲在做着那个生弟弟妹妹的事呀----身为儿子的怎么也要回避才对。

正要转头离开。

“儿子呀,别走,就帮我和你爸拍几张吧,呵呵。”

老妈稍稍坐了起来,老爸却还使力的插著,怕儿子不知道他的勇猛似的。

拜托,老爸,,你也停一停吧,这样我怎么说话呀---你的能力,我很早就证明啦--看我的表现就到知道啦!“喔,就.....现在吗?”

我吃吃的说著,拿起相机拍了几张。

“专业一点啦,特写镜头也要,注意细节呀,笨蛋。”

老爸吆喝着,哇勒--还要指导喔,那我不客气了。

我很仔细的拍了几张,然后特写接合处的照片,这可是历史的一刻呀,二十多年前,就是在这样的几个动作中,我才可以存在在这个世界中的。

我注意著老爸的自然,和老妈的娇羞--也没忘记多拍几张她这熟悉温柔,却一点也不显淫荡的脸庞。

不久,老爸射了。

老妈妈嘟嘟嘴说抱怨了几句,我把卫生纸给她擦下体,老妈夸奖我贴心,然后就去清洗了。

老爸清洗完就出去了,出去前又提醒我休息一下,也许下午有重活给我干---我都怕等等就有重活干了啦--看老妈一脸不满足的样子,等等不拿我消火才怪,哈哈。

老妈出来后,就倚着我坐在沙发上,老妈的身上香香的。

我打开电视,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老妈聊著,老妈把身体弯起来,脚缩到沙发上,右脚立了起来,这样她那还湿湿的穴,也就完全张开在我眼前了,整个身子则靠着我,两个大奶也紧贴在我手臂上。

我的老二也不争气的,又胀了起来一半硬。

“...妈...妳刚刚...没到...到那个呀,是吗。”

我干著喉咙说话,喉音颤动。

“呵呵,高潮阿....怎么...你刚刚看那么久....没看清楚阿。”

老妈淫淫的说,一边头就靠到我肩膀上,右手抚弄起我的老二来。

“唉唷,妈.....刚刚是帮你们拍照,哪知道你们有没有爽阿。”

我稍转过身,摸著老妈的奶子。

“呵呵,那你呢--早上和你姐胡来,是有没有爽到ㄚ。”

妈妈吃吃的笑着说。

“嗯嗯,妈,妳都看到啦。”

我一手已经去撩老妈的穴了,勾引了我一整天了这个肉缝湿穴。

“喔,轻点儿子,妈妈帮妳咬一咬好不好--咬你的大肉棒我的小命根子。”

说完,妈妈就开始吸舔我的肉棒,妈呀!没想到老妈真的那么开放,我享受到不行,我的手绕过老妈的屁眼肉缝,一直刮弄著那两个地方,老妈开始嘤嘤的呻吟起来。

“妈,我。。我也想吃妳的穴。”

我把妈妈扶了起来,换了姿势,我在下方老妈在上方,我们做69式的口交。

我正眼看着我出生的地方,的好美呀!我仔细的啐吸起来,不管是大小阴唇,还是尿道口周围,穴口到屁眼,不实的我还把舌头伸进妈妈的阴道里。

妈妈则是又吸又吹的忝弄我的肉棒,不实用手指搔弄我的屁眼和蛋蛋,真的是姜还是老的辣--今天怕要第四次射精了,这是多让人虚脱的活动阿。

“啊....小诚....妈.....妈来了.....,好久没这么爽了....你真会舔,你老爸现在是懒的舔我了啦,只有你姐的嫩穴,他才舔的下去..喔....儿子....你真好,真孝顺。”

约莫十来分钟,没想到老妈就到高潮了,,还喷了好多淫水,弄湿了沙发和我的脸,我想应该不只一次高潮吧。

“怎么样,想进来吗?这可是你很久以前出来的地方喔,一样会让你叫喔,呵呵。”

妈妈转身坐起在我下身,眼睛淫荡的看着我小声的说。

“要,我要....妈.....快点。”

我吞了几口口水,边摸著老妈的奶子和搔着她的背。

就在老妈乔着我硬挺的老二,刚刚才用她的穴坐下来时,门打开了.....“奶奶,弟弟打我。”

我的女儿儿子进来了,这下可不得了,问题是老妈的穴好紧,一进去就夹的死紧紧的,怕要打雷才会放松阿。

我试了几下想离开,老妈的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我一直摇头,用手捂住了我们的接合处。

“怎。。怎么啦,弟弟不可以打姐姐喔。”

妈妈忍住下体的刺激,对我示意了一下,阴道却缩收来,原来老妈还有这招,喔--爽死了。

“小鬼,去把门关起来,快。”

我叫儿子去把门关起来。

“奶奶,你们在做什么呀,你在打爸爸吗。”

女儿傻呼呼的问老妈。

“嗯嗯,喔.....小乖...是呀....奶奶在打爸爸,因为他不乖。”

老妈笑着说。

“喔,就像刚刚你打爷爷这样吗。”

儿子又问。

“嗯嗯,去玩吧,等等奶奶,带你们去采荔枝唷,乖。”

什么!他们也曾在场吗?这......真是现世报,我看老爸老妈做爱,现在也被儿子女儿看,我哀了一声,挺动了几下.....老妈惊的拍了我一下,叫我不要动她老人家想办法就好。

“奶奶,我们在这里玩好不好?等等你打完把拔,我们一起出去。”

儿子说。

“好好,不过去床上好不好,不然奶奶打不下去啦。”

妈妈淫淫的看着我说著。

“好。”

说完女儿和儿子就一起到床上去玩带来的熊熊布偶。

我和老妈各使了一个眼色,挺动起来。

我抓起老妈的腰,用力的挺动起来--我实在忍不住了。

“喔,要死了....喔....好爽....用力呀...小....诚.......”

妈妈不经意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奶奶,爸爸打妳吗,我帮妳打把拔。”

女儿又好奇的跑过来,爬上沙发,一屁股就坐在我胸前,不断的用屁股磨着我,还用手捏的脸。

儿子也爬上沙发,抱着著奶奶又亲又舔。

这是一幅怎么样的怪异光景阿--不过---够刺激。

“姐姐,妳和奶奶一国,我和拔拔一国,你打把拔,我打奶奶。”

儿子捏著老妈的奶子,又咬又啃,一下子老妈的奶子沾满他的口水。

我依然努力尝试的挺动着,老妈红通通到脖子和脸到胸前,更卖力的摇著下身,不到十多分钟,我的下体和沙发,已被老妈喷流的淫水沾到湿透,老妈嘴里咿咿呀呀,失神的叫了起来。

就在这奇异情形下,老妈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而我也在十多分后射了今天的第四次精,一整个虚脱到不行。

我把女儿死紧紧的抱紧,老妈也抱着儿子又舔又亲。

之后我们就进到浴室清洗,这另类的天伦乐,也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直到集合时间快到时,我正要站起来关电视,没想到姐姐和爸爸进来了。

“集合啦,快出去吧。”

老爸催著,老妈则站起来,拉起两个小朋友往外面走,还不忘对我和姐神秘的笑了一下。

“呵呵,老妈好不好玩呀,色老弟,比我精采吧。”

老姐等大家都走出去,俯到还坐在沙发的我面前,笑淫淫的问我。

“晚上,还有更精采的唷,徐太和她媳妇还有颜小姐,可都是稀世尤物唷,呵呵。”

说完靠近我,亲密的吻了我一下。

“什么,晚上还有阿。”

我故作惊慌的说著--顺便把姐的头扶住-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

一阵接吻拉止(台语--法式的舌吻)---老姐拉起我往外走去....这时我才发现她的穴有一点湿,阴毛也有一点湿湿的....她跟爸爸一起进来,难道她们刚也风流快活了一阵?........

姐姐拉着我的手出到走廊上,我扯着她小声的问她话:“姐,刚刚你和爸是不是……”

“什么啦,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直接说啦!”

“嗯……我看你那里有一点……那个……唉唷,你和爸刚刚是不是有做……爱爱啦?”我越说越小声。

“哈,还敢说我,你可以和妈胡来,我就不可和爸消遣一下啊?呵呵。”姐笑淫淫的说。

“不是啦,我是说……爸才跟妈那个完,怎么就遇上你啦?”我胆怯怯的。

“呵呵,告诉你吧……”姐姐大概的说了一下刚刚她和老爸的情况。

原来是爸出去房间以后,就到厨房找徐太太商量等一下果园采果的事宜,没想到厨房里没人了,于是走出厨房到后面的走廊,没想到看到姐姐自己一个人在摆篮子,那是等等每个人要用的采果工具,不过,放篮子的架子只有到腰间,所以姐姐只好一个一个弯著腰擦洗干净。

老爸原来可能是我刚刚的打扰,让他和老妈还没有很尽性,一看到老姐的好身材,又几乎是阴户尽露眼前,于是就提起淫棒直捣黄龙啦!

老姐说她当时真是吓一跳,怎么老爸连问也没问就这么擅性的插进去,不过随着突然的冲刺,越来越感到刺激和激情,而且也许是半户外的情景,让她一下就到高潮了。之后集合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来喊我们出去囉!

“哇赛!没想到我们老爸这么强。”

“你今天才知道啊?哈哈……”老姐笑淫淫的说。

“嗯,难道你们早就……不会吧?”我好奇的问。

“欸,别说你没偷看过他们做那档事喔!以前我们唸书的时候,你老姐我是常常看到你偷看唷!”老姐回头捏了我一下脸颊。

“嗯嗯,我知道啦,我们还不是一起偷听偷看过,我没忘啦!我是说亲自体认啦,这样的活动……应该……”我笑笑的解释。

“欸,别想歪啦!人家这个活动是很干净的,只是今天啊……被你污染啦!哈哈!小色狼,连自己老姐、老妈都敢吃。”

“呵呵,嘿嘿嘿,这个……我是说老爸也太大胆了啦,也不怕你喊……拒绝啦!”

“呵呵,你昨天晚上跟老妈电话里,乱七八糟的说一些淫荡的东西才是元凶啦!还不是你们这样……我和爸才……呵呵,等等集合完再跟你说吧!”姐好像还有什么要跟我说似的,原来是昨天晚上才……不管了,先集合再说吧!

集合的时间到了,今天是稍微阴阴的天气,不过还不会显得冷,只是凉凉的清风微拂,比起山下的暑热,真是不闷也不燥,完全暑气尽消啦!

在草皮广场上,大家都已经在等待徐太太说话。不一会儿徐太太和小徐先生夫妇也到广场上了,在简易的讲台上开始说明下午的活动内容。

大致上是要我们到厨房后面取篮子,然后依照分配和标记的果树采集,并且要大家谨慎依照说明采果,不要连尚未成熟的果实也采下来。原来采龙眼和荔枝是一样的,需要把长果实的枝条连前端有树叶的部份也一起截断采下,这样明年这个分枝才会再长果实。

之后,徐太太就跟小徐先生到仓库整理小农用装载车,等等可以收集大家的采集成果啦!

接着大家就依序去取篮子,然后到果园准备采集,并且由小徐先生的老婆帮忙果园主人林先生父女招呼和指导大家采集。姐拉着我的手要我跟着她去采集,爸妈带着姐和我家的小孩子们,兴高采烈的往果园里去了。

来到仓库后面,那也有几颗果树,听说是老树,比较高但果实却比较香甜。

“姐,这树怎么那么高呀?一层楼有欸!怎么采?不如你先说你和爸的事给我听啦,等等再想办法采。”我拉着姐坐下,树下有那种景观椅,有椅背的唷,主人家真会享受。

“等等去拿工具,没有那种加长剪刀是采不到的。呵呵,那就先坐一下吧,我说给你听。”姐又笑淫淫。

原来昨天妈和我打电话时,姐和爸正在家里的小和室看电视,姐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和宽松的超薄短裤,爸也只穿了宽宽的内裤。想说姐夫不在,而且也都参加十几次天体活动了,避嫌的感觉都没了,所以很自然地都穿得很随便。

只是姐不时地忘记把脚夹紧,又盘腿而坐,所以阴户也就不时被老爸看到。老爸坐的位子是L形的侧边,老姐则是正对电视坐,所以老爸不用费心就可以一览无遗老姐的阴户啦!相对的,老姐也不时地可以看到老爸的“缆叫”。

刚开始并没有什么,两个人也不以为意,因为和室就在客厅旁边,只是有门可以拉起来隔开,而老妈在电话里跟我说的淫话,也断断续续的传到和室。

听着听着,老姐和老爸都有了生理反应。首先,是老姐阴户有点湿濡,稍微印湿了薄短裤,那是因为看到老爸不时地偷瞄她的阴户,兼且老爸的老鸟竟然已经昂然巨立,和之前天体活动时所看到的懒洋洋的软棒子一点也不一样。姐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比画了一下老爸巨屌的大小,并且还害羞的抱了我一下。

“凤啊,你和阿志(我姐夫)还不错吧?我是说……那个……感情生活……呵呵!”爸原来和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著,说到这里却吞了几口口水。

“啊?嗯嗯,还好啦,孩子都生两个了,也就没强求什么啦!呵呵,爸你怎么问这个啦?”姐娇嗔的说,还不忘把向着老爸那边的脚打得更开一点,想多看一下老爸的反应,没想到老爸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老姐的胸部和阴户,一点也没离开视线的意思外,坚挺的老二还跳了两下,像在跟姐默默地示威似的。

“没啦,女儿的幸福,老爸当然要关心一下啦!”爸爸的喉咙像梗住一样说话。

“嘿嘿……爸,你们呢?妈还满有精神的,你应付得来吧?”姐回话时也盯着老爸的巨棒不放,还故意摇了摇身体,似乎想让老爸看到她完整而且挺立的奶子,她的奶头都硬起来了。

“嗯嗯,你妈呀,就是爱乱来,明明我都伺候得好好的……你看外面和你弟弟,真不像话。”

“呵呵,是啊是啊,不过,妈应该是找寻一些刺激吧?呵呵,女人嘛,像妈这样的美丽熟女应该诱惑不少喔!爸,所以寻找一点刺激也无所谓啦!呵呵。”姐说著就往爸那里走过去,然后坐到爸腿上。

“而且,爸,你也可以试着用其它方法寻找一点刺激啊!这样才老得慢。呵呵。”姐笑淫淫的坐好以后,又用双手环抱住老爸的脖子。

“找……找什么……刺激呀?欸……这个……湄湄啊……阿凤,怎么还那么撒娇啊?呵呵,你亲得老爸好痒啊!”

姐用舌头舔了几下老爸的耳朵,“呵呵,爸,好玩吗?我和我老公都这样找刺激的呀!呵呵。”姐淫荡地说。

“就这样啊……呵呵。凤啊,你好香啊!”爸也抱起姐,抚弄起姐的背来。

“还不止呢,我和我老公啊,还会玩游戏来增加情趣呢!”姐也摸起老爸的背来。

“什么游戏啊?”

“爸爸干女儿的游戏。”

“什么?”

“阿志演你,有时候我演阿志他妈妈。”

“这样不就是……乱伦啦?怎么……”爸有一点惊讶的说。

“呵呵,这样才有情趣呀!你不知道有多刺激的。况且,我和老公这样玩才不叫乱伦,要我们父女俩……这样才叫乱伦。呵呵呵呵!”姐在最后两句时,突然抡起老爸的巨棒,温柔又快速的套动了几次。

“喔,凤啊,你这样……好,爸同意你啦!喔……我……我也想摸你的奶奶和小淫穴,可以吗?”爸已然摸起了姐的双峰和湿淫的小穴。

“嗯嗯嗯……爸,好爽喔!”父女俩接吻起来,舌头和舌头交缠紧密,濡沫交相引咽。

“女儿啊,老爸真浪费,早知道这样,以前就……喔,你的奶子好硬喔!真结实,比你妈年轻时还挺喔!”老爸开始攻击起姐的双奶。

“爸,你的……棒子也……好硬又好大喔,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呵呵!”姐滑下老爸的腿到他双腿间,开始吮吸起老爸的巨棒。

“喔……女儿,嗯嗯嗯……就是这样。你妈呀,已经好久没用嘴巴帮我这样弄啦!好爽啊!”爸爽得叫出来。

几经老姐的妙嘴淫淫的吹吸舔弄,老爸的巨屌一跳一跳的剧烈震动。

“女儿啊,让爸也帮你舔一舔小穴好不好?以前一家人去泡温泉,老爸早就想这样做啦!”老爸说完就躺下,拉着老姐坐到他脸上,开始舔起老姐的穴。

“女儿啊,怎么一下子小豆豆就这么硬啦?啊……好湿呀!你流了好多水,真不亏是你妈的遗传啊!”爸一边舔一边评论,老姐这边早已“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了。

“啊……爸……你好会舔……比我老公还会舔……好爽……啊……嗯嗯……啊啊啊……我要来了……要……要来了……会……会……喷喷水……啊……”老姐已经来高潮了,姐嘲吹的水喷了老爸一脸。

接着,老爸就扶著姐的屁股到他双腿间,姐也用手乔好了爸的炮位,一屁股坐下,开始了女上男下的淫荡姿势做爱。

肉和肉拍打的声音,“啪啪啪啪”的不绝于耳,父女俩融化在这激情的淫荡行为中。姐舔干净了老爸脸上的淫水,父女俩的舌头又交缠在一起。

不久,老爸就快射了,“喔……喔喔……女儿啊……爸爸要……要射了……要射了……啊……太爽了……啊啊啊……”说完就一泄如注的全部射到老姐的阴道里。

“嗯……嗯嗯……嗯嗯……喔喔喔……我也又……要来了……爸……爸……爸……射进来……没关系……射吧!”姐也再一次的泄身了。

事毕,姐说她虚脱的趴在爸身上一动也不想动。许久,好像听到脚步声来到和室门外,应该是妈妈啦,父女俩想爬起来穿衣服,却来不及了。

“我就知道,父女俩怎会一下嘶吼淫叫,原来是做这么淫荡的事。老头子,你也太不检点了,怎么可以直接射进去呀?她可是你女儿啊!”妈妈好像没太惊讶。

“妈,我……”姐害羞的说不下去。

“老婆,你不是说要试一下儿子的东西,我也就……”爸把姐扶了起来,爸的巨棒还没全软下来,这下子还插在老姐的穴里,老姐的湿穴也汩汩的流出些许老爸的白浊精液。

“死老头,没想到你真做了,那明天我也……呵呵,你可要看开唷!”妈妈走到他们旁边坐下,用手摸着他们还交合著的地方。

“呵呵呵呵,好啦好啦,老婆,喔,又弄硬了啦!”爸两只手分别摸起姐和妈的奶子。

“嘿嘿,既然这样,妈,我们一起来玩爸爸,明天我会帮你撮合弟弟。哈哈哈哈……”姐又笑淫淫的说著。

原来老爸和老妈早就商量好了要和我们姐弟打炮,听姐说是徐先生夫妇提议的,没想到老爸老妈竟真的实行了计划。

姐说完,就拉我起来,我的老二半硬了,她没好气的笑瞪我一眼。

“咦?仓库有声音耶!”姐好像听到仓库传来说话的声音。

文章评价: (38 票, 平均: 4.08 分)
Loading...

情趣用品  无码AV  跳蛋  线上A片  电动按摩棒  充气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动棒  春药  持久套环  壮阳药  调情润滑油   持久液

相关文章:
名校校花的自述
远房表嫂
我当模特女儿的性史
操了险被轮奸的巨乳老师后,她成为了我的妈妈
姊弟情人
老婆的姐姐
玉艳阿姨
母子哥婶大杂烩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十八岁的女儿
随机文章:
难忘的回忆
家教老师和她女儿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红色奶头的正妹
堂姊
暴奸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爱
我和3个校花的故事
美丽的家庭主妇-出租车司机
含羞受辱的王欣 女儿娇系列之女儿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