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李小健的姨媽賴淑珍,年方三十餘家住天母區,他考上台北某高職,媽媽要他寄宿在姨媽家,事業忙碌的賴淑珍已多年未敘舊,在阿健腦海中印像模糊,經過聯繫後,阿健依著媽媽給的字條到達天母,該社區盡是雪白浮雕外牆的豪華別墅居住的也是富豪家,阿健按址到了姨媽的家門口伸手按了門鈴。此時對講機裏傳來嬌... More

母親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窗外下著大雨我看著出神!小夫….

母親叫著我的小名,我轉過頭坐在母親床邊,媽…什麼事?我問母親說:媽要上廁所,哦!

我扶著母親去了廁所後回到床上,小夫你剛才在看什麼!

看的都呆了!

媽問著說,沒有啊!

媽!

我想你身體快好起來!

我要你每... More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要暖和得多,但進入12月份江南的冬天也就真的寒冷了起來。

  接到在外出差老婆的電話命令——今天到岳母家給她過生日。

  下了班給岳母打了電話便冒著零星的小雪花往她家趕。其實就是老婆不給我電話我也會到岳母家去會她,因爲長期以來,岳母的身影一直在我腦海里纏繞,而... More

  「這鬼天氣。」沈樂樂滿身大汗的從公共汽車上擠了下來,嘴裡咒罵著老天
。剛過穀雨,天上的太陽卻如盛夏一樣,毒辣辣的烘烤著大地。即使是下午時分
,還是讓人熱的難受,滿是盛夏的味道。班上組織的春遊活動,原計劃是玩兩天
,結果一天都沒遊玩,大家就索然無味的打道回府。

  沈樂... More

我從小就生長在單親家庭裏,父母在我還不懂事時,不知因何原因,就此離婚。我的扶養權由母親取得,從小和同年齡的小孩一起玩時,經常被大家取笑,是沒爸爸的小孩。

  你爸爸一定是跟狐貍精跑了。聽到這些話的我,心中不由得沮喪起來,更有一股自卑感,便轉頭往家裏跑。看見媽媽正在廚房裏煮晚飯,我... More

  我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和她相遇。

  「先生,二百元全套,如何?」她對我說。

  不知自己呆了多久,只記得我一直站在這間位於深水涉的『一樓一鳳』的鐵
閘前,傻傻的看著她,其間她重覆了這段說話三次。

  「妳幾多歲?」不太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她,想再確定。

  「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