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阿拉娜,是一名35歲的寡婦,丈夫去世後我一直平靜地生活在洛杉磯山區。不 過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一隻性感熱辣... More

嫂嫂今天今天穿的是一件緞蘭的絲綢旗袍,襯托出她極好的身裁,那鼓鼓的雙峰,那微凸的私處,還有旗袍下分叉處露出&... More

哥,只有躺在你懷裡我才能睡得安穩——題記。

黑暗中一道閃電破空而出,剎那間照亮了整個窯洞,處在半醒半睡間李... More

晚上8點,正是要打烊的時間。

靚影服裝店的霓虹招牌在冬季蕭瑟的夜晚顯得格外璀璨。

因為天冷的緣故,最近店裏傍... More

我有個姐姐,比我大4歲,長相算是中上等的,身材很苗條,身高168,有一雙由於從小接觸的女性最多的就是我姐姐&... More

那時我還住單身宿舍,是每人一個房間的那種。媽媽來到我只好把床讓給她睡,自己睡地上。剛開始兩天還沒什麼,可慢&...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