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阿明,我和女友茵茵相識了兩年。

先說說茵茵,她絕對是個小美人!她那水汪汪的眼睛配著一頭長髮,而且她身材&... More

「小露,你也太胡鬧了吧,這種事怎麼不和我說一下呢?」我一點生氣的說道。

「對不起啦,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之前&... More

我的母親和我都曾經是回民。穆斯林那種頑固的宗教習慣或許就是我母親那悲劇性婚姻的根源。

當然,我的這些認知都&... More

在結婚的兩年前,我和老婆就一起同居了,雖同居了兩年多,可是我們的熱情依然很高,除了她的例假期外,我們幾乎每&... More

我姐今年廿四歲,大我四歲。姐姐臉蛋甜美,肌膚白嫩。她的身段更是誘人。她身高172左右,玉腿修長,三圍我估計該是36D-24... More

我媽是南方村婦,身材高挑,頗有姿色,豐滿白嫩,豐乳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晰嬌小。

她和我一家全住在鄉&...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