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做錯了甚麼?」奈奈子哭泣著,志朗溫柔的摟著她,試著去安慰她。

「為甚麼她們會這樣對待我呢?不只是我們班上,其它的班級也是一樣。那個歷史老師還叫我騷貨,警告我別作出危害校譽的事。我不要去上學了!」

志朗微笑著摸著愛女的秀發,因為他知道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總是這樣子的,當某人... More

如果說第一眼是一見鍾情,那麼和你的這一吻,更牢牢攫住了我的心…

她眼淚婆娑,雙腿大張著,以無比淫靡的姿勢,迎接男人火熱如鐵的不斷撞擊。

「啊…不要了…」用力到幾乎泛白的手指,緊緊摟住了男人的頸部,像將要溺水的人一樣,細細顫抖起來。

三十八層的高樓頂層,距離的概念早已拋諸腦... More

我拿著手裡的成績單,高興地走向一樓的老師辦公室,心中只想著兩個禮拜前的事情……

「小健!!!你抽屜裡面怎麼會有這樣的照片呢?!」媽媽帶著相當驚訝且略為尷尬的語氣,正在質問著我。其實在我這樣的年紀,抽屜裡面放著一些裸體女性的照片,應該是相當正常的事情,但是這些照片裡面有超過半數都是... More

我才剛換上了心愛的西服睡衣(睡衣是短半身)躺在床上不久,就隱約聽到樓下有叫聲。『啊,是姐姐呀。』

我打開菲嘟著嘴說著,並看著姐姐那完美的身材及臉蛋。『啊,弟..弟.你.起來.啦!』

是姐姐喜浴子的聲音。『哎,又喝醉了嗎?』

我心想。看著美麗的姐姐整個人醉得迷迷糊糊的,倒在... More

我出生不到兩個月,我的雙親就被派到美國去工作,他們把我留在舅舅家裡。

可是在我7歲那年,舅舅被一場工程事故奪去了生命,留下我和舅媽兩個人相依為命。

為了栽培我,舅媽不惜犧牲自己的青春,辛苦的工作。還好天生尤物的她,身材依舊保持相當的好,165的身高再加上36、24、36的三圍... More

某市長別墅,此時正舉辦著一個淫亂集會,席間唯一的男人就是本市市長,同樣光著身子的有檢察院長林一苒,公安局長何艷等市內女高幹。

五十左右的男子坐在沙發上,周圍被幾個赤裸的女子包圍著,長髮飄飄的女人跪在地上抓住軟如死蛇的雞巴,張開珠唇舔著咬著。雖然雞巴沒有駁起,但快感還是接二連三的衝...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