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與嫂嫂有如干材烈火,除了假日大哥回台北之外,几乎天天膩在一起做愛,無論在客廳、臥室、浴室…、甚至在廚房,&... More

自從父親死後,媽咪就獨自撫養她的我長大,雖然附近的鄰居一直勸媽咪改嫁,但媽咪卻怎麼也不肯,所以媽咪一直過著&... More

媽,您有三位子女;但,我只得一位母親.

懇請您真的不要再在意介懷,給丈夫拋棄,並不需要自暴自棄。

撫心自問,... More

一個大約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東面是一棟二層的小樓,它就佔據了有200多平方米。樓前到院牆就是&... More

今年我18歲,前年也就是我16歲時,我應表姐夫邀請留下幫助二姨照顧表弟和做家務,表姐夫因公派別每隔一月要到美國去一次,表姐是師大畢業的,在一所重點高中當老師,二十三歲,他們結婚一年時間,還沒有小孩子,但表姐的父母已經過世五年了,留表姐與一個九歲的表弟,因表姐白天要上班,所以他們才接... More

我出生在中部一處非常偏僻的山裡,我的爸爸張天送兄弟三人,向政府承租了五十多甲的國有林地耕種.

爸爸在兄弟三人中৵...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