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小宇,真的決定要回家了嗎?”不知道什麼時候蓮姐站到我的身後。

“嗯,是的!姨母給我打了幾次電話來了,叫我這個暑假一定要回去,蓮姐你知道,雖然她是我的後姨母可畢竟是我的長輩!”我回答道。

“哎,小宇,我真的不希望你走!你?哥每天都要晚上才會回來,我一個人在家裏會害怕的,你是知道... More

表姐到我家拜年,一到我家就入了我房間,除下了白色的長袍,坐到我的床上,專心玩我新買來的X-BOX。

表姐一除下那白色的長袍,我就呆住了,裡面穿的是一件大領口的無袖跌肩的寬鬆身短上衣,水藍色的薄料子,露出了小蠻腰。

而下身穿著一條顏色配襯無腰頭的半截裙,質料是薄薄的毛織品,長度... More

我這天提早下班回家,當我開門之後,突然發現有人影從我的房間閃出,我走回房間,看到我的衣櫥有被打開過的跡象,而且裡面的內衣褲都有被挪動的樣子,這時候我的心裡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來到弟弟的房間,敲敲他的房門,看到他睡眼惺忪的過來開門,但是我很清楚他只是裝模作樣,因為剛剛從我房間閃出... More

振輝因為要準備考插班考,所以特地北上來準備考試。因為想要省錢,所以他就去跟表姊瑞蓉借地方住。瑞蓉表姊雖然只比振輝大一歲,但是已經在社會上做事好幾年了,而且因為外型亮麗,身材又高挑,所以目前正在從事模特兒的行業。

當振輝提著包包按照地址找來的時候,他看到一幢獨門獨戶的三樓透天厝,按... More

我穿著一條沙灘短褲,赤裸著上身來到遊泳池旁。家里現在也沒有外人,岳母穿著兩段式的泳衣正趴在躺椅上曬日光浴。

從我現在的角度看過去,雪白的背部,被黑色泳褲緊緊包住大半而鼓起的臀部,還有那雙修長的大腿都完美的呈現在眼前。我心中驚歎著,如果只是從眼前的這個背影來推測這個女人,絕對不會認... More

我在家里五個小孩中年齡是最大的一個,在小的時候因家不大臥房只有幾間,所以在我小時都是跟我的父母一起睡,而我睡覺時最喜歡一邊睡一邊用我的手摸著媽媽的頭髮,媽媽也很喜歡頭被我小手撫摸的感覺。

但在我七八歲時我有了我自己的房間和我自己的床,但家父因工作時間不定的關系常晚歸,所以我們幾個...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