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在我18歲那一年的夏天某一天晚上,我坐在南下的復興號上,準備到高雄的親戚家玩,本來以為不會有什麼事發生,誰知道………

當時我正一個人坐在位子上,一邊聽著隨身聽,一邊觀賞窗外的夜景。我那時候身材發育的很好,已經有32C了。我身上穿著一件有點薄的白襯衫,和鵝黃色的迷你裙,或許就是這樣的穿著... More

一個週末,幾個朋友聚會,然後大概晚上9點多的時候,小三帶過來一個女孩。看年紀不是很大,絕對不超過20歲。小三介紹說,這是他新認識的馬子,叫婷婷,還在讀書呢。好像是個旅遊職高。婷婷一開始還挺矜持,他們當時都在一起胡侃呢鉻銝銇銈,蒗蓖蒸蒻她就在一邊抿著嘴笑。

她長的挺好的,就是個子不高。... More

正值炎熱的夏季某一天,我跟明偉說我說生日快到了;並要明偉送我一個生日禮物,但明偉不知要送什麼。

我想了一下,覺得自己身材不錯且長得頗有氣質,可是從來沒有記錄下來,以後要是了生小孩,可能全部走樣,所以想趁現在留下美好的記錄。

於是就跟明偉說我想要拍一組藝術照,明偉覺得這個點子不... More

我在中學畢業後進入一所知名大學。那一年,大學收生制度剛好改革,結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可是男女宿舍數目卻沒有作出相應調整,所以女生宿舍供應很緊張,分配給我們女生的宿舍數目很少。雖然我不是住在大學附近,不過也不是住得太遠,所以在大學讀了三年都沒分配到宿舍。

在最初兩年勉強還可以應付... More

深夜,天橋警署的報警電話鈴響了,在轄區裏的一個居民小區發生了盜竊行凶案。

兩名值班的男警察開著警車前去處理這起案件,這時的警署裏只有兩名女警劉惠和許穎。

劉惠今年;歲,當警察已經年了。

她是剛剛當警察沒多久的許穎的師傅,許穎今年才;歲,今晚是她第一次值班,所以劉惠特意和別人換... More

我的爸爸是個很是個很色的人,他玩弄過很多的女孩子。有的是利用職權強奸公司的女人,有時候去到三陪的地方花上幾百發洩一次就是我,他的親女兒也是他的性交對象(雖然我很喜歡這麼做)。爸爸去嫖也沒什麼不就是花錢嗎,完了不會有什麼麻煩。但是他還玩弄自己公司的女人就不一樣了,這不麻煩來了。沒想到...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