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新花木蘭(一)

花木蘭代父從軍之後,因家傳武藝高強,且待人和善又負責,不久之後已得到上頭的信賴和同僚的喜愛。再加上天生的好面孔和純真的氣質,每個人都很照顧她,一點也不介意她的一些怪癖,像不喜歡和大夥一起洗澡啦,從不打赤膊,且也不喜歡和他人動手動腳等等。

日子便這樣的過去,直到... More

我是某城市的一個「黑幫」大佬,主要從事放高利貸活動,我的兄弟尊稱我為「大虎哥」。毫無疑問,我過得是血雨惺風的生活。因此,在我的世界裡,根本不懂什麼叫做「人性」,也不懂什麼叫做「好與壞」,我只懂得生活在於刺激,我還經常鼓勵我的手下「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沒屍骸」。生命,在我的眼裡是... More

我是個學生,由於自己的外貌條件還不錯,所以偶爾會接一些平面廣告Model 的工作,來賺一些零用錢。……其實我的家境還算富裕,就算我不去當Model打工 ,父母親給的零用錢,也相當足夠我平時的花用,只是我想在經濟上能早一點獨 立,就算畢業後沒有馬上找到工作,也不用跟家裡伸手拿錢,更何況當上Model是 每個女... More

年輕的女人被歹徒劫持,生死之間,她中止了反抗,被強暴了……

女人最終從歹徒的魔掌里逃了出來。卻遭遇另一個噩夢。因為沒有拼死捍衛自己的貞操,女人陷入深深的自責;這個消息傳開后,人們的議論和譴責更是讓她抬不起頭來,幸福的家庭也面臨著解體,無辜的她被推向災難的漩渦。

面對歹徒的人身... More

和野清子是電視台的一名女記者,剛滿二十歲,年輕貌美,很多人都在追求她,但她卻不著急,她現在只想在事業上作一番成績,但是干了半年多,卻沒有受到重用,想了很久,她終於想通了,只有討好大野台長才有可能得到提升,於是故事就這樣開始了。那天下午,當她走進台長的辦公室時,發現在大野注視她的目光... More

我和妻子簡妮走在綿延的公路上,這是我和妻子離婚前的最後一次旅行,根據我們夫妻倆達成的協議,這次徒步旅行結束後,我們就像正式辦理離婚手續。我們夫妻倆打算離婚的原因很簡單,我是一位性慾極強的女人,今年27歲,也許這一年齡段的女人性慾都非常強烈,她總是抱怨無法滿足她的性快樂,每次做愛,她都要...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