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夜路走多了總會踫到鬼,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個星期一,我在早上的業務會議上被老總噱了一頓,問我最近是不是縱欲過度,老是兩眼發黑、精神萎靡,操她媽的老總,誰不知他是因為最近兩家客戶相繼倒閉,好大一筆呆帳收不回來才會如此大發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滿腹牢騷,捱了一... More

林琳、婷婷和蜜兒是護士學校的同班同學,三人今年都上大二,20歲的她們正處在花樣的年華,苗條的身材更使她們成爲男生心目中的大衆情人。今年暑假她們班要搞一個社會實踐活動,主題是到敬老院慰問孤寡老人。活動的任務自然又交到了林琳她們這三個女生身上,理由當然還是她們能歌善舞,長的漂亮,身材又好等... More

雪玲寫好了交班記錄,擡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間是10點45分,還有15分鐘就到交班時間了。雪玲最後一次巡視了病房,由於是週末,不少病人請假回了家,所以好幾間病室都是空的。

巡了一遍回到護士辦公室,接班的同事已經到了,兩人談笑了幾句,雪玲就把幾個重病號的病情交代了一下,結束了她當值... More

星期天,媽媽帶著我到她的一個朋友──陳叔的家去玩。陳叔是個40幾歲的男人,長的並不好看但身子很健壯結實。他懂的一些風水鬼神的事,一年前他老婆死後,媽媽就喜歡往這邊跑。

坐了近半個小時車程,終於到了。那是一間兩層樓的民房,周圍沒有什麼房子,最近的鄰居也離這裡有500公尺遠。兩人走了... More

我是一個小偷,但,我竟然要搞到要自己報警,叫警察來救我!

我並不是想要「自首」,亦並非準備「改邪歸正」,我是實在是有苦衷的:

那天晚上,我由一棵樹爬入九龍塘一間花園洋房偷東西,但當伏在窗外的樹枝上,即時聽到男女的呻吟聲和嘶叫聲。

「哎……啊……你插爆我喇……撞到我子宮……... More

麗莎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女警官,抓住了許多罪犯,而且人又年輕漂亮,是公認的警界靚女。

現在已是午夜了,麗莎在自己所住的大樓前發覺有一個人影一閃,瞬即便消失了,警覺告訴麗莎這一定有問題,她隨即也跟進了大樓,但人影已經失去了蹤影。麗莎輕輕地抽出手槍,細心地向前搜索,終於發現人影在二樓閃進...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