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寫出來以解心頭之結。當年……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 More

桌子上擺著一張我和我媽媽的黑白像片。

由於年代久遠,它的白邊已經開始發黃。

這張像片攝於八七年,是我媽媽一次出差的時候和我拍的唯一的一張。

我之所以還記憶猶新,卻不僅僅因為照片本身,還因為它總使我想起十多年前我跟隨媽媽出差到華東N市時發生的事,一段說不上是悲傷還是刺激的往事... More

這幾年經濟都不是太好, 失業率更是不斷上升, 貨品即使減價, 也不容易曾加生意額.
我的公司是一間售賣電腦軟件及電腦游戲的零售店, 我為招徠生意, 將女同事的制服來個大改變. 制服改變了後,女同事們雖有怨言, 但找工作困難, 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 被逼穿上新制服上班.

新制服的設計是這樣的: 上身是一件小可... More

我叫丁舒韓,曾經是一個矜持可愛的女孩子。

在我高二的時候,家裡惹上了黑社會,糾纏不清。

那個小頭目對我垂涎已久,要以我做抵償。

結果我慘遭強暴後還被迫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且要跟他同居。

他平時對我還不算很粗暴,只是,他在性方面給了我無盡的摺磨,讓我苦不堪言。

像我這樣... More

今年二十八歲的雅菲,是中學教師;丈夫叫張志強…倆口子剛結婚半年,住在沙田第一城。

這個星期六,雅菲如常地做家務,用了整整兩小時,才把這安樂窩收拾得井井有條;弄得滿身香汗的她,便洗澡去了。

正當雅菲衝洗完想穿回衣服之際,卻發現剛才把全部內褲都洗掉了,只淨下昨天新買的白色T-back小內... More

晚上十時,女律師終於完成案頭工作離開律師行。剛走進電梯,一種莫名的愁緒悄悄爬上了心頭。那應該是一種孤獨的感覺,另外也夾雜著連日來連續工作和壓力所帶來的疲憊倦意,使得這個二十一歲年輕美麗的女律師忽然有了短暫的滄桑感覺。接著她又整了整鵝黃色短袖襯衣,想起白天在電梯碰見的那些男人,貪婪地...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