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陳藝,是一名公司白領,由於經常出入各種場合,見慣了各色各樣的男人,今天給大家講一講我被老闆強奸的經歷,正是由於這次強奸,使我享受到了性愛的樂趣,從此在欲海中不能自拔。

參加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了,擁有漂亮臉蛋、皮膚白皙、高挑身材的我從來都是公司裡的焦點,86D、58、90的三圍讓... More

我呼吸著久違了的清新空氣,足足八年了,自從上次失手被捕,足足八個年頭,我一直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囚室之中,被迫反醒著自己的過失,不過那只不過是我對保釋官所說的話。其實在這整整八年,足足一千四百零六十二日的漫長日子裡,無論每一分每一刻,我都無法忘記那些少女們在我的指掌挑逗下動情呻吟著。... More

今晚是阿傑的女朋友小蝶生日,大夥在KTV替她慶生,由於第二天是禮拜天,鬧到11點半才結束。走出KTV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阿傑只好跟小蝶改坐公車。上了客運後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右側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車內,由於是最後一班車,車上乘客很少,稀稀落落只有4個男的。看起來都色瞇瞇的,一直... More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寫出來以解心頭之結。當年……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 More

桌子上擺著一張我和我媽媽的黑白像片。

由於年代久遠,它的白邊已經開始發黃。

這張像片攝於八七年,是我媽媽一次出差的時候和我拍的唯一的一張。

我之所以還記憶猶新,卻不僅僅因為照片本身,還因為它總使我想起十多年前我跟隨媽媽出差到華東N市時發生的事,一段說不上是悲傷還是刺激的往事... More

這幾年經濟都不是太好, 失業率更是不斷上升, 貨品即使減價, 也不容易曾加生意額.
我的公司是一間售賣電腦軟件及電腦游戲的零售店, 我為招徠生意, 將女同事的制服來個大改變. 制服改變了後,女同事們雖有怨言, 但找工作困難, 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 被逼穿上新制服上班.

新制服的設計是這樣的: 上身是一件小可...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