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孫靜,今年40歲了。早先當過兵在軍隊文工團,後在轉業到了地方。

由於有很好的英語基礎,被安排在一所中學教英語,當了幾年教師。可能是因為天生對藝術的追求。我總覺得當教師並不適合我。後來終於如願以償的進了是影劇院工作。這幾天由於單位開會,我們一道也藉機會出去玩玩。

很巧的是開... More

葉兒是私立高中的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家庭屬於貴族。爸爸是某集團的副總裁,媽媽是國家賦予資格的優秀律師。葉兒性格清純活潑,長得也非常可愛,齊腰柔軟的長發,水汪汪的大眼睛,是班上公認的小天使。“葉兒~拜托了~”小雪交給葉兒一封信,葉兒笑著點點頭。這是小雪寫給爸爸的信,由於爸爸喜歡吸毒,所以... More

夜2:00!夜色昏沈。街燈幽暗。窄窄小小而又敗落寂靜的小巷綿遠悠長。我不緊不慢地走著,前邊是一陣緊是一陣的,越來越急的高跟鞋叮在石板路上的“扣”聲。那是一個驚若小鹿的年輕的姑娘。她挽著小包,急切的想擺脫我的跟蹤,細美苗條的身軀在白色的細紗連衣裙中動人的扭動著,使我想起那高挑的身材在我的... More

我老婆上次和情人偷情之後,更是慾火難耐。

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當夜晚的時候,往往可以聽見從樹林深處傳來少婦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這個消息,當趙學田提出今晚到樹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時,只是羞紅了臉,說了他句「大色狼!」

這晚天很熱,我老... More

夜路走多了總會踫到鬼,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個星期一,我在早上的業務會議上被老總噱了一頓,問我最近是不是縱欲過度,老是兩眼發黑、精神萎靡,操她媽的老總,誰不知他是因為最近兩家客戶相繼倒閉,好大一筆呆帳收不回來才會如此大發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滿腹牢騷,捱了一... More

林琳、婷婷和蜜兒是護士學校的同班同學,三人今年都上大二,20歲的她們正處在花樣的年華,苗條的身材更使她們成爲男生心目中的大衆情人。今年暑假她們班要搞一個社會實踐活動,主題是到敬老院慰問孤寡老人。活動的任務自然又交到了林琳她們這三個女生身上,理由當然還是她們能歌善舞,長的漂亮,身材又好等...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