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那是在差不多去年的這個時候,也是個下著雨的晚上。那天已經很晚了,我送她回家。她父母住在郊區的家裡,平時她一個人住的。(呵呵,明明就是給我機會嘛)因為雨很大,我們都沒帶雨具,從車上下來雖然到她家不遠,但走到她家樓下時差不多都濕透了。

  她讓我進屋洗把臉再走。我洗完臉走到客廳,... More

我的名字是小虹(化名),我是台中某大學的研究生,今年28歲,我覺得我自己的臉蛋長的並不好看,但我對自己的身材頗有自信,我的身高體重分別是166.47 三圍34C.24.36,所以我也喜歡秀我自己的身材,所以我喜歡穿著短裙,甚至短裙裡穿著小丁或透明的,尤其讓那些男生看的口水直流,我都會很興奮,或許我天生淫蕩吧。... More

過了一周,是星期天。上午10點多的時候,樓下的老阿伯在喊有我的電話。我預感是她打來的。果然是她邀我到她家吃飯。就她一個人在家,小女孩去外婆家了。晚上才回來。我一聽馬上趕過去。她在樓下等我。

  我跟她上了六樓。她家裝修還不錯。她以做好了飯。還挺豐富的。我們兩人喝了一瓶葡萄酒。她臉有... More

上星期六8月25日七夕情人節,我做了一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我跟現任女友筱珊已交往一年了,但是我還跟前任女友美惠時常保持聯絡,還會一起出去唱歌。

  美惠還會帶她男朋友給我們認識,一起出來玩,筱珊也跟美惠成了好朋友,還時常約出去逛街買衣服,可能個性也很合得來吧!我有... More

       那幾年有大量的俄羅斯妓女湧入東北,其實可能也不一定就是俄羅斯的,也許是烏克蘭啊、立陶宛啊什麽國家的,但我們是分不出來的。那時國産的小雞我弄過有幾十個,就想去嘗嘗鮮。

  按照朋友的指引,一天下午,我獨自找到了位于鬧市區的一家酒吧。推開大門,一下子感覺強烈的陽光被我抛在了身... More

在那次初做愛夜之後的一周間,我每天接我的女朋友到我的住處,兩個人一再嘗試做愛,希望能在疼痛之外找到一些會吸引這麽多人的原因。那時所采用的一直是傳教士體位,然而在她來說還是疼痛居多,因為那晚造成的處女膜裂傷還沒復原,加上她因緊張而造成的陰道收縮,我在插入時也依然感到壓迫的疼痛。如此經...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