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昨天下午跟女友鬧翻後,心裡一陣空虛,想說找幾個朋友來喝喝酒、唱唱歌之類的,結果他媽的他們都說有事,要陪馬子,幹!這簡直是要我的命嘛!我帶著忿恨不平的心情回到我那不是算溫暖而且一個月還要7000的套房。

回到家後,我打開電腦,上上網,看看msn的好友,女友沒有上線,想也知道不可能,... More

頭有點痛,醫生安排我入醫院做檢查。

醫院安排我一個人住在一個小房,清清靜靜,特然間有位少女進入我的房子,那少女坐著為我探熱。

望真些她穿著了淺藍色的女護士服,她飄逸的長髮結起一條馬尾,樣貌標誌可人,清純可愛,形像很乖乖女,還有她充滿一份稚氣,她帶著一副無框深紫色金絲眼鏡,加上... More

紐約的一個深秋夜晚,一部小貨車促促地停在唐人埠路邊,陰暗的街燈下祗見六個人影推推攘攘的走進了某餐館的地窖裡。

當地窖裡昏黃的電燈亮著,祗見三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把另外三個披著大衣的人推到了角落,令他們蹲在地上。這三個大漢是紐約黑社會福建幫的打手,專門替他們幫會綁架從大陸偷渡來美國的同... More

2年前的事了,那時比較清閑,平時就在家裏上上網,玩遊戲,找女網友聊天。認識了一個女網友,她叫婧婧,後來一聊才知道,她和我一樣大。慢慢日子久了也就熟悉,無話不說。慢慢地我們開始聊性。

因為是在家裏,所以我肆無忌憚地把雞巴掏了出來,高高挺著,然後一邊同她聊性,但當時沒有告訴她。那種感... More

東涌,接近香港國際機場,是不少機場工作的人居住的地方,自然也是攻取各地空姐的好地方。

印象最深的那一次,為準備渣打馬拉松,清晨四點就起床練習,當日正當開始的時候,一位港龍空姐下班迎面經過,清麗如仙,蛾眉杏眼,制服下身段玲瓏,她一經過我身旁,我就一手將她拉入公園的暗處。

那位空... More

琦琦,一個認識很久的哥們阿倫的馬子,現在念大一。聽阿倫說她家管蠻嚴的,到最近她升大一後,他們兩個才比較有機會晚上出去。大概家裡也覺得大了吧,還是該給她點自由,而且考到的學校也算跟家裡有交代了吧,是那個科系裡前三名的公立的大學。

不過說真的,看琦琦的樣子蠻不像公立大學的學生,打扮什...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