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這是一個真實的煩惱,至今困擾著我讓我無法掙脫,但在煩惱中卻又帶著一種莫名的刺激,很難給它一個確切的定義。

年夜飯過後,我和老婆回到了家中,各自緊鑼密鼓地準備著各項事宜,準備參加迎接新年的娛樂活動。

這是我們婚後的第二個年三十,大家都不想放棄自己的朋友圈子,所以決定各自應酬自己... More

「阿陽啊?這小子,路過髮廊的時候非要進去玩玩,我攔也攔不住,就先回來了。」說完,看見麗麗著急,還主動坐到她身邊,給她看手機裡的照片。照片上,一個濃妝艷抹、衣著暴露的女郎和阿陽貼得很近,阿陽卻一臉無奈的樣子。

麗麗看得愣了,手機啊、髮廊啊,都是些她從來沒有接觸過、也不大懂的東西,但... More

*年*月*日週六下午中正紀念堂廣場。

「明哥,這幾個都不錯,接下來要挑哪個好?」一名神態輕佻的男人向身旁體格壯碩的漢子問道。

「嗯,前面數來第三排的左邊那個怎麼樣?」一名年約卅歲,表情嚴肅的平頭男子這樣回答著。

「不愧是明哥,那個一定....一定也相當好用。」輕佻男子嘴邊... More

跟蹤這個極品少婦有段時間了。

每次見到這個少婦漂亮明淨的臉蛋、豐滿高聳的胸部、微露的乳溝、修長白皙的美腿和白色超短裙下若隱若現的內褲形狀,就讓我按捺不住,心跳加速。

很多次夜裡,我總是幻想著這個少婦手淫。

一邊套弄勃起的大雞巴,一邊叫道:「大波姐姐,我要干死你!啊,我要射... More

在南中國的一個交通樞紐城市里。有一個欲望與暴力的故事即將上演。

在這個城市的一個最著名的那個中學里。高二某班正在上著物理課。突然間,物理課的老師停止了她津津有味的講課。開始向台下走去。她走到教室邊上的第一排,對著坐在那里的男生瞪了一眼,然後將手伸進他的桌子里,掏了一本書出來,她再... More

我叫陳嫣,在z市刑警大隊工作,是一名小隊的隊長,丈夫在3年前因公殉職了,有一個17歲的女兒,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了,但保養的很好,白皙嫩滑的皮膚,豐盈的乳房,挺翹的雪臀,纖細的腰肢,烏黑順滑的長發,典雅的瓜子臉,一雙媚眼泛著淡淡的霧氣,眼角微微上翹勾勒出一道嫵媚的曲線,水光流轉間媚意展...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