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你真是漂亮呀!到了這最後關頭,從你的頭髮到你的腳趾尖,全部都是屬於我的啦!我從初中一年級開始,就一直等著這一天呀!』

由貴子參加成人節慶典那天,被圭介強行拖走,將她監禁在圭介的家,且感慨萬分地對她說了這番話。

圭介的住家雖然比不上松宮府邸──由貴子的家那寬敞豪華,但也是相當... More

週五晚上,由於業務的需要,我都會到士林一家PUB,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見面,這個習慣持續已經有三個多月,當初我是在一位從事保險的業務員,邀請出席的。

燕翎今年二十五歲,原本在她父親公司擔任會計,一年多前父親生意失敗,家中值錢東西都變賣光了,正好可還清債務,她的會計沒得做了,在朋友引薦下,... More

我叫小婷,今年高三,平常都穿著黑色膝襪,格子短裙,深藍色水手制服,綁個馬尾到學校。因為準備升大學,所以在學校唸書都大約六點才回家。

我們樓下是二年級,有時候經過二樓常常會有學弟偷盯著我的短裙看,這是我自己在外面訂做的格子裙子,比較短,幾乎快到屁股,所以如果有風吹過來我有時候很怕會... More

我上高中的時候,因為家裡管得比較緊,加上自己的長相也不屬於討女孩子喜歡的型式,所以,直到臨近高考,我除了學習成績比較好,根本沒有女朋友。上學期間我也曾經偷偷翹課出去看三級片,在那個春心萌動的年代,能夠真實的感覺一下女孩子的身體,是我最大的心願。

那時候還是7月份高考呢,因為平時我... More

柔兒是個清純美麗的女孩,離家在深圳念大學。

她的姐姐在深圳工作結婚,於是柔兒並未在學校住宿,而是借住在姐姐家中。

這天晚上,柔兒獨自在家,接到姐姐的電話,得知姐姐和姐夫晚上有應酬,不回來吃飯了。

她自己吃了飯,便去洗了澡,準備躺到床上去看看書就睡。

誰知她剛洗完澡出來,... More

(1)森剛進網吧,就看到了那個女孩子,森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穿著淡黃色的短體恤,黃格子的很合身的休閑褲,黑色的細帶涼鞋,肉色的絲襪。

森已經打聽過,她叫胡麗娜,是高二的學生,17歲,正是花樣年華。

森注意她很久了,有時候這個女孩子會通宵,所以這次,森是有備而來。

胡麗娜正...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