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就那麼一次,「正式」地遇上色狼,是在年前的夏天。

在上山的路上,才走了百來公尺遠就覺得突然變得孤寂。晚上六點一過,人影便顯得稀疏。原本只有自己一人的腳步聲,不知從何時變成了兩人份,等到發現尾隨在自己後面聲音是另外一人時,右手腕已被用力抓住。

對方一身的汗臭味,穿著骯髒的卡其褲... More

夜色無力地籠罩著城市,透過落地的玻璃窗,黯淡的星光灑進嘉臣酒店的蜜月套房裡,兩個男人各據在一隻沙發上看著電視。螢屏裡幾對金髮碧眼的男女正在上演一場亂交派對,淫聲浪語不絕,性器特寫頻頻,彷彿預兆著這個房間裡即將發生的事件。

一臉橫肉的中年男人朱萬富赤裸著身體,僅在腰間圍了條浴巾,一... More

最近大哥去國外出差,大嫂這幾個星期又要上晚班,而且我們市最近發生了好幾起搶劫殺人事件,家裡人對大嫂的人身安全都很擔心,因為我和大哥大嫂住同一個社區,所以爸媽、大哥都提出讓我晚上去接大嫂下班。

我沒有女友,晚上反正也沒有事就答應了。大嫂其實和我一樣大,但她嫁給了我大哥,我也只好叫她... More

初秋的夜,已經很深了。

涼風時不時的捲起廢棄在地面的報紙颳過空無一人的街道,遠處傳來駛過這個繁華都市邊緣火車的轟鳴聲,整個城市已經由喧囂變的格外的沉靜,人們似乎都已經沉沉的睡去……

正在這時,一陣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的噠噠聲打破了寂靜的夜色,一個美麗的身影急匆匆的穿過一條條泛... More

這是我以前暑假髮生的事情了,想了很久才決定寫出來,連我自己也覺得太不可能因為實在有點過分,但我就是做到了,事情寫的很完整所以很長。

事情開始是這樣,90年二專畢業考上了中部的某二技學院,還不錯是在市區內,暑假除了和同學出去玩慶祝外就沒干麻了,也沒打工,等到暑假過了一半才開始準備東... More

紀若琳,一位女警官,以掃蕩色情場所馳名,亦因若琳從不收受賄賂,各操控色情場所的黑幫人馬亦將她視為仇家,但始終因若琳是警方大紅人,黑幫人馬亦有所顧忌,只是敢怒而不敢為。

這位警官若琳,28歲,無論身材與相貌也非常有吸引力,175公分的高度,34-26-35的勻稱身材,就算因工作關係,沒有一把長髮...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