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是一個典型上班族.終日為口奔馳,雖然出身體育系,擁有強悍陽綱的身體與外型,仍被繁重的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在這個美麗的週五晚上.看著同事們一個接一個的離開,自已還是要完成一份急趕的計劃書,努力的繼續在座位奮鬥.當最後的一段議案完成後,已是十時多了.四週一顧,除了陳經理理的房間還是亮著之外,其它... More

劉芳坐在湖邊草地上,心情還是不能平複下來,只想一個人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湖水,離那成天色迷迷看著自己的男人遠些。就連她自己也弄不清楚,爲何最近一見著這個人,便不自禁的心煩意燥,只想沖著他發火。

正自一人坐在湖邊獨自氣苦,就聽湖邊樹林另一邊傳來楊珏的喚聲。心里不禁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應... More

香港油麻地區有個龍蛇混雜的地方,那里有很多新奇的玩意給青年人耍樂,例如游戲機中心和卡拉OK酒廊。

當然,在這里留連的學生也好不到那里了。

有一間最旺的游戲機中心,那里擁有全港最先進的機種,而且還有貴賓房的供應,可說是非一般機店了。

機店的老板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矮丑禿頭跛子,... More

我是就讀於某某高職部的三年級的轉學生,因為父母離異所以媽媽出錢給我租房子,生活費就跟爸爸拿,轉學過來已經二個多月了,自然認識了一些朋友,而對於長得普通的我依然沒有女朋友,不過異性緣倒是蠻好的;

小玲我們班的班花,是個功課美術一流的女孩,長髮披肩加上大眼睛無法阻擋的放電讓男人都想把... More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 More

葉兒是私立高中的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家庭屬於貴族。

爸爸是某集團的副總裁,媽媽是國家賦予資格的優秀律師。

葉兒性格清純活潑,長得也非常可愛,齊腰柔軟的長髮,水汪汪的大眼睛,是班上公認的小天使。

葉兒~拜托了~小雪交給葉兒一封信,葉兒笑著點點頭。

這是小雪寫給爸爸的信,由於...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