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女生樓水房內,光屁股沖澡的系花

九月下旬的一個周末的夜晚,砰地一聲,北師大女生宿舍429房間的門被撞開了,一位臉色蒼白的年青女大學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仔細看去,女孩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亂的披肩長發上沾著露水似的東西和草葉,真絲短袖衫的兩個扣子都系錯了,隱約看去,女孩兒的... More

趙鈺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手腕被繩子緊緊的勒在床頭,已經麻木的沒有了知覺,這樣下去會不會血液不流通壞死了呢?脖子後邊依舊是那個男人的粗重的喘息,渾濁的酒氣常常讓人暈頭轉向,如今卻愈發讓自己清醒。滿是酒氣的嘴唇依舊不知疲倦的在趙鈺雪白的頸子和後背,種下一個個草莓。明天又該... More

水靈,是我可愛的奴隸。

當然,這個不單是主人和奴隸的關係,我是真心愛著水靈的。沒有愛和信任的關係,我不相信可以進行SM。水靈對我來說,是無人可以取待的愛奴,同時也是我最愛的對象。

那一天,我又前往那一家咖啡店,因為我所愛的水靈就在那裡等候。因為工作關係,我大約遲了十五分鐘,但... More

陳義的妻子徐美紅是個賢惠的妻子,在本市到北京的列車上做車長。

這天,火車開動後他開始查票,查到車廂最後一個軟臥包間時,裡邊是四個男的,顯然是一起的。美紅一進來,幾個人的眼睛就在美紅的臉上身上瞄來瞄去,一看就不懷好意的樣子。

換完了票,美紅回到乘務員室,看了一會書。美紅長得不是... More

大學畢業被分配在一所當地效益十分好的一個國有企業.這個企業就是煉油廠,由於現在的社會沒有關係是不行的,所以我自然被分配到了基層工作,當上了一名技術員.雖然只是一名小小的技術員但下面的工人們還是不敢小看我的(大家不要閒我囉嗦喲,這可是重要的前提呀!如果哪位得罪了我,我會找麻煩的.時間一... More

臺灣北部山區一中學內,流氓學生阿強無意中發現國文老師溫靜怡的致命把柄, 從而控制了靜怡。美麗溫柔高傲的靜怡被阿強控制以後,經受了殘酷的蹂躪、侮辱和訓練, 最終從思想到肉體淪落為學生阿強的性奴。(1)新來的國文老師地處臺灣最北邊的松山縣, 近來難得地下了一場大雪。對於多數人來說,這正是欣...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