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叫釋靜空,俗名叫李嘉雯,現年二十一歲,我自小就嚮往出家人的生活,因此從國中起,每天吃齋唸佛,暑假還常參加短期出家營,以更加理解佛法和體驗出家人的生活,但對於要不要真的出家,我一直都有些遲疑。十五歲國三升高一那年的暑假,我下定決心,決定要正式當個出家人,過著清修的日子,於是我和家人... More

和老婆結婚已經五年了,還沒有小孩。老婆是一個標準的傳統美女,皮膚雪白,很像玉蘭油廣告裡的那個美女。

婚後的生活應該說是甜蜜的,但時間一長就顯得乏味和單調了。尤其是在性生活上,開始我還嘗試著用一些新鮮的方式、技巧和A片來填補,但是老婆不配合,她始終放不開。尤其是看A片的時候,她會覺... More

上身赤裸,隻穿一件內褲,單手手臂靠在曲起的右腿上,半躺半坐在房間坐墊的方其,背靠牆壁,側轉臉讓電風扇吹散悶熱,舒適地不禁低頭一點一點地打起瞌睡。

另一邊,趴在床上,全身隻兩件薄綿透明的內衣褲,歡快地一上一下晃動著小腿,看著女性雜志的女朋友小米,冷不丁地突然擡頭望著方其說:「老公…... More

我是某大公司的總經理,男人天生都是好色的,我也不例外。

我們公司好多有姿色的女同事都和我比較親密無間,我們公司有好多分項目,我經常去視察工作,一方面確實是為工作盡心盡力,另一霅惚是看看各分項目有沒有漂亮的美女,為了自己的淫慾當然要不辭辛苦了。

呵呵!話說有一天來到一號項目,那... More

那天返校日……到了中午要吃飯才發現自己的皮夾子竟然被我笨笨的留在抽屜裡,當然是心急如焚的回到了學校。

先說說我的教室吧!它位在四樓的走廊盡頭,廁所就在旁邊,所以也算是死角。返校日只到10點多,學校現在稀稀落落的,沒幾個學生,可是當我走回教室的時候,卻聽見教室裡似乎有聲音,原來是班... More

我和老婆住在校外,因為嫌房租太貴,便先將一兩室一廳整租下來,然後發廣告找合租的。

上門要合租的到不少,但是都是男性,我起初堅決拒絕,但是時間長了還是沒有女性上門合租,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和老婆都等不及了,於是就讓一個男的租了進來。

一天放學回來,剛入門突然衝上來兩個人把我死死...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