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不鬧了……出去了!」

走入浴室的婉瑩對著一直在捉弄她的雨薇下了最後通牒:「你再鬧我就把水潑在你的身上啦!」

看見婉瑩生氣的樣子,活潑好動的雨薇只好知趣地走出了浴室。

她一邊帶上浴室的門一邊嘀咕著:「只不過是開玩笑而已嗎……」

看到雨薇的窘相,雅儀笑得都直不起來腰了,另... More

事情發生在我高二那年暑假,因為我期末考試成績很好,媽媽兌現了她的諾 言:帶我去鳳凰岩——我所在的省一個著名風景區旅游。臨行前,很遺憾,爸爸 因為工作太忙去不了了。於是,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在那一天的早晨出發了。天 太熱了,我穿著一身最簡單的行頭:一個大褲衩和一個寬大的文化衫。媽也差不 多,... More

(一) 刺激的初體驗

我叫小彩。我的身高163體重47三圍是32C,24,34,身材是屬於嬌小型卻又很勻稱的那一種。雖然不算很漂亮,卻是屬於可愛型的,而且我走起路來腰挺得很直,看起來胸部會很挺,臀部也就特別的翹。在我十六歲那一年,我們全家住在一棟公寓的頂樓。我家有四個人,分別是爸、媽... More

這是一個真實的煩惱,至今困擾著我讓我無法掙脫,但在煩惱中卻又帶著一種莫名的刺激,很難給它一個確切的定義。

年夜飯過後,我和老婆回到了家中,各自緊鑼密鼓地準備著各項事宜,準備參加迎接新年的娛樂活動。

這是我們婚後的第二個年三十,大家都不想放棄自己的朋友圈子,所以決定各自應酬自己... More

「阿陽啊?這小子,路過髮廊的時候非要進去玩玩,我攔也攔不住,就先回來了。」說完,看見麗麗著急,還主動坐到她身邊,給她看手機裡的照片。照片上,一個濃妝艷抹、衣著暴露的女郎和阿陽貼得很近,阿陽卻一臉無奈的樣子。

麗麗看得愣了,手機啊、髮廊啊,都是些她從來沒有接觸過、也不大懂的東西,但... More

*年*月*日週六下午中正紀念堂廣場。

「明哥,這幾個都不錯,接下來要挑哪個好?」一名神態輕佻的男人向身旁體格壯碩的漢子問道。

「嗯,前面數來第三排的左邊那個怎麼樣?」一名年約卅歲,表情嚴肅的平頭男子這樣回答著。

「不愧是明哥,那個一定....一定也相當好用。」輕佻男子嘴邊...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