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房間裏的掛鐘正嘀嘀嗒嗒的響著,屋子裏沒有一點兒別的聲音,因為這裏只有我一個人,而我現在的樣子又什麼聲音都不&... More

上次說到去農村差點被一個大嫂掐斷我的命根,哎……在家修養了一個月。

越想越是鬼火,好不容易好了。雞巴又開始&... More

客運終於來了,本來擔心最後一班已經走了,現在總算放下心。今晚是朋友小怡生日,大夥在KTV慶生,鬧到11點半&... More

深夜兩點鐘左右,陳勝的小巴收工後,和未婚妻吳佩芳在石梨貝水塘一處燒烤地點談心。

過多幾天,就是兩人結婚的大&... More

那還是去年7月份,我還在某大廈當保安員,那天晚上本來是我和另外兩個保安值夜班,但我下午來上班時主管說一個保&... More

麗麗是我的好友和鄰居。三十多歲的漂亮少婦,雖然她已爲人母,但做爲一個成熟的女人,她有高雅的氣質,俊俏的臉蛋&...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