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我今年十八了,是北京清華附中校園選美的冠軍。這也許得益於十四歲那年的一天,我徹底長大。

我有個表哥,是國家&... More

結婚不久,我和新婚妻子小慧還是很浪漫的,遇上假日,我們便會四處去游覽,一邊欣賞各地風光,一邊享受我們兩人世&... More

明…對不起,我無法喜歡你,因為你實在不帥,我比較喜歡強…」一個女同學給了小明斬釘截鐵的答案。

小明親手辛苦&... More

那一年,我16歲,剛剛考進實踐商專一年級,從小我父母就離婚了,我一直跟著媽媽的身邊長大(偶而也會去爸爸那兒&... More

那天下午3點吧……因為有包裹到,郵局通知我去拿,當時那個郵局離學校很遠,必須乘車過去(大家蘇州總知道吧,我&... More

到我公司實習的處女大學生我是上海一家信息網路公司派駐蘇州分公司的市場部經理,因為蘇州市場做的總部在當地給我&...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