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嫂嫂,對不起!...More



今年二十八歲的雅菲,是中學教師;丈夫叫張志強…倆口子剛結婚半年,住在沙田第一城。

這個星期六,雅菲如常地做家務,用了整整兩小時,才把這安樂窩收拾得井井有條;弄得滿身香汗的她,便洗澡去了。

正當雅菲衝洗完想穿回衣服之際,卻發現剛才把全部內褲都洗掉了,只淨下昨天新買的白色T-back小內... More

晚上十時,女律師終於完成案頭工作離開律師行。剛走進電梯,一種莫名的愁緒悄悄爬上了心頭。那應該是一種孤獨的感覺,另外也夾雜著連日來連續工作和壓力所帶來的疲憊倦意,使得這個二十一歲年輕美麗的女律師忽然有了短暫的滄桑感覺。接著她又整了整鵝黃色短袖襯衣,想起白天在電梯碰見的那些男人,貪婪地... More

去年5月的時候,舅舅新開了一家餐館,委託我到鎮上的勞務市場招幾個服務員。鎮上的勞務市場並不是很大,人也不多,大多是一些農閒時準備打臨工的人,我轉了幾圈,並沒有看見合適的人選。服務員嘛主要是要招小姐,可是這裡的丫頭不是太難看就是老的可以當我媽了。當我正準備明天來碰碰運氣的時候,突然發現在... More

我和表姐其實沒有血緣上的關係。

她是我舅舅二婚的老婆帶的孩子。

表姐今年24比我大兩歲,自己住在男朋友家。

自從舅舅二婚以來,表 姐經常到我們家來箙算箤箄,慛慖慡慲每次來都帶一堆東西(真孝順!)看我舅舅。

表姐的男朋友是個水手,在船上待的時間很多嘕嗹嘐嘛,蓏蓀蓓蓆平日表姐都... More

又是週末,一個同事結婚,中午去參加婚禮,我穿著白色的西服套裝、及膝短裙、白色高跟鞋,一身素淡典雅的打扮很癢眼,同事們紛紛敬酒,雖然我的酒量一向不錯,還是有點多了,離開酒店有些暈乎乎的,感覺像在雲裡漂著。一個人也不想回家,就在外面瞎逛。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上周和蘇瞳約會的咖啡廳,於是就進... More

(一)前幾天佳淩就一直說要我放假陪她去玩,我本來是很不想出去,但想到這是一個暴露她的好機會,就跟她說:「好,去的那天你要穿得很露,而且要聽我的話,不然下次就不帶你去玩了!」

她本來是不答應,但我邊幹她邊問她要不要,她不要我就猛抽,最後她還是答應了。

今天睡到下午三點才起床,整... More


從海哥的嘴巴裡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衝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裡...More